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案 天外飞尸
目录
第十五案 天外飞尸
上一页下一页
“我爱人是开茶馆的。”侦查员说,“香贵人是一家茶叶的供货商,我爱人拿过一模一样的袋子回家。”
我们几个人都傻傻地坐在解剖室隔壁的更衣间内,各自想着办法。
我点了点头。
即便尸体已经被锯得支离破碎,但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我们还是把能缝合的皮肤都缝合了起来,让死者有个全尸。
这段时间,因为频繁地跑现场,我已经疲惫不堪了,加之想知道这个案件的调查结果,于是在云泰市逗留了一天。
“那我们心里就有数了。”一名侦查员说,“我是琴陵人,我知道离三家店近的地方,只有几个小区。4辆车中有1辆车的车主蒋某就是住在其中的一个小区内,他是货车司机。因为他开货车搞运输,所以当天晚上来我市,又迅速离开,也很正常,开始我们觉得他嫌疑最小。听你们这样说,他的嫌疑就最大了。”
早晨7点半,因为前一天下午睡多了,晚上熬夜上网的我还没有起床,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还没有去看手机屏幕,我就有了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前一天晚上在路边摊儿上和黄支队长说的那番话萦绕在耳边。“不会真邪门儿了吧?”我心里想着,拿起了手机。
这是一片开阔地,周围都是农田,零星可见几栋雅致的两层小楼,可见当地的农民生活条件还是很错的。警戒带围着的现场应该曾经是一片池塘,现在已经干涸了,土壤湿漉漉的,周围长满了杂草。一座宏伟的高速高架桥横跨这片干涸的池塘,桥架得很高,我们在下面只能听见车辆开过的呼呼的声音,却看不到桥上的汽车。
第二天一早,好消息就接踵而至。发案的当天晚上没有本市的车辆从东收费站上、从西收费站下;有4辆琴陵市牌照的车辆,于当天晚上从琴陵经过云泰,又于第二天早晨之前返回琴陵。4辆车的车主都已经查清。
“看来可以排除机械性损伤死亡。”参与本案尸体检验的高法医一边清洗掉手套上的血迹,一边说,“没有开放性损伤。”
黄支队说:“如果真的是从高速上扔下来的,还真不好查了。这条高速公路是贯穿江南各省的主干道,即便不是高峰期,每天仍有数万辆汽车经过,如何查呢?”
“难道是尸体在冰箱内保存过?”我说,“既然刚才分析了死者死后2小时之内就被肢解,说明死者被肢解后放进了冰箱冷冻?”
“第一,池塘里除了我们现场勘查员留下的足迹,再没发现其他足迹,如果凶手不下池塘,站在岸边根本不可能抛到那么远。”我说,“第二,每个塑料袋的下方都有很深的凹坑,说明塑料袋坠落下来具有一定的动能,如果是站在池塘岸边抛,首先凹坑的方向不应该是垂直的,而且不可能形成那么深的凹坑。如果在桥上扔,就有可能。”
“他就是跑运输的?”我问,“可有什么兼职?”黄支队也急切地看着侦查员,因为我们想起了凶手家里可能有电锯之类的工具。
“既然不是掐颈,不是捂嘴,那怎么导致窒息的呢?”我很疑惑,“难道是溺死?”
警戒带里,两名民警拿着本子正在询问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大爷。老大爷边说边用手指了指前方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很快,由10多名民警组成的搜索队伍都下到塘底,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不出意料,搜索队一共又发现了7个塑料袋,分别装着双上肢、双大腿、双小腿加脚掌,以及躯干。
“死者的软组织都腐败没了,现在用骨头在做DNA,时间恐怕要长一些。”黄支队说,“这只是为了确认证据而已,衣着都对上了。”
当我们小心翼翼地打开死者的胃,惊喜地发现胃真的是充盈的,除了水,什么也没有。
“而且,死者的颈椎完整,没有切割的痕迹。”我说。
“如果是溺死,胃内肯定有溺液。”我接着说。
“你是说2006年冬天以前的事情?”黄支队问,“2006年以前,这个范围太广了吧?哪一年以后可以判断吗?”
