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目录
第八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巧慧半搂半搀着我,带着哭音惊问:“小姐,怎么脸色这么白,你哪里不舒服?我们这就去请太医。”我摇摇头,示意她先回去。
只要身在紫禁城,就绝不会有清静日子,我苦笑了下道:“姐姐的事情我们欠了她一个大人情。”
笑声忽然卡在喉咙里,正在陪我嬉戏的气泡在阳光下一个个破裂,我惊惶恐惧地目睹着从我出生在这里就一直陪伴着我的气泡纷纷毁灭,一道道绚烂的彩虹瞬间离我而去,我大叫着去拦它们,可它们却在我手中碎裂,只余手上湿腻腻的残骸,双手簌簌直抖,原本温暖和润的阳光变得冰冷无情,我身子剧痛,无形中有好几只大手把我向不同方向拉扯,我好似立即就会如气泡一样四分五裂。当最后一个气泡毁灭在我手上时,我惨叫一声,身子从半空摔下……
巧慧哭道:“福晋究竟说了什么?小姐,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吧!你不要吓巧慧。我还是去请太医。”我道:“巧慧,求你让我静一静。我的病太医看不了的。”巧慧强压下哭声,坐在榻上相陪。
十三脸微白,抬头道:“这事他们不敢胡来,激怒了皇兄,首先倒霉的是八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用此事来伤害皇兄。何况就我揣度,这肯定只是九哥自个的意思,以八哥的性格,绝不会答应他这么做。我可以先找八哥谈一下。如果只是为此事,你放宽心,交给我来处理。”
八福晋道:“皇上如今如此恨我们,除了多年为皇位相争的敌意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大概就是因为当年爷设计他不成,却让十三弟被圈禁,让他随后多年小心翼翼,不过你这么冰雪聪明,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爷要对当年本还相处友善的他突然发难呢?要说只为皇位,爷怎么没有针对行事同样低调的三哥呢?”
八福晋半仰着头,凝视着天空道:“皇上已经彻底毁了爷的一生,圣祖皇帝开了头,他变本加厉。所有折子都经由他的手查阅销毁,朝中众臣揣摩着他的心意四处挑错,动辄弹劾,有的不妨说大一些,没有的也可以捕风捉影。总而言之,半生辛劳竟无一点是处,对大清居然从未做过一件实事。”
“不是你有做错的地方,而是我,是我!”十三微微一愣,拖了凳子坐在榻旁问:“此话怎讲?”我一点点仔细打量着十三,削瘦的身子,点点斑白的头发,眉梢眼角的沧桑,眼底深处的伤痛,眼泪汩汩而落,十三道:“若曦,究竟怎么了?你这个http://www.99lib•net样子可是同时在折磨三个人,一个是深爱你的人,一个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忍心呢?”
“醒了!醒了!”感觉一个人扑到床前,刚欲碰我,正在我身上扎针的人阻止道:“皇上,不可触碰!”身上的痛楚越来越大,眼前的人影也越来越分明。我凝视着胤禛,南柯一梦,再相见时,你竟然尘满面,鬓如霜。两人柔柔目视着对方,彼此眼中都是无限怜惜哀悯。
猫捉老鼠?刀尖下的生活?我脑中一片混乱,默了会问:“你既然不是让我为十爷求情,那究竟想说什么?”八福晋笑吟吟地看着我道:“我从九弟那知道了件稀奇事。”我心内一痛,不知九爷听闻玉檀之事是何种感受,可有一丝半毫的怜惜?
半晌后,我缓缓道:“瑕不掩瑜,太宗虽在此事上有失却仍然开创了贞观盛世,将来皇上也是如此。不过你心中既然不是为此,为什么还要让十爷滞留不归?”
