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杨帆溺亡的真相
石秋阳的软肋
目录
第一章 失踪的女高中生
第二章 实习刑警侯大利
第三章 用三个烟头锁定嫌疑犯
第三章 用三个烟头锁定嫌疑犯
第四章 鸭骨上的DNA
第五章 侯大利进入105专案组
第六章 又一桩溺水杀人案
第七章 连环杀手暴露踪迹
第八章 一张剪报揪出幕后黑手
第八章 一张剪报揪出幕后黑手
第九章 侯大利遭遇袭击
第十章 杨帆溺亡的真相
石秋阳的软肋
上一页下一页
警方监听到屋内对话。
侯大利知道省厅杨副厅长认识父亲,道:“杨厅长,这事能不能不要宣传?我父亲若是知道我去交换人质,恐怕会气得和我断绝关系。”
田甜脸微红,充满甜蜜,道:“你枪伤没有好,又被打得满脸花,还想着那事。我看着你的丑样子,恐怕都会失去兴趣。”
石秋阳将手枪上膛,顶在侯大利太阳穴,双眼似乎在喷血,大吼道:“我要和刘菲通话,若你说谎,我打死你。我杀了这么多人,再杀一个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我其实和你有相似经历,挺能够理解你。我的女朋友,就是在视频里跟着跑的那个漂亮女孩,莫名落入世安河。若是真能抓到那个凶手,我也会违犯法律,对那个人施以私刑。”
侯大利拿起另外一部电话,道:“我是师大的那个男警察,我过来换人。”
石秋阳眼神飘忽,道:“你也害怕。”
指挥中心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如释重负。
侯大利点头。
石秋阳道:“你身边有警察?”
成功解救了小孩,指挥中心松了一口气。
105专案组全体成员分乘三辆车,紧急前往秦阳公安局。朱林最先到,其次是葛朗台和樊傻儿,侯大利和田甜从省城阳州出发,最后到达。
“具体情况不清楚,只知道石秋阳如今被堵在铁江厂家属院。石秋阳携枪闯进一个老工人家里,老工人夫妻俩都退了休,有一个五岁孙女在家。他为了阻止警方进攻,从窗口扔出两颗燃烧弹,开了一枪。燃烧弹估计是就地取材制作的。”
刘菲道:“怀上了。这是我们的孩子,我要生下他。”
侯大利在车里已经理清了思路,道:“石秋阳总体内向,一般不惹是生非。从神经类型分类是集中慢,分散也慢,对过去的不快铭刻在心,久久不忘。外来侵害危及生活、家庭、婚姻、财产时,容易滋生仇恨心理,严重的就是极端仇恨心理……”
“抓捕组发现这么凶悍的连环杀人凶手,就应该马上击毙,居然还让他跑了。”侯大利套上安全带,忍不住抱怨。
侯大利是全省顶级富二代,虽然在警队表现一直还不错,但是关鹏一直心存疑虑,并没有真正将侯大利当成骨干刑警。经此一役,他视侯大利为值得信任的江州刑警。
指挥中心能监听手机,即使在关机情况下,侯大利和石秋阳的对话也能清晰地传到指挥中心。此刻,指挥员们不能把全部希望寄托于侯大利说服石秋阳放下武器,如果侯大利无法说服石秋阳,那么就有两套预案。一套预案是提供车和钱,将石秋阳调出家属院,在这个过程中寻机击毙石秋阳;另一套预案是调不出石秋阳的情况下,由特警支队进行强攻。
田甜拿着药走过来,道:“在想什么?”
侯大利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几个字,若不是现场还有其他人,田甜肯定会扬起拳头打两下。
在投弹场上所向披靡,这是石秋阳人生的巅峰时刻之一。石秋阳没料到眼前警察还记得当年事,道:“那时我还年轻,你几岁?”
“你知道真相了,小菲?”打电话时,石秋阳态度很是温和。
关鹏来到杨副厅长面前,低声道:“他是侯国龙的独子。”
经过数次较量,谈判组对油盐不进的石秋阳没有太好办法。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坐在一旁的省厅技侦工程师道:“厅长,我们监听到一段对话,很急。”
这几句给了警方机会,谈判人员敏锐地抓住机会,给侯大利做了手势。
过了几分钟,朱林又打电话过来,问:“想好没有?”
