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只有这四个夜晚
Constellations
第三个
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 北京
目录
北方大道Northern Boulevard
盐井风筝Twin lives
盐井风筝Twin lives
沙河涨水Life by the river
永生Live, life, love
永生Live, life, love
永生Live, life, love
我和你只有这四个夜晚Constellations
第三个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 北京
上一页下一页
“你也没换。”
“应该快了,都说是下个月……今天管法务的副总找我去谈话,看起来差不多是我。”我招手买单,萧孟没有再接话,好像他今天的关心额度已经用光了。我想了想,决定等回家各自洗澡后再关心他的论文,这样起码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可以给我解释某个我必然会忘记的物理学问题,而不是和我坐在沙发上,间歇冷场。盛夏,萧孟永远把空调开到二十一度,洗过澡后走到客厅,刚好对住风口,强风带走皮肤上剩余水滴,整个夜晚我都浑身冰冷。
我踢掉鞋子,缩在座椅上,说:“知道……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手机里有沙沙电流声,四下寂静,赵霄云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吧?”
两个人都是懦夫,反复问对方“怎么办”,都不敢说一句“随便了,怀了就怀了”,哪怕事后偷偷吃毓婷。还好我突然想到,上次逛街遇到品牌搞活动,一个巨大的安全套行走在朝阳北路上,给每个人发了一个小塑料盒,我裸体跳下床,在手提包里翻出来:粉红色外包装,牌子叫“男子汉”。我们用了那个“男子汉”,在习惯了冈本和杜蕾斯超薄之后,“男子汉”显得粗糙和扫兴,但我们毕竟坚持完成了这件事,两个人都抵达软弱的高潮,在又一个周末。
“没有明确的理由,糊里糊涂就离了,又没有孩子,离起来太容易,早上吵架,中午就拿到离婚证……可能当时结婚也没有明确的理由……阿奕,你说,我们分手是不是也这样?”
萧孟夸糖醋小排做得入味,又问我在哪里找到白芝麻,窗外天光更暗,刮不定方向的狂风,我远远看见小区里的清洁女工追逐几个飞到半空中的矿泉水瓶。我早饭刚吃不久,吃了半碗饭就搁下筷子,给萧孟剥出一小碗荔枝肉,絮絮叨叨给他讲刚才一边做饭一边看的连续剧。一股我们自己也陌生的柔情蜜意浮动空中,但这空气已经浸透潮潮水气,暴雨将至,我却并不担心,以为自己身处安全之地。
我开车穿过广渠门桥,速度最初只有二十码,但我踩了一脚到底的油门,这个清晨是死亡、失望和厌倦的血红混合物,让我只想快速离开现场,所有现场。在桥底我向窗外扔出手机,它沉下水底,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萧孟抽了一支烟,然后慢慢软下去睡着了。半夜我起床喝水,窗外极黑,仿佛有风,我试图寻找柿子树的轮廓,好像看清了就能下一个让自己都害怕的决定。这几年我的散光一路涨到三百度,万物的轮廓渐渐散开,我什么都不可能看清。过了一会儿,我又睡下去,靠着萧孟的左手胳膊,他依然裸体,事后没有洗澡,身上是我熟悉的微酸汗味,我抱住那点酸味,那味道是黑暗中唯一的光。
伊斯坦布尔、巴黎、台北、东京,我们在每个城市都买了精致碗盘带回北京;除了纽约,我们在纽约用的碗来自华人开的99美分店,白底红鹊,又用更红的颜料写着“百年好合”,我们一人抱着一个百年好合,吃韭菜猪肉馅的速冻饺子。我在车内等了一会儿空调让温度降下去,车窗久闭,通风口里无端端漫出韭菜味。透过车窗我看见萧孟拉上卧室窗帘,他大概真的想睡个午觉,如果我们今天不去看电影,他会让我陪他睡一会儿,我亲手挑的全遮光窗帘,藏身于后就像拉黑整个世界。在不用开口说话的时候,我们都眷恋对方身体的陪伴,只可惜大部分时候,不说话只是意味着冷漠。午觉不能无始无终睡下去,我们终需要拉开窗帘。
我想抓住这个早晨的一切,这一点点暗中的温柔,怕天光渐亮,我们又回到昨晚,连忙说:“没关系,那就不看了,我也懒得出门,冰箱里有菜没有,我随便做点什么好不好?”
