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生的尽头
目录
第六章 人生的尽头
上一页下一页
牛奶一滴滴坠入咖啡里,僵化扩散开来。
没有。
「倒没想过,毕竟还是自己的人生嘛。」我苦笑:「再怎么无趣,日子毕竟还是要过下去。」是这样没错,多找些乐子也就是了。
「我这么说吧,这罐药的胶囊很常见,要不要跟我买空的?」勤似乎看透我的心思。
我翻着桌上的电影杂志,吃着巧克力饼干,颖如则像古老的吉普赛人一样,研究着咖啡上一次又一次的白色图像,试图从中占卜些什么似的。
颖如点了一杯贵夫人。这点叫我惊讶,我从来没看过嗜喝咖啡的颖如在咖啡里加过牛奶。她总有办法让我惊奇。
我抓起一点点春药丢下去,摇一摇,希望老张的铁胃对春药没有太强的抵抗力。
「威而刚吗?要多少?」勤问。
颖如掀开红布,那年轻人的脸色灰灰白白的,好像已经死透了,因为颖如并没有再为他施打什么东西就躺在床上看书、睡觉,她只是摸摸他的颈子、拍拍他的脸。
「如果妳刚刚说得都是真的,我又凭什么例外?我平凡到了顶点。」我苦涩地说。
「我啊,看看报纸,看看电视,日子浑浑噩噩的,幸亏有你们这群房客住了进来,我平淡到近乎枯燥的生活才起了一点变化,像这样跟一个漂亮女生面对面坐着喝咖啡,我以前哪里想象的到。」我说,这也是事实。
我看多半还是颖如自己心理变态,她最恐怖的地方就是随性胡搞。
那眼神称不上犀利,但那眸子是一种清澈到了无法抵抗的反射,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那怎么好意思,我记得张小姐刚来租房子的时候说过自己不是本地人吧,我知道附近有一间很棒的咖啡厅,妳看怎么样!」我击掌,表现得迫不及待。
听勤说,这地下工厂作的春药里成份很杂,有传统的壮阳中药和西药威而刚,还掺杂奇怪的人体激素,也有时下最新潮的迷奸药丸,一堆成份杂七杂八加起来,唯恐没有成效似的。
「因为大家都怕跟别人不一样。」颖如幽幽地说:「大家都怕自己跟屏幕上的别人不一样,所以全部都卡在尽头、一动也动不了,偶而有人动了一下,好一点的便被视作离经叛道,差一点的便被称为落伍。」
「我是个专门替人代笔的出版社写手。」颖如抬起头来,解释道:「我帮各式各样的作家、出版社、各种题材写东西,最后挂上他们的名字。」
「而且,从我的身体反应里,我没有感觉到尽头的气味。」颖如笑笑,我却明显知道这绝对不是笑。
不,这太不合理,这种小说的报酬不可能丰厚到值得颖如如此冒险,这年头只有爱情小说才能被群众拥抱,才能赚到丰厚的版税。
前面的门突然打开。
勤店里以前挂的是他老爸的执照,现在他老爸死了,他就去跟别人租了一张,勤自己www•99lib.net连药剂生的执照都没考过,但他赚钱的门路倒是五花八门。
「了。」我说。这是当然。
「晚一点,再帮你开发新的能力。」我很乐。
「多来光顾就是了。」勤认真说:「但吃死人也别来找我。」老规矩。
「不是,只是想泡妞。」我笑笑,将钱放在桌上。
「啊?」我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对话的逻辑已经有点失焦了。
颖如瞇起眼睛。
「这是业务秘密。」颖如的笑很畅怀,我要是真有兴趣继续问下去,她肯定不会隐瞒。但我感兴趣的不是别人的事。
「可是我注意到你不大吃我作的菜,是不是我的手艺很差?」颖如难为情。
「周而复始?我还以为人生就像一条线一样不停往前走,走到死了才停下来,怎么会周而复始?」我忍不住问。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里很好。」颖如很有礼貌地说,闻一闻咖啡,笑笑:「不过,改天你真该尝尝我冲的咖啡,至少比这里便宜多了,味道也不差。」
不过,我已经开始乱猜颖如绑人胡搅实验的理由。
「我不是要威而刚,我要春药。」我问,没有商量空间。
「那妳平常都做什么消遣?像昨天那样烧菜吗?」我笑笑。
「谢谢你的招待。」颖如说。
「对了,颖如,妳不是个作家吗?哈,我最近去书局逛逛,可都没看见妳写的书,我猜妳用了笔名吧?可不可以透露一下!」我兴致盎然。
「多看电视多看电影多听广播就会知道,这社会有很多管道告诉一个人,其实你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免成为另一个已经「被成为」的另一个人。这样很好,早点知道自己只是集体循环中一个可以被轻易取代,不,甚至是不需要被取代的一小点东西,就可以早点体认到人生其实已到了尽头。」颖如又开始剥奶球了。
「我要十,这两天就要。」我说。
我干咽了喉咙。
「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你的人生可能已经到了尽头?」
「要经历,就去看书、看小说、看电视、看漫画,那里有许多人展示着不断被重复的人生,那些东西看得越多,就越容易重复到别人的人生,既然过程重复了,结果也差不了多少,既然差不了多少,就到了尽头,从此展开拼拼贴贴别人人生到自己人生的过程,从此周而复始,从此循环,漩涡,黑洞,坠落。」颖如的用词越来越不像日常口语,而像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讲稿。
她看见我从柏彦的房间出来吗?
