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交锋!
目录
第五章 交锋!
上一页下一页
开门。
我打心里不想借给这颗炸弹任何东西。尤其我房间所有的东西沾满了我的指纹。
「请进。」
我的神经发烫,因为颖如不是下楼,而是上楼。
「嗯。」我微笑,我当然要微笑,死赖着不走,眼睛透过窄小的缝隙打量着屋子内。
「下午一点半?」我看着手表,看着老张将机车停好,东看西看地开门进屋。
你要行动了吗?
「太好了,我正觉得那把剪刀有些不称手,谢谢你。」颖如笑笑,接过我的裁缝刀。
「有妳的。」我憎恨地说,对这次对决的落居下风感到羞耻。
「不必麻烦了,我开车去比较快。」郭力也站了起来,但我及时抢到门口,大声说:「你们先用,别为我留菜啊!等会我顺便再买点下酒菜回来!」
「我找找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回答,总之我话出口后,我才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
摸着将阴毛黏成一团糟的干掉精液,柏彦并没有那么惊讶,但坐在地上的他似乎陷入百思不解的情绪:打枪打到几乎一丝不挂、立刻睡着倒地,这是前所未有的怪事。
除了我。
颖如慢慢、一步一步轻轻踩在阶梯上,我嘴唇一痛,这才发现我的牙齿已经将下嘴唇咬出血来。
颖如显然不在意,她拿起针筒,插进年轻人的颈子,硬是将牛奶推送进去,牛奶有的被灌进去,有的则不停漏出来,乳白色的浆液线一样流下。
我无法久站在她的面前。我试了两次,两次都彻底失败了。
颖如拿出针筒,灌满了放在桌上的牛奶,弹一弹针口。
如果我要沾染犯罪的气息,我最好赶快回家守在电视机前。
犯罪使人强大。
「这样吧,你们别等我了,我去买几罐啤酒回来请客,这样才够尽兴嘛!」我大呼。
「不要敲门。」我吐气时还在颤抖,好想对着门大吼大叫滚开。
来找我?
「你应该开始想想应该怎样拥有这一切,而不是光贴在马桶上啊!」我嘀咕着,深怕老张辜负我赐予他的peeping power。
我赶紧拿了一顶帽子跟了下去,却见颖如走进一楼的厨房,打开瓦斯。
梳妆台前的香水,他拿起来闻一闻。
放在杯子里的牙刷,他挤了一点牙膏,兴奋地刷了自己的牙。
马的妳这个贱人,老子非要妳紧张到拉尿不可!
「王先生坐啊!大家聊聊嘛!」老张哈哈大笑,他显然还在为今天的房间突击检查感到兴奋。
「别尽做些无聊的事。」我说。
令狐躺在床上睡觉,果然跟郭力所说的一样。
剪刀刃口打开,重新扣住男人的左手无名指。
但我却透过电视屏幕,被迫吃食着、分享着马桶男的尖锐痛苦。
我笑笑,手心却涌出大量的汗液。
但,我的意思可不是要学她,我对狂喂安眠药跟剪手指之类的事丝毫提不起劲。
颖如躺在床上看书,浴室的门关上,那个马桶男已经不见了,他已经变成一只黑色塑料袋,静静地窝在浴室的角落;而年轻人瘫在椅子上,石膏似的。
妳怎么可能在一分钟以内就将一切布置妥当?