带着问题,我小心地切开了死者的气管。
我从一堆尸骨中找出了一根肋骨,说:“师兄你看,肋骨腐败得只剩骨皮质了,其他的骨头骨皮质也都脱落了。这样的现象说明,死者在这种潮湿的状态下应该有3年以上了。”
“可能是溺死。”我说,“看牙齿的磨耗,死者应该不到35周岁吧,只有一两个齿质点。”
比起初次见识尸蜡化的那天,我已经驾轻就熟了很多。尸体穿着的是冬季的衣服,由于衣服的层层包裹,加之下水管道内缺氧、潮湿的环境,尸体的蜡化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看上去也不再滑腻不再潮湿,已经完全压缩、干硬,就像放置很久没有使用的肥皂一样。
我直起腰环视了一周,指着头顶上,说:“那就只可能是‘天外飞尸’了,肯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4

“有道理,有道理。”黄支队长点了点头。黄支队是我的大师兄,比我高10届,也是法医出身。虽然当了支队长,但是法医的情结依旧根深蒂固,所以他还会经常参加命案侦破中的法医检验工作。
我们艰难地脱去了死者的衣物,发现尸体蜡化后保存得还比较完整,虽然皮肤的特征形态已经完全消失,但是可以看得出尸体全身没有明显的损伤。因为人体组织不能辨认,内脏组织器官也都腐败殆尽,我们只有一块一块地把皂化的软组织掰碎,在淤泥和皂化组织中寻找骨头。
“不说了,www.99lib.net10分钟后我来楼下接你,辛苦你了,一起去看看,如果排除了是案件,我再放你回去。”黄支队说完挂断了电话。
“奇怪了。”痕检员扶起仍在抽泣的女警,说,“这里没有任何足迹,犯罪分子的进出口在哪里呢?如果站在池塘的岸上,扔不了这么远啊。”
牙齿在无头尸体案件中的作用是非同凡响的,这个案件也是如此。我用酒精仔细地擦蹭着,擦得这颗牙齿锃亮发光。
我走上池塘的岸边,跺着脚,把鞋底的泥巴蹭掉。黄支队长走过来问:“乌鸦,尸体找全了?”
我知道死因查得再清楚,也难以对侦破案件发挥作用,但是查找尸源在碎尸案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只可惜眼前的这名死者确实太普通了。所谓的普通,是指我们在尸体上并没有发现任何能证明她身份的特征。
我摇了摇手,说:“师兄千万别这么说。案件这玩意儿邪门儿得很,你说没有,说不准明天就要发案。”黄支队捅了我一下:“乌鸦嘴。”
我摇了摇头,说:“这个恐怕还真不好说。”
黄支队喜上眉梢,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抓人!”
我笑了笑,觉得这个女警可能以后再也不愿意参加现场勘查了。我慢慢走近另一个袋子,打开,果不其然,里面装的是一个女性的骨盆。骨盆的上端从腰椎处被截断,大肠膀胱和子宫拖在外面,滴着鲜血;骨盆的下端从两侧股骨头截断,还隐约可以看到剩余股骨头残渣露在肌肉的外面。
黄支队点了点头,说:“为了万无一失,下面分两组调查高速各收费站的资料。第一,查原定时间内从本市东收费站上高速又从西收费站下高速的车辆。第二,查原定时间内从琴陵市收费站上高速,经过我市东、西收费站,又于几小时后从琴陵市收费站下高速的车辆。”
“那就好,那就好,明早我就回去了。”又顺利解决了一起案件,我的心里无比欣喜。只可惜死者的家人疏于看护,导致悲剧的发生,虽然死者是精神病患者,可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我和黄支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感慨起人生。
“是啊,你分析得很准。”黄支队说,“已经查清了,死者是一个小村子里的人,一个精神病患者。2006年冬天,现场附近在开发,因为排水不好,所以那段时间窨井盖都是敞开的,以便维修。死者跑到窨井口边上,对着井里说话,家里人去拉她,结果没拉住,死者掉了下去。那时候下水管道水流很急,等民警和消防队赶到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了,派人下去打捞也没打捞出来。当年的报警出警记录都调出来了,没问题。”
“当然,我还结合了其他因素。”我说,“凶杀案件里有杀完人后给死者穿好衣服的,但没有碎了尸还给尸块穿衣服的。所以,死者死的时候应该是穿着现在的这身衣服对吧?”
