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沧海桑田
目录
第十五章 沧海桑田
上一页下一页
他轻轻咬了咬我下唇,模糊道:“浅浅,闭上眼。”
我勉强将扇子收起来,怅然道:“离镜,你确是我白浅这十四万年来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可沧海桑田,我们回不去了。”
四下全是雾色,衬得他那嗓音也缥缥缈缈的,很不真切。
又枯坐了片刻,突然想起再过几日便是栀子的花期,正可以用上年积下的细柳条将它们串起来,做成副花帘挂在炎华洞口,彼时一洞冷香,墨渊躺着也更舒适些。思及此处,渐渐高兴起来。
五百多年前,将擎苍锁进东皇钟后,连累我睡了两百多年,两百多年不能为墨渊施血,待醒来时,第一件事便是急着去看墨渊的仙体,手脚发凉地生怕他出什么岔子,阴差阳错却发现没了我的血,墨渊的仙体竟仍养得很好。折颜啧啧道:“怕是墨渊要醒了。”我且惊且喜地小心揣着这个念想,折颜却全是胡说,至今墨渊仍未醒来。
他松了一口气道:“那便好,那便好。”话毕,从袖袋中取出一物来,径直放到我面前。抬眼小觑,那一汪莹莹的碧色,正是当年我求之不得的玉魂。
我了然点头:“哦,那便由着他吧。”
我一惊,没留神松开齿关,正方便他将舌头送进来。
一句话却没个头也没个尾。
我长到这么大,四海八荒逛遍了,却从未去过九重天。此番借夜华的面子得了这个机缘,能痛快逛逛九重天,虽然身上还带着伤,一颗狐狸心却微感兴奋。
脱下外袍,将伤处用仙气护着,一头扎进水里。这湖里的水因是积年的雪水所化,即便初夏,漫过来也是沁凉。我冷得牙齿上下碰了三四回,便先停住,浇些水将身上打湿,待适应了,再渐渐沉下去。
我在心中暗暗叹了回气。
其实,略作回想,记忆深处也还能寻出当初那个少年离镜来,虽因着他老子的缘故,眉目生得浓丽女气了些,做派却很潇洒风流,面上也总是红润明朗,全见不出什么闺阁里才有的伤春悲秋惆怅失意之色。时间这个东西,果然磨人。
离镜那托着玉魂的手在半空僵了许久,默默收回去时,脸上一派颓然之色,只沙哑道:“阿音,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吗?”
因青丘之国进出只一条道,不管是腾云还是行路,正东那扇半月形的谷口都是必经之途。加之夜华每日清晨都有个散步的习惯,我便迁就他,没即刻招来祥云,乃是靠两条腿走到了谷口。
谷口立着几张石凳,我矮身坐下。夜华知情知趣,道了一声:“我到前边等你。”便没影了。
离镜紧闭了一双眼,半晌才睁开来,眸色通红,哽咽道:“阿音,别说了。”
枫夷山半山有个小湖泊,虽同灵宝天尊那汪天泉不能比,寻常沐个浴倒也绰绰有余。这个念头一起,我回忆了片刻去小湖泊的路径,在心中想踏实了,兴冲冲掉转方向,朝那小湖泊奔去。
洞里静得很,坐久了也有些冷,我将他双手放在怀中捂了会儿,打了个哆嗦,又出洞去采了些应时的野花,变个瓶子出来,盛上溪水养着,摆在他身边。如此,清寒的山洞里终算是有丝活气了。
我拢了拢袖99lib•net子,淡淡道:“劳鬼君挂心,老身身子骨向来强健,些许小伤罢了,并不妨事。”
世间事,最令人恐惧的便是变数。正是这两个字,让这副倾城容颜于瞬息间定格成永远。七万年未曾见过他的笑模样,回望处,却犹记得昆仑虚的后山,他站在桃花林里,夭夭桃花漫天。
我拍了拍他的背:“哦,是该吃饭了,那我们回去吗?”
