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
目录
浅眠
融化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那一年,我们爱得闪闪发亮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鸡冠花的红,柳树的绿
上一页下一页
事后,大学生吻了抽泣的我的额头,就像平素信二对我那样。
对,问题是平衡。
我抬头看着信二的脸问,声音不分场合地融化掉了。我不在乎自己的任性妄为、厚颜无耻,但信二要是知道了这样的我,会很伤心吧。仅仅这么一想,我就痛苦不堪。信二不会生气,只会伤心。
上了床,大学生说:“姐姐你很寂寞吧?”
“很有意思呀,这就是历史或文化的广博或本质。”
“玩词语接龙吧!”
结果我们那天没去吃什么特色菜,吃的荞麦面和天妇罗,饭后吃了葛粉糕喝了茶,信二自始至终都很少说话,我也不是在这种场合体谅人多说些话的人,我们俩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这种时候很少有人感觉拘谨,然而我和信二都十分拘谨,又因十分拘谨而十二分僵硬。
信二那边明明什么都没改变。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欧洲百年史》的上卷装进包里,巧克力色的封面非常漂亮,但我没读,不知道内容如何。
一旦喜欢上谁,就需要数量庞大的甜言蜜语。我如怪兽一般,把这些词语从头到尾吃了个精光,俨然得了痴呆症的鳄鱼般贪婪。
我们是通过工作相识的。我去信二的学校就艾滋病及相关性教育进行采访,那是第一次见面(虽说是女性杂志,但也不能光膜拜巴黎女人的时尚)。我们请信二的班级上了示范课,但信二只是班主任,课程实际是由利落的保健课老师完成的。不知是否这个原因,我当时对信二的印象不好不坏,觉得这人似乎没什么劲,仅此而已。所以大概一周后,在公司接到电话时我很惊讶。“吃个饭吧。”当时信二在电话里说,“你喜欢吃什么?还是优雅一些的吧,比如特色菜,不知道行不行……”
信二做爱太过温柔,总会让我流泪。在他面前,我变成了一个小婴儿。他吐出的每一丝气息,滑过肌肤的手指的触感,都让我彻底没有了防备、没有了抵抗。翌日清晨,我会痛苦挣扎,觉得太羞耻。我明白了江户时代犯人的感受,被一丝不挂地带到光天化日下,置身于民众中间。信二的温柔毫不留情,让我无法逃避也无处躲藏。
“好期待啊。”
楼梯、梯田、化妆水、肠胃药、云、抱怨、抽签、时间、富豪、千叶县人……
洗完澡,我倒了杯矿泉水喝,叫起已经洗完澡在沙发上打盹的信二。他睡衣外面还穿着毛衣,头发乱蓬蓬的就睡了。
“这个,谢谢了。”
“没怎么啊。”
大学生很瘦,与轻薄的外表不同,做爱时很细腻。我不觉哭了,呜咽中想到了信二。我想见信二,现在马上就想见。这做爱让我不安,觉得像被卖到国外的孩子。我一边哭,一边紧紧抓住大学生。内心好寂寞,我知道我正被人同情,虽然知道却无可奈何。我缠着如此消瘦、偶然遇见的男孩。
说着我用胳膊缠住了信二的脖子。
信二在问我什么的时候,镜片后面的眼睛一定会变得很温柔。那温柔明明注定让我深陷孤独。
“夸夸我。”
桥本酷爱读书,我也不讨厌书,可说到他喜欢读的,不是亨利·大卫·梭罗的《瓦尔登湖》,就是莫里斯·布朗肖的《文学空间》,净是些厚得吓人很难懂的书,实在非我能力所及。但大约半年前,我们曾因对杜拉斯意见一致拿伏特加干了杯,在酒店的酒吧中相谈甚欢,从那以后他经常借书给我。
走进卧室,信二已经上床了。我关上灯,摸索着朝床走去,
“总觉得气氛没活跃起来。”出了店,信二很发愁似的说,但又不像是道歉。
“我再给你打电话。”
