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目录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把我弄干净!”我对机械臂说。
“我没有坠落!”我高喊,“我没有坠落!太空就是这样!一切正常!”
“嗯?”我说完又等了几分钟,可是光没有再亮。
结果运气不佳,在屏幕上戳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一无所获。我估计他们觉得,如果船员蠢到不记得如何使用飞船,可能无论如何都不能胜任科学工作了。
鲸鱼座τ星消失了,左上角的字变成了“外部收集单元”,屏幕上显示一个毫无特征的矩形图,还到处分布着一些控制器,用来调整角度、“打开船首侧”或“打开船尾侧”。好吧,记住了,不知道这个信息有什么用。我随机又按了一个图标。
另一艘飞船。
最后一位数每秒减一。好啦,我在此了解到几个事实。首先,引擎熄火前,我还有大约五天(接近六天)的时间;其次,天数有四位,意味着这趟旅程至少有一千天,超过三年,这次旅行以光速完成需要十二年,那么对我来说,应该也花了很长时间。
对,那么在我停泊过程中,全部光能将会击中尘埃颗粒、离子以及我和鲸鱼座τ星之间的其他一切。这些可怜的微小粒子将会被残忍地蒸发,这会向飞船散射回一些红外辐射,与引擎输出的能量相比不算多,但会遮蔽佩特洛娃镜。为了寻找微量的固定频率辐射,佩特洛娃镜经过精确调整。
她竖起一侧的眉毛。“嗯?”
我有太多实验要做,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首先,我应该看看佩特洛娃线延伸到哪里。显然是某颗行星,但究竟是哪一颗?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我还应该取得一份本星系噬星体样本,确认是否跟地球上的一样。我能实现这个目标,只要直接飞进佩特洛娃线,然后出舱蹭下一点儿飞船外壁的尘埃就行。
摆弄触屏计算机把我引向了第二个发现:我了解到如何使用甲壳虫向地球发回信息。
一条黄线几乎是从屏幕之外直插进这座星系,在第三和第四颗行星之间开始向恒星弯曲,形成一个圆环。这条线上距离第四颗行星很远的地方有一个黄色三角形。我敢肯定那就是我的位置,黄线是我的航线,星图之上写着文字:
“71天后,里面的人每天都会打架,第94天时,他们停止了实验,因为一名实验对象要用碎玻璃刺死另一名。”
“他们确定这些基因能产生抗昏迷作用?”我说,“它们有相关性,不过的确是由它们产生的吗?”
“对吧。这六个人得达到宇航员的水准,具有必要的科学素养去解开鲸鱼座τ星的噬星体谜团,还得愿意执行这项自杀任务。”
“平均数值计算,其实是第三千五百位有资质的人。”我说。
“尽管如此,”我说,“世界人口的七千分之一也有一百万人,这样考虑的话,你已经有一百万人的基本储备可供挑选,只需要找出三个人就行。”
我放大截断点,那里只是一条直线,仿佛有人砍断了整条佩特洛娃线,然后扔掉了砍下的那段。
不管怎样,四条行星轨道呈细细的白色椭圆形围绕着恒星,行星本身的位置用带有误差棒的圆圈表示。我们没有特别精确的地外行星信息,假如我能学会如何使用科学仪器,就应该能获得关于行星位置的更准确信息,因为我距这些行星比地球上的天文学家近了12光年。
她捡起一叠装订起来的文件,推到我这边。我拿起来看了看标题:《灵长动物和人类长期昏迷患者及其不良后遗症的研究》,思瑞苏克等著。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它。
“真他妈绝了!”
