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目录
第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子晴呆呆地看着我,眼神充满了矛盾与困惑。
“让我为你戴上它,系住我俩一辈子的恩恩爱爱。”我笑着,拿出口袋中的精致红木盒,盒盖弹开,价值美金五十万的光芒刺得子晴一脸苍白。
“今晚将令我们终生难忘。”我说,紫金色的连身西装闪闪发亮。
我则点了一客神户牛排,还给了不少小费。
“这里很贵吧?”子晴怯生生说道。
我单膝跪在寒玉床上,整个活死人墓顿时鸦雀无声,连音乐都迅速淡出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Shit!”我脱口而出,浑身冒冷汗,摇摇欲坠。
在活死人墓中,杨过跟小龙女一起生活、结婚,多半也在那里终老一生吧,虽然名称是晦气了点,但涵意是极为浪漫的,所以每周都有痴情男女花上大把银子在“活死人墓餐厅”排队划位,就是为了向心爱的另一半求婚,也因此这个长得很像大墓穴的圆形餐厅,搏得了“亚洲最佳求婚场所第二名”的美名(第一名是位于大陆终南山下,占地五万坪的活死人墓餐厅本店,台湾的餐厅仅仅是其分号)。
难道是传说中的女性矜持?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墓穴的涵意。结婚号称是恋爱的坟墓,所以在这里向爱人求婚,可谓事半功倍,连老天爷都会帮你送进恋爱的坟墓。
“我……这……”子晴支支吾吾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桑叶。”子晴痛苦地说道:“我要吃桑叶。”
在活死人墓中,杨过跟小龙女一起生活、结婚,多半也在那里终老一生吧,虽然名称是晦气了点,但涵意是极为浪漫的,所以每周都有痴情男女花上大把银子在“活死人墓餐厅”排队划位,就是为了向心爱的另一半求婚,也因此这个长得很像大墓穴的圆形餐厅,搏得了“亚洲最佳求婚场所第二名”的美名(第一名是位于大陆终南山下,占地五万坪的活死人墓餐厅本店,台湾的餐厅仅仅是其分号)。
这节奏……这节奏……九_九_藏_书_网
没错,求婚是人生大事,一定要气气派派,比起在灰姑娘咖啡馆求婚的孟修,我不知多疼子晴几十倍。
难道是传说中,女性以退为进的矜持?
没错,求婚是人生大事,一定要气气派派,比起在灰姑娘咖啡馆求婚的孟修,我不知多疼子晴几十倍。
“Surprise!”我拍拍手,示意子晴看着大厅中间的水舞,子晴一转头,雷射光束立即在水幕上耀出“我爱你一生一世”的字样,光彩夺目!
啊!我真笨!我居然忘了最重要的钻戒!
“我……这……”子晴支支吾吾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吃点什么?这里的东西我打听过了,越贵的就越好吃。”我笑道:“这家店真是精打细算,知道这种钱绝不能省,也没有人会省。”
我誓言向那个金发蓝眼的骗子复仇,要他还我五十万美金以后,再将他碎尸万段为子晴复仇。
而神雕侠侣中的重要爱情基地,就当属不见天日的“活死人墓”了。
干!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Surprise!”我拍拍手,示意子晴看着大厅中间的水舞,子晴一转头,雷射光束立即在水幕上耀出“我爱你一生一世”的字样,光彩夺目!
子晴看着菜单,说:“我要一客冰岛鳕鱼套餐,饮料曼巴,谢谢。”
我单膝跪在寒玉床上,整个活死人墓顿时鸦雀无声,连音乐都迅速淡出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是……是……节奏蓝调!”一个服务生惨叫。
好好的一枚大钻戒,怎么会变成一堆蓝蚕?!
“这么多年了,我们总算又在一起了。”我看着子晴的明眸双眼,诚挚地说:“人家说小别胜新婚,我们分离三年多,累积的思念更是无与伦比,你重新接受我,让我从绝望的深渊跃上天堂,所以——”
“这里很贵吧?”子晴怯生生说道。
子晴为何一脸苍白!?
