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
目录
蜜月
蜜月
上一页下一页
“你忘了你对我说过的话了吗?”樱用挑衅般的目光看着我。
“哟!那是干什么去啦?约会吧?”
“骗人!”
“什么找到了吗?”
“工作?”
“不是。”
那天,我跟阿清一起照常化装成清洁工,潜入了平城写字楼。
“脚上的胶带你自己解!”樱说完转到阿清背后去。
“我在你家楼下等了3个钟头!”
“啊,部长,着火了!快跑!”
“里边还有人吗?着火啦!快跑!”女人的尖叫声,好像是那个叫堀场的姑娘。
一直到9月6号,我还没有任何收获,但是我并不灰心,我相信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机会降临。我坚持每周3次去当清洁工。
村越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原来你们不是小偷。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村越先是吃了一惊,马上冷静下来,悠然自得地继续抽烟。火灾报警器误动作的情况比较多,人们一般是不会一听见警报响就跑的。
“我才不想当那种叫人恶心的跟踪狂呢!又得花钱又得请假的。”
阿清最初咬着牙忍耐,脸都扭歪了。最后,他终于忍耐不住,连珠炮似的喊道:“你们这些混蛋,强买强卖,杀人越货!南麻布的久高隆一郎,你敢说不认识吗?你们给他买了保险,然后开车把他压死,骗取保险金!你们罪恶滔天,我早就把你们看透了!”
“因为你不好!”
只不过因为我有当保安和电脑培训班老师两个工作,阿清新学期马上就要开始,而且明年还要考大学,所以我们只能每周一三五来。
“小虎!咖啡好了!”绫乃大声叫起来。
“哪儿啊?”
“连出租车都用上啦?为什么要这样?简直就是……”
“啊?你到我家来过了?”
“是我不好。明天和后天你有时间吗?我当面向你道歉!”
“找什么哪?”那人问。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是蓬莱俱乐部的人!
“杀人犯!”阿清大叫起来。
我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嘴巴里边也有伤口,烟薰得伤口麻辣辣地疼。
为了摆脱眼下的尴尬局面,我起身去厕所。走起路来左脚有些疼,是被村越推倒在地的时候摔的。脸颊和胳膊肘都有擦伤,手腕的皮破了,还有皮下出血。但是,只受了这么点儿伤简直可以说是奇迹。要知道蓬莱俱乐部那些家伙为了骗取保险金已经杀了不少人,要是他们的人回来了,杀了我和阿清恐怕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你这女人,胡思乱想什么呀!”我忍不住笑了,这一笑可不要紧,被村越踢伤的地方剧痛起来。
“好像是。”
“再稍微等等怎么样?”
“你怎么了?”我关切地问她。
我也没有察觉有人回来。也许是光顾了集中精力找证据了,也许是感冒造成的听觉迟钝。我从老板椅上站起来,看了看身后。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的嘴唇才离开她的嘴唇。我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小声说道:“我送你回家。”说完轻轻把她推开。
“喂!刚才那个头上顶着大手绢的,背冲着我,退过来!你!戴口罩的,坐下!”村越命令道。
窗户很大,没有插插销。
“跟踪狂!对不对?”樱伸长脖子瞪着我。
“放火可是重罪。有时候杀了人也不过才判3年有期徒刑,放火最少判5年!”
