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靴子
面包
目录
红靴子
面包
红靴子
红靴子
上一页下一页
听到日和子的话,逍三依然不紧不慢。日和子半是惊奇地想,这个人的身体在不停地变大,为什么能这样不断变大呢?
日和子说着回到卧室整理床铺,又把刚起床时浇过水的三盆花从阳台搬回屋里。纱门有点脏了,她想着夏天到来前一定要清洗干净。
日和子一边洗碗,一边赶紧打消这个念头。不喜欢。她根本不喜欢这样的想法。
卧室里的电视也开着。日和子稍微有点烦躁,真想让逍三公司里的部下看看他这副样子。他在大型食品公司担任部长,星期天懒得刮胡子,脸上总是胡子拉碴的。
“午饭我该怎么办?”
“那,我走了。”
日和子忽然想,逍三不高兴倒也在情理之中。或许我应该更客气,显得更过意不去似的出门。至少母亲是如此做的。
“不知道,肯定在晚饭前。”
“那就去买三明治什么的九*九*藏*书*网吃吧。”
戴结婚戒指的时候,日和子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她还记着和逍三谈恋爱时的事情,却想不起其间的细节。逍三是个好人,然而世上所谓的好人有一大堆。没和那堆人结婚,而是和逍三结了婚,还理所当然地带着戒指,日和子总感觉这样的自己不像自己,像别的什么人。
日和子面带微笑又说了一遍,然后步履轻盈地向前走去。
“口红好艳呀。”
客厅里没有逍三的身影,电视就那么开着。
“我要走了。”
衣服晾好后已接近十一点,和朋友们约好的是一点钟。
“已经来不及了,要迟到了。”
因为是中午时分,面包房里人很多。拨开柜台前一对似乎在等位子的恋人和带孩子的顾客,日和子总算买到了三明治,还买了一种逍三指名要的加了卡仕达酱、看上去就很甜的面包。http://www.99lib.net
“你说要去哪儿来着?”逍三问。竟然佯装不知地询问早就知道的事情,日和子哑口无言。而后逍三不情愿地答道:“煎蛋卷。”
“那,我去。”
日和子关掉电视,打开卧室的门。逍三正在床上读报纸。
“别这样。”日和子说着拉住了逍三的胳膊。这里是店门口,会妨碍别人进出。逍三被拉着往旁边错开了几步,但没打算把三明治收起来,说道:“吃一口再走吧。”
“走吧。”
日和子缩缩脖子,只咬了一口。一抬头,从树木缝隙漏下的阳光正好洒落在脸上。确实心情很好。她又吃了一口。逍三心满意足地把三明治放入口袋,看来他自己没打算吃。日和子笑出了声。
“在这儿?”
“不是刚刚吃过吗?”
“快起床。”日和子摇晃着逍三,“我必须走了。你吃早饭吧?99lib.net鸡蛋怎么吃?”
日和子好久没有和学生时代的朋友聚会了,这次的聚会三周前就已经定好,所以她完全想不通逍三当天早晨为什么那样不高兴。朋友中有的在公司上班,要见面自然选择周末。其中还有人结婚后有了孩子,如果是周末就能把孩子委托给丈夫,正好合适。日和子虽然结了婚却没有孩子,只是在附近的园艺店一周打四天零工,按说是最自由方便的,可不知为何,事实并非如此。
厨房是整个家里最清洁的地方,因为逍三从不踏入,东西不会凌乱。日和子把厨房当作自己的领域。放在窗台上的收音机里,正播放着罗伯塔·弗莱克的歌曲。
逍三似乎毫不介意日和子的话,还说天气这么好,心情不也很好吗。
逍三说着坐起身。问他去哪儿,他说去面包房。问他现在去吗?他说是,还说要换衣服,让日和子http://www•99lib•net稍微等一等。脱掉睡衣后,逍三露出威风凛凛的身躯。他曾一直练习射箭,原本就身强体壮,最近估计是喜欢啤酒的缘故,越来越富态,腹部尤其明显。
为了和朋友们共进午餐,日和子挑选了淡蓝色的连衣裙,涂了橘红色的口红。她不喜欢首饰,只戴了手表和结婚戒指。
“这咖啡好苦呀,太浓了。”逍三说着打开了电视。
首先是逍三死活不肯起床。天气非常好,日和子一个人吃了苹果配咖啡的早饭,然后开动了洗衣机。本想把逍三的睡衣一起洗了,可不管怎么叫他就是不起床,只好作罢。
逍三率先来到屋外。五月的天空一片湛蓝,晴空万里,却和日和子的心情毫不协调。
“我要走了。”
这条用防护栏分为汽车道和人行道的马路上,车道上车流不息,人行道上人头攒动。
端上咖啡和煎蛋卷时,逍三问:“几点回来www.99lib.net?”
逍三起床后头一句就这样说,然后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翻报纸。
日和子声音中忍不住带出了不悦,说出附近那家面包房兼餐厅的名字。我和这个人究竟是怎样恋爱的?
手表已经快指向十二点半,看来免不了要迟到。
逍三没有动,眼睛盯着报纸说,那是早饭呀。
逍三说这句话的时候,日和子已经不是稍微有点烦躁,而是相当厌烦。
阿逍?
日和子开始懒得去见学生时代的朋友了,也许待在家里让逍三高兴起来更轻松。这么说来,还攒了一堆没有熨烫的衣服,水壶也有段日子没擦了。水壶本来只是烧水的工具,可如果放在那儿不管,就会感觉油乎乎的。这种想法极具诱惑力。她一时混乱了。
“等一下。”逍三说着,当场沙沙地打开面包的包装纸。
“可是,我接下来要去吃饭呀。”
来到外面,日和子几乎是把纸包塞到了逍三手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