但我一起身,就看见柏彦穿着拖鞋趴啦趴啦走下楼,眼睛不断张望着我们。
「原来,我是想看看这群蠢货把人肉吃进肚子里的蠢样。哈!」我一想通,也就不那么介意回去了,反而对能够迅速原谅自己感到欣慰。
颖如也没不高兴,只是想关门。
「嗯。」颖如点点头,笑容丝毫不减。
「还有别的事吗?」颖如轻轻说道,身子微微一倾,自然而然挡住我的视线。
「什么事啊?记得房租过两天才需要缴的吧,哈。」我真是不知道,仍是站在门口。
「柏彦啊!小心把门给摔坏啊!」我嘴上埋怨,心中吁了一口气。
「可以。」颖如伸出手,高兴地说:「谢谢。」
「没事。」柏彦的语气很差,与当初求我让我搬进来住的时候判若两人。
过了几个小时,黄昏了,颖如拿出一块红色的布盖上年轻藏书网人后,拿起桌上的大塑料袋跟那瓶该死的酱油,打开门。
我可不想吃进含有安眠药的肉块,然后变成另一道菜。
我打开门,匆匆逃离现场,一走到巷口,我用手指挖着喉咙想催吐,无奈我催吐的经验少之又少,吃进肚子里的那团人杂究竟没能吐出。
「房东先生!一起聊天啊!」老张热呼呼地吆喝。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双脚好像不存在似。
「这人肉肝是喂牛奶后才割下炒煮的,肉鲜味美。」颖如笑笑说:「对身子疲倦特别有好处。」
颖如放下刚刚正在看的「都市恐怖病」小说,站在年轻男子面前,抚摸着他的额头。
「不要介意。」颖如笑笑,走回厨房。她除了笑,好像没有第二种表情。
「有妳的。」我气急败坏地用头锤砸向床被,吐了一床。
「早!早上有课啊?」我寒暄。
跟我借剪刀干嘛?
从屏幕中我实在看不出来,也实在没有关心的动力。
「别客气,大家有缘才会住在一块嘛,相互照应照应才有道理啊!哈哈!」我笑着,不肯离去。
十秒钟后,我呆呆地看着颖如的白色洋装隐没在楼梯口,十足的胜利者姿态。
啪一声,显然太过用力,因为年轻人摔在地上,椅子倾倒。
当时战败的感觉,有如战场中的士兵被迫将手中的步枪借给敌军枪毙自己。
颖如将他扶了起来,拍拍他的脸,年轻人当然没有一点回应。
「马的……」
我一看,心里更惊惧了。
「嗯?啊!颖如!」我佯作惊喜,站在门口。
他足足观察了走廊的动静十四分钟后,才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打开陈小姐的房门。
「再去突击检查你一次吧?这次吓死你!」我得意洋洋地看着柏彦愤怒地清理我的精液,盘算着应该怎么打扰他,但颖如喝完一杯咖啡跟一小片面包后,就蹲在马桶男的面前,量体温、看瞳孔、搭脉搏,然后就开门出去。
马的,你小子对妞就是没辄。
于是大家继续讨论着教育改革的国家方针,而厨房也不断传来阵阵香气。
「最好快些处理,哎,不是我的关系,我是怕其它的房客会抱怨啊!」我装出豁然大度的样子。
我的妈呀,颖如根本没有瞄准颈动脉,随随便便就将针刺了进去。看来我必须习惯她的大而化之。
当然擦不掉,卫生纸的碎屑黏在阴毛上。
男人的脖子抽动了一下,颖如的脸上喷上极细的红点。
「房东先生,请用。等一下还有很多好菜呢。」颖如笑得我遍体生寒。
紧张吧!还不快去洗老子的剪刀!
最后,他趴在马桶上,用抚摸美女的姿势与神情,手指一次次滑过马桶的塑料坐垫,将整张脸贴在上头。做白日梦。
「这肉好鲜,谢谢妳。」令狐跟着郭力的话。
「住手…住手……」我只能作这样的旁白。
这就是犯罪者。
然而,颖如匀称修长的身段并不会使人充满邪念,而是令人想轻轻搂着、亲吻一整个下午的纯洁。
妳疯了吗?
她在笑,看得我有些痴了。
「令狐弟还在睡啊?」我装作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看得见。
老张骑着机车,从街角一转而过,骑进我那栋老房子旁边的小巷子。
王先生呆呆地不知道该怎么响应,却见老张鼓掌叫好:「好好好!我就奇怪厨房怎么那么香啊!原来是妳这小妮子在耍把戏,哈!该不会是要嫁人了,找我们练习厨艺吧?」
「是这样的,我房间有个盆栽要修,但缺把大剪刀,不知道房东先生有没有剪刀可以借我?」颖如说谎脸不红气不喘,语气甚至更加轻柔。
吊在挂钩上的浴巾,他将整张脸埋进去深呼吸。
我的左脸顿时痲痹。
罪带给了颖如强大,却也相对萎缩了我。
「干。」柏彦失笑道。这是他白痴的结论。
我抓着胸口,五指指甲深深插在肋骨的缝隙之间,依然无法逃避电视屏幕中那把红色剪刀。
「啊!少了酒!少了酒啊!http://www.99lib.net」我惊呼,也站了起来。
「不会吧?妳不会忘记这个人……这个人是酱油男吧?」我张大嘴巴。
门打开。
就在笑声中过了一夜。
颖如走进房间,褪下身上雪白色的洋装,解下蕾丝内衣裤,一丝不挂,粉红色的乳头微微隆起,乳房下方鼓起的弧度,恰恰是男人的手最想捧起的角度。
他甩开我的手,快步下楼出门吃饭去。
为什么呢?