“What?”我脱口而出,只见子晴痛苦地倒在地上,九_九_藏_书_网全身通蓝,双眼翻白,嘴里冒出奇妙又令人不安的节奏。
第十七章(恐怖结局版)
我看着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子晴,心中真是得意非常,根据我这一星期研究的“如何讨女性欢心”丛书,得到一个求婚必胜的招式:让女人越有面子、在众人面前被极宠爱的感觉,那么求婚简直没有法子不成功。
子晴的嘴巴张得很大,还来不及说点深受感动的话,数百个七彩气球立刻从古墓大厅四周冉冉上升,每个气球表皮都印上子晴跟我的合照,没有一个气球上的照片是重复的!
而神雕侠侣中的重要爱情基地,就当属不见天日的“活死人墓”了。
现场所有前来求婚的佳偶们全都发出惊羡的赞叹声,我站在寒玉床上,绅士地向大家鞠躬,让我们这对情侣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礼,子晴的脸登时红透了。
前言:每一集都可以随性结局,免除断头风险的最佳捷径:D
扣掉我跟子晴的故事,最浪漫的爱情故事当属上个世纪,金庸先生所着的“神雕侠侣”了,神雕侠侣中的男主角杨过,对女主角小龙女一往情深、不顾一切的爱情,跟我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尤其是杨过从色情狂公孙止的手中夺回小龙女这一部份,跟我赢回子晴的芳心的桥段,更是颇为雷同。
子晴呆呆地看着我,眼神充满了矛盾与困惑。
正义,你离台湾还有多远?
“今晚将令我们终生难忘。”我说,紫金色的连身西装闪闪发亮。
“是吗?”子晴的笑有些尴尬。
“吃点什么?这里的东西我打听过了,越贵的就越好吃。”我笑道:“这家店真是精打细算,知道这种钱绝不能省,也没有人会省。”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墓穴的涵意。结婚号称是恋爱的坟墓,所以在这里向爱人求婚,可谓事半功倍,连老天爷都会帮你送进恋爱的坟墓。
扣掉我跟子晴的故事,最浪漫的爱情故事当属上个世纪,金庸先生所着的“九九藏书神雕侠侣”了,神雕侠侣中的男主角杨过,对女主角小龙女一往情深、不顾一切的爱情,跟我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尤其是杨过从色情狂公孙止的手中夺回小龙女这一部份,跟我赢回子晴的芳心的桥段,更是颇为雷同。
还是喜鹊没飞出来,浪漫还不够绝顶?
世间最浪漫的爱情故事是什么呢?
啊!我真笨!我居然忘了最重要的钻戒!
即使,子晴变成了一头重达好几百台斤的大蓝蚕,我也一样深爱着她。这就是爱情,比什么月老都要痴情的爱情。
难道是那个金发蓝眼的老西洋人骗我?难道是他催眠了我?让我以为买了一个大钻戒,其实却是花了五十万美金买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烂蚕!
子晴的嘴巴张得很大,还来不及说点深受感动的话,数百个七彩气球立刻从古墓大厅四周冉冉上升,每个气球表皮都印上子晴跟我的合照,没有一个气球上的照片是重复的!
“子晴你可不可以不要吐丝了?嘎吉拉已经死了,你变成蝶龙魔斯拉也没有用啊?”我哭道,哀求一边拉着黑色块状大便,一边吐丝的子晴。
全场数十对情侣顿时往隧道疯狂冲去,连服务生都不顾形象地逃逸。
我看着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子晴,心中真是得意非常,根据我这一星期研究的“如何讨女性欢心”丛书,得到一个求婚必胜的招式:让女人越有面子、在众人面前被极宠爱的感觉,那么求婚简直没有法子不成功。
等等?一脸苍白?
我茫然地打电话给桑叶专卖公司,订了一仓库的桑叶,谁叫我深深爱着子晴?
我牵着子晴走进这座圆形的大墓穴,隧道里面黑沉沉的,只有烛光在走道旁摇曳,但走道的尽头豁然开朗,豪艳的喷水池座落在大厅中央,五颜六色的光柱跟节奏活泼的水花共舞着,穿着丧服的服务生气质高雅地捧着金色的餐碟走来走去,而墙上贴着每一对求婚成功的情侣黑白遗照,象征死去的爱情已升华成无坚不九九藏书催的婚姻。
“嫁给我吧!”我重复说着,拾起子晴纤白的手指,轻轻一吻。
我则点了一客神户牛排,还给了不少小费。
算了,反正整个大厅已经浪漫到了顶点!
