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时间
第三场
目录
第一段时间
第三场
第二段时间
上一页下一页
比扬卡 护士学校今天该我值班。(她扑上去,搂住父亲的脖子)听我说,爸爸,答应让我高兴高兴。
克拉雷塔 (靠近衣帽间的门)这非常简单,夫人,只需看上一眼。(他打开房门,母亲犹豫地随他走到门口)这不就行了。一个人也没有。现在您信服了,夫人,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吧!
克拉雷塔 您好,亲爱的先生。(二人握手)很好,好极了,认识您非常高兴。(他闪到一旁,注视科尔特)您的女儿对我说过……(科尔特表示要坐下)不,不,请您站着。很好。您的女儿对我说过您心绪不宁,还有那种声音……
克拉雷塔 那再好不过,再好不过。身体一直没毛病,这比什么都强。这就有点像在完全洁净的台布上用餐。
比扬卡 (手上拿着一块手帕进来)这一块合适吗?
科尔特 为什么?您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头的?
科尔特 就这样?
比扬卡 (快步上)早安,我的小爸爸!你好吗?
科尔特 是他?
科尔特 (冷淡地)对,大量工作。
克拉雷塔 劳驾,亲爱的先生,您暂时最好不要讲。一个女人的声音,对不对?……请稍等一下。(他从医务箱里拿出一个极小的手电筒,打亮了,一连数次从科尔特的眼前晃过)不,不,您不要闭眼睛,正面看着我。很好。一个女人呼唤您,对不对?……(他仿佛自问自答)很好,好极了。(诙谐地)总是有大量工作,我想。说说看,亲爱的先生,您说吧。
克拉雷塔 哪里,夫人,哪里,根本不是。请原谅,能不能告诉我,那女人在哪儿?
科尔特 不过,老实说,我并不……
科尔特 那就请他坐到那边。
克拉雷塔 (爽朗地笑起来)以游客的身份!以游客的身份!太妙啦!您真是个风趣的人!
他又低头看材料。
科尔特 (身穿睡袍,正在工作室打电话)见鬼!他们没有动?不管朝这方向还是朝另一个方向,一点儿也没有动九-九-藏-书-网?斯帕纳,您知道弗莱桑堡昨天是不是还在苏黎世?您肯定吗?若是这样,我就不明白了。对,当然啦!对,这很可能。您要我怎么对您说呢?到头来还是您对了。不过,我还没有完全丧失希望。谢谢。对,过半小时我就出去。您一有消息就叫我。谢谢,再见。(他撂下电话,开始查阅材料)现在,金融管理局、萨维奥利先生、市政厅,还有萨罗但女士。噢!多少苦差事!
科尔特 (对着电话)当然了,我一直守在这儿,听着呢……怎么?又升啦?280,282?300?……295?……嗳!这就足够了。
科尔特 不,不,我是认真的,一定守信。不瞒您说,假如是作为患者去,那么我就没有什么劲头儿了。然而,若是以游客的身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会怀着极大的兴趣去的。
科尔特 谢谢。我答应您,一定守信。
克拉雷塔 谁都这么说!
母亲 (站在门口)她就在这儿,她就在这儿……
比扬卡 (哀求地)嗳!爸爸,现在你不要生气,你是要看我的笑话呀?
母亲 (挽上克拉雷塔的胳膊)教授,听我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她就在这儿,这我知道,我看见她了。
比扬卡 (恭敬地)您请坐下,先生。(她走向工作室的房门)爸爸,克拉雷塔来了。
科尔特 (对着电话)310?请重复一遍?……
克拉雷塔 从什么时候起,您听到那种……
科尔特 总之,让他快点儿。(他走进客厅)您好,教授。
科尔特 噢!可真麻烦。我什么也不对你们讲就好了。你们女人啊,就会小题大做!况且今天早晨我很忙。
科尔特来到客厅,母亲和比扬卡回身迎住他。她们的神态颇为尴尬,就好像扒窃让人当场抓住了似的。
比扬卡 先答应!然后我再告诉你。
科尔特 当然去了,等哪天吧。不过,教授,告诉我,您真的认为我……
科尔特 对。不过,我应当承认九九藏书,这事儿我并不怎么在意。
科尔特 (微笑着)一点儿不差。
母亲 (她上场,愕然停在门口)啊,纳尼在地上干什么?(她瞧见克拉雷塔)唔!对不起!
