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命运之门向中国打开
第三节 倡导改革的会议
目录
第一篇 真理标准讨论和中央工作会议的召开
第二篇 关于华国锋的开幕讲话
第二篇 关于华国锋的开幕讲话
第三篇 重点转移和三大议题的讨论
第三篇 重点转移和三大议题的讨论
第四篇 对原定议题的重要突破
第五篇 正面较量,点名批评汪东兴
第六篇 真理标准问题的交锋
第六篇 真理标准问题的交锋
第七篇 胡耀邦在中央工作会议上
第八篇 人事与机构调整
第八篇 人事与机构调整
第九篇 邓小平和“宣言书”的起草
第十篇 叶剑英功不可没
第十篇 叶剑英功不可没
第十一篇 闭幕与散会
第十二篇 命运之门向中国打开
第三节 倡导改革的会议
第十三篇 举行三中全会的那五天
第十三篇 举行三中全会的那五天
附编
附编
附编
上一页下一页
他在为闭幕会上的讲话做准备时对我们说:
在一次常委听汇报的会上,邓小平讲:
我们国家工厂里经常推行这种竞赛那种竞赛,邓小平针对这个情况说:“竞赛”这个词要推敲。在我们这里常搞些形式主义。评比、请客吃饭、参观、弄虚作假。邓小平的市场观念强。那时流行的那一套计划经济的竞赛,他表示不满。他说真的竞赛,看结果,看市场。他说:总之,有赏有罚,都要同经济利益联系起来。
邓小平除了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讲了大家都知道的那些话之外,在传达下来的在常委听取各召集人的汇报会上,在准备大会闭幕会讲话稿过程中同我们的谈话,以及在其他场合,他还谈了不少。他口头讲的比形成文字的更自由更敞开。他对我国经济体制现实中的弊端和如何进行改革的想法,其明确、尖锐的程度我感到比当时别的同志高出一大截。
中央工作会议对改革讨论不够充分的地方有这么几个:一个从原则上理论上,对改革的概念和必要性没有去做深刻的、系统的阐述,那时还没有这种觉九-九-藏-书-网悟和水平;二是落实到实际的经济工作上,主要是关心管理制度方面的改革,在所有制和分配方面,只是在比较狭小的范围内接触了一下,未能正视这些方面的问题。至于摒弃计划经济、建立市场经济在那时当然根本不敢去想,能够肯定商品经济、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在那时就算得上是一种敢想敢说敢做的行为了。
我还是想说,中央工作会议对经济领域改革讨论的深度和广度,比起政治和思想领域来说相对地是不那么充分的。同时我也还想说,它结束了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起始阶段——即经济停滞、政治动乱、文化凋敝、生活穷困的局面,进入了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改革阶段。这次中央工作会议和随即召开的三中全会,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我深切地体会到这两个会议是倡导改革的会议。
第一个政策就是“要使一部分地区搞得好一些,比较富一些”。他还计算了一下,如果有百分之五的县,百分之五的人口,搞得比较富,全国就有100个县,4www.99lib.net000万人,相当于一个不小的国家,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县和人口那就是一个大国了。他开了一张他估计有可能先好起来的十九个地区的单子,其中首先提到的就是广东的深圳,可见他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地方了。他认为那儿可以先富起来的条件是可以开展外贸工作。他考虑的不只是地区,也考虑个人。个人当然是与地区相联系的。他说搞得好的、快的地区,可以提高工资待遇,这也是个大政策。他说要先让百分之五的农民有购买力,城市内有一部分工人有购买力,下个决心,能做到百分之八就更好了。他也举了一些地方的农村说明。他讲北京有个生产队打石头富起来了,讲了种果树七八年就可以见效等等。他也说过要允许一部分企业、地区、社员先好起来。他说“先好起来”,也说“先富起来”,在闭幕会的讲话稿中写的是“先富起来”,在我的笔记本上“先富起来”的话在不同场合都说过,我记得他还说过“要人民生活富,尽量拔尖”那样的话。他反对平均主义,说这是藏书网个大政策,干得好的就比左邻右舍好。
就在那次常委会上,邓小平讲:哪个省区有条件,可以向外国借款,但债是要还的,有利息的,规定后不要干扰。他主张要给下面机动权,在统一计划下有广泛的活动余地。
“我们的制度不是鼓励支持人们敢想敢讲敢做,不仅在政治方面甚至包括经济方面。精神鼓励不够,物质鼓励不够。要鼓励人们敢于创新,千方百计……现在是干得好与干得不好一样,甚至不仅一样,对干得好的还要打击。干得不怎么样的人而且还得全票,因为他不得罪人,大家都觉得可以过得去。我国的政府制度是这样,党内制度也这样,因而怪现象发生。”
邓小平还讲权力下放是个“大政策”。
“现在一个大队相当一个村。生产队要全部按经济组织那样来管理,基本上要转到经济管理上来。用经济办法管理企业,使下面有点权力,确实使下面活起来,企业可以不要只听上面讲什么就做什么,而要看社队需要什么就做什么。”
中央工作会议在理论上原则上讲改革不算多,但是倡导改革http://www.99lib.net的精神很浓的。
在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他多次讲要用经济的办法来管理经济。他主张搞得好的得的多,不仅职工,领导干部也这样,不但有精神鼓励,还应该多得,先富起来。他认为积极性没有经济手段不行,不能只讲风格,讲风格对少数先进分子可以,对广大群众不行,一个时期可以,长期一辈子不行。一定要用经济方法管理经济。
邓小平这一段话是在要我们考虑“思想僵化产生的原因”时说的。
他说的第二个政策便是“权力下放”。他说农业是让各生产队能够“真正实事求是,解放思想,因地制宜”,给生产队权力,让他们能够按规律办事,干得好不好看人们收入增加了没有。另外,在比较早的一次委听取召集人汇报的会上,他讲:要给地方权力,特别在种植方面,中央决不要干涉,地方比中央对当地情况熟悉,县要更有权,藏书网有“积极权”。他认为对“三自由”批评太多,把正当的东西当作错误批,城乡搞死了,总之要给农民种植权,把社会搞富。
关于“允许一部分企业、地区、社员先好起来”,这是邓小平突出提出的一个观点。他对这个观点讲得很多。这个观点在中央工作会议之前他是否讲过,我记不起来了,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这个观点倒不是12月2日同胡耀邦和我谈话时第一次讲的,至少在一次常委听召集人汇报的会上他就讲过要把这个问题作为“两大政策”之一。
邓小平在这次谈话中说,企业实行责任制,通过责任制,通过赏罚,该升的升,该降的降,不合格的就要降。对职工要求应该很严格,搞得不好该打屁股。接着他说,不应该只打屁股,而且更要注意奖励,而且物质奖励也要到具体的人——具体的集体和个人,这比打屁股效果更大。他还举新加坡、日本为例说,那儿“有的工厂给工人奖半年工资,买辆汽车,三个月工资可以买辆旧汽车”。还说那儿生产秩序非常好。
在倡导改革方面走在最前面,想得最广最深的还是邓小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