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怦然心动
目录
第十九章 怦然心动
上一页下一页
四哥往常三番两次来西海,皆为的是找西海二皇子苏陌叶喝酒。
他两个亲得难分难解,我因执着于弄清楚他们的相貌,加之晓得是在做梦,也没特意回避,只睁大了一双眼睛,直见得这一对鸳鸯青天白日地亲到床榻上。
他猛抬头,望了我片刻,神情依然平淡,缓缓道:“我想要的?我想要的自始至终,”面不改色地看我一眼道,“不过一个你罢了。”
昨夜我同夜华做这件事,其实也是我诱他在先。除了初初有些痛楚,到后来,我也觉得情这个东西很有趣味。他抱着我的时候,我觉得很圆满。
一时间楼中空得很,连累我心头越发空荡荡起来。
唔,幸亏此前我觉得四海八荒没一个准婚配的女神仙能够得上做夜华的侧妃。
他紧贴着我的胸膛一颤,良久,更紧地搂了搂我,道:“好好睡吧。”
他一双眼将我从头到脚扫个遍,端起茶杯来啜了一口,拧着一双眉道:“明明是姑娘家,怎的扮成个男子模样,成什么体统!”
他紧了紧抱住我的手臂:“不过做个套诓天君罢了。”
他目光如炬紧盯着我。
是夜,待我摸到夜华下榻的那处寝殿时,他正坐在院中一张石凳上饮酒。
片刻前领我过来的一双小仙娥恭恭顺顺地再将我原路领回去。因叠雍那副同墨渊甚不搭的容貌势必要令我看得百感交集,过扶英殿时便也没推门进去瞧他一瞧,着小仙娥直接将我领去了扶英殿近旁暂住的小楼。
扶英殿中,施术使叠雍睡着后,我谨慎地点燃结魄灯。
殿外立成两列的西海小神仙已撤了一半,想必给夜华开道去了。剩下的这一半正呼啦呼啦朝西海水晶宫正宫门方向移。
夜华睡得很沉,我这陡然一醒,却再睡不着了,抚着他胸前的刀痕,忽地想起一则传闻来。
我凑过去,打算瞧瞧那颗丹药被他吸收得怎么样了。方凑到床沿,手却被他一把握住。他神色复杂,望着我道:“我睡的这几日,你一直在我身旁守着?”
我心中咯噔一声,颤抖着手捏着他脉搏道:“你……你思慕的真是夜华君?”
这一顿闲扯已扯得我昏昏然。我赞叹了把他的运气:“所幸你爱上的正是我青丘白浅。”将云被往上提了提,在他怀中取了个舒坦位置,安然睡了。将入睡未入睡之际,忽听他道:“若有谁曾夺去了你的眼睛,令你不能视物,浅浅,你能原谅这个人吗?”他这话问得忒没道理,我迷糊着敷衍他:“这四海八荒的,怕是没哪个敢来拿我的眼睛。”
我抬头望了回房梁,白浅,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大约泰极否来,我吃了个闭门羹。守在殿前的两个小仙娥道:“君上今日大早已回天宫了。”
背后的女子亦默了片刻,却忽然俯身抱住男子的肩膀。男子回头,瞧了女子半晌,修长手指抚上女子的鬓角,亲了上去。我仍辨不清他们的模样。
他面上瞧不出什么大动静,只一张脸比今日下午见的还白几分,衬着披散下来的漆黑发丝,显得有点憔悴。待他转身向殿中走去,我便也在后头隔个三四步跟着。
他抬起眼皮来觑了觑我,欲言又止了半晌,终堆出笑来,道:“我也该走了,你找一天叠雍精神头好的时候给他服了。他那身子骨服这个丹也不晓得受不受得住,你还是在一旁多照看些。”
夜华仍俯在我的上方,眼中一团火烧得热烈,面上却淡淡的:“你这衣裳实在难脱,我便使了个术。”
坐着的男子道:“我新找的那处,就只我们两个,也没有青山绿水,不知你住得惯否。”
我走在前头,两个小仙娥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跟在后头。我拐下楼梯,折颜正抬头往这边瞧。见着我笑了笑,招手道:“过来坐。”我蹭过去坐了,顺便打发跟着的几个仙娥出去拔草,从桌上摸了个茶杯,倒了半杯水润嗓子。
大抵为了不辜负这个名字,青楼中从床榻到椅子一应用的青杠木,矮凳上的花盆案头的茶具一应用的青瓷,就连上下伺候的小仙婢们也一应穿的青衣,抬头一望,满目惨绿,瞧得人十分悲摧。因那一群绿油油的小仙婢在楼中晃得我头晕,便一概将她们打发到楼底下拔草去了。
我一愣。
这桃花林外百来十步处加了道厚实仙障,挡住一介凡人本不在话下,那女子跑得忒急,半点不含糊,过那仙障却丝毫未被拦一拦,咻地就溜过去了。
我了然道:“哦,原是诈死。”又讶然道,“放着天族太子不做,你诈死做什么?”
