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集
目录
第十八集
上一页下一页
宋连长:“他们都撤跑了,看样子是救兵到了。”
李亨:“你们向党中央社会部查询便知道了。同时,请不要暴露我的身份,我不知道党是否要我继续潜伏在敌人内部活动。”
何志坚在向大家宣布:“本营奉命继续担任左侧卫,马上出发。”
大家惊慌起来:
林政委:“他们还抓了两个特务头子,一个是副师长兼政工处处长,中统特务;一个是政工处副处长,军统特务,都已押解到湖州。”
政治部主任:“你为什么要见军政委?”
宋连长:“我们进镇里去吧。”
有班长带着士兵撤到一边,停了下来:“何必去挤着逃命,等共军来缴枪算了。”
李亨:“我实在不放心她,让我看着她,好吗?请你向军政委请示一下吧。”
二人进了病房。
某排长:“投降干什么?我们宣布起义。”拿出一张传单,“解放军的宽大政策说得明白,起义光荣,立功受奖。”

(18-16)乡间

军政治部主任:“一切愿意主动赎罪的敌人,即使是特务,我们也可以从宽处理。你写一份材料,作为将来审讯他时的参考。”
陆公馆里,陆淑芬在生气:“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们也干得出来。”
解放军大部队浩浩荡荡向东行进。
解放军某师师部。
何志坚:“我们这里还抓了两个国民党的大特务呢。一个是副师长兼政工处处长,中统特务;一个是政工处副处长,军统特务。”
李亨紧紧抱住陆淑芬:“不会的,不会的。”
军官对战士:“看好他,我去请示,马上就回来。”出门去了。
特务:“那好吧。你要对弟兄们晓以大义,可不能三心二意的哦。”
在途中碰上一些地方自卫队,打了起来,自卫队不是对手。
何志坚和王得胜走出营部院子。

(18-5)洋河镇

吴指导员自己守着轻机枪,只发了一梭子,那子弹在夜空里一串飞过去,这是真的。
陈自强:“营长,好像是在张师长他们屁股后面,可能是我们的救兵来了。”
军政委:“把这个特务头子押回去,严密看守起来,听候发落。”
吴指导员:“你叫什么名字?”

(18-41)医院走道

王得胜:“解放军成千成万,到前面包围张师长他们去了。”

(18-26)镇中心小学

队伍解散后,何志坚领着吴指导员和民兵队长等到营部休息。
张罡:“十有八九。”对特务,“你又上当了。”命令:“今晚准备,明天拂晓进攻。”
众人都拥护:“到了这种时候,还有什么说的,听营长的。”
他们向北走了十几里,有士兵在问排长:“怎么还在向北?该向东走了。”
警卫员和押解李亨的两个战士一下推门进来。
军官和一个政治部的干部正在上楼,边走边说。

(18-29)解放军某团团部

李亨:“只有一件事。请把我在押的妻子陆淑芬一起送往北平。”
假特务 湖州当俘虏
审讯室。李亨被带了进来。
何志坚和吴指导员握手:“多亏解放军及时赶来救了我们,不然我们全完了。”
聂长谦:“胡说。师部只是昨天上午开了个会,田副处长来开过会就走了,李副师长根本没有来。”
何志坚:“我们今天往北边走一段路后,就停下来休息,准备宣布起义。我看,先把连排长都集中在一起,向他们宣布起义。不干的,当场把他的枪下了,押起来。宋连长,你们一连要镇得住,敢有反抗的人,先崩了他。宣布起义后,我们马上拖起队伍向北边走,能迎上解放军最好,迎不上我们也一直向北走,找个地方隐蔽起来,等解放军打过来。”
陈自强早已等在旁边,一伸手下了罗永卓的枪。
何志坚正在一连,他对一连宋连长:“什么地方在打枪?马上去查清楚。”
何志坚跑到镇口工事边,没有发现敌人进攻:“怎么回事,哪里在响枪?”
军政委没说话,在考虑什么。
忽然远处响起了枪声,很密集。
何志坚找到政工处的军官,对他们:“听说共军已经从江阴渡江,正向东挺进。我们师现在必须赶在前头,到达湖州布防。李副师长和田副处长昨晚在我那里吃饭时,奉师部紧急通知,到师部开会去了,他们留下话来,为保安全,叫你们今天向东快走,去和师部会合。”
李亨抱住妻子:“淑芬,你怎么这样傻,这个时候竟然寻短见。”
军官:“我真不明白,军政委竟然批准了这个特务的要求,真是宽大无边了。”
何志坚:“各连排回去开会,宣布起义,我们下午就继续向北走去,迎接解放军。”
特务:“他们一早就向北开走了,我们很怀疑他们的去向。”
王得胜:“那么,你们带我去你们民兵总部。”
李亨:“我是一个共产党员。”

