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
目录
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
上一页下一页
不过,与她那双眼睛比起来,容貌却普通了些,尚不及南海水君家的那位绿袖公主。
如今我站在这洗梧宫跟前,却略感诧异。
他一愣,随即冰消雪融般璀璨一笑,从我手中取过松松握着的折扇,道:“你这扇子上徒画了幅风流桃花,却没题相合的诗词应景,有些遗憾,我拿回去给你补足。你暂且在这里好生泡泡,泡完了便来书房找我。”
他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小脸突然涨得通红,竟扭捏了一下,小声道:“阿离知道了,娘亲是又有了小宝宝对不对?”
夜华一路没言没语,只偶尔提点两句:“有个树枝丫斜出来,莫绊着了。”或“那方睡了两块石头,你往我这里靠靠。”他带的这条道坑坑洼洼,因我眼睛不好,一路上都顾念着脚底下了,也没能腾出空闲来同他说几句话。
我慈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道:“娘亲身上不大好,你先容你父君抱一抱。”
我看夜华今夜是动了真怒。自我同他相识以来,除开大紫明宫流影殿前同玄女那一番打斗外,尚未见他发过这样大的脾气。我心中好奇,拿了扇子便也没走,只在一旁端了只茶杯,冲了杯滚烫的茶水,找个角落坐了,不动声色地等待杯中茶凉。
难得的是偶尔碰见的几个宫娥还都谨慎有礼,见着我这一番白绫缚面的怪模样,也并不一惊一乍,皆是并着夜华一道恭顺问安,让人看着就喜欢。
我不过在九重天上将养三两日。既然来时是悄悄儿地来,没打出上神名号强依礼制,自然不能让夜华大张旗鼓特地为我辟一处寝殿。正预备谦逊地同他提提,这两日只在团子的庆云殿凑合凑合罢了,他却已将我带到了一进专门院落。
我谦和回他:“若到时候是你来生,我倒很乐意出这一份力。”
夜华近来善解人意得堪比解语花,既看出来我带伤行路不易,一通折腾下来已没什么精神头,又看出我心中思念团子,让我有点感动。显见得团子也很思念我,尚在他父君怀中,一见了我,便嗖地探出半个身子,甜甜一声“娘亲”,叫得我受用无比。“啪”,奈奈正捧着插桃花的花瓶却掉地上了。我心中觉得这小仙娥怕是同团子的亲娘有些渊源。如今团子的亲娘已香消玉殒,再享不了麟儿绕膝之乐,让我这个做后娘的白白捡了便宜,必是看得这小仙娥心中不忍。
他抬头极淡地瞟了我一眼,瞧不出悲也瞧不出喜,只继续淡淡道:“我在你心中竟没丝毫的分量。白浅,你的心中是不是只装得下那一个人?你准备等他等到几时?”
我进来取扇子,正赶上他们闹到一个段落,中场停歇休整。
那天泉落在一座假山后,是个甚僻静的去处,周围的气泽并泉水皆是碧青色,如阴阳未分的混沌时代,天地间一派空蒙,唯余这浅浅一汪碧色。
我吞了口唾沫,干干一笑:“好说,好说。”
他沉默良久,眼中神色已出于莫测了。许久,才淡淡道:“我原本便不该问你这个话,方才将你拉进书房来,本指望能不能令你醋一醋,却不想你只自始至终地看热闹。”
本上神这一身皮相,虽比本上神的四哥略差些,可在青丘的女子当中,却一直领的第一美人的名号。不想今日,这历万年经久不衰的美貌,非但没让眼前这小仙娥折服,竟还将她吓得歪在了地上?!
