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眠
目录
浅眠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上一页下一页
我挥了挥手,冬彦和他的女朋友也都挥了挥手。我十分开心。公交车在黑下来的国道上飞驰,车里的荧光灯璀璨地照着下班回家的工薪族。
是啊,都已经九月了。
耕介也许会抱起我说“是啊”,然后亲亲我。我便蹲在耕介的脚边打盹。
我说完,冬彦瞪大了眼睛。
冬彦的表情比起震惊来更像恐惧。我的面孔一定阴森可怖。
“可是……”
“帮你看看……”
每一个都是讨厌的梦。比如昨天,在梦里我变成了台灯,耕介床边那盏小小的台灯。我照耀着耕介香甜的睡脸。太难过了,泪水涌上来。然而猛地看了一眼相邻的床上,陌生的女人正背对着我酣睡,短短的头发,纤细的脖颈。
结果,直到在音像店二楼变色的榻榻米上伸开腿,喝了人家送的热咖啡为止,我一直在哭。当然,蔬菜三明治和意大利面都没吃。
我又喊了一遍。苍白的葡萄在床单里翻了好几次身。如同别人的事一般,我清楚地感受到这颗空空荡荡的心想找个男人去爱。我们为什么分手了呢?
“真是的,太不好意思了。”
“啊,啊!”
出店门走了两三步,我站住了。心中悸动不安,或许再也见不到冬彦了。这么一想,心中的悸动愈加剧烈。那个时候我没从悬崖上摔下去,就是因为有他。米色的围裙,音像店二楼的榻榻米,硬邦邦的语气,黝黑的笑脸,还有剃着寸头的脑袋。就是他把我的灵魂从那个疯癫的国度好容易拽回这个世界。那时冬彦确实是我的守护天使。
“雏子?”
我给阿彻打了电话。
天使们说着一起摘掉帽子,这时已经快七点了。在女子学校长大的我,对汗水和泪水交织的高中青春故事完全没有免疫力,他们清爽的魅力让我有些惊慌失措。
“晚安。”说着我挂了电话,愈加悲伤。我知道再过三十分钟阿彻就会来。在雨中骑
九九藏书网
着摩托车飞驰而来。而且一定整晚都陪在我身边。
回答让人不明所以,在有些害羞的冬彦身旁,女孩浮现的表情混杂着自信、好奇和些许敌意。
我无计可施,队员们全穿着满是泥的队服,一个不落地晒得黝黑,一个不落地全剃着寸头,看起来都像冬彦。我的守护天使有那么多!
我不会钻进他的被窝,也不会给他把被子重新掖到肩头,只是作为单纯的天花板、单纯的床,还有单纯的空啤酒罐而存在。无机物般站在那里,无机物般从头到尾注视着一切,只是一个被诅咒的灵魂。
我说完声音哽咽起来,自己也吓了一跳。本想说不要紧,谁知这么一来哭得更厉害了。我就像孩子般呜呜哭泣。
“不用。”我回答。不用,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在水果店二楼的咖啡店,我点了蔬菜三明治,冬彦点了意大利面。
阿彻的声音透着朦胧睡意,我无言以对。
“怎么了?”
感觉就像去了海边的晚上,钻进被窝也觉得身体还漂浮在海浪里;感觉就像躺在太阳最毒的沙滩上,闭上眼睛也能看到太阳。耕介就这样一直都在我的身体里。那不是悲伤,不是寂寞,而是更需要体力的某种东西。无论去哪儿都要拖着耕介,所以生活极其消耗体力。
有个词叫“缓过来”,此时的我正是这种感觉,有种重返人间的心情。
“谢谢您了!”
“我现在过去吧?”阿彻说。
“我只想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而已……是木岛的太太。”
那天还是黎明上的床,但我久违地睡了个好觉。什么梦都没做,睡得很熟、很舒服。
天使们扑向教练打出的球,似乎在练习防守。教练喊着“哦呀”、“喂呀”,而天使们连气都喘不上来。哐哐的金属声被吸进了晚霞里。
“对不起。”
好悲哀啊,我想。
说着冬彦给我放了九_九_藏_书_网唱片,有个声音无尽温柔地唱道:“Alone again, naturally.”