侯大利将头靠在车椅上,闭上眼睛,有关石秋阳的画面一页一页在脑中闪现。第一个画面就是多年前在城市运动会上投弹的画面,当时的石秋阳如此年轻,充满自信和活力。
侯大利道:“让我想一想。”
侯大利擦掉鲜血,汗珠却再次狂涌而出。他一字一句地道:“我还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刘菲怀孕了。”
朱林电话打了过来,道:“我正朝秦阳赶,你研究石秋阳最深,对他最了解,他有什么心理软肋?”
参战指战员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话上。电话拨通一会儿,终于接通,谈判人员道:“田甜在江州,没有http://www•99lib.net在现场,从江州过来还有一个多小时。小孩病情严重,拖不得。”
侯大利脸上鲜血直流,惨不忍睹。田甜着实心疼,道:“李阿姨让我们回家吃饭。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
侯大利俯身接过电话,脸色越来越严肃。
石秋阳极为强悍,两套预案都很难保证人质安全。省公安厅领导、省刑侦总队领导、秦阳市公安局和江州市公安局领导神情异常严肃,紧盯监控器。
石秋阳泪水如注,无法停住,最初是哽咽,随后是狼嚎一样大哭。哭声通过无线电传到刘菲耳里,她的泪水如倾盆大雨。石秋阳停止哭泣之后,拿起手机再次观看了视频,终于,他清楚地说道:“我投降。”
老年男性和开车的年轻女子被绑得严实,绝对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原本老年女人和小孩也被绑住,只是小孩发起高烧,为了方便老年女人照顾,便将小孩和老年女人放开。老年女人抱着孩子跪在石秋阳身边,哀求将小孩送到外面医治。
石秋阳的声音:“不行。你们拿点水,给这娃儿物理降温。”
另外三个人质惊恐地聚在一起,努力远离年轻警察。他们担心这个警察会激怒眼前这个凶手,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特警支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派出三组狙击手。三组狙击手已经到位,枪口对准窗口和大门。强攻小队亦是三组,两组到楼顶,准备从天而降,破窗而入;一组在楼梯口,准备了破门器械。
这是无解之题,田甜没有多问,道:“我和李阿姨看了相册,里面有杨帆相片,她真漂亮。”
老年女人的声音:“求求你了,小孩发高烧,已经抽搐了,要送医院才行。我给你跪下了。”
这时又传来拨号声。
侯大利弯着腰,如虾米一样躺在地上,大声强调道:“我当时从那里路过,看见有人行凶,就冲了过去,第一个冲上去的就是我!你看看,我是第一个冲上去的。”
侯大利有伤,不能久坐,在田甜搀扶下进入卧室。
侯大利铐上双手,走到楼下,再上六楼。
石秋阳道:“一人换一人,姓田的不在,你戴上手铐进屋,换小孩出去。一分钟之内,出现在我的视线。如果敢玩花样,我就开枪杀人质。”
防盗门打开,老年女人抱着孩子,回头看着老伴,将小孩放在防盗门口,然后关掉防盗门,反锁。
“住嘴!”石秋阳青筋暴露,双眼闪出凶光。他慢慢举起手枪,对准年轻警察的脑袋。
田甜道:“你和侯叔谈了什么?他的脸色不对劲,你的情绪也不好。”
这句话真不是假话,侯大利找到石秋阳杀人原因之后,经常在夜间揣摩石秋阳的心态。从个人角度来说,他也想违犯法律,大开杀戒,为杨帆报仇。当然,这只是一种想法而己。在现实生活中,他选择当警察来追查真凶,而不是滥杀无辜。
石秋阳没有回应这个要求。
侯国龙是省内鼎鼎大名的人物,杨副厅长与侯国龙也有接触,闻言吓了一跳,道:“原来是他呀,难怪看着眼熟。老子不错,儿是好汉。”
侯大利正要谈自己的想法,石秋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读小学。”说了几句话,侯大利渐渐平静下来。他下定了决心,决定抛出第一个秘密武器,用此获取石秋阳好感:“我们还有另一次交集,请打开手机。这是你妹妹被害现场,我也在场。”
凡是效益不好的厂矿,闲人都多。铁江厂不景气,家属院就聚焦了大量围观群众。抓住石秋阳以后,公安人员迅速撤离。
听到石秋阳逃跑,侯大利腾地站了起来。
石秋阳瞬间翻脸,双眼血红,如恶魔一般。手枪已经顶在头上,事已至此,侯大利反而平静下来,道:“当年,我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人,是我抓住杀人凶手。我的手机里有警方保存的当时录像视频,截取的是后面部分。”他抬起头,寻找石秋阳的目光,与之对视,道:“请看一看视频。”
