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监狱之子
第三章 灭门惨案
目录
序言
第一卷 监狱之子
第三章 灭门惨案
第二卷 惊天大盗
第二卷 惊天大盗
第三卷 僵尸娃娃
第三卷 僵尸娃娃
第四卷 侏儒情怀
第五卷 玩命赌徒
第六卷 生死追击
第六卷 生死追击
第七卷 终极决战
上一页下一页
黄仁发抱着棍子睡着了。
“那猴子呢?”预审员的朋友问。
屋里有四个人。也可以说是五个人。因为其中有个怪物,怪物的脖子上长着个大瘤子,看上去他好像有两个头。
一天清晨,他们全家都被杀了。
为什么不去拿几件鬼的东西呢,黄仁发对自己说,也许是些宝贝呢。
午夜,门缓缓开了。酒瓶倒地发出清脆的响声。黄仁发立刻坐起来,握紧棍子——然而没有人,只有冷风吹进屋里。黄仁发松了一口气。突然,塑料纸一阵哗啦啦的响,似乎有脚步踩在了上面。黄仁发瞪大眼睛,屋里确实没人,空荡荡的。那声音在他面前停了,房间里死一般沉寂。
“李平,看看。”
劳改犯叫黄仁发。
“黄仁发。”
在夏天,很多人常常看见小胖子一口一口地咬冰激凌,两个女孩一口一口地咬自己的指甲。三个孩子,全都光着脚在街上乱跑。
“送动物园了!”
谁是凶手,彩票现在在哪里,盗尸者又是谁?
2000年7月13日晚,泉城市沥下区小井胡同,一只蟋蟀叫了几声,小卖部的灯光灭了,有四个人在胡同口的一棵槐树下鬼鬼祟祟地嘀咕着什么。
“认识认识有好处。”
“你叫什么名字?”高飞问。
“他是谁?”
“分吧,山爷。”
电棍刺刺啦啦地响,四个人很快哎哟着倒下了。
对于杀人动机,周兴兴想过七种不同的解释,都被他一一否定了。
仇杀?
“拉倒,小心点水(贩毒者内部叛徒),这里不是架子楼(饭馆)。”
两个巡警抬头看,一只小猴蹲在树枝上。猴子跳来,双爪顺势抓向周有顺的脸,同时,山牙夺过刀子向李平刺了一刀。
“在上面!”
“我姓抄巴(李)。”
“北有二王,南有双丁,双丁想来拜山(结交)。”
“只有大秤,没有天平。”
“照老规矩办?”高飞问山牙。
“唔。”
周有顺说:“那就解开鞋带,绑上。”
那肯定是装在麻袋里的死尸,魔鬼的食物。黄仁发的
99lib.net
第一个念头是赶快离开这里,第二个念头是去看看。这时传来絮絮的低语声,可以清楚地听见有个尖细的嗓子说:“味道不错。”
谋财害命?
预审员后来对他的一个朋友说:“没见过这样的,当时他要烟,我给他点上,一转身,听到惨叫,他倒地上了。赶紧送医院吧,他趁我们不注意,从窗户里跳了下去。那是五楼啊,楼下还停着一排自行车,稀里哗啦,摔得那个惨哟,倒是没死,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恁几个,干什么的?”周有顺问。
乓,枪响了。
“我们都是建筑工,那边那个工地上的。”
女的叫三妮,卖油条;男的叫王有财,修自行车。我们常常看见街角那种卖油条和修理自行车的小摊。
他们两口子感情不太好,他站在棚子前对买油条的人微笑,他老婆和三个孩子在棚子里轻声哭泣。
黄仁发闻到了一种炒煳了芝麻的香味,他屏住呼吸,将耳朵贴在门上,下面就是那几个鬼的谈话:
“不行,把这四个人都带回去,带所里去。”
“我是华城的三文钱。”
“有一副扑克,半包烟,方便面,哟嗬,还有把刀子。”
整个案件水落石出之后,人们发现案情和周兴兴推理分析得一模一样。
凌晨2点,雨已经停了,黑云散尽,月光照着外面的停尸房,尸体蒙着白被单,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窗外的树叶滴着水。老头始终没有睡着,恍惚之中,看见一具尸体坐了起来,他认出那是王有财,咽喉被割断了,脑袋耷拉着,老头从没见过诈尸之类的事,他揉揉眼睛,看见一个穿雨衣的人背对着他,那人掏出王有财的肠子,把手伸进肚子里摸索着什么。
下面就是周兴兴的分析报告:
这个少年就是高飞,小猴就是小烟包。
黄仁发咽口唾沫,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他用棍子将蛇挑起来,搭在窗台上。他想,明天烤烤吃。
黄仁发提出了两个要求:“给我根棍子,给我两倍的钱。”
“两个九斤半(头),嘿嘿。”
暮色苍茫,楼内的血腥味已经很淡,几只蝙蝠飞进飞出。
“寒少爷。”
他就是寒少爷,我们以后还会谈到这个怪物九-九-藏-书-网
黄仁发干完一天的活,收拾好地铺,在地铺周围摆放了一些塑料纸,他关紧门,并在门后放了个酒瓶。有经验的小偷都会这么做,如果有人进来,他会立刻发觉。
“方便面!”