她又喝了一口酒。“关键问题不在于此,而是平均每7000人中只有一人具有那种基因序列。”
不过我的确发现,每块屏幕都能显示任何一种设备的信息面板,它们几乎都是可以互换的,只要点击左上角就能调出菜单,然后选择你需要看的设备就行。
我注视着屏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许鲸鱼座τ星没有存在二氧化碳的行星,那可就糟糕了,说明这趟星际旅行白跑了,地球在劫难逃。
我快乐地度过了被科研工作填满的一周。
她抬头看我,眼睛已经生出眼袋,看来没怎么睡觉。“嗯,坐吧。”
眼泪流下面颊时我才注意到,让我们休眠的决策害了我的两位密友,他们已经牺牲,我不记得跟他们在一起的任何一个瞬间,可失落的感觉痛彻心扉。我无法回家,很快就会步他们后尘,我也会死在这里,然而跟他们不同,我会在孤独中死去。
哦……那意味着飞船尾部此刻正在辐射出多得离谱的红外光,大概……足够蒸发掉一艘战舰之类的东西。我得进行计算才会确认这一点,甚至有点情不自禁,现在就想算。
她为我举起杯子。“还有更好的呢,让船员休眠可以减轻食物供给的压力,营养均衡的粉末糊直接被泵入他们胃里,不需要准备花样繁多的饮食,只需要粉末和自给自足的水循环系统。”
这种想法挺乐观吧。
她把下巴搭在手上。“用20世纪70年代的技术前往火星意味着使用霍曼转移轨道,也就是说船员要在飞船上足足度过八个多月,于是苏联测试了多人在狭小隔离环境中生活几个月会怎么样。”
可是上帝,我无比渴望了解鲸鱼座τ星是否存在佩特洛娃线。
引擎每秒消耗6克噬星体,噬星体以质量的形式存储能量。所以基本上,旋转引擎每秒把6克质量转化为纯能量,并向后喷出。是噬星体在做功,不过管它呢。
一个假设瞬间闯入我的脑海:也许噬星体莫名就吸引其他噬星体?也许它们某一部分看见我的引擎喷出的火焰,其实就是它们所用波长的辐射,然后它们就朝我飞来。也许它们就是这样寻找主要的迁徙群体。http://www.99lib•net所以这可能是一群噬星体在朝我飞来,还以为我能带领它们飞往具有二氧化碳的行星?
我在她旁边的椅子上落座。“你看起来糟透了,怎么回事?”
闪光变成了稳定的光源,它现在一直……亮着,不再闪烁了。
随后的两天里,我基本上一直在担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还是会担心。
它是一艘飞船。
我猜自己就具有抗昏迷特征,所以才会顶替本该被派来的更适合的宇航员,出现在这里。
“啊?”我打开文件夹,里边是很多打字机输出的文件,仔细看,它们是扫描的打字机文件,有些是英文,有些是俄文,“这些都是什么?”
我的第一个孵化器原型机又一次成功地完成试运行。它不值得大书特书,基本上就是一根30英尺左右长的金属管,上面各处焊接着大量丑陋的控制设备,不过它取得了成功。虽然每小时只能生产几微克噬星体,但是设计思路坚实可靠。
“呃……”我在心里记下这个异常情况,因为眼下我对此无能为力。不管它是什么,现在都已经消失。
保姆机器人(我终于给它起了这个名字)迅速取走我的空塑料杯,换上装满水的。真有意思,三天前,安装在房顶的这些机械臂还在找我麻烦,如今它们……恪尽职守,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温热的呕吐物在我的胸膛和连体服之间挤来挤去,这让我感到恶心。我得换身衣服。
我侧过头。“那实际上跟常见的太空飞船差不多大,不是吗?”
“哎哟。”我疼得直抱怨,但又尝试了一次。这次我放缓一些,成功抵达目标,然后我飘过实验室进入控制室。失重环境下四处活动肯定更加轻松,虽然我还感到反胃,但不得不承认:这很有趣。
我继续向卧室前进,不出意料,那里也到处飘浮着杂物。之前我打开了仓库的大部分袋子,看里边有什么东西,现在袋子和里边装的东西都在来回飘动。
哦,对了,相对论。
“再给我点水!”我说。
相对论不好理解。
我有一支12人的团队,由来自全世界的12名工程师组成。一对蒙古兄弟是我最好的工程师,当我接到斯特拉特的电话,被叫去会议室见她时,我让他们俩接手负责。
我对整个实验室进行分类,首先找到的物品之一就是中间桌子抽屉里的一台触屏计算机。这算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因为它有很多不同学科的研究内容。控制室屏幕上的设备面板都是关于飞船和仪器设备的内容,这台触屏计算机却不同。
我对着眼前的一切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咽下一口唾液。
闪回的记忆此时更加流畅,我虽然还无法把一切都记起来,但是回忆已经不再是一种顿悟,而是类似……“噢,嘿,我知道怎么回事,其实自始至终都知道。”
任何情况下,这趟旅程至少需要三年(从我的视角观察)。所以我们才进入休眠状态吗?直接在时间膨胀的过程中苏醒存在问题吗?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怎么选择都有很大风险,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难的选择。”
