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目录
第十集
上一页下一页
吕文禄:“有的话,在贾小姐家里说,怕没那么方便了。请问贾小姐,认识毛芸才吗?”
吕文禄在自己的办公室接电话:“没有啊。”
吕文禄:“这个毛芸才就是证据。”
李亨:“贾一英小姐,请坐。”说罢,转身去倒茶,虽然他竭力控制自己,但手还是禁不住发抖,他强制自己定住神,把茶送到贾云英面前,“请喝茶。”
特务丙下车来,他整了一下衣衫,装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跑上公馆的台阶,对门房说:“我是张公馆的。你家老太爷在我们公馆打麻将,忽然晕倒了,我家老爷请你家大小姐过去看看。”
李亨:“那样最好。”
贾云英:“你们认识?”
贾云英:“张公馆的人在哪里?”
吕文禄:“会给你说明白的。不过,现在还是要请贾小姐暂时在我们这儿委屈一阵子了。”
贾忠才:“这就怪了。你们没抓人,那谁抓的?我女儿被抓走时,明明说是省特委会绑的她。”
李亨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材料。
几个特务在向吕文禄汇报。
与此同时,门房见情形不对,急忙回身进公馆叫出两个便衣保镖,他们从台阶上冲下来:“你们是干什么的?竟敢来绑架人。放开大小姐!”
申雨峰:“军统送来的关于贾一英案子的材料我已经看过了,贾一英和毛芸才只不过就是一般同事朋友关系。军统也真是的,没有任何确实证据就随便把这大小姐抓了来,惹得贾忠才到处找人闹。现在黄书记长已答应为贾一英作保,我看就让她取保释放吧。不过保释以后,还要照规矩办,有三个月的考察期。至于那个毛芸才,身上带有传单,还是有嫌疑,先不能放,审了再说。”说完,把桌上的卷宗递给李亨:“我的意见已签在这上面了,你们拿去照办吧。”
毛芸才还是那几句话,“传单是我自己印的”,“是公开发行的《文萃》杂志上的文章”。

(10-18)军统蓉站 吕文禄办公室

李亨:“这件事我听说了。贾忠才也已找过陆总舵爷。我打听了一下,十有八九是军统蓉站干的。”
特务甲对毛芸才说:“现在贾小姐正在我们站长那儿做客呢,你不相信?那好啊,我带你过去看看。”
贾忠才:“张参议长,我的女儿是你们华大附属医院的外科医生,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从我的公馆门口绑架了。你是华大校长,我只有找你要人。”
李亨:“文禄兄,多谢多谢。人有了着落,也就好说了。不过,这案子是谁办的?究竟进展如何了?申主任等我回话呢。”
贾忠才:“总舵爷,你说这成都的天下还有我们的份没有?今天公然有人大白天的到我的公馆门口把我的女儿绑架了。”
李亨:“老兄,这事要当一回事来查哟,当心惹出祸事来。”
不一会儿,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在特务丙面前停了下来,特务丙坐上小汽车,车继续向前开,在贾公馆门口停住。
李亨:“当然,在这里的人都是省特委会的人,都是特务。”
一特务带着贾云英推门进来。
贾云英一边走下台阶。她一下看见车子不是自己家的,又见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一脸凶相,马上意识到不对,她说:“对了,我叫家里的医生一同去吧。”说罢转身,想走回公馆去。
李亨无奈地:“进来。”
申雨峰:“你问一下吕文禄,叫他写个情况来。”
李亨:“你去告诉下面的人,一定要把贾小姐安抚好,我这就去请示申主任,无非是向她道个歉,给她一个说法。”

(10-11)市隐居茶馆

申雨峰:“吕文禄也是,瞎搞一气,给我们惹些麻烦。我看就照你说的,向贾小姐表示个歉意。另外告诉她,保释出去后的三个月的考察期也不要了。这事就由你来办,你亲自找她谈谈。还有,吕文禄那边也打个电话,把我的意思告诉他,我们这是在代他们收拾烂摊子。”
特务乙:“我们当初到贾公馆抓人,看来是冒失了一点儿。现在贾忠才到处活动,还和袍哥搭上线,这事就弄复杂了。”
毛芸才奋力挣扎,大声说:“我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人的事。”
吕文禄支支吾吾地:“没有啊,恐怕是误会吧?”
贾云英:“我又没做亏心事,好看不好看,对了证才清楚。”
特务押着毛芸才来到吕文禄办公室外,从窗户可以看到贾云英安然地坐在沙发上。
贾云英被带了进来,吕文禄亲自为她倒茶,客气地:“贾小姐,请坐。”
特务甲:“怎么样?毛小姐,看见了吧?你要是也像贾小姐一样,把什么都说出来,不也就没事了吗?”
吕文禄说:“那好,我给特委会打个电话。”

