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创建安利帝国
10 “魔术”时刻
目录
第一部分 传奇,从平凡起步
第二部分 创建安利帝国
第二部分 创建安利帝国
10 “魔术”时刻
第二部分 创建安利帝国
第三部分 丰盛人生
上一页下一页

扮演好“老板”角色

我认为这也是安利公司的与众不同之处。安利的每一位营销人员都可以说:“这是我的事业。”这种“我们”的概念是一股强大的动力,只要有可能,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对我来说,让我的子女与孙辈明白美国是“他们的国家”,是很重要的事。我的孙子会说:“爷爷为他的国家感到十分光荣!他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服过役。”我希望他们认同,美国是“他们的国家”,是“他们的未来”。

建立对社区的认同感

教练也会犯错,但他们在比赛时必须在瞬间作出决策。你我在观看球赛时,教练正在苦思要打什么战术、下一回要派哪个球员上场、哪个球员表现不好是因为他需要下场休息等问题。有几次我们输掉了比赛,我给教练打电话说,我想向队员们讲话,向他们保证老板以他们为荣,因为我觉得,有时球员们需要直接听到老板说对他们有信心。
当人们把大急流市视为自己的城市,便会有不同的感受,甚至连开车方式也会有所不同,我们更能克制自己。如果你认为这是你的城市,在街上跟陌生人打招呼时,你会说:“欢迎来到大急流市!”因为这是“我的城市”,是“我们的城市”。人们自觉拥有某项事物的感受,会让现状大大改观。
我现在了解,也必须承认,只是知道这支职业篮球队属于狄维士家族,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乐趣。我享受到了商业人士通常无法享受的童年快乐。孩子们也很喜欢,他们真的会注意球队的表现,并参与如何成功经营球队的决策过程。在家族聚会时,魔术队往往是聊天的主题。我们也很高兴,自从买下球队后,魔术队有一半时间都能打进季后赛。球队的长期成绩纪录也很好,并且很幸运地得到了一些优秀的球员,例如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和德怀特·霍华德(Dwight Howard)。
我得到的初期经验之一是,大家期待球队老板与球员们互动。大多数新老板的问题之一是,他们无法分辨自己和教练的角色有何差别。www•99lib•net许多老板想待在球员更衣室里当教练。起初,我想:“我要向球队鼓劲和训话,他们现在正好需要这个。”但我没过多久便明白了那不是我的而是教练的角色。我稍稍越了界,必须努力不多管闲事。买下球队早期,我会在球赛开始前去球员更衣室,留下来参加球队会议,发表训话,教练心里可能会想:“我们要去比赛了,这家伙为什么要在球员应该记住战术的时候向我们训话?”后来,教练向我稍微提了一下这件事。身为球队老板,我也要学习掌握分寸。
有人问我,我们是如何让这么多人来大溪谷州立大学就读的?这个地区没有多少校友。为什么有1500人年年买票来参加募捐餐会,而会上连一名外来的演讲者都没有,人们只是向支持大溪谷州立大学的本地人士致敬而已?我想,有一部分答案在于,它已成为“我们的学校”——设立在社区内,并在地方捐款者的支持下发展。本地社区成员有了设立新州立大学的构想,并神奇地让大众接受了它,从此建立了一所可被称为“我们的大学”的地方大学。
因此,我们最后买下了一支篮球队,迄今已拥有这支球队超过20年。回想年轻时花了那么多时间练习投篮以及为中学篮球队热烈加油,我必须坦承,买下篮球队并不是出于财务考虑,而是觉得这一定会很有趣。职业球队通常不是很赚钱的事业,最大的好处在于,拥有球队成为一项家族事务,让海伦和我与我们的子女和孙辈有了共同的兴趣。魔术队的比赛成了我们家族的一大集体活动,也是祖孙三代共享的经历。我永远不会忘记球队第一次打进季后赛的情景。魔术队是一支新球队,当时从未打过季后赛,体育媒体并不太看好他们。我们没能打进决赛,但季后赛让球队凝聚起了力量,期待魔术队成为NBA冠军队伍,对我们家族来说是一件很令人兴奋和鼓舞的事。

