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眠
目录
浅眠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上一页下一页
我说完,阿彻苦笑道:“一点都不可爱!”
白色的幕布上,演员表的字幕滚动起来,到处是抬起椅子的砰砰声。
厨房有声响,一定是夫人在做饭。说来房间也打扫得干净整洁。奇怪的是,我的内心非常满足。罩着灰色床罩的床,没有堆积烟灰的烟灰缸,观叶植物的花盆,耕介,还有夫人。该有的东西都好好地收在该在的地方,多舒服啊。蓝色的空气干爽地漫溢出来。近距离看着耕介的脸,我想,我的确连这个人的每一根发丝都深爱着。
“我做了杂烩饭。”
耕介和我对电影的嗜好很相似,都一样不敢看恐怖片,喜欢看动作片。侯麦和塔可夫斯基的理论适合做饮酒时的下酒菜,不过我们俩更为东映的黑帮电影热血沸腾。
日光透过百叶窗微弱地倾泻开来。
同样是坐在大白天的电车上,同样是看到戴着结婚戒指的貌似工薪族的男人,我们聊起戒指来。
“为什么想戴那种东西?”不知为何,耕介不讨厌婚戒让我很生气,我带刺地问道,“那东西,跟狗的项圈有什么不一样?”
“好糟糕的声音,真粗糙啊。”
它在某个夜晚忽然出现,没有任何征兆。
愁人啊,这么一来就不能不买点什么了。我先去了西洋音乐的货架,但都是甲壳虫乐队、滚石乐队之类,全过时了,没有一张我想要的。
大婶用附近全能听见的声音说,她有点耳背。
“叫什么名?”
“这可是拿了格莱美奖的曲子。”我说。
那还是很冷的时候,是一月还是二月呢?
“那,一整天在床上干什么?”
“躺着一伸手什么都能够www•99lib.net到,多方便!”
真的,那间房子很脏。餐具、报纸还有装满烟灰的烟灰缸总扔得到处都是。
耕介没有戴结婚戒指,我以为他也讨厌结婚戒指,然而有一天他说:“不是啊。我就算想戴也不能戴。”
电影乏味至极,乏味到我中间足足睡了三十分钟。“震撼的话题之作”,被这种宣传语吸引去看了电影,结果不过是被迫看了芭芭拉·史翠珊无休无止的歇斯底里。
“雏子,你还真是规规矩矩啊。”
哧溜,哧溜溜,蛇缓缓晃动着沉重的身体爬到我身上。这是怎样的重量啊!我喘不上气来,肚子感受着蛇白色腹部的凉意,我想也许会这样被压死吧。蛇用它似乎是金色和绿色混合的眼睛,在黑暗中凝神看着我。柔滑深邃、闪闪发亮的眼睛。
“嗯,很悲伤的旋律啊。”说着阿彻穿上了硬硬的牛仔裤。
“也许雏子你不明白。”
“唱片、CD什么都行,我给你打八折。”冬彦小声说。
到了早晨还是很不舒服,所有的一切都太过清晰。那声音,那触感,蛇的重量,还有它眼睛的颜色。不是梦,我昨晚的确快被蛇压碎了。
阿彻坏坏地笑着问。
我穿上T恤下了床。
想吃冷豆腐,所以买了豆腐、小葱和紫苏叶,当然也买了鸡蛋和黄油,顺便还买了餐包和竹荚鱼的生鱼片。这是一个蓝白色的傍晚。
一定是梦,我想。就梦而言又太真实,但这么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是梦。我又一次闭上眼睛轻轻躺下。一定是梦,不是梦就是药物的副作用,也许是牙疼产生的幻觉。深呼吸,缓缓睁开眼睛,蛇还在那里。恐惧一点一点涌上来,我握紧双手。
“哎呀,雏子,怎么了?灯都没开。”
他嘭地拍了拍胸脯,说道九九藏书网(不过仍是小声说)。
耕介的表情似乎很无奈。
每每发生浦肯野现象,我的房间就像浸在水中一样,我想都是因为那两个窗户。把买来的食物放到冰箱里,我仰卧在客厅的沙发上,从南侧的窗子眺望窗外。淡蓝色的空气将白天的燥热难以置信地冷却下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轻轻地飞近耕介。他的脸部特写,长长的睫毛,白皙的面颊,但我没有抱住他的头,也没有轻触他的眼睑,只是如无机物般轻轻停留在那里。
“就因为这个?”