(10-7)省参议会

陆开德:“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参议员贾忠才先生,贾先生原来还是成都的市长呢。”
一丫头进来:“大小姐,该睡了。”
吕文禄:“他们常去的那几家我都派人去找过了,没有。我怀疑,是不是被人抓了。他妈的,竟然有人敢到太岁头上来动土了。”
特务丙:“快开车!”
李亨:“吕站长吗?那个贾家大www.99lib.net小姐被抓的事查得怎么样了?她爸现在是到处找人,黄书记长都写条子来了,申主任要我查明具报呢。老兄,怎么样?要请你帮个忙了。”
特务乙:“我到华大图书馆去查过了,确实有她说的那个杂志,也有传单上印的这篇《战局分析》的文章。还有,这是她写的字,笔迹和传单上完全一样,看来这传单是她刻印的。”
贾云英回过头来:“我只是一下想起第一次回家的事来。”
贾云英镇定地:“毛芸才,认识呀。她是我们医院的外科实习医生,我的助手。她怎么啦?”
李亨:“听说省党部的黄书记长愿为贾小姐作保,贾小姐却不肯出去,一定要讨一个说法。我现在就是奉命代表军统蓉站向贾小姐表示歉意,他们一时糊涂,抓错了人,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李亨:“这倒难说了。贾忠才虽然早就不当市长了,可他和地方上的势力,尤其是袍哥的关系还是深的。而四川袍哥的德行,老兄想必也领教过,他们才不管你是正统歪统,有法无法。反正是说不认黄,大家不认黄,说整烂,大家整烂。会不会……这,我就不好说了。”
吕文禄拨通了李亨办公室的电话,和李亨在电话上交谈。
毛芸才:“怎么,你们抓了英姐?你们凭什么抓她?什么上级,我自己做的事,只有我自己一人知道,你们怎么能牵连无辜?难道就因为我在医院是她的助手?”
这时,李亨叫住她:“贾小姐,冒昧地问一下,贾市长还有一个叫贾云英的女儿吧?”
陆开德:“哦?是哪一路人,敢到我的门前来干这种事?居然招呼都不打了一个。”
贾忠才:“就是省特委会那帮子人干的。”
李亨敲门进来:“申主任,有事找我?”
贾忠才坐着汽车来到省参议会,找到张参议长。
使阴功 李亨救战友
贾云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不再说什么,起身欲走。
贾忠才:“好,就这么办。你们四个人到王洪顺家附近去盯着,他走到哪儿,你们就跟到哪儿,只要是方便的地方,就把他绑了。他要是带着个把人,你们能对付的,也一起抓了,全送到城外老房子的地窖里去关起来,严加看守。还有,不要让他们认出你们来。事情办好了,我有赏。”
李亨:“吕兄,真人面前不要卖假药哟,这件事都弄到陆总舵爷面前来了,总舵爷叫我问一下。”
外面的特务这才冲进来,抓住毛芸才往外拖。
李亨在请示申雨峰。
李亨避开贾云英的目光,对特务:“你出去,把门关上。我不叫人,谁也不准进来。”
吕文禄一语双关地:“你是她的上级,又是她的朋友,我们不问你问谁呢?”
贾忠才:“妈的,军统也太猖狂了。仗着他们有背景,就不把我们这些地方上的人放在眼里,居然弄到老子头上来了。那好,要整烂大家整烂,我也拿点儿颜色给他们看看。哼,他绑我一个人,我就绑他两个人来做抵押。总舵爷,今天我可是在您面前禀报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贾云英跟着门房急匆匆地从公馆里面出来。
贾云英听到李亨念出那句词时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神色,被李亨看在眼里,这更证实了面前站着的就是他思念的人,但他又不能表露出来,嘴里说着:“贾小姐,走好。”把贾云英送出门,并吩咐特务:“送贾小姐出去。”
吕文禄回话:“这个嘛……下边是不是有人干了,我还不知道,没报上来。这样吧,我查一下再告诉你。”
杜石一进门就发牢骚:“李主任,你看这军统惹的事,人家贾家大小姐不肯走呢,说要向我们讨个说法,凭什么把她抓了来。妈的,这军统拉的屎,让我们擦屁股。这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呢。你说这该怎么办?”
吕文禄:“李兄,我们研究过了,贾一英这个案子,还是交给省特委会来办。这就马上把人送过来。”

