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目录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上一页下一页
建筑物有个四方形的小客应,墙上挂了一个牌子写道:“经理——一〇一号”还有个箭头指向一〇一号公寓。
梅森领头走向电梯,电梯吱轧作响的升上二楼。二楼通道的灯光很昏暗。二二〇号门底有条缝,但没光透出来。
“用钥匙呀!”
他转向公寓的经理,一个年近五十岁,相当丰满的女人,她正站在门口看着,听着。“我们要查封这地方,谁也不准进来。你现在出去,我要这三人也出去。你把钥匙给我,我要打电话给局里。”
当他们走进电梯后,保罗背靠在壁上,从袋中掏出手帕来频频地擦汗。
电铃响着。
那女人走出去。
她点点头。
梅森耐心的说:“才来一会,我忙着上法庭,准备审判的事,我还没机会去……”
保罗小声道:“这事做得太过火了,万一有人看到我们……”
戴拉立刻跟进去,保罗犹豫一会,很不情愿地跟进去。
她无言地把四支钥匙拿给他。
何康伯的脸上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且慢!”何康伯说:“这些东西都是证据。”
戴拉把手指摆在唇上,“嘘!”
“我知道,”梅森说:“伊莲娜告诉过我……不过我想过是等她上证人席再说吧。”
“派瑞,我们去跟经理讲讲,别干什么犯法的事。”保罗说。
梅森以一个溺爱孩子的父亲跟一个非常笨的孩子说明一件简单的事情的态度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的藏书网当事人伊莲娜·希朴纳是道格拉斯·希朴纳的遗孀吗?她当然会有公寓的钥匙,这儿是她渡蜜月的地方啊!”
“我们怎么会知道?”何康伯组长问:“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打电话说她认出报上道格拉斯·希朴纳的照片是她的房客,而这位房客有好一阵子没露面了,我们才不会到这里来的。”
公寓里面像被洗劫过。抽屉拉开来,柜子是打开的,碗盘堆在地上,衣服到处堆着,报纸被随便的拧成一团丢弃着。
“老式房子,”保罗说:“我们要怎么办?”
“我们要调查一下,我要跟局里联络,来取指纹,把这所有的东西清出来,我们不要任何人弄糟现场。”
何康伯组长说:“也许你能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这地方怎么会乱成这副德性?你不会因列清单而把东西拉出来吧?”
电铃又响了。
“那么你为何不问我呢?”梅森生气道。
梅森说:“我有办法应付。”
“在我跟经理说话之前,我得确定我要说些什么,”梅森说。
“当然,”梅森说。
门的右边有电铃,梅森按铃后,听见屋内有电铃的回音。
梅森说:“开始写,写任何东西都可以。”
“有什么用!出去!我要去叫人来收集指纹。现在出去,别回来,等我告诉你们说可以回来再回来。”
“出去!”何康伯对梅森说。
“我要。”
“看情形。”
声音接近了。
九九藏书网“你也不过是刚到这儿而已,”何康伯说。
“我们一直在找他住的地方,总算找到了。”
“不知道。”
“是呀!我一直很忙。”
通道的空气不好,飘浮着人家炒菜的味道。有房客在看电视,电视的声音很清楚的传出来。梅森掏出钥匙来,他拿那支开启大门的钥匙,试了一下,没结果。他又试了其他三支,最后一支很顺利的滑进去。
保罗先到通道上,戴拉跟着他,梅森殿后说:“你可以记下来说列清单的事被警察打断,因为他要调查窃盗,把日期和正确的时间记下来。”梅森又对何康伯说:“现在这里由你负责,我等你通知我你们调查完了,我好继续列清单。晚安,组长。”梅森对戴拉点点头,领头走向电梯。
“什么证据?”
“你怎么进来的。”
他们站着等着。
“当然是财产啦!”
“对。”
梅森转向戴拉说:“五件衬衫,七件运动装,一,二,三,四……”
“我不喜欢干这种事,”保罗说。
这时电梯喀啦一声开了,有人走出来。
梅森等了一会,又按了一次。
何康伯站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梅森用大拇指和食指夹钥匙说:“进去吧!”
“有人来过找东西,等我把清单列好后,我会叫警方来取指纹。我们什么也没动,只是站在房间中央将看得到的东西列上去。戴拉,柜子里有些男人的西装,别留下指九_九_藏_书_网纹来,用脚开门。对啦!三件西装,一件晚礼服,五双鞋子……还有一个公事包……”
“你有这公寓的钥匙?”
