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实习刑警侯大利
刑侦系高材生侯大利
目录
第一章 失踪的女高中生
第二章 实习刑警侯大利
刑侦系高材生侯大利
第三章 用三个烟头锁定嫌疑犯
第三章 用三个烟头锁定嫌疑犯
第四章 鸭骨上的DNA
第五章 侯大利进入105专案组
第六章 又一桩溺水杀人案
第七章 连环杀手暴露踪迹
第八章 一张剪报揪出幕后黑手
第八章 一张剪报揪出幕后黑手
第九章 侯大利遭遇袭击
第十章 杨帆溺亡的真相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用脑中怪异能力看了一会儿墓碑,在脑中与栩栩如生的杨帆进行交流。交流完毕以后,他用手帕擦干净杨帆的墓碑相片。
对一般家庭来说,一对一家教挺贵。侯国龙压根没有考虑钱的问题,更关心的是儿子能否坚持到高考。他和妻子李永梅聊起儿子参加高考这事,得出这个结论:若是儿子是鸡公屙屎——头节硬,没有毅力和恒心,那就证明儿子就是寻常的庸人,只能守成,更多考虑是多留点钱,让他这一辈子过得舒服。经营企业则需要找职业经理人。若是儿子真能坚持学习,如愿考上山南政法大学,那么儿子就真是可造之才,自己的企业肯定要交给他。就算他当了警察,到时也必须接手家族企业。
楼下保安出面阻拦杨勇,杨勇便与保安厮打起来,最后还端起一个小花盆砸在保安头上,砸得保安鲜血直流。
山南政法大学侦查学专业是教育部批准建立的我国第一个侦查学本科专业,山南政法系统特别是刑侦系统有大量领导毕业于此专业。侯大利想得很深很细,决定成为诸多刑侦领导的小师弟。
侯大利慢慢松开手,眉毛渐渐平顺,道:“快说,别卖关子。”
杨帆出事以后,这对于侯大利是天大的事,他不理睬金传统卖的关子,继续往前走。
侯大利、金传统都是富二代。侯家企业是属于省内拔尖、全国有名的企业,金家则是本地房地产企业,当地有名。他们两人在学校是属于“带有严重社会习气的同学,混入一班,严重影响了本班的学习风气”,这是班主任杜眼镜给出的结论。
侯大利参加此项目时占了大便宜,不用死记硬背,头脑中清晰显示两面魔方墙,并转换成3D图像。当两幅图像重合以后,调整的色块便自动跳了出来。他凭着这个变态能力成为山南电视台当期货真价实的超级找碴王。此节目播出后,轰动山南政法大学。
李永梅坐在儿子病床前,拍着胸口,道:“吓死妈妈了!”
侯大利突然上前一步,狠狠地给了朱建伟一个大耳光,道:“你狗日的在别人伤口上撒盐,恶毒!”
夏晓宇是国龙集团江州公司老大,耕耘江州多年,人脉极广。侯大利到江州刑警支队实习,就是由其落实。
晚报上的相片是杨帆的演出照。这张相片平时贴在江州一中的告示栏里,应该是被记者翻拍出来。客观来说,记者翻拍技术很不错,报上相片非常清晰,杨帆似乎一下就活了过来。侯大利注意到文章的编辑和摄影皆是朱建伟。
杨勇如突然中枪一般,向前扑了半步,抓起报纸。报纸第四版用全版来描述杨帆落水之事,特意配上了演出相片,用许多笔墨描写杨帆的美丽,并且提出数种猜测。虽然最后写了一句“秋雨到来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可是消费死者吸引眼球的意图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陈阳意识到不对,道:“侯大利,有事?”
