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目录
第二十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既然所有的燃料舱都受到污染,那么从安全角度出发,也应该认为(现已封闭的)燃料管路受到了污染。“好,它们应该比燃料舱容易清理。我只需要在管路中吹过高压氮气,就可以吹走结块,杀死余下的τ星虫。然后我会像测试燃料舱一样测试管路。”
我用一把自制的铲子把燃料舱每一寸内壁上的黑色黏液都刮了下来,通过旁边一个直径一米的洞甩出去。这个洞是哪来的?当然是我开的。
“好好,说得够多了。请检查一下繁殖容器。”
两项实验中的τ星虫不仅存活下来,而且还发展壮大,繁殖起来快得一如既往,在两个实验容器中注入最小量的噬星体,就会立即被吃光。
“是是是。不过此时此刻,也很重要。”
“我造燃料存储舱。”
“你太慢了。”他说。
“好,我给。”
“你睡觉,我看着。”
“是时候了,”他说,“我们这就去拯救家园。”
“笔记本电脑?您想要一台笔记本电脑?没问题,我有不少呢。”
“τ星虫-35!”洛基说,“繁殖了很多很多代,不过总算成功了!”
我举起伏特加袋。“敬τ星虫-82.5!两个世界的救星!”
“我应该用不上,不过会告诉你的。”
我在地板上的一个小容器里培养出了地球的救星。
“τ星虫是怎么在两个出问题的燃料舱里存活的,问题?”
“计划周全!你真聪明!我能给你造出来。而且,今天我完成了燃料传输装置,现在能给你噬星体了。然后我们都能回家!”
我笑道:“不用担心啦。”
我利用把手来到四号燃料舱,用安全绳把自己固定好,然后点燃波江座超能火焰枪。
几周前我们把两艘飞船连接起来,能够重回自己更宽敞的飞船,洛基相当兴奋。他完成的第一件工作就是造一条连接目标A和万福玛利亚号上他个人区域的通道,这意味着又要在我的飞船上打孔,不过如今我已经信任洛基能完成任何工程任务了。真的,即使他想给我做心脏手术,我可能都会同意,这种事他太擅长了。
洛基踩着他的通道走到控制室的球形舱。最近他频繁进出目标A,我常常不清楚他在哪艘飞船上。
“你脸上在漏水。”
“谢谢!这是专门用于庆祝的服装。”
还拧不动的话,我就开始熔化它们,变成液体总不会卡住吧。
“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燃料舱,回家需要更长的时间,我的食物不够吃。”
“这让人高兴!你的面部表情进入伤心模式,为什么,问题?”
“波江座人也需要水,你知道的。”
“不对,5.2%。”
“哦,”他沉默了一会儿,“那我们享受剩余的时光,然后去拯救世界。然后我们成为英雄!”
“我回到这两个燃料舱里把它们刮下来,然后再消毒一遍。我会把另外五个先封好。”
我一下子就睡着,这是几周来最容易的一次。因为我有可以拯救地球的τ星虫。
几周以来,我们观察到一代又一代的τ星虫不断增加抗氮性。时至今日,我们终于得到τ星虫-35:可以耐受0.02倍标准大气压中3.5%的氮气,即金星的大气条件。
我指着他的飞船说:“关于相对论的所有信息都在那台笔记本中,让你们的科学家看看。”
所以虽说我在铲屎,但我至少还穿着太空服。以前我闻过这种物质,不怎么好闻。
“还在大幅进展,我们已经培养出τ星虫-62。”
“查过,六个冗余的τ星虫-82.5群落,每个都放在带有独立生命保障系统的不同容器里,每个容器里都模拟了第三界的大气环境。你的繁殖场运转正常,问题?”
“主序?”
他指着手里的设备说:“这只是思维机器保障系统的一部分。系统会供电,保持地球温度,内充空气。众多冗余备用,确保思维机器不坏。如果坏掉,波江座人修不了。”
“明白。”他推动身体回到气密过渡舱的门前,打开后又停在那里,“再见,我的朋友格雷斯。”
“你的氙岩不够用。”
“危险,问题?你的飞船的加速度是15米每二次方秒,燃料舱承受得了,问题?”