她皱起一点眉头,但还是没有说话。
我放缓声音说:“此外,我们已经让这些人赴死,不该让他们再忍受四年的情感折磨。在这个问题上,科学与道德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你心里明白。”
可是姚和伊柳希娜大概也有那些基因序列,他们却没能活下来。我猜医疗机器人不完善,他们俩肯定出现了机器人不知该如何处理的健康问题。
最后的几秒在倒数:“4……3……2……”
“对,”她说,“他们发现了一段基因具有‘抗昏迷特征’。这就是他们的描述。那段基因序列位于科学家常说的垃圾DNA中,不过显然我们在很久之前出于未知的原因进化出这种机能,它一直潜伏于某些人的遗传代码中。”
我开始恐慌,原来再怎么做好心理准备都没有用,我一下子就慌了。
光点又闪了一次,我拖动并放大那个区域。它距离佩特洛娃线和鲸鱼座τ星都不近,或许是行星或小行星的反射光?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我放下论文,“为所有申请者测试DNA,只招募具有抗昏迷基因的人。在旅途中让船员休眠,他们不必经受四年的互相折磨或死亡反思。”
我合上文件夹。西里尔字符对我来说就是天书,但是我猜斯特拉特能阅读,不管用到什么语言,她似乎都会。
她陷入沉默,又抿了一口酒。
其实结果比这还惨,我会以——我看了一眼信息屏——7595千米每秒的速度冲向鲸鱼座τ星。哦!几天前的速度还是11000多,持续保持1.5g加速度才会达到这个效果,或者应该说是“减速度”,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都一样,重点是我在相对那颗恒星减速。
“飞船信息在控制室可见。”保姆机器人说。
好吧,假如我活不了,那也要死得其所。我要弄清楚如何才能阻止噬星体,再把答案发回地球,然后……慷慨就义。在这里有很多无痛自杀的方式,从过量服药到降低氧气含量最终昏倒死去。
她来回摆摆手。“对联盟号和奥利安号太空飞船来说足够大,但是远不及空间站,大约只有国际空间站机组舱的十分之一。”
眼下我兴奋得无法去了解外界情况。我的意思是不能要求过高,我是第一个要探索另一座恒星系统的人类!而且已经来到了这里!
“那么,”我说,“有什么问题?”
假如鲸鱼座τ星有佩特洛娃线,那就存在可以收集的噬星体。得到噬星体仅仅是第一步工作,如何把它们弄到实验室并查找与地球噬星体的不同之处才是重点。也许此处的噬星体没有那么厉害?
假如我看见佩特洛娃线,那就意味着鲸鱼座τ星具有活跃的噬星体种群,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像其他恒星上那样失去控制。那条线向一颗具有二氧化碳的行星延伸,也许那颗行星的大气中存在另外一种化学物质阻碍了噬星体九_九_藏_书_网?也许那颗行星的磁场比较怪异,扰乱了噬星体的导航能力?也许那颗行星有很多卫星,噬星体与它们相互撞击?
“这是泰国一家倒闭公司的研究。”她喝了一大口杯子里的杜松子酒,“他们的创意是把癌症病人导入休眠状态再进行化疗。病人得到化疗,但不必在清醒状态下承受化疗的痛苦。可以在癌症减轻时把他们唤醒,或者没法治疗时再进行临终关怀。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会省去很多痛苦。”
“是啊,那才是危险的心理状态。”我说,“不过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稳定的光变得越来越亮,最后终于消失。
2.我该怎么做?把我的噬星体燃料抛向鲸鱼座τ星,看看会发生什么?
重新爬上控制室,我慢慢地仔细观察每块显示屏,花了一个小时时间对每个区域要说明的内容分门别类并根据功能进行猜测。我真正想要寻找的是“信息”或者“来拯救人类?按此键了解更多!”这样的内容。
斯特拉特坐在长会议桌的一端,桌上摆着一瓶荷兰杜松子酒和一只古典杯。我以前从没见过她饮酒。
“哈,”我说,“所以你担心我们派遣的三名宇航员在125立方米生活舱旅行四年会出事?”
我知道为什么来这里!不只是隐约觉得“嘿,世界要完蛋了,得阻止它”,而是非常具体地了解任务:查明鲸鱼座τ星没有被噬星体感染的原因。
引擎准时熄火,我一直在承受的1.5g加速度消失了,重力没有了。
准确地讲,航空母舰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甘肃舰。他们的海军里为什么有“陆军”的称呼,我完全不清楚。不管怎么样,大家不再用原名称呼,而是把它叫作斯特拉特的容器。尽管船上的海员表示反对,名字还是这样确定下来。我们乘着它在中国南海徘徊,一直跟大陆保持距离。
“那是什么?”我说,“另一条线索?”