(18-14)营部

聂长谦:“师座,今天行军很疲劳,硬攻牺牲大,一时攻不进去,不如包围起来,一面动摇他的军心,一面准备渡河用的小船,明天早上,四面围攻,一小时就可以解决战斗。”
“就他一个人呀?”
何志坚向四周看了一下:“解放大军呢?”
干部:“李亨,我们已经请示了军政委,同意你今晚上陪着你老婆。不过北平来电报催了,明天就押你们上路。”转头对军官,“你们今晚也待在病房里,严密看守,当心他耍什么花招。”
军政委还在和何志坚谈话。
罗永卓:“怎么,你们要造反?”
伙房送来了好饭好菜,藏书网何志坚陪特务吃晚饭,招待周到,吃完已经很晚了,何志坚送特务往外走。
王得胜:“我们是起义的国军,要投奔解放军,结果被反动部队包围了。我们快顶不住了,我是来搬救兵的,你们知道解放军在哪里吗?”
何志坚顺口应道:“这恐怕真是个误会。你等着,我们商量了再回话。”
有人在说:“共军真是神兵,突然就来了。”
张罡:“不该回来解决何志坚营,不然我们早过了湖州。因小失大,丢了一个整师,还做了共军的俘虏。”

(18-1)二营驻地

政治部主任在向军政委汇报李亨的要求。
何志坚:“这个,我已经想好办法,叫他们分开走,向东去赶师部去。”
何志坚:“但怎么不见一个解放军过来呢?”
一个身穿解放军军服,佩着手枪的军官出来:“什么完了?”
在黑暗中,国民党部队惊慌失措,又喊又叫,各自向东奔去。
吴指导员:“传令停止前进,叫小队长们都过来。”
陈自强:“他们夹起尾巴跑了。”

(18-40)某医院

何志坚:“他们发起进攻了,你去东头,我去西头,坚决顶住,等待解放军。”
队长:“怎么回事?”
何志坚叫人传话:“大家不要惊慌,听候命令。”又传命令,“连排长都到营部开紧急会议。”
有特务抓住女学生,侮辱和毒打她们。
闪回):成都街上,进步学生在游行,李亨和陆淑芬从一商店出来。
长枪手带王得胜来到镇上一座庙里,有一个农民在马灯的亮光下,摆弄着他的手枪。
李亨对看押的解放军军官:“我就在这里陪她一天吧。”
周围站了许多民兵,不成队形。
敌工处干部:“你是干特务的,我想你是知道我们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的,你最好还是主动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
部队掉头,向着洋河镇开进。
王得胜介绍:“这是解放军的吴指导员。”

(18-17)某场镇口

军政委:“好了,你有什么机密,说吧。”
张罡:“这就怪了,莫非他们两个裹起来投共去了?”
特务甲:“他们当官的怎么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特务:“不过今天早上在政工处时,确实不见他们两个人。”
政治部主任:“是。”
王得胜:“多亏吴指导员指挥得法,把敌人吓跑了。”
众人退出,把门带上,警卫员在门外警戒。
吴指导员用机枪向东扫了一梭子:“给他们送行。”
吴指导员在给大家布置战斗任务。
陈自强:“营长,你看,那不是王得胜回来了?”
长枪手:“我们没有总部,只有队部。”
有人在问:“解放军在哪里?”
特务:“昨天田副处长和李处长被三团的何营长请去吃饭,以后下落不明。今天早上何营长来说,昨天晚上师部通知他们到师部开紧急会议,已经来了师部,留话给我们,叫我们今天直接到师部。”
国民党军队在迅速向东边撤去。
一参谋跑到聂长谦身边报告:“政工处的人赶来有紧急事向师长报告。”
士兵高兴:“这一下去不成台湾,可以回家了。”
长枪顶住王得胜的胸口:“什么人?不准动。”
长枪手:“他说有紧急事。”
办公室里,军政委、政治部主任、秘书和政委的警卫员均在场。
何志坚:“他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特务。”