“你看起来棒极了!”我说。
“我不确定。地球工程师通常要用双保险,我希望他们这次也做到了。不过我会测试确认的。”
小时候我跟大多数孩子一样,幻想成为一名宇航员会是什么样。我想象乘坐火箭航天器穿越太空,见外星人,总而言之很了不起。我没想到的是,还要清理污物舱。
他又来回弹跳了几次。“波江b有救啦!地球有救啦!所有人都有救啦!”他把一只手爪攥成团抵在氙岩墙壁上说,“拳打我!”
重点不是返回地球,而是需要多长时间。
“哦,我明白了。你们怎么读取输出?”
“等研究量子物理时他们就高兴不起来了,到那时他们会非常气恼。”
问题是燃料舱里边可能会有存活下来的τ星虫。几周前污染这里的τ星虫吃掉了全部剩余99lib•net燃料,所以如今大部分都已经饿死。至少根据最近检测的样本,我可以得出上述结论。可是某些小杂种可能还活着。我可不想把200万千克新鲜的噬星体喂给它们。
“对对。我先喝点水。”
那又怎么样?只不过多了一年半而已。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
我在燃料舱里撑着内壁前进,空间很窄,我双脚踩着圆柱体的一侧,一只手撑住另一侧,就能固定住身体,空出来的一只手可以刮掉墙上的黏稠物质。“四号容器是5.25%,对吗?”
洛基的食物对我没有任何价值,我已经反复测试了多次,他的食物里充满了从“有毒”到“剧毒”的重金属元素,也包含对我的身体有用的蛋白质和糖分,然而我没有办法分离毒素和营养。
“可是地球距离鲸鱼座τ星几乎同样远,你需要四年,问题?”
“你进展如何,问题?”
我激动得有点犯恶心。“我也是!可我们还没有结束。”
“是啊。”我的笑容逐渐退去。
“氨没有用,”我说,“氮化合物对τ星虫不构成威胁,只有基本的氮气管用。不过别担心,我没问题,需要的氮气没有你想的那么多。我们已知0.02倍地球标准大气压下3.5%的氮气就会杀死自然界的τ星虫,氮气分压还不到1帕斯卡。每个燃料舱只有37立方米,我只需要在这里喷几克氮气就能杀死所有τ星虫。氮气对τ星虫具有高致命性。”
“我当然能做到!你开始犯傻了,睡觉。我一边看你,一边设计替代的燃料舱。同意,问题?”他开始沿着通道走向下方的宿舍。
“晚安,格雷斯。”
“好,没问题,”我说,“我也想跟你要一样礼物:氙岩。固体形式和液体的预制形式。地球科学家会有这个需求。”
我灌下整整一升出舱前留在控制室的袋装水,安装燃料舱太让人口渴。我抹了一把嘴,任凭袋子飘远,然后用手推墙,沿着洛基的通道进入实验室。
我端着胳膊,堆在驾驶座里。没有重力让我正常地沉入座位,所以我还得用力往下使劲,让自己陷进去。我噘起嘴,真该死,真想把这件事处理得更好。我失去了整整三个燃料舱,在艾德里安上空冒险时丢掉了两个,刚刚又扔掉了第三个。我可携带的燃料少了66.6万千克。
“明白,不妙,但也不算糟糕。另外五个干净了,问题?”
“嗯,我会想你。”我又痛饮了一大口伏特加,“你是我的朋友,该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很快我们就要永别。”
成功啦!我们真的成功啦!
我真希望能为他提供值得进入飞船的帮助,那可是一艘没人见过的外星飞船啊!我想看一看里边!可是不行,还有拯救人类的任务等着我呢,这件事的优先级更高。
“确实好好好!”我说。
“有条不紊。”我说。
我擦擦眼睛。“人类就这样,不用担心。”
“我只剩下50年左右的寿命了,人类——”我打了个嗝,“人类活不长久,记得吗?”
