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目录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问了她的背景之后,梅森说:“你认得道格拉斯·希朴纳?”
“没问题,”她说:“莎蒂坐在车中等。保罗派一个人陪她。你要她上去时就走到窗旁挥挥你的手帕,保罗的人会看到,他会带她上来。”
“希朴纳先生在那天晚上来找你?”
“各位陪审先生,女士,”他说:“我们要提出证据来显示道格拉斯·希朴纳从事的职业是很特别的,他是靠领取海关奖金过活的,他替海关收集走私的情报。
“因为若证人出现在这幢建筑物内,她很可能在还没作证前便被杀掉。我要说明的是韦伯里·雷奇和伊莎·毕蓝是合伙人,而且是这个走私集团的重要人物……”
“八月十六日。”
“证据是道格拉斯找到这些宝石了,而且知道走私者的身分。”梅森说。
莎蒂·倍森一眼望见那堆宝石便喊道:“你找到了!你找到了!这些宝石便是道格拉斯打电话告诉我的,他告诉过我……”
“同理反对,”汉密顿说。
“我们要说明的是被告伊莲娜听从道格拉斯·希朴纳的指示,搬去跟伊莎·毕蓝住。
“是的。”
“且慢!”汉密顿说:“我反对这种暗示性的问题。”
“秩序!秩序!”庭丁喊道。
当梅森走进法院时,戴拉正等在门口。她递给他装着宝石的雪米皮袋子。
“他想得到最后一笔赏金,好买那家进口公司,于是找被告做助手,要她扮演一个嫉妒的情妇,住进苏珊妮·格杰隔壁的三六〇号公寓,他认为苏珊妮·格杰是走私集团中的一分子。
“当然,”汉密顿退让道:“那是一般规定。不过,在本案……”
“何时?”
“我们要说明的是道格拉斯·希朴纳离开贝林达公寓是走送货电梯,他以假名租了一幢公寓做为藏身地点。他被一些以为他拿了这些宝石的走私贩子跟踪。我们要说明的是他在他的公寓内被那些人逮到,给他注射一大剂吗啡,扶持他,他们不仅搜索过他,而且搜索过他的公寓,他被挟持一整天,在他死前又被www.99lib.net注射第二针吗啡。由于他们找不到宝石,便把他杀了,并嫁祸给被告伊莲娜。”
“我要显示证人对被告的偏见,”梅森说。
“他从后门溜出去,回到他藏身的地方。我想他不知道有人跟踪他,否则他不会去应门。他以为是别人来找他,就在他把门打开时,他被逮住了,立刻被注射了一剂吗啡。”
“不要自动供给消息,除非问到你,”莫伦法官说。
“一切顺利吧?”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他告诉你他会死吗?”
“我洗过澡。”
苏珊妮·格杰走向证人席时说:“法官大人,我急于上证人席,因为检察官拒绝我……”
“且慢,”汉密顿说:“我反对,这是不适当的审问,这问题是无关紧要的,证人不报警道案子完全无关,如果她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自然不用报警。”
莫伦法官说:“本庭要休息十分钟。本庭要跟被告律师和检方辟室另谈。梅森先生,我建议你把那些宝石收起来,如果你要用它们作证据,最好交给书记官保存。
“听过。”
“伊莎·毕蓝!”汉密顿嚷道。
汉密顿说:“法官大人,我反对这种听说的死亡宣告,即死者道格拉斯告诉任何人说他的性命危险或他找到任何宝石。”
梅森说:“我只是要给陪审团看我要证明的东西,法官大人,我要陈述的是他以为贝林达公寓的管理员韦伯里·雷奇是走私集团中的一分子,因此苏珊妮·格杰也是其中一员,因为她经常往返欧洲。等他找到宝石后,他才发现他认错对象了。他在一个非常隐密的地方找到宝石的,那地方很不容易侦查出。然而,在他一踏进那个藏东西的地点时,他触动了警报系统,他知道自己被困住了,如果他离开公寓时被逮到身上带着宝石,那是必死无疑的。
“在本案,”莫伦坚决的说:“你让证人雷奇上证人席,你并未问他有关听到苏珊妮·格杰和被告之间的谈话。后来你又要求他上证人九-九-藏-书-网席,本庭准你这么做。因此本庭认为被告律师要苏珊妮·格杰小姐第二次上证人席是合理的要求。检察官先生,我重复,在本案特殊的情况下,本庭命令格杰小姐上证人席。”
“谈过。”
“没有证据,没有事实。只是我的直觉。我要说明……”
“在他死前你跟他谈过话吗?”