“我们的城市”

狄维士的感悟

魔术队也成了安利的绝佳公关和营销利器。安利中心的球赛被转播到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谁知道会有多少人在收看?或许几千万人?营销人员可以说:“这是我们公司的球队。”安利公司的一名创办

人拥有一支球队,这让我们许多人有了一种满足感。九九藏书
我们会聊天,有时他们也会发表意见,有时则不会,但我是一定会讲话的。我拥有这支球队的时间已久,至少明白什么对球员们重要或者有帮助。球员们可以选择是否要听一个老人告诉他们该如何管理人生和金钱,但当他们的罚球和投篮失去准头、没有得到续约、钱又花光了的时候,我不希望他们想不通:“我可是个大人物。怎么会变成这样?”

狄维士的感悟

对我来说,魔术队是我人生中的一个“为什么”的问题。为什么我能得到买下一支篮球队的机会?为什么我会接受?或许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去帮助年轻人过更好的生活,又或者是因为我有机会在奥兰多的社区内造成积极的影响。拥有一支NBA球队教会并提醒着我在人生中发现的许多重要原则:认识拥有的价值,为社区奉献,与家人分享,对年轻人进行教育,还有获胜的喜悦。20多年后回顾得到买下球队的机会时我才明白,当时我其实不知道,我决定的不只是买下一支篮球队这样简单的事,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

我的责任是雇用教练,让他好好行使教练的职责。人各有所长,没有一个团队或任何组织的成员可以包揽全部角色。我或许有能力领导和激励安利营销人员和员工,可是我必须承认,我还不够格担任职业篮球队教练。
魔术队也成了安利的绝佳公关和营销利器。营销人员可以向千万名收看比赛的人们说:“这是我们公司的球队。”安利公司的创始人拥有一支球队,这让我们许多人有了一种满足感。
我也很高兴能够对奥兰多的社区产生影响。我们拥九九藏书网有城里唯一的大联盟球队。奥兰多市政府和安利密切合作,协助兴建一座体育馆,是因为他们知道球队需要一座新场馆。这座城市为安利着想,安利也就试着善待奥兰多。安利和球员们回馈社区,包括给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的赞助计划和对年轻运动员的赞助计划,球员也会去医院探望生病的孩子。我认为,与本地年轻人的互动可以让这些球员感受到更大的自我价值——随着与孩子们建立起关系,他们也建立起了自尊心。我们为球员们的参与而感到骄傲。
我很高兴拥有奥兰多魔术队(Orlando Magic),但我从未刻意计划买下一支篮球队或是任何职业球队。这个机会是在一种复杂的情况中自己找上门来的。
你无法想象,说某件事物“是我们的,我们拥有它”是多么有力量的一句话。最近,我一直在思考“所有权”的重要性。多年来,我担任着大急流市附近的大溪谷州立大学(Grand Valley State University)董事会的董事,并给这所大学捐款。我们社区看着这个高等教育机构由50年前创立时的4栋小型建筑发展成为有两个校区和将近2.5万名在读生的大学。
我记得我们交易走的第一个球员是斯科特·斯凯尔斯(Scott Skiles)。海伦觉得万分抱歉,于是给他写了一封短信,里面说:“我希望有一天你能以教练的身份重新归队。”她对我说:“我们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他一直在付出110%的努力。我得写张字条给他才行。”当然,在NBA历练了这么多年,她也明白,不可能在每个球员离开时都写字条给他们。可是,我们依然绝对尊重球员,我想这也是魔术队被评为最值得拥有的NBA球队之一的原因。
首先,球队每年都有新球员或者几位新教练加www•99lib.net入,我希望他们能认识我,并了解我为何关心球队。我也希望他们明白我们的信仰,我希望他们听到我亲口说出我是基督徒。如果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讨论。我也会向他们讲一点我的家族历史,分享我们买下球队的理由:希望成为队员们正面的影响力,协助他们拥有更加成功与均衡的生活。
其次,我会与球员和教练们谈论金钱及存款的重要性。球员能赚进很多钱,但能赚钱的时间其实很有限。作为职业篮球选手,不论你的体能状况多么好,或者多么妥善地照顾自己,一旦过了40岁,你差不多就得退出球赛了。身体总会让你失望。因此,如果想好好过完下半生,就必须为退休那天的到来做好经济上的准备。如果量入为出的话,一年的收入已足够生活、储蓄和投资了。我鼓励球员们想清楚,现在正是储蓄和投资的时机,并应规划慈善捐赠和存钱缴税。我也鼓励他们聘请投资专家,找个好的财务顾问为他们打理这些事务。不然的话,他们可能在10年后突然惊醒:“我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
有时,地方大学会和社区产生摩擦,比如学校不必缴纳房地产税所导致的紧张关系,或是学生行为不良引发的事故,或是纳税人必须负担的额外的警力或防火成本。但在这里,小区居民以支持大溪谷州立大学为自豪,甚至称之为“我们的学校”。我曾获颁荣誉博士学位,所以我也称大溪谷州立大学为“我的大学”。我们的学校、我们的教会这种观念,也就是对自己参与或尊敬的事业的归属感,应该成为文化的重要部分。
做为球队老板,我希望对球员们发挥正面的影响力,尤其是那些在一夜间拥有了名声和财富的青少年球员。我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话是否造成了影响,但我依然努力地尝试着。海伦和我会在赛季开始前邀请队员到家里来吃晚餐,我会利用这种年度聚餐的特别场合和他们说说话。因为最近比较难安排时间,现在我们会去奥兰多,在那里和队员们吃饭,不一定是午餐或晚餐,抽得出时间就可以。