黄支队点了点头,正准备安排下一步调查,我连忙说:“还有个重点问题要注意。要查琴陵市附近有三莲超市、万家乐超市和香贵人专卖店的住宅小区。”
“可能是因为上端食管保存得比较长,尸块的体位也没有太大改变,所以没有反流。溺液刚刚进胃,死者就死了,胃的幽门闭锁,所以即便十二指肠下方被截断,胃内容物也没有过多流失。”我一边说一边用干净的舀勺把胃内的水舀进一个干净的玻璃瓶,“你们看,胃内的水还是显得比较清澈的,虽然有血液灌流进来,但是并没有发现泥沙、水草之类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她呛的水应该是干净的水,不是小湖池塘之类的地方,送去做硅藻实验吧,就能确定了。”
我和黄支队重新戴上了手套,拿出9个塑料袋仔细地查看。
“三莲”和“万家乐”没有什么稀奇,我省到处遍布这两家超市,但是这个草体的“香”字十分惹眼。
“如果不是碎尸,那么死者的头呢?”黄支队长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她的头自己掉了?”
“没有特征,我们也得把基本特征总结出来。”没能发现重要的能够个体识别的特征,我也很沮丧。
我点了点头,碎尸案的尸源寻找是最重要的,但如果是外省的失踪人口,恐怕就没那么容易找得到了。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找到尸源,就要看法医能不能尽自己所能为侦查提供一些线索、缩小查找的范围了。所以我们没有多说什么,一路呼啸着把9个塑料袋拉去殡仪馆,立即开始尸体检验工作。
“都没敢打扰你,休息得怎么样?还没吃晚饭吧?”是黄支队的声音。
死者的衣服破烂不堪,不是因为尸体在下水道待的时间长,而是死者原本就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
在卖淫女家属赶到云泰市认尸之前,蒋某终于在证据面前低下了他罪恶的头颅。
死者的衣服质量很差,但是看得出来,身上穿的几件毛线衣都是手织的。我说:“这个岁数穿这种衣服,应该不是一般人,很可能就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过死者应该是有家的,有家就好,就能找得到尸源。”
云泰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解剖室的解剖台上,我们已经将9袋尸块拼接成了一具完整的尸体,看上去是个容貌姣好的女性。
我兴奋地说:“其一,既然死者从家里出发,到高速上抛尸,而尸体内的冰块还没有完全融化,那么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死者的家应该离我们这里不远,不需要数个小时日夜兼程的路程。第二,今天早晨发现的尸体,尸块不可能在现场停留了很久,被抛下的时间应该不长,所以只需要查一查昨天深夜经过前一个高速收费站的车辆就可以了。时间上圈定了,排查对象要少得多了。”
“哦,那就放心了,不是碎尸案,你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嚼着美味的炒面片,说,“身份确认了吧?”
我从牛仔裤的前腰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锈迹斑斑且被淤泥和尸蜡组织紧紧包裹九*九*藏*书*网着的硬币。我说:“不是说口袋里没东西吗?”
“没打开,我接报以后就要求辖区派出所把现场周围封闭了,没人动那个袋子,等我们过去了再看。”黄支队说,“我是害怕他们会破坏一些关键的物证。”
黄支队的时间观念很强,10分钟后,我就看见了闪着警灯的警车从宾馆大门口飞驰进来。
“香贵人?”我和黄支队、高法医异口同声道,我们似乎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奇怪的名字。
我没有理会小法医的辩解,用手术刀慢慢地刮着硬币,直到把硬币上的图案和字都暴露了出来:“你觉得这五毛钱硬币没用吗?它简直就是个关键物件,太关键了!”我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怎么肯定是在高架上?”黄支队看了看很高的高架,又看了看池塘的周围,不放心地问。
看来裹尸袋里的人体组织已经可以拼接成一个完整的尸体了,我宣布搜索结束,将尸块运到了岸上。
“能不能根据裹尸袋的质地,调查塑料袋的产地和销售范围?”黄支队拿出了其中3个塑料袋,发现塑料袋都没有任何异于其他塑料袋的特征。光秃秃的袋子,连个字都没有。
我想了想,说:“如果是这样,那么膀胱内的冰碴儿就有用武之地了。”
高法医说:“对,这个我没有想到。同时用了这3个塑料袋,那么凶手应该很容易找到这3个店的袋子,凶手很可能离3家店都很近。”
我拉开袋口仔细地观察了袋子里的情况,确认没有什么其他可疑、有价值的线索和物证后,伸手进去抓住头发,往上一拎,原来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晚上的专案会上,对香贵人专卖店的调查已经完成。香贵人是云泰市的一家连锁企业,专做茶叶生意,共有4家门面,3家在云泰,1家在邻市琴陵。因为主要从事零售,且从业规模不大,所以4家门面均没有批量外销的记录。
我用止血钳指了指硬币下的“2005”字样说:“硬币都有发行年份的,这枚硬币是2005年发行的。2005年发行的硬币能装在死者的衣服里,说明死者肯定是2005年以后死亡的,对吧?”
