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真相大白(1)
目录
夜晚-真相大白(1)
夜晚-真相大白(1)
上一页下一页
“查理,你觉得她漂亮吗?我一直觉得她很美。现在,她还是很美。你觉得呢?”
“什么……?”
“她是你爸爸的老婆。他们是打仗的时候认识的。你爸爸被派到了意大利。他告诉过你,对不对?”
“这个事情对我真正的打击,几个月后才慢慢显现出来。在汽车上,我有的只是愤怒。愤怒,伤心。他赌咒说他对不起我。他发誓说他也不知道那个儿子的存在,但他知道以后,他觉得他需要担负起他的责任。我不知道他告诉我的事情里,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就算是我冲着他大喊大叫,你爸爸也总是有一套说辞的。
“你爸爸擅长于此。”
“我想你爸爸在打仗的时候,对将来感到害怕,他吃不准战争会持续多长时间。很多人战死在那里。可能她给了他一个安全的保障。可能他以为他再也回不了家了。谁知道呢?他是个很有计划的人,你爸爸,他总九九藏书是说,‘制订一个计划,制定一个计划’。”
接着,她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我。她是怎么发现这件事情的。她是怎么开始怀疑他的:家里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克林斯伍德的宾馆账单,他撒谎说他每次都付现金,这让她起了疑心。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她安排好照顾我们的保姆后,心情紧张的开车前往克林斯伍德。她在街道上来来回回的开,直到看到爸爸的别克车停在一幢看起来有些奇怪的房子的停车道上。顿时,她泪如泉涌。
对,爸爸提起过很多次。意大利,1944年底。亚平宁山脉。坡奥山谷。博洛尼亚省。
“他打棒球吗?”我的声音很轻。
“是,我曾经是。”
她停住了。
她转过身,目光停留在墙上那幅葡萄园的画。
妈妈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的双手正在帮那个妇人梳头发。
“是啊,你是对的,”她轻http://www•99lib•net声说,“人不可以有两个老婆。”
“是的。”
穿着浴袍的夫人打开一个小抽屉,从中取出一些文件,快速翻阅起来。她真的就是我妈妈说的那个人吗?她看上去确实像意大利人。她的年龄也符合。我试着去想爸爸和她在一起的样子。我试着把他们想成一对夫妻。我对这个女人的存在,对这个家的存在毫不知情,但我还是可以感到老爸在里面的踪迹。
让我怎么解释这句话呢?我做不到。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妈妈的鬼魂告诉我的,当我站在那间奇怪的,墙上挂着葡萄园风景画的公寓里。
“他们的儿子。”
我的声音因震惊而显得格外尖利。
“他求婚了。你答应了。”
“我不明白,”我回答,“爸爸不是写了那封信给你吗?”
那个妇人把梳子放下。妈妈也松开握着她的手,把手指交叉在一起,放在下巴下。
“她是那边一个
www.99lib.net
村庄里的人。家里很穷。他是个士兵。你知道这种事情的。你爸爸,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说,他很……英勇?”
“我浑身发抖,查理。每迈出一步,都需费很大的力气。我悄悄走到一扇窗下,往里张望。他们在吃晚饭。你爸爸的衬衫敞开着,露出里面的背心,就像他和我们在一起那样。他慢慢吃着面前的食物,不紧不慢,很放松,就像他一直住在那里一样,他还把盘子递给那个女人,还有……”
“他怎么可以有两个老婆呢。”
“你肯定你想知道全部吗?”
她叹了口气。“当意识到战争就要结束了,我猜他需要调整他的计划——也就是回到他的老计划,娶我。危险消失以后,情况也随之改变,查理,所以……”她一边说,一边从那个妇人的肩膀上捋起她的头发,“他就抛弃了她。”
我脑袋发晕,人好像在往下掉。就算已经隔了那么长时间,藏书网现在和你讲起这事,我仍旧很难把这些话说出来。我的爸爸,那个要求我站在他一边,要求我完全忠诚于他的爸爸,他有另外一个儿子?
我有些晕眩。“你是什么意思,他的老婆?你才是他的老婆。”
妈妈无助的望着我。
她停顿了一下。
我摇着头说:“但是,为什么你……”
“一个……儿子?”
她是你爸爸的老婆。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点了点头。
“查理,”她几乎要哭了,“我真的不知道。”
那个妇人吸了吸鼻子。她的眼睛有些红肿,充满了倦意。她完全没有理会我,但妈妈说话的时候,她好像在倾听。
“你爸爸一直要我做的,就是她做的那种意大利通心面,”她吸了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至今让我想起来就难过。”
“他看起来比你大几岁。”
“我坐到他的汽车里。我让他把所有的玻璃窗都摇上。我不想任何人听到我们的谈话。然后我就发九-九-藏-书-网作了。我的发作让他无法再说任何谎话。他最后彻底坦白了她是谁,他们是如何遇见的,他是如何计划的。我的头在打转。我的胃难受的利害。我几乎无法坐直。查理,你知道,对婚姻人们总是寄予很大的希望,谁会想到自己这样被人给取代了呢?”
“他从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查理。他什么人都没有说。但好多年后,他又找到了她。或者是她找到了他。最后,他把她弄到了美国。他开始了另一种生活。他还买了第二栋房子。在克林斯伍德。就是他开了第二家店的地方,还记得吗?”
“我很抱歉,查利。”
她慢慢点点头。
“那晚我开车回到家里,查理,”妈妈说,“我坐在上街沿上。我等着。我都不想让他把车再开回到我们的车道上。他是午夜以后回来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透过车窗玻璃看到的他脸上的表情,当时他的车头灯正照在我身上。我想,那一刻,他明白他的事情被戳穿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