“也不是。”我说。跟河野约好了十一点在羽田机场见,我们要去四国,四国一定更温暖些。
“可以带拨音哦,有拨音的话就用它前面的假名来接。”
信二总是坦率地注视我的眼睛。他的眼睛十分清澈,宛如人类以外的动物的眼睛。因此每每和他相互注视,我都会自然地流出眼泪,那种悲切让心都快碎了。所以先移开视线的一定是我。
知道我
九九藏书
和宫本上床时,律子(她也去同一家健身会所)一脸惊诧。
我十分伤心。
比如上周周日。尽管信二说别去了,我还是不请自到地去了无趣的棒球比赛,坐在长椅上呆呆地眺望信二,那时我也渴望去见其他男人。周围的景色似乎忽然消失殆尽,只有我们俩在那里,那种紧张让我想马上逃之夭夭。信二有时让我觉得自己特别无能愚蠢,是个极其渺小的存在。在天空高远的校园一角,我觉得太丢脸了。
“马上中午喽。”
“能拉着手睡吗?”我问。
“没办法啦,还在那家酒店,一点半。”
客厅里,信二正在听收音机。他喜欢收音机,认为自己是听午夜广播长大的最后一代人,要是自己都不听了,那就是抛弃收音机了。他似乎对此深信不疑。
“啊。”河野回答,他把鼻子和嘴埋在我的头发里,“啊,是表扬啊。”手臂紧紧的,充满力气。
连发梢都湿漉漉的,我在接吻的间隙说。河野似乎没理解,装作没听见我的话,用熟悉的感觉紧紧抱住我的身体。
律子笑容娇艳。在十一月的东京,她怎么能晒得这么黑呢?
信二总是如此开始。
“嗯。”河野声音低沉。
之前我也有过几段恋爱。但怎么说呢,我不是那种痴迷恋爱的人,也并不认为职业至上,只是觉得比起恋爱来,工作更有趣。
我看了下桌子上的小日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和二十八日用彩色铅笔画上了粉色的圈。这是在外住宿的标记。
“好啊。”信二小声地回答,紧紧抱住我的头。
我立刻回答道。
花心——这不是很愉快的字眼,但真的只能如此表达。以前也同时喜欢过几个男人,但现在完全不同。像字面一样,只是单纯的花心而已。我被信二融化后,第一次明白了花心的人的感受。谁都不会大声说出口,但人类就是情不自禁要花心的生物,不可能心平气和地只为某个人全心全意融化。
五月的夜晚,天空明澈温暖,身后关上的大门前放着个巨大的坛子,踏脚石一直延绵到路上。
我也需要。过于喜欢某个人,真的太过喜欢,就会害怕失去自己的平衡,精神几近崩溃却只能无助地恐惧,日复一日好不容易才维系住平衡。
房间里有暖气。
信二偶尔很不放心似的看看我这边,我都微笑着挥挥手,同时心里说“我爱你”。信二似乎很不自在——我的视线不在球场上而是仅仅注视着他,不光是信二,这在孩子们看来也是一目了然。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我照着镜子涂上口红,戴上白蝶贝做的耳环。我并非说现在感觉不到融化,就在刚才,我还在床上用胳膊缠着信二的脖子问:“今天也去上班?”
我立刻后悔起来。
“今天能贴着你的背睡吗?”
“知道了。”信二说,语气一如既往地沉稳宽容。
我讨厌男朋友这个词,稍显为难地笑了笑,从椅子上起身,抓起账单走向收银台。后背感受到桥本的视线,但我一次都没回头。
我堵住了大学生的嘴唇。
我贴着他形状漂亮的耳朵说。
“我回来了。”
大楼上的个展会场空间狭小,有不少宾客。出了电梯就是前台,地上摆了几个花篮。我们在签名簿上并排写下两人的名字,接过裹着纸巾的酒杯,静静步入会场。
我点了两三次头,等不及门关上就抱住他的脖子。
实际上,根本不止三个人,但我没有纠正。
“难得啊,信二先生竟然也一起来。”
我松开牵着的手,搂住信二的胳膊说。我喜欢他的右胳膊,肌肉的硬度很均匀。
“没什么怎么办……”
我一边回答一边抚摸信二的头发。信二似乎觉得无聊,哼了一下。
桥本忽然说。我们上个月去了上高地回来,不是为工作。
“大胆?”
