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污水井里的女尸
第一次独立勘查命案现场
目录
第一章 污水井里的女尸
第一次独立勘查命案现场
第二章 颅骨复原技术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四章 侯大利成了嫌疑犯
第五章 杨帆案的新线索
第六章 十二起麻醉抢劫案
第七章 来自抛尸现场的脚印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上一页下一页
田甜和侯大利满身恶臭,赶紧洗澡、换衣服。
田甜猛地抬头,道:“完了,你肯定要中五大魔咒。”
侯大利递纸巾给秦玉,安慰的话语涌到嘴边,却无法出口。秦玉上前一步,紧紧拥抱这个永远不能进家门的女婿。侯大利搀扶秦玉上车,看着小车开出陵园大门,这才转身走向不远处的越野车。
案情就是命令,侯大利和田甜赶紧起床穿衣服。田甜在衣柜里翻出一件旧连帽衫,道:“出完现场,衣服多半要扔。我的是新衣服,扔掉不划算,就丢你的旧衣服。”
“今天怎么没有电话?”从回家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有响。侯大利此刻身心舒畅,随口道。
若是其他人递袋子,以侯大利的倔强性格多半会逞强。他接过田甜递来的袋子,道:“我能忍住。”田甜摇头,道:“你高估自己了。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高度腐败的尸体,没有人能忍住。你得把相机挂在胸口,这样才来得及拿袋子。”
侯大利拉开口罩,往鼻子里塞了纸团。纸团有酒,稍稍能压制臭味。他是第一次独立进行凶杀案的现场勘查,下井时,将教科书中的几项原则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
杨勇年过五旬,眼角鱼尾纹如刀刻一般,头发花白,看上去超过六十岁。他长年行医,为人理智,将悲伤深埋于心,道:“大利,我和你秦阿姨直接回阳州,不到世安厂,有什么消息及时联系我们。”
田甜在井口处打开强光,将污水井照得透亮。她递了袋子给侯大利,道:“吐在里面。”
几位居委会干部作为勘查工作的见证人站在围墙外,用手巾捂鼻,帮助警察维持秩序。
杨勇愣了愣,扯了一张纸巾给妻子,道:“看清楚没有?”
侯大利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声音嘶哑,道:“这张相片我家没有,太珍贵了。”
侯大利强忍不适,站在田甜身边。田甜蹲在井口小心翼翼观察尸体,道:“尸体腐败分解,衣服还没有腐烂,应该是去年秋天出的事。”
杨勇喜欢拍照,大女儿曾是其专用模特。每一张相片代表一段美好时光,往日时光越是美好,失女之痛越发深重。相册第一页是侯大利和杨帆婴儿时期的第一张合影,也是他们人生中第一张相片。两个年轻妈妈怀抱小婴儿,衣衫朴素,脸色红润,幸福透过历史和相纸扑面而来。
他完成前两步以后,暂时停止拍照,开始画现场全景草图,并进行文字说明。
年轻人盯着大李的硕大脑袋和锋利牙齿,道:“我给侯总送相机。”
起锅后,田甜在蛋羹里倒了一点生抽,端上桌。一碗蛋羹、一碟榨菜、两碗干饭,简单却有味。吃饭时,侯大利情绪仍然不佳。田甜为了调节气氛,绞尽脑汁想了几个笑话。她讲笑话的水平不高,侯大利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当田甜讲第三个笑话时,侯大利握住田甜的手,道:“你不用刻意安慰我。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接受了现实,只是每次到了陵园都有点压抑。现在总算能够认定杨帆是遇害,只要立了案,总有破案机会。”
吐完以后,伤口疼痛稍有缓解,侯大利没有退缩,还是坚持下到污水井内近距离观察尸体。虽然胆汁都吐了出来,直接面对腐败尸体时,侯大利仍然觉得难以忍受,数次站立起来呼吸新鲜空气。他脸色苍白地说:“我要买防毒
http://www•99lib.net
面罩,这就是地狱的味道。”
杨勇长叹一声,道:“大利做到这一步已经对得起小帆了。他是好孩子,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爱的罗曼史》结束,接着是《雨滴》,也是杨帆喜爱的曲目。《雨滴》全曲没有特别复杂的技巧,只是用旋律描绘了一幅清新图画:雨过天晴,一个年轻女子心怀淡淡忧伤,漫步于林中小径,聆听枝尖、叶梢的滴水之音。
朱林找老谭询问侯大利和田甜能否承担起勘查任务。
老谭回答得很干脆,道:“田甜和侯大利都有勘查证。侯大利虽然毕业不久,勘查水平不低,有田甜在旁边辅助,业务能力绝对没有问题。技术室留不住人,稍稍成熟就调走,去年辞职一个,调走两个,我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唉,老领导,你要帮技术室呼吁,必须增加力量,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朱支,民警正在询问发现尸体的工人,估计没啥用。师范校区目前是大工地,这个污水井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管护。今天,施工人员打开污水井盖,发现里面有尸体,就报了警。”副所长钱刚满脸憔悴,不停打哈欠。他昨天忙了一个通宵,连续出了七个110,第七个出警通知就是污水井发现尸体。
“什么是五大魔咒?”
