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3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3节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陈默摇摇头说:“我家里有事儿,我不去了!”
陈默腾地一下子坐起来了,把说话的哥几个吓了一跳。
师永正心里明白,那几个时间已经做过查证,他只是想缓解一下陈默和他之间的一份僵持,那意思是说我给你机会了,我并没有掌握到什么。
“陈默,你跟我干了这么多年了,哪些人跟你说的?他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着你的面说同意了,开党小组会时一研究总通不过,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们呢?”师永正极力为自己打着马虎眼儿。
“‘1145’案子的事儿!”陈默从沙发移动脚步到写字台前面……
“挖出蔡光的弹夹你们应该找蔡光去,你们凭什么找我?他的弹夹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话间,叶千山的BP机就响了,他拿出机子一看BP机显示屏上显示:一切已布置好。尹小宁。
师永正以无言的沉默与陈默的挑衅的目光对峙着,陈默看到师永正的嘴角挂着一丝平静的笑意。
秦一真添油加醋地说:“这是从海南回来的正常反应,肾不好呗!”
“我找啥原因呀,我咋也比娄小禾强!我年年先进,我的工作不比谁差,你们为啥就在入党的问题上咬住我不放呢!党小组头一次是没通过,第二次就通过了!”
陈默退着出去了。
“我的事?啥,我有啥事呀!”
“你咋能说是我不同意的呢,那你入党的事儿得先经党小组和党支部同意呀?”
师永正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说:“案件没破,你也是搞案子的,而且你也是专案组的,咱们怀疑内部也不是怀疑你自己,做工作也不是你一个人!说实在的这案子不破,这专案组也得作为一个对象,你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1145’案子没破呢,你跟林天歌是同学,你们同学有十好几个呢,不瞒你说都做工作了!”
叶千山就给师永正使了一个眼色,师永正会意地哈哈一笑说:“大家吃好了吧?怎么样,我们现在出发吧!让这个中午在若干年后也成为一种回味吧!”
臧书记说:“王局长,你意见如何?”
陈默一直在听。
师永正来到王文君的办公室,把门反锁上。他说:“陈默已经公开跳出来了,我们得对他采取措施了!”九*九*藏*书*网
夏小琦说我回避一下,到尹小宁那边看看布置的情况,咱们几个都集中在这会让他起疑心的。夏小琦就先撤了。不一会,大老郭带着陈默就过来了。师永正说:“老郭先回去吧,陈默在这等着,一会给他交待一下任务!”
陈默说:“我爸爸在内蒙古当兵的时候,每天单调地吃着羊肉,我把羊肉都吃腻了,事隔这么多年,再回味,才知过去的那一份单调是一种很美好的东西,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王文君、师永正、叶千山和张厉宽四人匆匆赶往市委大院,秘书把他们让进臧书记的办公室,由叶千山简明扼要地把查证的情况汇报了一下,师永正又把一个时期以来陈默的种种反应讲了一下,当讲到下午陈默在师永正办公室的一席谈话时,臧书记面色忧虑地说:“看来动陈默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大老郭从外面进来嚷嚷着:“娄小禾,出点血,好好请请大伙吧!”
师永正在办公室正看文件,听见敲门声就随口喊请进来。门轻轻地被推开了,他抬头一看是陈默:“哦?陈默,你找我有事吗?”他下意识地将手插进口袋里,手紧握着黑洞洞的枪身。
“我知道就是你不同意的!”陈默咬着牙齿目光紧逼着师永正说。
只听陈默爽快地说:“好吧,我写!”
陈默在值班室的床上睡着了。
“陈默,全市数千名干警,不是随便把人弄这儿来的,你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吗!”师永正接替张厉宽自动进入审查的角色。
师永正目光直视着陈默的目光:“陈默呀,要论你的本事,你干得了!”师永正说话给陈默留有余地,那意思也含着你有这本事你不一定就干了。有这个本事的人多了!但他心里却说:陈默呀,你不但有这个本事,你也有这个能力。
他说:“这事呀,事有事在,人有人在,是你还跑了你?不是你呢,也给你扣不上。这事呀,你不该一惊一乍的!”