“因为他们做了进一步工作,这次研究的是历史上人类昏迷病人的数据。他们分析经历长期昏迷后未受影响的人类,努力找出他们有何共同之处。结果还真有发现。”
我拨动了屏幕上的开关。
我拍手说了一声:“找到了!”
对,我说了船体外壳,那不是小行星,物体的线条过于平滑笔直。这个物体是造出来的,是组装产品。那样的形状自然界里没有。
至少地球人不会。
我为什么不能在旋转驱动激活时使用它?
可迁徙中的噬星体组成一条壮阔的佩特洛娃线,不会直接消失。我有一个更简单的解释: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镜头。一团废弃物,或许是一团过于激动的噬星体,那可太好了,我很快就要获得可供观察的样本啦!
我把手伸向切换开关。情况就要揭晓,假如这里没有佩特洛娃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然,我会努力想想办法,不过会有一点迷茫。
它们毫无反应。
我不喜欢过山车或水滑梯,那种坠落的感觉能把我吓得尿裤子。再过几秒我就会产生一模一样的感觉,因为我一直在经受的“重力”会彻底消失。
“有几个隐患,”她说,“我们必须开发完全自动化的监控和执行系统来照顾昏迷者。假如这套系统崩溃,那么所有人都完蛋。它不仅要监控生命体征并通过静脉注射合适的药物,还得移动并清洁休眠者的身体、防止褥疮、诊疗次生问题,比如静脉注射和探针侵入位置周围的发炎和感染等症状。”
3.我究竟该如何驾驶这艘飞船?
“会失重,”我自言自语地说,“不会下坠,不会有危险。飞船会停止减速,不过那没关系。”
“飞行指南。”我大声说。
我吃了一管美味的“第四天,第二餐”,觉得是牛肉味。现在食物变得越来越有嚼头,我真的吃到了固体,此刻正在咀嚼一小块胡萝卜。食物质感的点滴改变让我觉得舒坦。
我环顾控制室,一切看起来都不对劲儿。什么都没改变,可是此刻没有了上下之分。我还是感到胃部不适,所以紧抓着衣领,以防再次呕吐,不过这种担心已经没有必要,我忍住了没吐。
屏幕中的一个按钮标着“航线”,点击一下应该不算失智,对吧?也许会有致命的后果。我真应该等到计算机确认旅途完成,可我又忍不住。
我能行吗?从此以后我会变得一无是处吗?全人类会因为我应付不了失重而灭绝吗?
我点了按钮,屏幕切换,显示出鲸鱼座τ星的恒星系统,鲸鱼座τ星位于中心,用希腊字母τ标记出来。哦哦……万福玛利亚项目徽标上的小写t原来是τ,表示鲸鱼座τ星。好吧。
跟几分钟前一样,它从鲸鱼座τ星射出,不过似乎突然随意地断在了太空中的某个地方。
巧妙的设计。
会议室里只有斯特拉特一个人,一如往常,会议桌上满是文件和图表,每面墙上也都贴着各式各样的图纸,有新也有旧。
我拉开连体服的领口,向里边低头,时机刚好,我把“第九天,第三餐”全都吐在了衣服里,然后把领口紧紧按在胸口。这很恶心,但是能防止呕吐物扩散。最好别让控制室里到处飘浮着呕吐物,带来窒息危险。
“可供选择的人数有一百万呢,”我说,“一百万。”
我知道它们的用途,但是不了解细节,除了飞船上不可思议的数据存储量,平板计算机上还挂载着四个相对小些的外部存储器:约翰、保罗、乔治和林戈。每个外部存储器有5TB空余存储空间,不过明确这些是甲壳虫的数据空间不是什么巨大的进步。
不过有参考手册,不计其数的参考手册,层层叠叠、漫无边际的数据。我估计他们认为固态硬盘挺轻便,所以没理由在数据方面精打细算。管它呢,本来还有可能给我带上烧录光盘呢。
希望没有“炸掉这
九-九-藏-书-网
艘飞船”这样的按钮,我觉得斯特拉特会拒绝这种设计。
我不得不在甲壳虫信息面板上深入发掘好几级用户界面,去寻找发射指令,不过最后还是有收获。在我看来,那只是一个标着“发射”的按钮。我猜甲壳虫是根据恒星来自动定向并自行向地球返航,万福玛利亚号飞到这里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所以它们知道怎么做,没必要在航线选择上引入人为误差。
“问题在于,”她拿起一个牛皮纸文件夹扔到我面前,“船员会互相厮杀。”
她点点头,动作轻微得几乎让人难以察觉,然后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好了,你可以离开了。”她拖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打字。
“洗衣服?”我说。
“我能帮什么忙?”
