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抵达神庙核心
九宫变
目录
第七十章 万狼之王紫麒麟
第七十一章 狼之禁地
第七十一章 狼之禁地
第七十二章 众生之门
第七十二章 众生之门
第七十三章 浮生之河
第七十四章 欢迎来到帕巴拉!
第七十五章 西藏众神
第七十五章 西藏众神
第七十六章 西藏万佛阁
第七十六章 西藏万佛阁
第七十七章 抵达神庙核心
九宫变
第七十八章 尘封的佛家珍宝
第七十九章 太可怕的真相
第七十九章 太可怕的真相
第八十章 千年前的故事
第八十章 千年前的故事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张照片结束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张照片结束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张照片结束
上一页下一页
莫金面无表情道:"没错,虽然里面还有别的什么机关和原理,我不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也不能给你解释得更清楚,总之,一旦我们进去,不管落在哪个房间,这些房间的移动轨迹,都是随机的,这,就是九宫变!中国,哦不,世界古代机关术的最高境界,如今连同你在内,知道它存在的人,不超过九个,世界上任何一种机关,只要你知道它的构造和原理,都必定有相应的破解方法,只有这个九宫变,唯有这个九宫变,就算你把它的原理研究的再透彻,面对它,再高明的机关师,也束手无策,进去后,只能听天由命。
莫金道:"不知道,这就要看整个九宫变的大小了,移动的间隔时间越久,说明这个九宫变的规模越大,而且这种移动也是无规律的,有事是小范围的移动,有事却是整个移动。你应该想象得出,一个乒乓球中间的质量改变时,是怎么挤开旁边的乒乓球发生移位的。所以,我们至少要等待三次移动,才能计算出大致的移动时间。"
莫金听了一会,沿着斜坡爬了几步,然后似乎用手指扫斜坡上的灰,只见他拈起一小撮,怒骂道::狗屎,他妈的,九宫变!"脸上却露出一派凄惨的笑容。
莫金在柯夫面前蹲下,同时将两把方才他们打斗时落在下面的短枪叠在一起,塞入齿轮的缝隙之中,枪身顿时被碾压变形,但齿轮也因此缓了下来,一进一退的来回碾磨着,想要继续前进。
莫金无影无踪。
卓木强巴哑然,虽然古代中国的机关术数中,对周易多有涉及,许多迷宫和建筑格局,也是按八卦图分布,但关于周易卜卦这一套学问,他们皆是一窍不通,而且对他们而言,这确实缺少科学依据,沉吟片刻,卓木强巴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进去,而且你看,留在外面的佣兵没有几个人,大部分都进去而来,说不定里面每一偶你说的那般可怕。"
莫金身形不现。
莫金也赶到机关台旁边,听了卓木强巴的翻译,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点了一个凹陷下去的方格,果然,那些方块就像电器开关一般,按一下就凹下去,再按一下它自己又弹了起来,不过,在莫金按的那个方格弹起来的同时,与它相连的四个方格同时都弹了起来,莫金肯定道:"古希腊点灯术!"
"活动的?"卓木强巴皱眉。
卓木强吧定睛一看,果然,在悬梯与悬梯间有一道缝隙,看来那里就是两个房间的交界处,于是道:"多久这些房间移动一次。"
等转动一停下来,卓木强巴迫不及待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可没说整个房间也会发生滚动!"
卓木强巴道:"不要说废话,就直接说该怎么破解吧。"
莫金突然想到一个好地方,赶紧道:"有了,你想象一下,在一个密闭的水缸里,放了许多乒乓球,由于浮力作用,乒乓球得浮在水面是吧?"
莫金大量这整个房间,喃喃道:"九宫,开始变了!"
莫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破解的方法,只是,那破解的方法玄之又玄,我们根本摸不着头脑,你知道诸葛亮擅长什么?八卦,八卦阵,这个九宫变也是如此,据说,在房间的随机移动中,也有随机的规律,暗合天意,但凡精通周易卦象之人,就能破解,每到一个房间,就掷出一卦,根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再按照卦象所言寻找出路,那周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扔铜钱,还要心诚则灵,你说,我们到哪里去找科学依据?怎么破解?
