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目录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保罗把咖啡杯放一边。
“其中有一个人认识他。”
保罗说:“喂……我是德瑞克……”
卅秒后,亚瑞尔医生来听电话。
梅森挂上电话,转向保罗,“保罗,你在警局有管道……”
“戴拉,”梅森说:“她现在是有钱阶级,所以得严加保护。”
“谁知道。”
“没有。”
“我是说记者和其他人。”
“道格拉斯·希朴纳?”
“说下去。”
“结果如何?你是要给我看你办得有多漂亮吗?”
“美国政府。”
“你认为伊莲娜是干走私的?”
“我没要你去做,我只叫你去打探消息。我不管你怎么做,我只要这些消息。”
“好吧!我会去安排。”
“你是指新闻记者?”
“你告诉我这件事了,”梅森不耐烦打断道。
“等一下,我去接另一个。”
“没人知道她在哪。”
“我懂你的意思,这要费一番手脚,不过我想可以办到。”
梅森点点头。
“现在呢?”梅森不耐烦道。
保罗放下电话,疲倦的叹口气,“戴拉是怎么回事?”
电话铃又响了。
“我想该把她移到一个没人可以找到她和打扰她的地方。”
“这件走私的事,给这整个情况一个新的局面,保罗。”
“三个女人中有一个会跑单帮——有时不太多,有时会多点。”
“动用你所有的关系,不必怕花钱,找出那具尸体是谁来,可能是自杀,武器是什么?武器在哪?死了有多久了?找出希朴纳99lib•net住哪。找到他的车,查清他的行动……”
保罗拿起电话来说,“好的,说吧……”
“结果呢?”
“勒索?”梅森问。
派瑞·梅森到保罗·德瑞克的办公室时,已是将近十点了。
“好的,我要回家了,你上哪?”保罗疲累道。
“你不是指警方吧?”
“美国海关悬赏给发现走私的人。如果说一位太太走私一颗一万元的钻石,这是很安全的事,除非有人向政府告密。”
“多久以前的事?”
“我是说没有给你的消息,你最好尽快行动,我很关心我当事人的健康。”
“于是希朴纳放出话去,人们会有不同的反应,有人会付钱要他闭嘴,有人会绕道别处去,一等事情平息下来再说。如果摆不平他,偏偏走私的数量又很大……”梅森耸耸肩。
“是警方发现尸体的?”
“譬如说一位钻石进口商,建立了一个很好的走私系统,走私过不少宝石。海关没逮到过他,但道格拉斯逮到他。这批珠宝藏在非常隐密的地方……”
“我如何能找到道格拉斯?”梅森说。
“当然,”医生小心道:“不过她很特别,似乎神智清楚,很有幽默感,而且……”
“那更有趣了。”
另一个电话又响了。
保罗说:“你知道有些人去欧洲做什么。”
“她并因走私被逮捕过。”九*九*藏*书*网
“是的。”
“所以应该事先防范。”梅森坚持道。
梅森拨了一个号码说:“我是派瑞·梅森,请亚瑞尔医生听电话,尽快接通,这是紧急事件。”
“她的进步很令人满意。”
梅森抓起电话来对总机小姐说:“快!给我接外线。”
“他们可能会找到。”
“我也是,多谢你提醒,再见。”
“是希朴纳?”
“领赏?”梅森反问道。
“是一对交头鸳鸯发现的,尸体躺在一丛浓密的灌木下。”
“医生,我很关心我的病人。”梅森说。
“他过去是个职业赌徒。有一阵子玩扑克牌。他是个可靠、精明、俐落、讨人喜欢的人,声音迷人,个性……”
“怎么回事?”
“对啦!”
“伊莲娜·希朴纳?”
“立刻。”
“他于三个月前在回来的船上遇见伊莲娜·柯宾。”
“警方刚才在西拉·维斯塔公园发现一具尸体,尸体距伊莲娜裸奔的地方只有一百码。”
他沉默了约有廿秒,听对方说话,然后说:“这件事很重要,随时跟我联络,再见。”
“此刻有不少人在问这个问题,”保罗说。
“有人通风报信,结果她被逮到了?”
“她跟道格拉斯·希朴纳变成好朋友。你认为道格拉斯追求她是为了接近她?你想道格拉斯·希模纳知道她带进来一批珠宝的事?”
藏书网
廿四到卅六小时前的事。”
“怎么回事?”