我离开时一言未发,她有她的问题要处理,我也有我的。
我摆弄了一下可见光望远镜,它还挺好玩。我可以观察星星,当然,除此之外外边什么都没有,就连鲸鱼座τ星的行星在我看来也只是几个小点。可是从我逼仄狭小的空间看到外界的感觉真是美妙。
“不仅牵涉到他们能否和谐相处,每名船员在整个旅途中都清楚自己几年后会牺牲,他们短暂的余生只能在飞船的几个舱室中度过。我咨询的心理学家说,他们很有可能会患上毁灭性的抑郁,自杀才是真正的危险。”
“这……听起来是个了不起的想法。”我说。
导航屏幕显示“初级运输完成”。旋转驱动屏显示“推进:0”。不过最重要的是,佩特洛娃镜的屏幕显示“就绪”。
既然又来到了控制室,我便借机在科学仪器屏幕上戳来戳去。开始的几个子窗口是太阳目视镜、佩特洛娃镜,以及覆盖可见光谱、红外光谱和其他一些波段的望远镜。
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独,我刚刚遇见了我们的邻居。
1.我如何在鲸鱼座τ星的整个星系搜集关于噬星体的信息?
“在太空竞赛时代,苏联曾短暂地把目光投向火星。他们觉得假如能把人类送上火星,那么美国的登月计划就会显得不值一提。”
“你想见我?”我说。
缓缓减少的恐惧产生了反馈作用,我知道自己会慢慢地不再那么害怕,这让我的恐惧更快消散。很快,恐慌衰减成恐惧,恐惧又平息为普通的焦虑。
此时此刻,我要努力放下姚和伊柳希娜。
“那这项任务需要几名船员?”
我决定从小事做起,首先得弄明白这艘飞船的能力,以及如何操控它。他们让船员休眠,就一定明白那会搞乱我们的思维,所以肯定会配备操作手册。
距引擎熄火还剩:0005:20:39:06
“蠢货。”我骂了自己一句,真应该未雨绸缪。
星星都消失了,鲸鱼座τ星周围的一圈光晕没有变化。这不意外,光晕是恒星的日冕,也会发出大量的光,所以其中一些肯定具有佩特洛娃波长。
她翻了翻白眼。
“结果呢?”
我向后靠在椅子上。“噢。”
一个物体挡住了我对佩特洛娃线的观察,它就在我的飞船旁边,也许只有几百米远。它大体上是三角形,船体外壳上有纵贯的山形凸起。
她问我要不要喝酒,我摇摇头,她干了自己那一杯。“万福玛利亚号只有非常狭小的机组舱,大约125立方米。”
“那么好在你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说。
我清清喉咙说:“所以你要么赌最佳人选,他们可能会互相残杀;要么赌待开发的医疗技术,用它自动照顾水平低一个档次的人员。”
我在右边一块小些的屏幕上打开“工具”面板,它有不少我熟悉的应用,都处在可用状态,其中之一就是计算器。我用它来计算6克质量能转换成多少能量……天哪,540万亿焦耳,飞船每秒输出这么多能量,所以功率就是540万亿瓦特。那么多的能量我甚至都无法想象,比太阳表面输出的能量只多不少。真的,举例来说……假如你位于太阳表面,那么你收到的能量都比不上你站在全力推进的万福玛利亚号船尾受到的冲击。
“目前的计划是三名。”
在乱七八糟的飘浮物中,我找到并换好一件连体服。在零重力下穿衣服是很有趣的体验,我不能说这很困难,只是跟重力环境下不一样。我成功地穿上了新的连体服,这件衣服有点紧,我看了下名牌,上边写着“姚”,不是我的。好吧,也不是很紧,我不想为了寻找自己的连体服,一整天都在卧室里弹来弹去。稍后我会整理好物资的。
几天前我用太阳目视镜观测时,它跟别的恒星一样,现在它变成一个实心的黑色圆圈,周围是朦胧的光晕。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原因。
“我必须得做决定,那可不容易。”
这一次,屏幕变成“佩特洛娃镜”,除此之外,屏幕只有一片黑暗和一条错误信息:旋转驱动激活时佩特洛娃镜无法使用。
接下来的好几天是对我耐心的锻炼。我进一步了解飞船,以此来分散注意力。
我对准通往实验室的舱门,脚蹬身后的舱壁,向下飘浮,进入实验室。整个实验室乱七八糟地到处飘着杂物,分类收纳物品时我把一些东西留在了桌上,现在所有一切都不受限制地随着生命保障系统的通风气流飘荡。
我发现了一批数学和科学应用,大多数我都很熟悉,可以拿来就用。不过真正的宝藏是图书馆!