(10-8)陆公馆

特务丙带着人在贾公馆大门附近远远窥视。
李亨对一个传令兵:“通知看守所,把贾一英小姐请到我办公室来。听清楚了,是‘请’。”
贾云英挣扎反抗:“你们这是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想绑架人吗?”她挣扎不过,被特务强行按进车里。
贾忠才:“省特委会的?那帮混蛋抓小姐干什么?他妈的,什么特委会,竟敢到我的公馆来抓人,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哼,咱们走着瞧!备车,我要出去。”
两辆黄包车拉了过来,待王洪顺两人上了车后,拉起就走,来到黑处,两黄包车夫(实际上是贾府保镖)把车一掀,王洪顺两人摔在地上,骂骂咧咧地,一时爬不起来。

(10-12)省特委会 申雨峰办公室

李亨:“不但认识,我们还曾经是朋友。”
李亨:“什么?没有的事?……人家贾市长可说得清清楚楚……哦,可能是他们?我也猜到可能是他们。……好,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一临窗99lib.net茶座,于同和李亨在喝茶说话。
吕文禄:“不要乱搞,要留下活口,慢慢地来磨她。总有一天,要叫她开口。”
贾忠才出来,坐上汽车走了。
李亨接过话头:“哦,贾小姐,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李亨,是这里的主任。我奉省特委会申主任之命和你谈话。”
李亨:“他们不只是对地方上的人瞧不上眼,对省特委会也是不大买账的,我们还不是拿他们没办法。刚才我打电话给他,回话就吞吞吐吐的,想赖账呢。”
李亨:“见到了。我是奉申雨峰之命和她个别谈话的。我原以为她是我过去的朋友贾云英的姐姐,没想到她就是贾云英,更没想到她也从解放区回到成都来了。真是阴差阳错,偏偏在特务机关见了面。不过我们都没有说穿。”
贾忠才坐着汽车来到陆公馆,见到陆开德总舵爷。
李亨在自己书房里打电话。
毛芸才挣脱架住她的特务,冲进屋里,说:“我已经说了是我自己印的传单,和别人没有关系,还有什么好对证的。”

(10-15)贾公馆

于同:“不过地方党的同志发现,在贾云英家公馆外面还暗地里放得有特务的监视哨,她要走还很麻烦。”
于同表示同意李亨的做法,他忽然想起什么,问李亨:“你过去和贾云英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亨:“文禄兄的意思是要我们特委会来收拾这个僵局,给你个台阶下?那我们先把话说明了,既然你把案子交过来,该怎么处理,是我们的事,你不要在那儿说三道四的哦。”
李亨:“啊,莫非这个贾一英就是……怎么偏偏在这里遇上了她?……也许不是……不行,我还是不能和她见面。”他正想叫传令兵,门外已有人喊“报告”。
贾忠才:“我女儿叫贾一英,是华大附属医院的外科医生。”
李亨:“久仰久仰。贾老,您请坐。”
李亨:“老兄,拖不得哦。”
吕文禄:“贾忠才现在不过是一个省参议员,赋闲在家当老太爷,有什么好怕的。你们想办法把贾一英诓出来嘛。”
贾忠才在和四个便衣保镖商议什么。