只是这一双小仙娥衣裳都穿得甚妥帖,齐齐垂头跪在地上,左边的一个肩膀一耸一耸,看得出来是在流泪,却默默无闻地,一声儿也没漏出来。
我无奈朝默在一旁的夜华递了个眼色,奈何白绫挡着,眼色递不出去,我抬了抬手算招呼他。
他对着后门那道墙垣颇认真地左右比量了一会儿,指着一处道:“跳吧。”
我们一路徐徐而行。
屋子里半晌没人声,我好奇抬头,正撞上跪在右侧的那名仙娥瞧着我的一双惊恐的眼。
我心中的疑惑如波涛汹涌,漫过高山漫过深谷,但在小仙娥面前岂能失了上神气度,只得将这个疑惑暂且压下,假装淡定地从夜华手中接过扇子,借着打量扇面上题字的工夫,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我叹了一回道:“其实这个事也九九藏书网并非缪清公主一人的错,当初你也晓得缪清对你有情,你却仍将她带上天来,你虽是为了报还她的恩情,帮她躲过同西海二王子的婚事,待她想通就要让她回东海。可她却不晓得你是这么想的,难免以为你是终于对她动心了。你既给了她这个念想,却又一直做正人君子,迟迟不肯动手,少不得便要逼她亲自动手了。”
吱呀一声,朱红大门敞开处,一院的桃树,一院的桃花。从外朝里瞧,满眼尽染花色。
他从文书里抬起头来看着我:“你说。”
我一直担忧夜华有些少年老成,不过五万岁的年纪,恍惚一见竟比东华那等板正神仙还要严肃沉稳。今日却能流露出这么一番少年人才有的神色来,我摇了摇扇子,觉得很愉悦。
听了半日,总算让我弄明白,夜华之所以发这么大脾气,乃是因这位东海的缪清公主,今夜竟吃了熊心豹子胆,妄图用一碗下了情药的羹汤,来勾引他。奈何这味情药却没选好,叫夜华端着羹汤一闻便闻出来,情火没动成,倒动了肝火。
夜华不动声色取下我缚眼的白绫,将我拉到他身旁一坐。
那双眼生得甚美,我长到十四万岁,竟从没见过哪位女子的眼生得这样美。我侄女儿凤九的眼睛也长得好看,但到底年纪小些,见不出岁月沉淀。这一双眼,却像是饱含了无穷情感,令人一见便不由得被吸引。
我正自发愣,已被夜华牵了往后门走。
我稳了稳心神。
我不过带了两身衣裳上来,也没什么好安顿打点,夜华差奈奈备好一应洗浴的袍具,嘱咐我先躺一躺,他去庆云殿将团子抱过来。
他这一席话冰寒彻骨,一并跪在地上的两个仙娥齐齐刷白了脸色。
夜华轻笑了两声:“你是在哪里看的这个书?”团子天真道:“是成玉借给我的。”
又吃了些瓜果,将团子没饮完的酒混着全饮完,迷糊打了个盹儿,睁开眼已戌时了。难为岸上的十八个仙娥还无怨无悔地守着。我精神抖擞地顺了头发,结上外袍,考虑到玉宸宫到洗梧宫一路上仍有些景致晃眼,仍将白绫缚在面上。
那女子已跌跌撞撞奔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双腿,潸然道:“娘娘,果真是你,奈奈等了你三百年,你终于回来了……”又边哭边笑地对夜华道,“那结魄灯果然是圣物,做得娘娘一丝都没差的。”
我将扇子搭在手肘上默了一会儿。夜华这话问得,语气很不善,我是诚实地点头好呢,违心地摇头好呢,还是从容地不动声色好呢?
唔,好一个忠肝义胆的小仙娥。
南天门外白云茫茫,一派素色,过了南天门,却全然另一番景象。黄金为地,玉石为阶,翠竹修篁,瑞气千条。比之四海水晶宫的金光闪闪,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在上来之前,为防万一,我英明地缚了白绫,不然这双眼睛保不准就废了。偶有几只仙鹤清啸一声,扑棱着翅膀从头上飞过,我慨然一叹,握住夜华一双手真诚道:“你们家真有钱。”夜华脸色阵白阵青,道:“天上并不是所有宫室都这样的。”
我脑中却忽地灵光一闪,用扇子敲了敲他肩膀道:“今日我们走得早,算算竟还没到伽昀小仙官送文书来的时辰,你该不会是没提醒伽昀今日不必将文书送去青丘,劳他白跑了一趟吧。倘若从正门进,惊动了伽昀小仙官,确是有些麻烦。呵呵,话说回来,昨夜我们回洞时似乎已很晚了,积了几日的文书,你阅得怎样了?”
我这厢还没将他的话理通透,他已撑了额头苦笑道:“果然如此。”
左右思量一阵,觉得佛说得对,宁拆十座庙也不能毁一门婚,捏了捏烧得滚烫的耳朵,预备悄没声息地、轻手轻脚地、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溜了。右脚刚往门槛上跨了半步,却听得夜华柔柔一声:“浅浅,你这一来一去的,到底是要做甚?”