找不到该说的话,我默默听着雨声。
我双手捧着咖啡杯抽着鼻子,冬彦爽朗地笑了。
好想变成一只猫啊。想变成猫,让耕介养着,我想这是个特别棒的主意。说和男人一起住,父母一定会勃然大怒,但我要是变成猫,他们也只能放弃吧,一定会祈祷有个好主人疼爱我。再怎么样我也不能对耕介的夫人说:“耕介爱着我和你两个人,所以咱们三个人一起生活吧。”但要是变成猫的话,三个人一定能过得很开心。
我又走起来。踩着麦秸帽子的影子快步走着,如同要击碎无聊的想象。好热,好热,太热了!
那天晚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打了骚扰电话。一晚上共打了十一次那种无言的电话。
“一起走吧?”
冬彦已不再是天使,而是遍地都是的普通高中生。已经是秋天了,我想。
“哎?哈,嗯。”
“啊,不,没事。”我莫名地慌张起来,“前几天实在给您添麻烦了。”
都立星南高中,名字的确适合天使,不过太远了。我坐了小田急线,换乘了山手线和京滨急行线,又坐了公交车。到达那个响着完全不像棒球部喊声的“哦呀”、“喂呀”的第二球场时,天空已罩满晚霞。
冬彦嘭地拍破湿巾的塑料袋。
晚上要为蛇烦恼,早晨怎么都无法从混沌又混浊的睡眠里逃脱。我每天早晨照镜子时都会一惊,自己面颊消瘦,眼睛空洞,简直如同病人。更让我烦恼的是,每当有什么事就很想见阿彻,可是每次见面却又悲伤得几乎无法喘息。
“雏子小姐?”
即便这样,人们仍然会恋爱。我感觉体内有股小小的能量复苏了。
一天早晨睁开眼睛,我在疲惫的深渊里想。抬起精疲力竭的身体,下床换好衣服,刷牙洗脸,九*九*藏*书*网仅仅这些动作我都觉得好麻烦。
这种可怕的想法甚至让我眩晕。心里说了上百次“怎么会”,但当然没有效果。那不是梦,是现实。我的灵魂游离出肉体,在黑暗中徘徊,偷偷潜入耕介的卧室。那不是梦,是现实。
“是啊。”
“还没吃午饭吧?”我说,“一起吃吧。”
“我总觉得今天的雏子小姐很有魄力啊。”
太荒唐了!
“对不起。”
我说,但并不是很好的玩笑,太过真实,所以两个人都没笑。
“怎么了?”
我去车站前的音像店找冬彦。
“问一下我哥不就马上知道了,他还在送报纸呢。”
“疯子的魄力哦。”
“我不想告诉阿彻。”
入夜下起的雨滴答滴答浸湿了屋顶,我无法入睡。雨夜里五官异常敏锐,似乎能听见遥远的耕介的鼾声。我坐在床边。光着的脚尖在地板上如同冻住一般冰冷,我的触觉和嗅觉都那么敏锐、敏锐,似乎一公里外的树叶声都能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我屏住呼吸,让神经愈加敏锐,试图用全身去感受耕介。我俨然是寒冷的夜风中瑟瑟发抖的葡萄,暴风雨夜的葡萄田在脑海中蔓延开来。
足足等了三十分钟。我本以为男孩子换衣服就五分钟,但看到出现在面前的冬彦,我明白了。他穿着笔挺的制服白衬衫、褐色裤子,散发着不知是香体露还是洗发水的柑橘香气,旁边竟然还跟着个女孩。
院墙上躺着只胖胖的野猫,茶色的条纹猫。那里正好是一棵大七叶树的树荫,猫咪似乎很凉爽地睡着午觉。
深夜闪烁着愈加深邃,一日一日更让我痛苦。我想这也许是梦游症的一种。这或许是神经衰弱。总之梦很真实,过于真实,所以在梦里消耗了太多能量,睁开眼睛后疲惫不堪。
我一放下话筒,马上又打过去,而耕介马上就会接。我微笑着,我知道电话那端的耕介也再次笑了。
九九藏书网
开始三次是耕介的太太接的,接下来的两次是耕介。之后的六次对方也默不作声。但我马上就知道是耕介了,还明白耕介也知道我是谁。我们沉默着,确认了好几次对方的情形。我们珍惜那沉默,相互感受那令人怀念的空气。
