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目录
8
上一页下一页
崔格点点头。
“男的或女的?”
“不是打电话给我的那个。”
“当然,我根本没见过她。”狄瑞克说。
梅森微笑,摇头。
“难道你不明白吗?”梅森说。“他们是在对你设下陷阱好把你的执照拿走。我们在交谈时他们一直都在门外,要不然就是房间里装有监听器,他们全都听见了,他们现在只是在设陷阱好拿走你的开业执照。”
“我不能告诉你。”
崔格面无表情,然而杰夫瑞警官脸上掠过得意的神色。
“现在,”崔格说:“说来听听。”
“我不得不。”狄瑞克说。
“我在跟警方合作,”梅森说。“他们要我只告诉他们不能告诉任何其他人。”
“他们可不这么觉得。”
“这支唇膏是怎么一回事?”崔格问道。
“你只发现一句留言?”
“他拖你下水,你对法律没他那么熟,你有私家侦探的执照,你可能相当容易就失掉你的执照。现在,该你说了。”
“你从这推论出什么来?”
“你有没有试过解读它们?在桌子背面的那句,你是不是觉得像密码,你有没有解破那句密码?”
“当然,”梅森继续说:“如果刑事组打电话给我说:‘听着,梅森,我们目前还不准备宣布,不过大约十五分钟之内815房会发生凶杀案,而目前在跟你谈话的年轻女人会到815房去’——那么,当然,我会采取保存指纹的措施……”
杰夫瑞警官站起来。
“我无法每个字都记得,”狄瑞克说。“它们还在那里。”
“然后呢?”
崔格警官转向保罗·狄瑞克。“好,狄瑞克,这是谋杀案,我们有十足的理由相信你有跟凶杀案有关的证据。我不是想刺探你跟派瑞·梅森的私人关系,不过我要你说出一切可能跟凶杀案有关的事情,现在开始说。”
狄瑞克担忧地看着梅森,想看出对方的暗示,梅森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是全部事实吗?”崔格问道。
“我们不想听你挖苦,”崔格说:“我们要听事实。”
“那个人离开了几分钟。我要保罗·狄瑞克跟踪这个女人。我打电话给他,我所知道的就差不多这些了。”
“无可奉告。”狄瑞克说。
“我来插个问题,”杰夫瑞警官说。“梅森有没有告诉你打电话要他到那房间去的委托人的名字?”
房间门被打开。杰夫瑞警官回来,朝崔格警官点点头。
“麦娜瓦呢?”
“我要你回答,有或没有。”杰夫瑞说。
“是谁?”
“你是什么意思,就这样?”
“在桌子背面上。”
梅森说:“那确实是我的疏忽。”
“我想,”梅森说:“杰夫瑞警官刚刚离开时,他派了个警官去狄瑞克的办公室把麦娜瓦·汉林带来这里。”
狄瑞克犹豫一下,然后说:“我相信他告诉过我。”
梅森说:“我只是想说明一些事情免得保罗·狄瑞克为难。”
凯梦饭店的大厅十分热闹。新九九藏书网闻记者和摄影记者在忙着拍照,忙着挤进电梯上楼去。
“而且我们的时间有限。”杰夫瑞警官说。
“跟815房有关的事实。”
崔格连忙站起来。“住手,警官,住手,”他厉声说,然后补充说:“速记员在记下所有的对话。”然后他平顺地继续说:“当然,速记员不畐会想记下这房间里每一个人的动作或描述每一次任何人站起来干什么。”
崔格温和地说:“梅森抄过不少捷径,保罗。他非常技巧,非常巧妙,而且他对法律一清二楚。他没被取消过律师资格。
“我不认为我非说出来不可,”狄瑞克说。杰夫瑞看着崔格。“可不可以?”