卓木强巴抬眼望去,机关台,出现在下方的机关台便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机关?我们就这样进去吗?"他看了看地上的方砖,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方砖,这令他想起倒悬空寺里的机关石室。
卓木强巴道:"什么?"吕竞男对国外的机关给他们讲解的不多。
莫金急速道:"古希腊点灯术,与古埃及转轮术古中国敲砖术齐名,三者据说都是在奴隶社会时期就被发明开发出来的智力难题,在当时,是需要绝对具有大智慧的人才能破解的。最早的题目是,当一个房间的灯被点亮,就可以同时照亮与它相邻的四个房间,而它熄灭的时候,四个房间也同时无光。那么,在无数并排为方阵的房间中,需要点亮多少灯才可以照亮所有的房间。后来,就演变成这个样子,当一个方块被按下去的时候,与它相连的四个方块也会同时凹进去,同理,它弹起来的时候,周围四个方格也会弹起来。这其实是一种逻辑思考的数学问题,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这些上古就存在的益智游戏,出现了很长时间了。"
卓木强巴连忙道:"我会疯掉!"
这些齿轮半径都在四五米以上,完全可以作为格斗战场,知识柯夫一停下,随着齿轮转动,莫金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之中。柯夫在齿轮上转了一圈,搜寻莫金,没有发现,便怒喝道:"出来,鼠辈!"
正说着,只听"铮"的一声,像是宝剑出鞘,卓木www.99lib.net强吧向下一望,再抬头望望,只见上下两条同多,都被两张锃亮的金属挡板给隔开了,想来其余四条通道也是如此,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和这种瞬间闭合的速度,卓木强巴不由咂舌道:"这么快!"
很快,卓木强巴就明白九宫变的真正含义,原先他以为,只是整个房间发生位置的改变,可是没想到,房间不仅是位置在发生改变,而且整个房间也在发生改变,难道莫金用魔方来作比。只见房间的地板开始慢慢倾斜,抬升,整个房间就像被一个巨人推动着的立方块,向前翻滚了九十度,接着又向前翻滚了九十度,随后沿着房间的西侧壁,房间又翻滚了二百七十度,接着横向旋转了九十度……
"哼"莫金艰涩一笑道"两个人死,总比一个人死好"
两人先后跳入洞中,前面是一段斜坡,后面斜坡发生了折返,莫金说前面的是接应通道,折返之后就是九宫变的边壁了。
间内三面交接的八个棱角位置,其中的七个各铸有一兽首,形质怪异,每个兽口内皆含有一块巨大的萤石,或是夜明珠一类,形质怪异,比拳头还大,比人头略小,总之,是卓木强巴和莫金未曾见过的物质,能发出淡淡的光芒,将整个房间勉强照亮。
正想着,只听"嘎嘎嘎嘎……"的声音已从头顶传来,莫金抬头一看,整个石屋的天花板已经缓缓的压了下来,照这种沉降的速度,他们是等不到房间发生第二次位移了。
莫金冷冷道:"真的只是运气差点骂?我为什么要挨你那一下,也要把你推下来?从上面掉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将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我至少还有十种方法,将你卡进齿轮里!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说出与你合作的那人是谁,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对呀!"经莫金一提醒,卓木强巴赶紧将棋盘形状扫描进去,搜寻破解软件,莫金昂着头看着天花板道:"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差不多还有十分钟时间,我倒是很好奇,这机关台似乎是不能收缩回墙体内的,这还有一米高的距离,这天花板压下来,又怎么能伤到我们?"
卓木强巴道:"对"
莫金道:"所以我们才要等,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拦腰斩做两截。"紧接着,整个房间开始战栗,轻轻摇晃起来。莫金让卓木强吧靠边站,卓木强巴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卓木强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喃喃道:"你是说,这些房间,,"
接下来两个便商讨如何前进的问题,莫金说了,每个房间的移动是随机无序的,而且房间移动之后人是无法分清前后左右的,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上下两个方位,可如果说一直往下,或一直往下,那也是行不通的,因为房间发生位移时,它也有可能上下浮动,一直沿着一个方向走,极有可能是在原地打转。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凭感觉走,觉得哪个孔洞比较顺眼就往哪里钻!