李平说:“小猴铐不上。”
“我有身份证。”
到了午夜,一个民工出去解手,背后突然传来尖锐的惨叫,接着是抽搐挣扎的声音,而后万籁俱寂。他大着胆子冲进楼内,看见另一个民工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眼睛暴突,口鼻流出鲜血。
睡下不久,他又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吱吱地响,半掩的窗帘动了一下,有个影子一闪而过。
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
“另一个呢?”
王有财买了一张彩票,晚上9点,他在麻子家看的电视上的摇奖,自己中了200多万。麻子对他说,这事你别张扬,小心有人抢。王有财说,谁抢,我就把这彩票吞到肚里。这句话是周兴兴假设的,这也是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盗尸的地方。在青岛鑫鑫珠宝行盗窃案中,顾秀红将一粒红宝石吞到了肚子里;在湛江贩毒案中,李达明吞下了五个避孕套,很多人都以为肚子是个安全的地方。王有财买了些熟肉回家了,我们能想象到他们一家人是多么高兴,但那天晚上11点多他们全家就被杀了。经调查,麻子没有作案时间,那么凶手只有一个,就是知道王有财中奖的那个人,那人是谁呢,这里面有个隐藏的凶手,用刑事四重推理,我们得知就是那个卖彩票的。此人叫胡大海,整天想着发财,有过犯罪前科,他把王有财一家人杀害后,翻遍那些瓶瓶罐罐也没有找到彩票。王有财的尸体被送到医院的太平间,麻子为钱驱使,当天夜里便去盗尸,他也没有找到彩票。那么,彩票哪儿去了呢?被消化了?不翼而飞了?这就得问问解剖王有财尸体的法医了。
看看他们的那两口大黄牙吧,从来没有过一把牙刷到过他们嘴里,有时高兴了他们也会洗一下脸。
一时间,人心惶惶,各种谣言四起,县城的居民一到晚上便屋门紧闭,足不出户。此案影响非常恶劣,引起了省公安厅的重视,限期一个月之内破案。刑警大队发布了藏书网悬赏令,向社会广泛征集有价值的破案线索,承诺拿出1万元重奖举报人。
“我姓匡吉(赵)。”
管理单位经过考虑答应了。
山牙拒不交代贩毒事实。他向预审员要了支烟,用灼热的烟头烫瞎了自己的左眼。
“山爷穿了双蛤蟆叫(皮鞋)。”
警方接到报案,迅速赶到现场。那时,周兴兴已是刑警大队的队长。五具尸体,光着身子,衣服被凶手堆在一起,所有的瓶瓶罐罐都被打开了,地上的血掺杂着酱油、豆油、碱、洗衣粉。根据法医安中明的验尸报告,死者王有财咽喉被割了三刀,他老婆三妮胸部中了两刀,三个孩子是被掐死的。经过解剖化验,他们的胃里有没被消化的猪肉、羊肉和牛肉,王有财喝过酒,三妮还吃了点瓜子,遇害时间大约在晚上11点。
第二天,老头死了,死于心肌梗死,闹鬼一事在县城里流传。
老头回到房间,就在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发现门后站着一个人,那人穿着雨衣,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脸。老头吓得一哆嗦,手电筒掉在地上,他摸索着找到手电筒,那人已经不见了,悄无声息地溜走了。老头以为是幻觉,上床缩在被窝里,惊魂不定。
看守太平间的是一个老头,耳有点聋,眼有点花,喜欢喝酒。王有财的尸体被送来的当晚,天下起小雨,他喝醉了。睡下的时候,他看见一只胖乎乎的手拍了一下玻璃,过了一会儿,又拍一下。他顿时感到心惊肉跳,打着手电筒出去,原来是一只癞蛤蟆,正在往窗户上跳。后来,他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一只手在窗上抓,指甲抓着玻璃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他打着手电筒出去,外面什么都没有,雨依然在下。
楼内有鬼的说法迅速传开,再没有人敢去那里干活,墓地的管理单位不得不出重金招聘,三天过去,只有一个刚刚释放的劳改犯愿意前往。
同年12月,公安部门授予周兴兴“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此后几年,这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警察,又陆续侦破了一批大案要案,先后获得了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三次。
“跑!”山牙吼一声。
“我是东北的炮子。”
山牙等人关押在泉城西郊监狱。警方很快查九-九-藏-书-网明了他的身份,另外三名是吸毒者,从方便面里找到了几包海洛因,看上去像是调料。
两名喝醉酒的巡警突发奇想,要去查查他们的身份证,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件并不严重的流窜盗窃案。让我们记住巡警的名字:李平、周有顺。
“卸沙子的。”
“谁带那玩意儿啊!”