夜华住的是紫宸殿,紧邻着团子的庆云殿。
他显然是想往我身上蹭,却被他父君抱得牢靠,挣
九*九*藏*书*网
了半日也没挣开,有些着恼,委屈地扁嘴望着我,假装在眼中做出一副将泪未泪的形容。
夜华案前伺候笔墨的小仙娥见出了这样一桩大事,依着天宫的规矩,赶紧延请了夜华后宫里唯一储着的侧妃娘娘,前来主持大局。说到这里,便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声,夜华的这位素锦侧妃实乃四海八荒一众后宫的典范,见着缪清下药引诱自己的夫君,非但没生出半分愤恨之心,反倒帮着犯事的缪清公主求情。
如此,跪在右厢这个眼睛和脸生得不登对的,便是被我那不肖徒元贞调戏未遂要悬梁自尽,结果自尽也未遂的夜华的侧妃素锦了。
呃,既是他叫我进去,那我此时进去,也算不得唐突吧。我原本就有些好奇那低咽的小仙娥长得什么模样,得了夜华这一声,立刻抖擞起精神,兴致勃勃地一掀帘子迈了进去。
夜华捋了捋袖子,见着我的神色,尴尬一笑道:“若走正门定要将大大小小一院子全惊动了,呼呼喝喝的甚讨人厌,不如跳墙来得方便。”
夜华蹙了蹙眉:“太上老君今日开坛讲道,想他们是去赴老君的法会了。”转而又淡笑与我道,“听说在凡界帮元贞渡劫时,浅浅你常同元贞论道,想是道根深植了,老君这么多年讲遍天上无敌手,在高处不胜寒这个境界上站得十分孤单,你此番上天,正好可以同他辩上一辩。”
月色如霜,凉风习习。
天族的礼法我还是略懂一些,十八个仙娥引路正是上神的礼遇。我忍了一会儿,问夜华道:“若借的是你正妃的名来这里泡泡,能有几个仙娥引路?”
夜华闹中取静的功夫练得极好,那缪清公主满腔的饮泣剖白已是闻者流泪听者伤心,他自岿然不动,沉默地看他的公文。因我在东海做客时,已被这位公主对夜华的一腔深情感动得流了一回泪伤了一回心,是以如今,在素锦侧妃为此抹了三四回泪的当口,还能略略把持住,保持一派镇定。
夜华抬了抬下巴与那呆然望着我的一双仙娥冷冷道:“缪清公主,本君这洗梧宫实腾不下什么位置来容你了,明日一早就请公主回东海吧。素锦你倒很重情谊,若实在舍不得缪清公主,那不妨向天君请一道旨,让天君将你一同嫁去东海,你看如何?”
我既然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完整,自觉再听跪在地上这一双哭哭啼啼的也没什么意思。凡界那些戏本上排的此类桥段,可比眼前这一场跌宕精彩得多。正好茶水也凉得差不多了,两三口喝完,我拿起折扇,便打算遁了。
里间那映着烛火的薄帘子后头,隐约又传出几声缪清的抽泣。我在心中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跪在里头的那两位想来正闹得累了,此番夜华送我,她们也可以休整休整,打点起十足的精神,争取待会儿闹得更欢实些。纵然我果真将夜华带出去片刻当个领路的,也不算耽误了他后宫里的正经事。于是,我便果真将他领了出去,心安理得地受用了这个殷勤。
竟还不是一只小仙娥,而是一双小仙娥。
夜华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又一一检视了仙娥们手中端的花果酒水,转头与我道:“这些酒是果酒,可以喂阿离喝一点,但万不能让他饮多了。这些时令的蔬果,也只能叫他每样吃半个。”
一旁的奈奈疑惑道:“即便是上神有了身孕,小殿下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他走过来扶起奈奈,却并不看她,只望着眼前的桃林,淡淡道:“这位是青丘之国的白浅上神,要在这院中暂住几日,便由你服侍了。如今你须改一改口,不能叫娘娘,便唤她的尊号,称她上神吧。”
我喝了十来万年的酒,且喝的全是折颜这等高人酿出的酒,即便谦虚来说,于这杯中物也要算半个行家。团子此番饮的果酒,不过仙果屯久了发酵出来,实在醉不了人,便是饮得再多,对身体也没什么妨害。团子醉得睡过去,只因从来没大饮过,酒量太浅。况且方才他睡过去时,我暗暗为他把了一回脉相,那气泽比我的还平和几分,若单为解酒便送去药君府上,委实小题大做。我沉吟了一会儿,与奈奈道:“男孩子不用娇惯成这样,没大碍九九藏书网的,你只带着他回屋睡一睡,至多不过三更,他便能醒得过来。”