我已经发现宿舍是个思考的好地方。不管怎么样,尸体现在都已被移走。实验室没法舒适地放松,控制室有一把漂亮的椅子,可是房间拥挤,到处灯光闪烁。不过宿舍有我漂亮舒适的床铺,我可以躺着思考下一步计划。另外,所有的食物都是在宿舍分配的。
理论上,任何被噬星体感染的恒星都有一条佩特洛娃线,对吧?小混蛋们需要二氧化碳繁殖后代,恒星上又没有(除非深入核心,我不知道噬星体能否承受那里的温度)。
并不是一切www.99lib.net都正常,我感觉胃里的食物到了嗓子眼,马上就要吐出来。在零重力下呕吐可不是好事。我没有袋子,完全没有对此做好准备,还愚蠢地以为完全可以说服自己摆脱这种原始的恐惧。
光源变得更亮,不是瞬变,而是随时间渐变。我观察了一分钟,现在似乎变化得更快了。
我脱下连体服并用它擦掉身上恶心的呕吐物,几天前我找到海绵浴室,那只是从墙壁里出现的水槽和海绵,我估计没有淋浴的空间。总之我用海绵做了清洁。
“来吧。”我说。
妙极了,你可以定制观看的内容,正对着飞行员座椅的屏幕最大。
那么到时候我该如何发射它们呢?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又得去控制室。
我尖叫着胡乱挥舞,又强迫自己蜷缩成胎儿的姿态,这样好受一些,还能防止我撞到控制开关或显示屏。
那是一个朝我飞来的天体吗?
时间是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幸的是,在我休眠期间,地球至少过了13年,即使我现在就找到了噬星体问题的解决办法,把信息传回地球至少还需要13年。所以那意味着噬星体至少会实打实地对地球肆虐26年。我只能希望他们找出应对方案,或者至少降低损失。我想说的是,假如认为自己无法活过26年,他们根本不会派出万福玛利亚号,没错吧?
“你真差劲。”我说。
“呃,我看的这是什么?”
“明白了吧,我们无法派遣最有资质的人员,只能派遣合格名单上的第七千位。”
斯特拉特,我好奇她此刻在干什么。可能在某个控制室里让教皇给她泡咖啡吧。她曾是个非常爱发号施令的人(现在也是?)。不过老天在上,我真高兴是她负责建造了这艘飞船。因为我就在这艘飞船上,她对细节的关注和对完美的追求正美好地展现在我周围。
我擦擦眼睛,努力思考其他事情。我的整个种族正岌岌可危。
4.假如我的确发现了有用信息,应该如何告诉地球?我认为这项任务将由甲壳虫执行,可我如何向它们上载数据?如何让它们飞回地球?如何发射它们?