我的计划是利用给写字楼里的各个公司打扫卫生的时候深入蓬莱俱乐部,找机会偷看他们的文件,拿到他们诈骗久高隆一郎的证据。虽然说一个人深入虎穴我也不怕,但到底还是两个人更仗胆,而且找到证据的机会也会大大增加,于是我就把阿清给叫来了。
“闭上你的臭嘴!”村越大骂一声,一脚踢在我的肝脏上。我疼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啰嗦什么呀?现在是动手的时候,用不着动嘴!喂!发现什么了吗?”我抬起头来,看见的是眼镜后面一双凶恶的眼睛。
我坐在老板椅上,拉开大号写字台的抽屉,开始在文件堆里寻找有“羽田仓库管理公司”或“久高隆一郎”字样的文件。
“真的。看见你们公司的人都出去了,就鬼使神差地……以前屋里总是有人,没敢动手。”
“闻见了。”
大房间被屏风划分为3个区域。一个是办公桌集中的办公区,一个有长桌和黑板的会议区,还有一个区域摆着大型木制写字台、皮椅和保险柜,应该是老板办公的地方。
蓬莱俱乐部肯定是个违法的公司,不然的话,在办公室里抓到了小偷为什么不打电话叫警察?绝对不是他村越心眼儿好,他是怕警察一来,弄不好就会暴露蓬莱俱乐部违法犯罪的事实。
“没有谁指派我们。”
在我的烟抽了一半地时候,九*九*藏*书*网樱抬起头来:“答应我,不要再去了,不要再到那种危险的地方去了。”
我重新坐在了老板椅上,阿清背冲着村越倒退过去。村越把阿清的双手拧到身后,用胶带紧紧地缠起来,又把他的双脚缠起来,然后一脚把他踹倒。随后我也被用同样的方法剥夺了行动的自由。
“学兄!”阿清压低声音叫了一声。
“不是,我怕的是他们来报复你。”
“到哪儿去了?”樱逼问得很紧。
“我怎么不好了?”
就在我的怯懦在心里逐渐占了上风的时候,整个楼层的火灾报警器响了。
“至于什么办法嘛,一边养伤一边想。不着急不着慌,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冒出一个好主意来。”
“什么?”
结果我错了。由于身体不好反应迟钝,招致了一场大灾难。当然,灾难不是降临到我头上的,而是我自己找上门去的。
“晚上嘛——对,晚上也工作。”
“你担心的是这个呀。没关系,他们不知道我跟阿清是什么人。东京这么大,他们上哪儿找我们去?找不到的。没有把我们身上的驾照什么的证件搜出来是村越的失策。”
“下次吧,我这副狼狈样不能尽情享受你的拿手好菜。多亏了我平时在健身俱乐部苦练,如果没有这么发达的腹肌,内脏说不定就给他踢坏了。”我不知道我今天怎么这么饶舌。
“我不会开车,所以叫了一辆出租车跟踪你。”
“你们在找什么?”
“你打算去报警?”樱说完又重重地敲了一下,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在那种情况下,你说我该怎么办?不那样的话怎么能救得了你们呢?”
“别动!你还想从窗户跳出去啊?”村越回来了。
“钱。”我试着动了动双手,一动都不能动。
女员工之一40多岁,好像是部门经理,她的部下是两个年轻姑娘,一个叫堀场,一个叫优子,主要工作好像就是复印材料,没事儿干的时候就坐在那里涂指甲油。
想到这里,我觉得对樱不论怎么感谢都不过分,她是我的救命女神!
第一天观察到的情况只有这些。因为打扫卫生必须认真,能观察到这些情况就算不错了。
“那你为什么跟踪我?”
“这就是对待给你冲咖啡的人的态度吗?”
“以后再给你详细解释,现在要做的是赶快逃跑!”樱用裁纸刀把缠着阿清的胶带割断,我也把缠在自己脚上的胶带解开了。
“那么你就是最愚蠢的!你现在的行动就是一种自杀行为。对方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执意到那里去就是去自杀!”
樱沉默了,紧咬着嘴唇。
“你说是吧?”
“不要突然这么大喊大叫的嘛!”我很不高兴地回头训斥道。
樱直愣愣地看着我,又不说话了。
“外苑清洁服务公司的。”这是渡边告诉我的。当然现在这么说也没用。
“别动!动一动拧断你的胳膊!”那人警告着阿清,伸手把我靠在写字台边上的墩布拿走。想起来了,眼前这个大背头戴眼镜的家伙叫村越,虽然只有二十五六岁,但已经是蓬莱俱乐部某个部的部长了——我听别的员工这样称呼过他。
“刚才在便利店买点儿东西回来就好了,偏巧我这里咖啡也没了茶叶也没了。要不喝点儿水?拧开水龙头就有最新鲜的水。”
“别出声,挪出去!”说完我就像一条大青虫,蠕动着向门口移去。
“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工作吧?”
