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侯大利进入105专案组
市委书记牵头成立专案组
目录
第一章 失踪的女高中生
第二章 实习刑警侯大利
第三章 用三个烟头锁定嫌疑犯
第三章 用三个烟头锁定嫌疑犯
第四章 鸭骨上的DNA
第五章 侯大利进入105专案组
市委书记牵头成立专案组
第六章 又一桩溺水杀人案
第七章 连环杀手暴露踪迹
第八章 一张剪报揪出幕后黑手
第八章 一张剪报揪出幕后黑手
第九章 侯大利遭遇袭击
第十章 杨帆溺亡的真相
上一页下一页
刘战刚道:“我的意见是各单位推荐两个人选,再由你挑选,专案组除了你,再定四个成员。”
朱林摘下围裙,对妻子道:“老婆子,你来弄菜,我和战刚有正事。”
关鹏回到公安局,特意将副局长刘战刚找来传达了书记和市长的意见,提出要将专案组条件弄得好一些,放在刑警支队原来的老楼,单独立户,独门独院。
来者五十来岁,材消瘦,穿白衬衣、西裤和黑皮鞋,干练,沉稳。
一辆豪车来到市委门前。早有一个市委工作人员等在门口,将来客带到市委书记小会议室。来客现身后,市委书记、市长和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依次与对方握手。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对师父说出来。
在书房里与关鹏通电话时,两人已经简单讨论了专案组人选问题。关鹏打心眼里对侦破十四年前的悬案没有信心,他的意思是精兵强将还是留在各单位,破积案固然重要,江州老百姓更关心的是最近发生的案子,各单位当前精力肯定要放在有线索的新案上。
刘战刚用菜刀将几瓣独蒜压碎,道:“师父是什么想法?”
刘战刚从公安大学毕业以后,便跟在朱林身后搞案子。
专案组成立以后,市委赵书记特意请丁晨光来到市委小会议室,由关鹏当面讲解专案组成立的情况。
专案组放在刑警老楼,专案组组长朱林和顾问老姜特别满意。
老姜对推荐上的名单稍稍陌生一些,认识其中五成,反复考虑后,写了两个名字。写完之后,他看过朱林写的三个名字,顿时哈哈笑了起来,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老姜道:“很多民警不认识了,没法再选。经侦葛向东,这是谁?”
朱林将手在围裙上慢慢擦着,道:“从支队长位置退下来,距离退休又有几年。这几年闲在支队,我会非常难受。这个专案组是我人生最后一个舞台。在接受组长职务之前,有一个问题想问一问市局,只为丁丽设专案组,其他几个未破的案子怎么办?被害人家属知道了会怎么想?说不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赵书记挥了挥手,道:“你看问题还是局限在公安业务上,没有能够上升到政治高度。我再重复一遍,四百八十亿投资,三千个就业岗位,这对江州发展有多重要。命案必破本来就是对公安的要求,公安推脱不了责任。你回去立刻重新成立专案组。这个专案组要有专人负责,抽几个警察专门负责此案,定期与丁总联络,通报情况。至于如何使用专案组,如何调集人手,是你关鹏的事情。我知道公安正在全省搞清网行动,任务重,人员紧,但是人手无论再紧,专案组这几个人还是调得出来。处理好各方关系,不违规,又能解决事,这就考验你关鹏的水平,我相信你能够做好。”
刘战刚打了个哈哈,笑道:“有的民警最多业务差一些,谈不上歪瓜裂枣。俗话说,一只狮子领着一群羊,这群羊也九九藏书能变成狮子。师父就是那头狮子,肯定能带好这支队伍,关局和我都很有信心。”
朱林当了多年支队长,自然理解“不能荒了自家的地,肥了外人的田”的道理,只是涉及具体办案,还得提出要求,道:“专案组成员不能由我来挑选?全拿最弱的,我也没有办法搞。”
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项目终于落地,赵书记和海市长自然很高兴。关鹏趁着两位大佬高兴,开口要装备。赵书记和海市长这一次爽快地答应了公安局购买装备的请求。装备就是钱,装备就是能力,能以一个专案组换来两千多万装备,关鹏大觉划算。尽管这些装备按规定应该装配,可是只要市委市政府推托一句没钱,想要的装备也就成为水中月。
由于情报准确,前期工作扎实,樊傻儿和另一个侦查员顺利地将毒贩双手控制住。意外在于毒贩比预期的还要强悍,两个身强力壮的侦查员没有将其完全压住。毒贩拼死挣扎,咬住另一个侦查员的耳朵,用力猛扯。侦查员耳根处鲜血直冒,咬牙承受,牢牢按住毒贩的手。