这时我在屏幕上发现了一处闪光,只是一个光点短暂地亮了一下。
“没错,他们确定。这些基因是在低等灵长类动物身上发现的,不管怎么样都可以在进化树上往前追溯很久。有人推断,这种基因也许可以一直追溯到我们具有冬眠习性的水生祖先那里。总之,他们在拥有这些基因的灵长动物身上试验,动物们在长期昏迷中存活下来,没有任何副作用,每一只动物都不例外。”
我开始关注导航屏,我该鼓捣一下吗?显然,我不懂如何驾驶,飞船在自动驾驶,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假如按错了按钮,我会死在太空里。
所以引擎启动时它无法使用。
据我看来,这台计算机几乎可以打开任何一本科学课本、任何学科中的任意一篇论文,以及其他很多内容。其中一个目录直接标着“国会图书馆”,里边好像是美国所有正版作品的完整数字目录。不走运的是,没有关于万福玛利亚号的书籍。
我不了解旋转驱动的工作原理或者它为什么被称为旋转驱动,不过我的确知道飞船尾部有一台旋转驱动器,它正消耗噬星体燃料,也就是说它是我的引擎,大概在激活饱和噬星体,使用它们产生推进力。
“飞船信息在控制室可见。”
前提是这里有噬星体。
也许可见光视角能让我看清情况的发展,我按下了切换按钮。
好吧,佩特洛娃镜是什么?努力猜测一下:专门寻找噬星体红外辐射的望远镜或摄像机。它通过佩特洛娃波长寻找佩特洛娃线,所以被命名为佩特洛娃镜,我们真不能把每样东西都加上“佩特洛娃”来命名了。
我不知道具体需要多长时间,确切地说,我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长时间。接近光速运动时,你会经历时间膨胀。我离开地球后,地球上的时间会比我经历的时间更长。
“1……0。”
过去几天我回忆起很多经历,万福玛利亚计划看似成功,因为我已经来到另外一个星系。估计是鲸鱼座τ星,我把它错认为太阳,这也说得过去。从恒星的角度来看,鲸鱼座τ星跟太阳很类似,有同样的光谱类型和颜色等等。
说回到佩特洛娃线。我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出它延伸到哪颗行星。我估计自己还得学会如何驾驶飞船,不过那是另一项挑战了。
机械臂伸下来,从我手中收走弄脏的连体服,放进一块打开的天花板里边。要是装满了怎么办?我不知道。
有趣的理论,不过没什么理论支持。
“飞船信息在控制室可见。”
我咬紧牙关,攥紧拳头,夹紧屁股,绷紧身体每一个可以紧绷的部位,这让我有种掌控的感觉,仿佛是在拼命地无为而治。
无数个问题在我脑海里闪现,但有些是最重要的:
我迫切地在屏幕图像上寻找,一开始什么都没找到,不过后来我看见了。一条漂亮的暗红色弧线从鲸鱼座τ星底部左侧延伸而出。
我能理解这种情况为什么发生。一颗高反射率的小行星可以反射鲸鱼座τ星的光,足以让我通过佩特洛娃镜看见。可眼前的闪光是间歇性的,所以它也许是形状不规则的旋转天体……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讨论这项研究?”
这座星系里还有一艘飞船跟我在一起。那些闪光是它的引擎。跟万福玛利亚号一样,它也由噬星体驱动,可是设计和形状完全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飞船。船身完全由巨大的平面组成,这是制造压力舱最差的方法,头脑正常的人不会把飞船造成那个形状。
她点点头。“如果不是那么致命的话,的确是。可是人类身体无法承受长期昏迷。化疗持续数月,还经常需要补充疗程。他们在灵长动物身上尝试了各种药物引导的休眠,动物不是死在昏迷过程中,就是醒来后大脑千疮百孔。”
我得跳出对他们的回忆。
我只能看见远处的星星,觉得应该拖动旋转一周,直到发现鲸鱼座τ星。我用手指不断向左划……只想大致看看那颗恒星在哪儿。我没有www.99lib.net可以利用的参照体系,每向左划几次我就会向下划一次,只是为了渐渐覆盖所有角度。最后我终于找到鲸鱼座τ星,可它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此刻在减速,一定是这样。计划是停泊在鲸鱼座τ星系,所以很可能船尾正对着鲸鱼座τ星减速,我们已经在旅途中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了很久。
“行,那就六个。”
我可以猜测一整天,没有数据,那都是异想天开。没有佩特洛娃镜,我就没有数据,至少没有我想要的数据。
我在控制室里坐立不安,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我浑身颤抖着在控制室里到处飘动。应该在座椅上系好安全带,可是我没有想到,真傻。
他们给我的参考资料可能根本没有用处,不过乐观地看,假如我需要健康山羊的直肠平均温度,轻而易举就能查到(是103.4华氏度/39.7摄氏度)。
不。
5.那么多人类在地球上,为什么要我执行这项任务?确实,我研究出不少噬星体的相关知识,那又能怎么样?我是实验室研究人员,不是宇航员,他们也没把韦恩赫尔·冯·布劳恩送入太空啊,一定还有人比我更有资格。
也许是我扰乱了它们的迁徙队形?要是这么容易,万福玛利亚号在太阳系内飞行时,我们为什么没有实现?
