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目录
22
上一页下一页
罗纬芝稍稍放下心来,说:“这才像个总指挥的样子。”
罗纬芝情绪激烈,说:“我们死了这么多人,我们的体质和外国人是不同的,外国人能用的药,我们就不一定适用。为什么我们的科学家就这么无能呢?”
110回答:“请速向有关部门反应。”
罗纬芝继续驳斥说:“这也很好理解。把一个按钮的线路破坏掉或是修复好,对一个工程师来说,易如反掌。”
袁再春斟酌着说:“也查验了警报系统,所有的对讲机和报警器,都非常灵敏,一触即响。”
罗纬芝仰天长叹,说:“我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得花冠病毒了。”
罗纬芝又点点头,说:“没什么。换了你,也一样行。”她明白那个穿外国防化服的男子,不但自己一直在监控盲区活动,而且把她也引到了监控的死角。
罗纬芝点点头说:“是。”
袁再春奇怪,问道:“原因是什么?”
罗纬芝点点头,说:“没关系。我不是好好地出来了吗,幸好没用上。”
罗纬芝捶足顿胸说:“是啊,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当时他本可继续藏匿,但是看到我拿着对讲报警器,他怕一触即发,警铃大作,所以就在第一时间叫出了我的名字,好稳住形势。他不知道那个报警器已经被韩工程师做了手脚,搞坏了。我猜想那人应该早就认识我。”
罗纬芝失望地放下了电话。当然,她可以向袁再春报告,但是,袁再春本领再大http://www•99lib•net,也只能调遣医生,无法手起刀落地调兵遣将封锁葡萄酒窖附近道路的所有出口。那个诡诈多端的男人,一定会在封锁队伍赶到之前,离开此地。而现在,如果她耽搁的时间太长,引起韩工程师的怀疑,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就可能无法完成。虽然提取毒株的事还可以重复操做,但于增风的临终遗言只有一份,自己出意外事小,对不起英烈心愿事大。现在,保全自己的生命和大局是一致的。想到这里,罗纬芝洗了洗手,甩着手指的水珠走出来,对焦急等候的韩工程师说:“女人就是事多,麻烦您等了这么久,谢谢!”
袁再春说:“你说得很对。可是,如果我们研制不出来,为什么不能允许别人来研究呢?毕竟,病毒会侵袭所有的人。”
你所说的位置是国家特殊管辖区。我们无法进入
罗纬芝并不感意外。她说:“我想到了会是这样啊。这一点,我当时就知道了。尸体库的监控头是有限的,毕竟布线的时候很仓促,再说那里也不是大超市,没有人会盗窃东西,探头的死角很多。值班的韩工程师既然能把那人悄无声息地放进去,一定早就做了相应准备,让他来去无踪。最后也能把他安然送走。我相信在他们行动之前,韩工程师一定把摄像头的位置,准确地告知了防化人。”
袁再春说:“不藏书网要一竿子打落一船人吗!好,我会尊重你的意见。我相信这是一起里应外合的窃取毒株事件,还有外国势力的卷入。不过有一个细节我始终想不通,你在尸体库中看到的防化男子,是怎么认识你的?”
