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目录
第十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停顿了一下说:“需要新词。”
我推离桌子,飘到房间边缘。“这里有很多东西,你想先了解什么?”
“是,”他回答得有点尖锐,“一直都用地球单位。你不擅长数学,所以一直用地球单位。”
“人类的质量真小!”他说。
“你为什么吃惊,问题?”洛基问,“人类活多久,问题?”
“我的质量是168千克。”他说。
旧通道已经飘进太空,显然是结束了使命。机器人把新通道安装到位,正在沿着目标A船体的边缘缝隙涂抹氙岩胶水。
他仔细考虑了一下。
“我怎么拆通道,问题?我在球里。”
“我们已经很走运了,”斯特拉特说,“可是还需要更多。”
“明白。”
“好好好房间!”他尖叫起来,声音比正常高了八度,“想弄明白一切!”
他只是理解不了,一个人睡觉的恐惧大概已经蚀刻在他脑中。有意思……那可能是他们群体本能的开端,群体本能需要一个物种拥有智慧。(在我看来)洛基诡异的睡眠形式可能正是我此刻跟他交谈的原因!
“大概80千克。”
我立即认出这个时间,当初研究洛基的时钟时我就算出过这个数,7776是6的5次方,正好是波江座人时钟走一轮后再回零的时间。他们把一天分成一个非常方便的秒数,相当于(他们的)公制。这我能理解。
“你的质量是多少,问题?”
“那我怎么拆?我不懂氙岩。”
“我没事,”我说,“我知道动物实验必不可少,只是不喜欢盯着它看。”
我发出一声抱怨。“你造的通道,你去拆。”
我进入过渡舱,透过舷窗望去。目标A的船体机器人已经拆掉了旧通道,正在安装新的。
“估计有很多,不过名单上也有几百名经验丰富的宇航员。他们都很勇敢,愿意为科学牺牲。他们很多人愿意为人类献出生命。我很钦佩他们。”
我把他拉回来说:“看完了所有的房间,我的飞船比你的小得多。”
“它制造小东西。我告诉计算机一个形状,计算机告诉这台机器如何制造出来。”
老天爷啊,洛基比美国还年长,他跟乔治·华盛顿大约出生在同一个时代。
拉迈医生双手合十,微微颔首。“很高兴见到你,格雷斯博士。”
他把一块磁铁按在接触桌子的五边形平面上,磁铁咣啷一声吸住,这下他就固定好了。
撞击声停止,我又向外窥视。通道已经完全安装好。
一阵咝咝声和气泵的声音响过之后,他又前进了太空球上一个五边形的距离,开启了过渡舱里我这一侧的舱门,从那里开始,沿着金属带滚到我的舱门前。我打开了舱门。
我启动评论分析仪,调出字典表格。“准备好了。”
“我主要由水组成。”我说,“话说回来,这里是控制室。我在此驾驶飞船。”
“不懂最后一个词。”
“你活了多少年?”
“291年,”他停顿了一下说,“没错,地球年。”http://www.99lib.net
“等会儿。其他房间!”
“一地球天是86400秒。一地球年是365.25地球天。”
“格雷斯博士,”斯特拉特说,“别犯浑啦!拉迈医生,请带我们快点继续。”
我带他回到实验室,他在太空球里转动方向,感受房间里的一切。我带着他飘向房间的中间,抓住了桌沿。
我小心翼翼地抓住球体,担心可能烫手,但并没有。与其他材料相比,氙岩是出色的绝热材料。我拉着他经过气密舱,进入飞船。
“我们已经有了数万名志愿者,都完全清楚被选中者不会返回。”
拉迈避开她的目光。“过誉了。”
他用两只手做了个扭转的动作。“转动通道。”
“我尝试造一件替代品,失败了。尝试,失败,尝试,失败。我把飞船停在噬星体的途径上,也许飞船外壳会沾上一些,可是船体机器人一点都没有发现。噬星体太小。”
“不,”拉迈医生说,“我没时间开发复杂神经网络。这是一套严格的流程算法,非常复杂,但根本不是人工智能。我们必须能够以数千种方式测试它,明确了解它如何响应以及背后的原因。用神经网络我们做不到这些。”
她指着墙上的一些图表说:“不幸的是,我们最重要的突破导致了公司的倒闭。我们成功分离出表明长期昏迷抵抗性的遗传标记,可以通过简单的血检查明。如你们所知,这项技术一旦应用到普通民众,我们就得知,其实有这种基因的人非常非常少。”
“明白,”我说,“你想现在就取你的东西吗?”