旁边男子将报纸卷在怀里,走在行道树下,消失在人群中。
在遗体告别等诸多环节中,侯大利一直神情麻木。前一段时间他在夜晚偷偷流了很多泪水,流得太多,导致没有了泪水。当木槌敲在头盖骨上,他能感受到杨帆钻心的疼痛以及对人世的不舍,泪水再次奔涌而出,湿透胸襟。
他从院外走进门,拿着几份积在报箱里的报纸。以前每天都是女儿清理报箱,这几天女儿没有拿报纸,报纸塞住了报箱口。他将报纸夹在腋下,走到客厅,呆站半天,才将报纸放在桌上。
其他同学刚刚经历了残酷的http://www.99lib•net高考,进入大学之后,至少在进校初期有所松懈,谈恋爱,打游戏,普遍在专业上并不是太用功。此消彼长,侯大利在大学初期很快就在专业课上脱颖而出。
侯国龙得知儿子想法以后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几乎是一夜之间懂事了,知道做正事,忧的是儿子居然要当警察。一般家庭,儿子当警察值得庆贺,但对侯国龙来说,儿子最重要的职责是回到家族企业工作,等到熟悉企业情况以后接班。掌控国龙集团,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当警察,实在不是侯大利该做之事。
在女儿出事之前,杨勇只知道女儿与侯大利关系不错,后来在收拾女儿遗物的时候,看到她的日记,少女敏感细腻的心思在日记里表露无遗,因此同意由侯大利送女儿最后一程。
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大学时光不过人生短暂片刻,转眼就到2007年实习期。
侦破没有立案的杨帆落水案,这是侯大利考入政法大学的初衷。进入政法大学以后,他清晰地知道要破此案难于上青天。若是他放下此案,杨帆会永不瞑目。因此,不管破案难度多高,侯大利都必须做下去,这或许就是他的宿命。
不管杨勇家庭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太阳照常升起,世安厂按照自有节奏进行演变,邮递员每天按时将报纸送到订户家门口。
侯大利问:“杨叔还在派出所吗?”
侯大利和那男人同时来到报刊亭,各自要了一份《江州晚报》,站在报刊亭旁边观看起来。
说到这里,他哽咽起来,紧紧抱住侯大利。
李永梅不满地责备道:“难得回江州,说好不出门,怎么又往外跑?”
江州公墓建在山上,从上往下俯视,无数墓碑构成了墓碑军阵。侯大利站在墓顶再次验证车祸后增强的奇怪能力:闭上眼,墓碑在脑中能够单独虚拟出来,从低到高,层层叠叠。凡是他看过的墓碑,墓碑上的相片和文字都会浮现出来,清晰异常。
陵园密密麻麻立着坟墓,墓前皆有墓碑,墓碑上端安放相片。相片多是老人,还有部分中年人,年轻人非常少见。骨灰放置完毕,盖上花岗石盖板。盖板落下,从此阴阳永隔。秦玉坐在女儿墓前久久不愿意起身。
侯大利考上山南政法大学刑侦专业是为了破案,不管案子是否真存在,杨勇想到侯利能做到这一步,深受感动,打电话时潸然泪下。
侯大利即将走进教学楼,同班同学金传统跑过来,神神秘秘地道:“你知道吗,陈雷出事了。”
山南电视台为了增加收视率,配有官方指定的种子选手。种子选手要提前记住两万两千五百块小色块的顺序,这两万两千五百块小色块在现场排成一面墙,在现场临时调整一块魔方色块以后,要能够根据记忆,将调整色块找出来。
侯大利摇头道:“我哪里都不去,就在江州一中。”
侯大利靠特殊关系进入江州一中,成绩烂如狗屎,要考上山南政法大学刑侦系并不容易。好在如今才是高一,只要认真学习还是很有希望。为了尽快提高成绩,他决定请英语、数学、语文的一对一家教,周六、周末和寒暑假将全部用来补课。
“我不是赌气,是真要考政法大学刑侦系。”
陈阳拉住侯大利,不让他继续打人。
侯国龙叫苦不九_九_藏_书_网迭,道:“朱支队是江州首屈一指的神探,办过不少大案要案。他认定杨帆是意外落水,那肯定就是意外落水。没有行凶人,你怎么破案?破不了案,难道一辈子不回国龙集团?”