就这样,我扛着一头很像母猪的大蓝蚕回到我的红光跑车,一边哭泣一边开车,踏上惨绝人寰的复仇之路。
子晴局促地说:“这件事来的太突然,我……我……”
“所以,请让我好好疼你一辈子,让我们两人的人生地图,永永远远结合在一起。”我感性地说:“嫁给我吧!”
“怪了,喜鹊怎么没有飞出来?”我心里嘀咕着,因为我早吩咐“世纪浪漫快递公司”在歌曲响起时,让数十只喜鹊从隧道中飞出,冲上大厅挑高30公尺的厅顶,这样的效果一定是梦幻级的。
“这么多年了,我们总算又在一起了。”我看着子晴的明眸双眼,诚挚地说:“人家说小别胜新婚,我们分离三年多,累积的思念更是无与伦比,你重新接受我,让我从绝望的深渊跃上天堂,所以……”
“你喜欢就好。”我笑着。
我牵着子晴走进这座圆形的大墓穴,隧道里面黑沉沉的,只有烛光在走道旁摇曳,但走道的尽头豁然开朗,豪艳的喷水池座落在大厅中央,五颜六色的光柱跟节奏活泼的水花共舞着,穿着丧服的服务生气质高雅地捧着金色的餐碟走来走去,而墙上贴着每一对求婚成功的情侣黑白遗照,象征死去的爱情已升华成无坚不催的婚姻。
“是吗?”子晴的笑有些尴尬。
世间最浪漫的爱情故事是什么呢?
“怪了,喜鹊怎么没有飞出来?”我心里嘀咕着,因为我早吩咐“世纪浪漫快递公司”在歌曲响起时,让数十只喜鹊从隧道中飞出,冲上大厅挑高30公尺的厅顶,这样的效果一定是梦幻级的。
夕阳逐渐没入灰暗的都市丛林里,仿佛在跟我靠夭着什么茫茫的前途。
现场所有前来求婚的佳偶们全都发出惊羡的赞叹声,我站在寒玉床上,绅士地向大九*九*藏*书*网家鞠躬,让我们这对情侣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礼,子晴的脸登时红透了。
“所以,请让我好好疼你一辈子,让我们两人的人生地图,永永远远结合在一起。”我感性地说:“嫁给我吧!”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难道是钻戒不够大颗?
我双手一扬,环绕立体音响奏出超级乖男孩的冠军情歌“I am your husband by destiny!”全场欢声雷动,掌声不绝。
而我定的位子是贵宾级的寒玉床,情侣可以坐在冰冷的石床上共享烛光遗餐。
因为我突然发现,子晴的头发是披落的,她的耳朵也不见耳环!
子晴看着菜单,说:“我要一客冰岛鳕鱼套餐,饮料曼巴,谢谢。”
而我定的位子是贵宾级的寒玉床,情侣可以坐在冰冷的石床上共享烛光遗餐。
“你喜欢就好。”我笑着。
“嫁给我吧!”我重复说着,拾起子晴纤白的手指,轻轻一吻。
我双手一扬,环绕立体音响奏出超级乖男孩的冠军情歌“I am your husband by destiny!”全场欢声雷动,掌声不绝。
子晴一定很清楚今晚将发生的事。每对情侣来到这里,都很清楚今晚将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算了,反正整个大厅已经浪漫到了顶点!
“让我为你戴上它,系住我俩一辈子的恩恩爱爱。”我笑着,拿出口袋中的精致红木盒,盒盖弹开,十几条蓝色的蚕飞向子晴,争先恐后咬开子晴的皓白的肌肤,钻进她的体内!
子晴一定很清楚今晚将发生的事。每对情侣来到这里,都很清楚今晚将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怎么会这样?”我惨然说道,看着子晴慢慢变成一条巨大的蓝色蚕宝宝。
但过了一周后,我开始担心我是否能够成功,因为我所面临的敌人似乎是个相当恐怖的奸商,而且子晴也开始在窄小的后座吐丝了,不知什么时候会结成茧,又不知什么时候会变成粉粉的怪蝶飞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