"不…….."莫金直摇头,'只是一万多个房间那还不好办!关键在于,九宫变那个变字。"莫金很想想卓木强巴阐释清楚什么是九宫变,却觉得不知该怎么解释,想来想去,将手中拿的一撮灰那给卓木强巴看,同时道:"你摸摸。"
莫金从悬梯上跳下来,道:"好吧,走这边,和他们错开走。"他爬上了另一侧的悬梯,扭头对卓木强巴道:"不过我得提醒你,每个房间大约仅有一百平米,容纳不下所有的佣兵,所以我敢保证,他们是分开走的,大家都在这里乱窜,迟早我们会和他们正面碰上。"
莫金无奈道:"我说了,这里面的一些机关和设计原理根本就没人能搞清楚,我也不是专门研究机关的,只能给你解释一个大致的原理,而且那也是我从一些机关高手那里听来的,他们唆能想象出的最接近这个机关本身的原理。若真能那么容易就弄明白,它也不会被称作古代机关术的最高境界了。"
"呃--啊--"柯夫一声发吼,一跃而起,气势汹汹的猛扑而来,莫金沉着以对,眼里终于出现了一抹笑意,柯夫,不行了!
齿轮每来回动一次,柯夫就浑身颤一次,剧烈的疼痛令他的身体早已不受他意识的控制,他仍死死盯着莫金,一面颤抖,一面道:"小鬼。。。咯咯。。我。。咯咯。。没有输!我。。咯咯。。只是。。。运气。。差点。。。咯咯。。。咯咯。。。"
卓木强巴在后面道:"那又如何?"
两人刚到出口,突然就看见房间内人影一晃,那微暗的光芒下,一名佣兵正站在房间中,准备往他们对面的洞口爬,好像听到了动静,也正扭头朝这边看,三双眼睛的目光,交汇到了一处……
对于两个身手不错的人来说,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可以很轻松得穿过二十个房间,莫金体力未恢复,不过十个房间还是没问题的。他在前面领着卓木强巴忽而在左爬,忽而向下,忽而向上,走过十个房间之后,便停99lib•net下来,等房间移动。如此移动了三次,可以说,莫金的感觉确实比卓木强巴要好许多,这三十个房间内,他们一个机关都没遇到。只是,若要找到正确的通道出口,他们必须把上下左右前后六个孔洞都查看一遍才行,这也是他们无法移动得跟快的原因,如此看来,距离找到正确的出口还遥遥无期。
齿轮继续转动,柯夫另一条腿沉了下去,半个身子被卡了进去,血从他的七窍中被挤了出来,七窍飙血的柯夫最后道:"你们斗不过他的!"莫金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齿轮盘面上,这才发现,自己最后一点力量也消耗光了,连坐着也很吃力,腰一软便躺了下去。
两人如此翻滚几圈,已到了齿轮边缘,柯夫见势不妙,又一发力,拉着莫金反向朝齿轮中轴滚去,两人互攻了一拳,这才分开来。
又是你一拳我一拳的硬撼对攻,双方的拳头,朝着对方的头颅热情的招呼,你打我一拳,我向后退一步,我蓄积够了力量,再打你一拳,你也不得不向后退一步。两人战斗到最后,与力量已无关,变成一种意志的较量,但在对等的较量中,莫金还藏有后手。
"哈,哈,哈,"柯夫颤声笑道:"你,斗不过他。。。。你永远也都不过他!"柯夫满嘴是血,突然另一只手猛地拉住莫金的衣领,竟是要将莫金也拉向齿缝当中,莫金骇然后退,柯夫趁机将莫金持枪的手从齿轮缝隙中拔了出来。。。。
卓木强巴想了想,点头表示理解,莫金又道:"至于古中国敲砖术吗嘛,我没有见过,只知道应该是商周以前就有了的,也是和逻辑思维有关的,好像和…….和数字也有关系。"
卓木强吧一时仍未明白过来,心想:"这就奇怪了,那设置在天花板上的机关台又是用来干什么的呢?用来指引走出房间的路吗?"