八福晋摇头笑了笑道:“你若以为我指望那些个史官为我们一言断是非,那我从小到大的书都白读了。春秋有董狐直书,司马迁千古史笔千古文章,班固范晔虽稍逊也还是直道而为,陈寿有所私于魏,却未曾昧心删改。可自唐太宗李世民即位后,历史就成为天子的历史,可以任意涂鸦篡改。遍涉玄武门之变的正史,仅有房玄龄等人删略编撰的《国史》、《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以后的新旧《唐书》等正史均取材于这些。我当年仔细读过这段历史,甚至在稗史里也找不到任何不利于李世民的言语。不可不叹服太宗与其史官的心思缜密。玄武门之变竟然被描述成是李世民一让再让,兄弟欲杀他,他无奈之下的应变举措,为了抹黑对方,编造出如此荒唐的情节:李世民亲赴鸿门宴,饮了兄弟的鸩酒却未死,只是吐血数斗,可就是这个‘吐血数斗’的李世民,两三天后又在玄武门前生龙活虎,力挽强弓射杀了长兄李建成。如果史实属实,我只能感叹李建成,李元吉居然放着宫内一滴足以至死的上好毒药不用,如此重要的行动却只用街头私货,或者李世民真是天龙化身禀赋异常,吐血数斗而不亡,还可以谋划布局击杀兄弟。”
我直起身子,推了她一把道:“琢磨什么?”她抬头看着我咬唇未语,过了会道:“没什么事情。”说着起身去拿单子。我叫道:“回来,有事就说清楚,你一个人琢磨不如两
99lib•net
个人想,好歹彼此商量着办。”
时间似乎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无始无终,玩倦时倚着气泡而睡,睡醒时,在气泡彩虹间飞来飞去,跳上跳下,我的生命似乎就是这么开始,也会这么结束。
十三掀帘而入,笑说:“我竟然也有吃你闭门羹的一天。这下皇兄该不会觉得只有自己没面子了。”我翻了身,面朝墙而睡。
八福晋迎面而来,巧慧忙向她请安,我欲向她行礼,她侧身避开淡淡道:“虽还没过了明处,可毕竟是皇上的女人,受不起你的礼。”巧慧脸涨得通红,急道:“皇上就要册封小姐了。”我笑瞟了眼巧慧,我都没有不好意思,她倒替我羞愧了。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去一旁守着。
八福晋笑打量着我道:“此事的确不完全是十弟的意思,虽因许国桂那狗奴才故意寻衅,十弟是和他对上了,不过还不至于滞留这么久,但也不是爷的意思。爷如今对这些事情看得很淡,起起落落全不放在心上,说皇上命他做事他就做,要削爵幽禁也由他,甚至劝过九弟不要再和皇上对着干,事已至此,还有何好争?可就这样,皇上仍旧不肯放过爷。”我带着几丝怒气问:“你为何要这么做?不知道这样会激怒皇上吗?”
巧慧扶着我在御花园内漫步,我笑说:“这才几个月大,肚子都一点还看不出来,我自个走得了。”巧慧道:“你如今是有身子的人,我扶着稳妥些。”我拿她无可奈何,只能由她去。
巧慧坐在炕沿大半日一动不动,我叫了她几次,都没有回音。我搁下手中的书道:“别再不高兴,去把单子拿来,我这就看。”巧慧却依旧静坐不动。
我心急遽下坠,彷若平地一个踏空,落下的竟是万丈悬崖,深黑不见底,身子颤抖,晃悠欲倒,八福晋扶着我,笑道:“你猜皇上知道这件事情后,究竟是伤心多,还是愤怒多?”我推开她,抱扶住身侧的树干,八福晋立在我身侧道:“你是从贝勒府入的宫,又受了爷那么多年的恩惠,他想让你和我们撇清关系,哪有那么容易?对了!九弟要我转告你句话,‘我们若有十分伤痛,也必定要你们承受五分。’”说完不再理我,扬长而去。
巧慧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何况这么多年,她也是我半个主子,实在不好不替她传话。”我道:“见一面就见一面吧!不过如果回头让皇上知道了,一切都是我自个的主意,是我自个要见八福晋的。”巧九九藏书网慧带着几丝恐惧,不安地点点头。
