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目录
第六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心下感动,她对我真如对亲姐姐一般,拉着她手叹道:“真是个痴丫头!”玉檀脸色闷闷,我笑拍拍她,“我一月就这么一天休息,你怎么光忙着不开心呢?”
四阿哥转身慢行,我尾随于后,行到僻静处,他柔声说:“过来些,让我看清楚点。”我走到他身前站定。他默默看了我好一会问:“你到底做了什么?是为老八说情了吗?”
从艳萍她们手里拿回衣服,狠狠地捶打着。干了半日活,心中恶心之感方轻。
让我操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张千英一而再,再而三的行径。他对我时常挑错,可又总是轻易原谅。他人犯同样的错误,他却重罚。一次我和艳萍都不小心刮破了衣服,张千英对我只是叮嘱道:“下次要留心。”可当着众人的面却怒骂了艳萍,并且吩咐饿她一天、活照干以示惩戒。当时就激得其他人眼中泛红地怒盯着我。如今我已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就连刚开始对我友善的春桃也变得冷漠疏离。在艳萍、兰花、招男三人的带领下,浣衣局的众位姑娘变得空前团结,矛头一致对我。
我仔细看着旁边姑娘的一举一动,有样学样,放皂荚,捶衣服,揉一揉,搓一搓,翻面再捶,放入水中,摆干净,换下一件。然后发觉自己跟不上她,速度渐慢。看着山一般的衣服,心中发急,只得咬牙加快速度。右手捶完,换左手;左手捶完,换右手。其他人都已经干完手头的活,几个速度快的99lib•net,已经歇了大半天。只有我还在继续。
张千英笑让我坐,我立着道:“张公公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还有衣服要洗。”张千英道:“我不是已经吩咐别人洗了吗?你未前,王公公就来打点吩咐过,紧接着十四爷又派人来吩咐。说起来,我倒真该多谢你,要不然我们这样的人哪能入十四爷的眼。”
我下炕穿鞋,笑想,假话被人识破了。一直一个人睡惯了,昨夜三人同炕而眠,的确没有睡好,不过看来她昨夜也没有睡好。
正在埋头洗衣,太监进来传话道:“若曦,张公公要见你,你的衣物就由艳萍、兰花、招男三人分洗。”他话音刚落,艳萍就‘哐当’一声掀翻了水盆。我叹口气,无奈地站起,去见张千英。
第二日正在洗衣,张千英进来查看,边走边看昨日洗完正在晒晾的衣服,忽地指着其中一排冷着声问:“谁洗的?”我叹口气,上前行礼道:“奴婢洗的。”张千英冷色敛去,笑着让我起来,“你第一次干这些活,洗得不干净也不能怪你。”说完,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吩咐道:“艳萍、兰花、招男你们今日把这些衣物重洗一遍。”我立即道:“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
看着眼前如小山一般的www•99lib•net一大盆衣服,我有些头晕。洗衣机!我愿倾我所有,不惜代价换取一台洗衣机。想归想,感叹归感叹,活还是要我自己干。
他脸色骤暗,“皇阿玛想把你赐给十四弟?你为什么不愿意?”我微笑不语。他问:“你不是一直想着逃离紫禁城吗?不是总想着找个小院子平平安安过日子吗?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为什么不要!为什么偏要抗旨?十四弟相貌出众,文才武略在我们兄弟中也是拔尖的,现在最得皇阿玛倚重,对你又极好,你忘了大雨中他为你一跪就是一夜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道:“事情已经过去,再提又有什么意思?”
艳萍、兰花、招男三人都恨恨地盯着我。我一面收衣服一面道:“我自己会重洗的。”艳萍冲上来,从我手里狠狠抢过衣服,冷笑道:“若让张公公知道是劳动了大小姐的千金之躯,我们以后就什么也不用干了!”其他二人也是扯过衣服就洗起来,嘴里不断地指桑骂槐。
我摇摇头道:“不是。”他问:“那究竟所为何事?什么事情能让一向疼你的皇阿玛发这么大火?”我道:“这件事情我不想说。”他轻叹道:“罢了!不勉强你。现在过得可好?”
