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自抛尸现场的脚印
金传统的秘密
目录
第一章 污水井里的女尸
第二章 颅骨复原技术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四章 侯大利成了嫌疑犯
第五章 杨帆案的新线索
第六章 十二起麻醉抢劫案
第七章 来自抛尸现场的脚印
金传统的秘密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上一页下一页
从金传统家里查出带有杜文丽相片和毛发的盒子以后,侯大利慢慢生出疑问:若真是金传统杀人,为什么要把尸体扔到自己的工地上?因为工地污水井迟早要改造,抛在此处就意味着警方迟早会发现这起杀人案,这一点非常不合常理。而且为什么要把与杜文丽有关的物品放在家里,这一点同样不合常理。
胡阳春出面,阿尼专卖店还算配合,调出了客户资料,江州到阿尼专卖店来买鞋的只有一人,名叫金传统。
有了前面的发现,陈阳态度强硬,道:“必须打开,你不主动打开,我就请人来打开。”
侯大利又问:“谁会陷害你?”
重案大队确定了以鞋找人的方案。简短案情分析会结束,侦查员们没有在办公室停留,分成几个小组在江州各大商场寻找相同款型,谁知整个江州都没有类似鞋底的户外鞋。
刘战刚道:“有没有仿制鞋?”
陈阳道:“这人有负重,会不会对身高有影响?”
侯大利道:“我真不知道。当年我只是埋头读书。”
宫建民急急忙忙出去安排审讯之事。刘战刚坐在办公桌后面,一根一根抽烟。
案情如火,容不得迟疑,警车直奔阳州。
葛向东介绍得很正经,在场诸人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绷着的脸皮这才稍有些放松。
“我研究了鞋印。这款鞋叫阿尼,是进口鞋,以前在省城圈子里,富二代有人专门穿这款鞋。”
投影仪播放了王永强的基本情况,包括家庭情况、学业背景和工作背景。
“金传统,我没有想到你也喜欢杨帆。”侯大利决定直奔主题,不绕弯子。
搜查分为室内和室外两组,室内主要搜查与杜文丽或者李晓英有关的物品,室外主要搜查车库、地下室等有可能囚禁李晓英的场所。
张晓慢慢喝了一口咖啡,道:“高三的时候,我和金传统谈过恋爱,你应该知道的。”
金传统是单家独院,没有邻居,重案大队在搜查时邀请了居委会工作人员。此时居委会工作人员也开始劝解金传统。
张晓道:“金传统绝对不是杀人凶手,有人栽赃陷害。”
刘战刚又道:“在水泥地上留下了鞋印,也并不意味着就是金传统那双鞋留下的。谁规定穿阿尼鞋的只能是金传统?工地上进出的老板多,完全有可能是其他老板留下的。”
离开大楼,侯大利开车去刑警老楼接到田甜,一起返回高森别墅。车刚刚开出刑警老楼,张晓电话打了过来,与侯大利约定在江州大饭店见面。
葛向东继续道:“我以前纳闷他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如今总算知道了原因,王永强单相思,还在想着杨帆。”
老朴认为系列麻醉案就是一个小案,公安专门工作和群众路线相结合,破案是迟早的事情。侯大利对此深以为然,二大队侦破思路亦是如此。二大队基本上把所有人员全部撒了出去,拿着葛向东画的犯罪嫌疑人画像,从夜总会、酒吧到居委会、小区,一点一点排查。尽管二大队做了很多努力,麻醉抢劫案嫌疑人仍如水滴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七八分钟时间,播放结束。支队政委洪金明取下眼镜,问道:“从资料来看,大利在提审金传统前就开始调查王永强,为什么要调查他?”