照着电脑指示,一个键一个键地按下去,很快就将整个棋盘上所有的方块都按的凹了下去,古人显然没想到后世会造出电脑这样的东西,那天花板只沉降了一两米,就有些不甘不愿的退了回去。
莫金再转动眼珠,只见四壁的齿轮横轴上,挂着几个软绵绵的佣兵,原来,莫金在和柯夫对决时,卓木强巴也活动了一下腰腿,以免发生"擦枪走火"的意外。原本对莫金先前的表现,卓木强巴还觉得他干得不错,可最后那突然的变故,却让卓木强巴觉得过于残酷了,原本是堂堂正正的武士对决,最后却不是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手,莫金,还是喜欢用他的方式来结束战斗。
莫金道:"这需要一定时间来思考,由于它上面本来就有凹有凸,说明古人事先设定过了,这种破解起来,比直线的全凹或者全凸要稍微难一些,不过我们不是有电脑吗?这种小逻辑对于电脑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莫金掉下来之后,却直扑地板正中的方孔,观测这个房间和下一个房间的距离。随后,他也看见了悬挂在西侧连角上方的小灶台,脸一沉,然后勉强咧了咧嘴,笑道:"嘿嘿……嵌套九宫变……呵呵……嵌磁九宫变……哈哈……"他似乎想用笑声来缓解一下心情,只是那笑声僵硬,在这昏暗的光线下,连卓木强巴见了,也不禁悚然。
卓木强巴摇头道:"我现在完全丧失了方位感,根本不知道我们被移动什么地方了。"
莫金也很为难,这些地砖的样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踩上去就会触发的机关,可是不过去连机关台是什么养的都看不清,这些金属挡板还会再度打开吗?发生移动之后,它们会不会重新开启呢?
莫金将绳索系在自己腰上,卓木强巴将他拉了上去,扶到那块斜坡上,对莫金道:"我看过了,这里没有什么出口,很奇怪,标记明明指向这里,柯夫也守在这里,却无路可去。"莫金推开卓姆强巴的搀扶,整个身体又软倒在斜坡上,这种四十五度的斜坡,似乎令他想到了什么,他将耳朵贴在地表,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惨叫之后,身体顿时倾斜,一条手臂也被绞了进去,巨型齿轮仍不急不缓的转动着,瞬间又将柯夫的手臂碾地粉,这点小小的阻力,丝毫无法阻止巨型齿轮继续转动。柯夫面色惨白,竟然还没有昏死过去。
柯夫起身,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恶狼般盯着莫金,莫金伸出食指,擦了擦鼻血,那双澄碧的眼睛有些漠然的看着柯夫。
卓木强巴目光如炬,很快就看清了整个房间的内部结构,果然与莫金说的无异。整个房间的出入口皆开在四面的墙壁的正中,就连天花板和地板的正中,也开了两个一米见方的孔,方孔与方孔之间,皆由悬梯相连,除了有悬梯的地方,整个房间四壁连同天花板、地板,几乎都是由一块块边长五十厘米的方形石砖铺砌成的。整个房间就像一间普通的但是较为平整的石室,即没有华美的装饰,也没有繁复的浮雕。哦不,在八个棱角处,还有一个未铸兽首的角落,凸出来一个99lib.net小的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普通农家的灶台。
机关台是一个约一米高的小立方体,只见台面上,就一个纵横交错的棋盘,上面没有棋子,不过棋盘内一个个小方格,倒像电脑键盘一样,有些凹了下去,有些凸了起来,旁边有一行小字注解,卓木强巴接连翻译了两遍,皆矛盾不通,急了,取出电脑查询,最为合理的翻译应该是:"令所有的方格都凹陷下去,机关自解。"
莫金无奈的指了指墙角,叹道:"我们的好运气到头了。"
莫金道:"这是我们的幸运,当机关台悬在上方时,古人自会设定这个房间的机关不予启动,当你看见那个机关台出现在下方的四个角落时,这个房间的机关,就是开启的。"
"你老爸也是个懦夫,一个不能被家族承认的懦夫,他。。。"
柯夫开始用恶毒的语言攻击,但莫金似乎根本不接招,忽然,柯夫想起一件事,大声道:"我听说,莫金家族,其实是一个狗屁不如的。。。"这次话音未落,摸金突然凭空出现在客服头顶上空,从一根中轴上扑击下来,柯夫早有防备,顺势拽住莫金的手,将他横空掼了出去。莫金在被甩出的同时,反过来抱住了柯夫的手臂,同时双腿钳上,自己跌倒在地的同时将柯夫也带倒在地,然后一蹬腿,将柯夫踢过头顶,柯夫拉着莫金手臂一扯,又将莫金从自己身上拉翻了过去。
莫金摇头道:"不对,如果乒乓球里增加的质量没有它受到的浮力影像大呢?它不会下沉,它只会改变受力的方向,原本容器里的乒乓球相互簇拥着,各方面的力量都达到了一种平衡,如今质量突然改变,这种平衡被打破了,它可能会被周围乒乓球挤向左边,也有可能被挤向右边,有可能会向上跑,也有可能斜向沉下,朝各个方向都有可能,而这一个乒乓球一动,其余的乒乓球,全部都跟着动。"