(10-14)陆公馆

康伟:“终于能回家了,实在让人高兴。小贾,你这是第二次回家了吧。”
李亨:“说来话长,不说也罢。我们在川大就相好,一块儿去的延安。后来她去了华北前线,我因为干了现在这个工作,不得不和她割断关系。我现在虽然为了工作和陆小姐结了婚,而且陆小姐对我也很好,但是和贾云英的这段旧情实在是难以忘记。”
夜半时分,王洪顺和另一个特务从一妓院里出来,两人都喝得醉醺醺的:“黄包车。”
贾云英:“那好啊,你们就把叫她出来对证嘛。”
贾云英呆呆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在想什么。
李亨回到客厅,对贾忠才说:“我问过了,别的部门都不可能,只有军统蓉站的吕站长含含糊糊的,说还要查一查,我看,八成是他们干的。”
李亨:“一定是军统特务对放她不甘心,再加上她父亲派人抓了军统两个特务做人质,军统想报仇,所以暗地里监视,想伺机再逮捕她。回头我给军统那边施加点儿压力,让他们撤了暗哨,这边还是让贾云英早点儿走的好。”
李亨:“我会尽力的。还有个情况,被捕的两个女同志中,有一个叫贾一英,是成都市原市长贾忠才的大女儿,在华大附属医院工作。她的被捕,牵动了地方势力。那个贾忠才虽说不当市长了,但和成都袍哥的关系很深,他去找了陆开德,说要一报还一报,军统抓了他一个女儿,他就抓两个军统特务来做抵押。陆开德也默认了。另外,贾忠才还以他省参议员的身份,去找议长要人,并扬言要大闹省参议会,问国法何在。”

(10-21)申雨峰办公室

李亨拨电话:“吕站长吗?无事不敢打扰你,有人告你们的状告到特委会来了。你们是不是到贾忠才的公馆抓了贾家大小姐贾一英?”
外面的特务一时没回过神,愣住了。
车子开动了,贾云英在车里冲着外面大喊:“他们是省特委会的,告诉我爸!”
吕文禄:“李兄,你不知道,我行动组的两个干员忽然失踪了。已经两天了,既没来上班,家里也不见人。”

(10-2)贾公馆门外

李亨敲门进来:“申主任,有事找我?”
吕文禄失望地“哦”了一声:“这个贾一英,一定要查清楚,不能排除她是毛芸才的上级。就算不是,既然她和毛芸才很亲密,不可能不知道毛芸才的一些情况。马上传讯这个女人。”
特务丙跟进车里,对贾云英说:“我们是省特委会的,想请贾小姐跟我们走一趟。”
贾云英:“我知道。你出去吧。”
于同:“地方党的同志报告,说他们搞地下报纸的两个女同志突然被抓了,情况不明,你知道这回事吗?”
于同:“干我们这种秘密工作,是要忍受各种牺牲的。包括生命、名誉,还有个人的感情。”
张参议长:“哪有这样的事?哪个敢这么干?”
特务丙:“九_九_藏_书_网他老人家在我们张公馆打麻将,忽然晕倒了。贾小姐,车等着呢,您快跟我们过去看看吧。”
吕文禄:“那是自然。”
门房:“大小姐被拉上汽车的时候,听见她喊,他们是省特委会的。”
贾云英:“向我道歉,为什么那个军统站长不亲自来?”
吕文禄:“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10-1)军统蓉站

贾云英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派头,质问道:“你们想证实什么?毛芸才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说传单,什么传单?和我有关联?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些事。”
贾云英:“这么说,你也是……特务?”

(10-17)省特委会 李亨办公室

(10-26)川陕公路上

李亨回到自己办公室给吕文禄打电话。
吕文禄:“这里是什么地方,恐怕贾小姐心里早就有数了,我们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把贾小姐请了来。只要贾小姐把话说明,我们自然会放贾小姐回去的。”
吕文禄在电话那边答话:“这案子是王洪顺办的,目前还没有眉目,过几天再说吧。”
特务甲:“那个毛芸才死咬住那几句话不改口,怎么整也不行。贾一英就更不好办,又不能动刑,她现在是稳坐泰山,还要讨个说法呢。”

(10-4)刑讯室

吕文禄:“那好吧,李兄,就看在你我的情分上。”
吕文禄:“这个……一时还没弄实在,贾一英只是嫌疑。”
众特务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李亨:“贾云英已经放出来了,毛芸才因为在她身上搜到传单,一时不可能放,只有慢慢想办法。”

(10-19)省特委会 申雨峰办公室

贾云英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那个她珍藏的笔记本,从里面取出那封带血迹的信,百感交集,泪水流了下来。
李亨释然:“哦,贾一英,外科医生。”
吕文禄急匆匆地进来,一进门就说:“李兄,我那边出了怪事了……”
吕文禄:“你看会不会和贾家大小姐的事有关?”
于同:“你们见面却给组织带来了麻烦。贾云英认出了你,一出来就对领导她的康伟同志说,她在特务机关里发现一个从延安来的人,一定是当时特务机关派到延安去的。你的身份在贾云英面前暴露了,为了保护你,组织上不得不把贾云英连同知道这个情况的康伟同志一起调回北方去。”