我不能立刻应门,不然就太刻意了。我转转脖子。
如果没有,难道妳一点都没有一个犯罪者应该有的样子吗?
犯罪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精神活动。
我回到卧房后,便深深感到后悔,而不只是毫不足道的羞耻而已。
「好恶心,到底我为什么要一直坐在人肉宴上,撑那么久?」我生起自己的气,此时我倒不是责怪颖如,而是不解。
一股气直冲到胃里,我捏紧拳头,试着将痛觉反刍出来。
「不只鲜!坦白说我的鼻子对牛奶很敏感的,这肉里的的确确有牛奶的香味,一定花了张小姐不少钱吧?」老张一副老饕的样子,实际上他只是喝多了过期牛奶的变态。
陈小姐跟她的矮个子男友也出现在客厅,各捧了一碗人汤开心地笑着。
「咦?」
「扣扣扣,扣扣扣。」
此时我觉得很窝囊,虽然小心为上,但我毕竟退却了,输得节节败退。
我决定攻她个措手不及报复!
哈哈哈哈哈,我也跟着发笑。
愉快极了。
颖如一次端上许多菜色,老张与郭力笑得合不拢嘴,而王先生虽然听不惯颖如口中的「玩笑」而皱起了眉毛,但仍捧场地拿起筷子。
我很想跟着颖如的话后说:「哈,正巧我也不吃人肉。」但我的手居然将那一团切得稀八烂的人杂放在舌头上。
柏彦大约半小时后回到了房间,打开计算机东摸摸西摸摸,就是不曾翻开过书。
我丧气地走到便利商店,买了两手啤酒,再绕到卤菜摊前买了三大盘卤菜。
「该死。」我坐立不安。
他感受不到的,我被迫扭曲五官及四肢作回应,彷佛化身为马桶男的末梢神经。我甚至痛到流下眼泪。
我的眼睛大得不能再大。
拒绝吧!
颖如点点头,微笑,进门。
脚步停了下来。
「早。」王先生向我点头示意,他可怜的女儿睡眼惺忪向我挥手道别。
十根手指掉在瓷砖地上,然后都给颖如扔进马桶里。
死了吗?
「这是炒人肚、闷烧人杂、葱爆人腿、酱烧人臂。」
「嗨,房东先生。」颖如轻轻的声音,脸上微笑。
放在桌上的发梳,他拿起梳一梳。
「嗯,我的小狗刚刚死了,我等一下就会把牠处理好的。」颖如微笑,她甚至懒得装出替宠物惋惜的样子。
我点点头,将碎肉吞进肚子里。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好奇、不解、茫然、呆滞。
「柏彦!正好要去叫你哩!来一起用吧!」老张最喜欢装熟,柏彦迟疑了一下,立刻被颖如的笑容吸引下来。
「嗯,张小姐的手艺真不错。」王先生有礼貌地响应这顿免钱的晚饭。
接下来的这一夜,我吃着卤菜、喝着啤酒,大声讪笑着这群误吃人肉的蠢货,而颖如则淡淡听着大家天花乱坠批评国家教育,什么东西也没有吃。
「不啊,昨天只有我在这里过夜,他小子值大夜班,等一下才会回来。」郭力笑笑,这才开门出去。
这么巧?拍电影了!
但她的眼神专注到发出光芒,在屏幕里闪闪发亮。
罪的本身,就是一种专业,一种浪漫,一种迷人的憧憬。
「好,等我一下,我去拿剪刀。」颖如也笑笑,将门关上。
很糟恨糟。
「好吃,真的是有软又嫩,新鲜新鲜。」郭力赞许道,柏彦赶紧夹了一大块「人腿肉」放在碗里。
「我不吃人肉。」颖如一说完,全场哈哈大笑,尤其是王小妹更是笑得前翻后仰。
「一群蠢货。」我暗自嘲笑。
我慢慢地跟在柏彦后面,舒缓刚刚跟九-九-藏-书-网颖如对峙的紧张情绪。
这就是妳弃尸,不,毁尸灭迹的方式吗?