又有侦查员发现屋里一个暗室,暗室里有大块头保险柜。金传统被带到保险柜面前,开始暴跳如雷,拒绝打开保险柜。
宫建民道:“从现在的情况看,除了王永强在高中和初中都追求杨帆以外,没有证据能证明王永强与杜文丽的案子有关。此事重案大队暂且不管,还得把注意力集中到杜文丽案,不管是不是金传统做的案子,都得深入往下挖。”
“略知一二,我和金传统是同学,回避此案。”侯大利最初得知金传统保险柜中有不少与杨帆有关的物品,很是震怒。冷静之后,他发现此事颇多疑点。
金传统摇头道:“我暗恋杨帆,能够体会王永强当时的心情。他只有仰慕的份,绝对不会有其他想法。”
刘战刚道:“今天单独叫你过来就是听真话,你想到什么谈什么,不要受其他人影响。”
张晓用力抱住金传统,大喊道:“别冲动,你要吃亏的。”
提审结束,在重案大队小会议室召开案情分析会,到会的有宫建民、洪金明、陈阳等刑警支队领导,重案大队邵勇、李明以及105专案组成员。
顾英亲自端着两杯咖啡进了小厅,见到侯大利面前坐了一个神情凄楚的陌生女子,便将咖啡放下,打个招呼就退了出去。
侯大利99lib•net找重案大队陈阳谈阿尼鞋的时候已经猜到十有八九是金传统的鞋,此刻得到证实,心情变得很是糟糕。他在高中阶段遭遇了杨帆之死后,便把自己封闭起来,除了与金传统有接触之处,基本上不与其他同学来往;杨红等人都是在大学毕业后才重新交往,其目的并不是为了友谊,而是为了查找杨帆案线索。此刻金传统杀人嫌疑骤然增大,这让侯大利很难过。
侯大利和金传统是高中同学,平时也有来往。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条第四项规定:“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应该自行提出回避申请。没有自行提出回避申请的,应当责令其回避,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他主动提出回避,不再参加侦办杜文丽案。
樊勇小声嘀咕:“这个故事就说明王永强是性变态,至少压抑。”朱林道:“樊傻儿,在讲什么?”樊勇道:“没什么。”
陈阳道:“这应该是指的赤脚情况吧。”
准备妥当以后,重案大队悄无声息来到金传统住宅。
老谭对自己的技术很有把握,道:“估算时,我已经充分考虑到负重影响,做了处理。此人力量不算好,应该不是体力劳动者,更像是坐办公室的人。”
侯大利想起黄卫旧事,叹息一声。
金传统最初是很桀骜地靠在沙发上,看到这个盒子以后,惊讶得嘴巴合不拢。他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道:“谁他妈的栽赃陷害!”
侯大利昨天与田甜讨论案情之后,反复琢磨,越想越觉得不对。当分管局长单独召见时,他先讲了金传统有隐疾之事,再谈了自己经过反复思考的看法,道:“我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想法,凶手不是金传统。污水井位于师范后区,肯定是要开发的,凶手将尸体抛在污水井是有意想让人发现;储藏室里的盒子,里面有杜文丽的头发、相片,这也是能被发现的;还有鞋印,居然是阿尼鞋留下来的,所有证据都指向金传统,看起来就是一个局。阳州曾有类似案例,凶手具有反社会人格,杀人后,特意向警察局寄信,给报社打电话,挑衅社会。若凶手不是金传统,那么凶手在陷害他人的同时,还在挑衅社会。”
根据推算,足迹主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
侯大利道:“省厅指纹中心库没有比对上,说明此人以前没有落过网。目前的方法就是最好的办法,撒开大网,只要犯罪嫌疑人还在江州,终究有被捉住的一天。”
张晓迟疑了一会儿,道:“去年国庆节,我和家人一起外出旅行,没有和金传统在一起。我们如今不是男女朋友,有时候他心情不佳,我会住在他家,但是我们都是各睡各屋。大利,你是金传统为数不多的朋友,一定要帮帮他。”
此案涉及在江州极有分量的企业家,关鹏和刘战刚亲自到了市委政法委,向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做了汇报。汇报之后,出于解救失踪者的需要,市公安局决定对金传统的住宅进行搜查。
在发现水泥道脚印后,侯大利在心中认定李武林就是脚印主人,而脚印主人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发现鞋印是阿尼鞋所留之后,他便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李武林跟着金传统是赚了些钱,但基本不可能买阿尼鞋这种奢侈品。

重案大队大队长陈阳厉声道:“金传统,你涉嫌妨碍公务。”
侯大利道:“不算太贵,两万五左右。”
老谭对足迹的解读,为重案大队侦办此案提供了重要线索。
刘战刚没有回答,道:“你先说。”
侯大利道:“王永强在高中期间跟踪过杨帆。这事除了金传统,没有人知道,所以当年杨帆失踪后,重案大队没有调查过王永强。我进入专案组后,从杨帆日记中发现王永强在初中曾经追求杨帆,从那时起就开始调查王永强。”
刘战刚追问道:“三张明信片怎么解释?”