(10-25)李亨办公室

贾忠才正在大发脾气:“你们这群饭桶,眼见有人在公馆门口把小姐拉走,竟然没挡住!他们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吗?是不是绑票?”
特务丙:“但是……”
贾云英听见了毛芸才的话,立刻明白了。她故意转身对着窗外的毛芸才叫道:“毛芸才,他们说要对证,你进来。”
贾云英听李亨念出那句词时,心中似乎有所动,但她马上压住了,冷冷地:“你想她能接受一个特务的祝福吗?”说罢往门口走,忽又回过头,丢下一句:“她瞎了眼,和一个特务做了朋友。可耻!”开门出去。

(10-22)李亨办公室

晚上。
张参议长一时为难地:“你说的是省特委会啊?这个……这样吧,我只有打电话问一下省党部的黄书记长,特委会是在省党部里的。”
陆开德:“听贾先生说,你们特委会派人到贾公馆把他家大小姐绑架了。这回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康伟察觉:“小贾?”
李亨正在办公室给军统蓉站吕文禄通电话。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保镖从暗处闪了出来,四人一起,把王洪顺和另一个特务捆了,并蒙上二人的眼睛,推上黄包车,拉走了。
李亨:“我想省特委会代表他们给贾小姐道歉,也够份儿了。贾小姐还是赶快回家吧,免得家里人惦挂。”
李亨:“我也正想告诉你呢。这事是军统背着特委会干的,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抓人的依据是什么,甚至他们到现在还不敢认账。”
吕文禄:“那好呀,整烂就整烂。老子调他一连宪兵,把他贾公馆踩平,看看谁厉害。”
贾忠才:“好,我就和他好好算一下这笔账。”
特务丙:“她这几天没有上班,听说病了,在家休息。”

(10-16)天涯石街

陆开德:“省特委会干的?不会吧?我幺女婿就在省特委会,怎么没听他提起此事?正好,他今天刚巧在家,叫他来问一下就知道了。”吩咐下人,“请李姑爷客厅说话。”
李亨:“老兄,我提醒你一句,现在各方面都在注意这个案子,可不能乱整哦,当心不好交账。不要弄个烫手山芋,是放不得也吃不下哟。”
特务甲:“那个毛芸才,真够死硬的,已经动了几次刑了,她还是那几句话,承认是她印的,印的是公开发行的杂志上的文章。”
贾云英:“我贾一英是什么人,我爸是什么人,想必你也知道,你们敢胡来,有你们好看的。我告诉你,请神容易送神可就难了。”
陆开德:“你们特委会怎么抓人都抓到贾先生家里去了?九-九-藏-书-网也不知会我一声。”
李亨:“想必是在哪家青楼做十年扬州梦吧?”
吕文禄:“哦?这个贾一英是干什么的?”
贾云英:“既然你说她已经供出来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李亨:“省特委会有联系的部门很多,有中统、军统、宪兵特高科、警察稽查处,不知道这是哪个部门干的?不过,不管是哪个部门,只要是抓人,总要和我们联系的啊。贾老,您稍候,我到书房去打个电话查一下就知道了。”
李亨:“不会吧?谁敢到你老兄的阎王殿里去惹事?”

(10-20)李亨办公室

吕文禄:“这个嘛,我看就不必了吧。她要是出来对证,恐怕没有贾小姐的好看了。”
于同:“哦?还有这样的事?那好啊,让他们闹,我们正好可以利用地方势力和特务之间的矛盾,相机救人。”
吕文禄:“我回去研究后马上汇报。”
李亨:“慢着,吕站长。申主任只是说要看材料,过问一下,你们的材料搞实在没有?有没有确实的证据。”
吕文禄:“毛芸才这边暂时先放一下,在她往来的圈子里,再找一找线索。”
吕文禄没料到会这样,气得大声叫:“把她给我拉出去!”
吕文禄正和几个特务头目在商量什么。
贾云英不禁笑了。她对吕文禄说:“噫,不是你叫她来和我对证的吗?怎么,还没对证好,你就叫拉走?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把戏?我要你给我说个明白。”
吕文禄:“可是毛小姐已经供出来了,贾小姐想赖也是赖不掉的哦。”
与此同时,贾云英更为惊讶,当初在南方局听到李亨做了袍哥大爷的消息,她不相信,可是眼前这个人明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她走进屋里,但眼光一直注视着李亨。
李亨:“我也这么想。再在这中间下点儿烂药,他们把事情弄得越糟,就越好救人。”
于同:“我已经知道了。正为这事,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在特委会见到贾云英了?”
于同和李亨在喝茶说话。

