终章
一、行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终章
一、行
上一页下一页
在“‘疾风’事件”被埋葬于黑暗当中的现在,国民的意识也没有产生任何变化。渥美再度确认到一个事实,想革新就只能像之前一样,靠他们继续来进行了。
(少跟我装傻。拜你之赐,我可是整夜都没合眼。那八个人逃亡是你策划的吧?)
“我没空一大早就陪你讲这些无聊话。还有其他事情要办,我挂电话了。”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个工作。这种想法也只短短维持了三秒钟。面对堆积如山的问题,渥美的脑袋开始整合指示事项,根本无暇多想。
除了他们是自愿投降之外,还加上背负所有罪行自沉的宫津舰长留给大家强烈的印象,而政府方面也希望尽快消弭事件于无形当中。也有人发表激进的意见,认为所有人员都应该以非公开的方式处以极刑,然而事件终究还是得以在不流血的情况下划下句点。而昨天晚上,让朋森他们回到祖国的作战计划也成功了。
(菅原警备局长可是大发雷霆呢。)
有人提出质疑,对舰飞弹不可能误爆,而且舰艇也不可能因此沉没,政府方面以“可是,它就是沉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来反驳,同时取得了原开发厂商美国的军事产业派来的技术人员的说法印证,列出了一大堆让人难以理解的高科技用语,给予提出质疑的人致命一击。飞弹护卫舰“疾风”被派去清除水雷是因为它是唯一一艘搭载有新型海底探测机械的舰艇,而靠近沿岸则是因为该处有水雷反应。那因为水雷爆炸而引爆机关只能说是不幸的意外——等说词。
“如果是外事部做的,自然也算计到这一点了吧?我们这边也有潜进NCCS的双重间谍,诸如此类的王牌啊。”
濑户继续说道。
没等濑户说完,渥美便放下话筒,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多少排解了一些,不禁对濑户心存感激。这么一来,至少他可以专心地埋首于上午的工作了。想到这里,他拉开抽屉,将从胸前拿出来的辞呈放在磁碟盒上,一边关上抽屉,一边打开电脑的电源。
而参与叛乱的“疾风”船员之处分以适当的方式平息了下来,这在整个事件当中,可以说是最低限度的救赎。这些人不但被剥夺了官阶,终其一生还被以第一级机密抵触者的身份遭到行动限制———禁止海外旅行,未获许可不得改变住居,定期向负责监视员报告等。若有违反以上条款者将立刻遭到实际处刑——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获准回归社会了。本来以内部叛乱罪是必须被判十年左右徒刑九_九_藏_书_网的,所以这样的处分其实是几近于无罪赦免的。
(所以说呀。我们希望你位居高职,教育我们这些精神贫困的人啊。)
“如月行战死了,这是唯一的事实。”
“别看我这个样子,至少我还受过教育。我是一个风流雅士。不适合担任情报局长这种低级的工作。”
磁碟里面记录着移交给接任的内事本部长的详细事项。请秘书再泡一杯咖啡之后,渥美开始看着放在桌上的紧急文件。
(哟……没想到在上班途中如此懂得风花雪月的伟人,竟然如此地没耐性。)
(移送前一个月,我们就强化了对北韩在日团体的监视行动,以防有什么万一。北韩完全没有想抢回那些人的意愿。我们跟九段〔公安调查厅〕都不知情,遇难的又只有樱〔警备警察〕,照这个情形看来,能想到的犯人就只有市谷吧?)
“是吗?”他又编了个谎言。“就算是我们做的,那也是外事部的领域。与我无关。”
所以,应该够了吧?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完成。该是为自己赎罪的时候了……这是渥美现在的心境。更正确的说法是,自从“疾风”自沉之后一直在心头盘旋的想法,在真实地感受到事情已经告一段落的时候,化为一股明确的冲动涌上心头。
只有这句话才是真的。从总武线的车窗看到樱花后,华丽的色彩提醒了他季节已经到来,顿时出于冲动便在前一站下了电车。这是往常的他绝对不会做出来的悠闲行为,但是唯有今天早上,他预测再也看不到这些樱花的想法化成了一种感慨涌上心头。渥美打算今天提出辞呈。
局面虽然总算是平定下来了,然而就结果而言,认为护卫舰是浮是沉与自己无关的无知民众占全体国民九成以上这件事,反而成了一件好事。事件发生之初,收买在场的自卫官或保安厅职员,企图挖出真相的几家杂志也随着世人注目程度日渐淡薄而失去了兴致,两个月之后,事件的追踪报导就从所有的报纸和杂志上销声匿迹了。取而代之的是追剿没能遵守金融大改革冻结公约的梶本的活动,失去两艘护卫舰的事件,除了偶尔出现在报纸一角的相关报导之外,已经快速地风化了。
“不要随便找碴吧。你倒是说说看,我们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疾风’事件”结束之后已经过了八个多月。一天当中失去两艘护卫舰……如此前所未闻的事件分别被设计成“海风”搭载的对舰飞弹误爆、“疾风”回收的水雷发生爆炸99lib•net,在隔天的报纸和电视上被大肆地报导。至于不怎么稀罕的战斗机坠机事故形同被遮掩于黑幕之后,然而,让人痛苦的谎言已经引起许多以军事评论家为主的人们怀疑。
渥美觉得自己说太多了,便再度这样说道,然而这样的作法才更彰显他的多嘴。渥美来不及后悔,濑户愕然地苦笑道。
(可是,赤坂〔驻日CIA〕也不是笨蛋。他们很快就会看穿是你们干的好事,一定会提出严重的抗议。)
“什么意思?”