尽管侯大利重伤未痊愈,不是换人质的好人选,可是形势紧急,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杨副厅长与侯大利用力握手,道:“沉着冷静,攻心为上。”
田甜的脸顿时红了,道:藏书网“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就行了。”
田甜从救护车里拿过医药箱,朝侯大利奔去。
侯大利劝道:“你是杀人重犯,不可能跑掉,最大的可能性是被击毙。现在科技如此发达,锁住你后,你真跑不掉。”
指挥中心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紧紧盯住监控器。屋内静悄悄,只能听到无数心脏怦怦跳动。过了一会儿,电话响起,侯大利道:“石秋阳投降了。手枪在我手里,他被反铐。人质已经出来。”
这是石秋阳命运的转折点,第三个画面就不再是侯大利脑中的形象,而是通过刑警卷宗复原的画面,石秋阳在世安桥附近袭击了蒋昌盛……
“我要和刘菲通话。”石秋阳突然将手枪收了起来。
石秋阳又用手机与妻子通话,开头就道:“我知道警方在监听,监听就监听,他们不满足我的条件,那就拼了。丽丽,妹妹死的时候,我心就碎了。妹妹是我从小带大的,说是妹妹,其实就是女儿。从那以后,我就是行尸走肉。”
很快,刘菲电话打了进来。
侯大利试探道:“给我一张纸,擦擦鼻血。”
以前假扮夫妻时,为了安全起见,侯大利和田甜曾经同床异被睡了一段时间,如今钓鱼任务结束,近距离在一起就有另外的含义。
石秋阳身体顿时僵住,猛地转身,道:“你再说一遍!”
省厅老朴早就等在门口,抓着侯大利胳膊,走进指挥中心。
侯大利上楼时,在头脑中将石秋阳人生经历回放了一遍。他觉得自己的方案至少有五成把握。若是自己不能说服石秋阳,指挥中心就得答应石秋阳提出的要求,提供车和钱,将石秋阳调出家属院。
侯大利前往秦阳之时,谈判组已经将石秋阳妻子杜丽接到铁江厂。当杜丽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响起来之时,石秋阳反应非常激烈,将小孩推到窗边。他为了躲避狙击手,藏在小孩身后,威胁说再听到妻子说话,就将小孩推出窗外。
田甜挪了挪椅子,头靠在侯大利肩膀上,道:“我用手术刀了解人体构造,这方面我比你强。思考人生,你比我强。”
国龙宾馆里,侯大利得知父亲的决定心情复杂起来。这些年来,父子俩渐渐陌生,如两条轨道上的列车,越走越远。
侯大利试着坐起来,石秋阳没有干涉。侯大利坐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道:“当时你没有看到这个视频吗?”
视频里出现了一个奋勇冲上前的年轻人。定格画面后,石秋阳将手机拿到侯大利脸前进行比较,虽然时隔数年,侯大利相貌有变化,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是一个人。他收起手枪,默默观看视频,看了三遍以后,又沉默地望着天花板。
侯大利后背全部被汗水打湿,脸上有大颗汗珠。三个人质尽量挪动身体,不愿意和年轻警察靠得太近。
两人正在说话,杨副厅长走了过来,与侯大利握手,仔细询问伤情,给予侯大利高度评价。
侯大利吃了一惊,道:“千万别播。石秋阳最忌讳此事,若是提起女儿,有可能刺激到他,火上浇油。”
黑洞洞枪口给了侯大利极大压力,一颗心似乎要从胸腔里迸出来,他强自镇定,实话实说道:“害怕。”
第二个画面则直接跳到了女孩被杀的场景。出现这个画面时,侯大利脑中出现了杨帆的画面,他为了不干扰对石秋阳的思考,强行将杨帆画面关闭。
石秋阳从两个人质背后站起来,下身依然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侯大利身边。他用枪指着侯大利,然后检查了手铐,又让侯大利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撑在墙上。他从侯大利身上搜出手机、钱包、手表等物品,放在桌上,道:“你是警察,来抓我是公仇不是私仇。你只要不乱动,我不会为难你。”
指挥中心听到这句话时都松了一口气,只要肯对话,就还有机会。虽然侯大利的方案未经评估就上阵,但是情况紧急,容不得犹豫,只能使用此方案。侯大利见石秋阳随手将手机和其他物品放在桌上,也是长舒一口气,额头滚下了几粒汗水,落到眼睛里,火辣辣的。进屋前,他最担心石秋阳会毁掉手机,如果真是毁掉手机,那自己就相当被动。他依言与另外三个人质坐在一起www•99lib.net,等石秋阳警惕性减弱后,道:“石兄,你年龄比我长,我可以称呼一声石兄吧?”