(18-32)解放军某军部

下午五点钟,解放军进洋河镇来了。
何志坚:“王得胜同志名义上是我的勤务兵,其实他是地下党南京市委派出来和我联络的联络员,他是我的上级,这次起义就是他领导的。”又把陈自强和宋连长介绍给林政委,“他们两人都是王得胜同志新发展的共产党员。”
军官:“是。”
陆淑芬:“……在南京,我也劝过你,我们到香港去。但我说的这些,你都不听,结果跟着国民党败退下来,落个替他们殉葬的下场,这是何苦来呢?现在说这一切已经晚了,我就跟着你下地狱去吧。”
何志坚:“啊!那我们赶快带起部队向北走。”
走了十几里路,从一条大路向一个小场镇走去。
林政委:“我们把他们一起押到湖州交给敌工处去处理。明天部队就要开拔,准备合围上海呢。你们这个营当然也一起走了。”
吴指导员:“你们在哪里被包围了,敌人有多少人?”
特务和警察冲击游行队伍,殴打学生,把学生拖上警车。
“这不是我们的炮,我们的炮早扔了。”
张罡:“部队马上回头,到洋河镇。”
军政委等李亨一被押走,马上拿出纸来,亲拟给中央军委的机密电报稿。
宋连长跑来向何营长报告。
何志坚传话:“部队赶到前面洋河镇休息。”

(18-4)张罡师部行进途中

李亨:“我必须见军政委。”
队长:“我们吴指导员就是解放军。”
各连的连排长全来了,都在议论:这是哪里在打炮。
“没有想到王得胜这个勤务兵还是何营长的上级呢。”……
镇子两头激烈地打了起来。
绝大多数士兵都拥护起义:“这样走下去,打不死,走也走死了。”“只要不去台湾,到哪里都干。”“我们就在这洋河镇休息,等解放军打过来吧。”……
陆淑芬看不下去,拖着李亨就走。
何志坚营仍然穿着摘掉了领章帽徽的国民党军服,一起行军。
一连长:“我知道你叫罗永卓,是政工处派来的。把他的枪下了。”
聂长谦摊开地图:“我们可以及时赶到湖州布防,只是要九九藏书加快行军速度。”
队伍出发,急行军。王得胜紧跟着吴指导员。
军官:“你是什么东西,什么事还要军政委批准。”
一个士兵押着特务来到营部。

(18-37)军政委办公室

李亨:“不会的。”
特务:“还有,他说李副师长和田副处长没有在他们那里,昨晚来师部开会,就没有回去。”
队伍停止了前进,几个小队长过来。
李亨看出军政委的怀疑:“我并不指望你马上相信我,我要求你们仍然把我当作一个特务头子严密看守,但请一定电告党中央社会部。”
军政委:“你说的是真的吗?”
何志坚:“马上分兵场口两头固守,加固原有工事,不管什么部队,都不准进来。”
王得胜:“我来找解放军的。”
何志坚:“这些我管不着,只管传话。我们马上就要开拔了。”说罢走了。
田道坤:“李兄,我才失悔不该来哟。我在军统干得好好的,却奉命调到张罡师来,为的是监视老兄你,说你是异党分子。结果倒没有看出你像异党分子,却在眼皮底下放走了何志坚这个真正的共产党,到头来你我都落到他的手里,成了共军的俘虏。”
政治部主任:“政委,敌工处来电话,那个叫李亨的特务要见你,说他有重大机密。”
王得胜:“我信得过你们。”
特务点了一下头,但有点儿似信非信。
军政委:“那么把他押到军部来。”

