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3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3节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雾越聚越浓,驱之不散……
那时,他们都是一群快乐的单身汉呵……
丛明先回到母亲的住处,二姐一家都来了,二姐的儿子冬冬一看见丛明就“舅舅、舅舅”的亲热地扑过来。小男孩天性就喜欢枪,他总是把丛明的衣服掀起来看看那把枪在不在,丛明拍拍他的胖圆脑袋说“舅舅这回可没枪了!”
一家人围着桌子热热闹闹吃完饭,丛明说我回我那儿把房子收拾一下。
母亲说:“你二姐给你都打扫了,你要是累就回你自己的房子休息休息吧!”
她觉得跟丛明这种不可理喻的人也无法过下去,僵持到半年的光景就提出离婚。
他不得而知商秋云现在情形怎样了?
他的房子是6层楼的一个单居屋,已被二姐收拾得干干净净。他把窗子打开,让房外清冷新鲜的空气涌进来,这时他就看见对面楼九九藏书屋的阳台上一个穿红衣的女孩也正打开窗子,他看到她的时候,她也正在看他。有了那一次失败的婚烟,他对女人感到恐慌和害怕。他迅速逃离开窗子遁到屋里。他把警装脱下来,把兜里的东西掏干净,准备把衣服先泡一下然后再洗,这时他就触到了那支钢笔。哦,那是林天歌留给他的,那个快乐、单纯、洒脱的小伙子,他怎么就这样走了呢?是谁如此恶毒而又残忍地毁掉了那么美好的生命?他的内心深感一阵一阵的疼痛,他有责任追究那罪恶呵!
后来的一天,丛明对商秋云说:“哪天你让林天歌找我一趟,我们哥俩关系好着呢!”
他往外边一看,就见门口有一个穿雨衣的人站在雨里,再一细瞧,是林天歌。
商秋云分到预审处时他已从防暴队调到干校。
母亲知道儿子回来,九-九-藏-书-网特意做了儿子喜欢吃的粉蒸肉和小鸡炖蘑菇。
他觉得陶萍是一个俗不可耐的女人,他从一结婚就跟她分居,把自己的那床被子抱到外屋的沙发上,死活就是不理她。
那是赫战勋案子之后,古城又发生了几起抢劫,盗窃案子,他总是不管不顾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他的思维很特别,对每一起案子都有着一种着魔般的热情。有人就说他神经有问题。他也发现他和现时的这些人不合拍。刑警也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正好干校要一个射击教练,有人又急着把他撇出防暴队,却也正合他的心思,两下里都乐意,他就去了干校。
以后林天歌开着摩托车再找商秋云时就不背着丛明了。有时,林天歌看商秋云时就顺便到丛明那儿坐一会聊聊天,直到丛明考上公安大学……
第二天清晨,差一藏书网刻6点钟,他准时醒来,这已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了,他穿上那身深蓝的印着“公安大学”字样的运动服跑进清晨。沿着小区鹅卵石砌成的小路一直跑出去,就是晚屏山公园了。晨练的多半是老年人,年轻人越来越懒惰和贪睡。他想是因为他们还年轻,还贪睡得起。而实际上假如无法贪睡,也就意味着步入衰败了,对于生命就是意味着老化了。而对于林天歌,他的生命却是那样绝决地被罪恶终止了。他永远也无法再体验生命的不同阶段和状态给予人的成熟和思考。想到林天歌,他的步子就迈得格外沉重,远处,他看见一个像火一样的穿红衣的女孩太阳般由远而近地升腾跳跃着,她和他擦肩而过,原来是那个对面楼里的女孩子,她在冬天的晨雾中显得是那样亮丽而又美好!他情不自禁地就想起了商秋云和林天歌。http://www.99lib.net
丛明至今不能原谅那女人的恶毒,她跟他离婚后竟四处散布他没有性生活能力!
林天歌一看见丛明脸一红就转过脸去了……
他想,刑侦处的那帮小弟兄都是防暴队解散时陆续分过去的。他毕竟当过他们的射击教练。而且,每日训练结束,他们都成帮结伙地聚到他的宿舍里,听他滔滔不绝地讲射击理论,讲军事地形学,讲月圆月亏说……
商秋云连忙说:“是呀,林天歌老跟我提起你!他也说你们俩个好着呢!”
干校就挨着看守所。两个单位隔着一堵墙,中间开了一个小门。丛明常去看守所那边找打字员刘玉环帮忙打材料,刘玉环和商秋云是好朋友,他们没事儿时就坐一堆聊天,自然就与商秋云也熟悉了。
他的房子跟母亲的房子是紧邻的两个小区。那是母亲给他腾作结婚的洞房用的。想来,他的九-九-藏-书-网那场婚姻实在太草率了,他从部队复员时已经28岁了,母亲着急给他成家就于匆忙间托人给他介绍了针织厂的一个女工陶萍,他结婚那阵子一门心思要去上大学,每晚复习功课,陶萍气急败坏地把灯绳全给拽断了。那几年正兴做买卖,倒汽车,倒彩电,她天天一到家就摔盆子摔碗说:“现在谁还像你这样神经兮兮的念书念书!物价这么高,不挣点钱,将来张嘴喝西北风去呀……”
“嗯,好着呢,搞对象还背着我!”
有一天下雨了,他看见商秋云穿着雨衣匆匆地往大门外边走,他说“哎,小商你干啥去这么大的雨?”就见商秋云脸一红低声说:“丛大哥我没啥事!”
无论是从跟林天歌的个人感情,还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已决定插手调查林天歌被杀一案。
他合衣躺在床上,时光倒流着,翻转着把他拽入混杂的梦境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