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卷
十五、棋坛历史开新页——写在全国象棋大比赛之前
目录
梁羽生卷
梁羽生卷
梁羽生卷
十五、棋坛历史开新页——写在全国象棋大比赛之前
梁羽生卷
上一页下一页
如果不是临时有什么更改的话,全国象棋大比赛后天(十二月十五日)就要在北京开始了!这是象棋坛空前的盛事,全国性的大比赛,在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
国际象棋有“特级象棋大师”“象棋大师”等称号,每三年举行一次世界冠军争夺战,制度也比中国象棋严密。关于国际象棋,我以后再写一篇。世界象棋冠军的产生,也是很有趣的。
昨读十二月十三日《三剑楼随笔》梁羽生先生的《棋坛历史开新页》一文,具见梁先生对于象棋艺术的发扬光大,极其爱护热望。他同时希望我国象棋界加强严密组织,树立评选制度,参考日本棋院的办法,采用新的体制,把象棋运动推进到一个新的阶级。这一呼吁,不啻是象棋界共同的心声。只就发扬国粹而言,一个修明的政府,对于象棋运动之奖掖与提倡,是决不应予以漠视的,必须具体切实地扶助象棋运动之发展。我们希望梁先生继续挥动生花妙笔,倡导此项理论,以促其实现。

