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目录
第二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不记得生命保障系统的所有使用细节,但我知道它有手动过压阀。飞船根本就不允许气压超过三分之一地球标准大气压。假如其他所有保护都失效(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因为我关闭了应急系统),手动过压阀会把超出的压力排向太空。
没有多少差别。
“搞定。”我说。
我总希望洛基还在这里。
气密过渡舱的应急阀直径四厘米,作为飞船上的一个漏洞来说似乎相当大了,对吗?
我大概可以拯救容器里活下来的噬星体,在黏液里通入氮气泡,确保气体接触到所有潜藏的τ星虫。可是冒险图什么呢?我有超过200万千克的噬星体,只为拯救几百千克会给整个任务带来失败的风险,那样做没有意义。
我不知道τ星虫如何泄漏,但是需要杀死它们。
“唉,真烦人。”我自言自语。
我钻出海鹰太空服,手拿着氮气瓶飘到实验室。
我没有关闭过渡舱的内侧舱门,又打开了外侧舱门上的手动应急阀。飞船里的空气呼啸着涌入太空。主生命保障系统和应急生命保障系统都已被关闭,它们无法补充失去的气体。
我必须得隔离飞船上的每一个τ星虫感染源,最好赶在生命保障系统排出氮气以前。不在恢复正常空气前操作,是因为不穿太空服藏书网要容易和迅速很多。我需要用手直接操作,不方便戴着笨拙的手套。
我慌忙登上通往控制室的梯子,打开生命保障系统控制屏,读取日志。如我所料,空气加热器一个多月都没有启动过。我彻底禁用加热器,屏幕也显示出它失效,可我信不过它。
对,这是我的首要任务,阻止τ星虫进入燃料舱。上次它们混进来还是因为系统中出现了多处微渗漏,不过肯定是从船员舱进入燃料舱的,因为最初是我把τ星虫带进了船员舱。燃料系统和船员舱没有多少交叠的部分,只有一个地方可能把τ星虫输送过去。
接下来,处理甲壳虫和它们的迷你繁殖场。
我调出旋转驱动控制屏,关闭引擎,回到失重状态的一瞬间,地板从我脚下脱离。也许我不用关闭引擎,可是眼下我希望燃料别起任何作用。假如管道中存在τ星虫,我希望它们留在其中,别扩散到整艘飞船上。
所以现在气密舱的嘶嘶声停止,氮气瓶又响了起来。
我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首先,要处理繁殖场。
还是得再等一会儿,不过这次时间没多久。可能是因为氮气瓶内部压力比飞船内部的压力高得多。管它呢,关键是飞船很快恢复了三分之一地球标准大九_九_藏_书_网气压,不过几乎全是氮气。
我飘回实验室,打开气瓶补给柜。我有大约十公斤氮气装在一个单独的气瓶中。杜波依斯选择的自杀方法再一次救了我的命。
主警报太烦人,所以我在主界面控制面板上关闭了它。
生命保障系统。
约翰和保罗已经安装好迷你繁殖场,我把它们也放进跟繁殖场一样的隔离箱。我当初处理林戈时,情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它和乔治的迷你繁殖场还没有安装。我把它俩一起放进另一个隔离箱,然后把所有隔离箱用胶带粘在墙上。
我等了三个小时,然后重新接通开关。起初发出一阵警报之后,生命保障系统利用飞船丰富的氧气储备,把空气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我把十个繁殖场各放进一个大塑料箱里,并在每个箱子上安装一个小阀门(树脂无所不能),然后充入氮气。假如任何一个繁殖场泄漏,氮气就会进入其中,杀死所有τ星虫。运转正常的繁殖场会保持密闭,不会有任何问题。