“主要是跑木材生意的,他在一个林场伐木,为周边城市运输木料。”侦查员说。
黄支队说:“生命无贵贱,她虽然是卖淫女,却是一个好姑娘。”
“难道真是溺死?”我用止血钳指着气管壁说。溺死的尸体如果不是气管内完全灌满了水,那么因为在水中剧烈地呛咳,经常会在气管内发现气泡。同时,因为呛咳,死者的气管壁会有明显的充血征象。
缝合完毕后,我们脱下解剖服,逐个儿洗手的时候,黄支队接了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他面色凝重地说:“可能我们低估了跨地抛尸的难度。林涛刚才来电话,他们去高速收费站简单查阅了过站数据,昨天晚上天黑后至尸块被发现的时间点,经过收费站的车辆,居然还有2000辆之多。”
“哎呀,不止一个袋子啊。”痕检员一边说一边指着摔倒的女警的旁边地上,“这儿也有个类似的塑料袋。”
“有肉有血有头发的,怎么不是案件?”黄支队说,“你见过什么动物长黑头发?不过看来你是福将,看你去了能不能为我招来一点儿福气,不是案件最好了。”
3个塑料袋上分别印着“三莲”“万家乐”和“香”。
站在一旁的一名痕检员是警校刚刚毕业的小女孩,她看我突然从塑料袋里拎出一颗沾满血迹的人头,吓得啊了一声,连退两步,因为我们站的地方是干涸的塘底,有齐踝深的淤泥,小女孩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泥里。另一名痕检员赶紧挪过去扶她。
高法医吓了一跳,随后看了看躯干部的断段和已经截断了的肠,说:“这个恐怕看不出来吧。胃上的食管断了,胃下的十二指肠附近也被截断了,有水也流完了。”
“好的,我们有个工作组在琴陵,我马上安排。”黄支队说。
我和黄支队都在思考,没有回话。我慢慢地剥离开死者耻骨联合的软组织,观察耻骨联合的形态。
“牙颈部有红晕,是玫瑰齿现象啊。”我说。
“不过,很多碎尸案件中,凶手下刀都走关节和椎间盘,比如外科医生作案。”黄支队长说,“10年前我就碰到过类似的案件,比庖丁解牛更加游刃有余。”
“别走了,乌鸦同志。”黄支队急促的语气中不乏调侃,“可能还真让你说中了。”
“我觉得膀胱内发现冰碴儿,还有一个作用。”黄支队笑眯眯地说,“如果我们发现了犯罪嫌疑人,说不准有可能在冰柜中找到死者的血迹,这可是决定性的证据。”
5个小时以后,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在专案组靠椅上已经睡着的我。电话的声音很响:“蒋某家冰箱里发现了血迹,经过琴陵市法医的初步种属实验,是人血,DNA检验正在进行。”
“还不清楚。”黄支队说,“高度怀疑是碎尸案件。”
“可是,胃内也全是溺液,为什么就完全化冻了,而膀胱内的尿液却没有化冻完全还剩下冰碴儿呢?”一旁负责照录像的痕检员说。
“从2000辆缩减到4辆。如果凶手真的在这4个人中,我们的推断就发挥大作用了。”黄支队说,“现在就怕凶手是来本市或者琴陵市买的茶叶带回外地的。”
黄支队点了点头,说:“乌鸦,其实我不怕碎尸案,碎尸案不难侦破。不过这个案子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因为在高速上抛尸,很有可能不是我们本地的,甚至不是我们本省的,尸源不好找了。”
“这个我好像看到过,等等。”身旁的侦查员说着,随即拿起了手机拨着号码。侦查员简短询问几句后,挂断了电话,兴奋地说:“香贵人专卖店的塑料袋。”
“确实有点儿多了,这样逐个儿排查,要查到哪一年去?”我皱起了眉头,“可惜,这个冰块的融化时间因为受到车内、环境温度和机体组织暴露九_九_藏_书_网在空气程度的影响,侦查实验真的不好做,没法确定从冰箱拿出来几个小时后能融化到这种程度,不然还能再精确一些。”