“啊,自杀是最愚蠢的行为。”
“等等!马上给你松绑!”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惊得张大了嘴巴——是樱!
“杀人犯!”
“对,就是你的声音,好像在跟谁吵架。我探头往里看了看,因为有屏风挡着,看不见人。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一看,看见你和阿清被捆着手脚倒在地上。站着的那个男人样子很凶,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我想救你们,可是如果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他一只手就能把我抓起来。救你们的办法只能是把他引走,于是我就启动了火灾报警器……”
“看把你急的,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嘛!”
现在我跟樱在一个房间里,也就是在我的光明庄公寓的房间里。我们先把阿清送回家,随后到这里来了。绫乃到夏威夷旅行去了,现在也许在夏威夷喝鸡尾酒或跳草裙舞吧。总之我跟樱单独在一起。
“对呀,我一直在跟踪你呀。”
“第一次,真的!”阿清插嘴说。
“对,工作,可以说是工作吧。”
“老老实实在那儿呆着!敢动一步就杀了你们!”村越简直就是个黑社会的恶棍,他举起墩布晃动着威胁了我们一下之后,消99lib•net失在屏风后面。
“你怎么在这儿?”我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我叫你嘴硬!”村越抡起墩布,狠命地打起阿清来。
咚,一声巨响,震得我这租金低廉的破房子直颤悠。抬头一看,原来是樱的两手重重地敲了一下榻榻米。
“我还没闹清是怎么回事呢,就被他把手腕抓住了。”阿清揉着右肩哭丧着脸说。
“他们说着火了?”阿清既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喃喃自语。
“正义?”

14

我在樱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在她那涂着淡红色口红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我放开她,看见她闭着眼睛,一股热浪从心里涌起,我把嘴唇紧紧地贴在了她的嘴唇上。
情节的发展太出人意料,我懵了。但是,有那么一条我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眼前的麻宫樱,就像美国女影星法拉·福西特在她的成名电视剧《霹雳娇娃》里的扮演的那个美丽的霹雳娇娃那么值得信赖。
“你不在?”
阿清建议今天休息一天,但我认为说不定今天蓬莱俱乐部的人警惕性会放松,拒绝了。我这样说并非没有毫无根据,天气对人体的影响是一样的,蓬莱俱乐部的人很可能有因感冒请假不上班的,那样的话,我们不就有机会了吗?
“这也太危险了吧?”我叹了一口气。
“还真他妈的着火了?”村越从桌子上跳下来,跑到屏风另一边去了。
“你放心,我是站在正义这一方的!”
“我的声音?”
“没问你!”村越用墩布把照着阿清屁股狠狠地打了一下,阿清痛得号叫起来。
“洗澡。”
“肉啦生鱼片啦,连续两个晚上都糟蹋了!”
“你看,不休息对了吧?快!我查这边儿,你查那边儿!”
“反正你还是要去,对吧?”
“学兄!”阿清晃动着墩布小声叫道。我环视四周,那3个男员工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啊?”
但是,我拿起车钥匙站了起来。
打那以后,我跟阿清每周一三五去平城写字楼当清洁工。
“真……对不起!你提前告诉我嘛!最近忙得要命,经常不在家。”
另外,我还担心在蓬莱俱乐部总公司里碰上我跟绫乃一起去崎玉县那个免费讲座的时候碰到过的员工,特别是跟日高和野口英雄都有过近距离接触,要是被他们认出来可就麻烦了。虽然我戴上了口罩和眼镜,但心里还是一个劲儿地敲小鼓。
“跟我约会你不去,晚上还老不在家,我认为你肯定跟别的女人好上了,所以想跟踪你,到时候当场给你抓住!”樱低着头,用力抓着膝盖。
“眼下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等问题解决了我一定详细告诉你。不管怎么说,你……”
“好吧,多给你们点儿时间,好好想想吧,要想不吃亏,还是如实招认了为好!”村越说完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抽起烟来。
“你们还要到那里去吧?”樱抬起眼皮看着我问。
回到房间里,只见樱双肘撑在矮桌上,双手支着下巴在那儿发愣。
我得承认,最近我对樱的搪塞实在太暧昧了,让她感到我有别的女人也不奇怪。
“等什么?”