“设备不是故障,而是坏掉了,在路上掉下飞船,不见了。”
“好吧。”我不情愿地说,然后飘回通道,抓住最后几个软箱,拖着它们穿过驾驶舱和实验室,回到下层宿舍。我找到一个地方塞下它们,剩下的空间已经不多,我隐约好奇,我们刚刚给飞船增加了多少质量。
它看起来类似前一条通道,只不过有一个大得多的气密过渡舱组件,足以容纳洛基,甚至还有多余的空间,几乎整个分隔墙都由过渡舱组成,可是它容不下我。看来我访问目标A还需要时间。
“你好!”
我打开通往仓库的活板,把他所在的太空球推进去一部分。“这是一个小储藏间。”
他的甲壳猛跌下去,手肘都高于他的呼吸孔。有时候感到伤心,他就放低自己的甲壳,可我从没见他放到这么低。
“那么……我拉着你四处转转……是这样计划的吗?”
是!
他摇晃着甲壳说:“不知道,很多东西掉落。我的同胞制造飞船非常匆忙。没时间确保一切都正常工作。”
作为“唯一生还的太空探险家”,我有了一位“古怪新室友”。事态的发展会很有趣。
他把甲壳抬高了一点。“是,起。你有噬星体采样设备,问题?”
“明白。”他说,“波江座人每过198.8天,波江b围绕波江座40转一圈。波江座人的198.8天是♫♩♪♫♪。”九九藏书
我待在自己的床上,看着他干活。“那么,第一步,噬星体采样。”
“这是一项自杀任务,”我说,“可不会有人排着队说‘我!请看看我!请选我!’。”
她搬进来时,觉得有必要带很多无关紧要的破玩意到我们的小公寓,我对那些东西的数量感到震惊。十多年来她积累了一箱又一箱的个人物品,从来不曾丢掉任何东西。
他需要强大的气压才能存活,可我的船体经受不住。他无法在真空中生存,那他如何进行改造?
可他还是用低音说:“我试了很多次,失败了很多次。不擅长科学研究。”
“没有,我的飞船有采样设备,但是它坏了。”
我听见气密过渡舱外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次我要去看个明白。
“波江座人的一天,”说着我在字典中输入,“行星旋转一周为一‘天’。”
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我只想知道他在如何改造通道。
“你修不好?”
我亲眼所见,圆球的移动并非魔法。洛基握着的那些金属块是磁铁,我猜磁力很大。金属条显然也有磁力,可能是铁制的。他沿着金属条滚动球体,然后进入分隔墙上的过渡舱,用磁铁隔着氙岩球体操纵舱内的金属控制器。观看这个过程真让人沉迷其中。
好吧,有点扫兴。
拉迈在我的胳膊上采血,我避开目光,因为看见自己的血液喷进试管,我感到有点反胃。“我们有那样的人,你指什么?”
“噢!哇。它为什么掉下去?”
我设法保证自己的床铺周围不放东西,洛基在地板上选了个睡觉的位置,房间其他地方乱糟糟地塞满了用胶带粘在一起的软质箱包,墙上、另外两张床上和其他能防止它们飘散的地方都被占满了。
“46年?!”我倒吸一口气,“地球年?”
“我带来制造氙岩的材料,什么形状都能造。”
“年,”我边说边输入,“一颗行星绕恒星转一圈是一年。所以这是波江座人的一年。”
“唉。”我叹气。我努力不为此烦恼,可是却没用。他得以参观一艘外星飞船,凭什么我不行?
“真的很多。”
我从墙上拽过电脑。每天我们都遇到新词,不过这种情况越来越少,还是挺了不起。
我掉转目光说:“我必须在这里吗?”
“是是,”他举起两只手,用一只绕着另一只转动,“行星绕鲸鱼座τ星旋转,噬星体从恒星前往行星,跟我们波江座那里一样。噬星体利用行星的二氧化碳繁殖更多噬星体。”
拉迈也手脚麻利,她毫不迟疑地给斯特拉特扎针,一次成功,血液流进试管。采血结束后,斯特拉特放下袖子说:“格雷斯,你是下一个。”
与金属条正对的好像是一条管道,材质跟通道墙壁一样,都是单调的棕色和褐色氙岩。管道是方形的,同样随着通道延伸。
太空球(我还应该怎么称呼?)飘进过渡舱,然后粘在了金属板上。
拉迈医生摇摇头。“不幸的是,不对。这是个选择性手段,在昏迷状态下完成整个化疗并非一种迫切的医疗需求,甚至还增加了一些风险,九九藏书网所以根本没有足够的消费者支撑起一家公司。”
“它们是某种人工智能吗?”斯特拉特问。
“树立榜样。”她说,“我想让这项计划的每个人,即使是间接相关,也都进行测试。宇航员人数稀少,而且只有七千分之一的人口具有抗昏迷性。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候选人,所以需要扩大备选范围。”
“对,”她说,“不幸的是,公司没能挺过来,因为那种技术只对每七千人中的一个有效,因此商业潜力有限。非常高兴我的研究还能帮助人类。”
“数百人,”我说,“不是几千人。假如其中有一个符合条件,我们就撞大运了。”
工期引入的质量问题,在整个星系都存在。
“我们使用地球单位,否则你会糊涂。地球一天多长,问题?一地球年是多少地球天,问题?”