「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我说:「但对一个人来说,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就是没有经历,没有经历,哪来的重复?」
「对了,妳刚刚在走廊上提到,妳说妳其实不算作家......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问。了解她的职业作为聊天www•99lib.net的开始吧。
但,有什么小说需要这种恐怖的亲身经历?恐怖小说?侦探小说?黑色异想小说?
「房东先生?」颖如笑着打招呼。
勤收了钱,商业性地陪笑。
我不明白。
但他坐在椅子上发愣了一整夜的行为,只是暴露出他不敢靠近床的悲哀。
我的笔记本早已记满各种对柏彦「能力开发」的每个进度,他可以说是我计划中不可或缺的「第一个齿轮」。
王先生的房间里摆设很精简,就跟我在屏幕中看到的一样,我打开热水壶,想丢一小包春药进去,但一闻到药粉的怪味道就缩手了。
霎那间,我彷佛被拴在无法动弹的黑暗里。
「尽头的意思,不一定是死亡,也不是说,不能继续过舒服的好日子。」颖如温和地反驳我刚刚的话。
「一点一点,不要急。」我微笑,小心走出老张家。
「不,恰恰相反。」颖如的回答令我意外。
颖如停止剥奶球,突然丢了这个怪问题给我。
我打开柜子,拿出王先生的肝药,这药王先生每个晚上睡前都会吃一颗,我暗自保佑这药是胶囊而不是药丸,因为我从屏幕中看得并不清楚。
咖啡厅。
「我会凿开它。」颖如放下咖啡。空空如也。
研究新事物?
下午三点半,此时的她正在床上写小说,我潜入王先生跟老张房间前,她已经将疑似死掉的年轻人丢到浴室里,跟那只黑色塑料袋放在一块,然后就一直在床上敲键盘敲个不停。
我抗议着,因为这种周而复始的说法深深刺伤了我,我的生活虽然就像一头不停往地洞里钻的土拨鼠,永远都没有看到光明的可能,但要说我重复了许多人的人生的话,为什么我没有娶妻生子,为什么我没有比尔盖兹那么有钱?
「对了,你这里有没有春药?」我直接问了,反正这里唯一的语言只有两种,「有或没有?」、「多少钱?」。
「好啊。」我点点头,笑笑。
颖如颇有兴味地看着我。
我想,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答案。
这小子卫生习惯很差,没吃完的泡面一定会把它吃完,甚至不需要加热。
「喔......原来如此,难怪我都找不到妳的作品。但妳既然可以写东西,为什么不干脆挂上自己的名字,这样不更好?抽版税的话,妳拿的钱应该更多才是。」我问。
「那最近呢?最近在写些什么东西啊?」我。
「哈,上网聊天啊,像我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学习新鲜事了。」我自言自语。
我一大早醒来后,就去附近认识的老旧药局买了许多安眠药,药局的老板是我国中同学,姓勤。
「以前交过一两个,但年纪越大就越没什么成就,也就没什么好女人接近我了。而我自己也懒了。」我说,这也是事实。
「颖如,妳有时间吗?我想请妳喝个茶吃个饭,聊http://www.99lib.net聊天。」我打断颖如的话,热忱地说:「我想多了解妳一点,说实话,我没什么可以聊天的朋友,哈,说来难为情,我好久没有跟一个人好好说说话了。」
她为什么总是选在这种令我窒息的时刻?