(18-10)洋河镇外

“莫非共军真的打过来了?”
宋连长:“事不宜迟,我马上去布置警戒。”
王得胜:“人家是国民党正规军,你们不是解放军,怎么解救得了?”
何志坚故作惊讶地:“啊?李副师长和田副处长没有在我们这里呀!昨晚他们不是到师部开会去了吗?”
何志坚开门见山地:“大家刚才听到炮声了,这是共军的炮声,估计离我们已经不远了。师部对我们一直封锁消息,叫我们担任左侧卫,其实共军早已从江阴打过长江,正沿铁路向东南挺进,我们师已经处于被包围的危险中。现在打又打不赢,走又走不脱,大家说怎么办?”
吴指导员引着何志坚等人迎上前去,向解放军罗团长和林政委介绍:“这就是带领起义的何志坚何营长。”
聂长谦:“昨天晚上没有通知开紧急会,也一直未见他们来师部呀。”
聂长谦:“这多半是何志坚的缓兵之计,你上当了。”
何志坚、王得胜、陈自强、宋连长坐军部接他们的车到了军部。
吴指导员再念了一遍,还有要求念的。
何志坚:“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18-28)洋河镇上

王得胜:“洋河镇,隔这里大约三十里。”

(18-19)庙外空场上

押解李亨的解放军一直在旁监视着。
长枪手:“像是国民党的兵。”
李亨:“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在党内,我的名字叫肖亨。十几年前,董必武董老亲自安排,让我混入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负责收集敌人的情报。我现在手头上掌握了敌人在四川进行潜伏活动的大量线索,要向党报告。”

(18-9)洋河镇二营临时休息地

何志坚由王得胜,陈自强等护卫着进了会场。
聂长谦:“很可能是向北开去,投降共军去了。”
枪声停了下来。特务举着双手,走向镇口:“不要开枪。张师长派我来传话给何营长。”
李亨和田道坤在一起走。
李亨:“我这不是一个非分的要求,请你一定向军政委请示。”
何志坚回到屋里,对特务:“这一切真的都是误会。我营奉命担负左侧卫,这一带是水网地带,很不好走,我们走了些冤枉路,耽误了时间,没有赶上队伍。刚才又以为是共军的部队,所以打起来了。不过实话对老兄说吧,这里好多弟兄,包括那些班长排长,都不想到台湾去。我又不敢逼狠了,怕逼出事来。我这就马上找连、排长们来疏通一下,告诉他们,张师长亲自来请我们回去了。这儿的事,还请老兄回去对张师长美言几句,今晚我亲自到师部向师长报告,明天早上随部队走就是了。”
特务丁:“就是,得快点儿走,不然把我们扣起来,怎么办?”
一连长:“与其打死拖死,不如投降算了。”
何志坚:“天亮前又喊又打的就是他们呀?”
张罡:“马上向东撤退。宁可信其真,不可存侥幸。共军常常搞远程奔袭,我可吃过亏。”
部队继续前进,接近洋河镇,聂长谦下令包围洋河镇。

(18-38)政治部

队长:“我们这里没有解放军。”
吴指导员:“好兆头,我们今晚上一定能得胜。”
特务好像是忽然想起:“哦,对了,张师长还说,叫李副师长和田副处长也一起回师部。”
聂长谦:“可能是共军发现我们,追过来了,师座你听,还有机枪声呢。”
一个特务摇着白旗,站在张罡师的阵地上:“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王得胜哈哈大笑:“哪有解放大军,就吴指导员一个人是解放军,其余都是民兵。”
长枪手:“解放军下午已经向东边打过去了,这里没有解放军。”
下面一片欢腾:“这下好了,不去台湾了。”
王得胜:“我想你们肯定等急了,我也急得不得了呢。”
张罡他们忽听从北方响起枪声,响得越来越近,叫得越凶,惊慌起来。
围在周围的士兵欢呼:“好呀,我们是解放军了。”
政治部主任:“李亨,我们奉命押解你去北平候审。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宋连长跑了过来。
特务正在向张罡等人汇99lib•net报。