“吃点饭吧,我请客,这一段大家辛苦了!”王文君看看表又看了看师永正和叶千山,两人都摇了摇头,谁也没有食欲。王文君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着,他停住步对师永正说:“把纪委张书记也叫来吧!”师永九*九*藏*书*网正从内心佩服王文君思维的周密,他明白王文君叫纪委书记来的意图。
“陈默,我的话你都不信?你给我滚,你不信我你是找我干啥!”师永正假装发火了,他不想跟陈默陷进一场无意义的纠缠中,他急了,恼了,然后他要看看陈默到底要咋样。
陈默啪地站起来:“师局长,不是那事,是因为案子上的事!”师永正本来身子始终靠在后靠座上,这时身子不自禁地向前倾过来,问:“你说的是啥案子?”他问话的声音很平和,但血液正在上涌,他极力控制着情绪,一只手始终在兜里紧紧地握着那把枪。
“枪里只有一个弹夹,你一共有三个弹夹,另两个呢?”叶千山语气和缓,不愠不火。
“要我说,我也干得了!”陈默脸上露出一丝怪意的笑,他说着就抬起身子,站直了瞪视着师永正。
陈默听了此话在师永正的桌前转了一圈,然后陈默就附身趴在桌子上脸几乎与师永正就两拳的距离,眯着小眼低声问:“师局长你说,我能干出这事儿来吗?”
“我有啥问题呀,我啥问题也没有!”陈默的情绪显得异常嚣张而又暴怒。
师永正说:“那好哇,我但愿像你说的不是你干的!你抓紧时间给我写一个这起案子发案时间里你都干什么来着,全写清楚!
大家伙这才意识到陈默本来是和娄小禾一批报上去的,现在只批了娄小禾一个。
“师局长,可我没有作案时间!”陈默把手一摊。
叶千山往槟榔酒店赶的这个时候,师永正已派黄沙和夏小琦秘密盯上陈默。
师永正这边一切都停当了,而尹小宁那边迟迟没有消息,师永正说快12点了,咱们吃完饭再出发去北京吧!
几个人就前簇后拥着来到市局旁边的槟榔洒店一楼餐厅。叶千山给每人一瓶啤酒,大家伙在那一个中午都显得谈笑风声,连黄沙都破例讲了两个段子,陈默给每人都敬了一杯酒,每个人谁也没推辞就把酒喝光了。叶千山说:“陈默,你年轻,多吃点肉,我看牌子上写的是锡盟羊肉!”
王文君想了想说:“陈默是以攻为守,为什么?要搞透。外围追足迹,这是铁证,内部接触我同意张书记的意见,先由纪委出面,规九九藏书网定地点规定时间让他交待问题,方案制定好,进可攻,退可守!”臧书记又征询了师永正和叶千山还有什么意见,然后他说:“唐河清理是天助,你们做了大量细致工作,有成效,为进一步搞下去提供了宝贵线索。公安内部带枪人出事是大事,所以我同意接触陈默本人,以监查的面目出现,不宜扩大,小班子,选合适的地点,严格保密,如果审查完了不是,也不能再带枪了!”几个人在夜色里分手,谁都没注意这个日子是1995年的平安夜,也是林天歌被害八周年祭日,历史就是这样暗含了不可预知的机密和巧合。
“你要是愿意这么想呢,你就这么想,不过你也考虑考虑,为什么党小组不通过、不同意你呢?你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娄小禾就腼腆地说:“就是没这事,我也应该请一次了,走吧,这不也快到吃饭的点了!”
8点整,王文君拨通了市委书记臧书记臧天意的电话:“臧书记,我是王文君呀,‘1145’有重大突破,您是否能抽出时间……”“电话里不要说了,我在办公室等你们,现在就来吧!”
张厉宽是第一次听到“1145”案件的情况,他简直震惊极了!但毕竟是搞纪检工作,他的思维有他独到的地方,他说:“不如用顺水推舟的方法接触陈默,选择某个地点隔离,先礼后兵,时间不宜太长,不论审查结果如何,枪不能带了,外围工作可以同时开展,但不宜过多张扬!”
