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污水井里的女尸
奇怪的灰衣人
目录
第一章 污水井里的女尸
奇怪的灰衣人
第二章 颅骨复原技术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四章 侯大利成了嫌疑犯
第五章 杨帆案的新线索
第六章 十二起麻醉抢劫案
第七章 来自抛尸现场的脚印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上一页下一页
“我很舒服。”
正在打鼾的李法医突然插话道:“章红案也是我做的尸检,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实话实说啊,卡喉咙在强奸杀人案中是常见动作,目前掌握的情况还不支持串并。”
侯大利没有进入解剖室,坐在监控室看解剖。
“是真舒服,我都来了两次高潮。”女人如此说是迫不得已。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时,她说了实话,明确表示不舒服,结果招致凶狠殴打。眼前男子非常变态,得到否定回答后恼羞成怒,用更变态的法子来折磨人。因此,她曲意逢迎,以免挨打。
灰衣人开车来到郊外住宅。效外住宅是一栋三层楼的住房,外带大院子。屋外种了一片带刺花椒树,花椒树密不透风,别说是人,就算一条狗钻进来都要脱一层毛。花椒树以外是成片果园,果园外则有农民帮助管理果园,定期打扫小院卫生。
画画是葛向东小时候的梦想,调到刑警支队技术室专攻画像其实也挺好,只不过第一个任务面对的不是模糊影像,而是面部严重变形扭曲的腐败尸体相片,严重影响心情。葛向东将怨气一股脑儿归于侯大利,其实是有意为之。侯大利作为山南省首富侯国龙的儿子,对自己妻子家族的生意极为重要。作为同事,每次都由自己请客,未免会让侯大利看轻。此次借机让侯大利请客吃饭,有来有往,这样才会加深友谊,双向付出形成的友谊会比单向付出更正常。
田甜道:“这块表好几万吧?说不用就不用,太奢侈。”
灰衣人缓慢走下倾斜楼梯,身体全部进入后,伸手拉住铁盖内把手,轻轻关闭铁盖,再按动遥控器,地板砖悄无声息滑到铁盖上方。
看到这里,灰衣人按了暂停键,在屋里转起圈子,骂道:“假话,死到临头还要说假话来骗我,贱人,该死!”
咔、咔、咔,相机声音不断响起,灰衣人神情专注,如专业摄影师一样不断变化位置,站、蹲、躺、趴,各种姿势轮番采用。照完之后,灰衣人坐在女子旁边,和女子一起观看自己的摄影作品。
田甜道:“尸体高度腐败,比较复杂,要四五个小时才有结果。”
饭局里总有消息灵通人士,这次饭局也不例外,立刻就有人给出准确答案:污水井发现一具女尸,高度腐烂。
从污水井出来以后,侯大利总觉得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臭味,这股臭味牢牢黏在皮肤上,更准确来说是钻进皮肤里,无论如何冲洗都洗不掉。进了房间,脱掉上衣后,他又将手表取下,放在鼻尖,道:“手表都有味道,不能用了。”
画面中出现一个被绑住手脚的女子。女子年轻漂亮,五官因为恐惧而变形,眼泪和鼻涕不停往下流。她嘴唇抖动得厉害,道:“求、求……你,饶了我。”
地板砖设计得很巧妙,一侧与楼梯连在一起,另一侧与墙角线镶嵌在一起,从外观上无法发现异常。能遥控的地板砖经过处理,与铁盖紧密接合,踩在上面没有空洞感。
“左腿朝左一点,右腿朝右一点……你好笨哪,就是腿叉开。抬起来,绕个圈,翘一翘屁股。”灰衣人单腿跪在地上,寻找最佳拍摄点。
“很好,很好。你就想象自己还在舞台上,头上是灯光,有背景音乐,面前是观众。你要自信一点,笑出来。你唱《掌声响起来》那首歌。”
田甜道:“老葛刚刚接触犯罪画像,基本不可能画出有参考价值的画像,朱支是在磨他。我建议把头骨送到省厅做颅骨复原。省厅良主任是应用警星CCK型人像模拟组合系统的专家,同样一套系统,他做出的颅骨容貌复原就是比别人好,这是经验和天赋的结合,别人没办法比。”
下面一99lib.net段的重点是做爱。视频中,灰衣人解开了女子腿上的绳索,让其双腿能够自由活动。为了保险起见,他没有解开绑住女子手腕的绳子。女子陷入恐惧之中,完全失去抵抗意识,腿部绳索解开时,依旧蜷着腿,不敢动弹。
地下室摆了三台摄影机,能从各个角度录下现场。除此之外,他还手持单反近距离拍摄。
女子很顺从地抬起腿,按照灰衣人的要求做动作。
“章红情况与此案有没有相似点?”观看解剖时,侯大利脑中反复出现章红案的画面,并与污水井女尸案进行对比。
第三,凶手能找到校园内部的这个污水井,想必熟悉此地。师范校区目前是大工地,去年年初就进场,前门有工人值班,门口有监控。若要抛尸,从围墙缺口进入的可能性最大。