我喜欢冬日的早晨。吸一口空气,肺部干净地紧缩起来。我迈着适中的步伐,节奏均匀地跨步前行。
冷得很舒服的夜晚,车灯很多,或融入夜色或闪烁着驶过。尾气的味道,我不讨厌这个味道,还有冬日银座夜晚的味道。
我没理睬电话。在走廊的自动售货
九*九*藏*书*网
机上买了咖啡,回到座位把头发扎成一束马尾。差两分十一点,这个时间信二没课,也许在办公室。我双手捧着咖啡纸杯,目光望向窗外。信二也在同样的天空下,一想到这个,我内心汹涌澎湃。
“美代你明天一早走吗?”信二问。
桥本在里头正和人说话。等了一会儿看了看,他又被另一群人围住。这种晚会上很难把握打招呼的时机。
“不用回公司吗?”
清水是信二学校的王牌投手,我自称是他的粉丝。这是我紧跟着去各种大赛的借口。
“白骨温泉真不错啊!”
晴朗舒适的一天。我坐在阶梯状的塑料长椅上,一直眺望着信二,从一开始我就对孩子的棒球不感兴趣。我看着信二穿着教练服双手盘在胸前站在沙尘中,想象着现在就把他拽进球场,正好在投手丘和本垒之间把他扑倒,然后在旁边缓缓地随意躺下,两人手牵手悠闲地眺望冬季的天空,那该有多美好!
我也是啊,信二说。这和他说出的众多言语一样,在出口的瞬间变得极其真诚。极其真诚、极其善良的声音。我也是啊,信二平时很认真的声音暂时带上了温存,在我耳畔犹如夏日的蛋奶冻般甜蜜地碎开了。
“怎么了?”
“美代,你和信二并没有问题吧?”
“在公园转一圈回去吧。”
二十五岁时第一次经历堕胎(男人在枕边哭得让我震惊)。去年与信二相遇,尽管距公司很远,我还是考虑到信二的工作地点,在国分寺租了公寓(冰箱里从不缺矿泉水。阳台上的盆栽是信二养的,不是我的爱好)。我今早八点起床,然后穿着Maxmara的羊毛大衣,加上Stephane Kelian的鞋,抱着褐色大手提包,正在十一月的寒空下要去上班。
“我去放洗澡水。”
“啊,出差呀。去大阪,采访杂菜煎饼店。”
“从法西斯主义、民主主义到欧洲分裂呀,原来如此。借走了。”
“这周末?”
他猛地起身关掉收音机,把好像装过兑水酒的杯子收拾到厨房。这种时候,我觉得他也许全都知道。什么出差全是撒谎,说不定连和我一起去的人都知道。还有今天弄到这么晚,也不是商洽事情。
我再次说道,带着一天中的各种感情——好想你,好寂寞,能回到家太高兴了,等等。我稍稍撩起他的刘海。
“……该走了。”
“是啊。”桥本的眼睛有一丝迷离,仅仅一丝。
我声音化掉了般说。
“这是表扬吗?”
“上次那个,谁的摄影展来着?净是些压扁了的可乐罐特写,从各种角度照的。比起那个来好懂多了啊。”他说着诸如此类的话。
回过神来,我已经抱住了信二。
“美代。”
“Thanks。”我真挚地说。
律子受不了我似的说,但我清楚,她其实有些以此为乐。
到了公司,宫本打来电话。宫本在我公司附近的健身会所上班,我一去他就帮我安排器械练习(有时腿抽筋了也会帮我按摩)。一段时间没露面,他一定是催我快去。他一定会声音爽朗地说,有氧健身车又要回到第五级了哦。
目送着信二去拿酒的背影,律子含着笑说:“美代你也真大胆啊。”
河野说,依然是挤出来的声音。但接下来的台词我已经知道了。也许河野会带着稍许苦笑说,没办法啦。我屏住呼吸等待。
“好久不见,还好吗?”
半透明的萝卜上带着浓浓的大酱,用筷子一戳,裂口处冒出热气。在这家只有吧台的小店里,我和桥本假借商洽事情正在喝酒。桥本是自由摄影师,身材高大,眼睛里透着稚气。
信二的“哦”近似开朗的叹息。开朗的叹息这种说法也很奇怪,但很近似于说着“好了”站起身时的感觉,似乎要干脆利落地舍弃什九_九_藏_书_网么。每当信二说“哦”的时候,我就感觉被遗弃了。
“我工作到一点,然后四点到公司开会。”
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融化了的恋情,融化了的日子,融化了的人生,我曾以为一切都会顺风顺水。
洗脸、刮胡子、喝咖啡、看报纸,换完衣服后,信二去上班,我穿着睡衣站在玄关目送他。我忽然想到,学校里一共有几位女老师呢?有个上四年级的孩子的母亲究竟是多少岁的女人呢?