「最近在帮蒋小姐写个人财务规划的书,这阵子流行这些。」颖如,又加了一颗奶球。
因为可供伪装的虚假言辞已经越来越少,就等原形毕露。
我笃信的人生守则不多,但第一条是:越没有话题的时候,越能看出一个人心底的样子。
「一个人的人生如果跟其它大部分的人一样,那就是一种周而复始。每个人都在重复另一个人的人生,重复着上学、重复着交朋友、重复着买车买房子、重复着结婚生子、重复着变成其它上亿个差不多的人生,连笑都重复了,连哭都重复了,你觉得这不是一种周而复始吗?」颖如的笑容底下的气味越来越腐败。
「喔?」我。
「待太久会怎样?」我问。
老张的床底下有大约三十瓶未开封的过期牛奶,还有一瓶已经打开的水果调味乳,目标非常明确。
「昨天晚上真是谢谢妳了。」我打哈哈。
「蒋小姐?」我好奇。
当天晚上,我在床上看着颖如回房。
她的眼神变得跟刚刚有点不一样,但我却说不上是哪里不同。
我走到四楼,看着颖如的门。
「那你为什么认为我还没到尽头?」我不禁有些高兴,不管是什么赞许,只要是加在我头上,我都是高兴的。
于是,我买了三百颗空胶囊。
我摇摇头,没什么好伪装的。
「房东先生自己呢?」颖如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但我知道她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穷打哈哈。
「每个人都有很多机会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只是不敢凿,不想凿,就这么卡在尽头里。」颖如说得我飘飘然。
「好啊,不如来我房间喝咖啡,我煮咖啡请你。」颖如的笑天真无邪,但这点活命的警觉我还有。
「对了,你、认、为、自、己的人生到尽头了吗?」颖如没有忘记刚刚那个问题。
xxxxxxxxxxxxxxxx
「明天来拿吧。」勤点了根烟,说:「老样子,这些东西有效是有效,但会不会出事我可管不着。」
我表面一愣,但其实没有这么震惊。
「每个人都走到了尽头,也都成为尽头,而我,没办法在尽头前待太久。」颖如喝了一口漾满白色牛奶的贵夫人咖啡,这是她的第一口。
如果她看见我从柏彦房间出来,我绝对不能让她有机会问我我进去做什么,因为我一点都没准备好这个答案!
「嗯。」颖如低下头,用汤匙玩弄着咖啡上的泡沫。
变态杀人小说吗?
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必须伸出援手。
「你肝有毛病?」勤不以为然看着我。
「妳的身体反应?」我99lib•net不由自主打直了身子。
我不由得点点头。流行本来就是集体向前看齐,向右转。
「妳绑人杀人,是为了要写小说吗?」我心想,看着门。
我想她只是在玩弄她的咖啡,颖如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喝掉它吧。
「你说得没错,很多人到了尽头还是笑的出来。」颖如笑笑:「可以笑的时候,就不要哭。这是人之常情。」
「尽头就是没有变化,不断周而复始没有可能性的人生,这个社会有太多人都走到了尽头,有些人三十岁到了尽头,有些人才二十岁就到了尽头,有些人不过十几岁,也到了尽头。」颖如仍旧在笑,但那种笑的成份已经变质了。
颖如出神地看着。
「这世界上没有春药,只有荷尔蒙、激素这些东西,你要的话,我帮你找。」勤也不啰唆,手指比了个五。
「嗯。」颖如点点头。
我小心打开柏彦的房门,从门缝中看看对面的颖如有没有出来。我很介意她的存在。
柏彦一个小时前已经出门上课,我轻轻打开门,将他桌子上没吃完的泡面掀开,丢了比上次更强的安眠药进去。
不明白也写在脸上。
「哈,别那么客气,妳觉得这里还过得去吧?」我笑笑。这里随便一杯咖啡就要两百块上下,如果还过不去我也没办法。
「上网聊天,旅行,想事情,冲咖啡。你真像记者。」颖如又加了一颗奶球。但她还没喝过一口。
隔天。
令人灰心的讲稿。
「怎么会?我只是觉得......」我有些语无伦次。
「吃不习惯吗?」颖如看着我。
勤的手指在鼻子上又揉又捏,像楚留香一样。
而喝了酒的王先生,在陈小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野兽般叫床声中,一整个晚上都坐在椅子上思索着什么,没有如往常般抱着女儿睡觉,我想他其实很想选择社会进化的一端,而不是极端原始的那部份。
「因为,我看得到尽头。虽然你为什么还没到达尽头,我不知道,也或许你到过又后退,也或许你正在想办法避开,但你终究还没走到集体周而复始的长长排队里。」颖如的瞳孔张得很大。
颖如观察着咖啡上的奶晕,拨开一颗奶球,又慢慢倒了进去。
把罐子旋开,所幸里头真是胶囊。
怎办?