为了寻找失踪者李晓英,警犬大队派员带着警犬参加搜查。
宫建民站在刘战刚办公桌前,道:“技侦有突破了?”
侯大利拿出一张纸,从中画了一条竖线,将白纸分隔成两半,道:“我们做最简单的分析,你写金传统是犯罪嫌疑人的理由,我写金传统不是犯罪嫌疑人的理由。”
侯大利有些糊涂,道:“胡大,别逗我了。我工作一年时间不到,就是一个菜鸟。”
朱林皱眉未说话。
陈阳如梦初醒,赶紧给侯大利打电话,让他到重案大队99lib.net。十分钟后,一脸严肃的侯大利出现在重案大队。
陈阳道:“我们核对了阿尼鞋同一批鞋的鞋印,能够断定在师范工地的鞋印就是阿尼鞋留下的鞋印,很独特。”
半个小时不到,室内组有了重大发现:在储藏室里找到了一个盒子,盒子里有金传统与杜文丽共舞的多张相片、一套女式内衣裤、一束女子毛发和一双阿尼鞋。
宫建民缓了缓口气,道:“小侯在提审金传统时,金传统提到王永强曾经跟踪过杨帆。这是新情况,先让小侯介绍。”
审讯进行得很艰难,金传统态度顽固,坚称只是与杜文丽在搞活动时有过接触,甚至不知道杜文丽真名。
金传统虽然未结婚,家里极有可能有女人,重案大队特意调来两名女警参加搜查。
陈阳曾经查过杨帆案,对这个漂亮女孩子印象深刻,看到这些物品,他怒火中烧,走到金传统面前,拳头捏得紧紧的。想起金传统的背景,他忍着没有动手,骂道:“人渣,等着吃枪子吧。”
重案大队派出多个探组,仍然没有找到金传统杀人的直接证据,讯问又迟迟未突破,而刑事拘留时间最长不能超过37天。
张晓神情阴郁,进到小厅后就抹眼泪,道:“你知道金传统的事情吧?”
阳州案件是当年轰动全省的大案,老朴参与侦办此案,曾经详细给侯大利讲解过。
洪金明道:“你对王永强评价很高嘛。第二个问题,他凭什么这么快就发家致富,和金传统有没有关系?”
小会议室有投影仪,侯大利回到刑警老楼取来资料以后,分析会正式开始。
陈阳拿出鞋印模型,道:“你知道这是什么鞋吗?”
开锁师傅是江州市开保险柜的高手,仍然费了不少劲,才将保险柜打开。保险柜里有钱、珠宝等普通物品,另外还有两本相册:一本相册里面是金传统和一个漂亮女子的影集;另一本相册里面的相片很老,里面全是一个漂亮女子的相片,从拍照角度来看,大多数是偷拍的;另外还有一些报纸,报纸上也找得到这个漂亮女子的相片,几乎都是舞台上的形象,还有一张是杨帆意外落水的新闻。
陈阳看着结论表,道:“25到30岁,这个年龄准确吗?”
