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目录
3
上一页下一页
他们一一问过下楼来的电梯操作员。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听他们说过后说:“天啊,梅森先生,我记得他。他没有下楼,他上楼去了。”
狄拉对着话筒说,“我马上出去,雷蒂。”然后挂断。
“我知道那一类型,”狄瑞克说。“我们会料理他。”
“怎么啦?”梅森猛然问道。“他走了吗?”
“拦住他,”梅森对狄瑞克的手下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假装他踩到了你的脚,撞上了你,或什么的都可以;拦住他就是了,说他撞坏了你车子的轮套,要求看他的驾驶执照。”
他们慢慢前行直到最后在一个转角处遇上狄拉·史翠特和保罗·狄瑞克坐的计程车。
九点三十分左右派瑞·梅森用钥匙打开他私人办公室的门,发现狄拉·史翠特正在整理他办公桌上一堆新拆开的信件。
“我不懂。我想保险公司一向都那样做。”
她手蒙住话筒,对梅森说:“他来了。”
梅森跳了起来,动作猛得他的办公旋转椅往后撞上了墙壁。他绕过办公桌,一把推开他私人办公室的门,说:“来吧,狄拉。告诉保罗!我们走!”
狄拉·史翠特点点头。“乔治·斐伊提。”
“你是警方的人吗?”司机问道。
门才刚一关上就又被狄拉·史翠特推开。
“你不认为他会来这里?”
“上楼?”梅森说。
“真想不到啊,你好吗……”
“那部计程车?”狄瑞克问道。
“他们以前是,”梅森说。“有一些仍然是,不过大多数的保险公司现在都相当有道德。如果遇到索赔事件,他们会公平合理的赔偿。
“他想干什么?”
“嗨,狄拉,有什么新鲜的?”梅森问道,走过去把帽子放在衣帽架上。
“你说对了,你是被雇用了。”梅森告诉他。
他冲到电梯口,狂乱地按下按钮。
“莫瑞士多久以前打电话来?”
梅森朝办公室作作手势,转身靠回椅垫上。“就这样了,保罗,”他说。“我们被那家伙摆一道了——实际上是,摆了两道。”
“这是什么事?”狄瑞克问道。“谋杀案吗?”
“如果他是开自己的车过来,”梅森说:“我们会在这个或是那个停车场逮住他。好好看看,注意开出去的每一部车,保罗。我来向狄拉作个手势。”
九-九-藏-书-网梅森咧嘴一笑。“去把他带进来,狄拉。不要让他有机会改变主意走掉。我要看看他的长相,问他几个问题。”
“有个男人在我办公室。他说他叫做乔治·斐伊提。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他的真名。我非常怀疑。我要你派人跟踪他。我想知道他是谁,我想知道他到什么地方,我想知道他干什么事。”
“对,”梅森说。“来吧,保罗。”
“来吧,保罗,”梅森说。“狄拉,保罗和我拦下第一部计程车上街去。你坐下一部,到转角的地方右转。我们在这一带绕圈子,注意行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雪茄和杂志摊子上的女孩朝他们微笑。“你们匆匆忙忙的干什么?”她问道。
“跟踪他,”梅森说。“现在不要拦下他了。不过无论如何,想办法查明他是谁。”
“等一等,保罗,这是急事。”
“我负责。”梅森说,同时冲过大厅到街上。
狄瑞克问道:“我被雇用了吗?”
“嗯。我什么时候轻咳一声?”
“效率真快,”梅森说。“太快了。”
梅森走到路边,运气不错几乎马上就叫到一部揽客的计程车。他和狄瑞克跳上车,前行经过四个巷口,然后右转走过一条街,然后再右转沿着一条平行的街道前进。
“他们想要赶快和解,把事情处理掉,然后……不,他们并不想。”
“我这就去。”她说,然后出门到外办公室去。
狄拉·史翠特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狄拉·史翠特拎起话筒,说:“喂,雷蒂……谁?……等一下。”
回到大厦的门口,梅森看见保罗·狄瑞克、狄拉·史翠特和狄瑞克的一个手下站在门边。
“就像大海捞针一样。”保罗·狄瑞克说。
狄拉·史翠特小心地关上门,说:“老大,是同一个人。”
“好。你想我有十分钟的时间?”
梅森挂断电话,对狄拉·史翠特说,“现在,狄拉,出去拖延住他一分钟。给他甜甜的微笑,告诉他我正在接一通从东岸打来的长途电话;说我一通完电话你就会告诉他。然后到雷蒂的办公桌去告诉她等到你轻咳一声。当她听见你清咳一声时就说我已经通完电话了。懂了吗?”