自他晕在床上后,这七日,他娘亲日日坐在他床头以泪洗面。虽然我保证过他这症状不过是补过头了,稍有些受不住。但他娘亲望着我的一张脸仍旧饱含愤怒。
结魄灯是天族的圣物,按理说应当由历届的天君供奉,九重天那等板正地方,规矩自然不能说改就改。天君尚且健在,夜华也不过顶个太子衔,结魄灯却在他手中存着,叫我有些疑惑。天宫不像青丘,更不像大紫明宫,立的规矩森严,一族的圣物向来并不大好外借。若我上天宫找天君借这圣物,已打好了将九重天欠青丘的债一笔勾销的算盘。此番夜华竟能这么容易将灯借给我,叫我有点感动,遂持着灯慷慨道:“你帮了我这样大一个忙,也不能叫你太吃亏,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同我说,若我能帮得上你的忙,也会尽力帮一帮。”
他下午那通莫名其妙的话,唔,虽想起来就头疼,也暂不与他计较了。今夜先拿出上神的风度来,去他那处取结魄灯时,放下架子同他好好和解罢了。
他靠坐在对面椅子上,神情疲惫,微皱着眉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
我同夜华因团子而生的那场闲气说来也算不得个八卦,不说会被他烦恼一下午,随便搪塞一个同他说了,好图个清净。一番计较,我喝了口茶润嗓子,挑拣挑拣将九重天上的这趟口角与他全说了。
我体谅他是个称职的太子,与那两个小仙娥道了声谢,颓废地踱回扶英殿。
梦境中,我立在一个桃花灼灼的山头上,花事正盛,起伏绵延得比折颜的十里桃林毫不逊色。灼灼桃花深处,坐落着一顶结实的茅棚。四周偶尔两声脆生生的鸟叫。
他将目光移向一旁,默了一会儿,翻手低念了两句什么。
他酒量不大好,今夜喝了四五坛子酒,此前能保持灵台清明留得半分清醒,想来是酒意尚未发出来。他平素最是话少,说到天君那二小子桑籍,却闲扯了许多,大约是喝下的几坛子酒,终于上了头。
我再干干一笑:“加之早上同夜华怄了两口闲气。”四哥瞧得不错,此番我确然有些魂不守舍。但这魂不守舍的根源却并不是九重天上同夜华那两句口角,而是方才大殿中……然这桩事若捅出去给四哥晓得,折颜、迷谷、毕方估摸便都该晓得了。
左右桑籍不过一个皇子,天君的威仪在上头藏书网压着,他想尽办法也无力救出少辛来,万念俱灰时只能以命相胁同他老子叫板,表示若天君定要这么责罚少辛,令他同少辛永世天各一方,他便豁出性命来,同少辛同归于尽,即便化作灰堆也要化在一处。
一旁的石桌上摆了只东岭玉的酒壶,石桌下已横七竖八倒了好几个酒坛子,被一旁的珊瑚映着,焕出莹莹的绿光。昨日团子醉酒时,奈奈曾无限忧愁地感叹,说小殿下的酒量正是随了他的父君,十分浅。
我抱着他的手臂打了个哈欠,随口问道:“你呢?”
我脑中轰然一响:“放……放水?你是故意找死?”
我哂然一笑:“你差点葬身南海,能捡回一条小命算不错了,还想得些什么好处?”
我心中一向不大能藏疑问,抚着他胸前这道扎眼的伤痕,顿了一顿,还是问了出来。
夜华周身的酒气笼得我一阵阵犯晕,他搂我搂得十分紧,被他这样一搂,方才的惭愧不安一概不见了,脑中只剩桃花般灿烂的烟霞,像是元神出了窍。保不准元神真出窍了,因为接下来,我情不自禁又说了句欠抽的话。
殿中一众的小仙娥也是如临大敌,平日里据说都是争着抢着服侍叠雍,此番却没一个敢近床头三尺,连走个路都是轻手轻脚,生怕动静一大就把结魄灯上的火苗子惊熄了。
那女子恍一进屋,我身前的场景又换了个模样。仍是这一片桃花林,只是桃花凋了大半,枝枝杈杈的,映着半空中一轮残月,瞧得人挺伤情。素衣的女子捧着铜镜一声声唤着什么,只见得模糊难辨的五官中,一张嘴开开合合,声音却一星半点听不真切。那女子跌跌撞撞地往外冲。我心中一颤,竟忘了自己是在梦中,连忙跟过去出声提点:“你相公不是让你莫出桃林吗?”她却并未听到我这个劝告,自顾自依旧发足狂奔。
手中的茶盏啪一声掉到地上,四哥慌忙跳开去,右手搭着左手心猛地一敲,点头道:“你果然醋了。”
我预备用完早膳后,趁着去扶英殿点结魄灯前,到夜华殿中瞧瞧他,顺便同他提一提,他愿意不愿意为了我,做个继任时不能立天后的天君。
墨渊的魂算是结好了,接下来便该筹备筹备去东海的瀛洲取神芝草。别的倒没什么可筹备,体力却实在需积攒些。我一路回到青楼,嘱咐小仙娥们紧闭大门,想了想再在房中加一道仙障,扑到床榻上便开始呼呼大睡。
他掩着袖子咳了两声,道:“哦?你竟想着要渡自身的修为给墨渊?这个我却没想到,当年你独自封印擎苍时,周身的仙力已折了好些,幸好我提早做成功这颗丹药,你若再渡些仙力给墨渊,剩下那一丁点修为怕太对不起上神这个名号了。”转了转手中的茶杯又道,“父神当初将我养大,这一份养育之恩无以为报,他留下的一双孩子,小的没了,大的既还在,我能帮便帮一点。”
看来西海水君今日很有几分迎宾待客的缘分,即便此番是西方梵境莲花座上的佛祖驾到,我也绝不会诧异了。西海两代水君都低调,没怎么得着我们这些老辈神仙的垂怜关怀,今日能连连迎到几位贵客,长一长他的脸面,也挺好。
天上猛地劈出两道闪电来。我一惊,醒了。
这神态看得我心中一抽。此前没得着四哥训诫,当我心中偶然这么一抽,只觉莫名。但今时不同往日,我刚受了四哥点化,只将心思约莫往四哥点拨的方向微微一探,已了然七八分。
桑籍的这一番表白绝望又悲摧,令九重天上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可天君果然是天君,做天族的头儿做得很有手段,只一句话就叫桑籍崩溃了。这句话说的是,你要死我拦不住你,可那一条小小巴蛇的生死我还能握在手中,你自去毁你的元神,待你灰飞烟灭,我自有办法折腾这条小巴蛇,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他原本要跟着折颜一同上九重天寻我,却被折颜拦住了。在青丘等了半日也没等着折颜回去,想着折颜多半是将我直接送来了西海,便奔过来瞧一瞧我,顺便同苏陌叶打个招呼。
我愣了半天神,才从叠雍描述的这段三角断袖情中回魂。抽了抽嘴角,咬着牙笑道:“他抗拒,我用尽了手段,他还是抗拒,所以我才退而求其次,把念想转到殿下你身上来的。”
夜华当太子当得不易,每日都有诸多文书待批。他这么匆匆地来西海一趟,又匆匆地回去,大约是有什么要紧事。
我一愣,脑中一道通透的白光忽地闪过。自青丘上九重天这两日,我心中常莫名地一抽一抽,度量也没往日宽厚,见着素锦那位典范便周身上下不舒爽,受不得团子他爹说我半句不是,今日又魂不守舍半日,原是,原是我醋了?我竟一直在醋着??我一醋竟醋了这么久??我醋了这么久自个儿竟半点也没觉得?!