中午由阳州刑警支队重案大队请客,席间,胡阳春得知侯大利是侯国龙的儿子之时,肃然起敬的同时,又对其当刑警的行为迷惑不解。
两人在门前亲热一番,来到客厅桌前。
参会人皆是行家,知道宫建民所言非虚,个个面容严肃。
刘战刚拿起一页纸,道:“10月2日晚上,金传统的手机打过七个电话,与一个电话打了三次,总通话时间达到十五分钟。这个号码是用杜文丽母亲身份证办的。”
宫建民坐了下来,抓起刘战刚桌上的香烟,点燃,狠抽了一口,道:“证据链条慢慢就要闭合了,可以刑事拘留金传统,免得出意外。”
侯大利道:“叶大,别叫我神探,我就是二大队的资料员,参加工作一年的菜鸟刑警。”
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3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1日至4日。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30日。因此,公安机关决定的刑事拘留最长期限是37天。若是37天仍然没有突破,事情就麻烦了。
朱林看了一眼葛向东,道:“葛朗台在经侦工作过,和王永强也挺熟悉,了解他创业情况吗?”
金传统愁眉苦脸地道:“我在看守所这些天,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陷害我的是谁。”
“若是找不到金传统杀人的直接证据,那么现在找到的相片、毛发、脚印都能做出与杀人无关的合理解释,”侯大利直截了当地道,“若是真有人陷害金传统,最大可能性是我们的同学。”
宫建民再狠吸一口烟,道:“调老张和老李参加预审。金传统是富家子弟,娇生惯养,老张和老李是高手,经验丰富,专敲硬骨头,应该拿得下来。”
案情重大,陈阳在阳州滴酒未沾,在回程的路上就给宫建民汇报了省城之行得到的线索。陈阳回到江州,随即和宫建民一起来到刘战刚办公室。
打通电话后,阳州刑警支队重案大队大队长胡阳春笑道:“你这个电话打对了,去年我也找过这家店。这家店最初还以商业秘密为99lib•net由,不让我们查顾客资料,后来被我们合理合法收拾两次,才开始依法配合我们的工作。”
侯大利写下三条否定意见:金传统要抛尸,不应该抛在自己即将开发的工地上;金传统有隐疾,实际上惧怕与女人接触;目前收集到的证据只能证明金传统与杜文丽有过接触,有嫌疑,但是没有他杀人的直接证据。
刘战刚摇头,道:“如果金传统真是杀人凶手,那么他的心理肯定异常,这块骨头不好啃,我和你都要有打硬仗的心理准备。”
金传统苦笑道:“这是我隐藏得最深的事,没有料到被翻了个底朝天,很没面子。我实话跟你说,我视杨帆为天人,绝不会乱来,到了这个地步,我不会说假话。我在跟踪拍摄杨帆时,曾经看见过王永强也跟在杨帆后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永强没有发现。”
参加搜查的侦查员有三个探组,十来个人,有一名侦查员负责全程录像,还有一名侦查员带着警犬。
胡阳春道:“我还真不是乱说这个‘久仰’,老朴在我面前提起你至少十次,我耳朵都听起茧子,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服不行。”
侯大利在车上提议道:“阿尼是外资企业,平时有点拽,经常闹店大欺客的新闻。我们是江州警方,他们不一定配合,建议与阳州市局联系,他们出面,更容易拿到阿尼的顾客资料。”
侯大利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侯大利道:“我手中的证据远不如重案大队掌握得充分。”
刑警支队长宫建民道:“目前刑警支队还有一件失踪案,失踪者名为李晓英,与杜文丽基本情况很相似。我怀疑杜文丽案和李晓英案是一人所为,事不宜迟,必须尽快下定决心。”
叶大鹏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科技办法,居然和我们土八路是一个套路。”
金传统出国后在国外深受警察教育,知道与警察硬碰硬要吃大亏,回国以后这根弦却松了,甩开张晓的手,就要冲过来。
金传统昨夜玩到凌晨,刚刚醒来,警察就进门。他从小养尊处优,除了在国外遭遇一场绑架以外,没有遇到过大挫折。他得知警察要搜查自己住宅,顿时暴跳如雷,伸手想抓掉邵勇出示的搜查令。
“穿鞋形成的足迹的原动力来自足底,力的效应透过鞋底转移到地面,原理是一样的。留迹人就是25岁左右,一米七三到一米七五,体形中等。”老谭用手指探着鞋子印迹,道,“这款鞋很少见,与市面上的鞋印都不一样,应该是进口名牌鞋,非常贵。具体叫什么名字,鞋底没有标志,我也不知道。”
侯大利道:“三张明信片是缓兵之计,凶手不想让警方太早发现杜文丽失踪,然后利用明信片套来的时间从容布局。”
宫建民道:“在金传统家里搜出一个盒子,里面是金传统和杜文丽合影,还有女人内衣和一束毛发。刘局,技侦有什么突破?”