“请问您的具体方位?”对方也不敢怠慢。
对方询问警情。“事关国家安全。请求立即派人封锁这里的所有出口。”罗纬芝急如星火地说。
袁再春思索着说:“要从遗体上取得毒株,虽然不是非常困难的操作,也需要有一定的医学知识。这应该是一个内行人。”
袁再春说:“不要埋怨我们的医生。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现在正处于大规模疫情爆发阶段,只能以治其标来应对危机。”
负责监控的小伙子由衷地说:“都看到了,就你一个人,真勇敢。在里面转了那么久取标本,特佩服你,我们通常都不敢进的。”
罗纬芝说:“放心吧。一切正常。”
韩工程师吓得连连摆手,说:“那可不得了,这里会警报大作。”
袁再春没有说的更多。其实,那个潜入尸体库偷走病毒的人,如果只是将之转卖给国外的药厂买家,用作研究药物之用,还不是最可怕的后果。如果他把病毒株交给战争狂人,制成生物炸弹,那威力可能比原子弹更加惊悚。坏人的本性中,对凶杀、阴谋和战争,有着天然的嗜好。
罗纬芝叹了一口气说:“他还真能干,把一切都收拾妥贴了。”99lib.net
袁再春说:“我正因为相信你,所以才会下大气力来查证。现在,我仍然相信你,但是别人不相信你。因为你没有任何证据。”
罗纬芝冷笑道:“不用急,怀疑我的人会看到证据的,也许还很快。那就是国外的药厂,利用我们的毒株,号称研制出了有效的抗花冠病毒的药物,然后再以极高的价格卖给我们。”
罗纬芝回到了王府。她把毒株分出一部分,留送李元,大部分交给了袁再春。至于取自于增凤尸体的那份材料,别人不一定看得懂,加之充满了毒性,对袁再春的健康和其他人的安全,都会构成威胁。她封存好单独留了下来。
罗纬芝走出红酒酒窖,沉重的雕花橡木大门在她身后关闭。罗纬芝把取得的标本收拾好,在消毒区脱下了防化学服,重新站在蓝天白云之下。头顶烈日炙烤,远山眉清目秀。被冻结的血液重新流动,宛若再生。韩工程师迎接她,说:“您进去了那么久,我们都在担心。”
袁再春说:“我们又派人身着防化服进入尸体窖,在你所说的那个方位,没有任何尸体袋安放不妥或是有人曾藏匿的迹象。一切完全正常。”
罗纬芝想想说:“让历史来证明吧。不过事到如今,不管怎么说,那个韩工程师一定要调离尸体库。”
110顿了一下,好像在查看,然后回答:“对不起。你所说的位置,是国家特殊管辖区。我们无法直接进入。”
尸体窖中99lib.net的情况,罗纬芝拟写专门的报告上交。关于与奇怪的防化人遭遇之事,她将详情向袁再春单独汇报。袁再春眉头紧皱说:“这一点不要写在报告中。稍安勿躁,我先查一查。”
韩工程师如释重负,说:“要是您总出来,我觉得会出事。”
袁再春继续推理道:“我现在可以做的,是把韩工程师调出尸体库,这就可以预防进一步泄露之虞。关于认识你又医学背景的人,你要好好地回想一下,尽量缩小查找的范围。再一个,我会向燕市安全部门汇报此事。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罗纬芝走到监控室,面向多面监视屏,说:“我刚才在里面的行程,你们都看到了?”
病毒株交给战争狂人,威力可比原子弹更加惊悚
罗纬芝委屈极了:“我就知道您一定会这样问。没有。我没有幻听,没有幻视,没有幻触觉……我敢保证自己当时无比清醒。”
罗纬芝说:“这种看起来忠厚内心卑劣的人性,真该灭绝了。”
韩工程师指点了方九*九*藏*书*网位,诺诺而退。
袁再春说:“我们也调查了尸体库韩工程师的职业生涯。非常清白,尽职尽守,没有任何瑕疵。”
罗纬芝走进酒庄的豪华卫生间。厕所进深很大,在里面讲话可以确保外面的人听不到。她记得当初这个酒窖为了显示与众不同的奢靡,在卫生间里特设了电话。一看,话机果然还在,她立即拨响了110接警席。“我要报警!”她急促地悄声说。
罗纬芝报出了酒窖的位置。
韩工程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说:“这就好。用不上最好。”
袁再春说:“很多人都在怀疑你在葡萄酒窖里的知觉是否正常,但是,我相信你。刚才只是必要的询问,请不要在意,这是我的工作。”
几天后,袁再春说:“调查了存尸酒窖那天的所有监控录像,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罗纬芝对紧跟在身后的韩工程师说:“对不起,我要上个洗手间。”
罗纬芝不给他以反应的机会,迅即按下了报警器。结果——万籁俱寂,任何声音也没有。韩工程师拿过来使劲按了几下,还是毫无动静。他沮丧地说:“怎么搞的,居然坏了?我们试验过很多次,都是好的。也许里面的低温,对电路板有损坏。”
罗纬芝万分焦灼地说:“那我可怎么办?这可是关乎国家的最高利益啊!”
罗纬芝拿着报警器说:“如果我按响它,会怎么样?”
袁再春迟疑地说:“姑娘,你确保自己在极度恐惧和低温的状态下,没有出现幻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