八福晋冷‘哼’了声道:“皇上一步步试探我们,打压我们,我们一再退让他却总是得寸进尺,与其这样不如看看他究竟能有多狠。”
我听得哑然无语,八福晋掩嘴轻笑道:“如果真有长生不老药,我倒真想知道我们如今的这位雍正帝又会如何解释他所做的一切。我们又会被说的是多么阴险歹毒,如何阻碍了他一心为天下之愿而不得不惩治我们。”
我道:“今日我见了八福晋。”十三脸色一紧问:“她说什么了?”我抹了抹眼泪道:“她转告了九爷的一句话‘我们若有十分伤痛,也必定要你们承受五分。’。”十三静默了会问:“你和八哥的事情,九哥知道吗?”我点点头,“最清楚的是十四爷,可估计八爷也没有刻意瞒九爷。只有心思较浅的十爷不是很清楚此事,不过心里也应该有数。”
八福晋敛了笑意道:“只许他试探我们的底线,我们就不可以试探一下他究竟打算如何处置我们吗?如果真打算将我们幽禁至死,那不妨早早宣旨,给个痛快,何苦玩猫捉鼠的游戏?如果没有爷的淡然超脱,我早就被逼疯了。你根本不知道日日活在刀尖下的痛苦,明白那刀迟早会落下,日日都在想究竟何时会落下。以前还有恐惧,现在我竟然觉得早落下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一望无际的碧绿草地,瓦蓝的天空下,不知从何处飘来许多美丽气泡,因为有阳光的眷念,变得五彩斑斓,绚丽耀眼,每一个里面都住着一道彩虹。天上,地下,飘飘荡荡,如梦如幻,我轻笑着追逐着美丽的气泡,一个跳跃,竟飞了起来,身子如这些美丽的泡泡一般轻盈,我大笑着与周围的气泡嬉戏,它们好似精灵,我追它们跑,我停它们又来逗。笑声充盈在天地间。
十三静立了会问巧慧:“怎么回事?”巧慧还未答话,泪就先下,哭了半晌却无一字。十三道:“若曦,我若有做错的地方,你直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呢?”
何太医颤着声音吩咐人去配药,说完立即向胤禛重重磕头道:“臣只能尽力留住大人。”我强撑着的一口气尽泄,立即昏厥过去。
十三犹豫了半晌,低垂着头问:“你和八哥究竟当年到了什么地步?可有…九九藏书网…可有肌肤之亲?”我微呆了下,草原上的携手共游、拥抱、亲吻从脑中滑过,心下更是冰凉,嘴里却不甘心地说:“这很重要吗?”
我笑看着八福晋问:“所为何事?”八福晋嘴角含着丝淡笑道:“前几日皇上又降旨训斥了爷,把十弟滞留张家口归咎于爷的教唆。”我沉吟了会问:“难道不是吗?”
话未落,胤禛和太医先后冲了进来,十三忙起身让开,胤禛抱着我怒问十三:“怎么回事?命你来劝人,你就这么劝的吗?”未等十三回答,就赶着吩咐何太医:“不管你做什么,要什么,一定不能有事。”太医把完脉后,脸色青白,手微抖,胤禛一字一顿地道:“大人孩子都不许有事,否则让你们都殉葬!” 又对十三道:“朕一时情急,对……”十三忙道:“我明白。”十三刻意用了‘我’,而未用‘臣弟’。胤禛微一颔首再未多说,两人都是盯着太医。
我全身哆嗦,心如刀铰,转身撑起身子,巧慧忙拿了枕头让我靠好。我向巧慧挥了挥手,她向十三行礼后退出。
我轻握了下巧慧的手以示安慰,想到玉檀,心隐隐绞痛,暗下决心除非我死,否则绝不会再让你伤害巧慧。
进屋时,看着不高的门槛,我却连迈过它的力气也无,一个磕绊,险些摔倒。巧慧紧紧抱着我,脸色煞白。巧慧把我在榻上安置好,扶着我喝了几口热茶后问:“小姐,我命人去请太医可好?”我闭目摇摇头,五脏如焚,绝望和愧疚充满全身,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总是担心着八爷的结局,可没有料到这个结局竟然会是自己一手促成,如果没有我,也许他不会设计对付四爷,也许一切会不同。十三多年身受之苦,居然是我一手造成的,还有绿芜,如果不是我,十三不会被圈禁,那么绿芜就不会和十三在一起,她会永远在远处默默看着十三,最后也不必因左右为难而投河自尽。我这么多年,究竟在做什么?