不出所料,死者脑后左右各见一处皮下出血,看形态,应该是手掌和拇指在死者脑后形成的痕迹。
“这么多!可见这高速公路是多么赚钱啊。”高法医在一旁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这不是碎尸案件。”我说,“你看,这7根颈椎都很完整地在这里。”
说罢,我拿起了死者的牛仔裤。死者衣物的口袋已经被几个年轻法医检查过了,说是什么也没有。但是,我找到了一件东西。
“这个袋子很有特征啊,能查出来是什么地方的吗?”我指着那个印有“香”字的塑料袋说。
“嗯。”我点了点头,“尸体完全尸蜡化后继续腐败,导致软组织皂化,椎体一节节分离,所以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把死者的头和她的躯干相连。因为尸体重,头轻,所以她的头可能被下水道中的水冲走了,或者是被其他的清淤工清理走了,只是没有发现而已。”
原来蒋某是这名卖淫女的常客,这一天和卖淫女一起洗澡时,因为卖淫女的几句玩笑话惹怒了蒋某,蒋某便殴打卖淫女,并将她的头按进浴缸呛水。没想到,呛了几下,卖淫女居然不动了。看到卖淫女死了,蒋某一不做二不休,学着电视上那样将卖淫女肢解、抛尸。他觉得没有人会注意到独自在外揽生意的卖淫女失踪,高速上又有那么多车辆,神不知鬼不觉抛弃一个卖淫女的尸体,应该不会被发现,警方肯定永远查不到他。没想到,裹尸袋出卖了他。
“颈部肌肉全部被血液浸染了。”我说,“难以从皮肤和肌肉有无出血判断死者的颈部是否被掐压。”

2

“好久没睡这么爽快了,算是把觉给补足了。”我说,“肚子饿了,要不师兄请我去吃炒面片?”
黄支队拍了下脑袋,说:“对,也就是说,死者只可能是2005年冬天或2006年冬天死亡的。这就好查了!”
突然,我从整整一解剖台的尸蜡组织中发现了一颗白白的尖尖的东西。我把这个东西周围黏附的泥土剥离后,高兴地说:“看,是一颗牙齿。”
尸斑是在人体死亡后2小时左右,由于血液循环停止,心血管内的血液因重力作用,沿血管网向下坠积,高位血管空虚、低位血管充血,透过皮肤呈现出的暗红色、暗紫红色斑痕,这些斑痕开始是云雾状、条块状,最后逐渐形成片状。一般尸斑浅淡多见于严重失血或者溺死的尸体上。

3

“是的,如果是本市的,根据抛尸点位于高速桥北侧,可以断定他是从东收费站上高速,再从西收费站下高速返程。他完全可以找个市内没人的地方抛尸,或者开车去别的市抛尸,他没有必要上高速了还抛尸在市内。”我说,“所以我觉得在琴陵市的可能性最大。”
这起碎尸案件,因为尸块全部找全了,性别、身高、体重自然不是问题,因为耻骨联合也在,年龄的推断也会很容易。
我连忙走过去看,果真,从切开的膀胱内,高法医用止血钳钳出了几块小冰碴儿。
“话说最近我们云泰真是稳定。”黄支队突然转了话题,“别说碎尸案了,杀人案都很少很少。”
“不错了,总比要查近几天经过的所有车辆要好。”黄支队在自我安慰。
“死亡过程已经清楚了。”我说,“分尸工具看来也不难分析了。”
“命案?”我说,“有头绪吗?”
案件顺利破获了,但是当我和黄支队看到卖淫女残疾的养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着,当我们得知卖淫女是一个被收养的孤儿,残疾的养母和智障的弟弟全靠她一人在外挣钱养活的时候,我们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1

“怎么会是溺死?既然是溺死,凶手为什么要碎尸?难道打捞上尸体以后在野外碎尸?这个太少见了吧。”黄支队说,“会不会是血液流进气管后,因为尸块的摇晃而产生的气泡?”