“那没关系,我们会从警方那里知道。”
“天啊,我无法全部记得。”
“好办法。”杰夫瑞勉强承认。
“我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去看看有没有马上可派上用场的人手。一个都没有,我有一个看起来好像很能干的总机小姐。”
“我遵照梅森的指示。”
柜台后穿制服的警方把线插进去说:“喂……好,警官。”
杰夫瑞警官说:“现在,我来告诉你们两位一件事情,这个案子跟罗伯·柯烈蒙被杀害的事息息相关。罗伯是个好弟兄,不过,这是题外话。罗伯·柯烈蒙是个警察,他被几个自以为独占了这个城市的小混混给杀了,而他当时正在追查一个大案子,你们总不能告诉我说他因为想逮住某个赌马的小混混而被干掉了吧。你们可能以为你们吃得开,但是我可一点也不留情。我才不管你们是谁,必要的话我会把你们带回局里去好好侍候你们。我要听听你们好好说出些话来,而且我要你们老老实实干净利落地回答。”
“我们要知道所有的谈话内容。”崔格说。
狄瑞克再度看着梅森,两眼带着苦闷、询问的眼神。
“警方怎么觉得我没办法。”
“是。”狄瑞克说。
“我这就离开,警官,”梅森微笑说:“我建议你回答一切有关那个房间里所发生的事的问题,保罗。”
“谈了一些。”
“里面有人吗?”崔格问道。
梅森保持沉默。
狄瑞克变换一下姿势。
“我在问保罗·狄瑞克话。”崔格说。
“我上楼去向派瑞·梅森报告。”
抽着雪茄的崔格警官,舒舒服服地躺在最里边一张椅子上,杰夫瑞警官坐在一边一张填塞过度的椅子上抽烟,崔格警官的另一边,一张有盏钢琴照明灯的桌子旁,坐着一个警方速记员,一本速记簿摆在面前,手里拿着一支自来水笔。
梅森耸耸肩。“告诉他任何他想知道的事,保罗。也就是说,”他急急补充说:“你发现的任何东西。”
梅森说完后,一鞠躬走出门去。
“好,聪明人,”杰夫瑞警官对梅森说:“现在回下面大厅去等着。”
狄瑞克看着梅森。
“就这样?”崔格问道。
“出去,聪明人,”杰夫
www.99lib.net
瑞开着门说:“如果你不快出去这一次我就真的能‘把手放在你肩膀上了’,而且速记员的记录上会这样记载。”
“继续。”崔格说。
“如果他提过,我也不记得了。我当时有点困,他说这个女人本来在房间里后来出去了而且还会再回去,他要我跟踪她查明她是谁。”
“假使你只告诉我们你已经告诉过他们的,那么……”
“为什么?”
电话机响起。
等在门外的那个穿制服的警官对梅森说:“回大厅去,梅森先生。”
“我们对查明跟这个女人有关的事感兴趣。”
“然后呢?”崔格问道。
“她越过大厅走出去直接向我报告,她不应该那样做。但是我们十分匆忙,没有机会约定好突发状况的暗号。她认为我应该知道一下发生的事,她不得不去告诉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传达那项情报。”
“在什么地方?”
“那你就去采访他们吧。”
“不必了,”崔格说。“你是不是发现不只一句留言?”
“你们讨论什么?”
“鬼扯蛋。”杰夫瑞说。
“那个当事人?”
在警方监护下的那个夜间职员,坐在大厅里梅森和保罗·狄瑞克的对面,不时瞄瞄律师和私家侦探。他的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抽牌的扑克玩家一样。
“然后麦娜瓦等了一会儿,知道梅森会紧张不安,我可能想改变通盘计划,所以她就匆匆下楼,出去到我停车的地方。”
“当然,”梅森说。“那不怎么像是密码。指的是房间里的电话簿,第三卷,第262页,左列第十五行。是贺伯特·席德尼·葛兰顿的姓名电话和住址。”
新闻记者想要访问梅森,只得到对方的一阵摇头。
“你把它搞得乱七八糟,”崔格说:“都没有任何指纹在上面了。”
“派瑞,”保罗·狄瑞克以苦闷的声音说:“我得说出我所知道的证据。”
“那个不管。你采取什么行动?”崔格问道。
“你采取什么行动?”
“那就不同了,”狄瑞克说:“但是谈话内容呢?”
“在镜子背面上,”狄瑞克说。“我们没有搞懂,我们认为可能是一部车子的牌照号码,我们正要去查时你们两位就进来了。”
警方刻意布下的陷阱到目前为止没有斩获,除了警方人员和新闻记者外没有人进入饭店,没有人企图离开。
“不是才怪!”崔格气愤地喝道。
“好,你比较像话,”杰夫瑞说,恢复比较不那么凶暴的态度。“再说下去。”
“我们发现了一句留言。”梅森说。
“那个当事人是谁?”
“什么样的留言?”