何太医放了熏香在我枕畔,胤禛刚欲开口,何太医道:“皇上!”胤禛忙闭嘴,我凝视了他一会,疲极倦极,双眼渐渐合上,在安息香的温和气息中,再度沉沉睡去。
晚膳未到,十三却来。梅香进来回道:“十三爷来看姑姑。”我身子猛地一抽,往榻里缩了缩,低低说:“就说我睡下了。”梅香低头默默退出。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我头伏在枕上眼泪直落,十三,我不配你如此待我!忽觉得下腹酸痛,眼前发黑,人瘫软在榻上,十三大惊
九_九_藏_书_网
,急急揽起我叫:“若曦!若曦!”一面对外大吼道:“快传太医!”
巧慧冲进来,扑到床边,脸色煞白,一声惨叫,“不!”立即跪倒,拼命磕头哭求道:“菩萨,求求你!你已经拿走了主子的孩子,就放过小姐吧!巧慧愿意承受任何苦难,以后日日常斋、天天烧香。”十三脸色青白,一叠声地催人叫太医。
我凝视着她,肃容道:“如果你指望看到一个为了史官评断和后世评价而手软的皇帝,就大错特错了。如果你如此做,只是为了让他背上折磨兄弟的名声,那代价未免太大。史书中的名声固然重要,可怎么比得上自己生命呢?”
屋中光线渐暗,梅香进来问晚膳吃什么,巧慧点了灯,求道:“小姐,先用膳吧!”巧慧求了几次,见我不言不动,猛地跪在榻旁拼命磕头,哭求道:“小姐,求你了。当年主子也是这样不说话不动不吃东西,小姐,天大的事情没有孩子大,巧慧求你了!”
高无庸来了三四次问我要回音,巧慧每次都帮我敷衍着说:“还未想好,再给几日。”他一走,巧慧就苦口婆心的劝,从孩子讲到我阿玛,讲到我已去世的额娘,最后哭着把姐姐又搬了出来。我只能答应她我会仔细看的。过后却总是抗拒,拖着不肯看,心里总觉得这个封号就是意味着从此后我要永远和这个紫禁城拴在一起。虽然知道这是必然,可心里却总是抗拒。
我大张着嘴,只是喘气,半晌后哭道:“孩子保不住了!”十三猛地一掀薄毯,我的裙子已经全红,他双手发抖,吼问:“太医呢?”
巧慧站了会,走到门口掀起帘子看了一眼,回身紧挨着我坐下,低低道:“八福晋想见小姐一面。”
梅香看情形不对,早退了出去。我用力支起身子道:“巧慧,不是我不想吃,而是实在吃不下。这样吧,先传膳,我尽量吃。”话刚说完,人就无力地软倒在榻上。巧慧满脸泪,脸颊通红,急急跑到帘外叫人吩咐。
我心中一紧,她认为八爷是为了男女之情对付四爷的?可细看她脸色却不象,再说当年的那个局没有两三年根本布不成,当时我还未和四爷在一起。我淡淡问:“为什么?”她笑说:“这件事情可笑就可笑在这里,听九弟说,当年有人不止一次地特意提醒爷留心四王爷的,还说了一长串人名,爷虽将信将疑可为了万无一失就选择了布局对付。如此说来皇上好似恨错了人,十三弟吃了十年的苦也不能全怪到爷身上,始作蛹者竟另有他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