老姜道:“人走茶凉,说话不管用,热脸贴冷屁股,这诸般滋味,老朱慢慢体会吧。我是轮番体会过一遍,现在很能适应了。”
另一个侦查员的耳朵几乎被撕掉,只剩了一层皮。
省厅对这次抓捕相当重视,派出精干人员协调指挥。最开始一切顺利,在收网时候,禁毒支队长为了稳妥起见,将最能打的樊傻儿派到最前线,担任抓捕手。
“朱支”这个称呼已经伴随朱林很多年。这个称呼是外界赋予,迟早要被收回,朱林对此有清醒认识。这一天终究到来时,朱林并不平静,甚至可以用百感交集来形容。
丁晨光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据我所知,专案组实质不存在了。没有专案组,谁还管以前的旧案?我想了解案情都不知道找谁。”
关鹏领命以后,在车上想好了工作方案。
“我会征求他的意见。另外,专案组想请老姜局长当顾问。”朱林知道侯大利当刑警的真实意图,所以有绝对把握说服他来到专案组。
关鹏道:“在书记面前不说假话,丁丽的案子有十四年了,以前技术手段差,刑警水平参差不齐,没有留下太多有效证据。依靠以前资料,现在侦破的可能性很小,除非碰上死老鼠,由其他案子牵出来。”
关鹏接到市委书记电话后,立刻来到小会议室。
海强市长曾经做过政法委书记,对政法上的事还算内行,解释道:“案子没有破,专案组肯定没有撤。只不过老案一直没有侦破,新案又会发生,所以人就被抽到新案子了。在破新案子的同时,只要发现了老案线索,立刻就要上手。”
朱林问道:“姜局少写一个人?”
这让朱林意外。他沉默了几秒钟道:“这是你的建议吧?”
来到书房,朱林和刘战刚相对而坐。
朱林道:“我当了三十年刑警,破案无数,立功无数,这八个字真还当得起。但是,江州五起命案没有侦破,这是给我职业生涯最无情的耳光,让我这个支队长灰溜溜的,不管走到哪里都被
九*九*藏*书*网
人戳脊梁骨,害臊哇!若是破不了这几个杀人案,我这辈子刑警算是白当了。我建议成立专门负责这几个命案积案的专案组,专案组的名字就以丁丽被害那天的日子来定名,叫105专案组,将其他四个未破命案全部纳入专案组,这样对丁晨光能交代,对其他事主也能交代。”
樊傻儿作为一线民警,冒生命危险与毒贩搏斗,造成的意外伤害不应由一线民警承担。可是,樊傻儿肘击毒贩之后,一场战役级成果变成了战术级成果。原本是一锅好饭变成夹生饭,没有办法再吃。省厅和市局大失所望,闷了一肚子火,又发泄不出来。
“这事得请示关局。”
丁晨光感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诚意,等到关鹏局长讲完,取下眼镜,抹了抹眼角,道:“市局成立了105专案组,能够破案最好,可以告慰可怜娃儿的亡魂。我也是理智的人,案子过了十四年,侦破很难,或许破不了。只要有人还在破案,我就觉得有所安慰。谢谢赵书记和海市长,谢谢关局。我同意与市政府签合同,集团大本营放在工业园区。”
朱林内心情绪原本低沉,此刻灰暗的心情一点点变得透亮起来,道:“专案组真要将侦办其他几件案件的任务接过来,那么在管理上可以考虑将专案组作为一个近期都将存在的临时机构,算是一个独立单位。当然这个只是设想,最终要关局来定,在党委会上通过后才算数。从案侦角度来说,破老案谈何容易,十有八九会由新案牵出来。到时党委会讨论之时,还得多提一句话,凡是发生新的命案,105专案组都要作为辅助单位参战,与技侦支队和法医部门的职责类似。”
第一个名字是刑警支队推荐的女法医田甜。
刘战刚扯下一块蒜皮:“这件事是公事。可是要把这事做好,必须做通师父的思想工作,若是心里有疙瘩,肯定做不好。我就直说了,市委准备将丁晨光的丁工集团引回江州,据说丁工集团将在江州投资几百个亿,能解决三千人就业。丁晨光提了迁条件,要建一个丁丽案专案组。关局想让你领衔这个专案组。”
樊傻儿以前是重案大队队员,后来被弄去禁毒。他最大的特点是能打,当初让他进一大队也就是看中其能打的特点。禁毒愿意要他,也是因为能打。
这个毒贩是用枪好手,若是让他掏出枪打响,伤亡难免,最终还不一定能够活捉。当时计划是派两个侦查员进屋隐藏,等毒贩进屋开灯瞬间,樊傻儿抓右手,另一个侦查员抓左手,通过控制两只手,让毒贩无法用枪。
葛向东是经侦民警,在单位不惹事不捣乱,为人处世圆滑,就是工作不太上心,平平常常,主要精力都在帮助家里企业出谋划策。现任经侦支队长认为葛向东过于精明圆滑,不适合留在经侦,这一次成立专案组,将他报了上来。
市委赵书记道:“丁总离九九藏书开江州有好些年了?”