侯大利从走道上探出头,看了一眼,快步下楼。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别撇嘴,我爸和你爸比起来就是穷人。我爸妈离婚后,我跟着我爸,他成天在外面跑,我做饭时间挺多。”
侯大利这个刚毕业的菜鸟刑警表现得太出色,樊勇见其在众人面前呕吐,笑得格外开心,拿起相机对准远处围观人群一阵狂拍。
半小时过去,侯大利和田甜还在井内。
秦玉抹起眼泪,道:“大利,到省城,一定要来家里。你是我们家的一员,永远都是。”
“肯定是树叶。树叶是在尸体胸部位置,不在地面,有蹊跷。”侯大利反复思考树叶为什么会出现在尸体上方,腐败的尸体和汹涌而来的臭味似乎减弱了。
污水井被打开有一个多小时,走近污水井边仍然能闻到恶臭。侯大利毕业于政法大学刑侦系,在校期间曾经做过解剖,对现场血腥和恶臭有心理准备。可是,现场环境比预料中还要恶劣。臭气浓烈,猛然冲入鼻子,侯大利感觉肠胃不受控制地翻腾起来,赶紧退后两步,差点吐了出来。
宁凌是国龙集团江州分公司总经理夏晓宇的助理,专门负责对接国龙集团太子侯大利。她平时准备两部手机,一部手机办理日常业务,另一部手机只接侯家人的内部电话。她接到侯大利电话后,不仅派人买来了红外线触发式野生动物监测相机,还让专业人员负责安装,服务非常周全。
“我其实也有类似的心路历程。爸爸被抓时,当时真是厌倦人生,所以对同事态度不好,经常是冷冰冰的,”田甜亲吻男友,道,“我们一起努力,走出心理阴影。”
回到车上,她开始抹眼泪,哽咽道:“越野车上有一个女人,很年轻。”
原则是经历无数次实践才总结出来的,应该用来遵守而不是打破,侯大利对此有非常理性的认识。具体到此案,发现尸体以后,有工人和附近居民进入围墙看热闹,污水井的外部环境完全被破坏
九_九_藏_书_网
,失去勘查价值,所以勘查核心在污水井内。
葛向东自嘲道:“我以前在美院被评为最没天资的学生,所以改行当警察。现在让我做画像师,我这个小肩膀哪里能够承担这个重责。”
“过滤是弄出气泡,这样做出来的蛋羹更加密实。”
勘查过程中,现场情况和勘验过程应随时做记载,不能事后靠回忆整理现场勘验记录。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一边勘验一边做正式记录很困难。技术室老谭要求勘验开始就先画现场草图,包括整体和局部,勘验过程中随时把发现的痕迹、物品及有关的测量数据直接标注在草图上,在草图边缘或相应位置做文字说明。
朱林道:“全省公安画像师没有一个是科班出身,你是美院毕业,做画像师最恰当。你在石秋阳案中表现得很不错嘛,那幅背影我看了好多遍,真像。调你到技术室,平时还是在专案组工作,以专案组为主,今天这种情况,你得有所准备。”
他稍稍退后几步,观察周边人群,又将目光转向侯大利和田甜。侯大利和田甜的恋情还处于地下阶段,朱林对两人关系变化了如指掌。按照江州市公安局的规则,若是两人恋情公开,必然会有一人调出105专案组。此时两人恋情没有公开,朱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向组织谈起此事。
女儿杨帆在世安桥上遇害,逝去多年,侯大利有新女友是人之常情。明知此理,杨勇和秦玉还是颇为失落,难以释怀。
葛向东想起这个特殊任务,不禁想呕吐。