“为什么流汗?”石秋阳说话时,手枪枪口提着侯大利。
“石秋阳不想活了,要鱼死网破。”侯大利听得直磨牙,没有询问狙击手的情况。既然指挥部要调105专案组,那么肯定没有狙击条件,或者是狙击条件很差。
她原本想跟着侯大利走出小会议室,被宫建民拦住,道:“别打扰他,让他冷静。”
侯大利大声道:“手机视频的第二个文件,你看吧。”
侯大利和石秋阳的交锋只是短短几分钟。对指挥中心来说,这几分钟无比漫长,特别是从监控手机听到击打声音时,所有人的心脏都收紧了,神经绷紧到极点,几乎不能呼吸。负责现场指挥的副总队长刘真已经作好了下令强攻的准备。
枪声没有响起,继续传来对话声,指挥中心几乎凝结的空气似乎又开始流动。
与妻子通话以后,石秋阳打量屋子里的情况。若是成年人突发疾病,他根本不会动心,现在是小孩发病,令他想起小女儿挣扎在病床上的情景。
局长关鹏问道:“案情清楚了吗?”
田甜意外地望了侯大利一眼,道:“你平常不会说这些话。”
石秋阳愤怒地道:“他们该死,如果当初有人伸出援手,我妹妹就不会死。见死不救,就是人渣。你走吧,不要在现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穷凶极恶开枪杀人的样子,也不想让你看到我被打成筛子的惨状。”
第七个画面是从资料中得来,石秋阳女儿最后病逝的场景。石秋阳女儿与病魔进行了搏斗,感动了很多人,也鼓励了许多同样生病的孩子。后来就是石秋阳在女儿病床前痛哭流涕……
侯大利三言两语谈了想法以后,谈判人员再次拨通石秋阳掌握的电话。
“前一次中枪,我妈就吓得够呛,这一次不能再吓她了。我们直接回江州过二人世界。人生有太多意外。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完成被打断之事。”这一次做人质,危险性很高,生死全部掌握在石秋阳一念之间,侯大利此刻有强烈的劫后余生之感。
侯大利道:“刘菲怀孕了!”
跟随在身后的特警接过小孩,飞跑下楼,交给医务人员。
石秋阳态度强硬,道:“我不管,一人换一人。”
侯大利道:“我一点都不同情石秋阳。他的性格有重大缺陷,不是真男人,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歹徒。”
关鹏打断道:“弱点在哪里?”
杨副厅长道:“我们有宣传纪律,会掌握分寸,你不用担心。”
侯大利和田甜来到指挥中心,再到石秋阳点名田甜,只是短短几分钟时间,一直有各种状况发生,他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拟订的方案。
隔了几分钟,朱林再打电话,道:“时间就是生命,必须马上提出准确有用的观点。若是谈判不成,为了防备石秋阳狗急跳墙,特警只能强攻,屋内几人的生命安全难以得到保障。”他缓了缓口气,“你仔细想一想,我暂时不打电话了。”
指挥中心小会议室有省厅主管刑侦杨副厅长,刑侦总队、江州公安局和秦阳公安局的领导。侯大利走进小会议室,立刻成为全场焦点。
正在此时,电话突然响起。
侯大利道:“我想你睡在身边。”
侯大利接过药,丢进嘴里,摇了摇头。
侯大利脸颊被石秋阳重拳打出一个大口子,鲜血顺脸颊不停往下流。田甜拿起手术刀解剖尸体从来不手软,今天给爱人处理伤口,却觉得手在抖、心在疼。
“我和她从小就在一起,漂亮当然重要,这是男女吸引的重要基础。但是,我和她的感情不仅是恋人关系,属于超越恋人的亲人关系。我得承认,仅仅有亲人关系,若是没有恋人关系,我也不会念念不忘,一直想着复仇。”在很久以来,杨帆都是侯大利身上的一道不能触碰的伤口,除了案子以外,他将对杨帆的情感紧紧封住。田甜是走进这块封锁地的唯一一位局外人。
在屋内,侯大利举起双手,让石秋阳能清楚地看到手铐。
石秋阳走上警车,朝正在处理伤口的侯大利看了一眼,然后闭目养神。
“抓捕组在秦阳找到了石秋阳。石秋阳反侦查九九藏书能力挺强,发现了准备收网的抓捕组。他劫持了一个人质逃跑,现在被围在铁江厂一个家属院六楼。人质除了挟持的一个女人以外,还有一家三口,爷爷、婆婆和小孙女。指挥部问你的身体情况,如果身体能撑得住,希望我们尽快到秦阳,提供咨询,协助谈判。”