我搔搔头皮:“最近好像出了这么个新名词。”
“这个嘛……”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但还是点了点头,在她身边坐下来,“一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
“这有什么好笑的!”樱生气地把脸转向一旁。
“今天是偶然失手,身体不舒服,反应有些迟钝。”我肯定还要去的,我的自尊心也不允许我半途而废。
“前天晚上不是喝酒。”
“不要紧的。”
“你哭啦?”
“哪儿都没去啊。”我拼命在记忆里搜寻着,是不是做了什么得罪了她的事。
“误会了!”我冲着看不见的她一个劲儿摇手。
正如渡边所说,蓬莱俱乐部总公司办公室里大部分时间只有两三个员工,而且都是女的。男的大概都出去搞推销去了。
我没有机会翻看文件并借以找到蓬莱俱乐部诈骗的证据,就算那些人眼里没有清洁工,也不会听任你翻看公司的文件的。
“咱们公司里还有人吗?”
阿清一个劲儿地流清鼻涕,我一个劲儿地咳嗽——我们俩都感冒得不轻。天气忽凉忽热的,加上连日疲劳,身体的抵抗力大大下降了。
“我可以给你做饭。”
“现在你可以把真情告诉我了吧?”等樱把我手上的伤处理完后,我问。
我皱着眉咂了咂舌头。
昨天晚上的豪华河豚鱼大宴可以看作为我的出征壮行。
“钱。想要钱而已。”
“学兄!”
她的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找到了吗?”
“当然得另想办法。”
“当然我得等他们淡忘了再99lib.net去。”
从窗户跳出去是不可能的。这里是4楼。
“讨厌!”我一把夺过杯子,“别啰嗦了,快去准备你的行李吧!”说着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大口,烫得喉咙火烧火燎的。
“高兴得连时间都忘啦?想必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吧,希望下次能带我去!”樱今天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你没闻见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儿吗?”
“你小子为什么老带着口罩?天气这么热,不想摘下来透透气吗?”村越蹲下来看着我的脸。我刚说了句“对灰尘过敏”,口罩就被他一把扯了下来。不过蓬莱俱乐部在崎玉县举办免费保健讲座的时候,村越没在,所以我不用担心他认出我来。
“我手头这点儿工作很快就完,到时候我一定请你来我家,你的拿手菜暂时在你那里存放几天。”我又冲着看不见的她鞠了一个躬。
“太危险了。”
“我一直在那座写字楼外边等你,左等也不出来,右等也不出来,心说你进去到底干什么去了,就进去一层一层地找。刚走到4楼,就听到了你的声音。”
“对!我想为你做顿晚饭,买好东西去的!结果呢,你不在!”
“别乱动啊,乱动容易受伤!”樱冷静地对我说。
“别误会。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一个叫阿清的弟弟嘛,见他去了。”
“太可怕了……”她用双手捂住了脸。
要是村越再踢我四五脚,说不定我就得招认。如果是为了我自己家里的人,就是被打晕了我也要忍着,久高爱子跟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我也没像阿清那样喜欢上她了,讲义气也是有限度的。
“你不告诉我,我会失眠的。你是不是就在那附近工作啊?”
这时,身后传来绫乃的声音:“咖啡好了!”