尸检要在晚上进行。尸检结果出来前,没有办法开展下一步工作,案情分析会暂停。忙碌一天的侦查员都回家休息,等到尸检结果出来再开第二次案情分析会。
李法医神情疲惫,头发乱成一团,鼻子红肿,打着哈欠坐进越野车,道:“抓到凶手,必须得千刀万剐。受害者很年轻,二十岁左右,真惨。”
江州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在年初做过改造,分为解剖室、监控室、家属观察室、卫生间等功能区。解剖床带有喷淋系统和风帘吸气系统,能自动冲洗血污,驱除异味。床顶有十二孔无影灯,还有数码摄像头。
金传统是他的高中同班同学,其父是江州有名的企业家,专攻地产,发展得很不错。金传统留法两年,回国后在金氏集团工作,目前担任集团副总经理,在公司元老的扶助下,开始独立负责项目。高中时代,侯大利和金传统是走得最近的同学,至今仍然有来往。
第四,污水井内没有发现指纹和足迹,也没有血迹。受害者仰面而躺,胸口散落一些腐败树叶。通过调查,受害者胸前这种树叶11月中旬落得最多。可以做一个推论,凶手抛尸是在去年11月中旬。抛尸时,树叶被东北风吹入井内,恰好落在受害者胸口。
女尸是师范工地工人检修污水井时发现的。污水井位于师范后围墙内的绿地中,位置偏僻,周边群众和工地施工人员都没有提供什么有效线索。此工地属于金氏集团所有,由金氏集团副总经理金传统负责,工程超三十万方,在江州算是极大体量的工程。第一期工程主要是开发原教学楼部分,后围墙绿地以及老操场属于二期工程或三期工程,暂时还没有动工。
105专案组组长朱林发言很简单:第一,同意侯大利的初步结论;第二,最终结论还得依据尸检结果。
“宫支,这和平时画画是两码事,我真做不了画像师。”
自从乘坐机动船在河里寻找杨帆以后,侯大利便对流动水体产生了恐惧,站在河边盯住河水便会眩晕,严重时还会呕吐,因此家中没有浴缸,只有淋浴设施。他冲了淋浴,仍然无法消除身上的恶臭,于是和田甜一起来到江州大饭店,准备在饭店使用“浴缸大法”,彻底泡掉身上异味。
灰衣人呵呵笑道:“我这个问题挺傻,换话题,换话题,再谈就要影响食欲。”
侯大利道:“推断听上去不靠谱,实则是唯一的可能性,否则无法解释胸前为什么会出现七八片树叶。从树叶推断的抛尸时间与法医勘验尸体体表得出的结论基本相符。”
宫建民看罢尸体胸前树叶的相片,道:“你这个推断有点大胆,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因为无法证实,除非抓到凶手。”
女子竭力想笑出来,笑得却比哭泣还要难看。
女子如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藏书网拿出所有本事,侍弄得灰衣人很是舒服。灰衣人将所有愤怒发泄在女子身上之后,心满意足地站起来。离开地下室时,他给女子弄了饭食。为了让女子皮肤好看,特意买了牛奶。
“好哇,那看你能不能把我弄舒服。”
侯大利汇报完以后,宫建民将目光转到105专案组另一个成员身上,道:“葛向东,刑警支队一直没有画像师,你以后要负责这方面工作,工作单位由禁毒调到刑警支队,落在技术。平时工作在105专案组,两边兼顾,两边都不要误事。”
进入浴缸,水波晃动,眩晕如约而来,侯大利下意识抓住田甜,就如落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那般。田甜却会错了意,以为男友要与自己亲密,便挪动位置,转身坐在男友前面,靠入其怀中。侯大利以顽强毅力与水波斗争,紧紧抱住女友。
在地下室观看自己留下的精彩瞬间以后,灰衣人面对视频用手做起“活塞运动”,直至达到高潮,这才结束了地下室之旅。他并不缺女人,可是与正常女人做爱如喝白开水一般寡淡无味,远不如看视频做活塞运动。
“真的好看。大哥,你饶了我,我会好好陪你,一定把你陪舒服。”
葛向东在停车场遇到侯大利,捂着鼻子,道:“你隔我远点,身上还是那味,洗一次肯定洗不干净。你的相片太清晰,面部特写拍得纤毫毕现。你真是变态,这种相片放在我包里,回家肯定要做噩梦。”
进入地下室,灰衣人回到完全属于自己的王国。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插入光盘。
侯大利从现场回来后立刻洗澡换衣服,仍然觉得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臭味。当田甜和宫建民讨论尸检时,臭味更加明显。
侯大利道:“朱支让老葛画像,就是想寻找尸源。”
宫建民态度坚决,没有迟疑和犹豫。葛向东无法讨价还价,只能接受任务。
“漂不漂亮?”