“不敢相信,”律子说,“葛原怎么办?”
小小咖啡店里客人进进出出,很热闹,也比较嘈杂。
“嗯。”我又说了一遍。信二两条腿支在沙发边上坐着,我专注地看着他的脸。
“你回来了。”
“对,还有田代池也很不错。我是第三次去那儿了,不过那种气氛还是头一回。”
“手指好凉。”信二说。
信二似乎很困地半睁开眼睛,晃悠着起来,忽然紧紧搂住我的腰。
和以往一样,这样的话,词语接龙就永远不会结束。
“你慢走。路上小心。”
“是清水投球吧?”
九点五十分。
我都融化了。我把自己的感受如实说出来,这种时候我的眼睛和声音应该真的都融化了,所以我说的“都融化了”,会真的融化般地、舒服而恳切地传到信二的耳朵里。
“酒没醒吗?”
问的时候,我的心情几乎是孤注一掷,已到极限。当然,信二不知道这些。他仍和以往一样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吻,回答说:“很遗憾啊。”他柔弱地笑着,温柔地解开我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我条件反射地用双腿捆住他,但最后的抵抗也很无力,他很好笑似的乐着,只说:“好了好了。”
“请。”
“对对。”桥本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收到。”
桥本的照片绝对是黑白的更棒,我平日一直这么认为。这次的展览全是黑白照片,照的都是公园或小巷,猫咪、鸽子或流浪汉,感觉很古典(其实似乎都是这半年照的),信二也很喜欢。
“这周末你去哪儿?”
“还是因为是和美代你在一起吧。”说着,桥本把杯里的酒哧溜干了,“呵呵。”
“葛原也来了啊。”律子压低声音,“你没有半点心痛吗?”
“渐入佳境了,希特勒也出现了。”
我不想让信二心痛。伤害谁都可以,只有信二,我不希望他受伤。
我抓着信二的胳膊说。葛原和桥本都已从视线和思绪里消失。就算说我任性妄为也好,厚颜无耻也罢。
“喂,我们去买出租车搭乘点前卖的烤栗子吧。”
我说完,信二苦笑了一下。
“本质。就是这个,还有时间。欧洲到底还是时间的力量创造出来的。读一读这种东西会觉得还是欧洲厉害。”
呵呵。
“那你晚宴后还要回公司。”
桥本说,我接过书哗啦哗啦翻起来。
河野在我的脸上、脖子上、头上洒落亲吻的雨丝,忠实地表扬起我来。什么很可爱,很感性,是个好女人。
“是啊。”桥本又说了一遍。我瞥了一眼手表。
“好啊。”信二也声音化掉了般回答。
“夸夸我,什么都可以。漂亮、性格好,或者跑得快、歌唱得好,什么都行,使劲夸夸我。”
这口气如同廉价的小白脸,让我心里一惊。“不寂寞啊。”我不带一丝笑意地回答,他又问,“那为什么跟我来?”
