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目录
第七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两人相视半晌,他笑道:“皇兄让我来接你进去。”我眼中含泪,点点头,他在前而行,我随后相跟,刚进殿门,我立定道:“我七日未好生梳洗过,这样蓬头垢面的有犯圣颜。我想先去梳洗一番。”他微沉吟了下,点点头。
半睡半醒间,觉得有人盯着我看,立即清醒过来。四阿哥,不,以后是皇帝了,胤禛手轻抚着我眉眼,“已经醒了,干什么装睡?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小屋中一呆就是七日,我情绪狂躁难受,想到十三的监禁生涯,这才真正体会到失去自由的痛苦,我不过是七日就觉得快要崩溃,他却是十年。同时也越发感佩绿芜。
紫禁城往日的红黄主色淹没在一片白黑之间,明确的向世人彰示着天地已改。轿子停在养心殿前,我立在殿前,步子却无法迈出。半晌后,仍然站着不动,一旁的太监脸色焦急,却不敢多言,只静静等候。
坐在马车上,沉默半晌后,我掀开帘子道:“你坐进来,我有话问你。”太监忙爬起,挨着座位半坐半跪的低头静候。“皇上登基了吗?”他道:“今日刚举行了登基礼。宣布明年是雍正元年。”我犹豫了下问:“八贝勒爷他们……”他抬头笑道:“贺喜姑姑!皇上十四日就加封八爷为亲王了,还命八王爷和十三王爷,马齐大人、隆科多大人四人总理事务。极为倚重八爷。”
满屋子人全部傻呆着跪倒,一向最有主意的李德全也是满脸茫然,隆科多大哭着对李德全道:“皇上刚对臣说完,已经拟好诏书传位于四皇子就突然昏厥。”说着已经泣不成声。李德全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苍惶。一地跪着的人只闻隆科多的哭泣声。
德妃娘娘刚走,隆科多又来觐见,其实这几日隆科多日日都来,可我偏偏有一种感觉,觉得一切就在今日。
我问:“王喜呢?”两人相视一眼道:“王www•99lib•net公公在。”我忙道:“麻烦两位帮我把他找来。”两人踌躇了会,年纪较大的梅香向我行礼后转身而出。菊韵陪笑道:“姑姑先洗漱吧!”我犹豫了下,点点头。
十三肯定已经被释放,想到我可以再见他时,心里真正有了纯粹的高兴。我一定要和他再大醉一场。
未多久,四阿哥领着侍从进了屋子,李德全刹那间身子簌簌直抖。九门戒严,畅春园重重侍卫,消息根本不可能外传的情况下,四阿哥却轻易而至。李德全应该已经明白在手握重兵的隆科多支持下,四阿哥完全占得了先机。此时其余皇子也许还被士兵拦在门外徘徊,甚至也许还在惊疑不定康熙究竟怎样了,而四阿哥已将整个京城掌控。
太监道:“姑姑就先住这里,奴才这就去命人备沐汤。”我打量着屋子,浣衣局的箱柜都已搬过来。两个年轻宫女捧着衣物推门而进,“奴婢梅香, 奴婢菊韵,给姑姑请安!姑姑吉祥!”我愣看了她们一会,忽地惊觉过来,神思一直恍惚,竟把玉檀忘了,“玉檀在宫里吗?”两人恭敬回道:“奴婢不知道。”
一双黑色靴子停在眼前,我心大力地跳了几下,深吸口气,抬头看去,却霎时愣住。
捧着茶点进去时,四阿哥正侧立在炕旁陪康熙说话,我一看到他,忙低头垂目目注着地面,眼中酸涩,我们多久没有见过了?