夜华断了对我的孽想原是件大功德,很该令我喜不自胜。但我此刻却暗暗有些担心,那眉目似画的小仙娥或许并不真正眉目似画,可能不大配得上夜华。
素锦望着我的一双眼已恢复了澄明,一旁的缪清仍自哀求哭泣。
夜华想了片刻,与我道:“不然,我们大婚后立刻便生一个。”
紧抱住我双腿的奈奈茫然看了看他,又茫然看了看我。我朝她安抚一笑,她也没什么反应,只用袖子擦了满脸的泪水,点头称是。
本上神料得不错。
这本是句夸人的话,况且我又说得一腔真诚,寻常人听了大抵都很受用。面前这跪着的小仙娥却格外与众不同,非但没做出受用姿态,反而倏地歪在了地上,紧盯着我的一双眼,越发惊恐慌乱。
啧啧啧,这位从凡界飞升上天的成玉元君果然奇妙,竟十分擅长在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尾巴上拔毛。我佩服他。
夜华说团子只是受了些惊,并不碍事。我左右端详一番,看他依然白白胖胖,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与往常一般天真,才真正放心。
临别时,夜华的脸色很不好看。待他回去,没惊动奈奈,我便也回厢房躺下了。
倘若一个神仙,修到了我这个境界,自然都通晓一些人情世故,不说十分,至少也有八分懂得看人的脸色。我方才虚虚一瞟,见夜华挂在脸上的这个苦笑乃是有几分怨愤的苦笑,立刻便明白过来方才那场沉默,我默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他默了一默,道:“我送送你。”
我手一抖,扇子挑下的那枚花枝猛地弹起来,颤了两颤,窸窸窣窣碰掉半捧花瓣,身上免不了也沾上几瓣。
我敲着扇子调笑:“便是我那青丘的入口,好歹还有个迷谷坐阵。你们这三十六天大罗天界,却只让几头老虎守门吗?”
我握着扇子颇感惆怅,唏嘘道:“没怎的,只觉得嫁给你,我这阶品不升反降。这么看,倒算不得一笔好买卖了。”
自称奈奈的小仙娥傻了一傻,却仍抱住我两条腿。
就在将遁未遁的这个节骨眼上,缪清公主却一把抱住我的腿,凄然道:“这位娘娘,缪清上次错认了您,但您帮过缪清一次,缪清一直铭记在心,此番缪清求您,再帮缪清一次吧。”
我心尖上一颤,乖乖,才不过蒜苗高一个小娃娃,已懂得什么叫胎气!
他皱了皱眉,一把抱过我,沿着方才指的那处墙头,一个纵身便跳进院子。
这内室里果然驻扎着小仙娥。
团子忒不胜酒力。
夜华:“……”
我默了一默,转身无可奈何与夜华道:“既然缪清公主跪了我,叫我再跪回去我又拉不下这个脸面,那……少不得我就说两句吧?”
夜华写得一手好字,扇面上九个小楷分两行排下来,写的是“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方才摊开扇子时我尚有些战战兢兢,生怕他题些“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之类的诗文令我牙酸。
团子欢呼一声,由得仙娥们解了他的小袍子小褂子,白嫩嫩跳进水中,却也不见下沉,只浮在水上,啪啪地拍着水花玩。
我眼见着夜华额角的青筋抖了两抖。
团子伸出两条胳膊来,奋力捧住我的脸吧唧亲了一口道:“本天孙高兴嘛,娘亲有了小宝宝,本天孙就再不是天上最小的一个了。”
我摇着扇子沉吟,觉得天上的排场果然与地上分外不同。想当初我下界帮元贞渡劫,因是长住,才勉强得一进院落。此番只是在天上住个两三日,却也能分个院落,一个仙帝一个人皇,同是王家,气度却真真云泥之别。
他愣了一愣,失笑道:“这院子才多大一些,你认路的本事再不济,也不至于连回厢房的路也识不得,这个我自然晓得的。”顿了顿,一双眼深沉盯着我道:“我不过是,想问一问你,最后为什么劝那缪清公主回东海。”
我抚着额头轻叹,温香暖玉在抱他竟还能顾念到旁的动静,真是个不一般的神。
他眼神黯了黯,道:“只因我让她回东海,你便也让她回东海?”
