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夜
目录
热带夜
红靴子
红靴子
红靴子
上一页下一页
“爱你,爱你,爱你。”
“因为我们是肉食动物。”
秋美没有笑,也没有惊愕。
“凉啤酒很好喝,但你不觉得稍微温些的也很好喝吗?深夜喝感觉更明显。”
我们的住所兼我的工作间位于老住宅区中。走十分钟就能到繁华街区,那里有许多酒吧、二手唱片店、烤肉店。在夜幕初临还泛着青色的天空下,我和秋美并肩走在澡堂与百元店林立的通向车站的商业街上。
“是的,包括我们的兄弟姐妹、朋友、阳子、这里的老板、那边坐着的客人、浅井一家。所有的人。”
我说着,忽然高兴起来,开心得想要奔跑。
“干杯。”
秋美的头发垂到我的脖子上,感觉已不再潮湿,柔软轻快。
在学生时代,我曾经和男人有过几次约会。但是此后,我的信赖和热情再也没有向男人敞开过。
我有些不好意思,打断了她的话。
我摇摇头,竭尽全力恢复自尊和羞耻,回答说:“没什么。”
最后,我们在家简单地吃了晚饭,然后去附近的酒吧喝啤酒,这是秋美极力要求的。
“外面很热,今天过得好吗?”
秋美从喉咙深处发出了笑声,说:“千花真是个小傻瓜。”接着又说:“我非常喜欢你,我爱你。”
“人生是恋爱的敌人。”
“如果能永远这样该有多好。”我说。
秋美噘起嘴巴。
“可以永远这样。”秋美说,然后我们不约而同地笑出来。
“在饭馆、酒吧和夜晚的海滨,都喝了啤酒。”
“桃子。”我回答道。
“或者说对任何事都不满。因为我们是在死胡同里。”
还尽情地做爱。
秋美愣住了。
“好了。”我只能这样回答。或许我是幸福的,至少在今天晚上是幸福的。
“你回来了。”
“唱歌吗?”秋美问。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天空已不再是青色,也没有变成纯黑色。
我们手拉着手,小声哼着歌往回走,时不时喝一口啤酒。在闷热的夜晚,啤www.99lib.net酒渐渐变温,味道浓郁温和。
为了让我充分理解这句话,秋美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问:
我和秋美才相识三年,但对彼此的过去知道得相当详尽。我们交流过一切,像出生的地方、家人、喜欢和讨厌的事情、发型和服装的改变、每一位朋友以及旅行过的地方等。这些事微不足道,却让我们像孤独的磁场般强烈地互相吸引,仿佛我们也到过彼此去过的那些地方。
“我们不是已经这样如胶似漆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或许会分手,或许不会分手。在我心中,已经把秋美之外的人全部抹杀了。
“口感和东京夜晚的空气相似。”
“不要动。”
秋美一边胳膊撑在吧台上,托着下巴。她真是漂亮又特别,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真的。
我依然微笑着说,那时的举动毫无疑问是背信弃义的行为,但现在甚至能边笑边谈,这样的事实让我十分吃惊。人无法停留在同一个地方,甚至在爱情中也是。这是多么残酷啊。
“我呢,还是喜欢跟外界接触。”
我注视着她回答:“我知道。”
“在冲绳时,也是个热带夜。”
“中午吃的什么?”