此前我因一直昏着,不晓得是哪个帮我包扎的伤口。想来也不过夜华、迷谷、毕方三个。不管是他们三个里头的哪一个,终介怀我是女子,即便我化的狐狸身,也只是将我满身的血迹擦了擦,没扔进木桶里沐一回浴。方才又爬一回山,且在炎华洞里里外外忙一阵,如今闲下来,山风一吹,便觉身上腻得很。
他没言语,只在水中将我松松搂着,也不知想了些什么。过来人的经验,陷进情爱里的人向来神神道道,需旁人顺着,我不好惊动他,只任他搂着。
炎华洞中迷雾缭绕,墨渊的身影沉在这一派浓雾里若隐若现,我捏个诀化出人形,朝他所在处一步步挪过去。果然是我操多了心,迷谷将墨渊侍弄得甚妥帖,连散在枕上的一头长发也一缕缕仔细打理过了,便是我这等独到细致的眼光,也挑不出什么错来。只是清寒了些。
他涩然一笑:“阿音,当年我一念之差,铸成大错。你将这玉魂拿去,置于墨渊上神口中,便不用再一月一碗心头血了。”
折颜挑着这个时辰同四哥赶回青丘,自然不是为了同我玩月谈文,说是毕方下午给他们报了个信,信中描述我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他们以为此种事真是旷古难逢,想来看看我半死不活是个什么样,就巴巴跑来了。
他手里一把破折扇,六月的天,却并不摊开扇面,只紧紧合着,搭在四哥肩膀上。四哥跷着一副二郎腿坐在一旁,半眯着眼,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见着我,略将眼皮一抬:“小五,你是喝了酒了?一张脸怎的红成这样?!”
他本就生得高大,双手一锁,十分容易将我压进怀中。我胸口处原本就是重伤,被他那一副硬邦邦的胸膛使力抵着,痛得差点呕出一口血来。因他未用仙气护体,连累一身衣衫里外湿透,滴水的长发就贴在我耳根上。
我同他实在贴得近,整个人被他锁住,看不清他面上神色,紧贴着的一副擂鼓般的心跳声,却令我听得真切。
我做不动声色状,待寻个因由将这话推回去,却正碰着夜华轻咳一声。折颜一双眼珠子将我两个从上到下扫一遍,轻敲着折扇了然道:“今夜月凉如水,阶柳庭花的,正适宜幽会嘛。”我呵呵干笑了两声,眼风里无可奈何扫了夜华一眼,他勾起一侧唇角来,几绺润湿的黑发后面,一双眼睛闪了闪。
尚未走近,他已三两步迎了上来,拜在我跟前,脸色青黑道:“鬼族那位离镜鬼君呈了名帖,想见姑姑,已在谷口等了半日。”
我张嘴正要打第二个哈欠,生生哽住了。
我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这同本事不本事却没什么干系,他年纪大我许多,同他生九*九*藏*书*网生气也没怎的。若是小辈的神仙们言谈上得罪我一两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我总不见得还要同他们计较。”
我哆嗦一回又惊讶一回,原本借着巧力稳稳当当站在湖里,一不小心岔了心神没控制住力道,身子一歪,差点直愣愣整个儿扑进水中,受一回没顶之灾。
第二日大早,夜华来敲我的门,催我一同去天宫。我因头天下午睡得太过,到晚上虽哈欠连连,真正躺到床上,却睡得并不安稳。恍一听到夜华的脚步声,便清醒了。
我咬着牙齿往外蹦字道:“上回我半死不活的时候,确然失礼,没等着您老人家过来瞧上一瞧便擅自好了,真是对不住。这回虽伤得重些,但并不至于半死不活,倒又要叫您老人家失望了。”
他赶紧伸手将我抱住,倒是晓得避开胸口的伤处了。我尚未来得及说两句面子话,他已将头深深埋进我肩窝处,声音低哑:“我以为,你要投湖。”
回狐狸洞时,折颜同四哥走在最前头,我同夜华殿后。
水中不比平地,确然不是我这等走兽处得惯的,加之身上的七分伤并心中的三分乱,刚离开夜华的扶持,脚下一松,差点一个猛子栽倒。
狐狸洞因不常有客,常用的客房有且仅有一间。如今,这有且仅有的一间客房正被夜华占着,大哥二哥旧时住的厢房又日久蒙尘,折颜便喜滋滋赖了四哥与他同住,总算弥补了未瞧着热闹的遗憾。
我脚不停歇往洞里迈,淡淡吩咐迷谷:“把他给老娘撵出去。”
我因走神得厉害,并未察觉夜华顿住了脚步,一不留神直直撞到他身上。他往左移出一步来,容我探个头出去。
他见着我,一愣,缓缓道:“阿音,我以为,你永不会见我了。”
夜华压低了声音若有所思:“想不到你也能在言语间被逗得生气,折颜上神很有本事。”
终归我没受成没顶之灾,全仰仗夜华在那声怒喝后,匆忙掠过大半湖面到得湖中心,将我紧紧抱住了。
夜华脚步一顿,皱眉道:“他还想做什么?”