τ星虫是怎么泄漏的?我用氮气给这艘飞船的每个角落都消过毒,才从洛基那里输送噬星体过来。飞船上仅有的τ星虫都封在甲壳虫的迷你繁殖场和密封的氙岩繁殖容器里。
τ星虫-82.5能承受0.02倍99lib.net标准大气压中8.25%的氮气,或许还会更高一些,但是绝对受不了我在船员舱充入三分之一标准大气压的纯氮气,那是τ星虫致命剂量的200倍。
我不希望隔离箱四处飘浮,它们可能会撞到锋利的物体。
还得思考。
可是过了20分钟,飞船的气压才降到原来的10%,现在降得更慢,我认为这是一个对数函数。所以被困在这个危机中,我只能手拿着气瓶站在这里。
出人意料地过了很久,飞船才排完所有空气。在电影中,假如飞船出现很小的破裂,要么所有人立即死亡,要么身板结实的英雄人物用他的二头肌或别的什么堵住漏洞。可是在实际情况下,空气不会流动那么快。
不行,没时间提出科学质疑了,原因可以随后再考虑,眼下我有一个工程学问题要解决。真希望洛基还在我身旁。
“好吧,别慌,”我告诉自己,“想清楚再行动。”
我抓起氮气瓶,脚蹬地板飘回上方控制室,拉开气密过渡舱的内侧舱门,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迅速穿好海鹰太空服,启动所有功能,甚至都没有费心进行自检。因为没有时间。
我来到驾驶座下方的主开关箱旁,找到并切断了加热系统的开关。
塑料箱本身就是密闭的,不过我还是用胶带http://www.99lib.net把它们封住,并且故意增大一点气压,塑料箱的顶部和侧面都出现鼓胀。这样哪个繁殖场泄漏就能明显不一样,因为鼓胀会消失。
如果飞船过冷,它会让空气流经充满噬星体的螺旋管道来加热。这些螺旋管道若有一处破损,就能感染噬星体。幸运的是,我在实验室里拥有一大坨96摄氏度的噬星体能保持船员舱的温度,甚至飞船还得使用空调降温。
我开始等待。
我飘到开关箱,关掉了跟生命保障系统相关的所有设备。紧急警报随即响起,红灯点亮。我越过控制室,来到应急系统的开关箱,关掉了所有警报。
初代噬星体容器还是热的,这意味着里面还有很多噬星体活着,好在我及早发现。不是因为这个容器里的噬星体——它已经完蛋了,我绝对无法把里边的噬星体同τ星虫分离。不过这种情形意味着,尽管烦人的τ星虫感染了容器里的噬星体,但这可能是新近发生的情况,很有可能还没影响到飞船的燃料。
实验室里乱成一锅粥。停止旋转驱动时,我正把林戈拆到一半。工具、甲壳虫零件、各种其他垃圾飘散在房间里。我不得不在失重条件下全都整理好,否则我甚至都无法休息。
我不能直接释放氮气,然后期待最佳结果,而是要先排出现存藏书网的氧气。我受够了在这种麻烦事里来回折腾,想在飞船里充入百分之百的氮气,让这艘飞船对τ星虫的毒性绝对致命,彻底杀死它们。即使隐藏在某些黏液底部,我也想用氮气渗透其中。无处不在的氮气!无处不在!
有趣的是,假如我脱下这身太空服,就会感到非常舒服,不会有任何呼吸问题,直到最后死亡,因为剩余的氧气根本无法维持我的生命。
好,这下我有了一个方案。
“氮气。”我说。
我希望氮气到处弥漫,渗透每一道缝隙。不管τ星虫潜藏在哪儿,我都希望氮气找到并杀死它们。进发吧,我的氮气士兵,去毁灭它们!
“行吧,10%够接近真空了。”我说完关闭应急阀,重新封闭飞船,然后打开了氮气瓶。
重新坐进座位后,我检查燃料控制屏。燃料舱似乎一切正常,温度合理。假如τ星虫泛滥,用不了多久就会吃掉燃料舱里所有的噬星体,这点我可太他妈肯定了,假如噬星体受到感染,温度会比显示的低。
我奔向实验室,查看古早噬星体容器,之前离开得太过匆忙,我忘记把它封好。好在噬星体是一种黏性物质。表面张力和惯性使它们留在了容器里。我盖好盖子,把它拿到气密过渡舱,然后整个抛出飞船。
“行了……”我又重复说,“行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