电车上空空如也,我在紫红色的座位上坐下。窗外晴空万里,车里也很明亮,令人心旷神怡。我喜欢白天的电车,坐车的基本都是大婶或孩子,同早晚的通勤电车截然不同,连声音都不同。白天的电车会好好地用以前那种咣当咣当的声音行驶,而通勤电车感觉声音都没有,就刷地飞驰而去。坐上白天的电车,我会有一点爱上生活,有一点爱上偶然坐在同一个车厢的人们。
“你还特意过来,不用啊。”
珍珠一般皎洁的蛇,白而滑,散发着温润的光泽。我一眼就知道这是一条雌蛇,那副样子看起来很聪明。
我说着低头致谢。
然而,这一天在我面前站着一位貌似工薪族的男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间乘车,但他就站在那儿,我也毫无办法。身体里涌上厌恶感,这是通勤电车那边的人!他到底为什么不坐着呢?对面明明有好几个空座!我烦躁起来,更糟糕的是那人戴着结婚戒指。
出了店走在街上,一只手拿着阿俊的海报,不知为何心情特别舒畅。也许是心理作用,我觉得连脚步都轻快了。对了,先回家一趟,换件衣服,也好好化化妆,去看场电影吧。这想法让我有些兴奋。其实99lib.net今年夏天我的行动范围异常狭窄,很难想象是个出门全靠双脚的女大学生。连以前那么喜欢的电影,这个夏天也彻底疏离了。
我大声说:“总这样麻烦您,太不好意思了。”结果邻居们还是知道了。
“好香啊,我这就去吃。”
我含混地回答,大婶递来罩着保鲜膜的盘子。
知了嗡嗡叫着。
我心里一动。只是被人记住名字就慌乱不已,我也相当纯情嘛。我惊诧地感慨。
“要是我的话,就开自己的车自己去。”
耕介一周只打扫一次房间。而我在那儿住了六个月,一次都没打扫过,也没做过饭。我们每天或者出去吃或者叫外卖,要么就吃附近面包房卖的面包。
“《快车》。”
我的视角,在这里也依然位于上方,恰巧在窗框上方。耕介房间的窗帘是带些紫色的灰,在那个只挂着蕾丝窗帘的窗户附近,我轻轻地飞来飞去,耕介难得正坐在桌前。望着他的侧脸,怀念和陶醉让我有些眩晕。心情如同凝视着耶稣的圣母马利亚,如此静谧。那里只有蓝色的空气和让人安心的静寂。
“喝。”
那是一条硕大美丽的白蛇。说“硕大”恰如其分。那蛇的长度和我的身高正好相仿,也就是体长一百六十厘米,我觉得它的直径有十五厘米,总之是一条巨大的蛇。它在我的淡蓝色床单上从容不迫地躺着,舒展开长长的身躯。
“那么好的东西,你也戴啊。”
“我跟你一起去,要买东西。”
我那天牙疼,比平时早些上了床。洗澡后吃的药很管用,所以疼痛一点一点舒缓。当我终于开始瞌睡的时候,哧溜,响起冰冷的声音。哧溜,哧溜,哧溜溜。声音缓缓靠近,从脚边到耳畔。我翻了一个身。
这回答比任何答案都让我受伤。
我去见冬彦,借钱后已经过去了藏书网十天。
冬彦笑着,边卷着预售版附赠的海报边说,他仍然系着米色围裙。
“我走了,该去打工了。”
我带着混乱和安心目送着蛇离去的背影,后背湿漉漉的都是汗。