刘战刚笑容一点点敛去,道:“这些证据其实都有破绽,不是金传统杀人的直接证据。刑拘了金传统,若是李晓英还没有遇害,那么李晓英有可能遇到麻烦。”
江州看守所是老所,新所还在建设中,没有交付使用。提审室狭窄,桌子一边靠墙,另一边距离墙面只有三十多厘米,一张桌子几乎就是提审室宽度。桌子上摆有电脑、打印机等设备,两个人并排而坐,拥挤不堪。

考虑到金传统有可能还牵涉到绑架案,搜查准备工作进行得很细致,重案大队准备好《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等法律文书,并配置照相机、摄影机和手铐、警绳等约束性警械,为应对突发事情,还特意带上武器。
会议结束,大队长陈阳守在技术室,等着老谭拿出分析结果。老谭对现代科技不太熟悉,却是足迹和手印方面的专家。拿到足迹以后,他很快就勾勒出足迹主人的年龄及体形。
陈阳转身就到阳台,给宫建民报告了好消息。
这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线索,侯大利身上汗毛全部竖了起来,道:“你认为是不是王永强行凶?”
陈阳道:“这鞋多贵?”
金传统被张晓抱住,慢慢冷静了下来,坐在沙发上喘了一会儿粗气,打量警察阵势,道:“你们有搜查令,那就搜吧。为什么搜查我家?连警犬都用上了。”
刘战刚权衡再三,同意了宫建民的建议。
“金传统那方面不行?”骤然得知此消息,侯大利十分惊讶。
侯大利主动提出回避后,不再参加杜文丽案,配合二大队挖系列麻99lib•net醉抢劫案。
送走张晓,侯大利回到高森别墅。田甜铺了一张毯子,在阳台上练习瑜伽,听到院外汽车声,来到客厅。侯大利开门就见到一双修长大腿出现在梯子处,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身。这具身体扑进侯大利怀里,如火一般热情。
又一天过去,4月28日晚上10点,案情分析会以后,叶大鹏将侯大利留了下来,道:“神探,你有什么好点子没有?”
“妨碍个屁!”金传统气急败坏,继续朝陈阳冲过去。
刘战刚先到朱林房间,关门谈了一会儿,再把侯大利叫到房间。
当夜,侯大利仔细梳理了想问金传统的问题。
金传统最隐秘的心思被大白于天下,喃喃地道:“不是我,真不是我。”
葛向东道:“首先回答第二个问题,我和王永强接触有两三年时间,有一段时间接触得还很频繁。他这人温文尔雅,不存在精神方面的问题,更不是性变态。我听说了一个故事,有次一群人到夜总会,发了一个小姐给他。他一直规规矩矩喝歌,不理睬小姐。后来那个小姐幽怨地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大哥,你别老是唱歌,抽空也摸我几下’。”
陈阳拍着额头,叹道:“这双鞋两万五,叫作‘不算太贵’?”