侯大利是刚工作一年的新刑警,宫建民对其现场勘查的能力并不敢完全相信,放下相片,询问技术室负责人老谭,道:“你有什么看法?”
将地下室入口设在房屋没有任何遮挡的地方,属另类灯下黑。灰衣人对此很有自信,就算警察进屋搜索,也很难找到地下室。
李法医每次走到新解剖室,总会不由自主地忆苦思甜,大讲从前解剖室如何简陋。田甜耳朵已经听起茧子,脸上没有表情,有条不紊地做准备。
起身后,他没有看监控器,隔着窗帘向外观察。确定外面无人,他来到房屋拐角处的楼梯间,按下遥控器。地板砖安静无声地滑进楼梯,显露出一个铁盖。他蹲下身,打开铁盖暗锁,拉起铁盖。地底黑暗无光,如吞噬人的猛兽。
在没有遇到熟人之时,回到污水井的欲望如海妖一样完全控制了灰衣人,让其无法摆脱。在师范后街遇到熟人,如一盆冷水,让灰衣人摆脱了前往师范后围墙污水井的欲望。
师范学校后围墙附近的污水井发现尸体的消息不胫而走,传播速度极快。3月20日晚餐时间,各个饭局都在谈论这个话题。沿江一个饭馆内,一个身穿灰衣的人听到桌子上其他人谈论得唾沫横飞,内心如岩浆一样翻腾起来,涌出压抑不住的兴奋。这人脸上表情却没有变化,还和寻常人一样追问道:“是男尸还是女尸?”
解剖过程枯燥,持续时间很长,侯大利在监控室看了两个小时,回到车里睡觉。凌晨三点,田甜敲响车窗。
回到高森别墅车库,
九-九-藏-书-网
侯大利取下手套,丢进垃圾筒。
灰衣人按下灯光开关。灯光突兀出现,照亮地下室。地下室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有设计巧妙的通风道,确保室内空气不至于污浊。
“不管是什么级别的美女都变成了丑八怪。”
“我拍得好看吗?”
听到“金传统”三个字,侯大利眼皮跳了跳。
但侯大利很快回到了现实,说道:“污水井女尸案线索很少,很难突破,估计还得放在105专案组,当作积案处理。”
侯大利道:“手表真有臭味,不是丢掉,是暂时放一段时间。我第一次出命案现场,居然产生了心理阴影,命案现场和学校解剖室确实不一样。你以前遇到过类似情况没有?”
105专案组如今负责侦办丁丽案、杨帆案和章红案三个积案。污水井女尸案和章红案最为接近,但是与丁丽案和杨帆案完全不同,因此,侯大利和田甜不约而同将此案与章红案进行对比。
葛向东已知此事,垂头丧气地道:“宫支,我底子差,让我做画像师,会影响工作。”
饭局结束,灰衣人开车绕道来到师范后街。在饭局上听到消息后,他产生了回到现场看一看的强烈冲动,冲动如海中女妖,发出强烈诱惑。他明白此刻距离污水井越近,危险越大,却还是忍不住想回到现场,哪怕是在污水井边站一站。
侯大利道:“李主任,醒了?刚才还在打鼾。”
田甜头靠在男友肩上,道:“最关键是寻找尸源。”
“你说,‘求求你,饶了我。’”这是灰衣人的声音,声音充满得意、调侃。
“真舒服,还是假舒服?女人都贱得很,会假装高潮,以为我不懂。”
老谭道:“现场勘查非常规范。小侯第一次独立出现场能有这个水平,非常难得。我在会前和小侯进行了探讨,他提出的五个观点有事实支撑,我基本认同。包括树叶出现在胸口的推断,我反复进行考虑,只有被东北风吹进去才最合理。由于井盖密闭,所以排除了动物对现场的影响。”
侯大利通过勘查现场得出的五条结论十分重要,五条结论分别指向几个重要问题:他杀还是自杀、死亡时间、杀人现场和受害者是谁。
“说真话。”
小车直接开进车库。灰衣人下车,拉下车库门,然后从车库内门进入客厅。
理智战胜诱惑后,灰衣人目不斜视,转身回到师范后街,驾车离开。距离师范越来越远,他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高度腐败的尸体增加了解剖难度,尸体损伤程度很难肉眼直接判断,只要有疑问,就需要切开组织仔细找原因。尸体高度腐败,提取DNA同样有麻烦。肋软骨属于人体透明软骨,含有大量软骨细胞,间质内无血管,比肌肉、内脏和血液腐败速度慢。法医检案时,肋软骨是高度腐败尸体DNA检验的首选检材。李法医和田甜颇费了些劲,才在米粒大小的一块肋骨中成功提取DNA。
第二,污水井不是第一现场,应是抛尸现场。在污水井内找到一只红色高跟鞋,另一只不在井内,经过搜索,围墙周边也没有发现另一只高跟鞋;受害者衣服内也没有身份证、钱包、手机以及其他能证明身份的物品。
侯大利问道:“死因是什么?”
