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在夜总会化装侦查
目录
第一章 污水井里的女尸
第二章 颅骨复原技术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三章 失踪半年的妙龄女
第四章 侯大利成了嫌疑犯
第五章 杨帆案的新线索
第六章 十二起麻醉抢劫案
第七章 来自抛尸现场的脚印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在夜总会化装侦查
第八章 DNA鉴定的生物检材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第九章 被囚禁在地下室的女人
第十章 重返杨帆被杀现场
上一页下一页
大李很高傲,在刑警老楼,除了宫建民以外,只听樊勇指挥。侯大利想让大李回到自己的地盘,大李根本不理睬,仍然在孤独漫步。赵冰如父亲紧跟侯大利,这才上了刑警老楼,进门之后,眼神直直的,道:“侯警官,石秋阳什么时候执行死刑?”
一般情况,刑警支队的侦查员都不在电话里谈具体案情,丁浩语气中没有笑意,那么肯定有事。侯大利用矿泉水洗掉嘴边的呕吐物,跳上越野车,直奔刑警新楼。
收队以后,田甜坐在侯大利车上,十分郁闷,道:“我很丑吗?为什么一个人坐了四个小时,没有人过来邀请我喝酒,过来说话的人都少?”
四个小组晚上要行动,白天就休息,以保证行动时有充分体力。侯大利睡到上午十点,起床以后就前往师父李超家里。走近师父家,就见到丁浩从车上出来。丁浩还是保持在二大队的习惯,穿着拉风的红色运动鞋,手臂夹着一个包。
侯大利含糊应答了两声,谈起胡秀女儿读书的事情,表示感谢。
丁浩和侯大利一起进门。丁浩道:“小琴不在?”
“真的,校长已经批了条子?”胡秀激动起来。
侯大利也就不再绕弯子,道:“我要找狗货。”
在一处小茶馆二楼,黑车司机们正在打牌。黑车司机拿着画像进门,道:“我有一个哥们儿是刑大的头,他在查一个强奸犯,你们看一看,认不认识这人?如果提供了线索,我哥们儿请吃饭。交这一个朋友,以后办事绝对爽。”
“长得很像吗?”幸福来得太突然,丁浩还有些不敢相信。
丁浩伸手又拍了侯大利肩膀,道:“夏总在江州大名鼎鼎,能进出书记和市长办公室,在你眼里就是国龙集团江州负责人。老话说得好,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
侯大利道:“需要多长时间?”
系列麻醉抢劫案成功侦破,105专案组的配侦任务结束。
“没有问题。”丁浩伸手拍了拍侯大利肩膀,欲言又止。
陈雷打了个哈哈,道:“开个玩笑,我可是学了五遍刑诉法的守法公民。”
当夜,经过充分准备,第一小组进入金世安夜总会。进入夜总会以后,侯大利就明确表示晚上所有消费不用支队报账,由他个人负担。若是一般人提出这个要求,侦查员们肯定不会同意,但侯大利身份特殊,侦查员们“吃大户”没有心理负担,还开玩笑说要喝点以前喝不到的高档酒。
侯大利客气地道:“为师父办点小事,还用得着谢呀,师母见外了。”
“据我们追查到的情况,卖迷幻药的人叫狗货。目前狗货应该嗅到了什么风声,不知躲到哪个角落。你的思路很对,李晓英最后被扶到停车场时是处于昏迷状态,据张家阳交代,这就是用了迷幻剂后的生理反应,说不定顺着狗货上家这条线还能有意外收获。这也是刘局布置的任务,顺着这条线,哪怕这条线与杜文丽和李晓英没有关系,也要割掉危害社会的大毒瘤。”丁浩初到二大队当副大队长,亲自抓到系列麻醉抢劫案的犯罪嫌疑人,有些意气风发。追查上家也很顺利,张家阳供出迷幻药来自叫狗货的烂仔,有不少人都从狗货那里拿药。
侯大利道:“他的案子多,总得一件一件查清楚,具体什么时间判,我不清楚,也没有管。只要和杨帆无关的案子,我办完就丢,不会跟踪。”
田甜脸上有了一丝笑容,道:“你也学得油腔滑调了,不过,我喜欢。”
回到刑警老楼,车至门口,侯大利被赵冰如父亲拦住了。
陈雷道:“不管再做几次手术,都没有屌用,我现在就是一个怪物。石秋阳什么时候判下来?”