(10-3)军统蓉站 吕文禄办公室

吕文禄:“但是什么?”

(10-13)李亨办公室

李亨:“老兄,你想清楚没有,你怎么敢肯定是贾公馆动了你的人?还有,你今天踩了他的贾公馆,他们未必不敢来踩你的阎王殿,他们可是一呼啦就是几千人上街,而你这儿,宪兵干不干,还是一回事呢。况且,要是把事情闹大了,你如何向上交代?”
特务丙一努嘴,两个特务上前,架住贾云英就往车里送。
贾云英:“这是什么话?什么有数?你们有什么事,在我家里说嘛,为什么把我弄到这儿来?”
吕文禄:“你们怎么搞的,就撬不开毛芸才的嘴吗?还有那个贾一英,有没有什么说的?”
门房:“你等着。”急急忙忙进去了。
吕文禄:“贾小姐还记得和毛芸才一块去毛衣店的事吧?当时她在那里留下了一件灰毛衣。就是在这件毛衣的兜里,我们发现了一张共产党的传单。毛小姐现在已经承认是她刻印的,并且交出了油印的滚筒、绒布。”说着,用手指了一下屋角桌上的东西:“她还说这件事和贾小姐你颇有关联,所以我们才请贾小姐过来,想证实一下。这传单的事……”
特务丙对另一特务:“你快回去,叫站里马上派辆车子来。”

(10-6)贾公馆

(10-5)吕文禄办公室

特务退出房门,轻轻把门掩上。
贾云英:“是的。快说,我爸爸他怎么啦?”
吕文禄:“那就从家里把她弄来。”
这时,一个特务走进来,与特务甲耳语。
两个便衣拿出手枪,冲着汽车开了两枪,没有打中,汽车飞驰而去。
李亨:“吕站长,你怎么搞的,贾家大小姐的事,我们特委会替你们收拾了烂摊子,你们军统的人,人家也放回去了,你还嫌整得不够啊,怎么还在贾公馆安了个暗哨?”
吕文禄:“你……”
李亨:“贾老吗?大小姐的下落已查到了,在军统蓉站。(压低声音)这事是他们的行动组长王洪顺干的,王洪顺家住顺城西街23号。”
贾云英和康伟坐在一辆卡车车厢里,卡车在川陕公路上颠簸奔驰。
那个特务转身飞快地跑了。特务丙仍守在原处。
申雨峰递过一张字条给李亨:“你看看这条子,是省党部黄书记长差人送来的,说是贾忠才的女儿被抓了,下落不明。这个贾忠才现在是省参议员,他在参议会上伙同一些参议员大吵大闹,张参议长找了黄书记长,这不,书记长的条子就到我们这儿来了。你去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哪个部门干的?”
特务丙迎上去,很谦卑地:“您是贾一英小姐?”
吕文禄:“这事我回去再研究一下。”
李亨一听吕文禄那话,已经明白八九分。他站起来,故意地:“吕站长,出什么怪事了,你这么着急,还能想着到我这儿来?”
贾云英自言自语:“我这是怎么了?对这样的人,怎么还放不下?贾云英呀贾云英,他已经不是延安的那个www•99lib.net李唯平,他已经是个国民党的特务了。”她一抹泪水,抓起那封信,把它撕了,扔在地上。愣了一下,立即又从地上捡起撕坏的信,放在桌上拼,然后伏在桌上,痛哭。
李亨给省特委会打电话。
李亨:“爸,我们哪敢不给您说呢。问题是我根本没听说,我们特委会派人到贾公馆抓了贾家大小姐呀。”
传令兵退出后,李亨坐在桌前,随意翻看着面前的卷宗,一张照片引起他的注意。(特写:贾云英的照片
丫头不知所措地看着贾云英,想问什么又不敢问,悄悄退出,把门掩上。
特务:“这个女人,我看还没有整够。”
李亨抬头,门口站着的果然是他思念着的贾云英。他一时似乎不能自制,但立刻镇定下来,竭力掩盖自己吃惊的神色:“贾小姐,请进。”