我尽量让笑容扩散,扩散到颖如的脸上。
「是吗?」我笑笑,背上又是一阵冷汗,幸好这里是公共场所。
「好吧。」颖如终于点点头。
潜入的时间格外有压力,所以我不能待在里面太久,我记住药名跟罐子大小后,便走出房间到药局,想跟勤买一模一样的肝药胶囊。
我闻闻,气味挺奇怪,跟无色无味差多了,加在热水里一定会被发现。
「房东先生没有女朋友吗?」颖如问。她的咖啡里已经坠入五颗奶球了。
这样很好。
「好,谢了。」我莞尔,勤这家伙有时候还真够意思。
九_九_藏_书_网我在自己房间从容地将胶囊打开,换上春药的药粉,再到王先生房间里,倒出所有的肝药胶囊,换上我的版本,无一阙漏。
「不好意思让你花钱,我对冲咖啡还蛮有研究的。」颖如的笑令人失却抗拒。
「会啊。」颖如。
有时,我会指着电影杂志上的明星或是电影剧照,问问她的看法,但两人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
接下来是老张。
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门?
「像妳这样帮人代笔,还要自己念书做研究,会不会很累啊?」我问。
「妳的意思是说,别看电视看太多吗?」我胡乱说着。
「你还没有到、了、尽、头。」颖如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于公,了解颖如有助于我实现计划。
「其实说起来,我不能算是作家......」颖如微微笑。
我灵机一动,我应该趁这个机会多多了解颖如,于公于私都应该把握机会。
「这不是妳的错,我从小就有挑嘴的毛病,想一想还真不好意思。」我歉然。
需要藉助乱搞别人身体来作什么研究?
「你买这么多混合型安眠药,不会是想自杀吧?」勤只是随口说说,就算我回答「是」,他也一样会卖给我。他就是这种人。
于私,有谁有机会跟一个喜欢杀人烹人的变态凶手聊天呢?
但我只能感觉、只能意会,却说不出来实在的细微变化,就跟过期的牛奶一样,你要不尝一尝、闻一闻,否则绝不会发现纯白的底下已经腐败酸化。
我除外。
「喔?」我想,要让她把话说下去的话,最好就是暂时不要发表意见。
我回忆在屏幕中的这个房间。
有了。
「不好啦,我怎么好意思进女孩子房间,那间咖啡厅真的很不错,我想去很久了,但一个人怪落寞的,总不好意思啊哈!所以我请客,千万别客气!」我忙说,差点要掏钱来。
「就算真的是什么循环、重复的,早点体认有什么好处?不知道过一辈子、却很快乐的人也很多啊,就算知道,也可以很快乐的过一辈子不是吗?」我有些不满,但脸上还是笑得很欢畅。
难道她有心电感应不成?
我点了一杯爱尔兰,还多要了一迭巧克力饼干,一迭牛角面包。
我对那种「请指出这两幅画哪十个地方不一样」的益智问题从来没有天分。
我走出柏彦房间,关上门。
「喔?那为什么不凿?」我问。
「不是所有人都对出名感兴趣,像我。」颖如轻声细语地解释:「在别人的名字下写东西,可以尝试更多的题材,也有更多的机会。只要肯下工夫研究新事物,不怕没有工作,但要是挂上自己的名字,失败一次,下一次的机会就遥遥无期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