科尔特 什么事儿啊?
克拉雷塔 到底在哪儿呢?在大衣柜里?那好,这就打开瞧瞧,事情简单极了。(他拉开大衣柜门)这不就行了。空空如也!完全是空的!整个儿空荡荡,夫人。过来瞧瞧哇。您也一样,比扬卡小姐,过来瞧瞧。
母亲 我没有胆量去察看。
科尔特 明天?明天不行,我要去的里雅斯特
科尔特 他们在的里雅斯特等我。(不安地)您还是认为这事儿很急吗?
科尔特 (对着电话)340?情况还会更好?360?对,正如我跟您说过的那样。全部抛出!再见……我还待十分钟,对,再见。(他撂下电话,整理记录)胜利啦!他们行动啦!
科尔特 好,我答应。
克拉雷塔 (拍了拍科尔特的肩膀)不,不,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他看了看怀表)正相反,几乎没什么问题。一种征兆,即便如此,也是极为常见的。这么说吧,我若是您……真的,亲爱的先生,我们何不好好全面检查一次呢?
比扬卡 马上就找来,先生。要一块丝手帕吗?
科尔特 你瞧,妈,我什么事儿也没有。
科尔特没有应声,跑向工作室接电话。从这一刻起,在客厅的对话和科尔特接电话的声音相交错重叠。
克拉雷塔 非常荣幸,夫人。您不要担心,这是个小小的测验。(电话铃响。科尔特一下子扯下蒙住眼睛的手帕,立起身来)对,对,亲爱的先生,这就足够了,您可以起来了。
母亲 也许在衣
99lib•net
帽间里。
克拉雷塔 到底是谁呀?(微笑着)该不是一个幽灵吧?
科尔特 (对着电话)330,听好了,斯帕纳,到330,您还可以抛,对,对,所有的,手中所有的……对,对。
比扬卡 (介绍)克拉雷塔教授。我祖母。
比扬卡 (穿过客厅)对,是教授。
克拉雷塔 好极了。对不起,亲爱的先生。(他把科尔特的眼睛蒙上)很遗憾,还得要您来协助。现在,您应当摆出……类似……四脚着地的姿势。
科尔特 还跟小孩子一样!
克拉雷塔 对,在这里。不过是一秒钟的事儿,对不对?(他扶着科尔特摆出四脚着地的姿势)就这样,好极了。现在,请您朝门的方向爬。
克拉雷塔 谁呀,夫人?
科尔特 (压低声音对比扬卡)我特别讨厌这种事。
他笑起来。
克拉雷塔 都可以。(比扬卡下。他打量科尔特,就好像面对一个奇物)妙极了!您多大年纪啦?
克拉雷塔 (从衣帽间出来,笑容可掬)哦!您又过来了,亲爱的先生?恭喜恭喜,您这住宅漂亮极了,陈设高雅。(他看了看怀表)哎呀,这么晚了。至于您,亲爱的先生……(他狡狯地眨了眨眼睛)
克拉雷塔 嗳,不,不,您放心好了。不过,我倒是非常想让您去看看,先生。
科尔特 什么?
克拉雷塔 那好哇!您何不去看看我们呢?非常有趣,您知道吗?尤其对于您这样一个人,有趣极了。为什么不去一趟呢?
克拉雷塔 (满面春风)这就是说……我没有完全这样讲,对不对?
科尔特 妈,是斯帕纳来的电话。一记重拳!咦!教授在那儿干什么呢?
克拉雷塔 唔!一个女人,对不对?