“我要你知道的便是道格拉斯·希朴纳的背景。他在两年前去欧洲。他以为可以在船上做点赌博生意,后来发现很难,因为大的轮船公司不喜欢职业赌徒赚旅客的钱,于是希朴纳以他彬彬有礼的态度,丰富的常识,开始用他的眼睛和耳朵。他在途中交朋友,跟在欧洲的朋友保持联络,他表现出对珠宝行情很了解的样子,我猜他对钻石知道不少。”
“我派我的一个探员去拉斯维加斯,他带了一批他的照片。我们都放大了,而且放得很好……”
“政府收到密告后会检查她的行李,找到钻石后充公,罚她钱,如果她想要回她的钻石,她得买回去。政府可以赚一票,政府为了保持告密来源,自然会奖赏告密的人。”
亚瑞尔医生想了一会说:“好吧!世事是很难预料的。”
“还没认出来,只知是具尸体,脑后有个子弹洞。”
“也许——还有其他人。”
“使事情更复杂了,他是干这种营生的人,当然对那百分之廿的奖金有兴趣。他交朋友的目的便是打探消息,专找中年女人下手,她们会认为他是个好舞伴……然后变成好朋友。她会告诉他要买礼物给她姊姊,如果能不付税的话是多么便宜。她会问他意见如何。他当然会劝她买下来,他便把她的名字和东西数量记下来。一旦开始这百分之廿的营生,又可以开辟另一条财源了。”
“也
九九藏书
许,道格拉斯·希朴纳是怎么回事?”
“警方无权找她,她只是??在月光下漫步,她也不是光身子的,甚至不能以妨害善良风俗来逮捕她。”
“脑后有个整齐的子弹洞,看来子弹是穿过脑壳。”
“当然。”
德瑞克砰地一声把电话放下去,对另一个吼道:“紧急事件。如果我五十分钟内没打给你,你再打过来。”
“白天是职业妇女,晚上住在旅馆,由你的人看顾她。”
这位侦探正卷起袖子,坐在桌后,一面吸着咖啡,一面拿着电话筒在听着。
“对啦!”
“有趣得紧。”
“尸体怎么样?”
“向谁?”
“你知道怎么样了吗?”
“要避免?”
“她还在替你工作?”
“你是说没消息?”
“我知道,我要你了解情况,我的人到了拉斯维加斯后,动员我所有的关系,你想想看一大票人在拉斯维加斯工作的情形。”
“我知道这种病人需要尽量避免精神震惊。任何感情的激动都会引起很坏的结果。”
“我不那么担心。你……?”
“你是说亲戚?”
“是呀!他已经有一年没看过他,但他认得他,知道他干什么营生。”
“多久以前?”
“不是。我们想这位希朴纳跟赌博或许会有些关系,于是把他的照片出示给几个我们认识的郎中看,这机率可是百万分之一,但我们还是这样进行,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我懂了,”梅森冷冷道。
“我想一定会有人找上来。”
“快说九九藏书网。”
“伊莲娜很可能干过不少次,她有一、两次遇上麻烦。”
“领赏。”
“什么?”
他把电话放好后,转向梅森,脸上掠过一丝兴奋的神色。
“我认为该让她到一个没人会打扰的地方去。”
“警方会查的,我们比不过他们。”
“做钓饵?”
“新闻记者,他们要好好报导一番。一位记不起她的新婚之夜或她的蜜月的新娘子。”
亚瑞尔医生想了一会说:“对不起,我今天有点笨。有可能,是的。”
梅森进来时,他向他点点头,放下咖啡杯说:“拉斯维加斯正有重要的消息报告过来。我动员了一队人。我叫他们每个人一有消息便打电话过来。拉斯维加斯没有结婚记录。我记不得什么事告诉过你,什么还没有。事情来得太快了。喂……喂……是的……他做了,好吧,继续试……好的。”
“谁?”
“我到没人能找到我的地方去,直到伊莲娜搬走,查出尸体是谁来。换言之,我明早才出现,我会在平常的时间出现在办公室。别浪费时间找我,因为你找不到的。”
“三、四年前的事。”
“当然。”
“如果他知道有人购买一大批珠宝,却不想付钱给山姆大叔,他这趟旅行便值回票价了,因此他常去欧洲。”
“据我所知,感情打击会造成不幸。”
“他们寄明信片回去,带纪念品回来……”
“据我所知,感情打击会使病人失去平衡……”
“当然,这是紧急事件,还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