经过几个人的反复勘验,并没有发现很新鲜的足迹和轮胎印,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我没有说话,慢慢地沿着死者颈部的断段切开颈部皮肤,暴露出死者的气管。先检查了死者的舌骨和甲状软骨,都没有发现骨折。我摇了摇头,说:“颈部不像是遭受过暴力作用。”人体的舌骨和甲状软骨很脆,如果颈部受压可以致死的话,经常可以发现舌骨或者甲状软骨的骨折。这两处的骨折也会成为法医推断机械性窒息致死的一种依据。
“如果是死后割下了死者的头颅,大量的血液会从断裂的大血管断面流出,那么死者的衣着肯定会沾染血迹。”我一边说,一边仔细地检查死者穿着的多件衣物的领口,“可是她的衣服没有血,所以我认为死者全身没有开放性损伤。”
“今年初我们这儿下大雨发大水,所以冲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黄支队说,“估计尸体埋得比较深,正是因为大雨冲走了部分上层淤泥,所以今年的清淤工作才发现了尸体的躯干。现在,我们关心的是,死者是什么时候死的,以便我们查找尸源。”
“不是吧!昨天那起案件你也说是碎尸。”我不敢相信可疑的碎尸案也会连发,“什么情况?”
小法医委屈地说:“我也摸到了,但是以为是一个泥块呢,再说了,硬币有什么用?说明她有五毛钱吗?”
黄支队和高法医都对我的想法表示认可,笑着点头。
听到黄支队的想法,我非常高兴。这确实是很有道理的推断,颈部的肌肉被血液浸染,但是头皮质密,其下的损伤不会被血液破坏掉。如果在脑后发现有皮下出血,那么就更加印证了死者是被人摁入水中呛水身亡的推断了。
我摇了摇头,说:“尸体条件太差了,但是应该可以排除机械性损伤和机械性窒息死亡。死者的舌骨完好。”
“看99lib•net来凶手在本市和琴陵市的可能性最大。”黄支队说,“虽然也不能排除有外地人买了茶叶带回去,但从统计学上看,还是在这两个市的可能性大,无论如何要从这两个市的车辆查起。”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说:“刚才说了,凶手应该很容易找到肢解尸体的工具,那么说明凶手家里应该有电锯。”
我点点头,觉得高法医说得有道理:“不管怎么样,仔细一点儿吧,用干净的工具打开胃看看,不要挤压。”
“但是,你没有发现尸体的尸斑很浅淡吗?”我说。
尸体是前一天被发现的,当时清淤工人正在清理下水管道。这无头女尸出现在下水道里,尸体已经全身尸蜡化了,法医工作进行起来难度很大,云泰市公安局便邀请了我们一同参与案件的侦破工作。
蒋某到案后,并没有交代他的罪行。即便DNA检验已经确定了他家冰箱里的血迹就是死者的,蒋某依旧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
“这个发现,有价值吗?”高法医问道。
“切,”我说,“我以为什么呢,原来还不一定是案件啊,说不准是动物组织呢,这么兴师动众的,吓我一跳。”
“福将”这个名称我很喜欢很受用,我笑了笑,没有说话,默默接受了。
“根据这个耻骨联合,估计死者24岁左右……”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刚从省厅被指派过来的我的好友林涛急匆匆地走进了解剖室。
我和黄支队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赶紧查他的社会关系。”我说,“既然碎尸,肯定是熟人。另外,找个机会去看看他的车,能不能找到血迹什么的。”
“看来死者在死后不久就被肢解了。”黄支队插话说。
“这个也有可能,那就要看……等等!”我看见高法医正在从死者腹腔里拉出胃,大喊道。
“是的,既然死者不是死于失血性休克,那么因为死后被肢解而大量失血,尸斑也可以是几乎不可见的。”我补充了一句,“杀完人能够迅速完成尸体肢解的动作,说明凶手肢解尸体的工具应该是随手可以找到的。”
“最近附近地区虽已入冬,但是普遍温度在5℃左右,膀胱内的尿液怎么会结冰呢?”高法医说。
3个小时前,我接到了云泰市公安局的邀请,驱车来到了云泰市,处置一起无头女尸案。
路边摊儿上,我和黄支队面对面坐着,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云泰市的特色小吃炒面片,一边吃一边问道:“看师兄这么有空,估计案子查清楚了吧?”
我仔细地看了眼这颗人头,虽然被鲜血沾糊了颜面,但是白皙的皮肤和红润的嘴唇显示她应该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她的一双杏眼微微地张开,无辜地看着我。看着这颗恐怖的人头,我也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凉风,没再细看,把人头又装回袋里。
“这个容易解释。”黄支队揉搓着自己的下巴说,“胃组织不如膀胱组织致密,保温效果也差。而且尸体腹部被截断,胃的一半暴露在空气中,而膀胱隐藏在盆腔内,周围的盆腔脏器和腹壁组织把膀胱包裹,化冻化得慢一些也是正常。”
黄支队长也凑过头来看了看死者衣服的领口,接着问道:“死因可好定?”