我们住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边,每天步行去加拉拉大桥底吃3里拉的鱼汉堡,轮渡离开码头时惊动漫天海鸥,萧孟出国前租了一个随身wifi,坐在岸边木椅上刷微博,傍晚时天空绽出层层玫瑰紫色,海鸥发出凄厉叫声,我紧了紧身上的红色冲锋衣,鱼汉堡迅速冷透,咬下去腥味扑鼻。那是今年冬天,我们本来打算四月才去看郁金香,但两个人都挪不出时间,就选了腊月二十八过去,我猜他和我一样,对这个看似被迫的安排感到满意,因为这样我们就不用去任何一方家里过春节。双方父母当然是催我们结婚,旁人的九_九_藏_书_网催促并不真的难以应付,只是让我们私下里相处更觉尴尬,真的,我们为什么没有结婚?伊斯坦布尔轮渡的橱窗沿上刻着“I DO”,其实是Istanbul Deniz Otobusleri的缩写,但我们一人拿着一杯0.75里拉的土耳其茶,专心避开那几个字母,往外一直一直望出去,海水汤汤,起初让人震动,后来也就不过那样。
车开到广渠门桥前,我看着桥下积水,衡量这辆凯美瑞的底盘高度,不敢再往前走,就把车停在辅路上。打包的比萨吃完了,我又拿起手机,再次确认上面没有未接电话,刚才我已经想起来,萧孟的手机被忘在办公室,他家宽带用歌华,就没有装座机,但如果他真的想给我打电话,当然也能想到办法。车里的比萨味闻久了让人恶心,我把窗摇下一个小缝透气,不知道萧孟晚上吃了什么,雨大到不可能再有人送外卖,中午他把菜都吃光了,冰箱里又没有速冻水饺;我不是真的担心,一个三十岁男人不会应付不了一顿饭,只是在这逼仄空间里,我不能控制自己想到这些琐事。
我心里知道,萧孟和我,并不属于“都是这样”,哪怕我们今天分手,哪怕我们热烈讨论分手费,我们也和所有人不一样,他们组成银河系,我们自顾自在宇宙外运行,并不想遵守天体力学的一切规律。但我懒得对赵霄云解释,我懒得对这个世界解释,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而且他们不懂。
正吃第二碗饭的时候,萧孟问我:“你们老总最后定了没有?”
成都印象在42街第九大道上,把水煮鱼打底的豆芽也吃光后,我们走到海边,水涨得汹涌,海既无边缘,也没有终点。第九大道上有两条不知道什么鱼,翻白肚躺在人行道上,个头不小,还没有死透,我细细端详,开始对刚才吃的水煮鱼感到担心,萧孟牵着我的手说:“我靠,再下两天是不是三文鱼也能上岸。”
进屋时他已经洗完澡,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们都不喜欢看电视,但周末在一起,我们总是一直开着那台巨大的索尼。因为懒得装机顶盒,屏幕上颗粒粗糙,颜色过分鲜艳,比例不对,每个女明星都有粗壮小腿。但我们还是会坐在沙发上看好一会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渐渐需要背景声音。
“算了,好麻烦。”
这算是我们之间的暗号,只要我用这个姿势拉住他的手,再这样看着他,萧孟就会停下手上的事情,把我抱在腿上。我一毕业就瘦了快十斤,体重一直稳定在那里,他却胖了十斤,因为时常健身不怎么能看出来,缩在他怀里,我习惯性摸他腰上那一点点赘肉。