我诚然从未上过九重天,却不知怎的,总觉得这洗梧宫从前并不是现今这副昏暗模样。虽不至
九九藏书
于黄金造的墙垣暖玉做的瓦当,却到底要明亮些,生气些。
看她这一番形容,我便晓得又是一个将我认错的。腿不便挣出来,好在一双手还能将她拉一拉。她泪眼迷蒙抬头看我,虽则是双泪眼,那眼泪背后却满满当当俱是欢喜。
夜华神色僵了僵,抽着嘴角道:“蟠桃园不知多大,你以为才这一院子。这里的桃花是我两百多年前自己种的,养到今年,才开的第一树花。”
我掩住打了一半的哈欠,奇道:“你不是也让她回东海?”
里间忽地传出两声女子的低咽。心头一个东西重重一敲,我茫然了片刻,耳根刷地烫起来。近日本上神桃花盛,连带着尽遭遇些桃李艳事。一道门帘之隔,此番,该不会当头红运,又让我撞上了别人闺阁逗趣吧。
夜华虽冷漠沉稳些,到底血气方刚,今日我碰见的这天上的一众仙娥又都生得不错,他日夜对着一案枯燥公文,定然烦闷。恍一抬头,见着一位眉目似画的小仙娥在一旁红袖添香……
我茫然道:“什么?”
底下的一双仙娥,两双眼睛登时直了。那直愣愣的四道目光定定停留在我一张老脸上。我同团子亲娘长得不同,想必她们终于悟了。
夜华眸色难辨,漠然看着缪清道:“可你当初只说到我洗梧宫来当个婢女便心满意足了。”
本上神活到这么大岁数,相交得好的神仙个个性子活泼且和顺。一向对老成的少年们有些摸不大准,何况夜华还是这老成少年中的翘楚,近来行事又有些入了魔障般的颠三倒四,我便更摸他不准。不知道答他个什么话,才能叫他受用些。
我愣愣地:“啊?”
原来这九重天上,进屋都不兴走大门,全是跳墙?这个习俗也忒奇特了……
那仙娥嘴唇哆嗦了几番,半晌,抖出一个名字来,我清楚听得,又叫的是团子那跳了诛仙台的亲娘。
奈奈担忧道:“小殿下头一回喝这么多酒,醉成这样,还是由奴婢将他送去药君府上看看吧。”
方才我已觉她长得普通,此时爱徒心切,更觉她长得普通。不禁捋着袖子悲叹一回,元贞啊元贞,你那模样本就生得花哨了,对着镜子调戏自己也比调戏这位侧妃强啊。如今落得个打下凡界六十年的下场,若不是你师父我英明,这弹指一挥的六十年,你该要过得多么刺激辛酸。
我心中突地一跳,却不知这一跳为的哪般缘由。缓步踱进院中,用扇子信手挑起一枝桃树枝丫。这一枝桃花,开得分外清丽淡雅。正要将扇子收回来,却闻得背后百转千回一声:“娘……娘?”
两个仙娥急忙将团子捞起来穿好衣裳,由奈奈抱着先回去了。
书房外无人看守,我敲了敲门,也没个回应,轻轻一推,门自开了。外间仍没人,蜡烛却烧得烈,映得烛影幢幢。
我心中一抽,却不知为哪般来的这一抽。
心中有几分古怪。
抬头看,院门高挂的一副牌匾上,镂了四个篆体,一揽芳华。夜华眼中几番明灭,道:“这是你的院子。”
我抚了抚面上白绫,因三番两次被误认,已很习惯,也不再强辩,只喝了口茶,再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面前这小仙娥,柔声赞道:“你这双眼睛,倒生得不错。”
手指触到眼上的白绫,我不忍道:“仙子认错人了,老身青丘白浅,并非仙子口中的娘娘。”
听说夜华三万岁上开府建牙时,天君赐建的一进府邸唤的是洗梧宫。
刚溜至外间的门槛,却被赶上来的夜华一把拉住。我侧头瞟了他一眼,他将手放开与我并肩道:“天已经黑成这样了,你还找得到住的院子?”我左右看了看,不确定道:“应该还是找得到吧。”
我转过头,夜华正站在院内的一侧台阶上,眼睛隐在几绺黑发后,看不真切。他身后门槛处,站了个宫娥打扮的女子,左手拿着个精致的花瓶,右手紧紧扶住朱红大门,脉脉盯着我,眼睛一眨,竟泛出两行清泪。
好歹在青丘也共住过两三个月,夜华一些生活习性我尚算了然。犹记得以往这个时辰常被他拉去下棋。既有这么一条前科立在面前,我心中略一思量,觉得他现今应是仍在书房。又想起那把扇子今夜还能帮我驱一驱蚊虫,便没回一揽芳华的院藏书网子,直向他书房杀去。
他害羞状绞着衣角道:“书上就这么写的。说有一位夫人怀了小宝宝,她们一家人都不许她再去抱别人家的小孩来逗,怕动了,动了……”想了半日,小拳头一敲,斩钉截铁道,“对,胎气。”