我勉强回他一笑。
我只来得及在心中叹一声运气好,幸好方才未除了衬裙。身子一松,唇便被封住。
这模糊的一声却瞬时砸上天灵盖,砸得我灵台一片清明。我一把将他推开。
沉到胸口时,打湿的衬裙紧贴在身上,不大舒爽,青碧的湖水间染出一两丝别样的殷红,映着衬裙倒出的白影子,倒有几分趣致。
我怔怔地在他身旁坐了会儿。那一双逾七万年也未曾睁开的眼,那一管挺直的鼻梁和紧抿的嘴唇,可笑七万年前初见他时我年幼无知,竟能将这样一副英挺容颜看作一张小白脸。
枫夷山下破草亭中,晃眼正瞧着折颜懒洋洋的笑脸。
当年他能十天半月蹲在昆仑虚的山脚下守我,全因那时他不过一介闲散皇子,即便成日留在大紫明宫,也只是拈花惹草斗鸡走狗罢了。今时却不同往日,身为一族之君,我委实没料想他还能逍遥至此。
我甚惊诧,心中一时五味陈杂,看了他半日,终笑道:“鬼君一番好意,老身心领了,但师父的仙体自五百多年前便不需www.99lib.net老身再用生血将养,这枚圣物,鬼君还是带回鬼族好生供着吧。”
我寻思这个当口怕没什么人会来湖边溜达,犹豫着是不是将衬裙也除了。将除未除之际,耳边却猛闻一声怒喝:“白浅。”连名带姓喝得我一个哆嗦。
眼见天色幽暗,我跪下来拜了两拜,又从头到尾将整个炎华洞细细打量一番,匆匆下山。
我继续抚着扇面,淡淡道:“玄女能帮你的,我白浅袭青丘神女之位,便不能帮你吗。可你却在我对你情浓正炽之时,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撞破你同玄女那桩事,心中痛不能抑。只叹我当初糊涂,对玄女掏心掏肺,到头来却让她挖了墙脚。我不过要扇她一扇,你却那般护着,可知我心中多么难受。你那句‘先时是我荒唐’,真正叫我心灰意冷。你只道我放手放得潇洒,却不知这潇洒背后多少心酸苦楚。离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疼痛堂而皇之挂在脸上,可即便没挂在脸上,那痛却是一分也不少的。我总以为自己能做你的妻子,却不想到头来全是一个笑话。那些时日常做的一个噩梦便是你搂着玄女,将我一把推下昆仑虚去。噩梦连连之时,却只闻得你四匹麒麟兽将玄女娶进了大紫明宫,连贺了九日。说来可笑,嘴上虽说得潇洒,事已至此我却仍对你存着不该有的念想。此后鬼族之乱,玄女被擎苍抽了一顿抬上昆仑虚,我竟暗暗有些欢喜,私下里一得空闲,便止不住为你找些借口,让自己相信你并不是真心爱玄女,否则不会任玄女活活受那样的苦,心中竟渐渐快慰起来。此后才晓得那原来是你们使的一个苦肉计,离镜,你不会想知道那时我心中是什么滋味。后来师父仙逝,我强撑着一颗卑微的心前去大紫明宫求取玉魂,你永不能明白我鼓了多大的勇气,也不能明白那日你让我多么失望。你说嫉妒师父,才不愿予我玉魂,可离镜,你伤我这样深,委实比不上师父对我的万分之一。当我在炎华洞中失血过多,伤重难治,命悬一线之时,眼前涌的竟不是你的脸,我便晓得,这场情伤终于到头了。彼时,我才算得了解脱。”
