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目录
31
上一页下一页
陈宇雄下达指令——罗纬芝不能走。美其名曰和苏雅做个伴。
陈宇雄耐着性子听完了李元的宏论,说:“怎么救老百姓,用不着你来指教我,我比你还急。现在摆在面前的是怎么救苏雅!”说到这个儿媳妇,陈宇雄还是很中意的。她原本是一家外资企业的副老总,工作干练十分泼辣。怀孕后陈宇雄要儿子转达他的意见:就此辞职,安心在家休养。于是苏雅为了“造人”工程,成了一名家庭妇女。她本来打算孩子一降生,自己就返回工作岗位,但不料又因为对牛奶质量不放心,陈宇雄希望母乳喂养。她就毫无怨言地继续做贤妻兼“奶牛”。孩子三岁以后,她想再次工作,却发现已经远离了社会,再也无法适应紧张的节奏,只好当了全职太太。她聪明得体,在孩子的教育上投入全部心血,让陈天果除了天生丽质以外,还知书达礼人见人爱。设想一下,如果陈天果没有了母亲,孙儿的童年将何等黯淡,性格将遭受怎样重大的扭曲!所以,保护苏雅,就是保护陈天果。
他记不住她的名字,那不过是一味药材
李元兴奋起http://www•99lib.net来,心想罗纬芝可以出陈园了。马上能和心爱的姑娘冲出壁垒森严阴霾四伏的官邸,可以见到久违的老师,心中升起期盼。当然,他会回来继续以白娘子救治苏雅。
在大家以为总算可以缓一口气之时,苏雅出现了典型的花冠病毒感染症象——咳嗽、发烧,紧接着腹泻……这并不奇怪,她和爱子相依相傍,特别是在陈天果疾病早期,具有强烈传播力度的时候,是她一个人紧伺四周,自然吸入和吃下的花冠病毒数量巨多。之后又一直毫无保护地暴露于充斥花冠病毒的小屋内,任谁劝也不听。
陈宇雄端坐在椅子上,说:“你们救了陈天果,我当然非常感激。不过,如果陈天果没有了妈妈,那这个孩子就成了孤儿。这样的后果,我不愿看见。”
叶逢驹说:“用血清,是一个救急的古老疗法。疫情爆发后,我们在临床上也有过类似试验,但效果从来没有这么明显过。这证明,除了血清效果之外,一定还有我们尚未掌握的特殊因子,在治疗中发挥了异乎寻常的效力。”
陈宇雄哼了一声,说:“还是白娘子藏书网吗?没有用的。”
第一步是赶紧将日趋好转的陈天果转移出儿童室。第二步是把这个房间,就地改成苏雅的特护病房。第三步是研究确定治疗方案。除了常规的支持疗法外,是否应用白娘子?
李元说:“任何药物的临床试用,都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继续施治,在剂量上会精心把控,效果会比以前好。”
陈宇雄说:“我修改决定,是你继续留在陈园,以观察苏雅的病情变化。至于那个身上流淌着抗病毒血液的女子,她不能走出苏雅病房一步。”他连罗纬芝的名字都没有记住,那不过是一味药。
李元强压住自己的愤懑,说:“您知不知道罗纬芝的状况?”
李元说:“这样的结果,当然谁也不愿看见。所以,我们会全力以赴地救治陈天果的母亲。”
陈宇雄说:“什么状况?我看她挺好的,连进病房都敢不穿隔离衣,对自己的健康很有把握嘛!”
这个安排的用心,谁都能看出来。既然罗纬芝的血液救了陈天果,那么毫无疑问地,她的血液也可以救苏雅。
李元锲而不舍地坚持:“白娘子到底有没有效
99lib•net
果,您可以看一下陈天果。”
问题是怎么办?
这简直是逐客令,不但驱逐了李元,也驱除了白娘子。况且李元一走,罗纬芝岂不成了俎上肉任人宰割!李元说:“不成!我不能走。我要和罗纬芝在一起。”
魔爪下的逃生者,有多少血液支持奢侈疗法
陈宇雄不由自主站起来,在地上转着圈子,沉重的脚步在松软地毯上留下深深印痕。他说:“我就想不通,为什么有这么现成的好方法,而且证明非常成效的方法不用,偏要用什么白娘子黑娘子!”
罗纬芝困乏不堪,依稀知道自己不得离开陈园的原因,但完全没有办法自救。索性什么也不想,一直在昏睡中休息。
李元一番话慷慨激昂字字泣血,陈宇雄陷入了沉思。他还真不知道在抗击花冠病毒的斗争中,有这样的无名英雄。思来想去,他还是不能放罗纬芝走,这是苏雅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是陈天果幸福的无敌屏障。
陈宇雄心想也对,有半天没有见到陈天果了,赶紧打电话给叶逢驹。叶逢驹说:“陈市长,正要向你报告好消息呢。陈天果康复的速度非常之快
九_九_藏_书_网
,花冠病毒感染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良好的预后。这在我们的治疗史上,是个奇迹。”
陈宇雄冷笑道:“这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放肆!”
陈宇雄非常高兴,这说明陈天果已经彻底脱离了生命危险。他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抗病毒的血清,有非常强大的效力呢?”
李元掰开揉碎了解释:“罗纬芝曾经感染过花冠病毒,和病毒殊死搏斗。有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她的体力也严重消耗。然后她又被大量抽取血液,用于医学研究。我相信,在花冠病毒幸存者的血液库里,她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样本。之后,她又被境外的不明势力所劫持,再次被狂抽血液。在这种极端虚弱的情况下,为了抢救陈天果,又一次献血。现在,她已是伤痕累累脆弱不堪,再不能用她的性命做药品了!”
李元闻讯,对此秉承异议,找到陈宇雄位于陈园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拦住他,说市长正在休息。李元说:“那就请告诉市长,花冠病毒来了。”工作人员闻之不敢怠慢,赶紧巅巅跑着通报。陈宇雄问了来人的相貌,知道是谁了,就请李元进来。李元站在陈宇雄阔大的写字台对面说:“你不九九藏书网能限制罗纬芝的行动自由。如果没有她的大力相助,你的孙子陈天果很可能此刻已不在人间。你不能恩将仇报。”
陈宇雄放下电话,回过身来,对李元说:“小伙子,你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也许白娘子确有奇效。好吧,现在,我可以修改决定……”
苏雅若不感染,简直天理不容。
李元说:“尊敬的市长,康复病人饱含抗体的血清,当然可以救治病毒感染的患者,这是一个古老的疗法了。罗纬芝感染过最猛烈的花冠病毒,死里逃生之后,她的血就是针对此病的灵丹妙药。只要不是为时太晚,受血者都会有效果。问题是,这种以人治人的方法,如果大规模地应用,根本不可行。陈天果是个小孩子,体重很轻,所以罗纬芝一个人的血就可以让他苏醒。如果竭泽而渔使用抗毒血清,那些在花冠病毒的蹂躏下刚刚捡回一小命的人,有多少血液可支持如此奢侈的疗法?所以,我们一定要寻找能够大规模应用于临床,可以拯救黎民于水火的广谱药物,白娘子恰好具有这种特性。”
陈宇雄说:“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罗纬芝,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使用她的血液。现在,你可以走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