一种必须克服自身恐惧,与不断压抑道德才能完美实践的、对人性的逆向操作。
浴室里的香皂,他握在手里再三把玩。
我有大剪刀吗?
我的胃揪了一下,警觉性地往门后退一步。
此时王先生跟王小妹开门进屋,跟大家微笑点头,立刻便要上楼。
「我去看看汤好了没。」颖如站了起来,大家一阵欢呼。
「要不要去叫柏彦下来?」我起身,盼着叫柏彦下来自投罗网后,我就可以交代他,说我身体不适想睡一下,叫大家尽情享用便了。
无论如何,我决不碰那锅来路不明的汤。
那些食材该不会……该不会就是那位马桶男身上的东西吧?
「是。」我夹起一块肝肉,但就是无法将筷子移动到嘴巴附近。
颖如微笑,我突然间竟忘记呼吸。
「王先生,请在客厅坐一下,我煮点东西给大家尝尝。」颖如笑咪咪从厨房走出来,手里还拿着酱油与锅铲。
「扣扣扣!扣扣扣!」
老张足足干了一个多小时的无聊探险,最后才恋恋不舍关上陈小姐的房门,忐忑不安地出现在走廊上。
睁开眼睛的柏彦很错愕,甚至还躺在地上赖了半小时才真正醒来。
「是这样啊?大剪刀……我想想……」我抓着头,脑子一片混乱。
难道,妳打算连我也一起……
「喔!只是想拿回刚刚借妳的小剪刀,哈,说不准我最近就会用到。」我笑笑,鼻子假装抽动抽动,忽然皱着眉头又说:「好奇怪的味道,妳有养小猫小狗吗?味道好像有些……有些腥味啊。」
但,颖如让我见识到另一种迥异于偷窥,迥异于航行于阴暗处的鬼鬼祟祟,一种乘风破浪。
我听着郭力开着他那台BMW离去的引擎声,上楼涂鸦笔记本。
柏彦又骂了几声「太夸张」后,去浴室拿起漱口钢杯装水冲阴毛,用肥皂搓搓搓搓搓搓,就是不肯干脆洗个澡,一点卫生概念都没有。
「是啊。」郭力站在我面前,不急着开门出去。他总是不急着做任何事。
我的灵感飞涌而出,白纸在顷刻间洋溢着不可思议的幻想与布局,每个支线又佐以更复杂的支线可能,所有的一切全都纠结在一起。
颖如从床上拿起那把剪刀,走进浴室,轻轻蹲在马桶男面前,将他的衣服跟裤子全剪开,让男人衣不蔽体地坐着,接下来,剪刀刃口轻轻扣住男人的左手小指。
我假装热络地搭着柏彦的肩,回头看着颖如说:「颖如,下次再去参观妳的房间啊。」柏彦也回头。
老张不敢躺太久,他很快就起身研究房间其它有趣的部份。
「陈小姐要是在的话,整栋楼就算到齐了,哈哈哈哈……」老张笑得乱七八糟。
「早啊!房东先生。」郭力不久后也下楼,拎了一个褐色小皮箱。
颖如看着我,看着我。
「张小姐自己不吃吗?」我已经忘记我当时的语气,我只记得当时的耳朵烫得快烧起来,五官也快抽筋了。
去做些什么呢?
「比普通大的剪刀再大一点就可以了。」颖如的声音很温柔,温柔到瞬间松懈我的神经紧绷。
「早!」我向早起上班的王先生打招呼,愉快地在客厅吃早点看报纸。
开始行动的老张,挑选的对象果然是陈小姐的香闺。
我转过身,在一个又一个的抽屉里寻找大剪刀,而我的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颖如的动静,我实在很怕她从我后面突袭,到时候我可没有一天吃好几次安眠药的好本事。
这年头只要提到教育改革,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插上几句话,就算插不上意见,干骂几句总是会的。我听着郭力发表高见,一边观察大家是否有昏厥等异状。
我赶紧往后一看,柏彦皱着眉头,穿着短裤、蓝白拖鞋,将门摔上,朝下楼的楼梯拖步走着。
其实,我原本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这个恐怖的宴席;对不起,我临时有事要出去,你们慢用;对不99lib•net起,我今天吃素;对不起,我刚刚吃过晚饭。
柏彦站了起来,脚步有些踉跄,显然药力持续夺取他的平衡感。
「有吗?」颖如关切问道。
老张星期二根本没有这么早回家过。
微笑在脸上僵成了一张灰白的面具。
动作还真快!