睡到十点,萧孟坐在书桌前工作,天色阴沉,他还是拉上窗帘,开一盏我给他买的柞蚕丝台灯,米色灯罩上绣两只比翼双飞鸟。走到餐厅,看见他在桌上留着一碗白粥,配玫瑰腐乳和雪菜毛豆,洗了一小玻璃碗樱桃。我为半夜那个含糊的决定感到罪恶,吃完饭走过去蹲在他腿边,拉住他的左手,又故意眼巴巴看着他,说:“好像要下雨了,那我们下午还去不去看麦兜?”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们都被困在路上,只隔着一条通惠河北路和一丁点两广路的距离,平添根本不存在的暧昧,就说:“我在家里,今天没出去。”
手机响的时候我略微惊吓,以为萧孟真的会去敲邻居的门借电话,看到屏幕上“赵霄云”的名字反而镇定下来。六年没有联系过的前男友突然出现,并不比现男友不顾一切联系到我,更让我感到意外。分手后我没有删掉他的电话,因为不想显得那样郑重其事,他的名字就一直留在通讯录的最后,赵霄云是广东人,热恋时把我的名字存成“阿奕”,这样我就能在最上头。我不相信他愿意每一次打开通讯录,都看见一个分手时不甚愉快的前女友昵称,他大概存回我的全名,让我安全地藏在K和M中间。
“翻通讯录,一下看到你号码,想知道你换了没有。”
“访问学者,去柏林大学,一年的项目,对方给钱。”
“这怎么猜。”
“要不我出去买?门口药店好像二十四小时的。”
看完麦兜出来,我去必胜客打包了一个夏威夷风光,想着晚上回家就不用出门,一人份的比萨不能加芝心,这提醒我看了看手机,没有未接电话,萧孟大概还在睡午觉。有股九*九*藏*书*网怒气渐渐升到半空,像一朵黑色雨云,死死跟住我走到地下车库;刚上路就开始下雨,雷声让整个北四环动荡漂移,天色四沉,偶尔有闪电剧烈划过,是一刹那的惨白光明。车速先是降下来,后来就几乎堵死了,我找到一个出口出去,最初还有方向,知道应该尽量往东开,后来也就乱了,跟着车流走走停停,能右拐我就右拐,可以直行我就直行。车开过北海和故宫,水漫过岸边石板,地面流淌如河,让这个永远干涸的城市显得陌生,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每辆车都打着双闪,雨雾中红色尾灯像两个含糊不明的警告。
房子装出来我们都很满意,客厅大落地窗正对小区里的柿子树,初冬结满橙红果实,深夜里我们拉开窗帘,偷偷在窗边做爱,柿子熟透了,“啪”地掉下来,是凌晨三点唯一的声音。在一起的前面两年,我们总在凌晨三四点做爱,有时候是一直没睡,有时候是半夜醒过来,不知道谁突然主动和对方接吻。整件事情会在三分钟之内启动,冬天渐渐真的是冬天,市政供暖烧得太热,我们赤裸着身体来到客厅,躺在我亲手挑选的墨绿色布艺沙发上,他的身体覆盖上来,像一张尺寸正合的柔软毯子。
今天四环没有想象中堵,六点十五分我就到了醉爱,但七点半萧孟才出现,他解释说,手机被锁在办公室,他在实验室里又忘记拿钥匙,所以一直没办法通知我。我没说什么,开始吃他点的板栗烧鸡,萧孟对这道菜有一种执着而不知所起的爱,我疑心他只是习惯了,他习惯于习惯这件事,我没有习惯,但我还是吃板栗烧鸡,挑里面带皮稍软的部分,仔细避开鸡脖子。
按理这周应该他过来,上周我已经去过了,五点出发,七点半到醉爱,吃了铿锵有声的板栗烧鸡。吃完饭后我们都开着自己的车,回到他在北五环边上的房子里,我的凯美瑞跟住他的蓝色天籁,这条路我熟得不能再熟,能记住每一家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却还是在某个路口跟丢,他在变灯前几秒突然加速冲过去,我却留在原地等那个长达九十秒的红灯,就这九十秒时间,我被牢牢堵在五环上,比他晚到家四十分钟。
他继续说:“反正迟早要访学的,评教授必须访学一年,我给你说过的吧?”