我点头称是,目送他出了大厅。
我勉强笑了笑,撑着桌子爬起来:“殿下的病已大好,无须小仙再调养了,劳烦殿下同水君说一声,小仙有些急事,须先回桃林了。”
咳咳,我说的是:“在大门口忒不像样了些,还是去床榻上吧。”说了这个话后,我竟然还捏个诀,将自己变回了女身……
但这种事向来越描越黑,我不变应万变,抽出手来从容答道:“我听说殿下你也是个断袖。”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
回想昨夜,只记得头顶上起伏的幕帐,我被他折腾得模糊入睡之时,似乎听他说了句:“若我这一生还能完完整整得到你一次,便也只今夜了,即便你是为了结魄灯,为了墨渊,我也没什么遗憾了。”那话我听得不大真切,近日脑子里又常冒出些莫名的东西,便也不大清楚是不是又是我的幻觉。
待反应过来方才是句什么样的话脱口而出时,我直欲一个嘴巴子将自己抽死。
我左思右想,觉得同夜华解除婚约这个事可以先缓一缓,一切静观其变。
我茫然地回神,觉得对自己的心,果然又有了一层新的见解。我居然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看的夜华,着实为老不尊,十分惭愧,捂着心口正要感叹,这一捂不打紧,我低了眼皮一看,娘啊,我那一身原本穿得稳稳当当的衣裳哪里去了?
有一个戏文段子是这么说的,说一个官家小姐回乡探亲,路遇强人,要将她抢上山头做压寨夫人。我其实很激赏这个强人,戏文中说他一对宣花斧耍得精彩,比那动不动就是子曰子曰的酸书生们不知强过几重山去。但这个官家小姐却贞洁,瞧不上耍斧头的强人,宁死不屈。但就是这么个贞洁不屈的良家姐,在下一个段子里却跟翻墙的书生钻了芙蓉帐,有了私情。可见那些佳人小姐们也不是随便和哪个人都能钻芙蓉帐的。她们并不是做了这件事才茅塞顿开。
弄不清这两人长得什么样,叫我心中十分难受,早年时我春宫藏书网图也瞧了不少,这一幕活春宫自然不在话下,正打算默默地、隐忍地继续瞧下去,周围的景致却瞬时全变了。
做这个梦的时候,我心中一派澄明,在梦中,却晓得自己是在做梦。
在做这个事情前,想必她们已对各自的书生存了爱慕之意相许之心。
我在心中暗叹一声,果然是在做梦。
近日我是个香饽饽,谁都来找我。四哥夜华西海水君连同西海水君的那位夫人暂且不用说,光是折颜,连着这一次,已是两次来找我了。却不知他这次找我,又是为的甚。
他搂着我的手臂一僵,声音幽幽地飘过来,道:“那一场战事不提也罢,他们被灭了族,我也没能得到想要的,算是两败俱伤。”
他坐在青杠木的靠背椅上,略偏头道:“我原本不过来看一看你在西海安顿得好不好,唔,折颜办事忒令人放心了。不过,你这脸色是怎么一回事?煞白煞白的,莫非墨渊回来了你竟不开心吗?”
我探手过去替他诊脉,敷衍道:“哦,你这模样生得文弱,是不该爱我这个模样的,要爱也是该爱夜华君那个模样的。”
可我活到这么大把的年纪,什么床都躺过,确然没躺过青竹做的床榻。那下方的女子面容我看不真切,似一团雾笼了,只瞧得出约莫一个轮廓,可那细细的抽气声,我在一旁茫然一听,却委实跟我没两样。我一张老脸腾地红个干净,这这这,这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我对夜华的心思竟已经……已经龌龊到了这个地步了?