形状不可能弄错,那就是一条佩特洛娃线!鲸鱼座τ星有佩特洛娃线!我在座位上稍微跳了一小段摇摆舞,在零重力下这可不容易,但我尽了全力。这下我们终于有了进展!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希望随后我会记起更多细节。
佩特洛娃镜是相当敏感的仪器,它经过精细调整,哪怕最微弱的佩特洛娃辐射都能发现。一颗恒星会发出所有波长的光,强度也绝对大得惊人。这就好比用双筒望远镜对准了太阳,设备也需要保护自己不被恒星损坏。它可能有个实体金属板总是挡在传感器和恒星之间,所以我正看着的是那块金属板的背面。
我笑了。“这仿佛是梦想成真,如同科幻小说里的生命暂停技术。你为什么喝酒?为什么心力交瘁?”
那么引擎熄火前,我有五天时间要消磨,除了摆弄这些玩意儿,我只能等待。引擎熄火我才能启动佩特洛娃镜,看看外边有什么。在那之前,我会尽全力多了解飞船。
“呃。”我说。
“明白,可全球医学界似乎可以为我们解决这个难题。”我说,“用你斯特拉特的法术指挥他们工作就行。”
我搓了搓手,然后伸向屏幕。佩特洛娃镜的界面很简单,角落上有个图标表示“可见光”和“佩特洛娃辐射”这两种状态的切换开关。当前的设置是“可见光”,屏幕的其他部分显示出从飞船向外看的可见光视图,看似普通摄像机的画面。我操作屏幕后很快发现可以进行拖动、放大、缩小或旋转等操作。
我拖动屏幕回到原处,观察眼前的佩特洛娃线。这时又出现了情况,半条佩特洛娃线直接……不见了踪迹。
我还找到一个专门用于舱外活动的控制屏,基本上跟我预期的样子相符,有一批控制太空服的按钮,这样控制室的操作人员也可以处理舱外活动中太空服出现的问题,身穿太空服的人就省去了相关的麻烦。而且看起来这艘飞船的外壳上有一套复杂的保护连接系统,基本上就是安全绳挂钩可以来回移动的滑轨。看来他们真的非常重视舱外活动,可能是为了收集这里的噬星体。
“哪儿?”
根据地图上的路径判断,飞船会把我自动送入鲸鱼座τ星第三和第四颗行星之间的稳定轨道。如果非让我判断的话,我猜轨道半径是一个天文单位,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对恒星探索来说,是个合适的安全距离。这是一条慢速轨道,公转时间大约是一年,有可能更长,因为鲸鱼座τ星比太阳体积更小,所以质量可能也小一些。在给定的距离上,更小的恒星质量意味着更小的重力和更慢的轨道周期。
我决定采取进一步行动:开始按按钮!
可我不知道如何处理令人作呕的脏衣服。
“六个,”她说,“我们要准备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不能因为发射前某个人过马路时发生车祸就导致任务流产。”
接着,我在主屏调出“科学仪器”面板,之前我就在这上面花了很多时间。现在它显示出鲸鱼座τ星的图像,左上角标着“太阳目视镜”,我原来没有注意到这个词。屏幕左侧有一排图标,我猜是其他仪器,便随手点击了其中一个。
这……这是一艘外星宇宙飞船,由外星人制造。聪明得能造出宇宙飞船的外星人。
我把自己拉进驾驶员座椅,然后绑好安全带以免飘走。
光是把要做的实验列出来,我就能用掉一个星期!
没有会议,没有其他事情分心,只有实验和工程设计工作。原来我已经忘了沉浸在工作中有多少乐趣。
“不是,在控制室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飞船信息?”
“噢,天哪……”我惨叫,“天哪……这真是……”
古老的俄罗斯宇航局文件对我来说都是天书,可是阅读科学论文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强项。“基因标记?”我说。
我脚蹬地板飞向舱门……结果歪了,我撞到了屋顶,不过至少我及时伸手保护住了面门,然后从房顶被弹回地面。
“肯定的,”我说,“你只是希望有人确认你已有的想法。假如让船员一直保持清醒,你没法对精神错乱的风险采取任何措施。可是我们已经把自动化休眠床技术完善了好几年了。”
“怎么回事?”
过了不知道多久,恐慌的感觉开始消退。人类大脑真是妙不可言,我们几乎可以习惯一切,我正在做出调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