两人步行来到一处黑车集中的地方,叫了一辆黑车,目的地是另一个黑车集中之处。上了黑车,聊了几句后,丁浩就亮出身份,拿出画像,请黑车司机辨认。
侯大利道:“我一直在观察你,很少人来找你的原因很简单,虽然你穿得很漂亮,可是你喝酒时脸色冷冷的,不是假冷,是真冷。有一个男人找你搭讪,你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整个人似乎往后倾了倾,很快就离开了。”
江州刑警支队目前新成立了第四大队,第四大队其一个重要职责就是打击黑社会犯罪,四大队成立后,从刑警各单位和派出所调了一些熟悉情况的民警。为了抓捕狗货,丁浩特意向四大队求助,而四大队建议由侯大利出面办理此事。
李超受伤入院时,胡秀并没有意识到丈夫是受了重伤,还以为就和平常一样有点小伤,所以仍然带着女儿参加奥数培训。每节课都挺贵,她舍不得浪费。安葬丈夫以后,每次想到那天之事,胡秀就难过得紧,藏书网偷偷抹了无数次眼泪。女儿能进入全市最好的初中,总算可以给丈夫一个交代。
赵冰如父亲一字一顿地道:“如果我死了,石秋阳还没有被枪毙。老天不长眼,我死不瞑目。”
“为什么让你当组长?你是法医呀。”
侯大利劝解几句,赵冰如父亲反而哭得更加厉害,而且他身体发软,滑到了地上。
“如果那天我不陪省城哥们儿玩乐,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盘在内心深处的毒蛇又开始跃跃欲试,啃咬内脏器官。
侯大利独自在刑警老楼细读卷宗,将杜文丽案、李晓英案、章红案、杨帆案的特点罗列出来,其中最大的相似点:第—,四人皆年轻漂亮,身材高挑;第二,四人皆有舞台经验。杜文丽是模特,李晓英是驻唱歌手,章红是话剧团演员,杨帆舞蹈水平很高,尽管四人舞台不一样,但是都在舞台上。
得知赵冰如父亲得了肝癌,朱林、侯大利和田甜都如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法,完全不能动弹,也不知如何劝解苦命的人。田甜做过多年法医,见识过太多人间悲剧,见到赵冰如父亲的模样,不禁红了眼圈。
侯大利特意找到老领导丁浩,建议道:“张家阳藏有这么多麻醉品,必须借着这个机会,清查麻醉品的上家。”
侯大利道:“陈雷和狗货是监狱同改,为什么让他提供狗货消息?”
刑事特情是刑警支队一项重要基础业务,由于特情工作的特殊性,侦查员之间不会打听对方管理的特情。侯大利懂得规矩,自然不会询问消息来源。
“你的拦河网具体要怎么下,总得有个章法。”丁浩皱眉问道,“杜文丽案的犯罪嫌疑人是金传统,已经刑事拘留,难道你有不同看法?”
丁浩道:“回来再说。”
叶大鹏打来电话,特意点名让侯大利到二大队开会,配合侦办系列麻醉抢劫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前面还挺正经,后面就开始占便宜了。那天朱支看到我们在走道上亲热,说不定真会把我们调开。”
办公室有茶台,还有若有若无的檀香味。陈雷坐在茶台前,动作娴熟地泡工夫茶。喝了两杯后,陈雷道:“你过来肯定有事,我能办的肯定办,不能办的也没办法。”
丁浩举手用力拍侯大利肩膀,道:“大利讲义气,还记得师母。很多人翅膀硬了,师父都不认,更别提师母。”
侯大利很认真地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陈雷道:“为什么找他?”
陈雷半边脸在思考,半边脸没有任何表情:“狗货迟早会现身,被你们盯上了,肯定跑不掉。为什么要找我?”
“大利哥,好荣幸啊,这是我第一次接到你打来的电话。”宁凌说话声音很大。
侯大利听到手机里传来挺大的音乐声,道:“你那边好吵。”
“我们两人的事情,局里到底知不知道?”