他俯身压下来时,一头漆黑的发丝铺开,挨得我的脸有些痒。既然我已经顿悟,自然不再扭捏,半撑着身子去剥他的衣裳,他一双眼睛深深望着我,眼中闪了闪,却又归于暗淡。我被他这么一望,望得手中一顿,心中一紧。他将我拽着他腰带的手拿开,微微笑了一笑。脑中恍惚闪过一个影子,似浮云一般影影绰绰,仿佛是一张青竹的床榻,他额上微有汗滴,靠着我的耳畔低声说:“会有些疼,但是不要怕。”
心中一阵突突地跳,我腿一软靠着桌脚跪倒下来,带着茶盏碎了一地,叠雍揉着脑袋从床榻上坐起来,一呆,道:“你怎么了?”
咳咳,我脱口而出的是:“你想与本上神一夜风流?”所幸待我反应过来时夜华他尚在茫然震惊之中,我面上一派火红,收拾了灯盏速速告退。脚还没跨出门槛,被他从后头一把搂住。
我将这颗仙丹拿到鼻头闻了一闻,它隐隐地竟飘着两丝神芝草的芳香。
我立在空荡荡的楼中计较了半日,唏嘘了半日,叹息了半日,到底没耗出个结果来。
叠雍上回吃了闷亏,却丝毫没学得精明些,又栽在我的手刀上。因是第二次对着他使追魂术,我一路没什么阻碍便入得他的元神。这一回我没靠着大圣佛音的指引,一路顺风顺水地寻到了墨渊。
我逮住一个扫尾的问了句,扫尾的仁兄苦着一张脸果然道:“有客自远方来,水君着臣下们前去迎一迎。”
若我当真对夜华动了心……我白浅这十四万余年是越活越回去了,竟会对个比我小九万岁,等闲该叫我一声老祖宗的小子动心。
我几步走过去推开茅棚,见着一面寒碜的破铜镜旁,一个素色衣裳的女子正同坐在镜前的玄衣男子梳头。他两个一概背对着我。铜镜中影影绰绰映出一双人影来,却仿佛笼在密布的浓云里头,看不真切。
看得出他们这是段仙凡恋,自古以来神仙和凡人相恋就没几个得着好结果。当年天吴爱上一个凡人,为了改这凡人的寿数,让这凡人同他相守到海枯石烂,吃过很大的苦头,差点陪尽一身仙元,经墨渊一番点化才终于了悟。饶是如此,也因当年为这一段情伤了仙根,远古神祇应劫时才没能躲过去,白白送了性命。
如今看来,正同四哥所说,本上神我,跨越年龄的鸿沟,瞧上夜华了。
男子默了片刻,道:“那处的土同我们这座山有些不同,大约种不好桃花。不过,既然你想种,我们便试试吧。”
叠雍逍遥了半月,半月后,我亲自服侍他吞下了折颜送来的丹药。叠雍身子骨虽不济,却也不至于像我和折颜估摸的那么不济。吞下这颗丹药后,不过在床上晕乎了七天。
他默了许久,又是在我将入睡未入睡之际,道:“若这个人,是我呢?”我摸了摸好端端长在眼眶子里头的眼睛,不晓得他又是遭了什么魔疯,只抱着他的手臂继续敷衍他一句:“那咱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了。”
我扑哧一笑道:“你该不是忍不住了吧。”
他皱眉道:“那做什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他将这一盏灯放到我手中,神色平淡道:“置在叠雍的床头三日,让这灯燃上三日不灭,墨渊的魂便能结好了。这三日里,灯上的火焰须仔细呵护,万不能图便利就用仙气保着它。”
四哥的这一番话,我在心中仔仔细细过了一遭。
端起案几上的冷茶再喝两口,将干涩的嗓子润了润,才踩着飘忽的步子出了殿门。
他在前头走得十分沉稳,仿佛方才那一晃是别人晃的,只比寻常慢了些,时不时会抬手揉揉额角。唔,看来还是醉了。连醉个酒也醉得不动声色,同他那副性子倒合衬。
我点头道:“你可还有哪里觉得不大好?”
他顿了一顿,道:“我?我出生时房梁上盘旋了七十二只五彩鸟,东方烟霞三年长明不灭,听说这正是墨渊上神当年出生时才享过的尊荣。我甫一出生便被定为太子,天君说我是旷古绝今也没有的天定的太子,只等五万岁年满行礼。我从小便晓得,将来要娶的正妃是青丘的白浅。”
他从桌案上拣出只茶杯在指间转了转,笑道:“听迷谷说夜华到青丘来住了四个多月,唔,这个细水虽流得短了些,不过,我暂且先问一句,若他今后再不住青丘了,你可有遗憾?呃,算了,你那根筋少得,遗憾不遗憾的估计万儿八千年后才回得过味儿来。这么说吧,他若走了,你有没什么不习惯的?”
立着的女子道:“能种桃树吗?能种桃树就成。木头可以拿来盖房子,桃子也可以拿来果腹。唔,可这山上不是挺好吗,前些日子你也才将屋子修葺了,我们为什么要搬去别处?”