第五,受害者的鞋和衣服较为时髦,应该是城里人。
李法医道:“睡不踏实,一直半睡半醒。串并案是正常思路,但条件还不充分。”
“报复”了侯大利,葛向东心里稍稍平衡。
进入客厅,灰衣人没有开灯,在单人沙发上坐了十来分钟。窗外月光洒进屋内,他完全融入黑夜中。
侯大利道:“希望凶手有足够的好奇心,回来看现场,污水井边的相机就能撞上大www.99lib.net运,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昨天我上你,你是什么感觉?”灰衣人手掌往下,插入女子衣领,抓住女子饱满胸部,用力捏住,道,“说真话,不准撒谎。”
女子抖得厉害,按照男人要求说了一遍。
第一,初步判断是他杀。原因很简单,污水井井口和井盖连在一起,不可能失足摔入;若是失足摔入导致死亡,则不可能复原井盖。
“葛向东,我不是和你商量,这是命令。关局和刘局都同意这个方案,正式文件随后就要发出来。你别怕,什么事情都是从不会到会,不熟到熟,不精到精。下个月,省厅要请部里高手指导模拟画像,到时你去参加培训。”
“提取了胃内容物,还要做毒物实验。从目前解剖的情况来看,喉软骨和舌骨骨折,被人卡脖子,窒息死亡。组织腐败了,不太好观察肺部。他妈的,抓到凶手,千刀万剐。”李法医骂了两句,便坐在椅上闭目养神。
三人讨论了一会儿案情,越野车来到李法医所在小区。李法医微微弓着背,慢慢走进小区,进了小区后,朝门外挥了挥手。
灰衣人蹲在女子身前,用手指抬起女子下巴,口气轻浮,道:“你说,‘我是假清高,是贱货,是公共汽车,谁都可以上我’。”
回到地面,灰衣人再次登录了女子QQ空间,欣赏女子本人留下的相片。在相片中,女子在舞台上神采飞扬,受到无数人追捧。女子在舞台上的形象和在地下室的形象在脑中不断重叠,这是灰衣人本人独有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享受。
在污水井停留时间过长,侯大利全身沾染上恶臭,这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气味,附在皮肤上,钻进身体,很难摆脱,让人心烦意乱。虽然监控室隔绝了臭味,他在观看解剖时仍然感觉臭气似乎通过屏幕传了过来,附在鼻孔之中,久久不散。
田甜汇报结束后,侯大利简明扼要地汇报现场勘查情况后,初步提出五条结论。
田甜靠在男友肩膀上,双腿向前蹬住浴缸。
首先由派出所副所长钱刚汇报接到报案和调查走访周边群众的基本情况。
做完准备工作后,灰衣人坐在椅子上,等待电视画面出现。电视画面出现,让灰衣人幸福和兴奋的时刻再次到来。
走出浴缸时,侯大利身上异味似乎真的消失了。
连环作案的犯罪嫌疑人往往会形成较为固定的作案手法,刑侦人员往往也有习惯性思维。侯大利在侦办石秋阳案件中尝到过“串并案”的甜头,立刻将此案与章红案相对比,希望发现相似点。若是能够串并案,线索相对更多,破案可能性也往往会增加。
越野车开得甚为平稳,走了不到一公里,后座椅传来李法医轻微的鼾声。
浴缸水波开始晃动,波纹越来越大,水溢出浴缸,顺着浴缸壁流到地面。饭店在安装浴缸时早就预料到此情况,地砖有一定倾斜度,流出浴缸的水全部进入地漏,地面仍然干净清洁。
葛向东伸长手,让皮包尽量远离身体,似乎这样就可以远离那几张清晰的尸体相片。他将皮包扔进车里,回头道:“什么时候请我吃顿饭,弥补对我造成的心理重创。”他停顿半秒,补充道:“请我吃红烧肥肠,红油烧的那种。”
侯大利还真没有想到葛向东的脑子在短短瞬间转了这么多弯。他此刻注意力全部集中于案件,根本没在意案件之外的琐事。他开车前往公安局,在解剖室外等候田甜。