“千花,你真像个孩子。”秋美眉开眼笑地说。
“别说了。”
我们一度站住,深深地亲吻,尽管啤酒是温的,嘴唇却是冰凉而新鲜的味道。
“更甜蜜的话,你还是留到咱们的纪念日再说吧。”
“好。”
“不唱。”我回答道。忘记是什么时候了,秋美曾告诉我,她喜欢边走边唱。小时候她觉得默默走路像是在修行,非常痛苦,后来发现一边唱歌一边走能很快到达目的地,从那以后就喜欢上了边走路边唱歌。
我立刻回答,但话一出口马上感觉茫然若失,于是焦躁地说:
“不是。”
她站在我的身后,抱紧我的背,脸颊越过肩膀贴在我脸上。
最后,我只向秋美强调了这一句。
刚才提到的九*九*藏*书*网阳子,是促使我们结合的朋友的名字。
“听我说。”过了片刻,秋美说,“和那个时候相比,现在什么都没变。”
“你饶了我吧。”
我微笑着回答,然后改口说:
秋美穿着一件大胆的低胸礼服,那个像当地青年的服务生一个劲地来搭话。在冲绳那种地方,露出肌肤的女子绝不止秋美一人,但她那优雅的姿态却格外显眼。
“那酒吧是个小屋子。搞不清是茅草还是稻草或香蕉叶子,总之是用植物铺的房顶。一个看上去像当地人的青年在不停地摇晃调酒器。”
“不好好吃饭可不行。喂,去吃烤肉怎么样?还记得我们是肉食动物吗?”
“人生确实危险,时间在人生中流逝,还会有许多别的人,有男人,有女人,有狗,有孩子。”
“我们当时脱离了这个世界。”
秋美满足地喝了一口啤酒,仍然从杯子上方注视着我,说:
秋美自己也骑摩托车,有时让我坐在后座上,在夜晚的高速公路上狂奔。我们有一模一样的头盔,白地红花的那种。
听到秋美的私语,我毫无缘由地渐渐平静下来。
我吸了一口气,又呼出来,然后绞尽脑汁想说清楚:
我们三年前在朋友举办的宴会上相遇,一起生活已有一年。或许我对秋美的爱和秋美对我的爱,都超过了对自己的爱。
“心情好点了?”
“今天吃什么?去外面吃?”
秋美下班回来的时候,我和往常一样正在揉黏土,我的工作是用黏土制作形状抽象的偶人。
“真是个热带夜啊。”
秋美说着,嘴唇贴到了我的头顶上。她带来了户外空气的味道。
她说着,把手放在我的膝盖上,迅速转移了身体重心,从正面有力地吻了一下我的嘴唇。她的唇冰凉柔软。
尽管在吐露心声,可我的声音平缓冷静,甚至像甜蜜的私语。死胡同!实际上,我们就是在死胡同中,无论彼此多么相爱,都无法再向前迈进一步。比如说九*九*藏*书*网不可能结婚也不可能离婚,不会怀孕也不会堕胎。一切愿望都已实现,但我想得到更多更多的秋美,不希望任何人看到秋美,希望秋美只关注我一个人。
“没有任何不满。”
秋美忽然沉默了,我猜她或许和我回忆起了同一件事,就是回到饭店后的事。
“嗯,热带夜。”
秋美的故事则截然不同。她说自己已经“没有性别差异感”,她有过几年的婚姻经历,说觉得男人也非常不错,但是现在最喜欢我。我们拥有的总是“现在”。
“回来了。”
“喂。”秋美抓了几粒下酒的花生,说,“在冲绳时的事,还记着吗?”
“可是——”话一出口,我忽然想哭,慌忙喝干啤酒,又要了第三杯。
“我们吃了许多肉。”
“听我说。”秋美接着说,“千花,就算你将来上了年纪,不管你的头发变成什么样,不管你是胖了还是胸部萎缩了,我都依然喜欢你。”
秋美缩了缩脖子,觉得碍事似的把长发拨到背后,然后去冲澡了。
回到公寓后,我们也许会依偎在一起睡觉。也许今晚没有性爱,只是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进入梦乡。在这个既有男人女人,也有小狗小孩的世界的一角。
或许我应该算是幸福的,遇到了这个人,并和这个人生活在一起。在冲绳捡的贝壳和珊瑚现在还放在我的工作间里。
“千花,那个时候,和你在一起让我非常自豪。你和那片土地非常和谐,仿佛是一只动物,一只干净诚实的动物。”
既然无法引发大地震,把全世界的人都杀光,那么想也没有用,只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我记着呢。”
秋美想了片刻,说:“无所谓。”随后又强调了一遍:“就算真是那样,我也不在乎。”
“嗯,热带夜。”
最先说出“我爱你”的是秋美。在阳子家见面后的第二天,我们又相见了,隔了一天又见面了,我们就这样频繁地会面。当时我有恋人,但还是
九*九*藏*书*网
抑制不住想见秋美的渴望,见到她就非常愉快,觉得自己变得自由了,能够脱离这个世界。
“是这样的。”
“千花,开始你还不想去呢。”
“该你了。”秋美把凳子转过来,从正面直视着我,眼神好像很快活,“说说看,对什么不满?”