“问你!”
“是呀!他回来的时间没有定规,然后又消失一阵子,过后又回来了,害我们打扫都不容易……”
“拿出来,”梅森说。
“看看有没有人在家。”何康伯组长说。
“别碰任何东西。”律师警告道。
第二支很容易插进去,门咔啦一声开了。
梅森打开门说:“晚安,何康伯组长,真是意外。”
“你要进到房间内?”
“那当然。”
“我们也找不到,她似乎消失了。组长,你不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吗?”
“这样会引起麻烦吗?”保罗说。
“你愿意承认法兰克·欧斯白·纽堡是道格拉斯·希朴纳吗?”
梅森对她微笑道:“我知道,他相当神秘是吗?”
保罗回头,“一定有后门可以出去,”他小声道。
那个似乎是经理的女人说:“他没告诉过我他结婚了。”
“当然,难道你不知道?”梅森说。
梅森摇摇头说,“经理会让你进来,我的钥匙要还给……你应明白我的处境。”
他们突然认出是刑事组何康伯组长的声音。“你想你认得他的照片吗?”
“其实只要问我就行了,”梅森说。
“当然是,”梅森和气道:“有人来过这儿找东西,我以为是警方,直到你告诉我你们刚才知道,事情便大不一样了。”
梅森www•99lib•net用手帕包着门柄,轻轻转动,门便打开了。
“你?你有什么权利在这儿?你在做什么清单?”
“未免太无礼了吧!”梅森说:“事实……”
戴拉害怕:“我们如何解释原先告诉警方她什么都不记得的伊莲娜,却能告诉你她跟道格拉斯在这个公寓渡蜜月,而且把钥匙给你。”
“派瑞,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说。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这整个事情让人觉得不对劲。”
他转向戴拉。
“且慢,”何康伯组长说:“你是说法兰克·欧斯白·纽堡是道格拉斯·希朴纳的化名?”
“我只是在给你要的消息。”梅森说。
第特林登公寓是一幢前面狭窄的三层楼砖造房子,没有柜台服务员。锁着的大门外右边写着一长排房客的名字。大门边有对讲机。
“我也不喜欢,但我要找证据。”
“不错,”一个女人说:“我在报上看到照片便知道他就是我们的房客,用法兰克·欧斯白·纽堡的名字租房子的。”
脚步声停在门口。
“出去!快出去!”何康伯说。
“我不知道,但一定是证据,有人来过了。”
梅森把门关上。
“怎么回事,”他怔了一会嚷道。
“进去,”梅森说。
没人应门。
“我们没时间找了,”梅森小声回答,“他们有备用钥匙,戴拉,你有笔记本吗?”
“如果你知道他母亲在哪,你可以告诉我们。我们找不到她。”
门上响起了敲门声九*九*藏*书*网,何康伯组长说:“好吧!用备用钥匙。”
当他们屏息站在那儿时,他们听到走廊有脚步声。
“什么钥匙?”
何康伯组长已逐渐恢复他的镇静:“我们不想听你的聪明话,你知道他母亲在哪?”
“我们来看看这些钥匙是不是开这扇门的,你不反对吧?”
梅森迟疑一会,“我不知道他的寡妇是否会反对,但我要你特别注意一下这些东西,因为这是私有财产,此外,他还有母亲,他母亲也许会控告媳妇……”
“当然,”他答话的口气好像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我不要进去。”
“我想有人先我们一步了,”戴拉说。
“你有什么办法?我看你要跳河啦!”保罗悻悻道。
梅森站在门口一会,然后去摸门边的电灯开关,然后把灯打亮。
“当然,不过我要做的只是要看看钥匙是否合适。”
“你用不着重复你的话,我只是问你的秘书。”何康伯打断道。
梅森找到法兰克·欧斯白·纽堡的名字,他住在二二〇号。他按了一下电铃。
何康伯转向戴拉道:“你们在这儿待多久了?”
戴拉从皮包拿出速记本来写着。
梅森试第一支,门开不开。
梅森平和道:“我在做清单。”
梅森说:“我的当事人伊莲娜·希朴纳是道格拉斯·希朴纳的遗孀。我们现在正在打官司,但这不影响到财产的继承,一旦她官司打过后,她有权继承这些财产。身为她的律师,我得给她列张清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