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鸦
目录
谜鸦
谜鸦
物质·生活
物质·生活
无岸之河
无岸之河
π
π
私人岛屿
私人岛屿
上一页下一页
我赶到医院。我问医生说,我太太呢,我太太在哪里。
简简自己拨了120急救电话。
医生顿了顿,说,还有,孩子死了。
我心里一紧。
我发了一分钟的呆,迅速往家里赶。
我头脑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医生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他在产妇子宫里已经死了很久,是九_九_藏_书_网个死胎。
这天,我刚刚讲完一堂课。打开手机,一条短信跳了出来,是简简发来的。
我脚下一软,跪了下来。我跪在医生面前,我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妻子。
似乎过了很久,医生走出来,对我说,毛先生,你听好,你太太现在情况很危险,在手术九九藏书网过程中大出血,我们已经调动了血库,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我朝医院赶过去。我头脑中是兴奋和莫名的恐惧。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紧紧拉住简简的手,我说,你胡说什么,再过一会儿,我们就看到我们的儿子了,我们就是一家三口了。
简简睁开了眼睛,简简藏书网的头上渗着薄薄的汗。她看到我,憋足了力气,发出很微弱的声音,简简使劲地说,毛果。为什么他突然不动了呢,毛果,为什么我觉得肚子里这么沉呢。毛果,你听好,要是他们问你要孩子还是要大人,你一定跟他们说要孩子啊。没有这孩子,我也不想活了。
我在电视上看过很多的准爸99lib•net爸在产房门口度秒如年如坐针毡风度尽失。我嘲笑过他们,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曾经是多么的愚蠢。
这时候我看到一辆手术担架车推过来,上面躺着简简。我大声地喊,简简。
到了产房门口,医生拦住了我,叫我外面等。藏书网
这时候离简简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零三天。
毛果,我要生了。
手机又响起来了,是个陌生而急促的声音,是毛果先生么,你太太在我们医院待产,请你尽快赶过来。
简简笑了。简简说,不,是一家四口,还有“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