我觉得他自然该是愿意的。
殿中没一个伺候的,我随便拣了张椅子坐下,抬头正对上他沉沉的目光。他一双眼睛长得十分凌厉漂亮,眼中一派深沉的黑,面上不笑时,这一双眼望人很显冷气,自然而然便带出几分九重天上的威仪。
我向来晓得夜华那张脸惹桃花,只是没想到除了惹女桃花,偶尔还能惹惹男桃花。四哥说得不错,如今这个年头,实在是个令人痛心疾首的年头。唔,往后还是不要再让夜华来西海的好。叠雍的脉很稳,气泽很平和。
结魄灯既在夜华处,自然用不着我再到九重天上走一九_九_藏_书_网遭,省了不少事情,可奇怪的是我心中却并不觉松快。方才夜华那副萧索的背影在眼前一阵一阵晃荡,晃得我一颗狐狸心一阵一阵紧。
我茫然了半晌,眼巴巴望着四哥挣扎道:“不、不能吧。我长了他九万岁,我若动作快些,现下不仅孙子,怕曾孙都有他这么大了。我一直觉得对不大住他,还心心念念给他娶几位貌美的侧妃。再说,前日里他同我表那一趟白时,我也没半分怦然心动的感受。我也不是个没经过风月的,若我果真对他有不一般的念头,当他同我表白时,我至少也该怦然地动一下心吧?”
我只道当年桑籍拐到少辛后,当即便跪到了天君的朝堂上,将这桩事闹得天大地大,令四海八荒一夕之间全晓得,丢了我们青丘的脸面,惹怒了我的父母双亲并几个哥哥。却不想此间竟还有诸多转折。
不想他出生得这般轰轰烈烈,我琢磨着道:“你小的时候,就没有对我好奇过?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如何是好?”
我一直纠结对夜华存的是个什么心,即便经了四哥的提点,大致明白了些,但因明白得太突然,仍旧十分纠结。但我看凡界的戏本子,讲到那书生小姐才子佳人,小姐佳人们多是做了这档事情才认清对书生才子们的真心。兴许做了这个事后,我便也能清清楚楚,一眼看透对夜华存的心思了?
情这个东西,果然不是你想不沾,就可以沾不上的。
这一遭,却过得我几万年于风月事上无所动的心湖瞬起波浪。
同折颜处得久了,在挖人八卦这个事情上,我的四哥白真很不长进地练成了一把好手;在传人八卦这个事情上,更是青出于蓝,乃是一把高出折颜这把好手许多的“好好手”。
看这光景,倒像是又有客至。
我躺在榻上茫然了一阵,突然悟了。
他闲扯的这几句,无意间爆出一个惊天的八卦,正是关乎桑籍同少辛私奔的,令我听得兴致勃发。但他酒意上了头,说出来的话虽每句都是一个条理,难免有时候上句不接下句。我躺在他的怀中,一边津津有味地听,一边举一反三地琢磨,总算听得八分明白。
话罢将一颗莹白的仙丹放在我手中。
我春风得意地用过早膳,春风得意地路过扶英殿,春风得意地一路来到夜华的寝殿。
直到被夜华打横抱到里间的床榻上,我也没琢磨明白怎么就说了那样的话,做了那样的事。他今夜喝了许多酒,竟也能打横将我抱起来,走得还很稳当,我佩服他。
他沉声到我耳边,低低一笑,道:“你说得不错,我忍不住了。”
半夜醒过来时,脑子里全是糨糊。那夜明珠的光辉大约是被夜华使了个术法遮掩住了。我被他搂在怀中,紧紧靠着他的胸膛,脸就贴着他胸膛处的那道伤痕。
但为了把稳,我觉得还须得再使个追魂术,探查探查他体内折颜的仙气是否如了我的愿,在好好地护养着墨渊的魂魄。
两个绿油油的青衣小仙娥过来服侍我收拾。其实也没甚可收拾,我周身上下都很清爽,想来夜华早收拾过了。
虽然我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可读人的目光一向并不怎么好手。但今日很邪行,我同他两两对望半晌,竟叫我透过冷气望出他目光中的几分颓废和怆然来。
他从头到脚扫我一遍,道:“瞧你这个情形,墨渊的魂想是修缮好了。前日我炼成功一颗丹药,特地给你带过来,兴许你用得着。”
本上神不才,住的,正是这青楼。
我愣愣地盯着他手中突然冒出来的一盏桐油灯,稀奇道:“这就是结魄灯?瞧着也忒寻常了些。”
可……可护养着墨渊的这片气泽,却并不是折颜的。这样汹涌又沉静,内敛又磅礴的气泽……我心中一片冰凉,终于明白折颜送丹药过来时的欲言又止,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去瀛洲取了神芝草,身上却没半点伤痕。
他应承了这声谢,却没说什么,只叹了口气。
他一口茶喷出来,拿袖子擦了擦嘴角,面不改色地道:“哦,你这么扮着还挺好看的。”
这一睡竟睡了五六日。
这话虽说得没风度,倒是管用。桑籍一筹莫展,却也不再闹着同少辛殉情了,只颓在他的宫中。天君见桑籍终于消停了,很满意。对他们这对苦命鸳鸯也没再耗更多精神处置。一不留神,却叫假意颓在宫中的桑籍钻了空子,闯了锁妖塔,救出了少辛。且趁着四海八荒的神仙们上朝之时,闯进了天君的朝堂,跪到了天君跟前,将这桩事闹得天上地下人尽皆知。
我强稳住心志退出叠雍的元神,跌跌撞撞地扑到一旁的桌案上倒了杯茶,还没灌下去却先吐出来两口血。方才神识波动得狠了。
