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苏万的谋略
目录
第二十五章 苏万的谋略
上一页下一页
“上去?”苏万道:“你不是说,上去之后那些人会吃了我们。”
眼睛也逐渐看不清楚了。这是最要命的,虽然医生和他预言过,但是实际视力的衰弱还是会让他恐惧。
黑瞎子把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从背包里拽出来,剩余的甲虫出来,掉进炭火里,一直到全部抖干净,他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块皮肉。
苏万摇了摇头,把眼镜还给了黑瞎子,说道:“不如让我来想想办法,把我们两个都搞出去。”
“是谁?”
可是,不上去也不行了。
“那你怎么办?”苏万问道。
黑瞎子显得有些虚弱,他靠到石壁上,用手抓起刚才的炭灰,重新覆盖到那些红炭上。
“你是要留个种吗,我没那个功能。”苏万道,他尽力搞怪,希望能驱散心中不祥的感觉。
“为什么?”
他搞不清楚了,不过最起码超过十天了,没有任何的变化,进入到沙海之下的人很少,没有他预计的大范围的冲突,显然上面的人虽九-九-藏-书-网然都是乌合之众,但是非常谨慎。
“我们得上去了。”黑瞎子说道:“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们得做好计划。”
“我们三个小时之后就上去,你按照我说的,你唯一的出路,是黑色的帐篷。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在我身上,你如果运气好,能够进入那些黑色的帐篷,你就安全了。黑色的帐篷里有人接应你。”
红炭呈现一个马蹄形,苏万把背包拽过去,打开包口,甲虫从背包中受惊冲出去,一只一只冲进炭火里,立即被烤死发出爆裂的声音。
毕竟很快可能完全看不见,没有人可以在完全看不见的状态下,还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喂。”他叫了一声苏万,黑暗中零星的炭火让苏万的脸有些模糊不定,“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你。”
这个小子靠不住,他如果倒下来,两个人都等于是死亡,但是,又不能上去。
很快,地下就全是香气四溢的甲虫壳子,苏万吃得下巴都抽筋
九*九*藏*书*网
了,感觉还是没有饱腹感。
苏万也好不示弱,左右开工,就像吃螺丝一样,三下五除二,已经吃了十几只,偶尔遇到没熟的和没死透的,被咬一口也在所不惜。
结论很明确,他知道两天之后他的身体机能可能连意志都无法控制了。
还能撑几天?
废话,不谨慎的人在早期的火并中早就被砍死了,现在剩下的都是人精。
现在显然黑瞎子的精力已经连搞怪都做不到了。
“答应我,别忽悠我。”黑瞎子道:“你们这些小鬼都不靠谱。”
马上就要到极限了。他心里非常明白,这些虫子只能维持基本的体能,他的身体需要复原。他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一直靠着极端自律的方法,让自己的身体能够维持现状,但是比起之前和那批人在沙漠里疯,已经完全不能相比。
“我是我们这个家族最后一个人了。”黑瞎子说道,“实实在在的最后一个。”
苏万看着黑瞎子的表情,炭火九九藏书网的红光下,黑瞎子的脸色从来没有那么正经和凝重过。
苏万立即合上背包口,黑瞎子把边上的炭灰堆面上的灰吹掉,露出了下面的红炭。
几天了?
“再不上去,我也要吃你了。”黑瞎子道:“你能仔细听我说话吗?我的头有些疼。”
另一边。
苏万淡淡道:“不听不听。”
他知道上去之后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满清十大酷刑,为了知道一切,上面的人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苏万捂住耳朵:“不听不听。”嘴巴里还吸着一只。
黑瞎子感觉到绳子的重量越来越大,他慢慢的把衣服提起来,边上的苏万张开自己的背包,瞎子把衣服提上来,慢慢的放入苏万张开的背包口。
甲虫非常小,这一口肉和瓜子肉差不多大,但是黑瞎子啧一口吸出,味道香的好像是人间无二的美味了。
已经早没有食物了,水则更快的消耗完,最近几天,全靠这块烂肉吊来的这些虫子度日,如今也不太管用了。好在这些虫子壳子本身味道也有吸引虫子的作用。99lib•net
“不为什么,你只要这么做就行了,或者如你这么聪明,去那家商行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黑眼镜摸了摸口袋,想要找根烟,没有如愿。看向苏万,苏万也摇头。多啦A梦也有无计可施的时候。
这是他伤口上的一块烂肉,指甲大小,感染之后只能切掉重新处理了,他披上衣服。看着苏万趁他搞这个的时候,已经把抖下来的虫子全部又吃掉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吃的部位不对,就可能吃到我的肉。”黑瞎子问。
两天。
“不知道。”黑瞎子道,如果不是那次爆炸,他有无数的办法可以让两个人轻而易举的脱身。他对于是谁接应自己并不担心,他相信解雨臣,而解雨臣相信吴邪。这就够了。
很快香味就冒九_九_藏_书_网了出来,黑瞎子抓起一只已经烤香的,烫的在两只手里过了过,然后剥去黑壳,吃脖子里的白肉。
苏万有些害怕,这个人永远是那么玩世不恭的状态,这让他放心,不管这人是装的还是本来性格脱线,至少他这样的状态说明他的精力支持他玩世不恭。
黑瞎子看了苏万一眼,说道:“先让我说完吧,我希望你能脱身,如果你脱身之后,我希望你去帮我办一件事情。”黑瞎子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递给苏万,“这副眼镜送给你,你去把它修好,你可以在眼镜的边框看到一行小字,这是这家眼镜的商行的名字,在北京,你去这家商行修眼镜,然后,每三个月都要去清洗一次。”
黑瞎子手里提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挂着自己的衣服,他在一个狭窄的石道内,石道下面就是那些管道。他的衣服被打结成一个奇怪的形状,垂在地上,很多细小的甲虫被他衣服上的血迹和味道吸引,三三两两的爬进了衣服的里面,似乎衣服的里面有什么诱饵。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