万福玛利亚号已经加满了燃料:220万千克噬星体,比离开地球时还多了整整20万千克。洛基制造的替代燃料舱自然比我原本的容量更大更能装。
“好。”洛基从他那侧说。尽管他想要提高音调,但还是显得低沉。
“四号容器还有活着的τ星虫,五号以及后面容器里的都死了。”
“你会想我,问题?我会想你,你是朋友。”
“高兴!”洛基说,“高兴高兴高兴!”
“我觉得该分别了。”我说。
“进展,问题?”洛基通过无线电说。
“正常,”我说,“其实只是我原来的十个容器嘛,不过现在我充的都是金星大气。哦,对了,谢谢你制造的迷你繁殖场。我会在途中把它们装在甲壳虫上,到时候也没多少其他工作要处理。”
我在这里也没法种植,所有的食物都是冻干或脱水的。没有可以存活生长的种子或植物。我只能吃现有的东西。
把航向设置为地球后,我启动了旋转驱动。
尽管螺纹安装孔还能使用,可是每一个里边都有一根断掉的螺栓要处理。没有螺栓头,要把它们拧出来可太他妈费事了。我发现最好的方法是带上牺牲钢棒和超级火焰枪,把螺栓和钢棒分别熔化一点,再把它们焊接在一起,结果虽然很难看,但是我得到一个杠杆臂,施加足够的力矩,就能把螺栓拧下来。通常是这样。
我把脸转向房间里他所在的位置,“看我睡觉”这种事已经吓不到我,如果说有什么作用,那就是慰藉了。“你在忙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小,问题?”
“是,”他说,“谢谢你送的笔记本电脑,你把人类几个世纪的技术提供给我们的科学家研究,这是我们历史上最伟大的礼物。”
“好。”
“系统内的摄像头,把地球的光学输出转换成波江座人的纹理输出。类似控制室的摄像头。在我们离开之前,你给我解释书面语言。”
炸药爆炸,空燃料舱飘入无垠的太空。
我打开伊柳希娜的行李袋,里边胡乱装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有一个写着俄文的吊坠,一个破旧的泰迪熊,可能是她小时候的玩偶,一千克海洛因,几本她最喜欢的书,以及我要找的东西,五袋一升装的透明液体,上边标着водка。
“明白。”
“我们保持在体内,封闭系统。内部有些低效之处,但是我们所需的水都从食物中获取。人类还排水!恶心。”九九藏书网
哦,当然有。我属于先进的外星种族,掌握远超波江座外星人的科学知识。我觉得笔记本电脑有兆兆字节的存储空间,我可以拷贝维基百科的全部内容给他。
在我用洛基的噬星体补充燃料时,只要有一只τ星虫存活下来,它就会开始滋生。所以在用氮气消杀之前,我得尽量把燃料舱里的污物清理干净。
“对!”我挺直身躯,现在已经有点头晕了,我从来都不怎么能喝酒,而且这袋伏特加我喝得有点快。“我们是沿河系最了不起的人!我们牛逼!”
“你以前解释过,可还是得问一遍……为什么,问题?”
我在心中记住以后要问个明白。“好吧,那你打算用它干什么?”
“现在就做。”
长话短说:七个燃料舱中的两个没有清理干净。
我举起伏特加:“敬我萌!”
现在情况发展成这样我还是有点生气,不过也许有机会告诉斯特拉特我对这件事的感受。
从地球到鲸鱼座τ星的旅途用了三年零九个月时间。整个途中的加速度一直保持在1.5g——拉迈博士认为这是人体在近四年的时间里可以持续承受的最大加速度。在这段时间里,地球上经过了大约13年,不过时间膨胀效应对飞船上的船员有利。
几小时后,我坐在驾驶座上,旋转驱动全部停机,我只想看最后一眼。我注视着佩特洛娃镜上的红外光点,那是洛基在返回波江b。
飞船上肯定有酒,我无法想象伊柳希娜不要求带酒就来参加自杀任务,说实话,我甚至觉得她过马路都得拿着酒。翻遍了储藏间的每个软箱,我终于找到了,在个人装备里。
我按流程通过气密过渡舱,钻出海鹰太空服,进入控制室。洛基正在他的球形舱里等我。
他放下两件工具,然后又拿起一件。“如果一切顺利,我们繁殖合格的τ星虫。我给你燃料,你回地球,我回波江b。我们告别。”
“你有好些台便携思维机器,我有个请求:你给我一台作为礼物,问题?”