“说了。”
“不知道。”
“我们也要告诉各位他曾经是个赌徒,他知道美国政府以充公的走私物品百分之二十的价值给告密者奖金。那是他的职业。
法庭内挤满了旁观者,大家纷纷低语,为庭丁制止。
“别管这点,”莫伦法官说:“你上证人席吧。你已经发过誓了。你用不着自动供给消息,你只要回答问题。万一有不当的问题,我们会给检方机会反对。”
莫伦法官说:“反对有效。你最好提出更多的证据来才能这样问。”
“我没机会……”
“后来你回到你的公寓?”
“且慢,梅森先生,”莫伦法官说:“格杰小姐,你一再制造骚动,本庭特别派一位庭丁坐你旁边。你要控制自己,不许再打扰本庭的进行。如果再轻举妄动,将视你为蔑视法庭,懂吗?”
“我反对在陪审团前提出这个证据。”
“你如何能证明这些事?”莫伦法官问。
“证人安静,”莫伦法官咆哮道。
梅森突然从他外衣中雪米皮的皮袋,把里面的宝石哗啦啦倒在桌上。
“于是他锁上公寓的门,打电话告诉他的助手说他找到的东西,而且他要把宝石藏在一个隐密的地方,这些事都得立刻做好。
陪审员都直起了颈子。
梅森说:“这是状况的一部分,是将死的通告。”
“找走私的宝石。”
“很好,重组你的问题,”莫伦法官说:“反对有效。”
“你在八月十五日回到你的公寓时,发现有人闯入并破坏东西?”
“是的。”
“苏珊妮·格杰经常往返欧洲,她带回来许多颜料,这些颜料管是很理想的藏东西的地方。”
梅森说:“你听过雷奇先
www.99lib.net
生的证辞?”
“是的。”
“你的壁橱可能藏人吗?”
“他到我公寓来检查损害的情形,命令门房和女佣把它清干净。他问我是否要报警,我告诉他我不要。”
“很好,”莫伦法官说。
“我跟他是合伙人。”
“你用不着引用这个规定,本庭非常熟悉,如果你的法律研究得透澈的话,你应该知道法官为了维持正义,有权审问证人,以求水落石出。”
“我们要提供这些宝石做证据……”
但莎蒂·倍森的惊呼已落入大家眼中。
汉密顿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说:“法官大人,被告律师想以走到窗口挥动手帕来引起陪审团的兴趣,这简直是无聊。”
“绝对不可能。我看过壁橱,还打开过一个箱子,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些衣服来挂上去。里面没有人。”
“一点不错,你以为她的壁橱为何比这幢建筑物内其他公寓的壁橱要少三尺半?”
“我们要说明的是道格拉斯在死前终于查出了真正的走私集团。道格拉斯还有一位女性同谋,她跟他合作已有一段时间。道格拉斯确实找到一堆宝石,因此他跟这个女人联络说他的性命有危险。
梅森走到法庭窗口,挥动手帕说:“法官大人,我只是叫我的证人上来。”
“在他来之前,你洗过澡?”
“为什么?”
“又来了,”汉密顿嚷道:“被告律师做公开声明时,把它弄得像廉价小说一样,然后又污蔑检方的证人,叫他停止这种话,要说这种话得拿出证据来。”
派瑞·梅森站起来,“法官大人,被告这次要向陪审团发表声明。”
汉密顿跳起来,“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他问,大步向前。
“是的。”
汉密顿轻视地微笑,对他的一个助理耳语,然后背靠在椅上,无声地笑着摇头。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去世?”