实习前,侯大利和同学们喝了一顿酒,提起行李,前往实习单位。
侯大利在病床上做出重要决定:好好读书,考上山南政法大学刑侦系,以后成为刑警,将杀害杨帆的凶手找出来。
“不管他们是不是认同,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没有外力,杨帆不可能落水。我若是放弃追查此事,这辈子就没有意义。”
侯大利离开报社大楼以后,将杀猪刀丢进垃圾桶。
侯大利与山南政法大学的同学有明显的差异。他进入大学时,身怀侦破杨帆案的强烈动机,积极主动学习专业知识,对谈恋爱等与专业无关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他仍然没有从心理创伤中完全解脱,尽管与同学们正常生活在一起,却真实地觉得与所有人和事都有隔膜,是以观察者的眼光和心态看待大学生活。他与同学一起玩耍打闹、喝酒跳舞时显得很正常,表面上甚至可以很兴奋,但内心深处非常冷静,总是脱离于欢乐的青春之中,这让他缺少真正的快乐。
杨勇在女儿生日时都会悄悄回到江州。女儿墓地非常干净,总有一束没有干枯的鲜花。鲜花带着露水,娇艳欲滴。侯大利在小时候无论性格还是品性都是极好的,当上富二代以后,名声在世安厂变得糟糕。谁知这个名声糟糕的纨绔子弟居然是个痴情人,能一直为女儿打扫坟墓,还能为了女儿考入政法大学。
2004年,高考前夕,侯大利在摸底考试时已经是全班第四名,成绩优秀。侯国龙和老师们轮番做思想工作,希望侯大利能够报考清华或者北大。高考结束,侯大利根本没有考虑其他志愿,只是填报山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专业。
侯大利觉得金传统这个富二代幼稚,不理睬他,直接进教室。走进教室,所有同学的目光都射过来,最后集中于特别辣眼睛的大号新书包。
金传统这才注意到侯大利背着大书包,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侯大利是在省城“操过社会”的人,特别忌讳在校外背书包。开学之初,金传统因为背书包被侯大利嘲笑过数次。如今金传统能不背书包则尽量不背书包,岂料侯大利居然重新背起了大书包。
侯大利道:“我拿到山南政法大学刑侦系录取通知书了。我在山上,给小帆扫墓。”
出车祸以后,侯大利发现自己脑袋似乎出了点问题。他以前就因为出色的观察能力而被称为“四眼狗”,而车祸之后,这个能力更是得到大幅提升。现在的一双眼睛几乎像是摄像机一般,视野变得更加宽阔、清晰,而且能快速而敏锐地捕捉每一个细节。更让他吃惊的是,一旦闭上眼睛,关注点的画面便会自动跃入脑中,细节清晰,结构明确,就像是摄像机的画面回放功能一样,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供他检索和审视。
在朱建伟对面坐着两人,其中一人正是随着朱林来家里调查情况的陈阳警官。有警察在场,侯大利没有拿出杀猪刀,直接道:“我找你有事。”
侯国龙暗自叹息:以儿子的聪明和毅力,读清华、北大都没有问题。可惜读了政法大学,儿子以后的人脉集中在警察圈子里,而非更高层,多少会影响前程,实在遗憾。
“你如果不想在一中读书,可以留学,随时可以走。”侯国龙不愿意儿子到省城再次成为纨绔子弟,准备直接将http://www.99lib.net儿子送出国。
半个月后,侯大利出院。他走出医院来到学校,总觉得以杨帆之死为分界点,世界发生了微妙而明确的改变,现在的世界与以前的世界不再一样,每个相识的人或多或少都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非常隐蔽,但是侯大利能够感受到。疑惑很久,他明白自己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
对侯大利来说,新书包具有象征意义。
杨帆落水之后,警方不予立案,侦查工作自然无从开展。侯大利大骂警察是废物,骂过之后,痛定思痛,知道无法改变警方决定,他便做出改变人生的决定:当刑警,亲自找出凶手,为杨帆复仇。
儿子表明态度以后,侯国龙抱着侥幸之心,在病床前做儿子的思想工作,道:“我支持你考大学,这是大好事。但是,爸爸建议考山南财经大学,或者山南大学。”
杨勇神情憔悴,胡须和头发干涩、灰白。他久久凝视极为熟悉又格外陌生的侯大利,道:“谢谢你为小帆做的一切。我们要搬家,离开江州。每年肯定要来给小帆扫墓,你有空也来看看她。”
李永梅对此评价是“贪心”,儿子走正道,比什么都强。儿子在这两年多的变化已经带给她太多惊喜,她绝对满意。
“我不玩了。”侯大利摇头,朝教室方向走。
侯大利慢吞吞地道:“我考政法大学,以后当刑警,至少是一条正道吧,而且只是暂时的。若是我继续混社会,吸点毒,捅死个人,那就真是歪道。”
杨帆的死亡如一颗钉子,深深嵌入侯大利大脑某处,让他无法用以前的方式面对生活。警方没有立案,社会也无能为力,导致他独自面对杨帆惨死带来的心理创伤,身心都出现一种类似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只不过没人朝这方面思考。
金传统自然不能理解侯大利心境突变,道:“哎、哎,你别走,听我说。陈雷曾经给杨帆写过情书,这事大家都知道。公安到陈雷家里核实情况,有意外发现。”
进入报社大楼,杨勇狂吼:“朱建伟在哪里?朱建伟你个杂种,给我出来!”