卓木强巴质疑,这样凭感觉走,和瞎猫撞死耗子有什么区别?莫金淡淡一笑,回复道,确实没有区别,不过,运动有益身心健康,而且,你呆在一个房间老不走的话,机关台迟早会转到下方,你也不要梦想那些机关是重复的,拿刚才那个古希腊点灯术来说,每次机关台转到下方的时候,它上面的凹陷和凸起的方块一定都是不一样的,若不是我们有电脑帮忙,在这种限时的机关逼迫下,用不了多久,就能搞得你脑力衰竭。
由于前面的经历告诉两人,强巴少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哪里有机关就往哪里走,所以两人商讨的结果是,这次又莫金来领路。
"怎么?"卓木强巴也将耳朵贴在地表,只听见下面似乎有许多机器的运转声,还有齿轮的转动声,还有一些什么大型物件的摩擦声。
卓木强巴捻动着灰,手指间一阵滑腻,这些灰竟是相当致密,只听莫金道:"这些不是普通的沙子,我们称为浮沙,是由十分坚硬的岩石打磨出来的,非常细,甚至比女人用的胭脂水粉还要细腻。所以,古人常常利用浮沙的细腻来做大型机关的润滑剂,可以大幅减小摩擦。而通常,在中国的古墓或古建筑中,出现了这种浮沙,我们最担心的,就是碰上九宫变。因为有这种浮沙润滑,那九宫变的一万多个房间,它们全都是活动的。"
不过卓木强巴他们掉落的这个房间中,那个小灶台是悬挂在西侧边角上方,光线太暗淡了,也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
卓木强巴捻动血迹道:"他们刚走没多久。"
想了一会儿,他又看看眼见的方孔,方孔连接着两个房间,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孔洞,这是一条连接两个房间的长方形管道,卓木强吧目测了一下管道长度,最起码也有十米,难怪莫金说这是嵌套九宫变,也就是说,他们所处的这个小房间外面,至少还有一个边长为二十米的大房间。
莫金挪揄道:"就算是房间不发生移动,你在这个密闭的房间内,也不会知道你被移动什么地方了。这就是九宫变,这才是第一变,你想想吧,如果你背囚禁在这个地方半年乃至更长时间,每天都要经历几十、几百乃至上千次这种变化,你会……"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由一万多个小房间组成的立体迷宫?"卓木强巴试着理解九宫变。
"哈哈,记得那年,我和你妈妈。。。"
"九宫变是个什么玩意?"卓木强巴清楚,这些日子在神庙里,他和莫金经历的机关不计其数,九死一生也是多不胜数,能让莫金露出这种绝望的笑容,这种机关肯定非同一般。
莫金接着道:"但是由于水缸是密闭的,那些乒乓球被摞了很多层,但全都在水里泡着,这个时候,如果往其中一个乒乓球里,添加了东西,改变了它原本的重量,它会怎么样?
既然机关已经开启,也就少了许多顾忌,卓木强巴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机关台前,因为眼前这一幕,不禁让他想起了玛雅地宫中的那张金属刀网,更令他想起多吉葬身的那个房间,限时的藏书网最后决斗场,显然这些房间内的机关,同样是有时限的!
"下沉",卓木强巴想了想道
"哼哼,换句话说,这些小房间就和我们走过的那些神庙大殿相似,每一个小房间,都能够设置机关!"莫金咬着牙齿,声音从齿缝中吐出,阴森森的语调,听得卓木强巴头皮一麻。
随后两人等待着,房间又发生了几次位移和自身改变,莫金计算了一下,平均要每二十分钟房间才发生一次改变,最短的一次仅间隔十五分钟,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在房间挡板打开之后的十分钟内进行移动,应该是安全的。
莫金翻过身来,仰面朝天,对卓木强巴道:"知道魔方吗?就是那种小孩子玩的,可以拧来拧去,知道是吧,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长、宽、高,都是由三个小的立方体构成的,每一面都是九个立方体,叠了三层,整个又组成一个大的立方体,这样的结构,我们就称作三宫变然后你把一个三宫变想象成一个立方体再由九个这样的立方体组成一面,叠三层,形成一个更大的立方体,这样的结构,我们就称作六宫变。同理,九个六宫变组成一面,叠三层,就是九宫变了。一个完整的九宫变,它的底边是由二十七个小房间构成的,往内排了二十七排,高二十七层,总共有一万九千八百六十三个房间,每个房间开六道门,分别是前、后、左、右、上、下!"