“阿清!”我想制止他,已经来不及了。
“只不过是隐形眼镜掉了。”
“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为什么落到了那步田地?”樱端端正正地坐着,仰起头来看着我。
在我的内心深处,有某种说不清的东西还在拒绝着她。
樱看了我一眼,笑了。看来她的心情好一些了。
“不是已经谈完了吗?衷心感谢!我的救命恩人!”我向樱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紧张嘛!学兄,您当过侦探不害怕,我可是头一回。您看!”阿清说着向我伸出手来。他的手确实在不停地颤抖。
“前天晚上我也去了。”
“要是那个人在家呢,我就不至于被秋日的露水打湿衣服了。”她好像在捧着脚本念台词。
“谁派你们来的?”
“昨天晚上你到哪儿去了?”
“你现在才觉得可怕呀?那些人跟黑社会的没什么两样。如果你早知道这些,恐怕就不敢干那么大胆的事了吧?”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吃了一惊:“3个钟头?”
“可能不小吧。”
“用不着我来照顾你吗?”她的意思很明确:今晚想住在我这里。
“是我不好。不过,我真的没有别的女人。”
“我竟然也要当一回侦探了。”上阵之前,阿清一边抽烟一边感慨地说。
樱茫然地点了点头。
但是,在眼下这种处境之下,我就是知道这些也没用。我一直在偷偷地扭动双手,可是胶带缠得太紧了,不但没有一点儿松动,反而深深地吃进肉里,好像皮肤都要被割裂了。
“你们这些小毛贼!”村越照着阿清的后背猛推一把,阿清踉踉跄跄地跌进了我的怀里。幸亏有我接住了他,否则非摔个嘴啃地不可。
“第一次,真的!”阿清又忍不住插嘴了,结果又挨了一下子。阿清小声嘟囔着,“你这个杀人犯!”
“骗人!”
“现在看来好像没有。”
樱的身体僵直,两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一句话都没说。
“这可不单单是后怕的问题,放火,那可是犯罪呀!”
“不骗你,我还不急着死。”我拍拍她的肩膀,又顺势抚摸她的头发,然后把她的头搂过来,拥在我的怀里。樱轻轻地“啊”了一声,没有拒绝。
我把他的手扒拉到一边去:“你见过叼着烟卷打扫卫生的吗?一个优秀的侦探是不能在任何方面有一点点疏忽的。你给我像一个真正的清洁工那样好好拖地吧!”
“学兄!”
“对,要去,我还什么证据都没找到呢。”
“那你应该提前告诉我嘛!”我笑着说。
听了这话,我手脚冰凉:“前天晚上你也来了?”

16

“嫌我夜里玩得太晚了?”
“你怎么了?”我看着她的脸问道。
“那不行,一旦答应了人家的事,就得替人家办成,半途而废算什么男子汉!”我是个不服输的人,在我看来,现在结束这件事,无异于在距离珠穆朗玛峰顶峰只有九-九-藏-书-网500米的时候转身下山,所谓“急流勇退”是狗屁理论。而且他们打了我,这一箭之仇也非报不可。
“8点到11点!”
我也没有对“渡边”说明我们的真实身份。
“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后怕。”樱抱住了自己的双肩。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
“你简直就是一直在看着我们行动,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就出现了。”
“动作快点儿!面儿别太宽了!”我一边小声命令着,一边翻开一叠账单。
“11点?那么晚了一个人在街上,多危险哪!”
“看完魔术以后还是不要问魔术师到底是怎么变出来的,那样才觉得余味无穷。”
“知道了,我不去了。”我点着头说。
“着得大吗?”
“必须去!”
今天是13号星期五,我没有任何将要发生什么灾难的预感。出生以来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个13号星期五了,什么不幸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忙得要命还去喝酒啊?真是的!”
但是,这回好像不是误动作。
“找什么呢?”村越用墩布把顶在我身上问。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
我双手来回晃动着指着房间的各个角落,意思是说:你看,哪有什么女人?