“大望桥底下,发动机进水,车熄火了。”
我推开天窗盖,头顶闪电劈过,雨大颗大颗砸上玻璃。赵霄云看我没说话,大概以为我不想提及往事,就岔开话题:“你现在在哪儿,雨下这么大,淋到没有?”
回国后萧孟赶上一个学校分配保障房的好时机,房子有一百二十平方,装修的时候他一天给我发五六十条彩信,事无巨细地商量:油画抱枕选梵高还是莫奈,床头柜上的台灯用多少瓦灯泡,煤气灶下需不需要装大烤箱。我正在没日没夜和一个跨国公司谈合同,开会中间每隔一个小时都要去一次卫生间,然后躲在隔间里迅速做出决定:抱枕要蓝色鸢尾花,台灯不能超过四十瓦,暖黄灯泡,当然要装烤箱,我会做香茅草烤鸡,肚子里塞满苹果。萧孟在我的每一个决定下说:好的,听你的。
我正想去厨房洗手,呆呆说:“什么邀请?”
我先去人大对面的华星影城看了《麦兜当当伴我心》,最小的放映厅,还只稀疏坐满一小半,麦兜说“感情起初都是七彩斑斓的,按时在你的心里、肺里、肝里,搞着搞着,搞着搞着,搞久了,就会变得黑不溜秋,可是发黑的感情,内里还可以温软甜美的,只要我们还有音乐。”麦兜向来如此温情,我却突然心生厌烦,把座位换到最后一排的角落,安全通道的灯牌闪着荧荧绿光,清洁女工早等在边上,手持巨大扫把和簸箕,爆米花的甜腻香味在逼仄空间中散开,好像又炸了一次,让这一切更显得不可逃避。
萧孟开始吃荔枝,说:“去的啊,当然要去……这么好的机会……柏林大学物理系是全世界最好的之一……你知道吧?”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大雨还是在纽约,飓风带来的暴雨淹了整个曼哈顿下城,我下课后千辛万苦回到上西区,我们在楼下超市买齐食物,在那间17楼的小公寓里一待三天。窗外风声越吹越紧,两人合抱粗细的梧桐树断了,半夜轰然倒在百老汇路上,我们本在沙发上接吻,我停下来,说:“什么声音?”萧孟又凑上来,用胡子99lib•net茬磨蹭我的下巴:“谁知道,关我们屁事。”我做了一大锅罗宋汤配大蒜面包,等那锅汤吃完,天空变成蛋青色,雨终于停了,萧孟从床上跳起来,说:“走,我们去成都印象吃水煮鱼。”
“……哦,你要去吗?”
“按理应该是九月,但我来不及了,尽量十一月吧”,萧孟终于意识到什么,说:“你没有不高兴吧?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你还能休点假,我们正好把东北欧玩一圈,上次只去了法国,你不是说想去布拉格?……真的,你没生气吧?你看我们现在其实也就一周见一次,赶上出差一个月一次都见不上也是有的,我就去一年,差不了多少,要不我回来一次?……不过我回来还不划算,不如你过来,我们在柏林过春节……”
我没有和任何人讨论过这个问题,包括萧孟,我不想听到他们——尤其是他——潦草地说:“哦,这样啊,是这样的,都是这样的。”我一度充满斗志,想和“都是这样的”来一场硬仗,但渐渐的,我疑心这种斗志会让我显得可笑,我只是个税前年薪二十五万的普通白领(据说升职后会涨到四十万),在北京有套小房子(东五环外,楼下正在修地铁,据说要升值),有一部车(凯美瑞,想买奥迪A4)。我并不打算当通州堂吉诃德,所以我不发一言,默默取消战斗模式,继续坐在沙发上冷场,空调太冷,我腿上搭一条薄毯,观察萧孟的侧脸。没有错,是这个人,鼻子是我熟悉的温柔弧线,睫毛老长,眼睛明亮,因为疲惫有深深黑眼圈。我爱他,包括黑眼圈,我不过是再没有什么话需要对他讲,我的爱没有水分,却漂浮于茫茫水上,徒劳地寻找一个并不存在的着陆点。
我告诉赵霄云自己有男朋友,却完全不想知道他的现状,但他不知道怎么涌出强烈倾诉欲:“……我今年离婚了。”
我想了想:“不算特别安全,怎么办?”