夜华面无表情地立在一旁,瞥了我一眼,淡然道:“折颜上神说得不错,该了结的还须得及早了结才是。只你一方以为了结了并不算了结,须知这样的事,必得两处齐齐一刀断了,才算干净。”
我心中略有异样,觉得再这么静下去怕是不妙,叫了两声夜华,他没应声。虽有些尴尬,也只能再接再厉,尽量将话题带得安全些,道:“你不是在书房里阅公文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身子一颤,终于流下两行泪来,半晌,涩然道:“我明白得太迟,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
虽着了迷谷回房安歇,他却强打精神要等外出寻我的毕方,我陪他守了会儿,打了好几个哈欠,被夜华架着送回去睡了。迷谷贤惠,早早预备了大锅热水,令我睡前还能洗个热水澡,我很满意。
因了这一番感喟,初见着他的不快倒也淡了许多。如今回想同他那一番前尘旧事,一桩桩一件件,正如同前九九藏书网世之事,心中四平八稳,再生不出一丝波澜涟漪,更遑论“回去”二字。
我大睁眼将他望着,因贴得太近,只见着他眼眸里一派汹涌翻腾的黑色。虽是大眼瞪小眼的姿态,他却仍没忘了嘴上功夫,或咬或吮,十分凶猛。我双唇连着舌头都麻痹得厉害,隐约觉得口里溢出几丝血腥味来。喉咙处竟有些哽,眼底也浸出一抹泪意,恍惚觉得这滋味似曾相识,牵连得心底一阵一阵恍惚。
他已收拾妥帖,我在房中晃悠一圈,只随手拿了两件衣裳,顺便捎带上昨日新得的扇子。
迷谷端端站在狐狸洞跟前等候。戌时已过,本是万家灭灯的时刻,却连累他一直挂心,我微有愧疚。
我也一愣,确然没料到他居然还守在这儿。
拨开雾色,夜华正候在前方不远处,道:“明明是那么甜蜜的话,由你说出来,偏就那么令人心伤。”
这谷口正是凡界同仙界的交界处,一半腾腾瑞气,一半浊浊红尘,两相砥砺得久了,终年一派朦胧,雾色森森。
折扇在掌中嗒地一敲,我抬头道:“鬼君这是做甚?”
折颜拉住方要进洞的四哥的后领,哈哈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日运气真不错,正赶上一场热闹。”
天上正捧出一轮圆月,半山的老树影影绰绰。我埋头行了一半路,蓦然省起其实下山并无甚紧要事,便随性将脚步放慢了。
我点了点头,于鬼族再没什么牵挂,临走时叹了句:“日后即是路人,不用再见了。”遂告辞离去。
我皱了皱鼻子,顺他的意,探头往前一看。
离镜嘴唇颤了几颤。
这声音熟悉得很,被他连名带姓地唤,却还是头一遭。
离镜两步过来,勉强笑道:“看到你这样,我总算放心些。”顿了顿又道,“身上的伤势,已没大碍了吧?”