那灯甫落在我掌中,一团熟悉的气泽迎面扑来,略沾了几许红尘味,不大像是仙气,倒像是凡人的气泽。我一向同凡人没什么交情,这气泽却熟悉至斯,叫我愣了一愣。恍一听到他那个话,只点头道:“自然是要仔细呵护,半分马虎不得。”
我额角上青筋跳了两跳。
我从未与夜华大饮过,是以无从知晓他的酒量。见今他脚底下已摆了一、二、三、四、五,五个酒坛子,执杯的手却仍旧稳当,如此看来,酒量并不算浅嘛。
变换的景致正是在桃林入口,玄衣的男子对着素衣女子切切道:“万不可走出这山头半步,你如今正怀着我们的孩子,很容易叫我家中人发现,倘若被他们发现,事情就不大妙了。这桩事办完我立刻回来,唔,对了,我已想出法子能在那处种桃树了。”话毕又从袖袋中取出一面铜镜放到女子手中:“你要是觉得孤单,便对着这面镜子叫我的名字,我若不忙便陪你说话。却切记不可走出桃林,不可踏出这山头半步。”女子点头称是,直到男子的身影消失了才低声一叹:“本是拜了东荒大泽成了亲的,却不将我领回去见家人,像个小老婆似的,唉,怀胎后还需得左右躲藏着,这也太摧残人了,算什么事呢。”摇了摇头进屋了。
他一张通红的脸一点一点白了。
不过因他从未去过瀛洲,从未招惹过那守仙草的凶兽罢了。他虽一向不大正经,却从不说谎,从不占人的便宜。他那时大约想同我说,这丹药,其实是夜华炼的。但为什么他要瞒住我,难不成……难不成……
这便有了折颜同我父母双亲上九重天讨说法的后缘。若这桩事没闹得这样大,天君悄悄将少辛结果了也没人说闲话。偏这事就闹到了这样大,偏少辛除了在天宫中有些恃宠而骄,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天君无法,只得放了少辛,流放了桑籍,却也成全了他两个这一段苦涩的情。
东海水君不错,很不错,这个八卦竟已传到西海了。
我倒了杯茶,朝探头跳进来的人打了个招呼:“哟,四哥,喝茶。”
说桑籍对少辛用情很深,将她带到九天之上,恩宠甚隆。桑籍一向得天九*九*藏*书*网君宠爱,自以为凭借对少辛的一腔深情,能换得天君垂怜,成全他与少辛。可他对少辛这一番昭昭的情意却惹来了大祸,天君非但没成全他们这双鸳鸯,反觉得自己这二儿子竟对一条小巴蛇动了真心,削了自己的脸面,若因此而令我这青丘神女嫁过去受委屈,于他们龙族和我们九尾白狐族交好的情谊更没半点好处。可叹那时天君并不晓得他那二儿子胆子忒肥,已将一纸退婚书留在了狐狸洞,还想着为了两族的情谊,要将他这二儿子惹出来的丑事遮掩遮掩。于是,因着桑籍的宠爱在九重天上风光了好几日的少辛,终于在一个乾坤朗朗的午后,被天君寻了个错处,推进了锁妖塔。
叠雍睡的这三日,睡得神清气爽,醒来后精神头十足。他自觉六百多年来精神头从未像今日这般足过,激动得不能自已,吵着要去西海上头游一游,见一见久违了六百多年的景致。幸而他还通几分人情,晓得我这三天受苦了,没拉着我一同去。
四哥打了个哈哈道:“等将墨渊调理得差不多了,还是请阿爹去找天君提一提,赶紧将你两个的婚事办了。今日依你四哥我的英明之见,你十有八九是瞧上夜华了。老天总算开了一回眼,叫你的红鸾星动了一动,虽动得忒没声息了些,好歹让我看了出来。你也不用过于纠结,夜华既也招惹了你,跟你表了白,若他敢违了表白时的誓约……”
待我睡醒后收了仙障,正打算去见见西海水君,向他告一个假,甫打开房门,两个跪在门前的仙娥却将我吓了一跳。这两个仙娥看来跪了不少时辰,见着出门的我,面上虽呆着,口中已麻利道:“仙君可算醒了,折颜上神已在底下大厅里候了仙君整整两日。”
我额角上青筋再跳了两跳,在这两跳之间,心中一颤。
正空荡着,背后的窗扇吱呀一声,我略抬眼皮。唔,方才累一半的西海小神仙翻滚着脚板前去相迎的那位贵客,看来并不是西天梵境莲花台上的佛祖。
我一向不出青丘,对这些事知之甚少,至今仍清楚记得这桩传闻,乃是因我大睡醒来之后,四哥在狐狸洞中反复提了多次,边提说此事边表情痛苦地扼腕:“你说南海那一堆鲛人好端端地去叛什么乱啊,近些年这些小辈的神仙越发长得不像样了,好不容易一个鲛人族还略略顺眼,此番却落得个灭族的下场。不过能将九重天上那位年轻有为的太子逼得差点成灰飞,他们灭族也灭得不算冤枉。”我的四哥白真是个话痨,不过正因了他,令我在那时也能听得几遭夜华赫赫的威名。据说四海八荒近两三万年的战事,只要是夜华领阵,便一概地所向披靡,不料同鲛人的这一场恶战,他却失势得这样,令四哥讶然。
我在床榻上翻覆了半个多时辰,虽不晓得是不是对夜华动了心,可四哥那一番话让我琢磨明白过来,九重天上暂且还与我有着婚约的太子夜华,他在我心中占的位置是个不一般的位置。
四哥说得不错,我虽一直想给夜华娶几位貌美侧妃,可小辈的神仙们见多了,竟没觉得有一个配得上夜华的。
夜华在青丘住着时,开初的几日,我确有不惯。但想着日后终要同他成婚,两个人早晚须得住在一处,也就随它去了。白日被他拖着散步,他做饭时我添个柴火,他批文书时我在一旁占个位子嗑瓜子看话本,夜里再陪他杀几盘棋,因我想着同他成婚后千秋万载都这么过,便渐渐地十分习惯。也不过四个来月的时日,经四哥这么一提,夜华来青丘住着前,我是怎么过日子的来着?