在高法医发现死者脑后皮下出血的同时,我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尸体软组织和骨质的断段。
师父不仅把本事传授给我,同时还把一听见有案件肾上腺素就会迅速分泌这一特征传染给了我。我挂断电话,从床上弹起来,用5分钟就洗漱完毕,然后整理好衣着在宾馆大厅里等候黄支队的到来。
“打开以后呢?里面是什么?”我像是在听故事,看关键时候黄支队停住了,便好奇地问道。
看到黄支队的担忧,我说:“不管怎么说,这4个人是要好好查查的。”
痕检员抬头看去,看见我们头顶上横跨着一条高速高架,说:“对,也只有可能是从那上面抛下来的了。”
我顺着痕检员的指间看去,果真如此,女警摔在地上,一只手刚好按在另一个塑料袋上。女警意识到自己的手按在了另一袋可能是尸块的东西上时,吓得缩回手哇哇大哭起来。
“这样看来这个蒋某作案的可能性很大了。”黄支队说,“去办搜查手续,搜查他的车和他家的冰箱。另外,注意监控蒋某,如果他有想逃跑的意思,立即抓回来。”
“奇怪了。”在检查死者腹腔脏器的高法医说,“死者的膀胱内有冰碴儿。”
“碎尸案件中将死者的头颅割下,通常是在第三、第四颈椎之间。”我指了指颈椎,“第一颈椎直接连接头骨上的枕骨大孔,位置很深,没人能够在这个地方下刀的。”
蒋某坚持对抗了一整天,直到侦查人员查清蒋某有一位相熟的卖淫女,而这名卖淫女确定已经失踪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从尸体剩余组织中挑出来的骨头一一排列在解剖台上。
我拿起死者的上臂和下肢,检查着指关节的活动度:“尸僵完全缓解了。死者已经死亡2天以上了。”
“等等,我有点儿乱,得捋一捋。”黄支队揉着脑袋说,“目前看,死者应该是死后2小时被人用电锯和刀肢解,然后被放进冰箱冷冻。48小时以后,凶手从冰箱内拿出了尸块,然后抛尸到这里,是吗?”
本身这个偏僻的地方就没有多少住户,但是因为十几辆警车的开进和长长的警戒带的拉起,现场的周围还是聚集了很多群众。
对于黄支队的这个称呼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说:“找全了,年轻女性,抛尸地点应该是高架桥上,现在你恐怕得派痕检员去高架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痕迹。”
“嗯,这里有很多杂草,我们多叫几个人来找找吧。”痕检员向池塘边挥手,示意塘边的民警都下来帮忙寻找。
但是当黄支队拿出剩下的3个塑料袋的时候,我们似乎有了信心。
“犯罪分子肯定会打扫碎尸现场的。”我点了点头,说,“但是冷冻尸体的冰柜未必能打扫干净。”
藏书网“可是死者的窒息征象是很明显的。”高法医说,“口唇和牙齿完好,可以排除捂压口鼻腔导致的机械性窒息。”
有些事不相信不行,就是那么邪门儿,第二天早晨我没能如约返回省城。
高法医和黄支队探过头看了看我手上拿着的放大镜照的地方。黄支队说:“嗯,手法拙劣,看来对人体组织不太熟悉。”
法医会通过牙齿的磨耗程度来推断死者的年龄,主要是根据齿质点的出现和多少。
“其实我不太担心发碎尸案。”站在一旁的黄支队看我们已经确定了死者被杀死的过程、明确了分尸工具,突然充满自信地说,“如果咱们能够再缩小尸源的寻找范围,侦查员就一定有信心破获。”
我拿起手锯锯下了死者的耻骨联合,走到水池旁,慢慢地分离耻骨联合上的软组织。
两名痕检人员穿着胶鞋深一脚浅一脚地从池塘的边缘向塑料袋走去,边走边把塑料袋周围的可疑足迹和其他痕迹拍照固定。我在一旁看着着急,也穿上胶鞋向池塘内走去。
我的心里扑腾一下,知道这下不好了,还真是出碎尸案了。我这个福将的名称很快就要被乌鸦嘴取代了。
黄支队长向上推了一下眼镜,背着手说:“人家是鸡蛋里头挑骨头,你这是尸体里面挑骨头啊。”
黄支队长看见我从口袋里找出了东西,皱着眉头训他身边站着的小法医:“怎么检查的?这都没找出来?不就这么几个口袋吗?”