痛苦决定:交易球员

我为球队讲的
藏书网
第三件事是行为作风。我曾看过报道,某球员惹上了毒品或酒精之类的麻烦,他们的运动生涯也被毁了。我说:“你们也许听过上千遍职业球员生涯能被多么快地毁掉的警告。职业球员的处境并不容易,你们是球星,总会有人用语言或其他方式攻击你们。身为运动员、拥有竞技的心态,你们可能会本能地用语言或肢体进行反击,你们的职业生涯在那一瞬间就完蛋了。你们打了人,不管是砸了一瓶啤酒还是什么,只是一瞬间,就会被媒体曝光。你们也许会坐牢,或者因酒驾被捕,你们的才华和投入NBA运动生涯的努力就毁于一旦了。”
我进行这场小型布道时,球员们都很有礼貌,也很专注。我事前告诉他们:“我只讲三个重点,所以不要担心,这不会是长篇布道。”
在1991年买下魔术队之前,我本来在为成为奥兰多一支新成立的美国职棒大联盟(MLB)球队的老板而洽谈。当时大联盟想增加球队数目,而急速发展的佛罗里达州一支球队都没有。但到后来,大联盟决定把新成立的马林鱼队(Marlins)设在迈阿密,而不是奥兰多。在竞标棒球队失败数月后,我得知奥兰多魔术队的老板有意将其转手。我们全家考虑了一下,虽然起初我们其实对棒球更有兴趣,最终却认为篮球或许是更好的选择。我们冬季都待在佛罗里达州,那时正是篮球赛季,而在棒球赛季时,我们大多待在密歇根州。何况篮球是室内运动,比赛不会因为天气恶劣而被迫延期或取消。
最近谈到的“我们的”这一概念,或许是我享受成为球队老板的感觉以及明白所有球迷和我都可以说出这是“我们的球队”的原因。我对能拥有一项事业感到很自豪,更令我自豪的是,我知道全球有多少安利营销人员都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是我们的事业:我们拥有它,投资于它,参与其中,决定如何经营,并与家人分享它的成就”。这正是海伦和我支持大急流市城区发展的原因。大急流市是“我们的城市”!我们觉得自己对本地的生活质量和持续发展负有责任。我想居住在一个可以丰盛生命的社区里,这是我一生的志向。
更多内容...
上一页