宫建民在办公室正常办公,表面上和平常一样,实则内心很是焦躁。他得到陈阳搜查到杜文丽相关物品的消息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保险柜里面肯定还有东西,打开。”
葛向东道:“我认识王永强时,他刚刚搞了一个小驾校,投资不算多。王永强应该是误打误撞做了一个好项目,有句俗话,处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搜查金传统住宅实际上冒了些风险,若是没有搜出任何证据,刑警支队会被动。发现这个盒子,带队的陈阳有了底气。当金传统再次想冲过来时,陈阳用轻蔑又憎恨的眼光瞧着金传统,发出清晰命令:“给我铐上。”
胡阳春得知侯大利名字以后,竖起大拇指,道:“久仰久仰。”
不仅支队长宫建民和重案大队长陈阳着急,分管副局长刘战刚也上了火。案情分析会结束以后,刘战刚打完了一个电话,便独自前往刑警老楼。
田甜很快就写了半页,最核心证据有三条:盒子里搜出来的相片以及经过检测明确的杜文丽毛发;杜文丽母亲登记的手机最后三个电话都是与金传统通话;水泥小道上的鞋印是金传统的阿尼鞋。
陈阳马上给宫建民打电话。宫建民放下电话,转身就奔向刘战刚办公室,刚进刘战刚办公室,就见到技侦支队庄勇走了出来。庄勇走出时,还拍了拍宫建民肩膀。
张晓道:“他出国,我们就分手了。他回国,我们还继续交往,但是已经不是恋人关系。他在国外被绑架过一次,很少人知道,被解救以后,那方面就不行了,举不起来。他表面上乐乐呵呵,看上去是个花花公子,实际上整个人很颓废,也很寂寞。晚上我经常住在他家里,我们是各住各的房屋。他试过伟哥,还有能找到的偏方,都没有成功。若不是出了这种案子,我不会讲出这件事情。”
如果只有一个杜文丽案,还可以想清楚再决策,或者等待更全面证据之后再行动。可是还有一个失踪者李晓英等待解救,早一天抓到犯罪嫌疑人就有可能早一天解救出失踪者。
“只有一次,”金传统垂头丧气地道,“你们从房间里搜出来的东西,不是我的,绝对有人陷害我。我混到这个份儿上,有无数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没有必要杀人。而且,杀人以后把尸体抛到工地上,我没有这么愚蠢。相片中女人是谁,我真不知道。”
刘战刚想了想,道:“当前所有证据指向金传统,你所说的凶手根本没有露面。”
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部令第35号)相关程序,承办民警根据办案需要,确定进行搜查的对象与范围,制作《呈请搜查报告书》,由市公安局领导进行了审批。审批之后,重案大队准备依法对金传统住宅进行搜查。
刘战刚沉吟道:“你明天和金传统见一面,用朋友方式谈一谈。今天晚上好好准备谈话内容,虽然是朋友方式,但是也得有针对性。”
一个小时后,三人出现在阿尼专卖店,胡阳春已经在经理办公室等着来人。
洪金明看了一眼幕布,道:“我以前没有具体接触过杨帆案,所以还有些疑问。比如,王永强年龄不大,工作时间也不久,为什么能搞出规模还不小的企业?是不是得到过金传统的帮助99lib.net?如果真是金传统帮助了他,那么他诬陷金传统的可能性有多大?这是第一个问题。丁丽、杨帆、杜文丽等案的遇害者都是女性,王永强是否存在性变态或者精神方面是不是受过刺激,这是第二个问题。”
刘战刚开门见山地道:“杜文丽案和李晓英案,你研究到什么程度?”