(18-20)行军途中

王得胜大喜:“解放军!”
李亨环视一下周围的人:“我要求和你单独谈话。”
“或者共军要来了?”……
师政委:“你们这次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敌人一个师,何志坚这个营的功劳不小,军部已经知道,通报表扬你们呢。另外,军部还通知,叫把领导起义的几个地下党员请到军部去,首长要接见他们。”
王得胜:“王得胜。”
军首长和他们热情握手,谈话,一同吃饭的场面。
吴指导员安排任务后,对着大家:“只准叫喊冲呀杀呀,不准真的冲杀过去,不能和敌人对面,东边最好不放枪,让敌人向那边逃走。真正的解放军大部队,会在他们前面张开网子等,他们一个也逃不掉。”
何志坚:“到了这个地步,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现在,本营宣布起义。”
特务甲:“我们的长官把我们丢了就跑了?”
镇口原来修有工事,有机枪守住。镇口外因是一片开阔地,很难接近镇口,打了一阵,张罡师死了一些人,仍打不进去。
李亨:“那就请你向你上级请示吧。”
冲天炮上了天,还真像信号弹,四周埋伏的民兵就东一枪西一枪打起来。接着,军号声呐喊声四起:“解放军来了!”“缴枪不杀!”
何志坚:“在我们抓的两个特务中,有个叫李亨的,是副师长兼政工处处长,奇怪的是,他曾把我党的传单拿给我看,每次和我交谈,都好像在鼓动我起义似的,另一个特务田道坤也对我说过,怀疑李是什么异党分子。但据了解,他确实是一个地道的中统老牌特务。”
何志坚:“这怎么办?看来只有拼命突围了。”

(18-30)进军途中

陆淑芬见状,伤心地:“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在成都的时候,我就劝你说,我们有家有底,日子可以过得好好的,何必去参加特务组织,当个小官,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18-2)政工处驻地

军政委:“怎么没有把她看好?这样吧,让李亨去看他老婆,告诉他,等他老婆恢复后,允许他们一同前往北平。”
早上,何志坚、王得胜、一连宋连长和陈自强四人正在何志坚的房里商量起义的事。
特务乙:“我们政工处负责在后面收容部队,还搞不搞?”

(18-35)政治部

林政委:“哦,原来是南京地下党领导的起义,那好啊,我们算是会师了。以后,你们就是解放军了,当然,如果有士兵不想干的,我们发路费让他们回家。”
王得胜:“不想你有这么好的主意,我们有救了。”
何志坚:“当然,当然,我尽量做工作,今晚做不好,我一定到师部来请罪。”
军官:“让你来看你的老婆,就是对你的宽大了,你还想留在医院?”
李亨:“我有重大机密,只有向军政委我才交代,请你转报上去吧。”
军政委:“你们就把他的老婆一起送往北平吧。”
队长:“顺子,你怎么带着这么个国民党的兵进来了?”
何志坚:“不忙,再看一看。”
张罡:“唉,李亨和田道坤,在搞些啥嘛,只知道军统中统扯内皮、争当官,共产党在他们眼皮底下都没发现。”

(18-31)湖州

(18-24)洋河镇里

何志坚带着吴指导员、民兵队长进场,后面跟着宋连长、王得胜、陈自强。
何志坚:“好,现在也只有这一条路了,但愿你能搬了救兵来。”
何志坚:“莫非王得胜真的搬救兵来了?暂时守住,等天亮了再看。”