(今天早上你不是比平常晚了十分钟上班吗?想必是四处奔波打通关节吧?)
接下来就如濑所所推测的一样。他下令DIS的SOF人员袭击移送车辆,抢回了朋森等人。拟定了秘密将他们遣送回北韩的计划,并且付诸行动。这样做一定会让警备警察颜面无光,要是在平常,这种作战方式是绝对不会获得认同的,然而公安委员和监视委员也还是勉强地答应了。梶本政权所留下来的“对北韩工作的新方针”终于有了具体的形态,开花结果了。
“因为樱花啊……实在太美了,我到外护城河那边去散了一下步。”
“……我不是很清楚。”
目前还可以装作一无所知简单带过,但是万一赤坂方面追究昨天晚上的事件,她的存在就可以说明一切了。不过,赤坂方面应该也隐约察觉了这一点,应该不会摆出太强势的态度吧……
除了那个人之外,没有人能够制裁他,至少渥美是这样认为的。只要是那个人所下的裁决,不管是什么,他都甘之如饴——也许是这样的思绪使得樱花的颜色看起来是那么地美丽。因为这也是最后一次能看到这种如梦似幻,几近妖冶的浅桃色了……
“疾风”自沉的景象一再在电视上被播放,当时的惊悚程度过度挑起了国民看热闹的心态。日本政府针对此事,充分发挥了记者社团制度所代表的政府发表言论的随意性,又和在不想让事件表面化这一点上有着一致利害关系的美国形成了共同阵线,摆出坚如磐石的彻底防御态势。
除了改变控制程式,延迟监视系统的影像接收速度之外,还把市谷NCCS的情报外流给赤坂的双重间谍——一个在指挥室里工作的女性操作员——的狩猎行动也已经告一段落。美国方面宣称“NEST”里面空无一物的事件是“难以置信的事情”,一再扬言“英和可能将‘GUSOH’藏在别的地方”,然而,当双重间谍的存在被识破之后,就只好承认一切都99lib.net是他们的谋略。这也许会为他们招来致命的结果吧?让英和拿到空的“NEST”,摆出隔山观虎斗的高傲态度的谋略。不管这是他们对北韩工作的一环,还是企图毁灭日本版TMD构想的计谋,结果造成大量的死者却是不争的事实。
濑户那得意的脸孔从宛如忍住笑的声音中浮起。
就开始进行没有美国插手的外交的意义而言,这种作法代表日本终逐渐能够以自己的头脑思考、采取行动了,但是以目前的状况来说,仍然没有人能保证日本可以踏出下一步。去年年底诞生的新政权虽然姑且继承了这个方针,然而态度多少总有些暧昧,动不动就回到之前追随美国的路线。这意味着,除非能获得高度的民意支持,否则革新的政策终归也只是虎头蛇尾。
(唔,没有人受伤倒还好,不过……)
“嗯,冠上立下优秀实绩的职员的ID是一种惯例。如月二曹是实至名归。”这种情报不该让像濑户这样的外人知道,但是他也不是为了追求虚荣才担任内调室长的。除了自己之外,也还需要有能够在市谷发言的人吧?渥美假装不带感情地回答道,他听到濑户用低沉的声音回答。
渥美忍不住用坚定的语气这样说,随即感到后悔,但是他还不至于犯下再多说话,导致伤口继续扩大的行为来。这是剑道高手,擅长缓急自在发动攻势的濑户一向的作法。他总是用毫不相干的话题使人心生松懈,然后再突然带入主题,毫不留情地斩杀过来。
(说得真好。)
(话是如此啦……我听到一个奇怪的传闻……)
濑户说完嘿嘿嘿地笑着,渥美也跟着笑了起来。濑户虽然语带玩笑,但是他是真的对我有所期待。他也许觉得,一个有洁癖的理想主义者能当上“长”字辈的话,市谷的体质就能够获得改善,然而渥美没办法接受这么乐观的理论。一个疲于承受罪愆之重,渴望逃离一切的懦弱男人。现在的我就只是这样的人……
(对了,关于这次新成立的729SOF。听说那个如月二曹的ID号码成了部队名称?)
(又做这么露骨的事情。)
“哪有……今天早上我在饭田桥下车走路过来的。所以才会进来得比平常还晚。”
(可是,野田老爷一定有这个打算,连相关人士都这样认为。公http://www.99lib.net安委员长不也决定推荐你吗?)