科尔特 (打电话)对,对,我等着。您是说115?斯帕纳,115?什么?什么,140,漂亮极了!等一等,我记下来……九*九*藏*书*网您倒是说下去呀……
克拉雷塔 这是自然。(对比扬卡)小姐,能给我找一块大手帕吗?
克拉雷塔 啊!很遗憾,我不得不打断如此愉快的谈话。不过,时间晚了。
科尔特 已经起来啦?你是掉下床的吧?
比扬卡 明天下午。
科尔特 (情绪极佳)全面检查一次?
克拉雷塔 对。
科尔特 (对着电话听筒)是您哪,斯帕纳?对,对,等一下,我拿支铅笔。对,对。(非常激动)107,110,对,对,好……
科尔特 大约有半个月……
科尔特 在这里?
他点燃一支香烟,然后来到客厅。
科尔特 (对着电话)160?1,6和0?164?
比扬卡 只用十分钟,爸爸,随和一点儿。你会看出克拉雷塔挺讨人喜欢。恐怕他已经到了。(门铃响起来)他来了,他来了。
科尔特 五十二岁。
母亲 (指了指工作室)不能让他听见我说的话。我人老了,教授。我也没有什么学问,不过,我了解生活。听我说,教授。(她指衣帽间)我弄不清她是谁,也不知道她的姓名,但是她在那儿。
克拉雷塔 (始终笑呵呵的)然而,这是首先要做的事,任何事情都可以撂下。总之,要亲眼验证。这事儿如此……
克拉雷塔 (笑容满面,伸手拍了他肩膀一下,让他放心)比方说,等哪天您女儿值班,您就来看我们。小姐,您什么时候值班?
母亲 (对教授)您不会相信我的,教授,您准以为这是一种狂热状态所致吧?
克拉雷塔 (对母亲)您看见她啦?您知道她隐藏在哪儿?
比扬卡 你答应不答应啊?
克拉雷塔 五十二。哦!我明白……
科尔特 问我多大年纪?
克拉雷塔 对,就这样。慢99lib.net慢的,对不对?好,很好。(他注视科尔特的动作)停!现在,再往后退。不要转身,对吧,不要转身,在同一个方向。对,对,好极了……停!再耐心一点儿,亲爱的先生。不要动。现在,再朝门口儿爬一趟,完全像刚才那样……好,好极了……非常好,非常,非常好!非常有趣。
科尔特 (喜形于色)怎么说,教授?
克拉雷塔 半个月。很好,好极了。是间歇性的,对不对?
科尔特 我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
布景与前场同:还能看到衣帽间,只见里面有一个大衣柜。早晨。
母亲 大概是个女人。
母亲 没什么。我让他看看房子。
她冲向前厅。
克拉雷塔 没什么,没什么。从前……患过什么病?
母亲 (未动地方)别,别,比扬卡,求求你了。
母亲 我也不知道……可是,她就隐藏在那儿。
克拉雷塔 吓!这些企业家,真是日理万机!不要想什么的里雅斯特了。况且,明天,施罗德也在,施罗德教授。您就有机会认识他了。不是这样吗?请相信我,他这个人,非常值得结识。
母亲 她就在这儿,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又出现。
比扬卡 (讲话速度极快)等一会儿,克拉雷塔教授来接我。你要同意我让他上来十分钟,给你很快检查一下。
克拉雷塔 (进来,满面春风)早安,小姐。准时赴约,对不对?(他从西服背心兜里掏出怀表看了看,摇了摇头,又扫了一眼周围,又掏出怀表瞧了瞧)我们可爱的患者在哪儿?
克拉雷塔 我们所有的人,每隔两三年都要检查一次,尤其是身体健康的时候。全面检查:透视,验血,做心电图。养成这种习惯非常有益,非常有益。这事就算放到一边,近日,何不去医院看看我们呢?我可以打赌,像您这样一位企业家,从未见过一所现代化医院。难道我说错了吗?
克拉雷塔 究竟是谁呀?我不明白。
科尔特 (对着电话)210……大跃进!仁慈的上帝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