两人靠窗而坐,看着外面的夜景。天上一轮圆月,江州城在月光下如笼罩了一层薄雾,宛如仙境。白天看到的种种罪恶似乎都远去了,像一个恍惚的噩梦。
他骂了一会儿,又坐回到椅子前,回放女子求饶片段。观看这个片段藏书网时,超过做爱高潮时的满足感又充盈全身,让他极度满足。他慢慢享受这个过程,等到快感减弱时才继续播放DVD。
“唱得高兴点,别哭丧着脸。”
整个江州市公安局,开车戴手套的只有侯大利一人。侯大利行为上有些怪癖,同事都能够理解,毕竟全局只有这一个顶尖富二代。田甜打了个哈欠,道:“为什么丢手套?这副手套应该挺贵。”侯大利道:“手套有臭味,没法儿用了。”
3月20日晚八点,师范后围墙污水井女尸案情分析会在刑警支队小会议室召开,支队长宫建民主持会议。

“好看。”
“我第一次解剖这类高度腐败的尸体时,恶心了好几天,身上也有洗不掉的恶臭。后来在家里安了大浴缸,扔些花瓣,彻底泡一泡。这是心理暗示,泡完似乎就不臭了。你这个别墅装修有些奇怪,居然没有浴缸,以后一定要安装。以后你出现场时,绝不会穿一身名牌。这一次出现场,损失好几万吧?”
宫建民道:“世上无难事,只要专心,绝对学得好。你画的石秋阳素描和石秋阳真人背影几乎一样,省厅老朴很少表扬人,看了都大为赞扬。今天小侯拍了不少相片,你拿回去好好琢磨,争取拿出模拟画像。”
江州大饭店是侯家产业,侯大利在饭店常年备有房间,进饭店就和回家差不多。接到电话的服务员已经备好花瓣,放在浴缸里。
田甜在解剖污水井女尸时也将此案与章红案进行对比,道:“章红颈前部皮下出血,喉部及气管周围也有出血,为扼颈窒息死亡。在这一点上,章红案与此案极为相似。不同点在于章红没有出现喉软骨和舌骨骨折,手脚也没有捆绑痕迹,而此案死者小腿和手腕有勒痕,应该被绑过。章红胃里检出安眠药成分,此案由于客观条件,没有检出安眠药类似成分。”
田甜如今说起来风轻云淡,其实她第一次面对类似情况时,除了吐到满嘴胆汁以外,至少半月无法面对肉食。
这个女子在地下室待了一段时间,变得蓬头盖面,精神完全垮了,与舞台上的形象完全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灰衣人玩得腻了,觉得索然无味,便亲手做了了断。
灰衣人在师范后街停下车,正要走进师范后围墙小道,迎面遇到一个熟人。熟人笑道:“以前没有见你戴帽子,怎么戴上帽子了?”灰衣人道:“时髦哇,这是最新款的帽子。”熟人开玩笑道:“怎么不买顶绿色的?”灰衣人道:“单身汉一枚,想戴绿帽都没机会。”
女子躺在地上,假装深情地演唱:“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葛向东桌前摆放着受害者脸部特写相片。受害者脸部五官扭曲,发肿发黑。葛向东看了一眼就吐了,而要画出模拟画像,必须认真观摩相片,这简直要命。他暗恨自己多事,画了石秋阳背影,此刻还想“垂死挣扎”。
侯大利是第一次直面腐败尸体,心灵挺受冲击,“红烧肥肠”四个字就如妖怪钻进肚子里,肠胃顿时难受起来。他蹲在车边干呕一阵,又翻江倒海地吐了一次。
汇报按照惯常程序进行。
在场侦查员看着投影仪上的画面,小声议论起来。
其次就由侯大利和田甜分别汇报现场勘查和尸检情况。
田甜急着去做尸检,先汇报:“从尸体腐败软化情况来看,死亡至少有三个月。冬天气温较低,时间可能会更长,但是最长不超过六个月。尸体高度腐败,从尸体表面暂未发现准确死亡原因。我和李主任准备今天晚上尸检,查骨骼,提取DNA,看胃内容物,做毒理实验。”
宫建民看了看手表,道:“做完解剖要多长时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