“哎哟喂!我们这是什么情况?”
“是的,我会那么做,把这些都做到。”
我笑着飘进实验室,洛基正在里边等待。“我们地球有一种名叫蜘蛛的生物,既可怕又致命。你看起来就像蜘蛛。希望你了解一下。”
我把自己绑在床上,一个枕头要飘走,不过我及时抓住它并塞到了头下边。我精神紧绷,可是如果不快点睡觉,洛基就会来烦我。嘘,你曾经差点因此毁掉一次任务,然后突然之间就有了外星人强制的睡眠时间。
飞船连接起来后,我无法使用万福玛利亚号的离心机模式,这意味着我们要重回失重状态。不过现在我们只需要在容器中培养τ星虫,暂时不使用依靠重力的实验仪器也能操作。
“嘿,洛基!”我从控制室吼道。
“晚安,洛基。”
不过这基本上就是我今天的主要工作了。要说清楚,我清理的不是自己的大便,而是数千公斤τ星虫的大便。得把剩余七个燃料舱里的黏稠物质都清理干净,才能注入新燃料。
“计划呢,问题?”
到了一定程度,你真得放手。
我在控制室的扶手上稳住身体,因为专注于对话时很容易飘走。“对,另外五个没问题。”
当然,洛基临时制作的燃料舱简直完美。我只需要拆下一个现存的给他当作样本分析。实际上,我把燃料舱交给他的船体机器人,他使用机器人进行测量,效果卓群。不管是位置还是大小,每个阀门的连接都恰到好处,分毫不差。每道螺纹的间隔都绝对均匀。
他晃晃甲壳说:“真复杂。”
我飘到固定在实验桌上的两个实验容器旁。一个里边模拟了金星大气,另一个里边是第三界的大气。在两项实验中,我尽量精确模拟,使用最准确的参考数据,这要特别感谢我带来的每一本人类参考书和洛基对于自己星系的了解。
“好吧,我们最新的成果是τ星虫-52。形势不错。”
“去他的吧。”我说着按下抛弃五号燃料舱的确认按钮。
“现在你多做测试,金星大气,第三界大气。”
燃料舱没有人类入口,有什么必要呢?只有阀门和进出的管道就够了。可是它们最大的直径也只有几英尺。我没有任何可以冲洗燃料舱的液体,我把收集的“十万加仑水”留在家了,所以只能在每个燃料舱上开一个孔,清出黏液,然后重新封好。
“我看着。”
我打开吸管上的夹子。“不,那只是人类的说法,我在向τ星虫-82.5致敬。”我吸了一口酒,嘴里仿佛着了火。伊柳希娜显然喜欢喝强劲且刺激的伏特加。
“那么,就这样吧。”我从气密过渡舱连接通道的这一侧说。
“是,必须的——”
“明白,遇到问题再联系。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通过船体机器人提供帮助。”
“没关系,吃吧!我们庆祝!”
至于安装燃料舱……靠。我已经明白第一颗螺丝最难拧。燃料舱具有很大惯性,所以安装孔很难对准。而且原本的燃料舱安装结构也已经被炸药炸飞。他们绝不会想到我在抛弃旧燃料舱后还要安装新的。炸药不仅是打开压板,还会截断螺栓,没人在乎对固定点造成的损伤。
“噢!”我说,“这提醒了我:我需要一种τ星虫生命保障系统,持续喂给它们充足的噬星体,保证种群存活,必须能完全自动化,独立工作很多年,重量不超过一千克。我需要四台。”
他在通道的墙壁间来回移动。“每项测试采用跟实际一样的气体,一样的压力,一样的温度,一样的太空死亡‘辐射’,一样的临近恒星光照。一样一样一样的。”99lib•net
“嗯,我想是这样。”我含混地说。从一项自杀任务中活下去,回家,拯救全人类,我应该更高兴才对。可是跟洛基永久告别会很难受,我努力把这件事先抛在脑后。
“不明白。”
我已经去舱外工作很多次了,可到头来都没有这一次累人。
我笑着对洛基说:“九号容器的载玻片是透明的,我们培育出了τ星虫-80!”