丁浩道:“江州有不少黑车,没有登记,二大队侦查员不一定能全覆盖。今天下午我们两人临时成一组,专门坐黑车,让他们来辨认画像。这种方式是下拦河网,有可能有用,也有可能没用,纯粹碰运气。”
胡秀的女儿小琴成绩中等,属于家长用把力就可以朝上走的类型。如今丈夫牺牲,她独自扶养女儿长大,更希望女儿能读最好的学校。
侯大利实际上没有完全说真话,办理此事并没有让夏晓宇出面,而是交给宁凌办理。宁凌以前是夏晓宇的助理,实则在国龙集团没有地位。如今,宁凌和国龙集团副总裁李永梅关系密切,迅速成为了夏晓宇的副手。以前是助理,生死由夏晓宇掌握;如今成为副手,进退由总部控制。
丁浩没有贸然行动,和侯大利各守小区一个门。大队长叶大鹏接到电话,迅速调了两个探组增援,在派出所和居委会配合下,将犯罪嫌疑人摁在客厅里。
能量穿越时空,传递到侯大利身体上,让他无法呼吸。
他望着侯大利,没有任何预兆地大哭起来,哭起来以后便没有任何掩饰,声音如山崩地裂,鼻涕口水直流。
侯大利道:“我要向丁大学习,也下一个拦河网。专案组配侦杜文丽案和李晓英失踪案,我高度怀疑杜文丽遇害和李晓英失踪也和迷幻剂有关。”
侯大利道:“丁大,为什么找我?二大队这么多老侦查员,抓狗货都比我在行。”
所以,张家阳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在江州露面。
下车,侯大利付钱。
叶大鹏总结了前段时间的工作,道:“系列麻醉抢劫案有这么多目击者,犯罪嫌疑人的画像也很接近本人,这点大家都承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破不了案,也太丢脸了。经研究,我们除了加大调查力度之外,还得用一用请君入瓮的办法。我们成立五个小组,每组配一个女警,三个男侦查员。五个小组到没有发过案的酒吧和夜总会,等待犯罪嫌疑人。五个女警有两个是刑警支队的,只有九_九_藏_书_网田甜有在一线工作的经验,就由田甜做组长,统一指挥五个小组。”
“叶大说得很清楚,只有我到过一线。”
演出是在新楼盘前面的体育场上。新楼盘是国龙集团江州分公司项目,体量颇大,为了有好销量,特意搞了一场盛大演出。舞台和演员都委托给专业公司,只是保留了一个江州分公司的主持人宁凌,增加整个演出的江州色彩。
犯罪嫌疑人有一米八,五官相当精致。他在地板上挣扎,流了些汗水,淡妆被弄花,看到没用便不再挣扎,道:“别压我,我不会跑。”
侯大利道:“丁大,你下过几次拦河网?”
田甜坐上车以后,侯大利道:“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能有这个认识,说明你还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丁浩随即收敛笑容道,“四大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信息,卖迷幻药的狗货在监狱里曾经和陈雷在一起。陈雷这人很复杂,在江阳区社会人中很有些影响。你和陈雷是同学,能不能让他找一找狗货躲藏地点。李晓英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刘局嘴巴都急出水疱了。”
丁浩下拦河网立了奇功,心情着实不错,道:“大队已经做了研究,要继续深挖麻醉品在全市的非法买卖。刘局和支队都同意了我们报上去的方案,宜将剩勇追穷寇,彻底打掉江州的迷幻剂销售网络。”
“李超是你的师父。我欠李警官一个大人情,必须还。”陈雷又道,“狗货这人是狗鸡巴抹菜油——又奸又滑,我也不一定找得到他。”
解决了女儿读初中问题,胡秀自然很高兴。在她的坚持下,侯大利和丁浩留下来吃午饭。侯大利剥蒜理葱,丁浩剖鱼,胡秀上灶,三人一起动手,做了一桌可口家常菜。中午原本不能喝酒,只是到了李超家里,不喝说不过去,两人各自喝了一小杯。