接到几个小组反馈之后,陈阳正在为难,宫建民道:“你傻呀,侯大利就是富二代,还是顶级富二代,多半认识这种鞋。”
在桌上放着四个脚印模型,老谭轻轻拿起模型,用看情人的眼光打量模型,道:“我们古代有立七坐五盘三的说法。以头长为单位,身高与头长的比例是七比一,人类学、医学、体育、艺术等学科的研究和实践都证明了这一规律,只要是正常人,都逃不脱这个规律,顶多是做加权处理。”
陈阳道:“我向阿尼专卖店提出过相同问题。阿尼专卖店的技术人员仔细看了我们提取的鞋印,指出鞋底的几个暗纹全部都在。市面上有仿制的阿尼鞋,可是要把暗纹全部仿制则成本太高,所以仿制鞋都无法制出暗纹。这双鞋就是正品留下的鞋印。”
田甜看罢反对意见,道:“其他都没有说服力,关键是第三条,所以预审高手正在全力突破。”
金传统的手机已经被暂扣,也无法给父亲打电话。他神情阴沉地站在保险柜前,犹豫良久,还是拒绝打开保险柜。
陈阳道:“我、邵勇和你,一起到省城。”
从逻辑上,刘战刚的观点确实无懈可击。可是现实生活中,整个江州只有一人购买了阿尼鞋,其他人在金传统管理的工地上留下同码阿尼鞋的可能性不大。
侯大利道:“王永强跟踪杨帆,你发现过几次?”
侯大利脸上没有任何笑意,道:“陈大不来找我,我都会过来。阿尼只有省城才有专卖店,实行的是会员制,应该很好查。”
桌前是铁栅栏,金传统坐在铁栅栏后面,双手和双腿被椅子约束。他脸色苍白,穿了一件黄色外套,外套上印有“江州看守所”几个字。金传统神情颓废,却并不暴躁。他瞄了铁栅栏对面的侯大利一眼,没有说话。
监控室中,宫建民道:“刘局,金传统说的理由还真要考虑,抛尸在金家的师范工地,更接近陷害。”
陈阳不再与金传统啰唆,打电话让二大队办公室去找开保险柜的师傅。直到开保险柜师傅到来,金传统仍然拒绝打开保险柜,坐在屋角,仰头看着屋顶。
老谭继续举起脚印,道:“这个脚印已经告诉了我们年龄,一般来说,年龄越小,足迹前掌重压面越小,且靠前靠内侧;随着年龄增大,压力面则向后、向外转,且面积增大;过了五十岁,压力面还会由外后向内前转移,我们用乘五法就可以判断出基本年龄。”
“金传统的鞋印?没搞错吧。”刘战刚一阵牙疼。金传统的父亲是江州著名企业家,还是省政协委员、市政协副主席,其儿子有可能涉案,事情就变得麻烦起来。
“他回国以后,晚上除了和大家一起玩,从来不单独出去,”张晓抹了抹眼泪,道,“他表面是花花公子,实际上是可怜人。”
邵勇经验丰富,在宣布搜查之时便有意与金传统拉开了一米多距离。当金传统伸手之时,他便退后一步,对金传统和身边的张晓道:“金传统,你不签字也行,我会在《搜查证》上注明。如果你阻碍搜查,那就应负法律责任,情节严重就构成妨碍公务罪。”
宫建民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道:“今天全是内部人,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金家有钱,请了全省最好的刑辩律师盯着案子,随时在找漏洞,如果我们的证据不过硬,绝对会被挑出来。而且金老板是市政协副主席,与市委市政府领导都熟,反映情况很方便。虽然领导们表示要依法办案,不能受外界干扰。大家心里清楚,若是真办了错案,金传统真是被冤枉的,那么我们就真要吃不了兜着走。”
了解情况的参会人员各自发表了意见。
今天又得知金传统隐疾,侯大利有了更多疑惑,问道:“去年10月初,你和他是不是在一起?必须说实话,这一点很关键;若是说谎,涉嫌犯罪。”
“就算是外资企业,到了山南来,就得依规守法,难道还要翻天?”牢骚归牢骚,陈阳还是与阳州刑警支队重案大队联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