以杨帆遇害为分界线,在分界线以后,侯大利这个富二代彻底脱离了省城和江州市里的富二代圈子,变成沉默寡言的高中生,每天行走在学校和家里,除了读书以外,还天天坚持锻炼。
金传统捂着脖子喘了一会儿气,才道:“警察找陈雷问话时,无意中发现他家里有一辆摩托车是偷来的,搂草打兔子,把陈雷弄进去了。陈雷太倒霉,简直是祸从天降。今天晚上,我们找地方玩玩,给你扫扫晦气。”
拿到山南政法大学录取通知书以后,侯大利前往公墓,给杨帆上香。
侯大利原本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听到父亲之言,猛地坐了起来。他站在窗前等到父亲走远,这才找理由下楼。离家最近的报刊亭刚巧卖完了《江州晚报》,他沿街道向前走,走到另一个街心报刊亭。
杨勇和秦玉不能面对女儿骨灰,由秦玉的妹妹和侯大利两人一起进殡仪馆处置骨灰。
侯大利直截了当地道:“爸,你不用绕弯子,我也不绕弯子。我当警察就是为了杨帆。破了杨帆的案子,抓住凶手,我就回公司上班。”
烈火熊熊,杨帆短暂的一生在亲人的悲哭中结束。
侯大利停住脚步,眉毛根根直立,抓住金传统的衣领,道:“什么发现?”
金传统紧追几步,与侯大利并行,道:“没有想到,陈雷平时成绩挺好,居然是盗窃集团的一员,潜伏得很深哪!”
整整四年,侯大利只出过一99lib•net次风头。进入大学后,他发现自己独特的视觉捕捉能力,以及空间感知能力在刑侦方面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和训练,变得更加强大。在模拟案件教学时,能够迅速将模拟现场装进大脑,闭上眼就能清晰地在头脑中还原和重建现场,甚至能在脑中发现在现场时没有注意到的异常情况。
金传统是排骨身材,被勒得直伸舌头,道:“放手哇,我出不了气。”
想起杨帆还要经受烈火,侯大利心如刀绞。他回到房间,心道:如果我不去和省城哥们儿玩,而是送杨帆回家,就不会出事。这个想法如毒蛇一样撕咬着他的心,无法摆脱。
他推开朱建伟的办公室,很平静地叫了一声:“朱记者。”
骨灰出来以后有很多大块,殡仪馆工人用一个木制工具压迫骨灰,让骨灰变得细小,更坚硬的骨头则直接用木槌敲破。
坐在皮椅上的瘦高个态度高傲,昂起头,道:“你是谁?”
杨勇全身血液急速涌上大脑,大脑发出炸裂之声。他抓住报纸往外跑,在厂门外跳上公交车,进城,跳下公交车,又狂奔。
侯大利混过省城圈子,并非没有见识,可是毕竟年龄还小,又没有实际工作经验,被朱建伟一番大义凛然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这些话很多都是假话空话大话,但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驳。无法反驳,更让侯大利怒火冲天,再次冲过去打人,被两个警察拦住。
大二以后,一部分同学确定了奋斗目标,有的想考研,有的热衷于社会活动,这两部分同学进步很快,在学校崭露头角,更多同学仍然懵懂,随波逐流。
为了验证这个特殊才能,侯大利参加了山南电视台主办的《超级找碴王》节目。这个节目中有一项特殊比赛:从四万五千块魔方色块中找出一块被调整过的魔方色块。
在儿子昏迷期间,侯国龙和李永梅一直守在病床前。当儿子醒来以后,李永梅当即决定捐款给寺庙。侯国龙成为国内著名企业家以后,对侯家来说世俗上的事都不算太难,唯独解决不了精神上的事以及更玄妙的命运。侯国龙和李永梅这对无神论夫妻开始向缥缈的命运低头,信起神鬼,成为省城寺庙的贵客。
侯国龙弯腰穿鞋,道:“今天《江州晚报》登了杨帆落水的消息,用了小帆大幅相片,杨勇很生气,到报社找记者,结果在一楼和保安打了起来,把保安头上打了一个洞。杨勇被带到派出所,我得把他捞出来。”
杨帆爸爸来闹过事,朱建伟明白眼前此人肯定是为杨帆而来。一篇报道引起广泛关注,这正是记者的成功之处。他吐了一口血水,严肃地道:“新闻不受任何力量绑架,市公安局不能干扰新闻,你这种暴力也不能阻止公众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你是当事人的家属吗?你寻衅滋事,我有依法追究你责任的权利,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原谅你。”
手机响起来。杨勇的声音很遥远也很熟悉,道:“高考怎么样?”