春桃走近,挽袖蹲下,还未来得及说话,艳萍就扬声笑叫道:“春桃快过来。”春桃看看我,又看看正在向她招手的几人,对我歉然一笑,起身过去。
一月中唯一的一天休息,恰逢玉檀也不当http://www.99lib•net值,她强拉我出来,一路却一句话不说。我笑说:“别不高兴了!最累的几日已经过去,现在早已习惯,并不觉得辛苦。”玉檀道:“不是为这个。”我问:“那为什么?”她踌躇了下道:“李谙达命我顶你的职。”我拍手笑道:“我原本估摸着就该是你。这是喜事呀!干吗不高兴呢?”玉檀眼圈忽地一红,低头道:“我原以为万岁爷气消了,兴许就会叫姐姐回来。”
回房后,留心看了一下所有抹脸抹手的膏脂,竟然全都另添了东西,辣椒面、碱面,甚至就是泥土,我淡淡瞟了眼笑容满面的艳萍,随手把所有东西丢进簸箕。
春桃笑说:“好香呀!”我递过去,“要抹一点吗?”她忙挑了点出来,凑到鼻端闻了下道:“真香,比我们平日用得香多了,可闻着却不冲鼻。”
我看艳萍正盯着看,笑问:“你也抹一点?”她撇了撇嘴道:“不用。”我淡淡一笑,不在意地随手收了起来。
在‘砰砰’的捣衣声中,我已经在浣衣局一月有余。洗衣日渐熟练,付出的代价是手上的冻疮和经常饿着的肚子。
我默默洗着衣服,张千英,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想玩什么花样?专拣了三个最不好相与的人。
张千英笑道:“你还有今天要洗的呢!她们洗惯了,多几件也没什么。”说完不再理我,自转身离开。
天色黑透,我才勉强洗完所有衣物。晚膳时间早过,不得已只好饿一顿了。看着红肿冰凉www.99lib.net的手,不禁叹口气,不出几日,这双手就不会再十指芊芊、葱白如玉了。取出膏脂,涂抹于手上。
我挤出丝笑,缓缓转身行礼。他吩咐玉檀:“你先下去吧!”玉檀瞟了我一眼,行礼告退。
玉檀整了整脸色,笑说:“如今院子就我一人住,我给姐姐泡壶好茶吧!”我不愿扫她的兴,点点头。
我咬唇沉吟了会道:“皇上罚我到浣衣局是因为我抗旨不遵。”他眉头紧蹙,疑惑地看着我。“皇上本想把我赐给十四爷。”
我转身出来,心里又悲又气,宫里一些太监宫女之间的齷齪事,我虽隐隐地知道,可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自个遇上。张千英,你最好把你的熊心豹子胆收起来,我从无害人之心,可不代表我不会害人。转而一想,十四既然打过招呼,他应该还不至于胆大包天到强来。否则今日也不会叫来又放回。
我微微一笑道:“还好!”他把我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拽出来道:“这就是还好?给我说实话!”我道:“这就是实话!虽然每天从早干到黑,饮食起居都大不如前,可我恐惧少了很多。以前经常一睁眼,就会担心今天又要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可怕事情,皇上会把我赐给谁,如今我却明确知道就是一盆衣服等着我而已。”
晚上用温水净过手后,拿出前几日玉檀送来的冻疮膏,细细抹在手上。膏药色泽艳红,气味香甜,全无其它冻疮膏的难闻味道。刚上好药不大会功夫,忽觉得手火辣辣的痛,忙冲出屋藏书网子去打水。艳萍笑立在门口看我洗手,“这么好的膏药怎么洗掉了呢?”药膏遇水而化,只余水面上一层漂浮着的辣椒面。
他默了半晌道:“你再忍耐一段时间,等皇阿玛过了气头,我去要你。”我心中如打翻五味瓶,喜痛酸苦甜交杂,深吸了口气道:“皇上不会答应的。”他道:“十三弟被禁到现在已是两年多,皇阿玛疑心应该尽释。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颇得皇阿玛欢心。求一下总还是有几分机会。只是名份恐怕强求不了,不过即使只是让你做我的侍妾,只要到了我身边,我半点委屈也不会让你受的。”
两人正在笑走,身后一把声音,淡淡叫道:“若曦!”我身子一僵,顿住了脚步,玉檀已经回身请安,“四王爷吉祥!”
听到春桃起身,我也忙起来,她一面套衣服,一面问:“睡的可好?”我说:“挺好的。”还在炕上躺着的艳萍冷‘哼’一声,掀被而起。
我笑道:“这段时日‘真是多亏’公公‘照顾’!”他走到我身旁,头凑近,用力吸着鼻子喃喃道:“真香!难怪人都走了,王公公还这么惦记,巴巴地赶来打招呼。你这么个水葱般的人,不说王公公这么疼你,就是我也觉得该多疼点!”一面说着一面欲握我的手。
我忙跳离他几步,心中大怒。强压着想扇他一耳光的冲动,俯身道:“公公若没有其它事情吩咐,若曦告退。”他皱眉瞅了我几眼,摆摆手道:“有心留你喝杯茶,你却不赏这个脸。回去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