虽然也知道,我还是愣住了。跟葛原刚才见过面打了招呼。跟桥本也是,我正打算去打招呼。
“再去吧。”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我饿了。”
“工作干完了?”信二看着我问。
“哦,男朋友等着吧。”
我陶醉地看着信二的后脑勺反问。
假如爱情有温度的话,我的爱情日复一日温度愈来愈高,现在已是二百度或者三百度,同炸东西时用的油一样,变成了金黄色,在女巫的大锅里沸腾。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所有的一切都融化了,轮廓模糊,所以我无法区分幸福和不幸福。
我没有朋友。认识的人很多,但只有喜欢的熟人和不喜欢的熟人(但喜欢的熟人之一律子坚持说,这就叫朋友),至少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我三十一年九-九-藏-书-网的人生里一次都没有过朋友这东西。
我出了店朝家飞奔。说好了今天会晚一点,但相对而言还不算太晚就完事了。我想早些看到信二的脸,这种心情越来越急迫,坐电车时也感觉那么急不可待。我靠在车门上,看着自己映在玻璃上的脸。
“那就没办法啦。”
我默默喝着红茶。
闹钟响了,在我的枕边响起,却是信二伸长胳膊按停的。大约有一分钟,他紧闭双眼死寂般一动不动,我发自内心地祈求他再多睡一会儿,但之后他如成熟的社会人一样起了床。我什么都没说,在微暗的房间中凝视着他走出卧室。
“冰箱里还有粉丝沙拉,不过是在超市买的。”
“回家吧,我累了。”
“……”
极短的一瞬沉默,但他仍用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沉稳的声音说“行啊”,还帮我掀开了毛毯。然后一整晚,我都没松开他的手。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电车嗖嗖地加速飞驰,驶过一个个车站,夜晚的站台景色迷人。
因此,我匆忙跑去其他男人的卧室。必须想尽办法回忆起来,我的身体确确实实有价值,我不是无能的废物。我确实有用、有意义。
他并不是发问。我坐在对面点了加果汁和香草的矿泉水,如同找借口般说:“要看的样稿还剩了些。”
然而我们上了床。之后喝了冰箱里的透明碳酸饮料,洗了澡,接了湿漉漉的吻。
我满怀爱意地笑着。虽然寂寞得如此绝望,内心却很充实。天空中的月亮冰冷皎洁,离满月似乎没两天了。
“嗯。”我脱下大衣挂在衣挂上,丝袜也脱了,光着脚,脚趾上是橙色的指甲油。
我和信二在初夏相遇,盛夏时开始一起生活。对那之前的我们来说,至少对那之前我们舒适安宁的生活来说,这是个重大的非常事件,却又很自然。我相信自己是用信二的肋骨做的,信二也认同。就像读一本写得很好的推理小说,感觉前后丝丝入扣。
正回吻着河野胸膛和肩膀的我,停下动作抬头问道。
说着我站起来。
健身会所的一楼,阳光透过窗子璀璨地照进茶水间,律子喝着无糖可乐质问。葛原是同一编辑部的前辈,精明而狂妄,已有家室和孩子。
晚上很早就回了家,饭后和信二一起散步。他穿着羊毛夹克,我在连衣裙外穿上运动服,我们手拉手走着。雨停了,人行道上每盏路灯都亮着,便利店的牌匾泛着白光,空气里的一个个颗粒都还是湿润的。
十一月飘落的雨滴,
“早。”
信二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
我是个怎样的女人,解释起来很简单。小学时是班级图书管理人,留着短发;初中时因为肺炎住了五天院;高中时第一次去了演唱会,那是KISS乐队的首次赴日演唱会,我崇拜鼓手彼得,却彻底被周围女孩子的凄惨叫声打败;十九岁在海边顺利告别了处女之身——总之那个时候流行在大海边,不管是谁,这种事绝对要在海边进行;大学毕业后进了现在的公司,做女性杂志。
“嗯。”声音半是呻吟。我当作炫耀,干脆清爽地笑了。
我裹在被单里,凝望着收拾出门的信二。一想到再过一个小时信二就要走了,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虽然每天都如此,但真的很难过。
“确实,梓川和河童桥。”
一进玄关马上传来信二的声音。他早上出门早,回来得也早。
我一边脱鞋,一边尽量若无其事地说。信二那熟悉的声音,让我的心脏剧烈跳动。
回来的信二递过酒杯。律子说着“谢谢”接过杯子,冲我意味深长地一笑,转身离去。
我想,也许信二会心痛。信二深知我对他以外的男人没有兴趣,所以他见到葛原和桥本也许会格外心痛。
“喂,起来,会一氧化碳中毒的。”
睁开眼睛发现在下雨,敲打窗子的雨声。
“我觉得美代你能理解。”说着,桥本把上卷收进挂在椅背上的布包里,又取出下卷。下卷的封皮是石榴色。
也有过这样的事。
好像我们公司杂志的宣传语。
不上床也没关系。比如坐在酒店的床上,足足聊两个小时河野热爱的足球,或者聊聊约藏书网翰·列侬也可以。重要的是对某人而言,我是个确实能平等面对的女人。或哄或劝或鼓励,总之平日信二对我做的那些事——换句话说是我总让信二做的那些事——即使别人不对我做,我这个女人也确确实实能够做到。我必须经常让自己记起这些。
上周日,信二小学的棒球队有练习比赛。我虽不是自己要运动,但还是一副紧身七分裤加运动服的英姿,做了满满一野餐篮的饭团前去观战。这有点离谱,要是大赛或预选赛还情有可原,只是场练习比赛,又没有观众,连那些热心的录像老妈和单反老爸都没出现。信二当然叫我别去,但我坚持要去给他们加油。我实在无法忍受连休息日信二都要被学校夺去。
“我回来了。”
“想吃什么?”