刘战刚道:“今天我是受关局长委托,和师父商量一件事。”
这一次105专案组抽调人员,禁毒支队顺势将樊勇报了上去。
毒贩脑部受伤,抢救回来后,变成了植物人。
徒弟刘战刚官运亨通,先后担任刑警一大队大队长、支队副支队长、经侦支队支队长,然后成为局党委委员、分管刑侦副局长。朱林这个师父仍然在刑警支队长原地踏步,而且即将退出刑侦指挥员岗位。
“确实是关局的想法。关局委托我来征求意见。我个人觉得师父会答应。”
第二步,任命朱林为丁丽专案组组长。朱林是全省有名气的刑侦专家,从支队长岗位离开以后,可以让他做丁丽专案组组长。退居二线刑警支队长出任专案组组长,应该能对丁晨光有所交代。专案组民警可以从全市各单位抽调,这样既能把专案组架子搭起来,对市委有交代,又不至于影响各单位现有工作。
赵书记道:“丁总放心,我让公安局老关过来,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第二个名字是樊勇。
“这个没有问题,我可以表态。”
田甜父亲曾是刑警,后来辞职做律师,成为江州大律师。去年涉案,被判五年有期徒刑。父亲出事以后,田甜好像变了一个人,失去了对工作的兴趣,经常找借口请病假,还为工作上的小事和部门头头吵架。所以,刺头田甜上了推荐名单。
“我去帮你嫂子打下手,你可以在书房给关局打电话。”
朱林拿到各单位推荐上来的“精兵强将”名单,尽管有心理准备,还是将名单拍在桌上,骂了娘。拍完桌子,骂完娘,望着老姜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才想起自己不再是朱支,而是一个卸任老刑警而已。
座谈会结束以后,赵书记再将公安局长关鹏叫到办公室,交代道:“丁工集团正在考虑搬迁,目前想挖丁工集团的省市挤破了头,丁晨光能够回来谈,还是看在家乡人的情感上。四百八十亿投资,三千个就业岗位,这对江州发展有多重要,老关你自己掂量。”
朱林道:“不管调些什么歪瓜裂枣,只要让我继续搞案子,我也认。”
此工作方案在公安局党委会研究后,上报市委组织部和政法委,通过。
“师母,我来剥蒜吧,要和师父聊聊。”刘战刚走进厨房,接过大蒜。他等到师母离开,开门见山地道:“关局在开会研究前专门征求了我的意见。师父,这是大势,你要理解。”
丁晨光沉默了一会儿,道:“前次与几位领导在榕城见面之后,我思考了很久,每次想起女儿丁丽就觉得心里压了一座大山。女儿的案子破不了,我回来以后难以安心。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警察完全放弃了我女儿的事,专案组早就撤掉。我的要求很少,只希望至少要有人管女儿的事,不能让她不明不白就这样走了。”
工作方案分为两步,第一步,刑警支队长换将。刑警支队朱林年龄偏大,在支队长岗位上时间长,有十几年。这几年江州出现了好几起没有头绪的杀人案,社会对此颇有非议。老朱作为老支队长必须离开岗位,这既是正常九-九-藏-书-网人事调整,又能给公众一个交代。
老姜道:“田甜这个女孩业务特别精,比起省厅法医也不差。只要能调动起来做事,是一把好手。我看着她长大,谁知老田出这事,想不到哇。”
推荐名单上有两类人,一类是各单位公认的能力偏弱者,一类是各单位公认的刺头。前者误事,后者坏事,都是各单位不喜欢的类型。
朱林自嘲道:“能继续办案,我知足。”
“我只想调一个人,二大队的侯大利,新分来的政法大学刑侦系毕业生。他在侦办陈凌菲案时表现得很好,在重建犯罪现场上有特殊才能,放在专案组非常合适。”朱林前面做了明显让步,最终将自己真正的核心想法抛了出来。
刘战刚笑了起来,道:“师父还是有一颗火热的心。我原则上同意师父的建议。全局正在进行扫黑除恶大行动,各单位任务非常重。专案组的人员挑选,得和各单位商量。”
朱林道:“公事可以命令,我不当支队长,还是刑警。至于私事,我觉得没有什么私事需要惊动关局。”
老姜道:“樊傻儿做事敢下死力气,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就看如何使用。如果这几个案子真是系列杀人案,那么凶手必然狠毒,专案组弄一个能打的,更保险。而且他有丰富的一线办案经验,指挥得好,是一员悍将。”
2008年,秋。
两天后,105专案组正式组建,由朱林出任专案组组长,原分管刑侦副局长姜大铁为顾问。江州市公安局各单位都必须推荐两个民警给105专案组,由专案组挑选。