加祥县迎凤路有家卖油条的,他们一家人是逃避计划生育来到这里的。他们是被抛出来的野草,在路边搭间棚子,就此落地生根。他们的家是众多违章建筑中的一间,政府用石灰刷上了“拆”。
临近破案期限的前一天,周兴兴召开案情分析大会,他宣布凶手已经查明,立即逮捕卖彩票的,还有当时出警的法医安中明。
那段时期,电线杆子前就有了很多人。周兴兴忙得焦头烂额,有次开会,人多,他就站着,轮到他发言的时候,人们发现他倚着墙睡着了。时间过了两个星期,有人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他看见王有财案发当天买了一张彩票,过了几天,又有人举报说:“王有财有个习惯,他每天晚上都去邻居麻子家看会儿电视。”案情到了这里,豁然开朗,麻子有重大杀人嫌疑,经审讯,他却没有作案时间,至少有十个邻居可以证明他案发当晚打了一夜麻将,不过,他交代出王有财中了200多万元大奖。
黄仁发脱了鞋,握紧棍子,蹑手蹑脚上了楼。楼上那间房子的门虚掩着,有轻烟飘出来,火光闪闪,从门缝里可以看见映在墙上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侧面像,很奇怪的影子。
王有财家不远处就是医院,他空闲的时候常常去医院收吊针瓶子,现在他和家人的尸体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送他上路。”山牙说。
“我带了个撇海(酒盅),挖进去,正好一两。”
四个人跑啊跑,却跑进了死胡同。周有顺掏出枪,李平掏出电警棍,两个人叫骂着立刻追过来,他们的伤口流出鲜血。
他不知道他躺的地方就是那民工死的地方。
棍子是用来打鬼的。若是女鬼呢,黄仁发嘿嘿一笑。
此案始终没有侦破。警方声称,楼里没有鬼,民工是被毒蛇咬死的,黄仁发是被枪打死的。现场进行过贩毒交易,留下的有一杆大秤,一个酒杯,一颗弹壳,一九-九-藏-书-网根棍子,一条死蛇。楼外的草丛里有两堆大便,一堆是人的,一堆是动物的。
黄仁发再也不敢听下去了,只有鬼才会说这样的话。他两腿发软,只想逃走,这时楼道里走来一个少年和一只猴子,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冷冰冰的枪口就顶住了他的脑袋。
便纸是两张10元的钞票。
“身份证,拿出来。”
他咳了一声,给自己壮胆,就在这时,他的脚被什么东西舔了一下,出于本能,他向后一退,手中的棍子也用力抡了下去。棍子触地发出闷响,肯定打中了那东西。
清明节前,两个民工住进了楼里。
黄仁发吓得手一哆嗦。莫非是恐惧引起的幻觉,他揉揉眼,那小脑袋不见了。黄仁发一动不动,倾听四周,楼道里隐隐约约有脚步声,那脚步上了楼,接着楼顶传来卸下重物的声音。
周有顺说:“都铐上,把那小猴也铐上,靠,抓死我了。”
“我们是五个人。”
“包里是啥?”
淄阳郊区有一所废弃的危楼,周围很荒凉,楼前杂草丛生,楼后是一片墓地。这座小楼在白天看上去破旧不堪,到了夜晚显得阴森恐怖。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穷得叮当响,常常为一毛钱吵架,为了一个碗的摔碎而大动肝火。
“在甩瓤(大便)。”
两个闺女,又瘦又丑,一个男孩,胖胖的,都不上学。
他们的工作是修复被雨冲毁的坟地,铲除杂草。楼分两层,民工住在底层。当晚,两个民工大醉,夜里似乎听到楼上有人在哭。
黄仁发当过小偷,是个胆大的人。他曾在一户人家的门后站了一夜,在另一户人家的床下躺了一夜。偷人的东西算偷,偷鬼的东西不算偷。
“他俩是千张(乡下人),这俩是……”
“小飞,小烟包哪去了?”
那太平间处在偏僻的角落,很少有人来,一条小路长满青草,三间破旧的瓦房,阴气森森,干枯的葡萄藤攀在窗户上,铁栅栏锈迹斑斑。一间是解剖室,很多药水瓶子里泡着一些人体器官,一间停尸房,另外一间是看守人的房间。
他用棍去拨那窗帘,猛地看见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情杀?
高飞将黄仁发推进屋里,说:“逮住个掐灯花(偷窥)的。”
月光从窗户照进来,一条死蛇躺在地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