“今天和杨叔、秦阿姨一起在墓前算是一种仪式,我们终于可以一起面对小帆遇害之事。我会一直紧追杀害小帆的凶手,直到将其抓获归案,这是我的复仇方式。另一方面,我也要尝试过新生活,就如现在这样。”
吃过饭,田甜收拾完厨房,来到沙发旁,一本正经地道:“洗澡,上床。”
2009年,春,3月20日,山南省江州市。
时间飞逝如水,侯大利比起八年前更显沧桑,鬓间夹杂些许白发。杨帆的时间永远停止在八年前,相片上的她依然和八年前一个模样,年轻得让人心痛,漂亮得让人心酸。
卫生间有一面大镜子。镜子里,侯大利胸前弹孔痕迹异常清晰。田甜每次看到弹孔都深感后怕,子弹稍稍偏一厘米,那就会射中心脏。
回到车上,侯大利神情抑郁,闷声不语。
“这是杨帆从小到大的相片,你杨叔翻印了一整套,特意带给你。”秦玉说起逝去的大女儿,神情格外温柔。
在墓前站了一个小时,三人回到陵园停车场。
他脑中的立体影像不断发生变化:风吹来,卷起地面树叶。凶手打开井盖,将尸体扔进井里,树叶随风进入污水井,落在尸体胸前。凶手离开前盖上井盖,井内无风,树叶便安静地停留在尸体胸前,直到被人发现。
侯大利第一次勘查命案现场,缺乏对凶杀现场血腥气的直接体验,没有换衣服。
天近黄昏,技术室负责人老谭从长青入室灭门案现场来到污水井现场。老谭看完记录,又蹲在井口借着强光看了一会儿,直起腰,来到朱林身边。
朱林以前是江州刑警支队支队长,退居二线后成为105专案组组长,负责侦办全市未破命案,是侯大利和田甜的直接领导。
师范是指江州市江阳区师九九藏书范学校。此时,师范学校已经撤销,校区变成了大工地。师范后围墙有一处垮塌,行人可以从垮塌处进入原校区。最先赶到现场的派出所民警已经将现场保护起来,拉起了警戒线。
江州陵园,杨帆墓前摆满了鲜花,香烛散发的烟气袅袅上升。侯大利隔着烟气默默凝视墓碑上的瓷质相片,用手指轻轻抚去相片上的浅浅灰尘。
侯大利、田甜刚下车,朱林驾车也来到现场,随后是专案组刑警葛向东和樊勇。
田甜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在我面前,你没有必要掩饰情绪。”
105专案组全体回到刑警老楼。
秦玉道:“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大利有了女朋友,会慢慢忘记小帆的。可怜的小帆,孤苦伶仃在这里。”
朱林又将葛向东叫到身边,道:“葛朗台,宫支找你谈话没有?”
其他地区的凶杀案例中,出现过凶手回到杀人现场或者抛尸现场的情况。安装红外线触发式野生动物监测相机,说不定会有收获。当然这只是一种撞大运式的方法,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如果按照正规程序,通过专案组渠道购买红外线相机,就算最终能通过,至少会拖一段时间。侯大利怕麻烦,给国龙集团江州分公司的宁凌打了电话,让她买一台红外线触发式野生动物监测相机,由专案组使用。
朱林听到呕吐声,背着手,慢慢靠近污水井,道:“吐完没有,吐完继续干活儿。”他又将樊勇叫到身边,道:“我让你背相机来做啥?侯大利和田甜勘查现场,你别当甩手掌柜,没有勘查资格,那你就把外围环境拍下来,多拍围观人群相片。”
樊勇问道:“你找谁?”
现场勘查人数少,田甜主要承担法医职责,侯大利必须承担多种职能。侯大利首先承担的是现场拍照和录像工作,前后分四个步骤:现场方位拍照、录像;现场概貌拍照、录像;现场重点部位拍照、录像;现场细目拍照、录像。
朱林小声问道:“现场勘查做得怎么样?”