萧孟以为我必然是会搬过去的,我也以为这是迟早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搬过去,还是住在自己那套六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厨房出去有一个小小阳台用来晒衣服,客厅里挂我喜欢的爱情电影海报:《安妮·霍尔》、《甜蜜蜜》、《当哈利遇上莎莉》。萧孟替我解释:“的确太远了。”我也就顺着说下来:“真的太远了,每天上下班开车要花四个小时,要是坐地铁,得转三次线。”

“那怎么办?”
我觉得厌烦,为这一切,黏黏糊糊的前男友,不肯黏黏糊糊的现男友,感情、前程、人生,一场死都不肯停下的暴雨。我跟赵霄云说:“如果我们分手是这样,那我们在一起也是这样,都是这样,都差不多,你别想太多了,过这么多年了……我先挂了啊,有工作电话打进来。”
“当然”两个字有刀刃上闪出的光,我洗完手出来,说:“我不知道。”
搞不清楚冷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像我和萧孟多次把中间四年细细筛选,依然找不到一个标志着我们“相爱”的准确时间。似乎就在砰然之间,我们从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到每晚把手机打到滚烫,又是砰然之间,再到轮流向对方提出三个常规问题:“晚上吃的什么?”、“你今天怎么样?”以及“有没有想我?”。
在纽约我们连帝国大厦都没有一起去过,因为并不觉得一定需要安排什么节目,大部分时候我们待在113街到116街之间,曼哈顿大得像整个宇宙,我们却只需要三个街区。后来回到北京,我渐渐习惯在上一个周末就安排好下一个,电影话剧音乐会美术展,每年出国一次,休掉年假,花两三万块钱,筋疲力尽再回到北京,下飞机后一人打一部出租车,回到各自房子。我确信我们回到家的时候,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二十号下午三点,萧孟给我发短信,说他今天没法过来,让我下班后过去,在清华南门那家“醉爱”等他吃饭。我不喜欢“醉爱”,板栗烧鸡里的鸡铿锵有声,苦瓜酿肉不知道为什么用黄豆和榨菜打底。但我没有试图讨论这个话题,我回他“好”,然后继续开会。中央空调大概开到十六度,我穿一条灰色窄身真丝裙,大腿http://www.99lib.net上的皮肤冻成青灰色,穿了一天高跟鞋,小腿上暴出青筋。我有点不高兴,但那种不高兴迅速被习惯稀释,就像刚才咖啡里不幸掉进去两根眼睫毛,我轻微觉得恶心,却还是喝了下去。窗外雾霭沉沉,从二十五楼望出去只有茫茫灰色,都说快有一场暴雨。
伊斯坦布尔断断续续下雪,我们勉强去了蓝色清真寺和索菲亚大教堂,沿着电车轨道步行上山;萧孟牵着我的手,电车从远处驶近发出叮当声,不管从哪个角度偷拍,我们都是相爱的一对。清真寺要脱鞋,地毯濡湿,踩上去触感奇异,我用羊绒围巾包住头发,胡乱拍了两张照片,伊兹尼蓝瓷砖上的繁复花纹看久了让人目眩,后来我们在大巴扎买了一套类似花纹的小碗。刚才给萧孟剥的荔枝,就放在那个碗里,在萧孟说起访学计划时,我就死死盯住碗上花纹,直到失去焦点。
两个人都确认对方没有删掉自己号码,让这通电话突然有了温度,赵霄云沉默了几秒钟,又说:“你猜我在哪里?”