陈雷左脸慢慢没了笑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读高中就进了劳改队,如今手下一帮兄弟要吃饭。你放心,我真的学过五遍刑诉法。”
侯大利独自开车来到雷人商务公司。商务公司是很正常的公司,与寻常公司没有区别,守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身体强健,神情憨厚。侯大利进门时,中年人站在门口问:“你找哪个?”听到“陈雷”名字以后,哦了一声,便不再管来人。
散会以后,第一小组集中开会,成员有田甜、侯大利和另外两个相对年轻的刑警。第一小组将前往金世安夜总会,这个夜总会算是江州一线夜总会,消费不菲。此夜总会属于金家产业,经营时间挺长,一直风平浪静。
侯大利道:“夏哥是国龙集团在江州负责人,他办事能力很强的。”
此黑车司机没有见过画像中人。
胡秀道:“大利是好人,以前大嘴帮很多亲戚朋友办了很多事,现在大嘴走了,那些人从来不踏我家门。唉,不多说了,改天请大利吃饭。”
胡秀抹起眼泪,道:“大嘴最喜欢他这个女儿,可惜,他不能看着女儿长大。”
宁凌原本就与杨帆有几分相似,这也是夏晓宇拿着相片寻找的结果。换一个说法,就是宁凌原本独自生活在地球某个角落,与侯家不会发生任何联系,结果夏晓宇拿着相片四处寻找,终于在某个地方找到了宁凌,将宁凌强行拽到了侯家的生活圈子。
朱林、田甜在这期间先后回到刑警老楼,听到哭声,来到楼上。
二大队花了大量精力调查走访,一直没有找到张家阳。侦查员专门询问张家阳这一段时间行踪,结果令人啼笑皆非:张家阳老家的一个哥们儿要结婚,张家阳这几天特意回老家,参加朋友婚礼。
丁浩道:“我在重点中学有几个关系,你把小琴的情况发给我,我给他们讲一讲。小琴属于烈士子女,应该可以得到照顾。我前天遇到政治处的人,也给他们谈了我的想法,政治处在这些事情上就应该出力。侯大利的同学陈浩荡还不错,很热心。”
另一个原因是张家阳和情人从南方回来不久,刚刚在江州立足,认识他们的人不多。而且张家阳早就养成了昼伏夜出的习惯,居委会见过年轻女子,却没有与张家阳本人见过面。这就导致二大队民警将画像拿到居委会之时,居委会无人识得张家阳,包括驻片民警也同样不认识。
两个同学从高一开始就已经走上了不同道路,是偶然,也是必然。侯大利回到刑警大楼,向叶大鹏和丁浩报告了与陈雷见面的情况。陈雷的消息只是一种手段,而非全部手段。二大队在狗货经常出没的地点布控,技侦支队也监控了狗货的手机以及狗货父母、情人的手机。诚如陈雷所言,抓住狗货是迟早之事,当前最关键的还是要解救李晓英,尽快抓到狗货或许是一条路。
两人步行一百米,上了另一辆黑车。丁浩曾经是刑警二中队中队长,二中队是郊区中www.99lib.net队,对城郊黑车非常熟悉,不断由一个黑车点前往另一个黑车点。
江州分公司将一场销售演出弄成了小型嘉年华,在体育场外等待入场的观众大多手持“巴掌”或者能闪亮的工具。侯大利、田甜、葛向东夫妻来到了现场,从贵宾通道进入了场地。贵宾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当地政府官员,另一部分是企业界朋友。侯大利、田甜等人拿到的是企业界的贵宾席。
丁浩举手拍了拍侯大利肩膀,道:“你过来找胡秀?”
胡秀早早去买了菜,等着丁浩和侯大利到家里来。丈夫牺牲后,家里有一段时间很受关注,随着时间推移,一切归于平静,到家里的人慢慢减少,丈夫的朋友只剩下寥寥几人还能到家里来坐一坐。很长一段时间,胡秀都认为丈夫的新徒弟不可靠,原因是新徒弟太有钱,不算是一路人。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新徒弟侯大利在丈夫去世后仍然能够到家里来,逢年过节能打个电话。胡秀尝到了世态炎凉,所以对今天来到的客人很是上心。