我点了点头,对黄支队的分析表示认可:“是啊,骨质断段呈阶状,而且阶梯间隙整齐,不是手工锯,是电锯。”
我拿起血腥味浓重的死者的头颅,看着食管、气管的断段和暴露的颈椎骨渣,突然感觉到一丝恶心。我抬起胳膊揉了揉鼻子,仔细看了看尸体头颅和躯体的断裂面。
黄支队又仔细看了看断段,说:“软组织是用刀子割开的,但骨头不是,是用电锯锯的。”
整个下午我躺在宾馆的床上,思绪凌乱,理不清头绪,不知道下一步该从何处做起。
林涛仔细询问了我们做出推断的依据后,又匆匆地走了。
突然,我和黄支队的眼前都一亮,异口同声地说:“裹尸袋!”
“嗯,有电锯的人还真不多,你们家有电锯吗?”黄支队若有所思地说,抬起头问我们。
高法医也笑了笑,说:“是啊,专找致密的肌腱处下刀,不会找关节,刀子还不锋利。”
“如果是从高速高架上抛下来的,那么剩余的尸块很有可能仍有不少在附近。”我说,“高速公路上停车很危险,下车抛尸更需要冒着被高速公路上其他车辆里的人发现的危险。所以凶手如果选择在高速公路停车抛尸,通常会在没有车经过的时候,伺机下车把尸块全部抛完。”
因为本案中装尸块的包装物都是普通的塑料袋,所以我们没有重视,只是检查确定没有有特征的附着物后,就放在了物证袋里。现在缩小侦查范围的工作出现了难题,我和黄支队又同时想到了那些印有花花绿绿字样的塑料袋。
黄支队补充道:“高速上车流那么多,凶手决计不敢在白天停车抛尸,多半是深夜时分趁车少视线差去抛尸。”
黄支队长戴上手套,把硬币拿过去仔细地看着,说:“有什么用?”
我慢慢地接近塑料袋的旁边,戴上橡胶手套,小心地解开塑料袋口的绳结。为了不破坏绳结,我一层层地把打成死结的数层绳结逐一解开。当我打开袋口的时候,一股血腥味伴随着腐败的臭味扑鼻而来。我抬起胳膊揉了揉鼻子,定睛往袋里一看,原来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头发被血浸染,糊在一起。
“看来是在室内被溺水的。”黄支队说。我们都注意到了黄支队用的是“被溺水”这个词。黄支队接着说:“把死者的头发剃干净,如果她是头部被人摁在水里溺死的,那么她的损伤当然不在颈部,而应该在脑后。”
“早晨6点30分,一个老大爷打电话报警称,在我市郊区的一座高速公路大桥下面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塑料袋,塑料袋的外面有血,透过塑料袋好像能看见里面有类似人头发之类的黑乎乎的东西。”黄支队简要地介绍情况。
警车在市区里行驶了半个小时后,开进了狭窄的乡间小道。云泰市是我们省比较发达的城市,交通便利,所以在很多城郊的位置都会有高速公路高架桥通过,我们随后到达的现场也正是在其中一座高速高架的桥下。
玫瑰齿是法医判断溺死的一种参考依据,虽然现阶段国内很多法医研究机构否认玫瑰齿和溺死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是我从多年的法医实践工作中发现,玫瑰齿对于溺死的判断还是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嚯嚯,当真有水,奇了怪了。”高法医说。
“好!查一查这个香贵人是什么来历。”黄支队一边脱掉手套,一边说。
“这不是碎尸案件。”我抬起胳膊,用肘部揉了揉鼻子。
从中午吃完饭,我一觉睡到晚上8点,才被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伸了一个懒腰,才懒洋洋地拿起了手机。
我们反复查看每一块尸块的形态,并没有发现开放性损伤。
虽然有血液倒流进入死者的气管,但是可以清楚地看见死者的气管壁黏附有气泡,而且气管壁严重充血。
话音刚落,负责外围调查的侦查员就传回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有一个轿车驾驶员在发案前晚上2点左右在案发现场附近看见一辆大货车停靠在高速公路路肩。因为大货车停靠的时候关闭了大灯,只开着跳灯,所以引起了驾驶员的注意。
“抛尸点找到了。”林涛气喘吁吁地说,“从尸块坠落的上方,我们沿着高速公路边缘找到了抛尸点。那里的护栏上发现了滴落的血迹。只可惜这个地方正好没有监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