胸口上有七八片树叶,树叶从何而来?
冰箱里只有鸡蛋,田甜不想外出,道:“中午简单点,我做蛋羹。”
“这是杨帆喜欢的吉他曲?”
自从杨帆落水而死之后,侯大利总觉得与其他女孩子交往就是背叛杨帆。八年时间过去,这种感受还是很强烈。理智告诉侯大利,若是放任情绪蔓延,会导致更为严重的心理疾病,可是自从杨帆落水之后,悲伤和忧郁就成为他的情感底色,很难彻底摆脱。他考入山南政法大学刑侦系,毕业后成为刑警,主要目的是追查杨帆案,抓到真凶。追凶是为了公平和正义,与此同时,他也想通过追凶让自己翻过那一道竖在内心的高坎,重新回到正常生活。
田甜道:“居家过日子,得有烟火气,否则就不是家。”
“侯叔是全省坐头把交椅的大富豪,你原本可以用丁晨光的方式来复仇,实在没有必要选择当刑警出生入死。”田甜轻轻抚摸侯大利胸口上的伤疤说道。
三人并排站在杨帆墓前。杨勇将鲜花放在女儿墓前,低声道:“小帆,我们来看你了。妹妹还小,过几年再来。有人看到发生在世安桥上的事情,公安立了案。只要立了案,一定能破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肯定能抓到凶手。”
“画像。”
朱林塞99lib.net过去一个小酒瓶,道:“喝一口,压压味。”
田甜听了侯大利叙述,竖起大拇指,道:“这个发现很重要,逻辑严密。”
朱林毫不客气地道:“侯大利,你提着勘查箱是来旅行吗?尸体移动以后,现场就会被破坏,你要下去勘查。”
现场勘查的基本原则:先地面,后空间;先体外,后体内;先静态,后动态;先固定,后提取;先重点,后一般;先易变,后稳定。
杨家小车开出陵园大门几米,忽然停下。秦玉下车,手捧一个相册,走回陵园内。侯大利正准备拉开越野车副驾驶车门,见秦玉回来,便迎上前去。
朱林站在井边,看了看井内情况。井内除了严重腐败的尸体以外,周边很干净,应该不是第一现场。他虽然不是现场勘查专业人员,可是看过太多刑案现场,对现场非常敏锐,污水井现场留下的线索非常少,此案搞不好又要变成积案。
侯大利在封闭空间里放纵了一会儿情绪,心情慢慢平复,道:“我软弱了,又让你见笑。”
侯大利、樊勇和被大李吓傻的年轻人一起前往师范后围墙,从围墙缺口来到污水井附近。年轻人按照侯大利要求,在一棵大树隐蔽位置安装了一台红外线触发式野生动物监测相机,对准污水井。
江州刑警支队技术室如今青黄不接,缺兵少将。老谭带着小林等技术人员和法医在长青县勘查入室灭门案,技术室实在没有力量勘查污水井现场,便打电话请105专案组派两位有刑事勘查证的刑警出现场。
来到专案组以后,朱林比以前更加消瘦,不仅两鬓全白,胡须也花白了。他进入现场,将派出所副所长钱刚叫到身边,询问情况。
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开陵园,从盘山道进入主公路。分别之时,前面小车减速,响起两声喇叭,驶入前往阳州的国道。越野车停下,侯大利站在公路边,直到小车消失在公路尽头。
侯大利枪伤未痊愈,从墓地下来后便没有回刑警老楼,直接到高森别墅。到了家,他半躺在沙发上,在脑海中梳理杨帆案细节。
田甜没有打扰侯大利,打开音响。越野车音响效果极佳,吉他曲《爱的罗曼史》如泣如诉,钻入侯大利心肺之中。杨帆练过吉他,水平不低,曾经单独为侯大利弹过此曲。他最柔软的心弦与音乐产生共振,眼里有一层水雾。
侯大利认可了这个理由,站在厨房陪女友做饭。他见田甜用滤瓢过滤打散的鸡蛋,问道:“为什么要过滤?”