“哇,雏子小姐,你瘦了啊!”冬彦很震惊。
他们陪我等到公交车来,我说完“再见啊”就上了公交车,但一定再也不会见面了。
我故意扑通一声倒在床上。
稍稍沉默后,我又说了一次。
练习一结束,天使中的一个径直跑过来,是冬彦。
再这样下去我会疯。
“开门见山吧,”我喝了一口水,下定决心开口说,“希望你去帮我看看某个人。”
“哎?啊,好。”
仿佛雪碧广告里的镜头。
“……雏子小姐?”冬彦诧异地看着我。
冬彦很为难似的闭上了嘴。
也许不是梦。
公交车上,我像个大姑姐一样想,恋爱只有开始最开心哦,之后便会泥泞不堪、一塌糊涂,让人疲惫不已。能微笑的也只有现在吧。
我觉得过了很长时间。他们可真厉害,竟然能毫不厌烦地扑球,同时我也毫不厌烦地眺望。
“拜托!”我不由得抬高了声音。
说着我渐渐绝望起来。这些不都无所谓吗?
“……参观我?”
“你有事吗?”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在这种地方缠着一个高中生。
女孩身上的藏青色西装夹克也透着纯真的气息。他们俩是多么纯洁又讨人喜欢的一对。
“这是我表哥的旧唱片,但我很喜欢。吉尔伯特·奥沙利文。”
这要比之前的亲吻和拥抱都更加诱惑。真是几乎让人疯狂的诱惑。
“女朋友?”
小飞虫停在灯泡上,但就算讨厌,我也无法赶走停在身上的小虫。渐渐地我越来越热,自己的炙热烤焦了自己。我一边诅咒着身为台灯的自己,一边火辣辣地痛苦地站立在他床边。
到公交车站的十分
九-九-藏-书-网
钟,我们三人并排走着,但几乎都默默无语,根本没有话题。就在不久前我也是个高中生,然而不知何时起,我和他们之间却飘荡着如此清晰的陌生。那沉默滑稽而悲哀。
到了九月夏天也没逝去。我特别讨厌秋老虎,仿佛夏天仍在痛苦挣扎。
“夏天也结束了啊。”
“嗯……”
我折回音像店,向天使的表兄问了学校名,立刻坐上电车。总之,我必须去见冬彦。
“欢迎光临!”
“……”
买了两份薄荷果冻和白兰瓜蛋糕,我去找冬彦。
“啊,啊!”
笑脸相迎的人却不是冬彦。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冬彦的表哥,也就是那家店的主人悠然地说:“那家伙上周做满就不再做了,学校开学了。”
我变成天花板,变成床,变成啤酒的空罐,如此每晚都去拜访耕介的房间。耕介有时安静地睡着,有时在看书,有时会打鼾,有时是抱着夫人。
我道着谢把蛋糕盒从柜台上推过去。他笑了,很礼貌地说:“您别放在心上。”
“没关系。”
“参观。”
夏天结束了。
咖啡不是速溶的,而是精心煮的。
冬彦说。很难想象这男孩的清爽属于人类,简直就是天使。
冬彦说“我送你吧”。我谢绝了他的好意,独自来到外面。手表指着三点,我吧嗒吧嗒地走着,不一会儿就出了汗,好热,好热,太热了!出汗的额头被麦秸帽子扎得很不舒服。
抓着绿色的铁丝网凝神望去,我想起自己是近视眼。
“很简单的,你只要去看一下就行。是不是头发褐色、特别短?是不是很明显的双眼皮,左眼下面有颗痣?是不是个子小巧玲珑,戴着耳环,感觉很温顺?”
冬彦似乎搞不清状况,点了点头,但是仍然笑了,说:“我去换衣服,你等我一会儿吧。”
也许我不会吃耕介夫人盛给我的干鲣鱼饭,一直等着耕介喂我。夫人一定会说:“这只猫可真喜欢你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