脖颈处的气息终于稳下来,他默了一会儿,闷闷地:“迷谷送饭给你,发现你不在,便来禀了我,我就随便出来找找。”
夜华在前,我在后,一路上只听得山风飒飒,偶尔夹带几声虫鸣。
我一愣,不晓得该答什么话,却也觉得他这推测可笑,便当真笑了两声,道:“我不过来洗个澡。”
夜华冷冷瞟了他一眼。我抚额沉思片刻:“该了结的已经了结完了,我同他确然已没什么可了结了。不过我看你对此事似乎很有兴趣,你若想去瞧瞧他,可需我吩咐迷谷给你点个火烛?”折颜眼中尚且健在的一星点火光,刷,熄得圆满。他唉声叹气:“我来一趟也不容易,让我看个热闹又如何了。”
我喜滋滋接过,面上还是哼了一声。
在湖水中夜华的那一个吻,叫我有些懵懂。犹自记得身体深处像有些东西突然涌上来了,那东西激烈翻滚,却无影无形,无法抓住,只一瞬,便过了。
折颜漫不经心笑一阵儿,将手上的折扇递给我,呵呵道:“失望倒谈不上,罢了罢了,既惹得你动了怒,不损些宝贝怕也平不了你这一摊怒气。这柄扇子还是请西海大皇子画的扇面,便宜你了。”
夜华默了一默,道:“我却希望你事事都能同我计较些。”
在森森的雾色中,我瞧见一个挺直的身影,银紫的长www.99lib.net袍,姿容艳丽,眉目间千山万水。却是离镜。
他将我又搂紧一些,嘴唇紧贴着我脖颈处,气息沉重,缓缓道:“我再也不能让你……”
折颜一腔瞧热闹的沸腾热血被我生生浇灭,在灭得火星子都不剩之前垂死挣扎:“什么恩怨情仇都要有个了结,似你这般拖着只是徒增烦恼,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夜就去将他了结了如何?”
他一双上挑的眼角微微泛红,衬得容色越发艳丽,并不答话,只深深着我。
我暗自望了灰蒙蒙的天,无可奈何道:“鬼君不过一些心结未解而已。老身早说了,鬼君这样的性子,一生只追求得不到的东西,一旦占有了,便绝不会再珍惜了。鬼君现下一心扑在老身身上,不过因老身被鬼君弃了后,没找个地方一头撞死,反而还活得好好的,便叫鬼君觉得老身从未将鬼君放在心上了,如此才有这一番纠缠……”
我讶然一笑:“这可委实是门大学问了,你倒很有经验嘛。”他怔了一怔,脸色不知怎的,有些泛白。
迷谷颤了一颤,道:“姑姑,他只在谷口等着,尚未进谷。”
梦里一番沧海桑田,恍惚睁眼一看,日影西斜,却不过三四个时辰。这一场梦下来,仿佛多捡了七八万年活头,平白令人又苍老些。夜华果然已不在房中,我望了会儿头顶的帐子,着力避着胸口处的重伤,小心从床上翻下来。这一翻一落的姿态虽潇洒不足,但四脚着地时竟丝毫未牵动伤处,不禁暗中佩服自己的身手。
我稳了稳心神,将折扇摊开来,抚着扇面上的桃花。抚了一会儿,终柔声道:“似今日我们这样坐着平和说话,以后再不会有了,有一些事情,我便还是说清楚吧。七万年前,我因你而初尝情滋味,因是首次,比不得花丛老手,自然冷淡被动些,可心中对你的情意却是满满当当的。阿娘总担心我那般不像样的性子,不够惹人怜爱,不凭借白家的声威便嫁不出去。你并不晓得我的身世,甚至不晓得我原是个女儿身,却能真心来喜欢我,还日复一日送上许多情诗来,甚而散了满殿的姬妾,你做的这些,我心中很欢喜,也很感激。我们白狐一族虽是走兽,却比不得一般走兽博爱多情,对认定的配偶从来一心一意。那时候,我已确然将你看作了我相伴一生的夫君。若没有玄女这桩事,待学成之时拜出师门,我自然是要嫁给你的。你也知道,彼时我们两族正有些嫌隙,自同你一处以来,我日日都在想着将来如何说服阿爹阿娘,能同意我们的婚事,因怕忘了,每想到一条好理由,便喜滋滋记在绢帛上,丈余的绢帛用小楷记得满满当当。如今想来真是傻得很。”
半盏茶过后,却打出一个喷嚏来。这雪中送炭的一个喷嚏正提醒了夜华现今我还伤着,不宜在冷水里泡得太久。他赶忙将我半搂半抱地带上岸,又用术法将两身湿透的衣裳弄干,捡来外袍与我披了,一同下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