满屋子跪着的人看向李德全。李德全脸色青白,呆呆愣愣,我深吸口气,向四阿哥重重磕头,口道圣安,王喜随我磕头,满屋子霎时此起彼落的磕头声,请安声。李德全视线从众人脸上缓缓扫过,最后落在我和王喜身上,直勾勾盯着我们,神色凄凉伤痛,猛然闭上眼睛,俯身磕头。
他刚走不久,德妃娘娘来探望康熙,两人一卧一坐低低笑语,我们守在外面只听到隐约的笑声,其余俱不可闻
九九藏书网
。我心内焦急,频频向帘内张望,引得李德全看了好几眼,最后索性压着声音呵斥:“若曦!”,我这才强压下焦灼,低头静立。
我忙跪下向李德全磕头,“奴婢知道谙达对奴婢的恩德,奴婢再不敢了。”他语声放软道:“你是这宫里难得一见的人,这次虽是我私自拿的主意,可却是万岁爷的恩典,可不要再行差踏错了。”我磕头应是。
李德全将东西放置妥当,服侍康熙用,康熙对四阿哥道:“你也坐下用一些,大清早就过来请安,外头站了很久,也该饿了。”四阿哥忙行礼后,半挨着炕沿坐下,随意拿起一块糕点食用。
隆科多抹了抹眼泪站起道:“皇上驾崩前,已面谕臣,‘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联躬,必能克承大统,着继朕登基,即皇帝位。’”说完向四阿哥倒头便拜。
我睁眼盯着帐顶发呆,我在害怕什么?我能拖延到几时呢?未见时想见,能见时又恨不得逃走。本只是躺在床上装睡,可从到畅春园后就一直没有安稳睡过,泡了一个热水澡后乏意渐起,沉入睡乡。
李德全吩咐王喜候在外面仔细听吩咐,把我叫到僻静处,厉声呵斥道:“你在浣衣局洗衣把脑子也洗傻了吗?如今这是你的机会,自个不把握住,我就是再有心帮你也不行!”
我不敢深思,只问:“十三爷可好?”他笑说:“一切安好!姑姑待会就能见到了。这几日八王爷,十三王爷日日和皇上在养心殿议事。皇上待十三爷很是不同,众位爷为了避讳皇上的名字,都改了名字,唯独十三爷皇上下旨不让更名,可十三爷自己跪求着推拒了。”我心下滋味难辨,默坐无语。从今后,八爷要从胤禩改为允禩,十三爷要改名为允祥,十四爷更因为完全与胤禛发音相同而要从胤禎改为允禵。
“要点灯吗?”我忙道:“不要!我喜欢这样。” 胤九_九_藏_书_网禛轻笑几声,俯身在我耳旁低低道:“你喜欢孤男寡女共处暗室?”我侧头避开他问:“什么时辰了?”他道:“已经过了晚膳时间,你若饿了,现在就传膳。”我道:“没饿呢!既已错过,也就不急了。”
我替康熙拭汗,心下凄然,这位千古一帝终于走到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约莫可以确定康熙猝死的原因,应该是心脏病之类的问题。表面的情形很类似。
心内煎熬,在地上直打转,感情上希望不要这样,我不要四阿哥伤心失望痛苦;理智上却觉得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十四阿哥登基,大家也许都会活着。可能对八阿哥下手的十四阿哥如果登基就真的不会铲除异己兄弟吗?
玉檀当值而去,我在屋中静坐。小太监在外叫道:“若曦姑姑在屋中吗?”我开门,他道:“李公公叫姑姑过去。”
李德全听完后,似乎觉得隆科多所作不偏不倚,合乎情理,微点下头,吩咐王喜:“带人看着四周,不许任何人私自离开,任何人接近,若有违抗,当场杖毙!”王喜立即领命而去,周围霎时安静下来。
我坐于地上,头埋在双膝间,身子缩成一团。这样也好,我不必目睹他登基前最后一幕的针锋相对。八阿哥和九阿哥肯定不服,但他们在京城并无兵权,一个隆科多对付他们已足够。最重要的是隆科多有康熙口谕,再加上李德全和王喜的证明,遗诏一颁,除非他们想造反,否则就是无力回天的局面。十四远在千里之外,等知道康熙驾崩的消息已是十余天之后,京城局势已定,四阿哥以有心算无心,十四仓猝之间势难应对。
我沉默了半晌,转身对视着他。黑暗中他的眼睛暖意融融,我心头一热,不禁伸手环保住他,触手处只是觉得瘦。心中酸楚,“这几日辛苦吗?”他笑说:“还好!”