他用一只手抓起旁边的扳手并举在空中:“敬我们!”
“说来话长。”
“我高兴,高兴,”我说,“但我们需要达到8%,这样τ星虫才能在第三界存活。到那时我们才算成功。”
他看了一眼记事簿说:“你给我的这些数据,你确定是我掉头减速和到达波江b的时间,问题?它们没多久,太快了。”
“对,τ星虫-80,或者τ星虫-86,更稳妥。”
我用笔形电筒照进容器,仔细观察之前被噬星体覆盖的载玻片。我查看容器的读数,然后又看了看载玻片。
好好!”他常穿戴的连体服和工具带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不曾见过的一套装扮。
我关好气密过渡舱的内侧舱门,然后启动出舱流程。
他在目标A上的某处,不过我知道他能听见我的话,他总能听见我的话。几秒钟之后,无线电在噪声中传来他的声音:“什么事,问题?”
“总有一天我们会弄清为什么氮气会杀死τ星虫。”
对照我给他的燃料舱,他一共制造了三个完美的复制品,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材料。我的原始版本由铝制成。斯特拉特的团队中有人建议采用碳纤维船体,不过被她否决了。只能用经过充分验证的技术,铝制太空飞船已经被人类试用了六十多年。
我谦和地摆手。“再见,我的朋友洛基。”
我脚踩墙壁飘向繁殖容器,这将是揭晓答案的时刻,我应该从一号容器开始,每次检查一个。可是去它的顺序吧,我直接来到九号容器。
“不,”我说,“我们继续提高氮气含量,直到比例达到8%,这样就能在金星和第三界上都起作用,到那时我再进行每一项测试。”
“你,现在高兴吧。”他在自己的工作台上说。
箱子里装着三个拉链行李袋,每一个上面分别标着姓名:“姚”、“伊柳希娜”和“杜波依斯”。我猜他们根本没有换掉杜波依斯的个人装备,因为我一直没有机会准备自己的。
“啊?我这儿说的是燃料!别跑题!”
“进展顺利,问题?”
我把装备袋拉进宿舍,用魔术贴粘在墙上。这是三位逝者非常私密的物品,他们也曾是我的朋友。
我们两个沉默了一会儿。
“好好,”他说,“繁殖容器情况如何?”
洛基已经拆除了原来直接相连的通道,重新封住了万福玛利亚号的船体,再次把气密过渡舱连接起来,完成了最后的收尾工作。
“人类……吃东西庆祝?”
“找到了!”我说。
“抱歉,我有点激动。九号和十号繁殖容器!”
“你的繁殖场呢?”我说,“你都复查过了吗?”
可是话说回来,这是一项自杀任务,他们给我们的流食也不够返程食用。我有的吃的根本原因在于姚队长和伊柳希娜专家在途中丧生了。
“距上次睡眠多久了,问题?”
“你的燃料舱巨大,你有足够的氮气,问题?你如果需要,我可以把目标A生命保障系统的氨提供给你。”
这是俄语的“伏特加”。我怎么知道?因为我跟一群疯狂的俄国科学家在航空母舰上待了好几个月,这个词我经常看见。
这件衣衫上引出的袖子覆盖了手臂长度的一半,袖口处也有类似的宝石装饰,相邻的肩膀之间松散地连着编织绳。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他戴上了手套,所有五只手都覆盖着类似麻布的粗糙材料。
我苦笑了一下说:“我们能在50地球年内做到这些吗?”
“我可能清理得还不够彻底,留下一些黏液为活的τ星虫挡住了氮气。我猜是这样。”
“你在制造一台电力变换器?”
“我需要休息!我刚刚出舱工作了八小时!”