颖如瞇着眼,看着我手中的剪刀。
冲掉。
我兴高采烈地看着颖如,等待她露出惊慌失措、语无伦次的大失态,一报害我吐床的大仇。
「嗯,还有一锅汤在煮着。」颖如说,在我的左边坐了下来。
「最近心情不好?是学校的功课还是女朋友的问题啊?哈哈。」我干笑,柏彦简直是我快溺死前偶然抓住的浮木。
「妳瞧,我刚刚找到的。」我扬起手装的裁缝刀,温暖地笑着。
我们的肚子,是妳最好的弃尸掩埋场吗?
王先生腼腆点点头,跟王小妹坐在沉默寡言的令狐身旁,有一搭没一搭地参加关于国内教育改革的对话,而厨房一直传来阵阵香气,我的心中也一阵一阵鸡皮疙瘩。
我尽量使自己脚步轻盈,像个优雅的犯罪者。
我的筷子迟疑不决地停在碟子上方。
我深呼吸,调节着情绪,但一种很畸形的恐惧正凝结在门的另一面,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个焦黑到着火的影子正烧烫着门。
人杂果然食如其名,令我心情十分复杂。
她的罪,使她即使弱小、即使孤独,却弥漫着叫人呕吐与战栗的鬼气,叫我这个低阶犯罪者完全失却了被偷窥喂养的犯罪精神。
老张将我放回去的那块肝肉吃进嘴里,笑说:「真是好吃啊,真不愧是喂牛奶长大的……的人啊!滋味鲜美!」
犯罪使人与人之间有了高下之分。
马桶男默默承受着,无怨无尤,好像之前就签下「绝不喊痛」的切结书,也或许他早已因为发烧过度将几千条神经全都给烧糊了,连他的老二、阴茎跟阴囊,被钝钝的剪刀分成二十几次剪掉,他也只是微微拱起背、晃着两只脚,表示「他知道了」。
红色流满浴室,以及颖如的双手。
「我怎么会看这只大奶妈打飞机?」柏彦一直旋转着脑袋,就是想不起来昨天晚上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我解读着他的表情。
但老张终究是个初窥犯罪殿堂的生手,他在屏幕上的表现像第一次看见骆驼的印第安人。
但我的屁股偏偏选择坐下。
我吃完烧饼豆浆后,陈小姐才跟她那矮男友匆匆下楼,我想跟她说句早安什么的,但她的脸色十分疲惫,于是我将话吞进肚里,干骂了几句。
打定主意。
莫名其妙的挫折感难道会导致行为错乱吗?
我发觉我是真的开心。原来如此。
颖如夹了一大团见鬼的「人杂」,放在我的碗里,点头示意。
我透不过气来,两手手指紧密地缠在一起。
嘴角微微牵动。
针筒拔出来的时候,鲜红色像一条细线喷出,颖如沉吟了一下,打开抽屉,拿了一块正光金丝膏贴布朝伤口啪一声用力贴上。
我瞥了颖如手中的大裁缝刀一眼,竟隐隐生惧。
「这一把行吗?」我拿起一把实在不能算是大剪刀的剪刀,故意忽略抽屉的角落里躺着另一把更大的裁缝刀。
「好吃吗?」颖如微笑。
「?」我一愣,看见老张跟下班的郭力正在客厅瞎扯淡,令狐安静地坐在一旁翻着男性服饰杂志。
我原本想象打扰柏彦与颖如那样、去干扰老张的变态行径,但我生怕会摧毁老张刚刚才萌发的一丁点犯罪天分,或说是胆子,于是我只得作罢。
我紧张地看着走廊上的针孔画面,自言自语:「妳不是要去找猎物,不是,不是,不是,因为妳没有藏好小男生。但妳要去做什么呢?去买新的有趣东西吗?」
我起身,慢慢走向老房子。
我坐在路边的行道树下的长椅子上,看着柏彦走进附近一家烧腊店,他的肚子可饿坏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屏幕。
我颇为得意地看着关上的门,嘴里还留有刚刚吐过的酸味。