我望了回房梁,诚实道:“折颜让扮的。”
看来墨渊醒来,已是指日可待。
坐在床边看叠雍睡觉委实没什么趣味,那结魄灯燃出的一些气泽令我极恍惚,便令候在一侧的小仙娥端了些坚果过来,剥剥核桃瓜子,稳稳心神。三日守下来,叠雍床前积了不少瓜子壳,我也熬得一双眼通红,且因一直盯着结魄灯,一闭眼,跟前就是一簇突突跳动的火苗。
结魄灯在叠雍床头燃了三日,我在叠雍床头守了三日。水君的夫人每日都要着些仆婢来殿门前探头探脑一番,生怕我将他这儿子弄死了。所幸一一被拦在门口的几个水君心腹挡了回去。
亏得床上一顶青幕帐的提点,叫我晓得现下睡的不是夜华的床,而是青楼中自己的床。唔,夜华办事果然稳重。
西海水君辟给他住的这处寝殿甚宏伟,他坐的那处离殿中有百十来步路。
我在殿中茫然了半晌,心中有些空荡荡。
我一时有些踌躇,琢磨半日,还是开口道:“真没什么想要的?没什么想要的我先回去了。”
他顿了许久也未答话,正当我疑心他已睡着,头顶上却传来他涩然的声音:“我这一生,到那之前其实从未羡慕过谁,当我懂得羡慕是何种情绪时,倒是很羡慕我的二叔桑籍。”
我亦摇了摇头。
上回见着他时,只一缕微弱的仙气护养着。此番护养他的那片仙气却庞大汹涌,我根本无法近他的身。这样强大的仙力,非几万年精深修为不能炼成。
我认识的男神仙里头,就属夜华长得最好,虽同墨渊差不离的面相,但因面上总是冷冷的,显得十分硬派。叠雍生得文气,又性喜伤春悲秋,我估摸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个比较柔弱的定位,即便喜欢男子,也喜欢硬派些的男子,是以才有嘴上的那一句敷衍。我不过随口一说,他一张脸却瞬时通红,慌忙将眼睛瞥向一旁。
即便我同他做了这件事,遗憾的是,却并没像那些戏本中的小姐佳人一般,灵光乍现茅塞顿开。这令我头一回觉得,凡界的那些个戏本子大约较不得真。
夜华道:“桑籍求仁得仁,过程虽坎坷了些,结局终归圆满。那时天君虽宠爱他,却并未表示要立他为太子,没了太子这个身份的束缚,他脱身倒也脱得洒脱。”
他淡淡道:“若不是我放水,凭他们,也想伤得了我?”
他歪在靠背椅上竖起耳朵来切切听着,待我说完后,半晌,抬头望着我古怪一笑,道:“你一向觉得自己年事高辈分老,即便真有不懂事的小辈得罪了你,也不屑同他们计较。你同夜华的这桩事,听你这么一说,谈感情我自然站在你这一边,但义理上倒也并不觉得夜华有什么错。阿离才多大一个娃娃,你给他喂了那么些酒,醉得七八个时辰没醒来,也不派个人报夜华一声。他们天上的龙族打架打得好,医术却向来不佳,猛然见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醉到这个境界,也不晓得有没大妨害,你这个当后娘的还不知去向,他心中若还能无半点起伏,那委实也是个人才。”顿了顿,探过半张桌子揉了揉我脑袋道,“照你的性子,寻常遇到这等事情不过当个笑话笑一笑,今次却赔尽一身风度,还端出来他那位侧妃铆足了劲头刺激他,唔,九九藏书诚然你这一番作为令做哥哥的很激赏,但撇开这个不说,你这个反常的作为,该不是醋了吧?”
她那一张脸我瞧不见也就罢了,但她因太着紧自己的儿子,害怕昏睡的叠雍一时出了什么岔子寻不着我,非央着西海水君来托我,随着她一起日日守在叠雍的床榻跟前。我不好拂西海水君的面子,只得僵着脸应了。她日日坐在床头悲她的儿子,我剥个核桃也能叫她无限忧伤地瞪半日,剥了两三回之后,不好再剥,日子过得凄凉。
他转头看着我,为难道:“这件事实在不能勉强,仙君你衣不解带地照顾我,我很感激你。若不是殿中的侍女们同我说,我其实也没察觉你的心意。我没察觉你的心意之前,对你的殷勤照看十分心安理得,还因……还因你同君上的那个传闻,在心头存了些对你的疙瘩。不想造化弄人,如今却叫我晓得了你真正的心意。我晓得了你这个心意,却又不能回应你,叫我觉得很伤感,也觉得对你不起。”顿了顿,又无限忧愁地唏嘘道:“这样的事,我只在很久以前苏陌叶带给我的戏文里看过,却没想到戏文中的故事倒让我们应了。”感叹一番,再道:“仙君同君上的那一段,都是真的?君上他,他不抗拒断袖,是吗?”
西海水君在起名字这一点上有些废柴,远不如东海水君的品位。譬如扶英殿近旁一左一右两座小楼,一个楼底下种海棠花红艳艳的,便称的红楼,另一个楼底下种芭蕉树绿油油的,便称的青楼。
今次他这么巴巴地跑来,却据说并不是来找苏陌叶喝酒,乃是为了来看他的亲妹妹本上神我。
他却没答我,只皱了皱眉:“我听说你是个断袖?”