“这是我的实验室,”我说,“所有科学都展现在这里。”
虽然说是他带来的,可都是我在搬运。他待在自己的太空球里,用磁铁固定在墙上,然后置身事外,苦力都由我来出。这又让我清晰地回忆起跟琳达的往事。
“是,现在拆下通道。”
他的声音低了八度。“失败失败失败。我是波江座修理工,不是科学家。聪明聪明聪明的波江座科学家死了。”
大学毕业不久,我的女友琳达搬来跟我同住。此后那段关系陷入麻烦,只持续了八个月。不过那与眼下的情况无关。
“用你的磁铁。”我说。
“呃……”我拖着身体来到他那堆布袋上,“你还活着,来到这里,没有放弃。”
“我擅长,”我说,“我是一名人类科学家,你擅长制造修理设备。我们一起把这件事弄明白。”
拉迈稍稍往后退去。“好,好吧,斯特拉特女士。”她走向一辆备品推车,拿了一套采血工具。如此重要的人物不会习惯基本的日常医疗操作。不过斯特拉特不是别人。
“不重要。”我钻进太空服,封闭了后边的开口。
他的每个帆布包上都有一块金属板,他可以从成堆的包裹上爬过,根据需要重新安置它们。偶尔他用来固定自己的包裹会松动飘起,这时他就叫我把他拉回原处。
“是。”
“你一个人睡,问题?”
“你见过拉迈医生吗?”斯特拉特问。
洛基的体重超过300磅!
目标A的舱门打开,洛基出现在测量球形状的太空服里,他的穿着类似工装裤,甲壳底部围着的好似一条子弹带。他背上背着空调单元,两只手握着金属块,另外三只手闲着,他用其中之一向我摆手,我也向他摆手。
“其他房间!”我夸张地说。
外部收集单元,第一天进入控制室我就记住它了,当时没有太多考虑,不过那应该是采样设备。“是,我有那种设备。”
“你好!”
“你在这多久了?”
拉迈指着最近这只实验猴子上方的一套金属臂说:“我们曾以为会有数万病人,所以开发出这些自动监控和护理昏迷者的工作站。但那种情况根本没有出现。”
“你得原谅格雷斯博士,”斯特拉特说,“他对某些课题有点……敏感。”
“你的飞船有更多科学!”他说,“给我看看科学房间的东西,问题?”
“很高兴见到你,”我说,99lib.net“所以我猜你来自泰国?”
“是是,我明白。通道里的东西是最后一批。”
“哇,”我说,“有多少人不是疯了就是想自杀?”
对他的种族而言,他甚至都没有那么老。还有年长的波江座人在哥伦布发现(已经有人居住的)北美洲时就活在世上。
“所以你的飞船旋转,问题?”
是,这不科学。可能有1000件事使他们变得睿智,睡眠这码事可能只是其中之一。不过话说回来,我是科学家,必须得提出理论!
“我来这里46地球年,是。”
她沿着一排昏迷的猴子走过去。“我们正在完全自动化的版本上取得重大进展。这种甲胄由曼谷那边开发的非常高端的软件控制,能照顾昏迷的病人,观测他们的生命体征,根据需要开展医疗,喂病人进食,监控他们的体液,等等。有真正的医生当然更好,但是这种设备已经不差多少了。”
“太多东西了。”我说。
在呼的一声中,洛基那侧的通道充满了烟雾,第二声之后,我这一侧也被充满。我猜这就是管道的用途:在两侧充入适合的大气。我很高兴洛基能补充消耗掉的氧气。
洛基那一侧的通道不再有抓握扶手组成的网格,取而代之的是沿通道纵向延伸的金属条,经过分隔墙上的过渡舱,又从我这边的通道一直延伸到我飞船的过渡舱门前。
“我可以看它制造小东西,问题?”