“没见到人影,”梅森说。“不在这里,我们去停车场找找。狄九九藏书网拉,你认得他,带狄瑞克的人手去街尾的停车场那边找。保罗和我到对面的停车场去。如果你见到他,拦住他。”
梅森抓起电话。“马上接通狄瑞克侦探社,雷蒂。可能的话就找保罗·狄瑞克听电话。告诉斐伊提先生我等一下就见他。不要让他听见你说话。告诉他我正在接一通长途电话。”
“他显得根本一点都不匆忙,他正要逛出去时突然又踅回来这里翻杂志看。”
梅森说:“我会尽可能拖延住他,不过我想我最多只能拖延住他五分钟或十分钟。现在,保罗,他大约三十五岁,大约五呎七吋高,但是体重一定将近一百八十五磅。他皮肤黑黑的,眉毛粗浓——而且他可能骗过你。他看起来似乎完全集中心思在自己的事情上,可是事实上他对四周的一切警觉得要命。”
“你是说狄克丝?”
“那正是我雇用你要查明的。”
“想要追上一个家伙。”梅森说。
“雷蒂说她刚帮你接通保罗·狄瑞克办公室的电话,他就站起来,朝她微笑,说,‘等一下再来,’然后就出去到走道上了。他……”
“对。他代表那部在巷子口撞上狄克丝的汽车投保的保险公司。”
“我很想知道他的车子牌照号码,”梅森说,“同时查明他是谁等等一切。”
“天啊!”她叫了起来。
狄瑞克说:“我会派个人等着跟他一起搭电梯下去。你要确定我至少有五分钟的时间准备,派瑞。”
“九点过几分钟。”
“我昨晚想去跟踪的那个人,单独坐一桌的那个人……”
梅森停顿下来,站在他的办公桌角落旁。他的手指摸着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视而不见地朝办公桌上的文件皱起眉头,说:“那倒是件新鲜事。”
狄瑞克说:“再几分钟我会再找个手下来这里。我们去雪茄摊子问问,派瑞。”
电梯稳稳停住。电梯门滑开,一个气愤的电梯管理员说:“搞什么鬼,积姆?你……”
“什么?什么时候?”
“他的穿着怎么样?”狄瑞克问道。
“后来他买了根雪茄,”女孩说:“而当你和狄瑞克先生过街时他就出门去向右转……我想我注意到他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对你冲出去很感兴趣,然后你的秘书和狄瑞克先生还有另外九九藏书一个人又冲出去。当然,我在想到底出了什么事。他……”
“告诉他来见你,说你负责处理跟狄克丝·岱顿有关的一切事情。”
“你是说他现在外面,代表撞上狄克丝·岱顿的那部车子所投保的保险公司?”
梅森说:“不要管我是谁,只要专心开车注意车速就可以了。”
“记录显示他几乎立即煞住车子。没有任何他喝了酒的迹象,然而几小时之内就来了个保险公司的人想要私下和解……莫瑞士·阿尔伯格告诉他什么?”
“也许他喝了酒。”
梅森对狄瑞克说:“上楼去,保罗。找你办公室的一个女孩去接我的总机。雷蒂见过他,叫她下来这里。他可能上几层楼,下电梯等一阵子,料想跟我们错开了。我们现在知道他不可能在我们前头下楼了。我去问问那个雪茄摊子上的女孩。”
“我想那部出租车是空的。我不认为他赶得上那部计程车,保罗。我要电梯操作员一路飞快下来,我冲出来到路边。记住,如果这个人在我前头……噢,算了,我们去跟电梯操作员谈谈看看他们知不知道什么。”
“怎么个拦法?”狄拉·史翠特问道。
“可是这个案子是一个女孩从餐厅后门冲出去到巷子里,直冲到对向来的一部车子前,当然,就被撞上了。”
“他可能不是什么便宜的货色。”
梅森说:“想找一个人,不知道你可不可能注意过他。”
梅森点点头,然而眼睛注视着人行道上的行人说:“慢慢开。到下一条街时右转,然后前行五个巷口,然后转弯,开始往回走,继续慢慢开。”
“没有暴力,”梅森保证说:“你只要眼睛看着路面放在方向盘上就可以了。”
“他开始坐立不安的时候。尽你所能拖延住他我们需要时间。如果你看出他开始紧张不安,就轻咳一声。”
“最好算计五分钟比较保险,”梅森说。“我相当确信我能留住他十分钟,但是他可能觉得不对劲,认为我在拖延住他,而走出门去。”
他上下看看街道,没见到他想找的人,不过看出了人行道上拥挤的人潮,为任何想混进行人堆里消失不见的人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梅森说:“喂,保罗,我是派瑞·梅森。”
一会儿之后她单独回来。
梅森走到镶石路边去,九-九-藏-书-网看看有没有计程车刚刚驶离路边,看到有一部在转角处等绿灯,他跑过去,跑到半路,灯号转绿,计程车开走。
狄拉·史翠特说:“我仍然不懂你的意思。”
“等一等……雷蒂说保罗接通了。”
“戴帽子?”