(18-33)敌工处

在镇中心小学操场,全营官兵都集合站好队在等待。
特务:“今晚你一定要来哟。这里被围得像铁桶,你劝他们要想明白点儿。”
王得胜:“那么你们是干什么的?”
敌工处干部:“什么意思?要见军政委?哼,不管你在国民党里是个什么官,你现在是被俘的特务,最好老实一点儿。”
特务对何志坚:“何营长,这恐怕是一场误会。张师长说你们这个营担任左侧卫,没有赶上部队,怕你们有什么事,现在是来接你们的。你们跟上部队开拔就是了,一切都不追究。”
张罡:“共军还没到苏州,没那么快赶到我们前头到达湖州,来得及。”
李亨:“请问你是军政委吗?”
在队伍后面,由解放军押着张罡、聂长谦及大大小小的国民党军官,李亨、田道坤也在内。这些俘虏垂头丧气地走着,只有李亨没有低头,他东张西望,但并不喜形于色。
吴指导员引王得胜到林政委、罗团长面前:“这是王得胜,就是他昨夜冒险出来找到我们,通知我们的。”
吴指导员:“这个师是干什么的?”
罗团长:“由于地下党员何志坚率他的一个营起义,使国民党一个整师陷入我军的包围圈,张罡及其下属国民党军官除了被打死的外,全部被俘。”
何志坚:“好,下令在镇上小学操场集合,欢迎解放军。”
政治部主任:“你可以告诉我。”
参谋:“据侦察连报告,共军一部正沿铁路向苏州攻击前进。”

(18-6)二营临时营部

张罡和聂长谦走在一起。
军政委叫警卫员请来政治部主任。
王得胜:“我们是起义部队,被国民党军队包围了,我们人少,他们人多,无法突围。明天一早他们就要打进去消灭我们,我是来找解放军搬救兵的。”
镇口暗处有两个老百姓,一个背一支长枪,一个拿一支梭镖。他们看到远处一个人走过来。
张罡:“藏书网好,就这么办。”
何志坚营开进洋河镇,街上空无一人,各连各排自找店子休息。
王得胜、何志坚正在向林政委他们汇报工作,听取指示。

(18-27)营部

何志坚由几个卫兵陪着,来到政工处。附近有一连长带着士兵在暗地监视。
王得胜:“我们是起义部队,被国民党部队包围了,跑不出来,再不去救,全都完了。”
陆淑芬哭:“李亨,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吴指导员念了一遍,下面高兴地议论,大家要求再念一遍。
林政委和罗团长与王得胜等热情握手。
李亨被押解进来。
何志坚:“老兄要是不信,可以到处看看,两个大活人,能藏在哪里?”
何志坚请吴指导员讲话。
王得胜:“队长,我们实在是有紧急事。救人如救火,今晚救不成,明天就完了。”
特务们叽叽喳喳吵开了。
何志坚:“那当然。”看表,“天色不早了,老兄在这里吃了晚饭再走吧。”

(18-39)军政委办公室

李亨:“淑芬,我一时说不清。你好好休息,等你恢复了,我们一起走。”
民兵娃把鞭炮点燃后丢在铁皮桶里,“噼里啪啦”像机枪声响起来。
特务:“李副师长根本没有去师部,田副处长在师部开了会立马就回来了。”
王得胜:“事情已经做到这一步,不能拖久了,久必生变,是到了宣布起义的时候了。营里的普通军官士兵都好办,只是政工处还在这里,他们都是铁杆特务,为确保起义顺利,必须先把他们打发走。”
李亨:“我有机密要向他报告。”
军政委考虑了一下,对其他人:“好吧,你们大家都出去一下。”

(18-13)院外

李亨被两个战士武装押走了。
一些民兵不成队伍地拥了过来。
各连排都在开会。
王得胜:“我们一营人,敌人一个师。”
宋连长:“不行了,他们已经把洋河镇包围起来了。”

(18-15)师指挥部

特务:“张师长只是问一下,不在就算了。”
何志坚和宋连长在一起,忽然听到密集的枪声。

(18-11)镇口

聂长谦:“师座,时间这么紧,我们回师三十里,来回六十里,会耽搁一天的路程。”
张罡:“这家伙我一直不放心,是不是拖起队伍跑了。”
何志坚:“弟兄们,多亏解放军来解救了我们,我们现在正式起义了。”
特务乙:“不会,这里有鬼!”