“昨天晚上我到你家去了!”樱一字一顿地说。
“你没说过自杀如何如何之类的话吗?说你最讨厌自杀。”
“火也是我放的。”
“谢谢你救了我,真的,我打心眼儿里感谢你。”我一个劲儿地重复着这句话。我的感激之情是真心的。
“你连续两天叫我吃了闭门羹!”
“你身体不要紧吗?”樱整理着蓬乱的头发,羞涩地问。
“没骗你,我到澡堂洗澡去了。”
“说老实话!”

17

可是,移动了还不到半米我就动不了了。我的手脚被捆得太紧,看来只能等着被烧死在这座大楼里了。
“我对你说什么了?”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4楼蓬莱俱乐部总公司里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大概日高他们每天忙着去各地推销商品,很少来总公司吧。
“喝多了,忘了时间。”
“什么事?”
我原来担心在这个写字楼里办公的人们看到清洁工换了会问我们,为此还精心准备了一套谎言,并且事先跟那两个专业清洁工统一了口径,结果根本没有人问。看来谁都没留意过清洁工长什么样儿。
我哑口无言了。说实话,如果不是樱救了我们,说不定已经被蓬莱俱乐部那帮家伙给杀了。这一点我可不能忘了。
“说!第几次?”
这女人可真不好惹。
今天是具有纪念意义的第一天。我们把两位专业清洁工请到附近一家饭馆,一边吃午饭一边向他们请教了打扫卫生时应该注意的事项。
“帮助他尾随女人?”
“叫你还要事先通知啊?怎么通知?”绫乃笑着把一杯咖啡递给我。
“我是最近被你疏远了的麻宫樱。”2号手机里传来一个不快的声音。
“骗你干什么?”
“什么办法?”
“高中生不能抽烟!”我一把夺过他的香烟。
“学兄……”阿清站在一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的手腕被那人抓着,反拧到背后。
“另外,你洗澡要洗3个钟头啊?”
“原来是你干的呀!”我点点头,“可是,我分明闻见了焦糊味儿,而且村越也说烟很大。”
13号星期五晚上那个小麻烦,比起5天以后发生的事情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18号星期三,我遇到了一场大灾难,说那天是迟到的13号星期五,一点儿也不为过。
“啊,有事吗?”
“没有。还没等我们找到就被绑起来了。”
“我们怎么办?”
我听见了开窗户的声音。
不干活儿拿工资,还能得到零花钱,天底下不愿意的人绝对没有。渡边马上接受了我的请求,并且跟另一个清洁工老太太打了招呼,以同样待遇把差事让给了阿清。
“什么?”
“好像是垃圾箱,别的楼层的都跑了!您看!”
“先把刚才的话题谈完了再说。”
绫乃的声音被樱听到了吗?如果听到了,会不会以为是电视里的声音呢?真是不可思议,我居然为这种事坐立不安起来。
男员工只有3个,如果他们外出的话,机会就来了——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用墩布拖地。忽然,坐在椅子上的堀场站起来,小跑着出去了。大概是去上厕所吧。
我愣了3秒钟:“什么?你在跟踪我?”
“第一次。”
我们先打扫厕所。用刷子和清洁剂刷洗了瓷砖地面和便器,补充了卫生纸。然后清扫楼梯楼道,最后清扫各个办公室。
8月28号星期三下午3点,我站在了蓬莱俱九九藏书网乐部的老巢——平城写字楼3号楼入口处。
那天,我悄悄问渡边(这是我给他起的,我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是否可以替他打扫几天写字楼。我跟他说,不是抢你的工作,我就是想当几天清洁工。工资你照拿,愿意到哪儿玩儿你就到哪儿玩儿去,除此以外我再给你几个零花钱。
“第一次。”
“哪里,看你说的。”自从当上了平城写字楼的清洁工,就没有跟麻宫樱见过面。也很少用电话或短信联系。明天开始3连休,我也没有主动约她,所以她才这么满肚子意见,大概是以为我在躲他吧。
“嘿,约会呀,真叫人羡慕!”