“不,陈默,你听说的不准确,事实上挖出的是蔡光的弹夹!”师永正纠正道。
第二天,1995年12月25日。一大早,师永正让夏小琦密查一下交枪纪录,看陈默的枪是否在枪柜里。范宝来说:“去海南前交的,回来一直没领。”师永正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紧接着他让已接替叶千山当了二科科长的尹小宁到军分区招待所选个高级套间,武警方面调集了七个小伙子配合警戒和严守以防出现万一,他要求尹小宁一切布置完毕就给叶千山打传呼。
王文君说把千山叫过来商量一下吧,师永正就给叶千山打传呼告诉他有紧急事情要磋商。叶千山就开上212吉普车全速地跑。快到槟榔酒店时,他的2199lib.net2发动机就起火了,他把火灭了就把车扔到了路边的停车场,挥手打的赶到槟榔酒店。
师永正抽出握枪的手,手掌汗汪汪的。
“陈默你坐,坐下说!”师永正待陈默坐下后斟酌着说:“你这个事儿啊,组织问题,也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的,你小子怎么这么矫情呢!你的组织问题不是有党小组吗?党小组上面还有党支部,支部上面还有党总支,你得一步一步来呀!”师永正在不知陈默的真实来意的情况下,只能跟陈默在语言里绕弯子。
师永正的脑筋急转着弯,他想陈默试探的可能性仍很大,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稳住陈默。
“哦,看来他实在是不愿意忍耐下去了,这样一来大家的危险性太大了,我看我们得找市委臧书记汇报一下,采取措施的事得他拍板呵!”王文君随手就抓起电话给臧书记的办公室打过去,秘书说书记正在开紧急会议,晚8点散会。
夏小琦、娄小禾和鲁卫东在另一张床上聊天,这时秦一真大着嗓门从外面进来了:“哎,让娄小禾请客,他小子入党的事批下来了!”
一群人就起着哄地往外走,秦一真回头一看陈默还坐床沿上就说:“陈默,走哇!”
“陈默,我问你,你的弹夹呢?”叶千山拉过一把椅子给陈默。师永正一挥手说武警退出房子,夏小琦和黄沙也各拉过一把椅子凑到陈默身边坐下。不知真情的人还以为几个人聚在一堆谈心呢!屋子里的五个人,其实都已各就各位,师永正和叶千山心里明白,对陈默,一切政策、法理,威势都是无效的,对付陈默的只有拿出推也推不翻的证据。
“师局长,党小组和党支部都通过了,就你给卡住了,我想问的就是你为啥卡我!”陈默咄咄逼人地说。
“不是那事儿,我听说就你不同意!”陈默是那样直截了当。师永正在刑警支队一向有一种不容人忽视的威严。大家对他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惧,当然那惧里含着对他的佩服和敬重。陈默一向也很惧他,但今天这话撕破了某种东西。
车子拐进军分区的院子,师永正说一块上来吧,我介绍我几个朋友给你们认识认识。四个人就前后相拥着来到军分区招待所的三楼305室,一推门,尹小宁、夏小琦和七个九_九_藏_书_网武警战士都等在屋子里。纪委书记张厉宽随后走进来。陈默脸上仅掠过一丝惊慌旋即就镇定了。他看着一屋子人不由自主地问:“啥事?咋了?”他边问边一张脸一张脸地看过去,最后将目光落到张厉宽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
“陈默,你也是干这个的,有些事,不用我启发你,我告诉你,你枪里的弹夹到了蔡光的枪里,你咋解释?”
这一边,在师永正的办公室里,叶千山、夏小琦、黄沙刚刚商量完动陈默之后的突审方案。大约在11点30分左右,师永正给大老郭拨了电话,让大老郭把陈默叫来准备去北京执行任务。
“你们这话说的没道理,即使我的弹夹找不到了,你们也不能就判定我和那几个弹夹有必然联系呀?!陈默歪扭着头,眼睛斜看着房顶。
“我的弹夹在枪里呢!”陈默傲视着提这问题的叶千山。
“我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听说河里挖出的弹夹里还有我的一个是呗?我还想问问我的弹夹咋到河里了!”
“你这就对了嘛,你抓紧时间给我写,是你干的,你就得交待,不是你干的,我给你澄清楚,我但愿不是你干的!”师永正又重复了一句:“我但愿啊!”
“陈默,其实你不用问这么多,你只需把你的弹夹的去向说清楚就行了!”叶千山递给陈默一根烟,陈默头一扭不搭理叶千山递烟的茬儿。
八点钟差一刻,王文君的司机将纪委书记张厉宽接到槟榔酒店。
张厉宽看着陈默语气威严地说:“陈默,我代表市局纪检委宣布从现在开始,规定你在这儿向组织说清问题!”
鲁卫东说:“陈默,咋晚上是不是跟媳妇发废了!晚上没睡好觉白天补呢!”
“师局长,我跟你干了这么多年,我的组织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到底什么原因?”陈默的脸色失却了全部的温和,话说得很冷硬且带着质问的口气。
四个人坐进师永正的桑塔纳车里,师永正坐前,黄沙和叶千山把陈默夹在中间并排坐在后面。叶千山说咱们凑和着挤挤,一会到军分区那儿换辆军车去。
“有人故意陷害我,你们八年了迟迟破不了案子,找我这么一个替罪羊顶上,给领导邀功请赏呀,好给古城有个交待呀,要不显得你们多废物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