(18-22)张罡师临时指挥所

张罡:“他掌握不住部队,为什么不派人来报告。”
梭镖手:“我们是才组织起来的民兵,维持地方秩序的。”
御林军 洋河被歼灭
李亨:“我是要交代的,但是我要求面见军政委。”
何志坚:“这就怪了,他们二位明明走了的。你老兄今天早上在政工处,也没见到他们吧?”
政治部主任:“坐吧。”
民兵队部,号声大作,一会儿便集合了二三百民兵,新式快枪不多,却也有一挺解放军留下的轻机枪。许多民兵只举着梭镖,几个十几岁的娃娃提来几只铁皮洋油桶和一串串的鞭炮,笑着叫:“重机枪来了。”
聂长谦:“他们奉命担任左侧卫,在我们左边走。”
聂长谦下令赶快撤围,让各团向东突进。
王得胜:“那就完了。”
大家把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帽徽和衣服上的领章撕下扔了。同时在议论:
张罡师在向洋河镇疾行。
漆黑的夜晚。王得胜摸到镇里屋后河边,潜游过了小河,偷偷爬上岸去,从树下的水渠沟爬了过去,爬出了包围圈,他放心大胆地站起来,辨认了一下方向,便从田间小路向北方奔走。
陆淑芬:“我陪你去北平干什么?要我去给你收尸?”
王得胜带着吴指导员和几个民兵向镇西口走了过来。
张罡:“给我把这个营追回来,捉住何志坚,交军法处审问。”
军政委吃惊:“你说什么?”
张罡:“这何营长呢?”
政治部主任:“问题是李亨的老婆听说他被俘后,说再也不想活了,就在厕所里上了吊,幸好救了下来,现在正在医院里。”
吴指导员:“好啊,抓到了两条大鱼。一定要把他们看好,等解放大军来了,交给我们的敌工处去处理。”
“怎么这街上的人都跑了?”
王得胜:“是从南京撤出来,正要开往湖州去。”
张罡:“下令减少负重,加快行军速度,向湖州前进。”
宋连长:“营长,大事不好,张师长他们打回来了。”

(18-21)田野里

干部:“也许因为他是一个大特务,要他交代一些重要东西,所以特别宽大吧。”
张罡:“那怎么会呢?”
王得胜大喜:“哎呀,总算找到你们了。”一看是两个老百姓,一人端着枪,一人拿着梭镖,又叹气,“不是。”
聂长谦:“有可能被何志坚扣了起来,或者被黑杀了。”
军政委:“我就是政委,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18-25)镇西口

聂长谦:“这是一个水镇,两边都是河,没船过不去。镇子两头的路,被何志坚派兵守住。”
李亨:“我何尝没有一点儿良心,我实际上也恨这种残害善良的事,可我是身不由己呀。不过你是看到的,我没有做过一件昧良心的事。”(闪回完
王得胜:“好,就到你们队部吧。”
吴指导员看看表:“还来得及。我们救你们去。”
张罡、聂长九*九*藏*书*网谦及师部其他人员在临时指挥所,正在看地图。
“原来我们何营长本来是共产党。”
何志坚带着部队向北疾走。一连紧跟着他。
李亨:“我可从来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
梭镖手:“为什么要找解放军?”
部队在大路上急行军。
各连连长跑步赶来。
队长:“吴指导员。”
陆淑芬:“怎么不会,你是大特务,他们饶得了你。”
吴指导员:“事不宜迟,一定要在天亮前赶到洋河镇。”
张罡带着大部队向东撤走,在他们后面只有零星的枪声。

(18-42)病房

陆淑芬:“我知道。不过,你要还有一点儿良心,就从特委会退出来,不要干了。”
李亨被押了进来。
军政委看着李亨,仍然没说话。忽然他叫:“来人。”
吴指导员:“欢迎大家起义!”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宣传品,“我把解放军的《八条通令》念给大家听听。”

(18-34)军部

(18-36)军政委办公室

(18-23)田野里

“总是怕我们嘛。”
正在议论,忽然听到北边远远传来大炮声。
部队在休息,一个参谋正在向张罡等人报告。
王得胜:“要有个信号枪就好了,敌人一看信号弹上了天,肯定相信是解放军打来了。”
张罡、聂长谦等国民党军官垂头丧气地被解放军战士押着走过来。
聂长谦看地图:“估计他们向北走,现在正在洋河镇一带。”
长枪手介绍:“这是我们队长。”

(18-8)洋河镇二营各连临时休息地

李亨:“说什么傻话,他们已经同意你陪我一道去北平候审。”
李亨:“田兄,悔之晚矣,听天由命吧。”
陆淑芬:“我不走了,我也不想活了。”说着伸出另一只手,想去拔输液管,李亨阻止。
吴指导员:“什么事?”