“晚上的工作?”
“胡说!”
“那咱们还是去外边吧。我肚子有点儿饿了,哎哟,都7点了。”
可是到了晚上,我碰上了一个小麻烦。
不能再瞒着她了,我把久高爱子委托给我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樱。
“那么危险的地方,别去了。”
“说好了,不许骗人!”樱睁开眼睛,握住我的双手。
“啊?”
“对不起,冒昧地向你打听一件事。”麻宫樱话里带着刺。
我们虽然可以利用拖地的机会观察桌面和电脑屏幕,却没有可能翻看桌子上或抽屉里的各类文件。

15

“真是不可思议,”讲完久高爱子的事,我笑了,“要是我一开始就告诉你实话,你也就不会怀疑我有别的女人,也就不会跟踪我,当然也不可能救我的命。也许现在的我还被绑在蓬莱俱乐部里,或者已经被装进麻袋里扔进东京湾喂鱼去了。可是你看,现在我是在自己家里,而且手脚都是自由的。这些都是托你的福,没有你的那一点点误会,就没有现在这个结局。在人生的路上啊,真说不好什么是幸什么是不幸。上语文课的时候老师教过一句成语,叫做因祸得福,现在我可算理解了这句成语的深刻含义了。真是不可思议!”
是梦?还是幻觉?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手被解放了。
“办公桌查完了查文件柜,今天不要动电脑,一死机就麻烦了。”我又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本名片簿翻看起来。
“可是,人家看见你长什么样了。别到蓬莱俱乐部去了,化装成清洁工你也进不去了。”
“不过轻轻拍了你一下嘛!”
我的身旁是阿清,我们俩都穿着清洁工穿的浅绿色工作服。
这里就是蓬莱俱乐部总公司。在这里,看不到员工们把自来水装进空瓶的场面,也看不到骗来的巨款。办公室里排列着20多张薄钢板制作的办公桌,有接待处,文件柜,复印机,跟一般公司办公室没有什么两样。员工们有时候开玩笑,有时候认真地坐在电脑前打字。
“这我知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是吗?真对不起,毁了你精心炮制的计划。对了,我的确出去了一会儿。”我还在笑。
樱不时发出惊叫,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一直到我把事情的原委说完,没有插一句嘴。
那天,蓬莱俱乐部总公司跟平时有些不同。部门经理和优子不在,桌子上收拾得干干净净,不像是早退。那个叫堀场的姑娘脸色很不好,不时剧烈地咳嗽。
“啊?”
“一码事!都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樱拍着桌子狂喊乱叫起来。随后,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认真地说:“答应我,不要再到蓬莱俱乐部去了,推掉这个危险的工作!”说完闭上眼睛,手指按在颤抖的眼睑上。
“你个小偷,还敢骂我?”
“保险理赔金杀人的证据呀。”
“根据以往的经验,就算火灾报警器响了也有人不跑,认为是报警器误动作。我想,如果那家伙也是这种人就麻烦了,于是先点了一把火,然后再按响报警器……”
“好吧,我跟你说实话,”我叹了口气,“我去见一个人。”
村越和堀场的对话听不见了,报警器不停地鸣叫着。
“为了早日吃到你亲手做的菜,我要尽快把手头这点儿工作处理完!好了,就这样吧,晚安!”我怕她听见绫乃的声音,慌忙挂断了电话。
“一直喝到后半夜?也不注意身份啦?”
“没有了。”
“你就是说到明天早晨我也愿意奉陪。”
“第几次了?”
在樱的引导下,我们没有走防火楼道,而是走普通楼道,很快就从平城写字楼逃了出去。途中没有碰上村越和堀场他们,跑出去以后,马上混入了看热闹的人群中。
“你那是诡辩。自杀跟自杀行为是两码事。”
“啊?这么大烟哪!还真他妈的……”
“特意到横滨那边洗澡去了吧?”
“喂喂喂!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到六本木喝酒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