顶部排气孔所在的空洞周围镶嵌了一圈未经打磨的宝石,肯定是某种珠宝,它们有很多切面,类似地球宝石的切割方式,但是质量奇差,存在斑点和脱色的现象,不过个头很大,我打赌用声呐探测的话,回声听起来一定很美。
氙岩能造出上乘的气体压力容器。
我们最新的一代繁育结果来到了τ星虫-78。我忙于燃料舱的这些天,那个品系就在容器里繁殖。氮气占比的间隔是0.25%,也就是说某些容器里的氮气将头一次真正超过8%。
“同意,问题?”他更大声地说。
三个小时后,我总算把所有的新燃料舱都安装好了……嗯,算是吧。
“你的飞船比我的飞船加速快,你运动的速度更接近光速。”
为了摆脱这次任务的自杀属性,我耗费了大量时间。
我没有那么多食物。
我要回家了。
“你要把那袋液体给τ星虫,问题?”
他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东西在处理,此刻正在摆弄九九藏书网某个新玩意。
“恐怕不能。为什么要那么快,问题?”
“不需要氙岩,任何有强度的材料都行。我的飞船上有大量金属,熔化,塑形,给你造容器。”
我去检查燃料舱,任何活下来的τ星虫都会发现并吃掉噬星体,所以如果噬星体还在里边,那么燃料舱里就没有τ星虫。
不过我得说一句,洛基制造的割炬使用起来效果颇佳。一些噬星体,一束红外光,几片镜头,结合起来我手里就有了一束牛逼的死光,使用的诀窍就是把输出调小。不过洛基加装了额外的安全措施,他没用透明的氙岩制造镜头,而是确保其中保留一些杂质。镜头是可以透射红外线的玻璃,假如内部噬星体的红外光量输出过高,它们就会熔化,然后光束失焦,割炬就失去作用,我只得不好意思地让洛基再造一把。不过至少我不会切断自己的腿。
“你发出生气的声音,为什么,问题?”
我揉着后脖颈说:“我估计我们两个种族日后会再相见。我知道,人类想要了解关于波江b的一切。”
假如我只用133千克燃料(这是我剩余燃料舱能够承载的全部质量)进行这次长途旅行,最有效的方式是以0.9g的加速度行驶。我会走得慢一点,我经受的时间膨胀效应减弱,也就是说经历的时间更长。总之,我会用五年半的时间返回。
“好,他们会非常高兴。”
“一路顺风,朋友。”我说。
“好好。思维机器有信息吗,问题?有出自地球的科学信息吗,问题?”
“测试过。这个问题太蠢了。”他抓住身旁的一个扶手稳住身体。
“好好好!”
我飘出燃料舱,来到外边的太空中,顺着安全绳爬回到飞船外壁上。“不,我先把清理工作都做完,然后换一套太空服来封闭燃料舱。”
“对!在我的飞船上也培养一些!”
我把一团黏液甩进太空,真希望我可以用氮气冲洗燃料舱,然后结束这一天的工作。毕竟这种τ星虫完全不具有抗氮气性。可是那样做行不通。黏液有几厘米厚,无论我充入多少氮气,总会有一些τ星虫接触不到,它们的同胞构成了一道几厘米厚的隔离墙。
“三号燃料舱快清理完了。”
到目前为止割炬还没有熔融镜头,但是我不能掉以轻心。
我有足够的燃料回家吗?当然,我只要能摆脱鲸鱼座τ星的重力,最终就能回家。假如我不介意等上100万年,只需要几千克噬星体就够回去。
“你太苛刻了。”我用绑带把巨大的圆柱形燃料舱一点点安装到位。
我把噬星体分成大致相同的七团,然后排出氮气,在每个燃料舱挤入一团噬星体。接着,我又等了一天。
改造一种外星生命嘛,能出什么差错呢?