我看着他从沉沉的夜色中缓慢而坚定的一步
九九藏书网
步走进灯火通明的寝宫,不知道是悲是喜:他隐忍十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而其他人的命运也必将沿着历史的轨迹缓缓滑入黑暗之中。他走到康熙的床旁,缓缓跪倒,双手捧握着康熙的手,头贴在康熙掌上,静默无声,只有肩膀微微抖动。
康熙六十一年十三日戌刻,畅春园清溪书屋,康熙驾崩。享年六十九岁。
胤禛弯身脱靴,我一惊忙压着被子,全身僵硬。他又气又笑,拽着被子道:“放心!忽觉得很乏,就是躺一会!”我犹豫了下,松了被子,他拉拢被子,轻轻把我揽到怀里紧紧抱住。
正在挣扎痛苦,外面忽然传来叫声,霎时乱成一团。我掩嘴,忽地松一口气,历史终究按照预定轨道前行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喜该伤,一瞬后,如梦初醒,忙跑出去。
康熙六十一年十三日晚膳刚用过,四阿哥来请晚安,康熙私下召见四阿哥,摒退左右,只留李德全服侍。玉檀她们一副见惯不怪的神情,我却是坐卧不安。
我给隆科多奉茶时,康熙道:“朕年纪已大,近日身体又不好,打算宣十四阿哥胤祯回京,这次回来,朕不打算再让他回军中,所以此事不能轻率,需想好委派何人去接替。明日朕打算召集诸大臣商议此事,你心中可有合适人选?”我紧紧捧着茶盅强耐着放好后,手已无半丝力气,忙退了出来。
“玉檀呢?”他回道:“玉檀已过出宫年龄,皇上给了恩典,这几日就放出宫。”“让她来见我一面。”王喜道:“这个我做不了主。”我道:“好了,你先去吧!”
沐浴后,抱膝坐于床上,梅香轻扣门,“姑姑!”我忙扯过被子躺倒装睡。梅香推门探头看了一眼,轻叫:“姑姑!”见我沉沉而睡,又轻轻掩好门。
缓缓睁开眼睛,暗黑的屋中,他侧坐于床上,看不清楚面目,似乎黑暗隔阻了很多东西,令我觉得有些心安。
玉檀噘嘴,半搂着我笑道:
99lib•net
“姐姐一回来,我就被扔到一边去了。李谙达说茶点都由姐姐作主,我就给姐姐打下手。”我笑推开她道:“有功夫偷懒还抱怨?”她一面帮我烧水,一面道:“李谙达要我告诉姐姐,万岁爷正在斋戒,病又未全好,茶点务必上心。”我点头示意明白。
康熙躺于床上,脸色紫涨,呼吸急促,满头满额的汗。太医进来后,隆科多和李德全交换了个眼神,退出吩咐立即派重兵围起畅春园,任何人无他许可不得进出。又派随从持令牌通传,九门戒严,亲王和皇子没有许可严禁私自出入。
四阿哥转身立起,扫了一圈跪着的众人后,眼光在我脸上微微一顿,吩咐道:“把所有人各自拘禁,不许任何人私自接近通传消息。”
门‘当啷’一声,被推开, 一个太监陪笑着进来请安道:“姑姑,请随奴才回宫。”我静静站起,走出门,温暖的阳光霎时洒遍全身,这才知道阳光的可贵。
正在沐浴,听到屋外王喜问:“姐姐找我什么事?”我问: “你如今在哪里当值?”王喜回道:“分派到皇后娘娘宫中,不过因为人手紧,这几日还在养心殿伺候。”
十三阿哥浅浅而笑地看着我,身子瘦削,头发已微微花白,眉梢眼角带着几分悒郁,当年的两分不羁已荡然无存。眼光不再明亮如秋水,黯淡憔悴,唯一和多年前相同的就是其中的几丝暖意。我缓缓站起,他比四阿哥年幼,可如今看来竟比四阿哥苍老许多,那个长身玉立于阳光下,身躯健朗,风姿醉人的男儿哪里去了?
感觉膝盖又开始疼,站不住,可又不愿意进去,走开几步捡了块干净的台子坐下。太监再也忍不住叫道:“姑姑!”,我头搭在膝盖上没有理会。
四阿哥出来时,脸紧绷,和我目光轻触的一瞬,眼里全是悲痛绝望,我心如刀铰。再看时,他已恢复如常,低垂目光,安静离去,脚步却略显蹒跚。康熙究竟和他说了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