人情冷暖,侯大利作为富二代比寻常年轻人看得更多,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理,原本就是寻常事。他坐上驾驶位,想到帮忙办事的宁凌,便打了电话过去,准备表示感谢。
侯大利推开窗,望着乌云浓密的天空,心里莫名烦躁,于是下楼,启动越野车,前往世安桥。前些天有大雨,世安桥下河水又开始汹涌起来。侯大利站在石栅栏前,石秋阳的供诉化成一幅幅生动画面:杨帆抱住石栅栏,脚下是急速奔流的河水,而凶手残忍地掰开杨帆手指。
侦查员在衣柜顶上搜到一个盒子,里面有不少没有包装的塑料瓶。
4月30日,宁凌派人送来了几张晚会的票。几张票都是贵宾票,上面印着歌星的头像,其中一个女歌星颇受田甜喜欢。田甜要去看演出,侯大利便陪着她去。
侯大利用粉笔画了三个圈,丁丽案是一个圈,杨帆案是一个圈,杜文丽和李晓英为一个圈。三个圈四个案,线索最多的杜文丽案和李晓英案,也是最容易突破的。但是就算突破了杜、李两案,杨帆案极有可能还是一团乱麻,更别说是丁丽案。每次想到侦办杨帆案遥遥无期,他心情便抑郁起来。
与胡秀分手已经是中午两点,虽然说只喝了不到一两白酒,侯大利和丁浩还是不准备开车。丁浩从随身夹着的手包里拿出一张打印纸,纸上印有系列麻醉抢劫案嫌犯的画像。
二大队会议室里已经有五个女警察。除了田甜以外,侯大利只认识刑警支队三大队的女民警,而另外三个女警则很陌生。
第三辆黑车司机认识丁浩,却没有见过画像中人。他热情挺高,直接将丁浩带到了黑车司机休息之地。江州黑车司机也有自己的管理体系,这一群黑车司机恰好轮空,就聚在一起打牌,等到五点钟接班。
“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赵冰如父亲强忍泪水,道,“我查出肝癌,晚期。家里老伴最初不给我讲,我脸色这么黄,又很疼,她怎么瞒得住。”
“我还真怕局里知道。根据规则,若是我们谈恋爱,肯定有一人会被调走,那我们就当不成搭档了。我觉得和你做搭档很不错,你的知识与经验和我的知识与经验正好可以互补,随时可以讨论案情,白天可以,在床上也可以。”
刚从刑警大楼出来,胡秀打来电话道:“谢谢大利,女儿和市一中签了初中入学协议,谢谢大利,没有你帮助,小琴不可能读到市一中。我正准备前往江州公墓,把好消息告诉大嘴。”
“时间也不太够,今天就算了,我整理资料。”侯大利发现田甜兴致不高,还以为是因为赵冰如父亲的原因,也没有多想。
房间里的年轻女子甚是泼辣,在一个侦查员脸上挖出五道血印子,戴上手铐后,还在大喊大叫。等到塑料瓶被找出来后,她大喊:“张家阳,那是什么东西?你龟儿子是不是吸毒?老娘有眼无珠,养你这个废物。”
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监管场所,强奸犯都属于犯罪底层,为众人所不齿。听说是抓强奸犯,大家兴致挺高,纷纷围过来观看。
侯大利道:“这不是废话吗?”
这是一幅让人无法忍受的画面,却偏偏清晰无比,丝毫没有随着岁月流逝而褪色。侯大利直视河水,眩晕如期而至。他没有躲避,勇敢面对河水,直至呕吐出来。酣畅淋漓吐完之后,他慢慢从压抑情绪下缓解出来。
侯大利下楼时耸了耸肩膀,丁浩以前在刑警二中队时就喜欢拍肩膀,当了副大队长,这个习惯不仅没有改变,而且下手还忒重。
丁浩道:“据我们得到的可靠消息,陈雷和狗货后来发生了矛盾,矛盾还很深。狗有狗道,猫有猫途,陈雷或许能够找到狗货。”

侯大利笑道:“你是和氏璧,我是真正识宝人99lib•net。”
演出开始时,观众还在进进出出。舞台上灯光暗了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来到了舞台上。看到舞台上的女主持人,侯大利眼睛被刺了一下。宁凌作为主持人却穿得很简单,一袭红色长裙,腰身收得很细,高跟鞋比平常更高,衬托得身体很是修长。发型则很简单,扎了一个马尾辫。
丁浩道:“国家都不准学奥数,为什么重点中学还要考奥数?”