“反对有效,”法官说:“被告律师确是辩才无碍,他现在是在说故事,而不是叙述他要证明的东西。”
“检方停止作证。”汉密顿说。
“这些宝石正是伊莎
99lib•net
·毕蓝描述的,”汉密顿说:“这些宝石是在被告的东西中,这正显示了被告……”
梅森说:“我的证人等在楼下,她会证明一切,我只要朝窗外挥挥手帕,这位证人就会上来。”
“规定被告律师不能一次又一次的审问证人,他得一次问完。”
莎蒂·倍森走上证人席,举起手来发誓。
莫伦法官坐上他的法官席,庭丁要大家安静。
派瑞·梅森平静地站在陪审团前。
“本庭休息十分钟。”
“法官大人。”汉密顿打断道,“这样的叙述是不适当的,被告律师只有权描述他要证明的证据。但他现在是在建立一个悬疑故事,像电影中的情节。他无法证明这些情节,他在谈一个死人的想法和感情。他是在描述听闻的事。他是……”
“有任何证据、事实,使你相信是做的吗?”
“那正是我在做的事,”梅森说:“我要证明给陪审团看道格拉斯·希朴纳找到宝石了。”
“我告诉雷奇先生。”
“做什么生意?”
梅森转向证人,他捡起盖在宝石上的一张纸,露出那一堆宝石来。
“多谢,好了。”梅森说。
她紧闭着嘴。
“什么规定?”莫伦法官问。
“然后他打开门,走入大厅,以为会被逮住,被搜索。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没有人骚扰他。他以为他身上没宝石便可无事,于是跑向送货电梯,按电梯的钮。心焦地等着电梯上来几分钟时间好像几世纪一样。
苏珊妮·格杰跳起来要说什么,立刻被坐在她旁边的庭丁制止住。
莫伦法官严厉的打断道:“被告律师和检方可以在其他时间来辩论,现在不是辩论的时候99lib•net。”
“不是现在,不是这种态度,也不是在这个地方。”法官说:“安静坐着。梅森先生,继续你的公开声明。”
“法官大人,”汉密顿说:“我们反对这项请求,一般规定……”
“这正是我要做的,”梅森说:“我的证人已经进来了,倍森小姐,请上前来发誓。”
汉密顿跟他的助理低声说了几句话后说:“没问题。”
“法官大人,”梅森抗议道:“我是在证明发生的情况。我会请一位证人出席,她可以作证这一切的事情。”
汉密顿很生气道:“法官大人,我反对这种叙述,被告律师无权这么戏剧化。”
梅森转向法官,“法官大人,这是一个死亡宣告,因此吗啡成了重要的证物,希朴纳很明白的告诉证人,他怀疑自己可以活着离开公寓。”
“法官大人,法官大人,”汉密顿嚷道:“我反对,被告律师不应在陪审团面前表演,他只能告诉陪审团他要证明什么。”
“无效,回答问题。”
“结果呢?”
“不过,他在死的时候,正在从事最后一次这种工作,他要被告帮助他。他在追查一个庞大的走私集团,他们非法走私宝石到国内来。
“他跟被告很熟,他们曾好几次谈到结婚的事,但伊莲娜要他停止做这种事,他答应在他们婚后买下一家进口公司,停止他这种自由侦探的工作。
“好,你下去吧,”莫伦法官说,他的态度显示他很困惑。
莫伦法官说:“本庭决定在目前的情况下,没有理由开棺验尸。不过,本庭要说的是一位验尸官的责任不仅是在决定死亡的原因,还应发现其他任何有关的原因。除非有新的证据显示死者是被挟持而注射吗啡的,本庭才会考虑此事。据我所知。被告律师希望再问苏珊妮·格杰证人一些问题。”
“我们要说明的是道格拉斯·希朴纳弄错对象和藏宝石的地方了。我们要说明的是真正走私宝石的人和藏宝石的地方。
“因为我很满意……”
“你向管理人员抱怨过?”
“你告诉过雷奇先生,被告在隔壁公寓监视你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