“我想单独和你聊几句。你放心,以你的身手,就算我不戴手铐也不是对手,何况如今我戴了手铐,又没有武器。”侯大利一直在观察石秋阳的神态,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石秋阳是连环杀手,心胸狭隘,其行为还真不能以常理度之。
侯大利道:“纵观石秋阳一生,其人生转折点两次,一次是妹妹遇害,另一次是女儿病亡。这是他的核心软肋。”
刘菲道:“有警察。不管有没有警察,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会生下这个孩子,让他姓石。”
谈判组号码是警方公布给石秋阳的,只要能对话,就有希望解决问题。石秋阳使用的手机是被劫持女子所有,目前为石秋阳掌握。
“给我准备一辆车,加满油,车上装五十万现金,不能连号。我开车离开后,你们不能跟随,到时我会陆续放人。如果不答应,那就同归于尽。让杜丽赶紧离开,若是她继续留在现场,我数一二三开始杀人。”石秋阳语速很快,不等谈判组对话,猛地挂断电话。
此刻石秋阳提出由田甜换小女孩,侯大利大声道:“我有说服石秋阳的把握。”
田甜道:“应该是真心的吧,哭得稀里哗啦。人是会变的,石秋阳必死无疑,到时孩子能否生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你被打得这么惨,差点丢了命,我怎么感觉你居然还有些同情石秋阳?”
侯大利提振情绪,道:“我们从高处往下望,看到的都是美景,其实美景下面就有黑暗。人类社会诞生以来,光明和黑暗就并存,我们要让光明多一点、黑暗少一些。”
侯大利沉默了一会儿,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尽管越野车价值百万,行驶起来如行云流水,非常平稳,可是侯大利重伤未痊愈,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仍然牵动伤口,即将到达秦阳时,他呼吸变得困难。田甜是法医,对途中的问题早有防备,提出药箱,紧急处理以后,再继续前往指挥中心。
第二个文件正是当初田甜给刘菲验孕的视频。视频没有经过加工,刘菲所有表情都是真实的。石秋阳看过视频以后,知道此事不假。他提着手枪,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转来转去。
室内,石秋阳检查了侯大利随身物品以后,道:“你和他们坐在一起,我再次警告你,若敢乱来,你们全都得死。”
手机里的视频如魔盒,让石秋阳无法拒绝,最终还是打开视频。视频对石秋阳来说如噩梦一般,当看到妹妹躺在地上之时,他浑身发抖,如筛糠一般,自语道:“旁观者罪有余辜,如果有人站出来,我妹妹不至于死得这么惨。”
石秋阳重放了一遍视频,突然间有些发愣,再放了一遍视频。他转身走到桌前,抽出几张纸,递到侯大利手边。
石秋阳眼睛一下就变得通红,挥拳连续猛击侯大利脸部。鲜血飞溅,侯大利倒在地上,金星在脑中乱转。侯大利中枪的伤口复发,身体蜷曲,呼吸艰难,眼见石秋阳举着枪口顶在自己额头上。“砰砰”的拳击声在指挥中心响起,重重地敲到指挥员心脏上。省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刘真请示道:“很难说服,动手吧。”杨副厅长面沉如水,道:“再等等。”
小会议很安静,技侦工程师将监听的对话实时播放出来。
最后一个画面就是田甜递了一支验孕棒给刘菲,验孕棒显示出两条线。
侯大利睡下,田甜正要出卧室,侯大利道:“我是伤员,需要你就近照顾。”
“什么事?”
侯大利道:“我能活下来,就是因为刘菲答应生这个小孩子。石秋阳这人虽然凶残,对家人特别是小孩子还是挺好的。任何人都有优点,但是这个优点不能掩盖其凶残本质,更不能把责任推给社会。这就是人格缺陷导致的悲剧。”
石秋阳道:“一辆车,五十万现金,我还要加一个条件。那天在师大,假扮吴莉莉的那个女警察,由她来换小孩。不
九_九_藏_书_网
答应,大家一起死。”
这是一句毫无技术含量的话,目的非常直接,却一下打动了田甜。田甜到柜子里拿了另一床铺盖,放在床上。
老朴道:“你有什么主意?”