他默了一会儿,道:“是我多虑了,照顾墨渊你一向尽心尽责。”
我抬手摸了摸脸,欢喜状道:“开心,我一直都开着心,默默地开着心。”
四哥一双眼睛亮了亮:“他竟跟你表白了?呵,能一眼看中我带大的人,这小子忒有眼光,忒有眼光。”呵了半晌,豪爽道:“至于你说的这个年龄,年龄它原本就不是个问题,我们阿爹不也大了阿娘一万五千多岁?只要相貌登对就成了嘛,我看你们的相貌就很登对。说到你想给他娶侧妃这个事,唔,我记得从前折颜也心心念念地要帮我娶个夫人,但你看,娶了许多年也没娶成,嘿嘿,他觉得这四海八荒没一个女神仙配得上我。”继而拍着我的肩膀做过来人状道:“怦然心动这个段子固然是个好段子,可那也需得唱女角儿的这个有一颗敏感且纤细的心。纵然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也得说一句公道话,你天生是个少根筋的,做神仙做得不错,于风月却实打实是个外行。怦然心动一型的,于你而言太过热情活泼了些。似你这种少根筋的,只适合细水长流的。”
我醒过来时,晨光大照。房中空无人影,只留那盏结魄灯规规矩矩地置在床头。
他这话说得轻描淡写,话里头含的情谊却深重。我眼眶子润了一润,收起丹药朝他道了声谢。
既然我同夜华两情相悦了,婚自然不能退。
结魄灯已然到手,是转身就走还是留下来开导开导夜华,这,是个问题。或许他此时比我留下来同他说说话,更想一个人待着?
我心中一沉。
叠雍近来的精神头无一日不好,西海水君的夫人很开心,西海水君也很开心,于是整个西海上下都开心。但叠雍的身子骨天生不大强壮,服下这颗凝聚了折颜上万年修为的十全大补丹,定要被补得月余下不了床。本着一颗慈悲的菩萨心,我决定让叠雍在下不了床之前先多蹦跶几天。在他四处蹦跶的这几天里,四哥的酒肉朋友苏陌叶邀我喝了几场酒。
今日这大半日的几顿折腾也煞费精神,虽心中仍惴惴着,依旧和衣到床上躺了一躺。却不想躺得也不安生。一闭眼,面前一派黑茫茫中便呈出夜华苍白的脸来。
我揉了揉脸,干干一笑:“大约是方才用了追魂术,一时没缓过来。”
传闻三百多年前,南海的鲛人族发兵叛乱,想自立门户。南海水君招架不住,呈书向九重天求救,天君着了夜华领兵收服,不料鲛人勇猛,夜华差点葬身南海。
坐着的男子周身上下缭绕一股仙气,是个神仙。立着的女子却平凡得很,是个凡人。他们这一对声音,我听着耳熟。然因终归是在梦里,难免失真,也记不得到底是在哪里听过。
他眉毛拧成一条,道:“不错,我虽是个断袖,但爱的并不是你这种模样的。”
殿中夜明珠分外柔和,透过幕帐铺在他的肌肤上。他一身肤色偏白,像是狐狸洞中我常用的白瓷杯,却并不娘娘腔腔,肌理甚分明,从胸膛到腰腹还划了道极深的刀痕,看着很显英气。唔,夜华有一副好身材。
今早我醒过来,见着这照进房中的大片晨光和大片晨光中的满眼油绿,心中前所未有地明白透彻,又悟了。
我正竖起耳朵要听一听,若夜华胆敢违了与我表白时的一番誓约便会怎样,他却将手中茶杯嗒一声搁在桌上,道了声:“看你现在这样子,我很放心,那我就先回去了。”便跳上窗户,嗖一声不见了。
我目瞪口呆:“这这这,这颗丹药是折了你的修为来炼的?你……你晓得我想渡修为给墨渊?”又左右将他瞅瞅,“你去瀛洲取神芝草竟没被那四凶兽伤着?”
我正默默地想着这桩旧事,头顶上夜华却不知何时醒了,低声道:“不累吗?怎的还不睡?”
他见着我,愣了愣,左手抬起来揉了揉额角,随即起身道:“哦,你是来取结魄灯的。”起身时晃了一晃。我赶紧伸手去扶,却被他轻轻挡了,只淡淡道:“我没事。”
第七天夜里,补过头的叠雍总算顺过气,醒了。此时房中只有我一人。他娘亲前一刻本还守着他,可因守了他七天见他仍没醒过来,又不好实实在在迁怒于我,一时悲得岔了气,也晕了,方才正被西海水君抬了出去。
他默了一默,将我搂得更紧,缓缓才道:“我爱上的女子若非青丘白浅,便只能诓天上一众食古不化的老神仙我是灰飞烟灭了,再到三界五行外另寻一个处所,才能保这段情得个善终。”
我震了一震。但今夜邪行,这番肉麻话入我的耳,我竟未觉得肉麻,反是心中一动,觉得他这个神情,居然十分动人。他本就长得好,动人起来天底下怕是没有几人能把持住。我亦不能免俗,一句话在他深沉的目光中脱口而出。
桑籍听得这个消息深受刺激,跑去天君寝殿前跪了两日。两日里跪得膝盖铁青,也不过得着天君一句话,说这小巴蛇不过一介不入流的小妖精,却胆敢勾引天族的二皇子,勾引了二皇子不说,还胆敢在大罗天清净地兴风作浪,依着天宫的规矩,定要毁尽她一身修为,将其贬下凡间,且永世不能得道高升。
我捧着丹药默在一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