上车才发现耳环忘在盥洗台上。在伊斯坦布尔买的耳环,店主是个土耳其小男孩,执拗地不肯讲价,我们颇花了一点钱,耳环极美,真正奥斯曼宫廷风,暗银上镶蓝色宝石,配小礼服过于郑重其事,我就总用来配白衬衫,头发梳成辫子。
一辆红色QQ勇敢地冲过广渠门桥,它成功了,但却不过是堵在两百米以外的地方,我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也不觉得往前再走两百米有什么意义。我放倒驾驶座,开始和前男友打电话。
萧孟没有爱上别人,我心里很清楚,因为我也没有,如果有哪个周末需要出差,见不到他依然让我感觉煎熬,但电话接通,我们又绕回那三个问题。我们还是每周做爱,周五一次,周六一次,周日早上可能再来一次,探索各种姿势,购买情趣用品,对方身体的每一点缺陷都变得不可取代,高潮来临时,我习惯性摁住他右边肩膀的红痣,但有些改变还是发生了,不可逃避,没有原因。
他果然停下来抱住我,说:“去也可以……但是我今天有点忙。”
距离是一个得体的理由,掩盖我们自己都不曾细看的疑惑。后来我们达成了某种从未认真说出口的协议,轮流去对方的房子过周末:周五下班出发,周日晚上回去。当然总是我过去的时候稍微多些,萧孟的房子更大更舒服,他又正处于评副教授的关键期,要用学校实验室,哪怕现在正是暑假;而我的工作,就像萧孟说的那样,拿着笔记本在哪里都差不多。其实并不是在哪里都差不多,我也有一堆资料放在家里,但我想到他为了和我在一起,放弃已经申请到的博士后项目;又想到那些在下半夜做爱的夜晚,窗外冰冷而室内灼热,我从来没有和萧孟争辩过这件事,我把资料分门别类,都装在后备箱里。
他迟疑了一会儿,问:“你……一个人的家?”
我竭力表现出关心,问:“哦……为什么?”
我摇摇头:“你没有给我说过……那你什么时候去?”
我想摇下一点点窗,却迅速湿透了真丝白衬衫,外面风凉透骨,关上窗却还得开空调,开到二十七度还是冷极了,又不敢停车去后备箱拿长袖。等车载CD放完一整张莱奥纳多·科恩,我莫名其妙到了两广路上,这是晚上八点,雨终于大到让我害怕起来。
我们都停下来,他问我:“怎么办?今天是安全期吗?”
我和萧孟都算喜欢音乐,有一年傅聪来北京开独奏音乐会,我买了1280的VIP票。傅聪弹各家拼盘,有舒曼的阿拉伯风格曲和海顿的G小调奏鸣,最后才有几首肖邦的玛祖卡,音乐没有任何错,只是有点不快乐,据说肖邦写C大调玛祖卡的时候,已经得了抑郁症,沉迷于麻醉药品。那天我们也不快乐,忘记为什么琐事吵架,音乐会结束后,两个人从中山公园西门走出去,暗中有层层树影,草木发蓬蓬清香,我们却一直没有说话,音乐不能拯救一切,光渐次消失,暗夜就是暗夜。我们到第二天才和好,和好的标志是萧孟问我:“中午我们吃什么?”后来,后来我们叫了必胜客外卖,两个人合吃一份夏威夷芝心风光,萧孟把菠萝和黄桃都挑到我盘子里,吃完饭后,我们做了一次爱,没有什么花样,但也不能说不好,和大部分时候一样。
又有辆SUV冲进桥洞,激起滔天浪花,但它并没有冲过去,猛九九藏书然停在了桥底,我觉得这个场景滑稽,就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上落满雨点,虚得只有一点轮廓,像加了粗糙滤镜。手机终于没电,我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打发时间,也就缩起来睡了。雨声似鼓,一直不肯打得更轻,后来又似乎隐隐混进人声,我中途醒过一次,抬头看前面有男人涉水往桥洞里走,混沌中我想,这么晚了,这么大雨,怎么还有人走在路上,是不是也是找不到手机,只能走到他担心的人身边去?