石秋阳沉默了一会儿,道:“别玩诡计。”
侯大利握住田甜的手,道:“平常不说的话也有可能是真话。每个人都有很多真话,得分不同场合说出来。刚才那番话,如果换到其他场合就往往会被认为是大话、空话。人们往往会用比较现实甚至庸俗的说法掩盖心中的光明。每个人心里都有崇高和低俗的一面,这两端的真话,都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起,队里也算是公共场合,所以只能说些不那么崇高又不那么低俗的话。”
田甜道:“那你为什么关心刘菲是不是给他生孩子?”
石秋阳做好充分防备,子弹上膛,以男性老人和年轻女子为人盾。他要赌一把,若是警察趁此突击,那只有杀掉人质。女儿没有能够抵抗病魔,他已经存了死意。死亡对他来说不是痛苦,而是解脱。
侯大利和石秋阳对视一眼,问田甜道:“刘菲是真心要给石秋阳生孩子,还是应付这件事情?”
刘菲身边皆是警察,还有专门从省厅过来的心理辅助人员。经过耐心的思想工作,刘菲心情平静下来,道:“我知道真相了。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爱你。”
发烧抽搐的小孩突然口吐白沫,老年女人大声哭喊起来。
石秋阳道:“怀孕了吗?”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田甜身上。田甜内心略有挣扎,眼神慢慢坚毅,道:“我愿意换小孩。”
副总队长刘真下达命令,参加强攻的特警小组立刻出现在屋门口。当人质和石秋阳先后出现在家属院楼门洞时,在场所有参战人员无论老少都跳了起来,也不管职务高低,互相拥抱。
石秋阳没有搭理他,坐在四人对面,眼神有些呆滞。
成败在此一举,侯大利闭着眼,等待最后结局。在脑中,他回放起与杨帆在一起的画面,所有画面如此清晰,如刚刚发生一样。这在很长一段时间让他生不如死,可是在最后关头,这些清晰画面却让他心情平静下来。他在心中道:“别了,田甜。杨帆,我来陪你。”
“那么多人,真是你杀的?”杜丽声音颤抖,再次发问。她到了此刻仍然心存幻想,希望警方抓错了人,丈夫是清白的。
田甜抹掉泪水,脸色苍白地走到侯大利身边,道:“活着回来。”
侯大利道:“正在想。”
“还是老问题,想让我回去接班。”今天父亲谈到这个问题时提出了很尖锐的会伤害到三口之家的观点,侯大利情绪低落来源于此。他没有在田甜面前谈及这个敏感话题,只做简化处理。
老朴道:“谈判组掌握了石秋阳女儿留给石秋阳的音频。原本准备播放,攻心为上。反复商议后,觉得这又可能刺激到石秋阳,暂时没有播放。”
若是小孩高烧得不到控制,有可能危及生命,或者留下不可挽回的后遗症,指挥中心经过紧急商量,准备同意石秋阳要求,条件是将小孩放出来。
田甜坐在侯大利身边,陪着他看窗外,窗外是阳州城区,有许多高楼,高楼之下是繁华街道,世人如蚂蚁一般在街道上匆忙行走。
省厅领导、江州公安局领导、秦阳公安局领导一起走过来,轮流过来与侯大利握手。关鹏用力握着侯大利的手,道:“你是好样的,是真正的刑警!”
离开山师大后,石秋阳不停回想与“吴莉莉夫妻”搏斗时的情景,回过味来,“吴莉莉夫妻”之所以这么能打,肯定是警察假扮的。
“当然会害怕。”侯大利咬了咬牙,借此克服恐惧,道,“我和你其实颇有渊源。很早以前,你参加城市运动会,投弹冠军,打破城运会纪录,当时我就是你的观众。你当时代表银行系统。”
石秋阳握紧手机,冷冷地道:“看到这个视频又如何?这个视频只能证明你的事,没有办法抹平前面那些人坐视我妹妹被杀的事实。”
局长关鹏紧接着道:“窗帘紧闭,狙击手无法瞄准。屋里是老弱妇孺,石秋阳丧心病狂,谈判人员正在和石秋阳通话,无法有效说服。105专案组最熟悉石秋阳的情况,他的弱点在哪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