他带头经过电梯旁,爬上一道楼梯,沿走道过去,经过一个守卫的穿制服警员身九九藏书边,打开一间显然是这家饭店最豪华的套房的门。
“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行动,”狄瑞克说。“我知道我得派个人在饭店外面还有派个人守在走道上等这个女人走出721房,我感到一个人一定不可能同时担任两项工作。当她从721房出来时会怀疑她正好在走道上碰见的任何人,更会怀疑任何正好跟她一起在清晨那个时刻坐电梯下楼的人。”
“我打电话要麦娜瓦暂时关闭办公室,去我们保存乔装用具的柜子里,拿出女佣的帽子和围裙,放进手提箱里,赶到凯梦饭店,订个房间,告诉职员说她要一个靠马路边的房间。”
梅森进门时迅速瞄了速记本一眼,注意到已经记满了大约十二或十五页。
杰夫瑞警官慢慢松开梅森的西装外套。
崔格猛然转向狄瑞克。“你是不是发现不只一句留言?”
“那么另外一句呢?”崔拉格问道。
“然后什么事都没发生,”狄瑞克说:“直到我看见麦娜瓦自己从电梯口出现,她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安。”
“她没监视815房?”
“没有。”
“你已经跟他们谈过了?”
他拔出接线头,朝大厅里的一个便衣人员点点头,低声交谈了几句。
“你们让我们等了不只一个小时。”梅森提醒他们。
“我想我们有权知道。”崔格说。
“不能说谈话内容。”梅森补充说。
“在什么地方?”
便衣人员走向梅森和狄瑞克坐的地方去说:“好了,兄弟。警方现在要见你们了,这边走。”
梅森两眼深思地眯起一会儿,然后突然说:“当我进那房间时,警官,我注意到床上有个印子看起来好像有人在那里坐过。床上另外还有个印子,看起来好像有一把枪在那里放过。”
崔格转向狄瑞克。“那你干什么,狄瑞克?”
“你是指我发现的任何东西?”狄瑞克问道。
“为什么要靠马路边的房间?”崔格问道。
“而且我们不想听任何废话,”杰夫瑞警官说。“不想听你兜圈子说话,这是摊牌。你究竟能不能靠经营侦探社吃饭,或究竟是不是会就此完蛋,将在接下去的几分钟之内就在这房间里决定,所以开始说呢。”
“我知道。”崔格说。
梅森两眼锐利地发射出询问的眼光说:“我想可能有人用这支唇膏来留字。”
“我到办公室去接麦娜瓦·汉林。我们以创记录的速度赶来这里。我停好车,调整好后视镜,坐在车子里等。麦娜瓦走进饭店,告诉职员她需要一个前面的房间,办好登记手续,被带到她的房间去。当然,她马上穿上女佣的制服,走到看得见721房的地方。”
“然后呢?”
“去你的,你也合作。”
梅森突然说:“告诉他吧,保罗。告诉他那个委托人的名字,告诉他那个房间里所发生过的一切。”
狄瑞克紧张地咳嗽,变换姿势。
“可以。”
“他有没有提到名字?”
“那么九九藏书网你发现了什么?”
“不错。”
“而且,”梅森两眼精明地望着他说:“我还发现一样东西,一支唇膏。”
“她叫什么名字?”杰夫瑞警官问道。
“然后呢?”崔格问道。
一个穿制服的警官坐在柜台后,警方下令外头不准停放不寻常数目的车子。从街道上看起来,凯梦饭店就好像一般二流饭店一样完全正常。这是离晨曦微露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夜晚死寂时刻。对早出的人车来说还太早,对最后一个夜归人来说又太晚了。几部投机的计程车无精打采地绕着,因为别无他事可干,看惯城市一切的司机注意到饭店大厅里的骚乱。车速短暂怠惰下来,然后又开走,凯梦饭店就是凯梦饭店——只不过是那么一回事。
狄瑞克说:“我在家睡觉,电话响起,梅森要我查明跟他一起在721房的人是谁。”
狄瑞克摇摇头。“记住,我车子停在看得见电梯口的地方,那表示那个夜间职员看见了全部经过情形。当麦娜瓦跑出去向我报告时他知道我等在那里要跟踪某个人,我觉得麦娜瓦已经派不上用场了。她不可能开车跟踪那个女孩,那是我的工作。我十分确信那个女孩会留在815房,至少到我有时间请示梅森……同时,我们已经找了两个工作人员,当时想必已经在往办公室去的路上了。我要麦娜瓦派他们过来向我报到……现在,两位先生,这就是我的报告了。”
“她回办公室去。”狄瑞克说。
崔格点点头。
他刚出门槛,房门便被猛力关上,震得油漆都快掉下来了。
崔格说:“随后不久你打电话给保罗·狄瑞克。总机记录有通电话从721房打到狄瑞克的办公室。”
“那样她才能对我作暗号,”狄瑞克说。“我要她穿上女佣的制服守在走道上好看清楚谁走出721房。当女孩坐电梯下楼时麦娜瓦就跑回她的房间用手电筒向我作暗号,我坐在停放在饭店前面的车子里。夜晚那种时刻不太可能有失误的机会,如果我知道那个女孩坐电梯下楼,我就能在她走过大厅时监视她同时在她出门时跟踪她……我把车子停在看得见大厅和电梯口的地方,我把车外的后视镜调整到看得见前面的房间照射下来的手电筒光线的位置。”
狄瑞克讶异地注视着他。
梅森扯平外套翻领说:“我想杰夫瑞警官发脾气了,保罗。你看见他抓住我把我的外套和领带弄得乱七八糟而且正要打我……”
梅森温和地说:“我想你们一定彻底搜查过那个房间了吧,警官?”