(18-3)途中

梭镖手:“来捣鬼的,把他抓住。”
政治部主任:“这个……”
军政委:“把张罡那个师关在一起的几个重要俘虏分开关押,然后派两个参谋押解李亨到北平,送交军委总参二部。让他们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军政委收到了中央军委的回电:“速派两名可靠人员,押解中统特务分子李亨到北平候审。”
聂长谦:“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共军预谋的,用何志坚营来钓鱼。你没有听说吗?何志坚和他的勤务员都是共产党呢。”
林政委:“欢迎你们起义,你们立了一大功,要不是你们把张罡部引到洋河镇来,说不定就让他们逃了。”
李亨被押着坐吉普车来到军部,送到政治部。
吴指导员:“我把它贴在墙上,大家都可以仔细看看。”

(18-12)二营营部

有人指吴指导员:“那不就是?”
何志坚:“东头那边怎么样?”
吴指导员笑着:“你看我带着这么大一路解放军,其实只有我一个人是真正的解放军。”
特务丙:“有鬼没有鬼,我们十几二十个人也打不过他们,还是快脱离他们,赶师部去吧。”
政工处的人全都向东跑了,样子狼狈。
大家七嘴八舌:
王得胜:“另外,我们还抓了这个师的两个大特务,一个是副师长兼政工处处长,一个是政工处副处长。他们都是老牌国民党特务,一个中统,一个军统,把他们交给团部吧。”
李亨:“田兄,这一下好了,你我两个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个也没有跑脱。”
吴指导员:“我们还真有冲天鞭炮。”
那个干部走了出去。

(18-18)民兵队部

李亨在解放军的看押下,来到医院,进了病房,走到正在输液的陆淑芬的病床前。
特务:“我们的两个处长大概是被何志坚挟持走了。”
张罡:“这是怎么回事?”
长枪手:“干什么的?”
吴指导员胸有成竹地:“他们一个也逃不掉。你们等着看,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一串串地押回来。”
天已大明,何志坚发现国民党军队已撤得无踪无影,但是不见一个解放军。
王得胜:“不,白天突围,牺牲太大,不如拖到晚上再说。你先去把那特务稳住,就说确实是一场误会。另外,叫伙房搞几个好菜,留住那个特务,让他吃了晚饭再回去。我去镇上观察了一下,镇两边都是河,镇里临河都是房子,不容易翻进来,我们只要守住镇子两头,估计他们一时半会儿打不进来。我晚上游水混出去,也许可以找到解放军,请他们派队伍来解围。”
林政委和罗团长正在向上级报告战斗经过。
张罡:“哼,何志坚,他胆敢扣押副师长和政工处处长,拖起一个营去投共产党,把镇子给我围起来打,看他往哪里去。”
带路民兵:“快要到了,吴指导员。”
参谋:“一直不见他们的部队呢。”
吴指导员:“你们在哪里被包围了?”

(18-7)张罡师行进途中

何志坚命令:“王得胜,叫各连连长马上来一下。”
聂长谦:“叫他们过来。”
几个政工处的特务跑得气急败坏,到了张罡等人面前,其中一个:“报告师长,我们的两个处长都不见了。”
吴指导员:“要去把解放军搬回来,早已天亮,救不了你们了。国民党军现在正在逃跑,是惊弓之鸟,我们把民兵开上去,这漆黑夜晚,谁看得清是不是解放军?只要我们这里那里放他几枪,吹起号来,大声吆喝,说解放军来了,他们还不吓得屁滚尿流地连夜逃走?我们这就马上派人去通知解放军,在他们逃跑的路上一堵,他们一个也不要想逃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