莫金顺着血迹来到一个通道口,问道:"要跟上去吗?"说着,将脑袋伸入通道去倾听。
卓木强巴道:"你怎么会这么清楚?你们以前见过?"
所幸这些变化都不是很快,两人沿着倾斜的斜坡从地板走向了边壁,又从边壁踏上了天花板,再从天花板走向了另一边壁,不过就这样翻滚旋转几次之后,两人已经分不清哪一面是地板,哪一面是边壁,哪一面是天花板了,更别搞清楚东南西北的方位。卓木强巴同时也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机关台,会悬在上方,也就是说,当它旋转到地面的角落时,房间的机关就会被打开,不过还好,原来西北角上方的机关台,如今转到了东南角,仍在上方。
卓木强巴抬头看了看,也看到了那些锯齿,不过此刻他已不用担心,说了声:"成了。"
莫金苦笑一声,突然坐了起来,神色严峻道:"门要开了"
卓木强巴道:"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没有破解的方法,那么设计者就似乎不打算让任何人通过,那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封堵了,省得麻烦。"
地底的震动渐渐传到地表,在斜坡的中央突然一块石板凹了下去,跟着向上收缩,露出那个两米见方的孔洞来,有光自孔中透出,卓木强巴看了莫金一眼,道:"我要下去了,你来吗?"
莫金摇头,他认为这种可能性和中五百万彩票一样小,要知道,这些房间都是可以任意旋转的,就算是看起来安全的房间,在转动之后,你怎么知道机关台一定不会转到下面,再说了,如果进入一个房间,其余五个出口都是机关台在下面怎么办?退回去?再不行,再退?若九宫变这种终极机关如此好走,它也就不叫九宫变了。
卓木强吧爬上东侧的悬梯,看了看这边的方孔,同样是一根长长的管道,透过管道看过去,也只能看到一个方孔,方孔里又是管道,再往里仍是如此,似乎无线延伸。卓木强吧跳下悬梯,对莫金道:"还等十米呢?不去下一个房间吗?"
两人从侧壁掉入一个小房间内,一个正正方方的小房间,长宽高皆相等,都在十米左右,就他们两人来说,还是一个蛮大的房间,小房
说着,莫金苦笑一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方设法也要把美国这种新研发的太空食品搞到手吗?不仅仅是在路上吃的,这个九宫变,一旦进去,运气好的,说不定钻过几十个房间就到出口了,运气不好的,在里面转上一年,你仍然在这个房间里打转,由于它是如此莫测难料,所以古人往往会将它放在通往最重要房间的必经之路上,我们运气真是衰到家了,我以为不会碰见这个东西。"
莫金无声无息。
但卓木强巴同时也知道,若不是靠电脑的帮助,仅凭他们两人,在十多分钟内,要解开这些看似简单的凹凹凸凸的按键,仍是个难题,不由对与它齐名的另两种机关产生了质疑,问道:"你说的古埃及转轮术和古中国敲砖术是怎么回事?"
"梆,梆。"上面有人在敲金属栏杆,莫金转动眼珠看去,卓木强巴站在桥上,问道:"要不要上来?"
两人一面讨论,一面向前,又走了两个房间,两人在房间中发现一些尚未干涸的血迹,还有一些衣料、毛发,莫金警惕道:"这些房间,有人来过了。"
卓木强巴道:"没用的,你没注意到整条通道并不是平整的吗?古人在通道内壁雕刻的那些石凿痕,我们称之为减声壁,它们能很有效地吸收掉你说话的声音,像这样的房间,隔三五个,你就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古戈巴族人对声学的研究九*九*藏*书*网和运用,某些方面甚至还在现代科学之上。我们不是说好了,跟着感觉走吗?你的感觉是朝哪个方向,我们就朝哪个方向。"
"用来干什么的?"
卓木强吧顺着莫金的目光望去,道:"那就是机关的枢纽嘛?悬在那个地方,我们够都够不着,怎么破解?"