“然后呢?”
“等一等,警官,”崔格连忙说,这一次明明白白的向速记员示意。“我们来跟保罗·狄瑞克谈。他没有职业豁免权和律师的特权,我想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会比较合作——比较合作多了。”
梅森像老鹰盯着野兔窝入口一般地盯着崔格的脸说:“你会注意到那支唇膏的尾端看起来好像在粗糙的http://www.99lib•net表面上划过,而不只是用来涂女人的嘴唇。”
“另外一句留在什么地方?”
梅森说:“一个当事人打电话给我要我来721房跟他见面。他告诉我不用敲门直接进去,我上楼到721房,走进去。”
“你听到的就是事实。”
“那只是梅森先生的看法,”杰夫瑞警官装模作样地说。“我没做那种事,我只不过是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有个人到那房间去。”
“进来坐下,”崔格说。“抱歉不得不把你们两位老兄留下来,但是事情就是这样。”
“那么是不是有什么让你觉得其中有一句留言是诱饵?”崔格问保罗·狄瑞克。
他迅速瞄瞄速记员确定对方了解他的暗示。
“总记得一些吧。”
狄瑞克说:“那是紧急事件。你可能知道派瑞·梅森办起案子来是什么样子的。他要求一切,而且要快。他是我一个重要的客户,占了我的业务一大部分,我靠他吃饭。”
“好,发生了什么事?”
杰夫瑞站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看崔格,然后离开房间。
杰夫瑞警官身子一跃而起。他走向梅森一把抓住他的西装翻领,把律师拉出椅子。他的双肩力道聚集,一双火腿般的大手揪住律师西装上衣口,另一手往后拉准备出拳。
崔格说:“当你到721房去跟派瑞·梅森在一起时,有没有发现任何具有意义的东西?”
律师点头。
新闻记者指着保罗·狄瑞克。
“是谁?”
“那都是你们自找的,”杰夫瑞警官说。“我们让你们等是因为我们在找一些证据,而且别开自己玩笑认为我们没找到。我们能核对你们所说的话,这是我们查明你们站在那一边的机会。开始说,狄瑞克。”
崔格警官疲倦地说:“我告诉过你,警官,如果我们把这两个人分开来审问比较好,我想我们现在还是这样做比较好。”
“是事实。”狄瑞克激怒地告诉他。
“继续。”
崔格警官向杰夫瑞作了个警告的手势同时看看速记员,连忙说:“你们知道,我们并不是在威胁,不过我们觉得你们两位应该主动说明。我们要听实话,我们要听确确实实的话,我们要你们彻底说明。而且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有所保留我们可以对你们采取严厉的手段,现在告诉我们怎么一回事。”
梅森一言不发。
梅森说:“一个当事人打电话要我到那个房间去。”
“在镜子背后。”
狄瑞克说明麦娜瓦的行动直说到她跟踪的那个女孩进入815房为止。
“我们想查对狄瑞克究竟是不是说实话。”
狄瑞克说:“我想梅森和我讨论过一阵子,究竟那两句是不是都——呃,什么——呃,它们是怎么被写下来的。”
“女的。”
狄瑞克和梅森找到椅子坐下。
“为什么不行?”其中一个问道。
“麦娜瓦·汉林。”
“我不认为我非告诉你不可。”
梅森手伸进口袋,拿出那支唇膏递过去给崔格警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