(10-9)李亨的书房

贾云英:“是的。回家当然高兴……”说到这里,一下像触动了什么心思,她转过头去,望着秋天山林,不想让康伟发现她眼中的泪光。
特务丙:“是华大附属医院的一个外科医生,和毛芸才关系最亲密。那天到毛衣店,就是她们俩一起去的。不过人家说,毛芸才是外科实习医生,贾一英的助手,她们经常在一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10-23)贾公馆

吕文禄:“我看这样,既然申主任要调这个案子的材料,那就顺水推舟,交给省特委会去处理。”
李亨:“该怎么办,我也不好说。倒是劝老兄熄熄火,从长计议的好。哦,对了,说到贾家大小姐,我正要问你呢,究竟这个案子有个眉目没有?申主任又在催问了,说要把这个案子的材料调过来,他亲自过问。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
贾云英:“你……要谈什么?”
李亨:“文禄兄,你们没有确实证据,就跑到人家公馆去抓人,也真够本事的了。看来,这个案子是个红炭圆儿,烫手得很哦。噫,你们怕烫,就叫我们来捧,那不行,我们才不干呢,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吧。”

(10-24)市隐居茶馆

特务甲:“哼,你还顽固,你知不知道,你的上级贾一英已经把你供出来了。”
因涉嫌 云英陷魔窟
李亨回到办公室,把房门关上,不禁热泪盈眶:“云英,云英……”
吕文禄:“李兄,说实在话,我这也是不得已,我的人在他们手上。我这边把案子移给你们,随你们处理。他们那边,还望你老兄请陆总舵爷帮忙疏通一下,把我的人放回来也就结了。”
特务丙:“我们查过了。毛芸才是一个基督教徒,她参加过几个学生团契的教友活动,思想过激,和她往来最多的也是这些团契的学生教友。不过,我们到底从那个老婆子口里套出,最爱到她家的,是一个叫贾一英的女人。”
陆开德对李亨:“你们不能去和那个吕站长说一下放人吗?”
特务丁:“是啊,这黑社会势力大,惹不起的。而且说不定,我们的人就在他们手里。我们怕只有退一步了。”
贾云英不客气地坐下,很生气地:“你们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绑架到这里来?”
特务丙:“她是成都原来那个市长贾忠才的女儿,她家的公馆不好进。”
李亨心中一惊:“贾老,请问您家大小姐芳名?她是做什么的?”
吕文禄没有再答话,让特务把贾云英带了出去。随后,他对进来的特务发火:“混蛋,说好了只拉她在外面看一下贾一英的,怎么让她跑进来乱说,这不把计划都给搅乱了。”
李亨:“我说的是曾经是。现在她大概不认识我了。不过贾小姐如有可能,请告诉她,她的老朋友没有忘记她,并向她祝福。”说到这里,李亨有点儿难以自制地:“请告诉她:‘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贾云英仍然注视着李亨,不自觉地:“你是……”
毛芸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意识到特务是在搞欺骗,她突然大声地:“我都承认了是我自己一个人刻印的传单,还有什么好说的。”
特务甲正在审问毛芸才。
贾忠才:“还不是省特委会那帮混蛋干的。”
吕文禄在自己的办公室回电话:“李兄,明人不说暗话,是我们行动组干的。这个女人现在在我们这儿,等案子有个眉目,就报情况到特委会。”
贾云英:“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呢?”
李亨:“文禄兄,你不要在我面前打哈哈了。这次你自己捅出的娄子,我们给你捡了,你还要怎么的?你把你的暗哨撤了吧,人家也不是吃素的,再惹出麻烦,可没人帮你了。”

(10-10)陆公馆客厅

李亨从里面出来:“爸,您叫我?”
贾云英:“她能和你这个特务是朋友?”
于同:“你要想办法弄清情况,并且在可能的范围内营救她们。”
贾云英:“我不过因为她是我的助手,和她来往多一点儿罢了,这又怎么了?说我和什么传单的事有关联,你们有什么证据?拿出来我看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