一等座区,另有一人也被宁凌的穿着打扮击中。他身穿灰衣,拿了一个望远镜,目光如精确制导的导弹,紧紧跟随着宁凌。当宁凌最初出现的时候,他看得目瞪口呆,握着望远镜的双手轻微颤抖起来。他拿起节目单,找到主持人名字——宁凌。宁凌名字下面还有特别标志——国龙集团江州公司副总经理。
石秋阳杀害多人,罪行恶劣,但是他提供了另一起杀人案的重要线索,有立功表现,按照刑法规定,还真有可能不立刻执行死刑。如果判了死缓,石秋阳极有可能保住一条命。另外,他是杨帆遇害案的重要目击证人,凭着这一条,暂时都死不了。
赵冰如父亲身体发软,站不起来,侯大利扶着其胳膊,帮助其坐在椅子上。他接过田甜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慢慢镇静了下来。
手机里的音乐声渐渐小了,宁凌道:“新楼盘要预售,我们请了明星搞演出,这次请了不少明星大腕,你有空没有,可以来看一看。”
从二楼和三楼办公室走过,工作人员有男有女,统一着装,看上去挺正规。四楼,陈雷站在办公室门口,手里夹着香烟。他见到侯大利时,被烧伤的脸上表情怪异,左脸微笑,右脸皮肤僵硬,笑起来就如哭一般。
胡秀道:“她去上奥数,三所市级重点中学陆续要开始招考了。”
想到有可能被调开,两人都有些不开心。
商量细节以后,第一小组散会,准备晚上的行动。
二大队有组织、指导全市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解救受害妇女儿童工作的职责,需要有精明能干的女侦查员,在这方面一直存在短板。105专案组成立以来,田甜在侦办石秋阳案中表现突出,局里便准备将其调到二大队,从法医岗位转为侦查员岗位,且从105专案组调出。同时,准备将侯大利从二大队调到重案大队,仍然在105专案组工作。
赵冰如父亲在刑警老楼停留了接近两个小时,这才离开。
田甜对着后视镜观察自己的脸,道:“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我这样冷冰冰的,没有把你吓跑?”
第一天行动没有战果,叶大鹏仍然决定狠抓调查走访,让四个小组继续行动。
“这个谁说得清楚,只能说尽力去找,”陈雷答应了此事,似笑非笑地道,“这次我算是帮助警方,以后有事也好说话。”
侯大利一直盯着塑料瓶。如果犯罪嫌疑人没有抓错,那么塑料瓶里面装的肯定就是在江州流行的迷幻剂。
“这是什么?”丁浩戴起手套,拿起盒子。
宁凌听到侯大利回答得这么干脆,有些气闷,随即调整情绪,道:“我到时给你们送些票来。晚会是我来主持,真希望大利能来捧场。”
田甜撕了一卷纸巾,递给了赵冰如父亲。赵冰如父亲哭了一阵子,拿起纸巾在脸上胡乱抹着。朱林蹲在赵冰如父亲身边,道:“别哭了,坐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侯大利头脑中出现了杨帆出事前一天校庆演出的影像:黑暗的舞台上,圆柱形灯光凌空出现,照亮了舞台中央的杨帆;杨帆在音乐中起舞,舞台是五色水体,以她为中心,涟漪如能量一般外散,一圈圈荡漾开来。
侯大利冷冷地看了陈雷一眼:“不要在一条道上走到黑,这是作为朋友对你的忠告。”
侯大利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字条,道:“我和丁大队没有沟通,这事已经办了。师母给我打电话以后,我就给夏晓宇夏哥打电话,委托他去办这事,事情已经办妥当了,直接到一中读书,校长批了特殊名额。”
丁浩又道:“我在二中队的时候和陈雷打过交道。陈雷表面上没有其他社会人那么嚣张,实则很狡诈。在二中队办案的时候三次涉及陈雷,三个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说与陈雷有关系也行,说没有关系也行,但我们知道肯定与陈雷有关系,陈雷就是幕后指使者。他的狡诈之处是每个案子都在关键环节掉链子,很难彻底锁死他。两害相权取其轻,李晓英失踪有一个月了,拖不得,所以这事可以找陈雷,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进了屋,一个漂亮小姑娘进屋泡茶。陈雷挥手道:“你出去,我自己来。没叫你,不要进来。”
侯大利道:“没空。”
侯大利道:“法院没有审判之时,一切皆有可能。丁大,等你们抓到上家以后,我想拿到在江州买过迷幻剂的人的名单。”
目前105专案组主侦的案件有丁丽案、杨帆案和http://www.99lib•net章红案,配侦的案件有杜文丽案和系列麻醉抢劫案。两个配侦案件基本告破,剩下三个主侦案件没有突破性进展。
丁浩之所以欲言又止,是因为局领导刚刚来二大队班子征求了人事意见。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司机带着丁浩和侯大利来到“吃软饭者”所在小区,道:“他就在这里下车。女的一直在骂人,把男的骂得和龟儿子一样。那个男的一直赔笑,不敢还嘴,让我开车的都生闷气,所以印象特别深。”
侯大利见赵冰如父亲神情不对,先给他倒了一杯水,稳住其情绪,道:“按照现行司法体制,公安负责侦查,检察负责起诉,法院负责审判。”
侯大利道:“我们要尽快抓到他,还涉及其他案子,具体案情我不能透露。”
陈雷接到侯大利电话后,倒是挺爽快,道:“我就在公司,你过来吧。”
犯罪嫌疑人模样长得周正,却是个软蛋,到了办案区,还没有等到受害者辨认,便主动交代自己利用迷幻剂抢劫之事。他一口气交代了十七件麻醉抢劫案,比警方发现的还要多五件。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你怕被局里知道?”