她摇摇头说:“除非他是这里的住户。这里一整天人来来去去的,而且……”
“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人一定在大厦里,或是一定在我离开之后不久出来,”梅森说。“他可能戴着一顶黑色毛毡帽,也可能没戴,穿着暗色双排扣西装,红蓝双色领带,大约三十五岁,五呎七吋高,体重大约一百八十五磅,他最引人注意的容貌是一双粗浓的眉毛。”
梅森笑出声来,说:“我想那个回答一定让那家伙重新考虑。”
梅森跟保罗·狄瑞克交换一下眼神说:“你明白了吧,保罗?他看见狄拉·史翠特站在外头路边上,所以就猛然转身过来这里把脸埋进杂志里。”
五分钟之后梅森承认失败。他过街到狄拉和狄瑞克的手下等着的地方说:“呃,我想我们是败了。我仍然不明白他是怎么下来然后消失不见的,不过在那段时间里……”
她缓缓摇头。
电梯操作员按下控制钮,电梯快速下降。
操作员点点头。“我记得你那一楼的上下楼按钮都亮着,因为我让他进电梯时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滑开,但是又没有人等着要下楼。他只要同时按下上下楼的按钮……当然,有时候要上楼的人会那样做。他们机械式地按下下楼的按钮然后想起来又按下上楼的按钮,而……”
“如果我们找到他要怎么做?”狄瑞克的手下问道。
梅森在他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下来,而狄拉·史翠特出到接待室去陪乔治·斐伊提到梅森的私人办公室来。
“谁?”
红灯一明一灭,然后持续亮着。一部电梯停下来门打开,梅森跳进去,对电梯操作员说:“直接下到一楼,老兄。不要停,紧要的事,走。”
“继续。”梅森说。
“按喇叭,”梅森说。“引起另外那部计程车里的人的注意……对了。”
梅森在狄拉·史翠特听见喇叭声抬起头看时向她作手势。
“还不是。”梅森绷着脸说。
“老大,他走了!”
他们走进大厦。
“怎么啦?”他问道。
“怎么啦
www.99lib•net
?”
“这家伙不会,”梅森说。“他知道他不能待下去,他想要快点离开。他同时按下上下楼按钮,搭上第一部停下来的电梯。他想要离开那一层楼,保罗,他很有可能还在大夏里。”
梅森笑着说:“我不认为他想跟律师打交道。他——等一等,狄拉。这有可能只是个想查明女孩在什么地方的企图。那个人可能只是——他有没有告诉莫瑞士·阿尔伯格他的名字?”
“乔治·斐伊提。”
“莫瑞士·阿尔伯格来过电话。”
“对。”
“啊呀,他就在你的秘书和保罗·狄瑞克还有另外一个人到街上时走出电梯。”
“意思很简单,”梅森说。“撞上的那部车子的司机不可能有过失除非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幕。他开着他的车沿着道路过去,显然车速合乎规定。他可能想抢转角处的灯号,但是他有权预料街道上的每一个人都谨慎地依照灯号指示行走。这女孩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眉目惊慌地奔跑,就冲到他的车子前面。”
“他是谁?”狄瑞克问道。
“也许吧,不过我敢打赌他十之八九是个坏蛋。狄拉会提供你我们所知道的一切资料,你就从那些资料着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森冲到走道转角,朝电梯望过去。没见到任何人影。
“必要时就凶悍起来?”
狄拉·史翠特说:“他穿着一套暗色、双排扣西装,红蓝双色领带,白衬衫。”
悄悄跟在他后面跑的狄拉·史翠特,踅进狄瑞克侦探社的办公室里去。
“一个保险公司的人想要见那个女服务生。”
“没有暴力吧。”司机说。
保罗·狄瑞克和梅森跑上街道,在车辆之间穿梭过街,不理会此起彼落愤怒的抗议喇叭声,来到对街的停车场。
“好,我有多少时间?”
“你要我多用心进行工作?”
“什么事?”
“他昨晚戴一顶黑帽子,而——是的,我十分确信他坐的椅子旁有一顶黑帽子。”
“尽你一切所能,我被这个廉价的坏蛋耍得厌烦了。”
梅森走到路旁,作了个手势,然后说:“来吧,保罗,我们来查看一下确定他没坐在一部车子里等。”
梅森看看腕表。“打电话可能浪费时间,狄拉。保罗的办公室就在走道那头。也许你还是跑一趟的好……”
“看起来确实是如此。”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