结果我拿到收银台的是阿俊的CD。冬彦不光依言给我打了八折,还送了我预购才有的海报。
我拉下窗上的百叶窗。该去买东西了,黄油快用完了,鸡蛋也吃光了。
拿着空纸杯穿过铺着刺眼的红色地毯的大厅,穿过那里的嘈杂来到外面,微暖的风裹着米色的天空,有雨的气息,五分钟内会下傍晚的阵雨吧。
“没什么。睡觉,醒来,吃冰激凌,看书,看电视。”
“谢谢光临!”冬彦声音洪亮地说。
“好刺眼啊。”
“做了两次爱,都是大白天,那就可以说总是了吧。”
阿彻打开收音机,特蕾西·查普曼的歌声流淌出来。
这回的声音又小得几乎听不到,大婶声音的变化很极端,也许她觉得让周围人听到不妥。
为什么这种根本不想回忆的事,我却记得如此清晰?啊,讨厌!记忆这东西,不管何时都那么悲伤,没有一件好事。
阿彻的胸膛和耕介的全然不同,皮肤黝黑,锁骨细细的,把脸埋进去有一种动物的味道。
管理员大婶按响了门铃,当我的意识回到沙发上时,窗外已经不蓝了。
“因为我没有资格。”
“让人听见多不好。”我说,“你说总是,这不才两次吗?”
“歌里的女孩对恋人说‘让我们开着你的车离开这里吧’,‘去另一个城市,一起见证生活的意义吧’。”
“那哪儿行啊,借的就是借的。”
“包在我身上。”
其实欠的藏书网钱可还可不还,我非常清楚。只是有一点点想见冬彦而已。孩子般笑着、剪着寸头的冬彦。
回过神来,我正目不转睛盯着椅子左侧的扶手,那是耕介的右手总放着的地方。他指甲的形状、手指的感觉、隐隐残留蓝色墨水的中指,我都牢牢记着。就连他抚摸我面颊时的手掌,我都能清清楚楚地回忆起来。
“没有,我发了会儿呆。”
我已经顾不上牙疼,心怦怦直跳,出了一身冷汗。后背那东西紧紧挨着我,一动不动。我闭上眼睛下定决心,猛地坐起来。
她有个和我同龄的女儿,所以很疼我。我买东西时也会顺便捎些她要的,不过一听她说起早逝的丈夫或独自生活的女儿,我就受不了。
“提问。”阿彻哗啦哗啦摇着大麦茶里的冰说,“这里总收拾得整整齐齐,可和那人住时为什么那么乱?”
我心情黯淡下来,刚才的快乐已飞到九霄云外。我讨厌结婚戒指,似乎能听到夫人在说:“这是我老公,不许碰他!”我也不喜欢毫不羞涩地戴着戒指、昂首阔步走在社会上的男人,这种人真叫人厌恶。
“喝大麦茶吗?”
“不会挨批吗?”我也小声问。
无尽的漫长时间里,它都在我身上,沉沉地卧在那里瞪着我。然后哧溜一声从我身上下去,和来时一样慢慢爬过床单离去。哧溜,哧溜溜,哧溜。
哧溜,哧溜溜。不是错觉,声音的确在靠近。哧溜溜,哧溜。我猛然睁开眼睛,屏住呼吸倾听。有个东西紧紧贴着我的后背。比起贴着,感觉更像挨着。透过薄薄的麻质睡衣,感到那东西冷冰冰的,稍稍有些潮湿。
阿彻双手交叉在枕下,瞪着天花板说:“大白天的就做爱。和雏子做爱总是在大白天啊。”
“哼。”
“嗯,就因为这个。”
耕介似乎很悲伤,又似乎很生气,表情复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