侯大利看了田甜一眼,田甜微微点头。
公安讲究纪律,丁浩作为副大队长知道此事,在公布之前若是透露给侯大利,则违反了纪律。因此,他只是拍了侯大利肩膀。
田甜和几个女警坐在一起,侯大利则来到丁浩身边,寻了位置坐下。丁浩以前是刑警二中队中队长,后来被调去搞打击贩卖妇女的专案。专案前段时间结束,丁浩升职,到刑警支队二大队当副大队长。
田甜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请假回家。
此刻,宁凌模仿了杨帆的打扮,在舞台上神采飞扬。这些神采飞扬的声音和图像,如一大批强劲的弩箭,将侯大利射得千疮百孔。
丁浩道:“天天都在下拦河网,这是笨办法。若是拦河网下得多了,隔几米就有网,漏网之鱼就很少,很管用。很多年轻刑警以为这个笨办法简单,实则很有难度。我没有说你啊,你是变态,不算我说的那种年轻刑警。”
侯大利道:“狗货卖迷幻剂,他的一个下家干了十七件麻醉抢劫案。逮到下家不够,我们必须将这一条线打掉。”
张家阳提起此事就扇自己的耳光:他和那女子是在南方一家夜总会认识的。他本人在南方的真实职业确切来说是牛郎。那女子曾经做走私,赚了不少钱。两人相好以后,张家阳便跟着女子回到江州。女子对张家阳不错,只是脾气不太好。张家阳回江州不做牛郎后,虽然能从女人那里拿钱,总归是有限度。他手头渐紧,便利用以前的经验,在夜总会挑选单身女郎,用搞来的迷幻剂实施抢劫。
田甜和平常不一样,露出肩膀,挂着翡翠挂件,口红在灯光下闪亮。侯大利坐在她的斜对面,视线良好,任何人接近田甜都逃不过他的视线。田甜时尚漂亮,性感妖娆,可是奇怪的是居然从九点到凌晨两点,只有一个男子过来搭讪,而且搭讪之后很快就离开。
侯大利和田甜原本准备再到章红家中走访,赵冰如父亲的惨状弄得所有人心情都不好。田甜打起退堂鼓,道:“我不想到章红家里去,去了那么多趟,没有太大价值。”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侯大利转过身,背对河水,坐在石栏杆上,接通电话,道:“丁大,有事?”
陈雷道:“不管是不是废话,得先把话说清楚。”
侯大利打量陈雷的脸,道:“还得再做几次手术?”
田甜道:“上午我接到电话,到二大队来开会。开会前,叶大队专门找我谈了话,我这才知道要采取钓鱼行动。”
司机道:“那个吃软饭的就是这个神情。”
侦查员又询问他和女子的关系。
赵冰如父亲面带严霜,却不敢进门,因为门里有一条身形宽大的大狗,实在凶恶:“侯警官,能不能把狗牵进去。”
杨帆案纳入105专案组侦办范围以后,田甜仔细研究过杨帆相片。她最初觉得宁凌面熟,似曾相识,等到发现侯大利面部僵硬时,恍然大悟: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对的,宁凌是按照杨帆的模样打扮自己。
赵冰如父亲脸色蜡黄,脸颊消瘦,眼睛如外星人一样突了出来。侯大利以前到赵冰如家里调查走访时,赵冰如父亲尽管谈起女儿之死神情悲愤,穿着却整洁。今天来到刑警老楼,外套上明显有大片污渍且皱巴巴的,很邋遢。
其中一个司机拿起画像观看了半天,道:“我认识这人,对,就是这人,吃软饭的家伙,坐过我的车。”
“小升初考试很简单,分数拉不开。三所市级中学挑不到好苗子,奥数就是挑苗子的手段。如今重点中学都鬼得很,初中都弄成民办学校,民办学校入学前集中起来考奥数,谁都没办法。”
侯大利说道:“师父女儿要读初中了,师母着急,我找人联系了一所学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