(把优秀职员的ID冠为部队名是基于某种缘由。尽管立下了再大的功绩,应该不会把殉职人员的ID拿来当SOF的名称使用。有人说,920虽然已经从第一线退下来,但毕竟还存在。也就是说……)
虽然双方已经同意T+的提供事宜,但是美方一识破锅岛的无能便蓄意刁难,要求一起交出对付T+的新型飞弹,强迫日本政府接受条件,美方人士的手腕真是无可挑剔。结果,T+并没有被使用,而‘GUSOH’不存在的事实也被揭穿,站在美国的立场,这是小小的缺陷,然而他们还是扬言,事件资料——朋森等许英和的残党——还是要按照约定交出去。美方的厚颜无耻已经到让人无言以对的地步,然而写在约定书上的“无条件”几个字是具有绝对性的。日方辩解,他们是囚犯,不是资料,却也不被美方接受,朋森等人被移送到横田基地之后,就会被送往美国本土。
“紧急配置不是一直在进行吗?如果有空在这边饶舌的话,不如赶快去工作!工作!”
不盲从美国所主导的长期以来的封闭政策,和北韩国内的反体制阵营之间建立起独立的管道,以政变后的邦交建立视为目标,进行积极的支援——这是预期自己的政治生命走到尽头的梶本,悄悄地留在情报活动的厚重黑幕底下的遗言。抱着全力以赴的觉悟强行通过这个方针的梶本总理,在一个月后因为无法守住冻结金融大改革的公约而引咎辞职,退下政治光环。
(嘿嘿,就让我适可而止吧。)
事件虽然是起源于美国的谋略,然而如果没有暗杀宫津隆史的话,事情就不会失控到这种地步。这不是出于他的意志所为,纯粹是根据DIS的状况处理规定所造成的结果,这种说词在面对众多牺牲者的名单时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所以,他要做个了结。为此,渥美除了提出辞呈之外,今天下午他还约好了要跟某人碰面。
(干嘛又这样。)
四月三日,上午八点四十分。一早就打电话来的人连名字也不报就这样说道。渥美大辅知道是濑户内阁情报调查室长,将防窃听专线的话筒夹在肩头上,把刚泡好的咖啡拉到手边来。
(一等我们调查完毕,政府很可能会做出把他们交给美国的愚蠢决定,而最不想看到这个结果的就是你们吧?你们不是认为,与其要把他们交出去,不如让他们回到北韩去,对反体制团体进行侧面协助要来得好?当然是透过有别于美国www•99lib•net人的途径了)
完全不相信渥美的濑户夹杂着叹息继续说道。
决定将他们交给美国的愚蠢约定是在“‘疾风’事件”发展到最猛烈的时候签下的。“DIS不值得信任”的气氛弥漫着整间对策会议室之余,和美军进行提供T+相关的交涉的工作就被委派给了锅岛防卫厅长官,然而不善于交涉事情的锅岛竟然在美军的要求下,乖乖地签下了无条件地提交事件资料影本给美方的约定书。
渥美早就预期会被识破,搅拌着咖啡的手也没停下来,回答“我哪知道什么”。彻夜未眠的不只是濑户。昨天晚上,全日本的公安相关人员大概都过了一个无法安眠的夜晚。因为朋森上尉等八名前北韩人民武力省侦察局的渗透组人员——从“疾风”逃出时是九个人,但是其中一人于住院期间自决了——在被移送到横田基地途中被劫走了,也难怪没人能睡觉。
一如往常语带嘲讽的濑户将渥美差一点就要游离而去的心思给拉了回来。渥美立刻回答。
(唉呀,不用这么生气嘛。这只是传闻,传闻。)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没有这个意愿。”
移送业务是由警察厅警备局负责,有公安加重警备部署,但是了解移送路径和警备部署单的偷袭者们带着“‘疾风’事件”的八名最重要关系人顺利逃脱。目前虽然仍持续进行全国性大规模的搜索,但是在非公开事件当中可以动员的警官人数毕竟是有限的。如果永田町那边也默认的话,这个星期之内应该就会停止搜索了吧?
濑户突然提到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渥美反射地问了一声“咦”。那是和培育几乎整个灭绝的920SOF新队员作业同时进行的,正准备创立的新型特殊突击部队。目的是提高处理像“‘疾风’事件”之类纷争程度较低,但极具冲击力的事件之能力,事实上从前天起就开始甄选人员了。
(真是风雅浪漫啊,下一任局长可以过得这么悠闲自在吗?)
一切都被识破了吗?既然如此,就不用刻意打电话来了嘛!心中的咒骂随着咖啡一起喝下肚之后,渥美想起现在应已踏上回国之路的朋森等人的脸孔。那些充满了力量,想要正确地使用这些力量的意志,化成理性眼神表露于外的脸孔。他们虽然曾经被许英和的疯狂气息所支配,但是本来都是有志于拯救祖国的优秀士兵。渥美希望他们能协同北韩内部的反体制阵营,在不久的将来,让那个国家获得自由。获得不受限于大国的思维,而是靠着人民自己的力量赢得的自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