几乎整个宿舍都装满了类似帆布材料制成的行李袋,都是混乱的泥土颜色。当视觉审美无关紧要时,你就会得到制造过程中自然形成的各种颜色。我甚至不知道它们装着什么,他没有解释。每次我觉得我们运完了所有东西时,他都会带来新的布袋。
她领我们进入她的实验室,十几个隔间里每一个都装满了略有不同的实验设备,每种设备都连接着一只昏迷的猴子。
“不明白。”
“谢谢,”我说,“我也是。”
“你的飞船连接通道不能旋转。”
“对。”
“7776是♩♫♩♪♪,波江b转一圈是一个♩♫♩♪♪。”
“是,拉着。谢谢。”
“我可以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我说。
“我也一个人睡过许多次,难过难过难过。”
“我安排拉迈博士负责万福玛利亚计划的所有医疗事务。”斯特拉特说,“她是开发昏迷技术那家公司的首席科学家,那也是我们要使用的技术。”
“行了,行了,”我抓起太空服,“我去拆,混蛋。”
“其实我们还真有这样的人。”斯特拉特说。
“都弄完了吗?”
“它需要重力。”
我不应该意外。他告诉过我与之相关的全部生物学知识以及如何使用金属。天啊,他的血液就是水银,他能不沉吗?
“什么?”我说,“怎么……”
“是,”我说,“你有样本吗?”
我耸耸肩。“最近见的很多人我都不认识。”
“那……那么波江座人活多久?”
我一路推着他进入宿舍。我们速度放慢,这样他就能尽情感受房间。“我在这里睡觉,当然,只是以前,后来你让我睡在通道里。”
他晃晃一只爪子。“平均689年。”九*九*藏*书*网
波江座外星人不使用计算机,如何驾驶接近光速飞行的飞船?使用航位推测法?他们特别善于心算,也许从不需要发明计算机。可是不管他们的数学能力有多强,也都是有限的。
“地球年?”
“是!”我说,哇,他真聪明,“转动为科学工作提供重力。”
“明白,”他说,“我来这里46年了。”
“为什么?”我问,“我又没有主动要求。”
这艘航空母舰有一间医务室,可那服务于船员。这间是在第二机库舱设立的特种医疗中心。
“哇,”我说,“你比我重多了。”
“呃……是!好计划!可是你的飞船怎么办?”我敲了敲他的氙岩泡泡,“人类的科学技术无法制造氙岩,氙岩比任何人类材料都结实。”
“你的飞船比我的飞船有更多更好的科学。我把我的东西拿到你的飞船,脱离通道,你让你的飞船旋转起来搞科学,你和我一起研究如何杀死噬星体。拯救地球,拯救波江b。这是个好计划,问题?”
“没问题。”
“你很重啊。”我说。希望他别理解成“嘿,胖子!少吃点!”。
“它们有用吗?”斯特拉特问。
“嘿……别那样想……”我说。
我把太空球靠在实验桌上,实验桌应该是钢制的,不过我也不确定,大多数实验桌都是。让我们来试试看。
我把他放在身前,先推下实验室。他在太空球里到处转悠,往往一见新东西就拐过去看看。我认为这样能帮助他更好地使用声呐“观察”,类似狗歪头获取更多声音信息。
他先是指向一个方向,然后停下来,选了一样新东西,不过又放下手,像一个来到糖果店的孩子。最终他选定了3D打印机。“那个,那是什么,问题?”
“那你不是还能帮助那些人吗?”我问,“我想说,当然这只有七千分之一的比率,可那是个开始啊,对吗?”
“好!”他说着在相邻的五边形平面上一个接一个地吸引,以此沿着桌子来回滚动。虽说不算敏捷流畅,但也能达到目的。至少不用我再拉住他了。
“我明白了。”
琳达跟洛基相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拉迈没说什么。
斯特拉特挽起袖子说:“给我验血检测基因,我很好奇结果。”
洛基熟练地用几块磁铁在太空球里完成工作,这着实让人吃惊。
“谦虚,”斯特拉特说,“你的技术也许能拯救人类。”
他带来太多破烂,我们都没地方存放。
“明白。”
“是是,”他说,“我需要这些东西。”
他被困在这座星系的时间比我这辈子都长。
“松口气!我尝试太久,太多次。失败。”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在这里很长时间,一个人很长时间。”
“我们没打算把原始设计完全实现。现在的产品可以处理一切日常工作,不过即使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它也会提醒人类医生。”
洛基很沉,比我以为的更沉。如果存在重力,我也许根本无法举起他。其实他有很大的惯性,拉着他前进很费力,感觉就像是推着一辆没发动的摩托车。说正经的,他沉得就像一台摩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