我感叹一番,伸手推开院门。
思及此,我立时堆起一张笑脸补救,对着他一张冷脸讪讪道:“我绝没忘记此前承诺要帮你娶几位貌美侧妃的事,但既是帮你纳妃,也得合你的意不是,否则生出一对怨偶来,却是我在造孽。这位东海的缪清公主,你既然不喜欢,自然不必再将她留在你身边。”又将扇子搁在手腕上敲了敲,皱眉道,“再则,这个公主的心机沉了些,今日能对你下情药,明日保不准还能再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后宫之地,还是清净些的好。”
我呵呵道:“天将降大任于你父君,你父君去接这个大任去了。”
他默了一默,磨着牙道:“若是天君帝后,便能有二十四个仙娥引路了,还能另配四个心灵手巧的给你搓背。”
我原本就有些困,走完那条道更是浪费了许多精神,到了一揽芳华院子的大门口,只欲一头扎进院中扑倒在床上。又是刚刚扎到门槛上。又被夜华一把拉住。
我既是要借这位天尊的天泉一用,自然须将身世底细和盘托出,才见真诚二字。
然今日不巧,正赶上太上老君做法会,灵宝天尊因是老君的师父,免不了要去捧一捧场,人并未在他的玉宸宫中。只七个仙伯候在大殿里,恭敬道老君法会后,天尊必来拜会姑姑。我从容地一一送了他们夜明珠,便有十八个仙娥站成两列,手中皆捧了花果酒水之类,引了我们前往那疗伤的天泉。
他这一笑,笑得我一双眼睛狠狠晃了晃,没留意,由他拿着扇子走了。团子在泉里扑腾着水花问我:“父君怎么走了,不同我们一起泡吗?”
我怔了怔,讷讷道:“原来你是诓我上来帮天后守蟠桃园。”
明明之前困意汹涌,如今躺在软和和的云被里头,我却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地睡不着,尽想着方才心尖上那一抽。夜华那不大好看的脸色,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直到迷迷糊糊睡着。
我一愣。眯着眼睛打量片刻左厢那不漏出声儿来饮泣的仙娥。模糊辨得出东海水君形容的一张清丽脸庞,不是那东海的缪清公主又是谁。
我心中咯噔一下,呃,我只以为他单纯招我进去拿扇子,诚然,诚然那个,没想到他还有这样一层用意。
夜华坐在书案后,面前垒了一大摞文书,文书旁搁了个青花碗,碗里的羹汤还在腾腾地冒热气。那一派正经形容,也委实不像刚历了一番春情。
这个小仙娥,倒有些不凡。
我打了个哈欠:“恋爱中的女子说的话,你也信得?”缪清那一张脸已哭得不成样子,我敲了敲扇缘与她道:“听老身一句话,你还是回东海的好。”遂退后两步抽身出来,将衣袖捋了捋,趁着缪清尚未回过神来,提起扇子溜了。
眼下夜华题在扇子上的九个字,倒令我满意。
到得南天门,并不见守门的天将,只几头老虎挨着打盹儿,黄黑皮毛油光水滑,一看就是修为不凡的灵物。
我点头应了,觉得他这当爹又当妈的真是十分不易,再看他的眼神便有些敬佩。
我甚诧异。
我甚悲摧地抬头与他道:“不用再送了,接下来的路我全认得。”
因夜华临走时特地嘱咐,时令的蔬果,每样可以给团子半个。我理所当然以为那果酒也是每种味道的都喂他半壶,未料两个半壶下去,他就醉了,憨态可掬地直冲我傻笑,笑着笑着,头一歪便倒在水上睡着了。
帘子背后的烛火跳了几跳,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夜华缓缓道:“那扇子我已题好字了,你进来拿吧。”
我打了个干哈哈,由衷赞叹:“这倒还不错。”
他僵了僵,脸面微红了一红,拢着袖子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因我到天上来,归根结底只为泡灵宝天尊那汪天泉。上上下下一应折腾完了,便杀往灵宝天尊的上清境。
细细赏来,九重天上这一派富贵荣华同青丘的阡陌农舍十分不同,倒也别有趣味。
他抱着团子顿了顿,道:“十四个。”又道,“怎么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