“骗人。”我说。但我很清楚,在一定意义上(在此时此刻),秋美说的是真的,我再次感觉我们是在死胡同里。
“因为那是背信弃义的行为。”
“还有,”秋美笑着说,“我们不是曾经喜欢危险的东西吗?你忘了?”
跟店里人商量,求他们允许我们把第三杯啤酒连杯子一起带回去。秋美交涉时说好了明天还回来。
我的皮肤却违反了意志,想去品味秋美的皮肤。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只是今晚忍不住想这样。
“不过,仅此而已。”她接着说。
“比方说,现在发生了大地震,除了我和你,所有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你我两人。真能这样就好了。”
“所有的人?”
“没什么食欲。”我非常清楚自己这样说,秋美会担心。可以说这是一种孩子气的表现。
从浴室里传来很大的水流声。我关掉工作时一直习惯开着的CD(今天听的是里基·李·琼斯),眼睛望向秋美的手提包。我真的非常喜欢秋美在家的时间,她要是不出去工作就好了。
“虚情假意。”两人互相指责道。
我们注视着彼此。
“我喜欢千花的短头发。”
我扭过身,送上自己的嘴唇,回答道:“还可以。”我那被空调吹得冰凉的皮肤上,沾上了一点秋美的汗水。
我们经常出去吃饭。
“啊,好幸福。”
“当然。”我应声道。我们互相凝望着,不知为什么就是想这样望着,然后轻轻碰了碰杯。
即使我作出了回答,我们谁也没有移开视线。爱你、爱你、爱你——秋美用不带丝毫羞涩的直率的眼神向我传递这样的信息,她在等待我心情转好笑逐颜开。正如藏书网她的期待,我笑了。
说着,她从凳子上下来。
“那就边唱歌边喝酒吧。”
我觉得在三年前的那一天,我遇到了五岁的秋美,也遇到了十七岁的秋美。当然,秋美也对七岁和二十岁的我表示了欢迎。估计她会说:“你能来真好。”
“不过,估计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昏暗的店中,只有秋美生机勃勃,美丽动人。我心中满怀着谢意,感谢秋美的存在,希望能一直这样看着她。
“我明白。”
我们挑选了一家狭小昏暗、酒类品种丰富的酒吧,并排坐在吧前的位子上,各自要了啤酒。我们俩都喜欢喝啤酒,特别是在晚饭后喝。
“这样,你还是不满?”
“千花,我非常喜欢你,简直喜欢得要命。”
“还喜欢你那纤细匀称的身体,喜欢你丰满的胸,喜欢你的思维方式,还有工作时的背影。”
我回忆起那种能压倒一切的自由和幸福,笑着说:
我坐在工作台前打招呼,手依然在动着,用全身去体味秋美的气息。
啤酒端了上来,我们轻轻地碰杯。秋美刚冲完澡,完全没有化妆,脸庞白皙宁静,像孩子一般,长发还略微有些湿。
秋美刚才一直在给我讲浅井一家的故事。浅井是秋美上班的摩托车店的店主。包括女主人和上小学的儿子,这一家据说都是“有趣的、让人感觉很好的人”。那里每天总会发生什么事件,像女主人的误会、夫妇之间的争吵、儿子班主任的家访等,让秋美觉得很好玩。听说夫妇俩都痴迷矢泽永吉,店里收款台的旁边贴着一张他的大海报。
“可是什么?”
“那时我们也喝啤酒了吧。”
“我喜欢边走路边唱歌,也喜欢边走路边喝酒。”秋美说。
“不对。”
秋美说着,把我后颈的头发揉得乱乱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