这原本是一项自杀任务。他们给我们的食物只够用几个月,情况就是这样。我一直在以合理的速度消耗食物,不过吃光以后,我就得依靠昏迷过程中服用的流食,虽然不好吃,但是至少营养均衡。
“哈……”
我拉上她的行李袋,把它留在墙上,然后飘到实验室洛基在通道里等待的地方。
他消失在自己的飞船里,关闭了过渡舱门。我返回万福玛利亚号,几分钟后目标A的船体机器人拆除了气密过渡舱的连接通道。
我从舱壁刮掉一层特别顽固的黏液,它渐渐飘离,我用刮铲把它拍出了洞口。“繁殖容器情况如何?”我问。
我做了大量计算,得出的结果却不讨人喜欢。
满打满算,我有三个月的正常食物和大约可以吃四十个月的糊状食物。在燃料充足的情况下,那些食物刚好够我活着回去,还会余下很少一点,可是要缓慢地飞行五年半的话,那些食物根本不够。
我打了个哈欠说:“我就要睡着了。”
我眨了眨眼睛。“你能做到?”
不过那没问题。燃料舱不需要承受压力,只需要存放飞船上的噬星体,没有别的用途,确保在飞船加速时承受住内部燃料的重量不解体并不难,换成木头材料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有道理。”我说。
“对。”我笑着说。
我们在相差几度的轨道上近乎平行地飞行。这确保我们都不会被对方噬星体引擎的反向喷射蒸发。等到分开几千千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朝任何所需的方向出发。
“对,我会经历四年。三年零九个月,因为我的时间压缩得没有你那么严重。”
我举起一升装的伏特加。“这是专门用于庆祝的液体。”
这套装扮会严重限制洛基移动的灵活性,可是话说回来,时尚本来就跟舒适和方便不沾边。
当你以六为基数思考问题,不经意地加六是正常的表现。
“两个燃料舱还有τ星虫。”
我已经出来六个小时,海鹰是一款结实的旧式太空服,它应付得来,我可不好说了。
“对,那是你要经历的时间膨胀,不好理解,但是那些数据正确,我核算过四次。你将在三年内到达波江b。”
飞船上仍然有一些氨气味,我猜就算是氙岩,也不能完全挡住气体渗透,这种气味恐怕会持续一段时间。
我耸耸肩说:“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处理繁殖容器和燃料舱……忘了上次睡觉是在什么时候。”
“是。把波江座的主序电幅转换成低效的地球直流系统。”
“是啊!”我说,“希望成功!”
“好,备份越多越好。”
我狠狠指向控制台。“这里有个严重的问题!我的燃料不足以保证我活着回家!少了60万千克,需要135立方米的存储空间,我没有那么多!”
“对,非常值得尊敬!”他说,“人类和波江座人共同努力,拯救所有人!”99lib.net
经过几天的消毒之后,我要进行一次测试。洛基给了我几千克噬星体来使用。我还记得“几千克噬星体”足以带给斯特拉特团队里每个人一份天赐的礼物。可是如今就好像“嘿,给你几千万亿焦耳的能量,还有需要再跟我说”。
“我们的学者会解决,你只要让我开个头就行。”
“哈哈,哦。好吧,别太激动。”我检查着十号容器,“嘿,十号也是透明的。我们有τ星虫-82.5啦!”
我双手叉腰,穿着宇航服摆这个姿势特别别扭,而且我失去支撑,从墙边飘走。不过这个动作很符合眼前的情况,“好了,三号燃料舱清理完毕。”
在此期间洛基登上他的飞船,努力打造一套泵浦系统,用来从他的燃料舱向我的燃料舱输送噬星体。我主动提出帮忙,可他非常礼貌地拒绝了。我登上目标A能有什么用呢?我的太空服承受不了那里的环境,洛基还得为我修一整套管道系统……得不偿失。
“好主意,别忘了清理燃料管路。”
我进入气密舱,钻进海鹰太空服,拿起超能火焰枪,别在工具带上,然后打开头盔上的无线电说:“开始出舱。”
“好啊,我骄傲,我是可怕的太空怪兽,你是漏水的太空液泡。”他指着繁殖容器说,“检查容器!”