公司正在考虑升一个人做法律总监,这件事已经说了一阵了,迟迟没有定下来,像一个悬挂在前方的胡萝卜,因为挂太久,早已让我失去兴趣。所有悬而未决的胡萝卜都让我失去兴趣,从工作,到爱情。萧孟时不时会问我这件事,就像我时不时会问他下一篇打算发表的论文,我们都没有找到别的办法,表达对对方事业的关心。
我也沉默下来。恋爱末期我们在那里熄过一次火,正是八月,烈日灼心的温度,比下雨前的闷热更让人绝望,因为看不到前头还有什么。等修车公司等了四十分钟,两个人都有股馊味,终于在最后十分钟吵起架来,开始只是拌嘴,后来渐渐吵得难看,我转头进了大望路地铁口。但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在东方新天地吹了八个小时空调后,我在半夜十二点回到赵霄云的房子,他一直没有找过我,他已经睡了,第二天要赶八点飞机。的确不需要找,他知道我不会出事,就像我知道他修好车后不过也就会回到家中。这个城市有两千万人,无论好事坏事都得排队取号才能轮到我们,他等到在同一个地方熄火,已经过去六年,我早有了自己的房子,和男朋友闹僵后不需要在商场星巴克吹彻骨冰凉的空调,赵霄云起码换了一次车,我们都到了三十岁。
“我自己的房子,男朋友也有套房子。”
我在冰箱里找到一盒排骨和两把小油菜,打算中午烧一个糖醋小排,晚上再用冷饭做一个上海菜饭。有半年多时间我们都在纽约,哪里都不想去的周末,两个人在家就是这样过一天。我搬进他在上西区的studio,房间窄小,但有一扇大窗正对哈德逊河;只有电磁炉,又不敢起油锅,我变着法子做炖菜和蒸菜,任何蔬菜都白灼后洒一点蒸鱼豉油,没有餐桌,我们坐在地板上,用宜家的红色小茶几吃饭。饭后我们去河边散步,带上一盒我在中国城买的卤鸭翅,卤水里放了太多八角和桂皮,啃到最后略微恶心,两个人用油乎乎的嘴接吻,我小心地把手肘放在他肩上,怕弄脏他的蓝色衬衫。
萧孟本来已经在找衣服,大概是想陪我出去看电影,他关上衣柜,没有看我,说:“也行……那我下午睡一觉,昨天没睡好,早上又七点就起来干活。”出门前我们还是kiss goodbye,嘴唇碰到嘴唇,没有伸出舌头,刚吃过饭,两个人都没有刷牙,我吞下糖醋小排上那点酸甜味。
他对得不能再对,我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昨天半夜浮出的含糊决定,被我慌张中强摁下去,现在又渐露出一点小头,我有点害怕,担心它终将在暗中长出力量。我洗完碗,出来对萧孟说:“……刚刚才想起来,我有个必须处理的文件放家里了,我得先回去。”
睡前我们还是做爱,在藏蓝色床单上,萧孟做爱的时候会把空调开到十七度,在他没有将身体覆盖上来时,我裹紧被子和他接吻,我们的性生活并不敷衍,每次都有充足前戏。吻了一会儿,我们都觉得差不多了,他打开床头抽屉,翻出一个冈本003的盒子,但里面空了,又翻出一个杜蕾斯超薄,还是空了。
萧孟吃了三碗饭,他夹起最后一块排骨时突然说:“对了,我接到一个访学邀请。”
等我彻底清醒,已经是清晨六点,积水正在后退,路沿上印下肮脏水迹,天色死白,像刚刚从噩梦中挣扎苏醒。我用水漱漱口,打开电台,想听天气预报,有个甜腻女声说:“……五辆车搁浅水中,其中一辆越野车中被困男子虽被救出,但送医抢救无效身亡。据现场一位负责人介绍,共有五辆车被淹,有三辆被拉出,除越野车内被困一人外,其他被淹车辆内均无人。另据东城园林抢险的崔姓工作人员介绍,‘当我走到离桥下不远处时,水已经漫到了我的下巴,因此只能后退’。该工作人员还说,据判断,桥下的水深至少有三米,被淹越野车看不到车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