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退场
1
目录
地下街的雨
胜利退场
1
胜利退场
骸原
再见,桐原先生
再见,桐原先生
上一页下一页
姨父名叫多田顺次。浩美所在的融资科也有一个同样叫顺次的上司,或许是连锁反应吧,在她眼里,甚至连那名上司的神情都变得好色起来,真是可笑。
在有乐町站下车后,浩美朝MULLION商厦的方向走去。她早就决定去西武百货逛逛。母亲说“就在三越买吧。正式礼服最好是在三越一次买齐”,她还真有这种单纯的想法。虽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可反正就是说好。
听到胜子姨妈去世的消息是在昨夜十点左右。胜子是伊佐子的大姐,如果熬过今年十一月的生日就该是五十五岁了。伊佐子则是四十五岁,姐妹俩整整差了十岁。在这之间还有一个哥哥和二姐,伊佐子跟这两人都很亲密,可跟胜子却似乎不怎么亲密。
胜子拿奖学金从大学毕业,成了一名初中教师。之前一直在当英语老师,前年春天刚通过考试成为埼玉县一所小型市立中学的副校长。就连反对她、说“女副校长不合适,没有执行力”的家长会都驳不倒她,她一直我行我素地工作。最近,甚至还被人背地里诽谤说她这副校长权力比正校长的还大。
伊佐子怀有这种被害妄想般的心情,也是因为胜
99lib•net
子从小就聪明一大截吧。就连相差十岁的伊佐子上小学或初中时,都经常会碰上直夸姐姐的老师——“啊,是胜子的妹妹啊?姐姐这么聪明,妹妹也肯定不赖。你也要好好努力哦,否则会给姐姐丢脸哦”,所以,年龄更接近的舅舅和姨妈感受到的压力肯定会更大吧。
伊佐子还有一个小两岁的妹妹,名叫真喜子。这个姨妈更不像话,最终连高中都没上,即使上初中时,也似乎是那种“我若是走了,老师会更舒心”的档次的学生。无论是从事过特殊行业还是离婚再结婚的经历,也只有这个姨妈有过。初婚是在十九岁,两年后就分手了。再婚则是在二十三岁。虽然到目前为止跟第二个丈夫过得还算和睦,可由于她喜欢排场爱出门,两人之间也似乎经常会产生一些小摩擦。但丈夫一边,也就是浩美的姨父,似乎也是半斤八两,所以,倒也能保持平衡。
我做不做成熟女人关你什么事,虽然浩美心里这么想,可还是没有说出口。
伊佐子和二姐奈津子从商业高中毕业后立刻参加了工作。与胜子差五岁的舅舅勋虽然也上了大学,却不藏书网是胜子姨妈所上的那种一流大学,连他自己都笑称是“野鸡大学之一”,并且,明明上的是经济学系,毕业后却进了毫无干系的二流机械厂,还是勉勉强强进去的。现在在总务部上班,虽然顶着部长代理的头衔,但依照本人的解释,“说是总务,其实就是干杂活的,只要身体结实会说话谁都能干”,所以,实际上也没什么了不起。
浩美也并未感到有多么悲伤,反倒有点不在乎。虽然有种淡淡的失去亲人的悲痛,可眼泪却流不出来,也没有那种倒冲喉咙的呜咽。胜子姨妈是如此疏远的一个人。因为没有交流。
阴郁的天空下,窗外飞逝的街道看上去是那么不景气。鳞次栉比的楼层被低垂的云压着,好像全都缩着脖子。浩美紧贴在出入口的门上抬头望望天空。不一会儿,雨点就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虽然是夏天穿着热冬天穿着冷,但最好还是选一件四季都能穿的。在卖这种黑色礼服的时候,虽然也有一些售货员说得很好听,说什么用小花或胸针装饰一下还能用作参加喜宴的盛装之类,我却不向您这么推荐。毕竟不自然。小姐您还这么年轻,参加喜宴九九藏书肯定比丧事多,所以,丧服只买一身价钱便宜的就行了。”
听了店员明快的建议后,她选了一身款式可爱外观好看的。女人一旦穿上丧服,美丽也会连涨三成。浩美在试衣间的大镜子前看着全身像,反倒有点兴奋起来。她甚至觉得,姨妈的死给了她成年后第一次穿丧服的珍贵机会。
九月上旬的星期六,今年第N次台风正从南方逼近。风像醉鬼吐的气一样热,满含湿气。往站台上一站,额头上顿时渗出汗珠来。可一钻进空调电车,还没走两站,胳膊上就起鸡皮疙瘩了。
伊佐子接到胜子病危的电话后急忙赶往医院,这已经是昨日午后的事。胜子患的是癌症,发生多处转移已无可救药,这已是全家皆知的事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当时的感觉就是终于不行了。但外甥女浩美并未立刻去买丧服,而是一直等到了“万一”这天,是因为她还有些顾虑。而浩美的弟弟一树等则很干脆,甚至还说“反正早晚得用,要是早点去买就好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浩美也曾笑着说“是你想多了”,可到了后来,居然连伊佐子都说出类似的话来,不禁令她十分惊讶。
浩美去年参加成人礼的时候,身着长袖和服的样子就曾被这个姨父色眯眯地盯过,实在令人不快。后来又有数次,这个姨父甚至把电话打到了她公司,说什么正好来到附近,邀她一起吃顿便饭,这也很令人反感。但老这么拒绝也不能解决问题,于是就在第三还是第四次被邀请的时候,带着两个亲密的同事去了,结果就在同事们去洗手间的空当,被姨父数落:“看来浩美还是个孩啊。”www•99lib•net
母亲伊佐子吩咐过,反正就买这么一回,就算是贵点也要买高档的。看来又要动用信用卡了。可不巧的是,三天前,她刚在公司附近的时装店买了一身价值四万八千元的秋季套装。若是买母亲所说的那种高档货,下个月的开支可就紧张了。所以,她虽然满口答应,内心却早已决定拿一件打折品来凑合。
不,对于浩美或一树来说,她反倒是一种烟一般的存在。即使在年中年末碰面的时候,在打完“姨妈好,久疏问候”的招呼后,就再也找不出下文了九*九*藏*书*网。正第二年复读的一树等人甚至还说,今年新年在老家见到胜子姨妈后,光是被那个姨妈盯一眼,即使什么话也没挨,也总觉得像是挨了一顿责备似的。
“一树复读两年的事一直瞒着胜子姐姐,这么一见面肯定露馅了。真难为情,总觉得让她看扁了似的。”
也许是这种忌恨无意间残留了下来,即使在长大成人之后,胜子也仍被姐妹们排除在外吧,浩美想。再加上其他兄弟姐妹全都结婚成家了,唯独胜子终生未嫁,当然也没有孩子。昨夜伊佐子粗算了一下,惊讶地发现,胜子竟然过了超过三十五年的单身生活。“她完全是独立女人的先驱。”浩美默默地听着母亲那怜悯的感慨,“说到底,她工作上还是成功的。”
佐山浩美出了门,估摸着商场的营业时间去买丧服。
“在这种时候是不该带朋友之类的。你也想做个成熟女人,对吧?既然这样,那就……”
“为什么?”
到了卖场,一名热情的女店员问了大致预算后,帮她挑选起来。
“因为胜子姐姐在你妈还是小孩的时候就离家独立了。”伊佐子曾说过。
葬礼上亲戚们要汇聚一堂,当然又得跟顺次姨父见面了。一想到这些,她就心生郁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