为了防止飘走,那件设备被夹在他的工作台上,他手里拿着好几样工具,从多个角度对它进行处理。“这是地球电力设备。”
“要度过很长的旅途,我会很孤单。”我还没确定回家的途中是否休眠,为了保证自己的精神健康,我也许必须得休眠。绝对的孤独再加上只能吃无味恶心的流食,我也许真的受不了。但在归途的第一阶段,我显然是打算保持清醒的。
“我要在每艘甲壳虫上放一台,以防在回家途中万福玛利亚号发生意外。”
“现在做!”
“嗯……”我含混地说,“嗯,好……”
我来回摆摆手,有趣的是,这个姿势对人类和波江座人都表示同样的含义。“也许吧,我不确定。好多螺孔不能用,所以燃料舱安装得没有本来那么结实。”
我也把指关节放在氙岩上。“这叫‘撞拳’,不过没问题。”
他当然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英文,可以查询任何不了解的单词。“好,没问题。我们的书面语言简单——算是简单吧。只有26个字母,但是表现它们有很多奇怪的方式。那么我觉得实际上存在52个符号,因为虽然发音相同,但是大小写字母看起来不一样。哦,对了,还有标点……”
“有,我能给你。不过我认为笔记本电脑在波江b大气里没法工作,太热了。”
“你想现在就用氙岩堵住洞口,问题?”
“正在安装最后一个燃料舱。”我一边喘息,一边说,一边对准目标安装,就快完成了。
我的燃料舱已经全都清洁一新,重新封闭,然后被充入了大约100倍可以杀死残留的天然τ星虫的氮气量。最后我要让它们静置一段时间。我不会冒进。
他连蹦带走地沿着通道进入实验室。“为什么人类如此需要水,问题?低效的生命!”
在我的要求下,他把万福玛利亚号上的氙岩墙壁和通道留在原处,不过在各处开了几个一米直径的洞,这样我就能利用里面的空间。我觉得留给地球科学家研究的氙岩越多越好。
“现在你在容器里模拟完全一致的金星大气,然后继续对τ星虫-35进行详细测试,问题?”
“啊!不!”我飘到他的通道前,透过氙岩面对他说,“我要先繁殖出大量τ星虫-82.5。就是确保我们有足够的数量开展测试。我会在封闭的容器里培养出多个稳定的群落。”
“嗯,我知道波江座人私下进食,明白你们觉得看别人吃饭很恶心。不过,人类这样庆祝。”
他骄傲地挺起甲壳,上边覆盖着一层光滑的布衬,支撑起分布在各处的硬质对称结构,仿佛穿着铠甲,但又不是完全被覆盖。我认为它们不是金属材质的。
新燃料舱的材料是……一种合金。什么合金呢?不知道,就连洛基本人都不清楚,它是由目标A上非关键系统的金属混合而成的,他说主要是铁,和至少20种不同的元素融合在一起,算是一道“金属乱炖”。
我随后也许会在清醒的时候,花时间看看这些袋子里都有什么。不过眼下是庆祝的时刻,我要大口饮酒。
“暴躁、愤怒、愚蠢,距上次睡眠多久了,问题?”
再怎么刮擦、清洁、用氮气消杀或采取其他措施,都没法彻底清除五号燃料舱的τ星虫。不管我怎么做,它们都会存活并吞下我随后放置的测试用噬星体。
黏稠的甲烷和腐坏的细胞不成问题。如果我只需要应付这些,那么忽略掉就行。两万千克黏液盛放在200万千克的容器里?基本不值一提。
科学突破的感觉很奇妙,没有突然而至的大发现,只是朝着一个目标有条不紊地前进。可是老天在上,达成目标的一刻感觉太好了。
他把两只戴着手套的手爪扣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而不是通常摆出不屑一顾的姿势时发出的咔哒声。“不是永别。我们拯救星球,还掌握噬星体科技,可以互相访问。”
“不过那就是其他科学家的工作了,我们只需要τ星虫-80。”
“你测试过为电脑打造的保障系统,是吗?”
他挥舞着胳膊,手拍通道墙壁,简直像爆炸一样发出叫声!完全是随机的音符,没有任何辨识度。几秒之后他才平静下来。“好的!好!好好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