“小帆不幸走,最放不下的还是她的父母。若是要追凶,也应该是他们。如今你杨叔到省城私立医院当医生,你秦阿姨也跟着过去,他们实质上认同了小帆是意外事故。”
与杨勇和秦玉分手后,侯大利神情恍惚地往回走,穿过马路时都没有听到一辆汽车高扬着喇叭冲了过来。汽车司机猛打方向盘,才避免正面直撞过去,但擦藏书网身而过的一刹那,还是将侯大利远远撞飞出去。
杨勇不知自己应该做什么事,耳中又飘起了隐约的钢琴声。他的眼光在屋内四处寻找,寻找女儿的身影,突然间,他看到了熟悉的女儿。女儿的演出照被印在《江州晚报》上,相片有八分之一版,格外清晰,栩栩如生。
大学毕业前,侦查系资深的费教授主动提出让侯大利读自己的研究生。这位资深老教授不仅有深厚的学术背景,而且他所带的研究生大部分居于国内刑侦领导岗位,若是考上老教授的研究生,有助于侯大利在本行业发展。侯大利委婉而明确地拒绝了老教授抛过来的橄榄枝,执意回江州做一名刑警。这让所有知情人深以为憾。
杨帆出事后,侯国龙和李永梅都一直留在江州,准备等杨帆火化之后再回省城。侯国龙平时忙得不落屋,也趁此机会在家休整。他接到秦玉电话后,急匆匆地对妻子道:“中午别管我,我要出门。”
侯大利在商店买了一把杀猪刀,带在身上,直奔报社大楼。杨勇是医生,没有街头打架经验,再加上暴怒之下失去理智,没有找到朱建伟,在一楼就和保安纠缠在一起。侯大利在省城这几年,跟着一帮人胡吃海喝,耳濡目染,学了些社会手段。他进入报社,非常平静地在楼下办公室问清楚朱建伟在哪一间办公室。
杨勇原本想说妻子又怀孕了,得知侯大利在山上之后,没有再说此事。他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想法,总觉得再生小孩就是抛弃杨帆,割裂了与女儿的联系。这种想法没有任何道理,产生以后却很难消解。
杨勇和秦玉从墓地下山之后,直接去火车站,准备前往省城。他们两人将所有一切都留在江州,包括家具、房产、记忆和熟人关系。
李永梅指了指卧室,道:“你小声点,别让儿子听见。”
“报纸妹,我知道你是被害的。我发誓要揪出凶手,为你复仇!”侯大利捧着骨灰盒,对天发誓。他发誓时没有说出声,只是说给自己的灵魂。经历了如此惨痛之事,如果不能抓住凶手,他的灵魂将永远不得安宁。
省城老板圈子普遍对教育子女感到心忧,因为下一代违法犯罪的着实不少。侯国龙如触电一般跳起来,道:“好、好、好,你想考政法大学,那就去考吧。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赌气话。”
虽然种子选手能提前看到由四万五千块色块构成的两块魔方墙,但是要记住两万两千五百块小色块的顺序则需要技巧和惊人的记忆力,非天才根本做不到。
与儿子交流以后,侯国龙和李永梅只能依了儿子。虽然考政法大学不是最佳选择,总强过成为混世魔王。
另一个方向走来一个头发略斑白的男人。
这几年,国龙集团如日中天,侯国龙屡上国内富豪排行榜。侯大利在学校竭力保持低调,不考研,不谈恋爱,也不参加社会活动,只对本专业感兴趣。他成为同学眼中的大怪物,得了一个“变态”的绰号。
杨勇无法接受女儿突然间离开人世的现实,不敢相信女儿躺在阴暗冰冷的殡仪馆。他每天出门时,总有女儿背书包上学的幻觉。每天进屋时,也总是觉得女儿就在家里,耳朵里还传来隐约的钢琴声。
侯大利昏迷了十二小时。在昏迷之时,脑中不间断地涌出世安桥上的细节,无数细节碎片在头脑中飞舞,构成了千变万化的图像,所有图像都不支持杨帆是意外落水。
如游魂一般回到家,侯国龙已经回家。
侯国龙道:“出来了。派出所民警知道他家发生的事,没有为难他。杨帆明天火化。可怜的孩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