“……竟然同时和三个人交往。”
“……真是个任性的家伙。”
那天早晨我一边做着饭团一边问信二。
我认为自己更理性。
我把《欧洲百年史》的上卷放到原木色的吧台上。
“……倒是可以。”
平衡。
“好久不见。”信二彬彬有礼地点头招呼,留意到律子两手空空,他问,“您不喝吗?”
“知道了。”
看着我的真丝内衣,大学生发出倦怠的声音,琥珀色的眼镜同信二的很像。所谓大学生不过是他的自称,我并不知晓真实身份。本来嘛,时下正经的大学生会说“姐姐”这种词吗?且不管这种问题,总之我被人“搭讪”,然后干脆地脱掉了衣服。
“羊羹。”
把不可能上午起床的河野叫了起来,强行问早安。河野是插画家,这周末和我一起出差。
我径直望着自己的内心。那里似乎一点都不痛,完全没有内疚,很畅快,什么困惑啊混乱啊都没有。
从中央线的车窗能看到寒冷的街景和零零散散的人。稍稍过了上班高峰,电车没那么拥挤。阴天的早晨,电车的晃动让我莫名地安心。手表指向十点,这是一块有茶色皮带、低调简洁的表。我一天要看好几次,为了思考现在信二在做什么。
“姐姐,你好性感!”
惺忪朦胧的声音很迷人。
“美代是个很感性、很自由的好女人。”
吟诵的是北原白秋还是堀口大学呢?我望着屋顶,一直听着雨声。时间就这样僵死多好,我就能和信二永远在一起了。
“哦。”信二说。
身后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律子。黑色的毛衣搭配艳绿的阿拉伯风裤子,腰上系着金色腰带。
信二是小学教师,现在是四年级的班主任(四年三班,学生三十六人),也是棒球队的顾问。标准身材,个子高挑,戴眼镜,一笑起来表情总有些柔弱,但也性感得让人心波荡漾。我有时会不顾旁人的目光抱住信二,紧紧抱住。我一直以为自己更倾向于保守,但信二是(我遇到的人里面唯一)让我变得狂热的男人。
“我做了蟹粉蛋。罩着保鲜膜放在桌上,想吃的话吃点吧。”
我们坐上电梯,按下一楼。
“嗯。”我含糊地回答。他说“看样子还没有啊”,偷笑起来。
“美代,你太坏了。”
伤感地淋湿了世界!
比如和信二做爱后的翌日清晨。
“闭嘴。”
“美代!”
“感性?”
今天有真正的洽谈,边吃午饭边聊的商务午餐。如约到达饭店,时候尚早,所以我哗啦哗啦翻起联系簿,给河野打了电话。
周五,久违地和信二约好在外面见面,在一家对着银座大街带落地窗的咖啡店,那是桥本的个展首日。我比约好的时间早三分钟到达,但信二已经到了,正喝着咖啡。才五点,外面暮色已经降临。我分外喜欢银座的夜晚。
信二的眼镜深处,眼睛泛着笑意。离别的寂寞都堵在我心里,我简直就像被遗弃的孩子。
我端起红茶杯,越过热气,只有眼睛笑了笑。这样表情会看起来很柔和,感觉非常好。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照片啊。”
下卷很厚。
我喜欢他害羞时的声音。
经过酒铺前,我稍稍探出身体,看着映在夜晚窗子里的我们。信二也被我带着侧过身来,我们透过玻璃四目相对。
“旅馆也很不错。”
说着我把书放进褐色的手提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