附录:棋坛掌故二三事——请教梁羽生先生

过去因为交通不便与九九藏书网各省军阀的割据,更加上成名好手的保名避战,事实上全国性的大比赛也不可能举行。这次的全国象棋大比赛,却是先由各省市公开选拔赛选出代表,即算是最出名的棋手,也都要参加选拔,才能取得代表资格(例如杨官璘,就是以七胜三和的成绩,在广州市十一名选手中荣获第一,而当选出席全国棋赛的广州代表)。所以经过这次大比赛所产生的“棋王”,那自然是名符其实的全国棋王了。
确立评定等级的制度有个好处,即可以确定谁有资格做专业棋手。以上述的分级法而论,上五段的可称“高段”,可入棋院做“研究员”,也有资格做各县市文化宫的象棋指导。上七段的有资格做棋院院士。现在还没有经过比赛,照我个人的看法,杨官璘有九段资格,香港的曾益谦、上海的何顺安等可以有八段的资格。
我和香港的象棋名手多数认识,谈起全国大比赛的事,他们都很兴奋。我们也谈过组织和评级的问题。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意见,可以将这次大比赛的前十名,授以棋院院士或象棋大师衔,正式组织棋院,由政府培养专业棋手,地位和其他艺人一样,让他们完全不需顾虑生活,而专心研究棋艺,并经常作公开表演九*九*藏*书*网赛,满足棋迷的要求。事实上,政府也正在培养专业棋手,例如杨官璘和陈松顺在广州文化公园供职,卢辉在广州文史馆,他们都是以象棋的一技之长,获得国家的培养的。
梁先生在那篇随笔里,谈及二十多年前在港举行的华东华南象棋大比赛,华南代表李庆全、冯敬如两位以粤省季军和殿军的资格出席,所以梁先生认为“不算正式的冠军较量”。本来这是无关宏旨的插话,但既然作为棋坛掌故而谈,我必须指出梁先生此一段叙述,是与当年的事实不符的。据我所知,当年东南大赛的缘起,是香港的华南象棋会(一九二九年成立,会长是粤东三凤之一、年近八秩、健存居港的曾展鸿先生,亦即当代著名高手曾益谦之尊翁,黎子健之宗师)于一九三○年六月函邀上海万国象棋会谢侠逊先生以电讯联络举行比赛。谢君以此项办法虽新颖可喜,但时间及手续方面困难很多,提议推派周德裕、林奕仙两君南来观摩。港方欣然承诺,于是东南棋友首次联系之大比赛遂告实现。华南代表,原定黄松轩、李庆全两位(冯敬如因有怯场毛病,未获选取)。不料开赛前夕,黄君因母病沉重,不能来港,临时改由冯敬如瓜代。当
www•99lib.net
时并非以冠军或殿军的资格挑选的。其实所谓“四大天王”的名衔,是一九三二年广东全省棋赛以后产生的。羽生先生对于当年情况,大约不甚清楚,所以就不免失诸臆度附会了。
谈到评选制度,我也有一个不成熟的意见,可以仿日本的九段分段制,全国冠军是九段,每段约差三分之一步数。即九段可让初段单马或“三先”,让二段两盘单马一盘“二先”,让三段两盘“二先”一盘单马,让四段“二先”,让五段“一一二”(即两盘一先,一盘二先),让六段“长先”,让七段“先相先”(即三盘中让两盘先),与八段“平先”。至于要让到单马以上的,那便不入段了。这只是个人不成熟的意见,也许全国比赛委员会已有更周密的计划。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能多听一些香港棋友的意见。
其次,羽生先生在其大作里又谈到当代棋手实力方面,认为:“照我个人的看法,杨官璘有九段资格,香港的曾益谦、上海的何顺安等可有八段资格……”云云,此一“看法”能否成立,就大有商榷余地。据我们所知,去年穗港棋赛,杨官璘对曾益谦之役,不过平分春色,较前则何顺安尝败于曾君手下。香港棋坛名手,与曾君实力相培者,尚
九*九*藏*书*网
大有人在。据港九国奕会理事长欧阳长先生于本年度全港棋赛颁奖席上说过:“目前本港棋坛,高手云集,阵容鼎盛,实力强劲,为各地之冠。任何外埠棋友,如组队来港比赛,本会将予热烈欢迎,……我们且对港队之水准具有充分信心……”此话骤听似觉夸张,但若揆诸实际,却并不过分。试观年前港澳棋赛,今年的港台棋赛,港队均以绝对的优势制胜,可见一斑。我国散居东南亚各地之侨胞数千万人,其中棋艺超卓能够见诸经传者寥寥可数,而香港以一隅之地,拥有实力可以晋入如羽生先生所谓“八段”“九段”资格之棋手,却可动辄以十数计。羽生先生既然“和本港象棋名手多数认识”,应该不至于一笔抹煞香港棋坛的地位。人是感情的动物,有时总不免会“阿其所好”,但“奖饰过情”,就不见得会令人折服。所以对于羽生先生的“看法”,我虽然自叹老夫耄矣,仍然未敢苟同,这就难怪一般棋友们对此纷纷论列了。羽生先生高明不知以为如何?
中国象棋虽然很流行,可是一直没有严密的组织与评选制度。日本围棋有九段分段制,有棋院组织,比起中国的象棋,那是精密得多。我们谈起象棋好手,虽然也常有“一流头”“二流尾”等说法,藏书网但根据什么标准来分“一流”“二流”,却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没有大家公认的分级标准。我不知道这次全国大比赛之后,会不会产生全国象棋院的组织,但我希望能因此而把象棋运动推上一个新的阶级,在组织和评级上都能创立一个新的制度。
文/何鲁荫

1956.12.13

这次全国象棋大比赛的冠军,最“热门”的是杨官璘,但正因为太“热门”了,我很怕他心理紧张,反而会有失手。不过他是身经数千战的棋手,也许我的顾虑是多余的。
过去,虽然也有许多名闻全国的“棋王”,也有人荣获“国手”称号,但到底不是经过全国公开比赛而获得的,所以是不是全国第一,尚未能肯定。即算地区性的冠军,也多是成名好手较量的结果,而不是经过一级级选拔赛“打出来”的。例如二十多年前在香港举行的华东华南象棋赛,华南的选手是冯敬如和李庆全,冯敬如是当时广东省单人象棋赛的季军,李庆全是殿军,第一名的黄松轩和第二名的卢辉都没有参加。我不是说冯李二人的棋艺比黄卢低(事实上冯敬如的实力恐怕还在黄松轩之上),而是说那不是“正式”的各区冠军的较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