朱林和钱刚交流情况之时,田甜和侯大利戴上头套、鞋套、手套和口罩,提起勘查箱,来到污水井边上。朱林知道勘查现场是体力活,走过去,问侯大利:“你受了伤,身体有问题没有?若是坚持不住,那就只能等等。”侯大利看了看围观人群,道:“没事,行动正常。”
秦玉哽咽道:“我现在相信老天有眼。”
听到脚步声,侯大利回头,看到手捧鲜花的杨帆父母。
老谭点头道:“不错。刑侦系出来的高材生毕竟不一样。”
杨勇沉默几秒,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利终究要结婚。”
勘查结束,尸体被送到殡仪馆。
侯大利用镊子拉起尸体胸部未腐烂的衣服,忽然抬起头,对田甜道:“有点发现。”
田甜当过多年法医,承受能力比起侯大利强得多,道:“买防毒面罩是以后的事,先得九九藏书把活儿干完。”
侯大利翻身起来,走到厨房,道:“别做了,让江州大饭店送过来。”
他抬起头观察周边情况,污水井周边的树木、小草、围墙纷纷进入其脑中,形成一幅立体影像:一个人背着尸体来到污水井,打开井盖,将尸体扔进去。如果没有其他因素,污水井的树叶应该在身体下面。
现场勘查非常复杂,参与人员多,有时会对现场造成无意识破坏,形成勘查盲点。痕迹技术员和法医各有侧重,双方都需要对现场进行发现、移动和提取,有分工、有交集。侯大利和田甜这一对没有公开的恋人分别负责痕迹和法医,配合极佳。如果换人,多半比不上现在这一组,朱林还真希望他们晚点公开恋人关系。
污水井早就废弃,不通污水,里面还算干燥。井内尸体已经腐败分解,脂肪流在地面,面部无法辨认。
放下电话,侯大利自扇嘴巴,道:“嘴贱,当真中了乱说咒。”
接通电话,话筒里传来105专案组组长朱林的声音:“师范后围墙附近的污水井里发现一具尸体,派出所民警已经到了。宫支、老谭和李法医都在长青县处理早晨发生的杀人案。技术室没有人手,我们专案组立刻到现场,你和田甜负责勘查现场。”
樊勇到一楼健身房练拳,突然听到大李喉间发出低沉的声音,走到门口,只见一个年轻人站得笔直,贴在墙上,被大李吓得呆若木鸡。
两人下楼开车,直奔师范后街。
秦玉将相册交给侯大利,无意间朝越野车看了一眼,发现越野车驾驶室里坐了一个年轻女子,心里咯噔了一下,表情顿时僵硬。
秦玉道:“看得很清楚,是个年轻女人,坐在驾驶位。”
“你还挺会做饭。在这方面,我有点弱。”
侯大利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道:“太直接了吧。”
良久,两人释放了所有激情,平躺在床上。
按照这个方法,侯大利画出污水井大环境草图,进行说明和标注。处理完地面和外部工作以后,他准备正式勘查污水井内部。
田甜语音未落,侯大利手机便振动起来。
“什么准备?”
侯大利暗自发誓:“杨帆,不管上天还是入地,我一定要抓住凶手,为你报仇。”
“葛朗台”是葛向东在专案组的流行称呼,就如“樊傻儿”代替樊勇一样。
“你还真是菜鸟刑警,居然连五大魔咒都不知道,这是刑警必须知道的忌讳。五大魔咒第一咒就是乱说咒,只要谁说出‘今天怎么不来警’,那必然会在最短时间来警,百试不爽,爽到极点。”
在侯大利指点下,田甜仔细观察尸体胸前的东西,道:“应该是树叶,有七八片。”
酒瓶里装的是本地产的高度白酒,超过六十度。侯大利喝了一口,又回到污水井。
“是的,她弹得很好。”
田甜神情严肃,道:“我是法医,见惯了生死,只要活着,就要珍惜。生活还得继续,不能总是沉湎于过去。”
侯大利在污水井口近距离拍摄井内环境。污水井内尸体犹如融化的蜡烛,五官臃肿并移位。难以形容的恶臭直冲鼻端,侯大利胸腹间顿时翻江倒海。果然如田甜所言,侯大利无法控制呕吐,放开相机,用最快速度取出袋子,蹲在污水井边,大吐特吐。呕吐属于生理反应,不受大脑控制。侯大利不停呕吐,直到胆汁吐出来,满嘴苦涩,胸前伤口开始疼痛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