刘战刚从书房出来,道:“关局同意了。他让我提醒你一件事,丁晨光的女儿丁丽被害多年,专案组是针对这件事情专设。”
朱林走到客厅,将围裙递给妻子,道:“我是退居二线,又不是退休,还是刑警。”
刺头能进入专案组也得有条件,必须具有某一项特殊技能,能有利于专案组开展工作。关鹏局长作为一把手更多考虑的是政治和社会影响。朱林作为专案组组长更多考虑的是案侦工作。他当过多年支队长,长期跑基层,能叫出大部分老刑警的名字。名单上的刑警,他九成还有印象。
这一次谈话对于整个江州刑侦工作产生了深远影响。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樊傻儿太能打,在一年前闯了大祸。当时,禁毒支队制订周密的对核心毒贩的抓捕方案。这个毒贩非常重要,是贩毒网络的核心人物。抓住这个核心人物,基本能够破掉覆盖江州的贩毒网络,甚至极有可能顺藤摸瓜,搞掉山南大半个贩毒网络。
“战刚,我没有这样脆弱。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是自然规律。”朱林指了指围裙,苦笑道,“你看吧,我已经接受了现实。这些年忙案子,很少照顾家,从现在开始弥补。我退居二线,你嫂子笑得最欢。”
朱林走出书房并没有给妻子打下手,而是在房间里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他早就有退居二线的思想准备,一直在想办法让侯大利负责侦办五个未侦破命案。退居二线比预料中来得更快,他转眼间失去了对刑警支队的控制www.99lib•net权,安排侯大利负责侦破未破命案的设想自然落空。
樊傻儿看到队友受伤,怒火难以抑制,肘击毒贩头部。毒贩头部被肘尖砸中,后脑重重撞在地上,不省人事。
老姜戴上眼镜,重新拿起名单,道:“诸葛亮火烧赤壁时,与周瑜一起在手掌心写了‘火’字。我们两人分别挑三人,看谁的眼光好。”
东部沿海正在产业升级,相关企业正在向中部和西部转移。这对江州来说是一个天赐良机。引来丁工集团,相关配套企业就会逐步转移到江州,这对江州发展来说具有战略意义。
105专案组是以丁丽被害日期命名,用105为专案组名字,明明白白告诉丁晨光专案组的主要目的。以此为名同时还考虑了丁晨光的心理感受,不用丁丽名字作为专案组名字,免得刺激丁晨光。另外,用数字代替具体名字也不会引起其他受害者的强烈反感。
丁晨光感叹地道:“十四年了。”
朱林老婆正在悠闲地看电视,享受丈夫回归家庭的快乐,闻言大声道:“你都退居二线了,还有什么正事?”
江州市公安局分管刑侦副局长刘战刚提着酒菜来到朱林家里,进入家门,立刻改变称呼,直接叫“师父”,不再称呼“朱支”。
朱林道:“田甜这个孩子以前真不错,家里出事后,工作态度就消极起来,也不太听指挥,和老谭吵过三四次吧。”
上午从关鹏局长办公室出来之时,他曾经把自己关在厕所里独自待了一个多小时。虽然从厕所出来以后便恢复正常,认了命,可是心里总觉得深有遗憾。谁知,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天下突然掉下一个大礼包。
朱林道:“矮子里面挑高个儿,葛向东有特点。小葛美术专业毕业,素描功夫了得。他这人弱点和特点都是交际广,熟悉经济。丁晨光是企业家,丁丽之死十有八九与竞争对手有关系,小葛这种歪才,或许有点用。”
朱林考虑了一会儿,决定“宁要刺头,不要木头”,破案是战争,若专案组全是木头,绝对没有办法打胜仗。他当过多年支队长,有管理刺头的经验,刺头就算头上长尖角嘴里长獠牙,也要给他们掰断弄直。
市委赵书记道:“上个月在榕城见面,我们基本达成共识,市委市政府真诚欢迎丁总能回到家乡发展。江州工业园是全省机械行业最强的园区,配套企业齐全,政策优惠。丁总是机械行业元老,以前在江州就是首屈一指,到了榕城更上了一层楼。若是你能回归,肯定能形成江州产品辐射岭西、岭东、湖东多省的局面。”
朱林穿上围裙,在厨房忙碌。朱林爱人在一旁剥蒜,打下手。听到刘战刚声音,朱林拿着锅铲走到厨房门口,道:“我知道你今天要来,老规矩,吃红烧肉。”
两人独自思考后,各自写下名字。
“侯国龙的儿子算是奇葩,明明可以舒舒服服做国龙集团太子,非得过来当刑警,还当得不错,把当爹的气得半死。”刘战刚与师父达成共识,心情不错,道,“调侯大利之前征求一下他的意见,若是他不愿意,不要强迫。他是普通警察,又不是普通警察,局里得通盘考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