虽然我根本没有藏书网看见马桶男怎么被装进塑料袋的,但要是颖如割下他身上的肉还是内脏什么的,我一点也不会意外。
「加菜了!」我打开门,高兴地宣布。
老张是个比我还要下层的犯罪者,他所有的动机与行动全都指向「色情」两字,于是他理所当然将眼光瞄准了床,诚惶诚恐地轻趴在床上,闻着、嗅着、捏着、呼吸着。
我点点头,坐了下来,眼睛仍不时张望着在厨房变魔术的颖如,老张跟郭力怎么扯东扯西扯什么蛋我都听不见。
我睡得少,但睡得可好,只比被迷倒的柏彦稍差一点。
我的手指也滚烫起来,我连忙甩它一甩,但不可能出现的痛楚以象征、以隐喻、以病态、以抽象的速度,沿着手指里的神经直达我的心脏,像有根针在血管里扬帆穿梭一样。
「谢谢姊姊。」王小妹的家教不错。
这次,我可没有心神感受到战败的屈辱了,我抱着死里逃生的心情感恩着。
逆向总是使人深深着迷,这点,我原本从偷窥一事中渐渐体会。
门过了一分钟才打开,颖如已穿上刚刚的白色连身洋装,若无其事地站在门缝前。
「你妈的,干你妈的!」柏彦揉着太阳穴,表情狰狞地打开计算机屏幕,然后才拿卫生纸试图把精液擦掉。
那样,我就可以不必惧怕颖如,我就可以跟她并驾齐驱成为高档的犯罪者
「人肉?新鲜新鲜!倒要尝尝!」老张哈哈大笑,夹了一片送进嘴里,大家嘻嘻哈哈地各自夹了一片,连沉默的王先生也为自己与女儿夹了几片放在碗里。
「扣扣扣,扣扣扣。」
我快吐了。
「睡得不好,我这道菜正适合补身子。」颖如走出厨房,拿出一个装满黑褐色肉片的小碟子,肉片冒着蒸气,还有酱油香。颖如将小碟子放在桌子上,还有一把筷子。
「对了!」我假装猛然想起:「那个盆栽!是啊!我可以看看妳养的盆栽吗?我对那个很有兴趣,说不定也想自己养一盆喔。」
也许,我该慢慢训练自己,让自己在屏幕中观看颖如变态地展演犯罪的荒谬艺术,一次又一次,直到自己从模拟与学习中,逐次接近犯罪的、更高的精神状态。
「房东先生,你最近身体微恙么?」郭力注意到我的脸色难看。
我走在巷子里,远远就听见客厅传来的欢愉大笑声。
「都是妳煮的吗?」柏彦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坐在郭力身旁,拿了一双筷子笑着。
不过主要的理由,仍是终于起身伸懒腰的颖如。
柏彦的声音出现在我身后,我感觉到一股很闷的愤怒夹杂在开门的风中。
「怎说?」郭力好奇,拿起筷子。
我应该借吗?
我慢慢呼出一口气,双手按摩着肩膀。
妳在打什么主意?
「别……别这么干!」我惨叫。
「是吗?我只是昨晚睡得不大好,哈。」我干笑。
我的脑子被震撼的视觉暂留萤绕着,自我强迫回忆着颖如一剪一剪喀断男人手指的模样,如果我现在回去,大概可以赶上男人的脖子被剪断吧?
颖如温温笑着,说:「才不是,只是看到新食谱,想试试看罢了。」说完就转身回到厨房,留下我们在客厅里等待着意外的、免费的、美味的晚餐。
柏彦十二点醒来,那时颖如已经喂了那年轻人又一次安眠药,然后又一剂酱油,而马桶男则被针筒从下腹部打进不知几毫克的牛奶。
「糟糕!」我快步走出卧房,紧张地将卧房门关上。我绝不能让她发现我秘密的眼睛。
「谢谢你,裁缝刀我用完了会还给你。」颖如笑意不褪,她递过剪刀的手背白皙光滑,我忍不住摸了一把。
「大家请用啊,我只是比较不喜欢肝肉的味道,真是抱歉。」我尴尬地说,将筷子上的肝肉放回碟子,满脸歉意。
甚至,还佩服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