卓木强巴心道:"和数字有关?难道是吕竞男说的逻辑砖块?"房间的挡板打开了,两人不愿过多耽误时间,趁机又钻了两个房间,卓木强巴提出,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当房间内的机关台都处于上方时,这个房间是安全的,沿着这些安全的房间前进,将会找到正确的路。
莫金点头道:"我们以前掘过三座南北朝时期的地底建筑,都碰见有这个东西,不过由于地势原因,那些都是很小的,都达不到九宫变的要求,即便如此也让我们吃尽了苦头,而这个东西,传说中就是诸葛亮发明的,在隋唐时期的墓碑中,没有,说明当时已经失传而来,而在魏晋南北朝之前,也没有,所以我们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相信确实如此,没想到唐朝时就已经失传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他们究竟是怎么搞到的,看这座神庙的规模,我们只能祈祷古人似乎严格按照图谱施工设计的九宫变,千万不要搞的比九宫变还大。
第四次移动开始,走过三个房间之后,第四个房间,他们从左边的通道爬出来,卓木强吧双脚刚落地,只听"铮"的一声,六个通道的金属挡板同时放下,桌木强巴大惊,问道:"怎么回事?时间还没到啊!"
"小鬼,你只会躲起来吗?"
莫金看了看渐渐上升的天花板,知道危险已解除,便道:"古埃及转轮术和这个差不多,在一间房间里,四面墙绘有四种不同的图案,然后房间的正中或是四边立着四个转筒,就和西藏的大经轮是一样的,每一个转轮上都绘有与四面墙相同的四幅画,每幅画占转轮的四分之一,后面的过程就和这点灯术很类似了,当你转动其中一个转轮,与其相邻的两个转轮也会同时转动,最后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将转轮上的画对着它身后墙面的画,四幅画对齐,机关就打开了。"
卓木强巴古怪的看着莫金,心想这算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杀人,老是怂恿我去杀?当下冷冷道:"我自有分寸。"
话音刚落,一从灰簌簌落下,莫金扫了扫空中飘落的石灰,眯眼睛瞄了瞄落灰的地方,突然眼睛一瞪,道:"原来如此。"只见那些石砖缝隙中,隐隐有飞速转动的齿轮露出锯齿来,而且随着天花板下沉的越多,那些锯齿也就显露的越多,而齿轮与齿轮之间的间隙,显然是躲不下一个人的。
莫金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道:"是的,以前我们也有人被陷在九宫里面,等数月后救援出来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全都疯了。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间,当你重复走过一万个这样的房间时,很多人都会绝望,这是一种对人的精神和意志力的极大考验。所以我才说,进入九宫变的人,只能听天由命。"
两人进了通道,并排向前爬去,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挡板突然将两人隔开,或是杀死其中一个,要知道,在这种地方,最可怕的就是一个人,就算身边有一个需要随时提防的敌人,也比一个人好。
莫金蓄足全身力量,发出又一记劲力十足的拳,将柯夫击退两步,当柯夫正准备反击时,突然身体向后一顿,紧跟着听见"客嘎嘎"一阵声响,柯夫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莫金,牙关紧紧地咬在一起。终于,"嘣"的一声,柯夫将牙齿咬断了,只见他的后腿,一脚踏入了巨型齿轮与齿轮的缝隙中,那巨型齿轮霸气十足的咬合力,顿时将他的一只脚碾地粉碎。那种骨头被瞬间粉碎的巨大的痛觉传导上来,即使是柯夫这样的硬汉,在咬断了牙之后,仍忍不住自胸腔发出"呃---啊--"一声惨叫。
"嘿!"卓木强巴抓住莫金摇了摇,问道,"怎么回事?嵌套九宫变有什么特别的?"
莫金听卓木强巴语气不善,转过头去,喃喃道:"总之,是敌人就对了,我又不会害你。"
"特别……是啊,很特别,"莫金的眼神一直盯着那个灶台,失神道,"记得我给你打的那个乒乓球的比方嘛?现在要换一换了,每个单个的乒乓球不是一个乒乓球,而是一个大的乒乓球,我们如今是在这个小的乒乓球里面,那大的乒乓球和小的乒乓球之间还有一道夹层,你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再等等,你看那里,"莫金指着地面的方形管道中部道:"房间发生移动的时候,会有隔板管壁这些通道,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正下到一般,就会被分割开来。"
莫金道:"我的意思是,那些佣兵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杀人不眨眼,手上或多或少都沾过人血……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碰上他们,你千万不能手软,还记得我和柯夫决斗时,那些佣兵,你一个都没杀,要是他们突然醒转过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